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快穿渣男洗白論 > 種田文的秀才(16)

種田文的秀才(16)

    楊正聞言,點了點頭,畢竟伴君如伴虎,皇上的心思,無人可知。

    隨后,他們一同走進了御書房。

    “微臣叩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楊學明一進門,就直接行了禮,隨后拉了拉身邊的楊正還有楊老三,他們也是順勢跪了下來。

    “起來吧!

    一道威嚴的聲音,從他們頭頂傳了過來。

    隨后楊學明他們站了起來。

    “楊愛卿,這次出去一趟有什么發現?”

    楊正這個時候才看清面前九五之尊的模樣,看樣子和上官崇池還是有幾分相像的,不過這身上的氣質,明顯的有了差別。

    上官崇池給人一種陰翳狠厲的感覺,而上官崇明看起來,就微微的有些和藹,但是卻給人一種無法抗拒的壓迫感。

    “回皇上,這次出行,下管帶回來楊老三,同時還把下管的侄子,也是這一屆的解元帶了回來!

    上官崇明一聽,看向了楊學明身后的兩人,楊正也是微微低著頭。

    楊老三就不一樣了,他是見過皇上的,所以現在和皇上相處也是得心應手,立刻上前說道:

    “回皇上,這次草民去了一趟鄰國,的確有所發現,但是后來突然被王爺給發現了,受了重傷,回到了老家!

    皇上也去立刻坐直了身體,急切的問道:

    “說,你都發現了什么?”

    楊老三看了看四周,說道:

    “王爺的確有心造反,這一次,我見到了鄰國的大將軍,據說,王爺和他們那邊的國師私下里有信件的往來,還給了草民證據!

    “呈上來!

    隨后,皇上身邊的太監就走到了楊老三身邊,把楊老三手里的東西遞了上去。

    當初,楊老三被抓的時候,楊老三就害怕這些東西被發現,就把這些證據給藏了起來,在不經意的時候,藏在了上官崇池身邊的林希云身上。

    幸好上官崇池身邊的那些人,對于林希云還是不敢亂動林希云的,所以這才讓證據得以保存。

    而那天林希云和上官崇池一同前往楊正家中的時候,楊老三也是趁著那個時候,把證據拿了下來。

    因為在沒有做這個事情之前的那些年,楊老三的確是在鎮子上,和那些人一起偷雞摸狗的,什么事情都做過,這些事情對于他而言,也沒有什么難處。

    上官崇明把這些證據從頭到尾看了一遍,臉上也是越來越憤怒。

    “混賬東西,看來是朕平日里太嬌縱他了,這簡直就是不把朕放在眼里!”

    楊學明立刻說道:

    “皇上息怒,龍體重要!

    上官崇明隨后看向了楊學明,說道:

    “楊愛卿,你不在的時候,宮里可是也不安穩啊!

    楊學明靜靜地聽著上官崇明的下文。

    “前兩天,竟然有一些大膽刺客,進宮行刺,真的是大膽,最生氣的,那些人竟然各個都是死士!”

    楊學明他們一聽,個個都是立刻提起了精神,互相對視一眼,隨后,由楊學明上前,說道:

    “皇上,有一事,下管也要說一下!

    “何事?”

    “這次再回來的時候,路經城東那塊地方,也是遇到了一群黑衣人,看樣子,也是死士,各個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

    上官崇明一聽,眉頭一蹙,“竟然想要刺殺你們,那那些人到底是什身份?”

    楊學明想了想,說道:

    “具體是什么人,下官也不知道但是,看對方的身手,應該是西域那邊派來的!

    楊學明話音一落,上官崇明立刻驚嘆道:

    “西域?”

    “是,皇上,他們個個身手身材,都不像是我們中原人士!

    楊老三說道。

    上官崇明點了點頭隨后吩咐楊學明,說道:

    “楊愛卿,朕給你七天的時間,你去把事情給朕調查清楚,聽到了嗎?”

    “下官領旨!

    隨后,上官崇明才把目光放到了楊學明身后楊正的身上。

    “你就是今年出來的解元?”

