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228 因為愛情

    吳國太對著喬蕓就上手了,哪怕以前吳國太動過手但那是被喬蕓逼的,他自己心里特別過意不去,現在打的就是沒有負擔了,掐著喬蕓的脖子,恨不得直接就掐死她。

    “你這樣的人活在世界上干什么,你不如早早死了算了!

    衛舟的媽媽眼睜睜看著吳國太上手了,自己也沒有去攔,鄰居看著吳國太出手這樣畢竟不好上去攔,衛舟媽媽這才避重就輕的動動嘴巴:“國太啊,好了,別跟這樣沒有素質的人一般見識,咱們法院見吧!

    你就作吧,她現在倒是佩服女兒的腦子了,有這樣的前妻,還怕吳國太會回頭跟他們聯系呢?把夫妻在一起的那點情分就全部都葬送了,還是她自己親手葬送的。

    *

    “我老覺得我媽現在看的眼神怪怪的!蓖跞皆诜块g里換衣服,才下班,簡寧今天休息,自己坐在床上疊衣服呢。

    王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自從去開過房吧,覺得自己媽看自己的表情就怪怪的,可能也是自己心虛的緣故。

    簡寧放下手里的活,自己拽過來王冉摟在懷里。

    “想多了,還不是跟過去一樣!

    “你們倆出來吃飯!蓖鯆寢屧谕饷婧爸,這手才放下鍋子,飯菜都沒端上去呢,那邊鬧鬧就叫喚上了,到點吃奶了,王媽媽鍋子里的菜都沒來得及弄出來,趕緊洗手。

    “你把菜盛出來,小祖宗哭了!闭f完趕緊的往臥室里跑,王冉已經在泡牛奶了,簡寧逗著孩子,王媽媽進來就交手給王媽媽抱了,王媽媽看了一眼女兒女婿:“你們倆出去吃飯吧,我喂就行!

    “媽,你先吃吧,我都沖好了!

    王冉抱著兒子,鬧鬧眼睛溜溜圓就看著桌子上的東西好像很好奇,伸手就要去抓,王冉咬咬兒子的小手:“怎么什么都要抓呢,鬧鬧爸爸呢?”

    鬧鬧的眼睛往簡寧身上溜溜然后看著王媽媽扯著小嘴就笑了,王媽媽也累啊,帶一個孩子那真是體力活,可在抱怨在覺得累,孩子對著她笑的那一瞬間自己就滿足了,都不累了。

    “笑什么呢?笑的這么高興!

    周六王冉在家里休息,鬧鬧要給簡寧家送過去,她就想著,帶父母去泡溫泉,已經定好了,正好晚上回來順路就去接孩子回家,王媽媽聽見第一個反應就是不去,花那個錢干什么,說是溫泉其實不就是熱水嘛。

    “將來養孩子花錢的地方多著呢,不去不去!

    “我都訂好了,你要是不去,也不能退款!

    退是肯定能退的,不過王冉知道王媽媽心疼錢,這樣說她就不會推辭了,王媽媽在房間里換衣服,一路換一路抱怨,女兒跟女婿領著去的,王媽媽跟王爸爸對這些就無感,也不是享受的命。

    本來王冉計劃是在這里消耗五六個小時的,結果王媽媽待了不到兩小時就要回家,說是鬧心。

    “媽,錢花都花了……”

    王媽媽說必須回去,她在這里待不住,王冉也沒招跟簡寧把父母送回家,他們倆剩下的時間就自由了,王媽媽說腦袋有點迷糊,簡寧給簡單看了一下,說是沒什么問題,王媽媽在家里休息,他們倆就出來了,一路開車,只能去商場消磨時間了,要不然就只能看電影,最近也沒有什么太好的片子。

    王冉純粹就是為了逛商場,結果簡寧是奔著買衣服去的,簡寧的個性跟很大一部分的男人都不同,他就喜歡不管男女都穿得漂亮點,衣服精致點,喜歡打扮王冉,喜歡給王冉往身上砸錢,雖然花錢沒有算計,可有了孩子,自己心里一切都清楚,就有一本透明的賬,自己很久就沒有買過衣服了,都是給老婆兒子買。

    簡鬧鬧的衣服換的勤,簡寧就不買了,拉著王冉路過DIOR的店面,被一款羊絨的連衣裙吸引了,王冉搖頭,她就知道他要進去就沒好事兒。

    “不買衣服,就外面看看得了!毙睦锞瓦@個后悔,自己干什么跟他過來這里啊,這回好了,你說怎么辦吧?

