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520章 真是群勤勞的家伙

第520章 真是群勤勞的家伙

    一夜一天過去。

    韋恩沃克利帶著人暫時離開了s區,沒惹什么麻煩,也沒再出什么意外。

    只是下午7點行動前,很遺憾地打電話告訴池非遲這邊:

    他們的人有兩個人傷得太重,掛掉了……

    一旁,開車的鷹取嚴男一頭霧水,相當無語。

    “跟之前說的一樣,里面只有兩個警衛和一個女職員,在值班室,5分鐘后監控切斷,到時候開始行動!背胤沁t不想跟韋恩沃克利廢話,嘶聲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芙蘭特,五分鐘后切斷監控!

    “明白!

    黑色車子行駛在前往銀行附近的道路上。

    后座,芙蘭特見五分鐘時間到了,用手機撥號,啟動了事先裝在銀行監控器上的小道具,切斷設備監控。

    鷹取嚴男坐在副駕駛座,盯著屏幕上的幾個綠色光點,順便竊聽著韋恩那邊的對話。

    他們一共送了韋恩沃克利兩輛貨車。

    第一輛是劫軍火商的時候,那些外圍成員開去裝炸藥的。

    將車上的炸藥搬下車后,他和池非遲一起在車上隱蔽的地方裝了發信器、炸彈、竊聽器之類的東西,裝上槍支和工具一起送去給韋恩。

    等韋恩那群人得手后,他們說不定要用上炸彈滅口。

    不過,那筆錢不要白不要。

    炸彈一旦爆炸,錢也會沒了,不到必要的時候,炸彈不會引爆。

    所以池非遲又苦心積慮送出了第兩輛貨車,希望韋恩能意識到想背著他們私吞至少一億美金,少說一噸重,光靠人力搬不動,你們需要另一輛貨車,最好在裝車的時候,就把搶來的錢裝在另一輛貨車上,從另一個方向出城……

    按理來說,別人提供的東西,多少都會注意一點,但韋恩沒想過貨車可能有問題,之前似乎打算直接開著第一輛貨車、帶錢跑路。

    好在最后韋恩還是考慮到,有另一輛貨車可能更好一點,才扣留了那個貨車司機開去的貨車……

    那輛貨車上也被做了手腳,發信器、炸彈、竊聽器一樣不少。

    另外,韋恩那群人拿的破譯器里,也有竊聽器和發信器。

    可以說,韋恩那群人的一舉一動都被他們掌握得一清二楚……

    隨著車子接近,竊聽器也連上了電波。

    “嘶……好了……嘶……我再說一次,現金裝進后門那輛車里,從b區的偏僻街道,開出城去,我們在那邊匯合……嘶……你們要是敢耍心眼,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應該知道,憑你們三個,是跑不遠的……嘶……行動。!……”

    鷹取嚴男聽著那邊的聲音,轉頭對池非遲道,“拉克,2號車裝現金,會從b區僻靜街道出城!

    池非遲將車停在路邊,拿過一張地圖,看了一下b區的路線,選定了一個合適狙擊手觀察的地點,給科恩發郵件,將兩輛貨車的外觀照片也一同發過去,讓科恩先去b區埋伏。

    雖然目前確定是2號車裝現金,但鬼知道這些人會不會改主意。

    最好讓科恩兩輛車一起留意著。

    另外,也可以往b區安排人手和司機了……

    ……

    亞特街銀行。

    一群暴徒破開門,怪叫歡呼著沖了進去。

    兩個警衛一看到對方手里的沖鋒槍,立刻放棄了用小手槍反抗,抱頭蹲下。

    值班室里的女職員也乖乖蹲下。

    “將槍丟過來!”

    “快點!”

    “留兩個人看住他們,不,不,三個!蒂娜,你們三個受傷的留在這里看守!”

    受傷的?

    一個警衛好奇,悄悄抬眼看了看。

    那群人戴著毛線頭套,看不到臉,不過留下來的那三個,身上多多少少都綁了繃帶,部分地方還滲出些血。

    搶匪看起來比他們還慘。

    真是群勤勞的家伙。

    這是轉幾個場子了?

    韋恩沃克利帶著剩下三個人,沖到金庫前,用破譯器和開鎖術打開了金庫門。

    “這東西還真好用!”

    “天吶!好多錢!”

    四個人瘋一樣歡呼著進了金庫,直接用子彈、槍托損壞儲存柜,開始搬運堆積如山的錢。

    一趟、兩趟、三趟……

    韋恩沃克利搬得眼珠子發紅,眼里除了錢還是錢,感覺到手機一直在振動,不耐煩地接起,“喂……”

    “韋恩……”

    電話那邊嘶啞平靜的聲音讓他清醒了些。

    “報警器被觸發,警車已經往那邊去了,你們要在20分鐘內撤離!

