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廢土生存手冊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鄭副官

第一百八十六章 鄭副官

    陳新對綠華公司的軍制并沒有十分清楚的認識,起碼想要通過肩章認出所有的軍銜,肯定是有些難度的。但此刻眼前的年輕軍官,從肩章上來看,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來只是一個上尉。

    因為那家伙的肩章和李恒達的肩章幾乎一樣,唯一有區別的,大概就是胸口的資歷章,看上去花哨了許多。

    只是,周周語氣中的那一絲緊張,還是讓陳新的警惕心提了起來。

    “小周小姐,老爺讓您不要到處跑,并且吩咐讓樂公子陪您回去”,年老的軍官這時才走到兩人面前,微微躬了一下腰,才不緊不慢地對著女孩說道。

    這年老軍官才一開口,陳新的拳頭便緊緊捏了起來,“這老家伙居然是六階的高手!”

    六階!陳新不久之前才和六階的章宏偉交過手,自然十分清楚六階的實力到底有多強,這樣的一個高手,又離自己如此之近,如果對方突然發難,恐怕根本沒有任何逃跑的機會。

    按照陳新的情報來說,六階的強者最起碼也是上校的身份,雖然眼前的年老軍官,只是身著軍服,沒有佩戴任何肩章,但就看兩邊警戒著的壯漢,就知道這老家伙的實力絕對低不了。

    至于邊上那位神態倨傲的年輕尉官,陳新根本就沒有看在眼里。

    “我還有點事情,辦完了就自己回去”,周周看了一眼陳新,好不容易有實力強大又看得順眼的家伙,肯在自己手下當差,怎么樣都得先去登記所確認才行。

    “周周,有什么事,我幫你去辦就好,為民大人”,年輕軍官皺著眉說道。

    周周卻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幢樓房說道,語氣中略帶急躁地說道,“上官,我只是去那邊登記所辦理下軍銜”

    “小周小姐,老爺讓您立刻回去”,女孩似乎還想繼續說點什么,卻被年老軍官打斷。

    女孩不知為何,下意識轉頭看向了陳新,而兩個軍官的眼神也順著看了過去。

    “陳新”,年輕軍官再次上下打量,“看得出來,你也是覺醒者,但這里是蘇城,不是荒野,你最好有點自知之明,千萬不要以為自己有點能耐便起了不該起的心思!

    陳新卻沒有理會年輕軍官,仍舊死死看著年老軍官。他能感覺到,雖然那年老軍官的眼皮半耷拉著,又在對掛在耳郭上的白色耳麥說著什么,但他身上的能量,尤其是那雙看著極為粗糙的雙手,正在以非?植赖乃俣燃眲∩。

    年老軍官準備動手了!陳新能清晰地感覺到他的殺意。

    年輕軍官似乎也感受到了那股氣息,一時之間腦袋里一片空白,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

    內城的街面原本還有些許的人流,而車隊出現之后,便都遠遠繞了開來,到了此時,更是忙不迭逃向了街角的各個角落,頓時冷冷清清沒不見半個人影。

    氣息越來越濃厚,陳新甚至可以想象得出,下一刻來自年老軍官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

    只是,下一瞬,那壓迫得陳新幾乎窒息,忍不住就逼著他先動手的氣息,突然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陳新我記住你的名字了”,年老軍官臉上浮起一絲微笑,看著陳新微微頓首道。

    年輕軍官神色復雜地看著陳新,他經常跟在年老軍官身側,哪里會不知道,這陳新竟像是入了年老軍官的法眼!

    而這位年老軍官,恰恰正是那個圈子里的人,雖然,只是圈子里最低微的存在,但畢竟是屬于那個圈子,那個可以決定整個蘇城,決定整個綠華公司未來的圈子。

    也就是說,眼前這個叫陳新的家伙,不管是大人物青眼有加,還是上了某些否決名單,起碼他都已經被綠華的上層注意到了。

    就在尉官還以為年老軍官會交代更多的時候,年老軍官竟然轉身就朝著身后的黑車走去。

    而散在四周的黑衣壯漢,大部分也跟著上了車,只有離得眾人最近的四個壯漢,靠近了過來,貼著周周說道,“小姐,請上車吧!

    “我等會叫朋友來找你”,周周對著陳新苦笑一下,便被四個壯漢裹挾著向黑車走去。

    看著周周被帶進了黑車,陳新的拳頭捏得更緊了一些,他心中居然浮起一種身邊人被人奪去的感覺。

    盡管,這女孩并不屬于他,他們相識得也并不算特別久,但不知為何,就是有那么一絲憤懣。

    但他卻只能看著車隊緩緩駛離,就這么看著

    “兄弟,我看你在路邊站了好久,是在等公交車嗎”,李恒達的聲音突然從耳邊冒了出來。

    “你是公交車”,陳新當然感知到了李恒達的靠近,自從出了集市,他便一直開啟著自身的能力,畢竟,蘇城對他來說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咳,咳,開個玩笑”,李恒達一瞬間便秒懂,差點就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一時間咳嗽個不停,“我以為你是那種木頭,沒想到居然這么懂,夠會裝啊!