    簡寧對著王冉動動嘴,硬給拉進去的,他有力氣,王冉被他拖著進去的,雙手推著她的肩膀,王冉想逃,可惜都進去了,在別扭有些不好看,壓低聲音。

    “看看就得了,不買!

    售貨員素質挺高的,簡寧一路挑挑揀揀的,看中了一款露后背的羊絨連衣裙,就是門口模特身上懸掛的那一件,拉著王冉過去,王冉瞪著眼珠子,她買這樣的衣服要穿去哪里?

    太快張了,又沒有什么聚會,自己穿不出去啊,再說那后背露的就實在太厲害了,絕對不行,她駕馭不了的風格。

    “試試!

    王冉擺手,不用試她就知道不合適。

    “小姐穿多大碼的?”

    “你看看她能穿什么碼!

    售貨員笑笑,說是王冉穿36的就可以:“這是法碼相當于我們這里的S,其實彈力特別的大,小姐穿上會漂亮的!

    王冉死活就不要試,簡寧在背后擰擰王冉:“聽話,下不來臺了啊!

    王冉瞪了簡寧一眼,看了一眼標牌,自己血壓往上飆,她實在覺得買這樣的一件裙子要是用這樣的價格就很傻你知道吧,她早晚得把簡寧的這種心態給扭轉過來,不是價格高的就是好的。

    進去試了一下,穿妥之后自己看著后背,內衣的帶子都露出來了,自己遮遮掩掩的,就覺得不好看。

    從試衣間里面出來,售貨小姐走上前,幫著王冉把肩膀拉了下來。

    “這樣也是可以穿的,你的肩膀很漂亮,外面披一件披肩或者皮草都很好看的,有朋友聚會絕對吸引眼球的!

    王冉心里念叨著,我沒有這么高級的聚會,我也不會買,售貨員看出來了,這家說了算的人并不是試穿衣服的女顧客,真正的說了算的,還在看呢。

    簡寧看看王冉的后背,穿這裙子似乎就要配一件漂亮點帶子的內衣或者就穿nubar,很漂亮的,腰線很美,肩膀后背看著都漂亮,一個女人的衣柜里就應該有一件這樣的衣服,不管是什么樣的場合就全部都能壓住。

    “就這個吧!

    王冉拖著簡寧的手,沒管身邊有沒有直接就說了,她肯定不要的。

    “不實用,我也沒有地方可以穿,我本來就沒打算買衣服,出來也沒有帶錢!

    你以為這樣說就能叫簡寧取消主意了?他掙錢就是為了叫老婆跟兒子過好生活的,不然自己在醫院待著就得了,何必現在這么挨累的要在外面單干呢,別的女人擁有的他希望王冉也能有,就是不穿掛在衣柜里,他做為丈夫的盡心思了,穿不穿那是你的事情,買不買那是我的事情。

    “就這件吧,我帶卡了!

    王冉拉著臉子,在里面跟他吵吧,好像有點丟人,可是不吵吧,這破玩意要一萬七?一萬七啊,你有沒有搞錯?

    沒等簡寧出來自己就先出去了,憋了一肚子的氣,她都說沒有地方可以穿了,為什么堅持要買呢?

    你給王冉買件兩三千的衣服,她可以接受,她接受的程度就只是這樣,一般而言,她覺得花那樣的價格去買條裙子的人,腦子不是有點毛病,就是大頭,等著被人宰的,現在她自己也變成大頭了。

    簡寧好脾氣的拎著袋子在后面慢吞吞的出來了。

    “挺好看的!

    “價格也好,特別好!蓖跞綄χ唽幦チ艘痪,簡寧還是笑呵呵的,拉著老婆的手,王冉沒憋住到底還是問出來了:“你不覺得花這些錢買條裙子就挺腦子有病的?能穿幾次?這樣的裙子我花兩三千也能買到!