    “報警器?該死!誰碰了那種東西?”韋恩沃克利見電話掛斷,趕緊叫著隊友搬最后一趟,然后把兩個警衛和女職員關進值班室,又讓蒂娜那三個傷員去開裝錢的車、從b區出城。

    而韋恩沃克利本人則掩護裝錢的貨車離開后,幫忙清理了那輛貨車留在地上的痕跡,和其他三個人開另一輛貨車朝s區域方向離開。

    “鈴鈴……”

    手機電話鈴聲再次響起。

    韋恩沃克利接起電話,“喂?我們已經在撤了……”

    “已經全部上車了嗎?”

    電話那邊的女聲,他前兩天晚上才聽到過。

    是那個坐在車子后座、喜歡笑的美女。

    “當然!”

    “那你們現在的位置呢?”

    “剛出亞特街,正在往右轉!

    “就這么直走就行了……韋恩,你真的不記得了嗎?愛希亞莫里森!

    韋恩沃克利愣了一下,“怎么又提起這個人?你不是說只是一個無名之輩嗎?”

    “我只是想問問,那你還記得納撒尼爾莫里森嗎?一個曾經住在失敗者街區的倒霉商人,他家里有一個曾經很漂亮的妻子、一個那時候有些胖胖的女兒和一個剛出生的兒子,他為你工作過,可是你并沒有付給他薪水并趕走了他……”

    電話那邊的女聲語氣悠然,卻聽得韋恩沃克利一身冷汗。

    他記得,那個窮酸潦倒卻又故作斯文的男人。

    大概是9年前,那個叫納撒尼爾的男人跑來找他,想要一份工作,他一看到對方那種裝模作樣的嘴臉,就覺得厭惡,咬文嚼字又戴副眼鏡,酸到了極點。

    他們決定戲耍那個男人一下,答應給那個男人工作,許諾了豐厚的報酬,讓那個男人做最低賤的事,到了該發薪水前一天,又毀約將那個男人趕走。

    然后,那個男人居然出賣了他們,向警察作證他們販售違禁品,害得他們差點栽了。

    還好那個男人太天真,不知道警察對他們街區的態度……

    “……那個時候,他家里已經沒有錢了,他把希望放在你身上,可是希望落空,他還得為一家人未來一段時間的生計考慮,所以他答應了警察去指證,為了警察承諾那筆錢,但他怎么也沒想到,那些警察覺得s區域都是些不值得拯救的老鼠,那只是想表示自己努力工作做做樣子,他拿到了錢,可是警察卻沒有逮捕你們,隨之到來的就是你們的報復……”

    電話那邊,女人依舊在不急不緩地說著。

    韋恩沃克利卻有些聽不下去了。

    莫里森?那個男人原來姓莫里森嗎?

    那個男人好像是做過自我介紹,不過他不記得了。

    那么,把他介紹給這些人的愛希亞莫里森跟那個男人是什么關系?

    愛希亞莫里森……

    愛希亞……

    記憶里,一個躺在血污中低喃的男人、一個轉頭目送女孩離開笑著說話的男人……那張一樣的臉重合,嘴型也慢慢重合。

    我的女兒……愛希亞……

    “……你和其他人站在河邊,肆意嘲笑著在河里下沉的女人和兩個孩子……”

    “……愛希亞記得你跟她說過,這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沒錯……”

    “你……”韋恩沃克利一頭冷汗,“你說這些是什么意思?你和愛希亞……”

    遠處的高架橋上,芙蘭特站在車后,趴在高高的水泥扶欄上,看著下方路盡頭一輛行駛過來的貨車,拿著手機聽那邊男人有些緊張的聲音,左手拿起望遠鏡,從車窗確認著車上的人數,笑道,“愛希亞莫里森已經死了……”

    車上韋恩沃克利長長松了口氣。

    他還以為是那個女孩找來報復他的人呢……

    “她現在叫芙蘭特!

    聽到電話那邊的女聲,韋恩沃克利剛放松的神色又僵住了。

    他想起前兩天晚上,那個女人笑盈盈說:自我介紹一下,你們可以叫我芙蘭特……

    “韋恩,你記性真差……你僵硬著臉的樣子也真難看,不過還是謝謝你們幫了個大忙,所以還是祝你……萬圣節快樂,韋恩!”

    高架橋上,芙蘭特說完最后一句,左手拿起引爆器,按了下去。

    “轟!”

    下方路上開過來的貨車立刻被火光籠罩。

    芙蘭特收起手機,又從望遠鏡觀察了一下,見大火之中沒人影跑出來,才轉身上了停在一旁的車,隨手將引爆器放在一旁,又將那個從s區域搶來的手機遞向前座,“四個人,韋恩在車上,應該死光了!

    “我們去另外一邊!背胤沁t接過手機。

    組織對芙蘭特的事只是查了個大概,知道芙蘭特的家人都因為韋恩沃克利那群人死了。

    他不知道具體情況,也不清楚芙蘭特之前跟韋恩打電話說了些什么,不過也沒必要知道,給芙蘭特一點自己的空間。

    組織這些人好像都喜歡把心事藏得嚴嚴實實,特別是最脆弱的心事,絕對不希望被人發現。

    “好啊,只要不耽誤你的事,我很樂意跟蒂娜聊聊!避教m特笑道。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