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娘子萬安 > 第二百零一章 真香

第二百零一章 真香

    顧明珠正在看馬匹大白馬轡頭上的金絲,魏大人的身影向旁邊挪了挪擋住了她的視線。

    可惜了,沒有看清楚。

    顧明珠有些遺憾,不過風正好吹開了魏大人的氅衣,露出了腰間一個小小的竹筒,那應該傳遞消息用的。

    魏大人收到了什么消息?會不會與申先生有關?到了這時候就該順著申先生去找幕后之人的線索。

    顧明珠忽然好奇起來,托著下頜細細思量。

    陽光落下來將少女的眉毛染了層金黃色,她垂著眼睛,微微嘟著嘴,露出幾分的嬌憨,魏元諶仔細地望著,珠珠無意間露出的神態與如珺是那么的相似。

    回想那次他在夢中循著琴聲找到亭子中,以為看見的會是如珺,沒想到珠珠抱著兔子轉過身來,仔細回憶那時的情形,抱兔子的少女與周圍的情景融為一體,十分的融洽。

    原來那時候,他就在通過夢境提醒著自己。

    他應該早就有所察覺,雖然這一切聽起來太過匪夷所思,可他曾跟著如珺去顧家,看到顧家人救珠珠的情形……只可惜離魂癥好了之后就全都忘了。

    幸好老天待他不薄,第一次在太原府見面,她送給他一瓶“阿魏”,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三爺,”暮秋低聲道,“都在等著您說話呢!

    三爺不知想什么入了神,嘴角翹起還露出些笑容,眾目睽睽之下這樣只怕會引人非議。

    魏元諶回過神來。

    寶瞳也將顧明珠拉回了馬車。

    “大小姐,”寶瞳低聲道,“咱們回京了,您也要好好養一養!边@段時間在村堡中大小姐跑來跑去,人又黑又瘦,至少要過一個月才能恢復從前的容貌。

    顧明珠知曉寶瞳的意思,從前她倒是名聲在外,卻有什么用處?反正她在父親、母親眼里很是漂亮,那就足夠了。

    女眷的車馬沒有停頓,繼續前行。

    顧崇義轉頭想尋魏元諶問問東宮的情形,發現魏元諶正好走了過來。

    見到魏元諶的俊朗貴氣,顧崇義不禁也心中贊許,到底是魏家人,魏老太爺曾統領五軍都督府,過世前又被封為太師,魏大老爺也是兵部尚書,死后追封榮祿大夫,就算沒有皇后娘娘,這樣的榮光也是大周建朝以來的獨一份。

    魏太師的魄力就不用說了,若非魏尚書主張請朝廷修好陜西、山西等地往北的舊路,也不會為大周囤積大量的糧餉,應對北方番人入侵。

    魏家子弟仍舊在朝為官,但這一代的期望都落在魏元諶身上,虎父無犬子,還有祖輩的榮光在,如果不落入別人的陷阱的話,應該錯不了。

    顧崇義剛想到這里,那風光又出挑的魏元諶在他面前站定,然后規規矩矩地躬身向他行禮,魏元諶低頭謙遜的模樣,不禁讓顧崇義有些恍然,怎么幾天不見魏大人好似變了個人,站在他面前身上沒有半點的銳氣,就像與他相熟的一個后輩似的,憑空多添了幾分親近。

    “魏大人……”

    魏元諶這一禮讓顧崇義猝不及防,回過神時,魏元諶已經直起腰。

    魏元諶表情自然,仿佛并沒有將那禮數放在心上:“侯爺是不是想問東宮的情形?”

    顧崇義頷首,被魏元諶這樣一打岔,方才那禮數之事倒不好再提了。

    魏元諶道:“太子殿下昨晚被護送進了京城,沒有入東宮,被安置在一處宅院中,那宅院周圍有京營的人把守,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來!

