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 第四百六十五章 破門

第四百六十五章 破門

    中年男子在一旁戲謔的表情看戲呢,沒曾想戰火燒到他身上,頓時露出一團和氣的微笑:“誤會,真的是誤會!夏記者正好在我處公干,這不正好到了飯點就順帶上了!

    明明是金主,卻無法讓這位發際線很著急,而且還挺著啤酒肚的中年男鄭總緊張一絲,可見其中端倪。方蟄這會也是平靜的看著,讓簡芳華去發揮。青年男子夏記者,似乎沒緊張的一絲,反倒露出譏誚的表情,看著顯得有點惱火的簡芳華,似乎吃定她了。

    簡芳華一開始很生氣,聽到鄭總的話,反倒不生氣了,扭頭沖方蟄笑道:“回去吧!

    方蟄點點頭,打開車門準備上車,簡芳華也轉身就走的時候,夏某上前抓住她的手腕笑道:“怎么這么著急走?給個面子唄!

    方蟄見狀不能平靜了,上前抬手狠狠的打在夏某的手腕上,待他吃疼松開時,方蟄淡淡道;“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動腳的!毕哪硟春莸亩⒅较U,卻沒有立刻發怒,倒是鄭總身邊的兩位幫閑上前,隱約一聲令下就動手的意思。

    這里是帝都,鄭總也好,夏某也罷,也不敢輕易造次。沒有動作不等于就這么算了,夏某開口冷笑道:“你走容易,這事情怎么完可就不是你說了算的了!

    方蟄盡管不知道這家伙的來歷,但是憑直覺斷定他層次不太高。這位就沒打算正經的跟簡芳華談戀愛,怕是惦記著人才兩得后,吃干抹凈丟來的心思。通俗的說,就是來欺負人的。

    能這么玩的人,方蟄真的沒法看的上,怎么說呢?太低級了。就算他背景不小,方蟄也不會有半點的在意,今非昔比,即便不靠關系,方蟄也不是輕易能拿捏的人物了。

    “開車!”方蟄看都不看這些人,轉身不緊不慢的開門上了副駕駛,穩穩的坐著。

    這邊也沒去攔著,畢竟是帝都,哪怕是個面生的,誰知道是坐地虎還是過江龍?

    車子開走了,鄭總臉色陰郁的看著大路盡頭道:“那男的眼生啊!

    夏某薄薄的嘴唇看著一副刻薄相,面色陰沉的看著同一個方向:“電話里怎么約的?”

    “說是談今年的合同,就是那個什么伊人女裝的廣告,你那也有一份業務呢!

    鄭總話沒挑明,但意思很明白了,業務真沒了這損失算誰的?今天這事情,由頭明確。

    “還挺硬氣,就算她跟那個伊人的老板關系很好,也不見得在帝都能翻起浪花來。你等著,我先收拾她,讓她服服帖帖的把業務交出來,除非她一個外地人不想在帝都混了!毕哪承判暮茏愕臉幼影矒徉嵖,似乎一點都不擔心。

    “那個夏記者是什么來頭?”方蟄在副駕駛的位子上淡淡的問,簡芳華一臉晦氣的歪歪嘴:“臺里一位副臺長的侄子,上回一個活動見了面,整天的纏著我。也不看看他長的那個鬼樣子,還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一樣!

    “你是因為這個才要辭職的吧?”方蟄所有所悟,簡芳華搖搖頭:“不全是,這只是一個很小的因素。夏副又不分管這一攤,而且廣告業績這一塊,也是算在我這部門上的。我提成一分不少拿,部門獎金也不少發,我還真不怕他在臺里使勁!

    “真要有難處就辭職吧,你有這方面的經驗,我身邊還真的卻一個分管廣告業務主管!狈较U先給一顆定心丸,為了某些利益而卑躬屈膝被人欺負,這種事情方蟄根本無法接受。

    “沒事,他奈何不了我,我就怕他對使歪門邪道,回頭連累了你!

    “就怕他不找我,找到我這里算他倒霉!狈较U底氣很足的表態,簡芳華頓時就笑了。

    車開了一會,到了一處小區內,停好車的簡芳華笑道:“到位的福利房,不會委屈你吧?”

    “嗯,上去看看也好,帝都的房子就算是福利房,那也不便宜!卑凑宅F在的房價,對比未來的房價,現在買房子簡直就是在撿錢。

    “便宜多了,少了一半呢,才兩千一平。我聽你的意見,有點錢都買房子了,現在手里有三套房子對外租呢,住這里是圖一個方便!闭f著話簡芳華在前面帶路,方蟄跟著上樓。

    兩室一廳的小套,還是那種六十幾個平米的小套,在這個時代很常見。房子簡單的裝修過,地方鋪了地磚,客廳簡單的吊頂,一臺二十五寸的大屁股電視機在電視柜里,上面還擺了一臺錄像機,邊上還有臺紅白機。

    “你這業余生活可不豐富!”方蟄調侃一句,這年月的工業品真是太好賺了。就這三樣電子產品,小一萬塊,這可是九七年啊。

    屋里開了暖氣,簡芳華脫了米色的大衣,露出里頭灰色褲子搭配嫩綠緊身線衫的裝束,身段一下就變得飽滿,充斥了視線。

    “平時不跑業務呢,沒有必要的應酬我盡量不出門,F在看來我的做法并不對,今后還是要多多在外走動,跟方方面面搞好關系!焙喎既A的意思,聽進了方蟄的建議。

    對此方蟄沒有說啥,兩人視線對上的時候,方蟄有點心虛的低頭坐下。

    簡芳華對于這個高度的眼神很熟悉,對于自己的優勢也很清楚,噗嗤一聲調戲道:“喜歡看就看個夠,我有沒攔著你!

    “我好不容易才改邪歸正,你可別害我犯錯誤!狈较U笑著回應一句,簡芳華聽了楞了一下,嘆息一聲道:“你寧愿對別人犯錯誤,也看不上我是吧?”

    方蟄嘖了一聲:“口渴,弄點茶水來!陛p輕的把話給岔開了。

    簡芳華給泡了一杯茶放在茶幾上,挨著方蟄坐沙發上,靠著另外一邊的扶手,身子往后仰:“當初畢業的時候,總覺得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方蟄笑了笑:“現實點行不?”兩人視線相對,停頓了數秒后,相視一笑。

    “那個李萍,你打算跟她湊合過下去?她比你大不少呢!

    面對這個問題,方蟄嘆息一聲:“這輩子就沒打算結婚!

    聽到這話,簡芳華頓時精神一振,坐直了身子正要說話時,外頭有人敲門。

    簡芳華露出懊惱的神態,起身開門不悅道:“誰?”

    剛開鎖,外面就有人破門而入……。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