    在陳新感知之中,黑車來的時候,李恒達就已經到了邊上,只是在那年老軍官下車之后,便躲了起來。

    一路走來,陳新早就看出來這李恒達是個見著危險就撒丫子的人物,恐怕周周剛才說會安排朋友過來,也是想著這李恒達可能就此跑路的緣故,卻沒想到居然還會回轉過來。

    見著李恒達調侃他,陳新挑了挑眉,緊握的拳頭也松了下來道,“我什么都不懂,真初哥,第一次進城!

    “嘿,有意思”,李恒達笑了笑,從胸口磨嘰磨嘰掏出了一把紙卷,數了兩根又將剩余的塞回了口袋,“來一根我自己包的,可能有點沖!

    陳新一瞥,李恒達手上的正是兩根土制的卷煙,原本從不抽煙的生物系研究院,鬼使神差地就拿起了一根,放進了嘴里。

    “女人這種事吧,終究還是看實力的,你也別往心里去,等你哪天混到十階覺醒,那鄭副官還不恭恭敬敬把小周周送回來”

    李恒達又不知從哪掏出了一個火機,一手遮住風便遞到了陳新面前。

    陳新沒有接話,只是學著記憶中的模樣,狠狠吸了一口,頓時便有一股辛辣的味道沖進了肺里,嗆得他劇烈地咳嗽起來

    “鄭副官,你看到那個年輕人了”,碩大的辦公桌后,一個身形龐大的漢子一邊敲擊著電腦一邊問道,只是電腦鍵盤在那人的手里,就如同一個玩具一般。

    “見了一面,那小家伙似乎是見過血的”,年老軍官微微躬身,遞過了一個厚重的文件夾說道。

    “很粗俗嗎”,桌后的大漢整理了一下睡袍,才接過文件夾問道。

    “看著挺斯文的”,年老軍官想了一下答道。

    “哦斯文”,大漢似乎有些意外,“那丫頭什么想法”

    “屬下不敢妄自猜測,大抵,應該還是覺得挺不錯的”,年老軍官斟酌著用詞,緩緩答道。

    “嗯”,大漢坐直了身子,饒有興致地看著桌對面的年老軍官,“阿九呢她怎么沒提到那個小家伙”

    “葉九大人提交的報告里,的確沒有那個小家伙”,鄭副官頓了頓說道,“不過,葉九大人受傷很重,提交的報告篇幅有限,除去章宏偉的情報,那就只有幾十個字!

    “算了,阿九的小心思我還是知道的”,大漢揮了揮手,似乎有些不耐,“丫頭那里的事情,麻煩鄭副官幫我盯著點,最近東南面的局面不是很穩,北面又有動靜,我無暇他顧!

    鄭副官沒有答話,只是重重地點了點頭,良久之后才出聲問道,“那金家那邊”

    聽到年老軍官問話,大漢放下文件夾,揉了揉兩側的太陽穴后才說道,“還是按照原計劃吧”

    “這里就是登記所了”,抽完一支煙后,李恒達就帶著陳新一路介紹內城的各種設施,沒多遠就到了一幢通體黃色大樓外面,“所有加入綠華公司的人員,都要在這里登記!

    “章宏偉將軍也要”,抽了李恒達一支煙后,陳新與他似乎也熟絡了不少。

    “呃或許吧”,在李恒達想來,這句話流傳了這么久,總是不會錯的,但想到那些將軍們的威勢,李恒達又對自己有了一些懷疑。

    或許,那些登記員,根本就沒見過那些實權將軍。

    但見沒見過其實并不關他半毛錢關系,所以,李恒達下一刻便不再糾結,“進去進去,接下來還要去好多地方,別等下班了還拖到明天!

    “這么復雜我記得很多地方,只需要登記一個公司執照就行了”

    已經踩上了臺階的李恒達瞥了一眼陳新說道,“那些是賞金獵人,和公司自有純粹的合作關系,你出力,公司出錢,沒有其他任何的保障!

    “保障”

    “對啊,比如你剛才去的集市,自有加入公司才能在那賣東西!

    在廢土時代擺攤需要安全的環境和公平的交易秩序,陳新知道這種隱性成本確確實實存在,所以也就跟著微微點了點頭。

    “當然啦,還有其他很多福利,比如安全住所,比如食物,比如純凈水,甚至,還有進化藥劑”

    “哼!”

    一聲冷哼突然從身后傳來,陳新皺了皺眉,感知中,這聲響一直就在他們兩人身邊,顯然也一直在偷聽他們講話。

    “羊毛出在羊身上,綠華提供這么多東西,還不都是從我們這些平民身上剝削來的!”

    陳新轉過頭去,看向聲音的主人,一個梳著三七分劉海的年輕男子面無表情地站在他們身后的不遠處,指著李恒達說道,“公司就是吸血鬼,他那種雞湯,你這種新人還是少聽他說為妙!”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