    簡寧就是笑,也不解釋,反正你生完氣也就過去了。

    單手改成摟著王冉的腰身,到樓下有一家冰淇淋店,打算收買王冉,王冉就要走,簡寧扯著人回來。

    “我錯了,我道歉,想吃什么口味的?”

    王冉看著里面,自己沒忍住,唇角扯了扯,就知道她喜歡吃冰淇淋是吧?看見了就饞,什么樣的就都想吃,兩個人站在外面,趴在上面看,王冉說這個好吃那個也好吃,自己猶豫不決,簡寧很有耐性,就等著她做出來選擇呢。

    拿著勺子送到他嘴邊,簡寧搖頭,別過頭。

    “你今天都惹我生氣了,還不吃?”

    用手擰著他腰間的癢癢肉,送到嘴邊:“你看我這服務都送上門了,趕緊的吃了,可好吃了!

    簡寧含了勺子一下,用舌尖掃了一下唇邊:“你是說冰淇淋好吃,還是說你的口水好吃?”

    王冉對著簡寧推了一下,這人真是的,人家跟他說正經的,他就開玩笑,真是討厭,拉著手在商場里面走。

    簡心跟她媽媽出來買衣服,跟宗偉宸離婚簡心自己是不甘心,可不甘心也沒有辦法,想鬧騰也鬧騰不起來,簡心瘦的有點厲害,她一直就沒鬧明白,你說對方看上宗偉宸什么了?

    簡心覺得宗偉宸不夠帥,家世就更加不用說了,自己當初是眼睛瞎了看上他了,那女的看上他什么了?最可恨的就是她都不知道那個女人是睡,同學多就有這點好處,有人看見過宗偉宸跟他老婆出去溜達,宗偉宸跟同學也沒有斷,還有繼續走動,據說人家老婆家里就挺牛逼的,兩個人過的也很好,簡心一聽見這樣的話,自己就不淡定了。

    簡心她媽看見簡寧了,王冉拉著簡寧的手兩個人在開玩笑呢,王冉作勢要墊腳過去親簡寧,簡寧沒躲,就用手指著自己的臉,一路走過來這樣的情侶多了,也沒有人會特別注意。

    “簡寧啊……”

    王冉站定腳步回過頭一看,冤家路窄啊。

    簡寧好脾氣的笑笑,簡心不愿意過去,簡心的媽媽扯扯女兒,女兒現在也離婚了,王冉也該出氣了吧?這以后還是要走動的,畢竟是親戚嘛,你看想當初不就是因為一個宗偉宸才弄的你們好朋友感情出現了裂痕是不是。

    簡心媽媽很是會說,把簡心跟王冉說的就好像是什么閨蜜似的,一切的錯都出在宗偉宸的身上。

    “這小子老早我就看著不老實,現在果然就是走了這一步,王冉啊,你是當嫂子的,就多包涵一點,心心她……”簡心媽媽眼圈有些發燙。

    王冉不適合參加這種場面的應酬,簡寧母親就這點特別高,面對在瞧不上的人或者有過節的人,她可以當面笑出來,做給自己看也做給別人看,但是王冉不行,在王冉這里,是什么就是什么,她跟簡心本來感情也沒那么好,不是因為宗偉宸誰認識誰?再說現在大家都各自結婚了,還套什么親戚啊。

    簡心母親就說著宗偉宸的各種不好,在她這里宗偉宸就是萬惡的,沒有一件是好的。

    王冉掐了簡寧一把,簡寧說還要趕著去接孩子,拉著王冉的手就轉身出去了,簡心母親收回視線,收起來臉上的表情,她跟簡寧母親是一路上的同伴,表情簡直就是收放自如了。

    宗偉宸跟簡心離婚,她不是沒想插手,但是對方的家庭確實挺了不起的,既然挽留不回來了,鬧也沒有必要,留一線將來也好見面,畢竟誰能用上誰,這都是說不好的事情,這口氣她就吞了。

    心里感嘆,當初心心要是找個脾氣好的,你看簡寧對著王冉多包容。

    王冉皺皺鼻子,簡寧伸出手刮刮她鼻子。

    “鬧鬧就跟你學的!

