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萬年新手保護期 > 第七一一章 Quadra kill!

第七一一章 Quadra kill!

    李伯陽你這濃眉大眼的,果然也已經叛變了呀。

    林沖明白性命天主們,為什么背叛。

    有鎮元子不斷勾引,但凡天主們略有心動,都可能演變出一個背叛的分支歷史,久而久之,就變成了‘洪桐縣里沒好人’,性命天界,全部都是背叛的天主。

    只能說鎮元子神通廣大,掌握性命天界唯一神通,與性命至高,并行在性命天界歷史中,才能造成今天這樣,天主圍攻至高的詭異場面。

    不,也不是全部天主都背叛過。

    林沖沒有,李伯陽也沒有。

    這是性命至高還信任二人的原因。

    可是,林沖沒有背叛,是因為性命至高,看不透林沖身的可能性。

    而李伯陽這背叛。

    就讓林沖瞧不懂了啊。

    李伯陽沒有背叛的歷史啊。

    歷史是指過去現在和將來,在性命天界的一切時光。

    方才性命至高展示的歷史畫面中,李伯陽從未背叛過。

    既然不存在這個可能性,又為什么會出現?

    除非從一開始,李伯陽就被鎮元子控制,從頭隱藏至現在。

    但……這又不對,鎮元子應是在性命至高,想要煉化唯一根本界而損失本源后,才得著的寬裕,能夠自由行動……

    無論怎樣。

    李伯陽的背叛,超乎性命至高預料。

    “你……!”性命至高一聲驚呼。

    李伯陽已是拐杖頓地。

    赫然有一捧六丁之火,自性命至高的樹根燃起。

    六丁之火,以虛無為燃料,接青冥,下抵深淵,燒在性命至高身,竟然燒穿了歷史。

    林沖又‘啪’一聲,一巴掌拍在自己腦門,借著頭頂紅葉之寶的掩飾,隱秘得打開了一絲至高的視界,就見重重疊疊的火焰,燒在歷史之中、無窮無盡的人參果樹之。

    一大排人參果樹,全部燒了起來。

    跟一串火龍似的。

    至高歷史視角之下,這一幕如此壯觀,林沖都想把它錄下來了。

    被燒著的人參果樹,葉子轉成燃燒般的雄雄紅色。

    繼爾,人參果樹在歷史中的可能性,被迅速壓縮,最后壓到了,正與丁甲兄弟、白玉琯、朱剛鬣互斗的,那個時間碎片中。

    不、不會這么簡單……六丁神火再強,也只是神話級的天主威能,想要燒到概念級的至高,仍然就像是站在地球的凡人,想要用手去觸摸星辰那般荒誕……

    這火,是引著了性命至高體內的隱患……林沖旁觀者清。

    現在,林沖眼前,[八一中文網 ]一片兵慌馬亂。

    三大天主斗至高,李伯陽則在壓制至高的歷史之軀,將其從概念級,壓制到神話級。

    在這個時間碎片的可能性中,風月天主雖未背叛,但面對至高與天主的搏斗,他也未插手,只是在一旁瞧著,顯然心中另有算計。

    畢竟,瞧著大家頭頂都有紅葉,就他沒有,也知道事情有古怪,現在不是站隊的時候。

    這站隊,暫時救了風月的命。

    從林沖目前的視界中,瞧得到,性命至高的所有過去未來身中,都是一片烽火連營,燒得千萬顆人參果樹,都染成了詭異的楓紅色。

    唯有眼前此時、此刻的歷史碎片中。

    還保留著唯一的綠色。

    這綠色,是壓縮所有一切可能性而得,所以凝重得令人窒息。

    便是其每一片葉子、每一道葉紋理,都仿佛飾著大道真理,望一眼,能令一個普通凡人,頃刻間羽化登仙。

    這叫大號天主?

    這是眾神之巔吧!

    被壓縮到一軀的性命至高,該是從概念體,跌落到神話體了,沒了虛無飄渺之感,卻強得令人窒息。

    人參樹,降下一根樹枝,似緩實疾,宛如省去過程一般,落在朱剛鬣頭頂。

    朱剛鬣正在以天罡變化神通,變化千米之巨,大戰人參果樹,紅葉保他具有歷史唯一性,不被玉冊勾去性命,他呼喝叱咤,完全不似平日里懶懶散散的模樣,這性命天界候補戰神,果然可堪一看。

    便是這樣的朱剛鬣,被那人參果樹枝葉輕輕一撫,忽得動作僵硬,千米巨身,像是沙子堆成的一般,粉碎得徹徹底底。

    化身碎了,朱剛鬣的本尊還在,粉碎中,他駭然著駕筋斗云,就要逃跑。

    但迎接他的,則是數十條人參果枝葉結成的囚籠。

    “好慘……”林沖都沒眼看,朱剛鬣被抽成了肉醬,其體內赫然有四顆尊號之石,外顯于世。

    竟然有四重尊號,這朱剛鬣藏得很深啊……

    可惜,面對至高,全然無用。

    樹枝一卷,四顆尊號就被卷進樹冠中。

    之后,白玉琯,丁甲兄弟,紛紛被性命至高以樹條抽死,得了尊號的天主,在自降神階的至高面前,就像是豆腐做的一般脆弱。

    白玉琯五重尊號,本甲兄弟六重尊號……

    二姐牛叉啊……竟然有五重尊號。

    尊號之石,這種諸天之中最為頂級的力量,在此刻九重宮闕中,宛如石子一樣遍地撒落。

    尊號之石的出現、天主的隕落,本應出現類似恒星坍塌的奇妙空間現象,但在這,在至高的壓制下,那些坍塌,就跟空氣里的一個個小氣泡似的,輕易被抹平。

    “至高!我沒有背叛……”風月天主見狀,忙是說。

    “你可能背叛!敝粮卟挥煞终f,幾條樹枝抽來,將風月擊成碎片,又是五顆尊號之石,散落于現場。

    至高這是殺瘋了啊……

    下一個。

    李伯陽?

    林沖正找著李伯陽,就忽得瞧見了這位大天主。

    只見李伯陽頂著一片紅葉,雙手按著拐杖,生著六丁之火,忽得大喝:“你還不出手!更待何時!”

    他在喚誰?

    林沖正納悶。

    就見眼前這棵唯一的人參果樹,也是紅葉轉紅,如同被滾紅浪,將那綠悠悠的葉子,一一轉為紅色。

    而這些綠色,則被盡數逐出,又落地成形,成了一位年齡比李伯陽還大的老者,這老者,目中顯神光,身披云霞,正是人參果樹的化形之體。

    “哈哈哈!”被逐出根基,老者不但不惱,反而哈哈大笑起來,指著那葉子轉紅的大樹說:“你當了!你當了!糾纏了我近千劫,今日還不是放了老朽的自由!”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