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美眷嬌妻:呆萌老公好幸福 > 第1065章:無需懂的柔情

第1065章:無需懂的柔情

    叢剛處理好身上的傷口和污濁之后,側躺在床上才瞇了幾個小時,便聽到樓下傳來封行朗那個人渣又吼又嚷,外加踹門和砸打的噪音。

    “這個人渣!”

    叢剛低嘶一聲,卻沒有起身,而是卷進了輕薄的羽絨被里。

    叢剛知道乘坐最快的班機趕回申城的臨近城市,封行朗當然也知道。只是足足比叢剛要晚上了七八個小時。他能這么快趕回來,也足以見證他的愛子心切。

    風不止,而樹似乎也不想靜;就這么一直相處僵持著。

    “boss,封行朗來了,在樓下砸門呢!

    門外,傳來衛康的輕聲叩門聲。

    其實衛康是知道的:自己來通知叢剛,完全是多此一舉。以叢剛的警惕性,又怎么會沒聽到封行朗在樓下鬧出的那么大動靜呢!

    只是他們一個不給打開,一個玩命的砸門,就這么僵持著,似乎也不太好。

    著實擾了這安靜清悠的美好早晨。

    “知道了!狈块g里的叢剛應了一聲。

    就只是‘知道了’?

    沒然后,沒下文了?

    衛康等了一會兒,可房間里再次恢復了沉寂。

    “boss,那是給開門呢?還是把他打走?”

    衛康也不太喜歡猜來猜去的揣摩圣意。叢剛是自己的boss,他們的話自然要聽的;但封行朗似乎潛意識里會成為他們boss和boss,長遠打算還是要有的。

    至少現在能不得罪他,就不得罪他!

    即便要得罪,那也得現在的boss下命令不是么。

    可還沒等到叢剛下命令,那本就不太堅固的木制門,直接被封行朗開車給撞開了。

    不但是個人渣兒,而且還是個暴徒!

    粗俗又蠻橫!老是弄不清自己的身份!

    叢剛是這么認為的?煞庑欣蕝s不這么認為!

    他覺得沒弄清自己身份的人,是他叢剛!

    “封封總,早啊!

    看著封行朗滿染著暴怒沖上樓來,衛康下意識的打了個招呼。都已經撞面兒了,不打招呼似乎也不太合適。

    “叢剛呢?”

    封行朗厲問。

    “我家boss正在休息呢。有什么事兒,你等他醒”

    ‘哐啷’一聲,還沒等衛康把話說完,封行朗就徑直用單肩破門而入。

    這幢臨時的二樓小樓,幾乎全是那種木質結構,堅固性還是差了那么一點兒。

    叢剛半躺在簡易的木板床上,就這么靜靜的看著撞門而進的封行朗。

    “封行朗,你又發什么瘋呢?”

    叢剛話聲未落,封行朗二話沒說就徑直撲了過來,將來不及反應的叢剛壓制在了他的身之下。

    或許不是叢剛沒來得及反應,只是他沒想到封行朗會如此的不含蓄。

    “叢剛,我兒子呢?”

    剛剛在樓下,封行朗已經順帶檢查過了;而叢剛的床上也沒有兒子的蹤影。

    封行朗壓制著叢剛,暴戾怒問;口中的氣息噴在叢剛的臉頰上,幾乎緊貼著他的鼻梁。

    當時的叢剛,思維瞬間慢上了半拍;等封行朗把他的上身從被子里揪起時,他似乎才緩過神。

    “u盤呢?”

    叢剛沒有去迎封行朗那怒不可遏的眸子,而是半側著臉頰問了一聲。

    封行朗清冽的俊臉因憤怒而扭曲了一下。

    n

    bsp; 這一次他沒有跟叢剛耍嘴皮子,亦沒有玩陰謀詭計;而是直接從口袋里取出那個u盤丟砸在叢剛的臉上。

    “我兒子呢?”

    “還有那些復制品呢!”

    明明占著上風,可叢剛看向封行朗的目光,似乎忽心虛閃得利害。

    尤其是封行朗那健壯的身姿壓制著他!

    并不是叢剛承受不了封行朗的重量,只是

    “你覺得老子真會閑得發慌去搞一堆下三濫的復制品來要挾你?”

    封行朗嗤聲冷哼,“想威脅你,老子有的是辦法!”

    “快說,我兒子呢!”

    封行朗又是一聲厲吼。似乎已經瀕臨忍耐的極限。

    看上去如果叢剛再不說出林諾小朋友的下落,封行朗真能吃了他。

    “這個時間點”

    叢剛側頭瞄了一眼窗外,“你兒子應該在你老婆懷里睡著!

    叢剛的作答,到是讓封行朗微顯驚艷:兒子在自己女人懷里睡著?

    這狗東西有那么老實,會把兒子封林諾送去雪落的身邊?

    “給我手機!”

    不管主觀意識上信與不信,封行朗都是要求證的。

    叢剛將抽屜里的手機拿給了封行朗。

    “老實點兒!”

    封行朗依舊壓制著叢剛的上半身,禁錮著他有可能的反抗。

    其實反抗不反抗,主觀意識很重要。

    但這一刻的叢剛,似乎沒有了主觀意識,感覺整個人都不太好。好像壓制在他身上的,不是一具八九十公斤的軀體,而是一座無形的泰山。

    “喂你好,請問哪位?”