    楊正不卑不亢的走了上前,說道:

    “正是草民!

    上官崇明盯著楊正打量了一番,點了點頭,說道:

    “不錯,這膽識倒不像是鄉野間出來的,有你叔父幾份樣子!

    楊學明也是有些驚訝,隨后他就聽到楊正說道:

    “謝皇上謬贊!

    “楊愛卿啊,你這侄子倒是不錯,可塑之才!”

    楊學明一聽,立刻上前,說道:

    “阿正,只不過是讀了幾年的書,對于一些事情,他還是一知半解,成長空間很大!

    楊學明并不希望楊正和自己一樣,進入這朝堂之上,雖然說自己現在衣食無憂,但是每天面對的,接觸的又是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

    上官崇明沒有說話,看著楊學明好一會兒,才說道:

    “楊愛卿把人帶下去吧,不過這上官崇池那邊,朕也沒辦法護著,還是需要楊愛卿自己想辦法了!

    楊學明早就知道了這個結果,行了禮,隨后就帶著楊正他們離開了皇宮。

    回去的路上,楊老三對于楊學明的行為很是不解,問道:

    “楊大人,剛剛皇上那個意思可是要重點培養阿正這孩子的,你怎么這么說啊,這不白白浪費了一個機會!”

    楊學明嘆了口氣,隨后看向了楊正,問道:

    “阿正,你是否責怪三叔自作主張了?”

    楊正笑了笑,搖了搖頭,說道:

    “這自然不會,再說了,對于這朝堂之上的事情,我本就沒有什么興,我之前一介布藝,最大的心愿就是和親人平平安安的在一起生活!

    “至于做官什么的,一切都是隨緣!

    楊學明對于楊正的想法很是滿意,贊嘆道:

    “不錯,不愧是我楊家的孩子!

    隨后,繼續說道:

    “這朝堂之上的事情,豈是一句兩句話可是說的清楚的,再說了伴君如伴虎,別看我現在風風光光的,誰知道明天又是怎么樣的情況!

    楊學明語氣里滿滿的無奈,楊老三也是深受其影響,想到了自己。

    明明自己一直在為皇上做事,可是剛剛聽上官崇明那些話,不就是讓自己自生自滅嗎,這可能就是皇家的那種絕情薄涼吧。

    不過,楊老三也不會后悔,畢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天下蒼生。

    隨后他們一行人就到了楊學明府上。

    因為楊父他們是跟著鏢局一起過來的,也不會這么快的到來,所以楊正也是暫時的住在了楊學明府上。

    “阿正啊,這次事情解決了,你是打算留在京城,還是回家?”

    楊學明問道。

    楊正想了想,說道:

    “三叔,我的打算是,等到事情真正的解決了,還是蘇北地區做一個小官,真正的父母官,能夠幫助百姓解決實際問題的官!

    楊學明聽了,很是激動一拍大腿,站了起來,說道:

    “好,不愧是我楊家的人!”

    楊正隨后看長了楊學明,說道:

    “三叔,你呢,等到事情解決了,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

    楊學明沉默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對于這樣漂泊的日子,他也早就反感了。

    “到時候再說吧!

    接下來幾天就該商量正事了,對于上官崇池的事情,他們也該想想對策了。

    “三叔,對于上官崇池的事情,咱們也不能坐以待斃,要主動出擊!

    楊學明立刻直起了身子,看向了楊正,問道:

    “阿正,你有什么好的辦法?”

    “三叔,上官崇池他最在意的,是什么?”

    “皇位?女人?”

    楊學明問道。

    楊正搖了搖頭,說道:

    “他最在意的還是他自己,如果要是繼續追究楊叔的事情,牽扯到了他自己,這個事情,他還會在繼續追究嗎?”

    楊學明點了點頭,但是還是有些不明白,隨后楊正就繼續說道:

    “這個不難,這個還是要從林希云那里找到突破口!

    “林希云是上官崇池的心頭寶,這個事情不管是不是真的但是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如果,林希云突然改口,那么上官崇池就會引起眾怒,百姓的心中又會怎么想!

