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入骨暖婚 > 第1349章 證據在肚子里

第1349章 證據在肚子里

    第1349章 證據在肚子里

    雪落著實怔了幾怔才緩過神來。

    這一刻,除了對夏以書的同意之外,更多出了一種抵觸的情緒。

    隨隨便便張口就來,說跟別人的丈夫上過了床?考慮過她這個妻子的感受么?

    這是在向她林雪落叫板還是怎么著?

    “你有證據嗎?我憑什么要相信你!”

    雪落淡聲問道。

    她不想直接跟夏以書撕得那么難堪。畢竟自己當初寄人籬下在夏家,或多或少得到過她的幫助。即便不看夏以書本人的面子,也要看舅舅和舅媽的恩情。

    “證據就在我肚子里!”

    夏以書直視著雪落的眼底,說得凜然十足,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樣。

    可這樣的不卑不亢,似乎真的用錯了地方!

    “在……在你肚子里?”

    到是把雪落驚愕到了,“以書,你,你該不會是懷孕了吧?”

    “對!我懷孕了!封行朗的孩子!已經有兩個月了!”

    夏以書的神情很淡定。淡定到讓雪落開始莫名的心虛起來。

    “都,都兩個月了?”

    雪落計算著時間:還真有兩個月了呢!看來舅舅和舅媽真的沒肯把真相告訴夏以書!

    這下怎么辦才好呢?

    看情形,夏以書應該還不知道那天晚上侵犯她的人是豹頭吧?要是她知道她所懷的孩子是豹頭的,她又會是怎樣一副表情呢?!

    可她現在卻口口聲聲說她懷上的是自己丈夫封行朗的孩子呢!

    雪落挺郁悶的。在郁悶的同時,又有那么點兒堵心。

    “以書,你先冷靜點兒……”

    “我很冷靜!相當的冷靜!”

    “……”剛想說的話,卻又被夏以書給堵了回去。

    “以書,既然你認為你懷上的是封行朗的孩子,那你還是去找封行朗吧!我想他會給你一個交待的!”

    雪落選擇了回避。因為她實在不知道如何開口跟夏以書說明真相。

    她不想看到夏以書在她面前崩潰。

    又或者只是自己想多了,以夏以書的堅韌不拔……

    總之,雪落不想繼續這樣的話題。因為這樣的話題實在讓她堵得慌。

    “放心吧,我會去找封行朗的!只是想事先跟你通個氣,讓你有個心理準備!”

    夏以書站起身來,“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剩下的你要怎么打算,好好想想吧!”

    言畢,夏以書便轉身離開了。那背影依舊的傲氣十足。

    留下雪落一個人滯怔在沙發上靜默無聲.

    這個世界這是怎么了?即便是真的懷了人家丈夫的孩子,也用不著如此理直氣壯吧?

    竟然還反問她要怎么打算?讓她好好想想?憑什么?有這樣扭曲的價值觀么?

    雪落算是服氣了!

    就讓夏以書自己去找封行朗吧!想必夏以書也是那種不撞南墻不回頭的女人。

    ……

    封行朗剛在辦公室坐下,嚴邦那健碩如牛的身型便閃了進來。

    封行朗抬眸瞪了他一眼,沒吭聲。

    真夠陰魂不散的!

    “晚上約了默三,一起聚聚!”

    嚴邦深坐在封行朗對面的沙發上,瞇眸盯視著剛開始辦公的封行朗。

    “沒空!”

    封行朗連眼皮都沒抬動一下,便回絕了。

    “你是要忙著去伺候叢剛吧?”嚴邦嗤哼一聲。

    封行朗這才抬起頭來,銳利的盯向嚴邦那張厭棄且煩人的疤痕臉,低聲厲嘶:

    “你跟蹤我?”

    “哪兒敢呢!只是想善意的提醒你:把自己的孩子送去伺候叢剛,好像不太合適吧?”

    至于他們父子倆手牽手去花鳥蟲魚給叢剛買蘭花,嚴邦沒有多說。他知道封行朗不愛聽,也不喜歡聽,說了只會增加他的炸毛系數。

    封行朗隱忍著憤怒,習慣性的用手里的金筆一下再一下的敲擊桌面來平息自己的怒意。

    “嚴邦,你它媽這是要走火入魔了吧?竟然管起了老子的私生活?”

    嚴邦并沒有因為封行朗的憤怒而退怯,“朗,你懂我的意思!”

    “懂什么?”封行朗哼聲問。

    “封行朗,你不能這樣作賤你自己,更不能這樣作賤你自己的孩子……你說你愛諾小子,可你現在竟然讓諾小子去伺候叢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

    嚴邦似乎也隱忍著怒意。有些失控的瀕臨爆發出來。

    “老子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封行朗嗤聲冷冷一笑,“但嚴邦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嗎?老子不是你的手下,更不是你的奴隸,你有權質問老子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么?誰給你的權力和狗膽?”

    “封行朗,你用不著這么惱羞成怒……我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在提醒你!”

    封行朗越是氣憤難平,嚴邦就越糾結痛苦?吹贸鰜,也聽得出來。

    偌大的總裁辦公室靜謐了下來。氣氛靜得有些詭異。

    今天是周六,大部分員工都在休假;Nina要照顧受傷的小無恙,所以如果封行朗真跟嚴邦干起了架,估計連個能勸架的都沒有。

    好在封行朗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意氣用事且年少輕狂的封行朗了。

    彼此默聲靜視了片刻,封行朗才淡淡的開了口。

    “諾諾請求叢剛去墨西哥城救回了河屯……小東西知道我不待見河屯,所以就去求叢剛了!叢剛因為救河屯而受了傷……小東西也因為愧疚,便留在那里陪著叢剛了!

    封行朗簡明扼要的跟嚴邦解釋了原因。也許他沒有非要跟嚴邦解釋的義務,但剛剛在看到嚴邦那真誠的關切眼眸時,還是主動解釋了。

    其實前些天在嚴邦來救別鎖在休息室里的林諾小朋友時,他就已經知道原因了。

    只是還是有些不理解封行朗為什么會主動把自己的孩子送過去伺候叢剛。

    “這是小東西自己跟叢剛達成的某種協議,我也不便摻和!”

    封行朗疲乏的吁嘆一聲,“你以為我愿意?小東西每天都跟我鬧騰呢!他這么重情重義,真是隨了我這個親爹!”

    嚴邦的臉色,在封行朗的解釋聲中緩和了很多。

    “叢剛……會不會對諾小子使什么壞心眼?”嚴邦又多問了一句。

    “應該不會的!無非就是讓小東西干干活,做做力所能及的事兒!”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