    手機里,傳來女人睡意朦朧的詢問聲。

    “雪落,是我。諾諾呢?”

    一聽到女人柔軟的聲音,暴躁中的男人瞬間溫情了起來。

    “諾諾回來了,正睡著呢!

    雪落在兒子紅撲撲的小臉上親了一口,“諾諾是親爹!

    “諾諾睡著,就別叫醒他了!

    “行朗,你在哪兒呢?回來了沒有?”

    “哦,我剛下飛機,一會兒就回。等著我!”

    “好。路上小心點兒!

    尋思起什么來,雪落又補充說道:“是叢剛把諾諾送回來的。昨晚就送回來了。一直沒能打通你的電話!

    “嗯,我馬上就回!一會見!

    掛斷電話之后,封行朗順手刪掉了妻子雪落的號碼。妻兒的平安,讓他著實安心了不少。

    “你可以起開了吧!”

    等封行朗打好這番溫情的電話之后,叢剛才用勁腿將壓制在身上的封行朗頂了開來。

    封行朗敏捷的翻身從床上躍下,斜著眼眸睨了叢剛一眼。

    “你還算識相!”

    菲薄的唇淺勾了一下,算是對叢剛行為的贊賞。

    “鬧夠了吧?鬧夠了就出去吧!”

    叢剛整理著被封行朗弄得凌亂一片的床鋪。

    “你以為老子樂意呆你這兒呢!”

    封行朗掃了一記冷眼,便轉身朝門口走去。

    叢剛的眸光下意識的目送過來。卻沒想封行朗一個頓步轉過了身。

    “你身上的傷沒事兒吧?”

    剛剛的扭打,讓叢剛身上的那些刮傷顯露了出來。封行朗當然會看到。

    當時叢剛身上的衛衣被脫給林諾小朋友了,只穿了一件t恤的他,難免會被那些樹枝和灌木叢蹭刮到。

    “沒事!

    叢剛有些不自然的應了一聲。

    “那片山林那么兇險,你還敢跑那么快怎么沒摔死你個狗東西的!”

    這突變的畫風,彰顯了一個人渣應該有的態度和口吻。

    “”

    叢剛沒話說。也不想說。

    樓下,封行朗停下了腳步,轉身過來盯看向一旁送他的衛康。

    衛康被封行朗這一盯,渾身的細胞都警惕起來:這家伙該不會是奈何不了boss叢剛,要拿他一個小人物發難吧?

    封行朗從身上摸索了一會兒,找出了那張被一路趕路揉得有些發皺的現金支票。

    “拿著吧,算是給你家boss的醫藥費!還有那門!

    封行朗掃了一眼被他撞破的木門,“衛康,你跟著叢剛有什么好?住著個貧民屋,整日東躲西藏,食不果腹的,用得著為他出生入死么?有空來找我,我隨時歡迎你!

    臨行離開,封行朗也不忘使一回離間手段。

    “”

    不得不說,封行朗的那番話著實說得讓人心癢。

    但衛康卻不會那么去做。像他們這種嗜血為生的人,能找到一個對的主子并不容易。

    他沒有將手上的支票還回去。并不是他想占為己有,而是他覺得以boss叢剛今日的身份和地位,應該可以衣食住行得更優雅一點兒。所以,他收下了封行朗的那一千萬現金支票。

    ******

    踏著晨曦,封行朗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了封家。

    “二少爺,你可回來了”

    莫管家立刻迎了上來。

    “太太呢?”

    “太太和諾諾都在樓上呢。昨晚諾小少爺就被人送回來!

    “嗯,我先上樓去!狈庑欣式〔缴蠘。

    聽到樓下的響動,已經洗漱好陪在兒子身邊的雪落立刻起身去開門。

    門外,是她牽掛了三四天的男人。

    健碩的體魄,疲乏的面容;一雙眼眸里,卻滿染著溫情。

    “行朗,你回來了!迸诵奶鄣泥。

    作答女人的,是男人狠狠的吻。

    啃著女人溫暖而紅潤的唇,宣泄著這些天來對女人的思念。

    滋生起來的小疼,讓雪落更緊的擁抱住男人精健的腰身。

    封行朗并沒有在女人的唇上留戀多久,便打橫抱起快被他吻醉的女人朝床邊走去。

    封行朗徑直揪開了蓋在兒子身上的薄被,露出小家伙壯壯的蜷臥著的小身體。

    “行朗,你干嘛呢會冷著諾諾的!毖┞溧庖宦。

    “好好的,不缺胳膊不少腿!”

    封行朗匍匐過去,將兒子溫暖的小身體緊緊的擁抱在自己的懷里。

    “兔崽子,混蛋親爹真想好好的揍你一頓!讓你亂跑!”

    即便有怒,可封行朗也只是象征性的在小家伙的小p股上輕捏了一下,算是打過了。

    “行朗,你先去洗一下,然后陪諾諾再睡會兒吧。他昨晚醒了后,等了你好久呢!

    “一起來洗手間,我要收拾你!”

    男人看向女人的目光,一派浮魅。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