    “俗話說的好,民可載舟,亦可覆舟,百姓才是最重要的!”

    楊學明也是恍然大悟,“好,我知道了,就按照這個來,我去安排!

    楊正把楊學明攔了下來,“這個你去不行,林希云怎么說也不是一般人,她雖然看著無腦,但是這個人骨子里還是很自私的,如果上官崇池要是成功了,她很有可能就成了皇后,這般抉擇,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楊學明也是沉默了,的確,自己無論給林希云什么的優勢,和皇后之位比起來,真的是不值一提。

    “那怎么辦?”

    楊正笑了笑,說道

    “上官崇池不就是想讓林希云來我身邊的嗎,我就給她這么一個機會!

    楊學明蹙著眉頭,問道:

    “這會不會對你有什么影響,要是你媳婦兒知道了,會不會不舒服!

    楊正聞言哭笑不得,說道:

    “三叔,你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我來解決林希云,畢竟相比起來,我出面方便很多,放心,任何違背仁義道德的事情,我都不會做的!

    楊學明笑了笑,“那就看到阿正了!

    隨后,楊正就想了想,隨后找了楊學明,讓他派人去看著林希云。

    楊學明聽到林希云是宰相府的小姐,很是震驚。

    “她是宰相的庶女?”

    楊正點了點頭“對,所以,只要派人在宰相府看著,一有動靜,我就出發!

    林希云此時正在宰相府,因為上一次被楊正給趕出來之后,她就被上官崇池派人給送回了宰相府。

    上官崇池也是個絕情的,竟然告訴宰相,從那天起,就開始嚴加管控禁止出府。

    所以,林希云覺得自己已經快要發沒了。

    這不,趁著家里人不注意,直接從小門走了過去。

    當林希云走出宰相府以后,就覺得自己來到了另外一片天空。

    “我終于出來了!”

    林希云話音才剛落下,就直接被人給擄走了。

    當林希云被放下來的時候,林希云才開始放聲掙扎,“放開我,放開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放開我,我……”

    隨后,林希云還沒說完,就被揭開了眼睛上的黑布。

    “林小姐,好久不見!”

    楊正突然出現在了林希云的面前。

    “楊正,你大膽,本姑娘之前不和你一般見識,你現在竟然還敢這樣!”

    林希云十分的憤怒。

    楊正卻笑了,如果是之前,林希云看到楊正這般笑,還會有所失神,可是如今她只有怨恨。

    楊正開口說道:

    “林小姐,你也別生氣,這次這般把你請過來,的確是我禮數不周!

    說完,楊正就動身把林希云身上的捆綁給解開了。

    “你什么意思?”

    林希云動了動自己的身骨。

    楊正說道:

    “自然是有個生意想要和林姑娘商量一番!

    林希云滿臉的警惕,問道:

    “什么生意?”

    “我知道,上官崇池對你已經失去了任何的興,如今的你對于他而言,就像是一個陌生人拋棄的棋子!

    林希云有著驚訝,她不知道楊正到底是從何而知的,畢竟對外,自己還是上官崇池的心上人。

    甚至,就連林希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突然間上官崇池就像是變了一個人,明明之前,他對自己還是百般寵愛的,更何況自己就是天之驕選,只有自己一個人是特殊的存在。

    “你什么意思?”

    “我有辦法讓你重新得到上官崇池的寵愛!

    林希云很是疑惑,半信半疑看向了楊正,“怎么做?”

    “我和你合作!

    “我知道上一次你去我家的時候,那一趟是上官崇池安排的吧!

    林希云很是驚訝,自己當天明明表現的很好,沒有什么異常!

    “我配合你,你得到上官崇池的支持,但是你要幫我處理一個事情,改變口供!

    “什么意思?”

    楊正笑了笑,“楊老三的事情,的確是我不對,我和你道歉道歉他也只是對上官崇池有意見,對你沒有任何的看法,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幫我一把!

    林希云這下子終于明白了,瞬間也有了自己的自信。

    “那你怎么就知道我會幫你?”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