    王冉辯解,怎么就跟她學的了,那是孩子自己要那樣的好吧,簡寧就抿著唇笑,目光看著前方很是溫暖:“你兒子有些小動作跟你就特別的像!

    “跟誰學的,像你好不好!

    哎呦呦,簡寧抓著王冉的手在她手心里就撓了一下,就說了一句像你,也沒有說別的,怎么有點惱呢。

    “像我,都像我!

    打開車門王冉坐上去,簡寧看著附近沒什么人,自己探身在老婆的唇上香了一下:“有冰淇淋的味道!

    王冉雙手摟著自己老公的脖子:“怎么樣,要不要試試車震?”

    她發現了,真的結了婚的女人就有點生冷不忌了,什么就都敢說出口,反正沒人怕什么,有人她就不這樣了,簡寧想要往后退,臉有些漲紅,實在沒想到她竟然能說出來這么不靠譜的話。

    車震這種事情對于簡寧來說那就是一種考驗,他是絕對不會去體驗的,自己要退開,王冉拽著他的手就不讓他走開。

    “你臉紅什么?我們倆兒子都生了……”

    要是覺得害羞也應該是自己啊,他怎么還害羞呢?真是的,還叫她這個女人活不活了。

    “真的?那就來!焙唽幾焐喜蛔尫輧。

    “那就來啊,現在來?”

    王冉笑呵呵的往老公面前湊,那邊有人過來取車,人家也沒有看見什么,就正常的上車就開走了,結果這夫妻倆鬧了一個大紅臉,王冉的臉都要燒透了,早知道就不說這些話了,真丟人,捂著臉。

    “趕緊開車!

    簡寧的表情也是有點不自然,卻忍不住逗她:“不是說現在就要試試嘛,脫嗎?”

    “趕緊開車!蓖跞綄χ唽幒鹬,臉上都成火焰山了。

    簡寧從另一側上車,帶上車門,叫王冉系上安全帶,兩個人才出發,接鬧鬧的時間還沒有到,要在外面吃飯,王冉掛著自己媽呢,往家里打電話,開車又去接的王媽媽跟王爸爸。

    “我跟你爸在家里吃一口就行了!

    “兩個人四個人都是一樣吃!

    王冉挽著自己媽媽的胳膊,要不是她媽,她現在絕對就沒有這樣的日子過,難怪人家說有媽的孩子像個寶,王媽媽推王冉的頭,就跟簡寧說:“你看,你老婆都這么大的年紀了,還撒嬌,丟人不丟人啊!

    王冉的頭被王媽媽給推開了,自己又粘了上去,有什么好丟人的,她就是愛自己媽媽。

    “不丟人!

    到地方下車,往里面去,等了一會兒的位置,王媽媽去了一趟衛生間,出來給徐秋華打了一通電話,問問孫子有沒有吃,要是沒吃就一起出來吃了,到底還是掛著孫子的。

    王焱接的電話。

    “我媽才帶著我吃完飯回來,不知道是她朋友吧!

    徐秋華帶著王焱坐席去了,快兩點多才吃上飯,王焱就說自己飽了,王媽媽叫孫子出來,王焱說不餓了不想出去。

    “我作業還沒寫完呢!

    王焱掛上電話,徐秋華從衛生間出來,看著就問兒子是誰的電話。

    “我奶,說是要我出去吃飯,我說我不餓!

    王焱肚子現在還覺得撐得慌呢,哪里有空間吃得下東西啊。

    徐秋華白了兒子一眼,你怎么就那么傻呢,你多一口也吃不下去了?吃不了多,你還吃不了少的?這孩子也不知道是像誰,就一個心眼,多一個心眼就都沒有,頭腦不會轉彎。

    “下次你奶奶打電話叫你去你就去!

    王焱有點不耐煩,煩不煩啊,都吃撐了還吃什么,自己起身就回房間寫作業去了,徐秋華看著兒子摔門,自己罵了一句。

    “反了你了,現在還有脾氣了!

    你看王媽媽走了,就正好騰房間了,要不然家里住著,叫老頭老太太在客廳睡吧,好像有點不好看,人家誰要是來家里了,一看,你們這當兒媳婦兒子的,這算是怎么回事兒?