    表面上看皇上和貴妃放棄了太子,用不了多久就該有廢東宮的旨意,不過即便如此也不能大意,貴妃娘娘與太子不同,她一直算計頗深,需要仔細防范,顧崇義不能在人前露出這些思量,松了口氣道:“殿下總算是平安歸京了!

    魏元諶看著笑呵呵的顧侯爺,心思好似簡單得很,隨意哄一哄就能歡喜,其實心里比誰都清楚,就怕將來顧侯爺在他面前也擺出這樣的笑臉推脫,不肯將掌珠嫁給他,所以在提親之前,他要想法子讓侯爺對他多些信任。

    魏元諶道:“侯爺揭開戰馬案,讓那些人損失不小,恐怕他們暗中對付侯爺,侯爺還是要多加小心。

    他們能利用太子,在東宮設下眼線,定還會用出其他手段,北疆還未安定,朝中再起紛爭,還不知會是什么樣的局面!

    魏元諶眉頭緊鎖露出擔憂的神情,兩個人低聲說話旁邊的人聽不到,直到大理寺官員走上前,魏元諶神情重新變得淡然,向顧崇義點了點頭這才轉身迎了過去。

    顧崇義見狀不禁思忖,魏三爺是因為戰馬案所以才會背著所有人提醒他?這么說還真是面冷心熱。

    他到了山西知曉整件事來龍去脈之后,也想要悄悄助朝廷查明林寺真背后之人,看來以后明里暗里還要與魏家聯手。

    不過這個度要把握好,幫襯是幫襯,不能走動得太近,魏元諶那么聰明,將來也能明白他的意思,魏家顯貴也不少他一個人親近。

    ……

    周如璋忍不住撩開簾子又向外看了一眼。

    人群中那個身影如此的惹人注目。

    “到底是皇親國戚,就是不一樣,”周三太太十分喪氣,就像是丟了一個一飛沖天的好機會,“當年遇見魏三爺時,正好你大姐與崔家結親,因此耽擱了,否則我真會去試探魏家的意思,說不定就能將你嫁過去!

    周如璋聽到這話捏緊了帕子,真的如此,她不知要引來多少獻羨,站在夫君身邊她也會變得不一般。

    就像祖母說的那樣,男子在外的地位,就是婦人的臉面,只需要嫁得好,所有一切就捏在手心里。

    都怪周如珺。

    “我這輩子算是壞在了她身上!敝苋玷跋胫滩蛔∫箿I,鼻子發酸說不出的委屈。

    周如璋擦了擦眼睛,還想再看上一眼,馬車的簾子卻被人一把扯下來,車外傳來周擇敬的聲音:“這么多人在,怎好拋頭露面?”

    “二伯,”周如璋立即道,“我……我只是想看看爹爹在哪里!

    周擇敬聲音深沉:“在山西鬧出不少事,好不容易回到京中,不要再節外生枝,這是老太太的意思!

    周三太太剛要辯解幾句,聽到這話只得將嘴里的話咽下,每次二伯都用老太太來壓他們,他也只有這點能耐,F在耍什么威風?之前聽到消息為何不讓人來救她們,讓她們吃盡了苦頭,這樣的當家人怎能讓人信服?

    還不如周大那個短命鬼。

    “二哥!蓖饷鎮鱽碇苋蠣數穆曇。

    周擇敬道:“有什么話回家再說!彼吹街芗蚁氯撕妥o院少了不少,剩下的管事看到他目光閃躲,就知道這一路必然出了大事。

    周如璋害怕地縮在周三太太身邊,不知道祖母要怎么罰她們。

    ……

    顧家馬車停在懷遠侯府。

    顧明珠扶著林夫人下了馬車,管事立即上前接應。

    歡歡喜喜地進了宅院,寶瞳拉住顧明珠的手,主仆兩個抬起頭看到了頭頂上飛著一只紙鳶。

    顧明珠眨了眨眼睛,這是柳蘇在向她傳遞消息,想一想魏大人腰間的竹筒,說不定今晚她就要想方設法出府,也不知道她留的那個狗洞還在不在了。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