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洞螟 > 第六百三十五節 登門與求購

第六百三十五節 登門與求購

    看著面前的韓元在,對于其人的造訪,師弋并未感到意外。

    畢竟,鄰國發生了如此血案。

    而自己這個“兇手”正在他范國境內,如果作為范國修真界魁首的道旗派沒有半點反應,那才是真的不正常。

    并且,道旗派對于至妙宮所擁有的息壤,那可是垂涎已久了。

    師弋覆滅了至妙宮,任誰都能想到。

    至妙宮所擁有的息壤,已然落入了師弋的手中。

    道旗派必然也是,沖著這一點來的。

    當然,師弋倒不擔心道旗派敢對自己不利。

    畢竟,師弋剛剛滅掉了至妙宮,兇名已然傳揚了出去。

    這個時候,是不會有勢力犯傻,來捻師弋虎須的。

    道旗派讓韓元在出面,多半是想要以其他東西,從自己的手上換取息壤。

    一念及此,師弋將韓元在讓進了屋內。

    同時,佯作不知的笑著開口問道:

    “韓道友此來,可是為在下送行的么。

    我前腳剛打算離開,道友后腳就登門了!

    韓元在剛剛坐定,聽到師弋的話語,其人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師道友要走?何故離開的如此匆忙啊。

    可是因為至妙宮之事?

    師道友只管放心,恭國修真界的破事我道旗派管不著。

    不過,他們也別想干預我范國。

    所以,道友大可將范國當做自己的家一樣。

    在此地常住下去,我范國整個修真界都是歡迎的!表n元在連忙代表道旗派,對師弋表態道。

    師弋聞言,笑了笑說道:

    “道旗派的好意我心領了,并非是恭國的原因。

    只是我身負要事,不得不離開范國去往別處!

    韓元在聽了此話,不由得陷入了糾結。

    就像師弋所猜測的那樣,韓元在確實是受到宗門所托,想要付出些代價從師弋那里換來一些息壤。

    韓元在清楚,這確實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畢竟,遁甲宗方面的出面說明,已經將六十年前的事情,完全的公之于眾了。

    師弋洗脫了種種嫌疑,并且這也從側面證明了,師弋的背后并沒有其他勢力存在。

    而以師弋散修的身份,是用不到大量息壤的。

    如果至妙宮是被其他勢力所滅,那道旗派想要搞到息壤的心思,無疑是要落空了。

    畢竟,沒有哪個勢力會嫌棄手里的息壤太多。

    而師弋這種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散修。

    雖然也對息壤有著需求,但是卻不會像一個勢力那樣,對于息壤有著近乎無限的渴求。

    所以,只要肯付出代價,有很大概率從師弋的手上換取一部分息壤。

    韓元在知道,這個推測很是在理。

    可是,息壤并非是凡物,數量一共也就那么些。

    手握息壤的師弋,自然也很清楚這種東西,對于修真勢力的價值。

    面對這種從長遠角度近乎無價的至寶,該如何界定它的價值,就成了一個很困難的問題。

    當初,范國方面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

    所以,道旗派自始至終。

    在和至妙宮交涉之時,都沒有提過換取息壤之事。

    如果真的定價的話,理論無價的息壤,至妙宮完全可以把這個價格,給頂到天上去。

    正是為了避免這一點,道旗派方面,才會出動韓元在這個師弋的熟人來籌謀此事。

    然而,韓元在心里清楚,這種程度的熟人是沒有太大作用的。

    所以,韓元在是打算長時間與師弋聯絡感情。

    以這種方式鋪墊一番之后,再提出換取息壤的請求。

    雖然不至于讓師弋看在熟人的面子上降價,但是只要將息壤的價格。

    限定在一個道旗派可接受的范圍,那就可以算是達到目的了。

    可惜,韓元在計劃雖好,但是師弋馬上就要離開范國了。

    所以,他這種拉近關系的小算盤,全然沒有施展的空間。

    思量再三,韓元在不想要錯過這次機會。

    畢竟,如果師弋離開了范國,就再也沒有搞到息壤的機會了。

    想到這里,韓元在把心一橫,直接開口對師弋說道:

    “師道友,實不相瞞。

    我此來是受了宗門委托,想要看看道友是不是能把手中的息壤,出售一部分給我道旗派。

    我深知息壤的珍貴,所以價格方面我們可以慢慢商量!

    說罷,韓元在心中不禁有些忐忑。

    他既怕師弋不愿意出售息壤,怕師弋開出得價格,高到道旗派無力承受。

    不過,韓元在的擔心卻顯得有些多余。

    因為師弋確實有意,置換掉手中的一部分息壤。

    畢竟,對于擁有鴆血的師弋而言。

    息壤在師弋的手中,根本無法發揮價值。

    與其放在手里落灰,還不如置換給,像道旗派這種十分渴求息壤的勢力。

    不過,師弋卻并不打算,以息壤去換取什么天材地寶。

    這些東西,并不是師弋所急需的。

    “可以,我愿意將手中的一部分息壤出售給貴派。

    不過,我不需要物質方面的交換,我只要能夠治療神竅穴的手段。

    如果貴派有這方面的能力,我自然會奉上一部分息壤。

    如果沒有那就不好意思,我只能另尋其他勢力了!睅熯_口對韓元在說道。

    沒錯,師弋所需要的也是最為迫切的,就是找到治療神竅穴的手段。

    原本師弋以為,在進階胎神境之后,就能夠找到治愈神竅穴的方法。

    然而,師弋還是有些低估神竅穴,這個肉身與魂魄之間的交匯處。

    對于生靈的意義,以及這個位置的脆弱程度。

    即便是進階胎神境明晰了神竅穴的受創程度,可是師弋依舊沒有找到治療的辦法。

    這種狀況導致,師弋在進階之后,連法身狀態都無法動用。

    傷勢雖然沒有繼續惡化,但隱患終究是需要排除的。

    除了需要螟蟲這件大事以外,師弋現階段最迫切的,就是想要將神竅穴的傷勢治愈。

    而師弋必須要承認,自己只是一個散修。

    實力雖然強橫,但無論底蘊還是見識,都要遠遜于存在了成千上萬年的修真勢力。

    所以,想要讓此事盡快解決,師弋還是要依靠大勢力的幫助……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