    她跟王超是肯定不能去客廳睡的,也不方便啊,最后只能叫王焱出去睡,雖然也是能住,可終究就不是那意思。

    不是她當兒媳婦的厲害,你說這個家,多誰?

    吃飯吃了將近一個鐘頭,王媽媽說要跟王冉過去接鬧鬧,簡寧出去結賬了。

    “不用,你跟我爸回去就行,我倆去接!

    王媽媽說閑著也是閑著,就一著都去了吧,簡寧開車,丈母娘跟老丈人坐在后面,到地方王冉進去接孩子,王冉也是發現了,這孩子在爺爺家幾乎都是不哭的,你別看他小,心眼那才多呢,根本不用問,立立整整的接出來,到了自己懷里,這就又開始了,小手得摸摸媽媽的頭發,摸摸媽媽的脖子,歪著小脖子看著媽媽,癟癟嘴,似乎有點不高興,王冉打開后車門,把鬧鬧送了進去,王媽媽伸手接了過來。

    簡寧母親沒下去送孩子,人就在樓上呢,抱著胳膊看著樓下,自然就看見了王冉的動作,心里特別不是滋味兒,孩子就這樣被抱走了,還是抱給王冉的媽媽,說不好的感覺,反正心亂如麻,自己坐回床上越是想,越是鬧心,簡家的孩子用得著姓王的帶嘛,在一個孩子誰帶,就跟誰親,這個她不得多想想。

    “我們鬧鬧今天玩的開心不?”

    王媽媽現在倒是沒覺得有什么,這樣也挺好的,自己帶六天,送爺爺家一天,怎么算都是自己合算。

    孩子到王媽媽的懷里王媽媽臉上就笑開花了,她現在的樂趣就是這孩子了,舍不得松手,恨不得天天抱著背著,哪怕就是累,自己那也愿意帶,外孫子嘛。

    早上簡寧早早就走了,王冉七點起床的,今天能去單位晚點,好像沒什么事兒,兒子早早就醒了,伸著小手在王媽媽懷里張牙舞爪的,到處瞎抓,發現目標媽媽了,自己頭一歪,給王媽媽嚇的,自己要是被抱穩那就掉在地上了。

    “這破孩子,嚇死姥姥了……”

    鬧鬧伸著手就要找媽媽,王冉在兒子臉上香香,沒有伸手接,馬上就得走了,自己往門口去,王媽媽抱著孩子就追了出去:“你這早飯就都不吃了?還來得及吧?”

    她說今天要晚點走,王媽媽也沒叫她,合計她自己能知道時間,這要是早知道她就早一會兒叫起來王冉,叫她吃口飯再走多好。

    “不吃了,到單位在吃也一樣,鬧鬧跟媽媽說再見,媽媽要走了!

    鬧鬧還不明白怎么回事兒呢,一個勁兒的就要從王媽媽的懷里跳躍過去,王冉穿上鞋自己打開門就走了,哎呦鬧鬧這眼淚流的,王媽媽就負責哄。

    “媽媽不是去上班了,給鬧鬧賺錢花去了,鬧鬧不想要大汽車嗎?媽媽給買,鬧鬧想要什么媽媽都給你買啊……”

    到單位上午沒有多少事情,自己坐在電腦前,上網去買東西了,跟店主溝通半天,確定付款這邊關上電腦,下午就沒閑著了,一直在外面來的,晚上這眼看著都八點了就是走不上,給王冉著急的,你說要是這樣上午何必沒事兒干呢,心里掛念著兒子。

    簡寧到家都快八點多了,診所那邊來電話了,他過去了一趟,就耽誤時間了。

    “王冉沒回來?”

    進門沒有看見老婆的身影,換了衣服出來接過來兒子,把兒子抱在懷里,簡寧現在動作也熟練了,跟兒子逗逗問王媽媽。

    “誰知道了,剛才打電話,說是可能要晚點回來,孩子都哭兩場了!

    鬧鬧不知道時間,但是覺得差不多了,王冉沒進家門,就開始鬧別扭,哼哼唧唧的,反正就是各種不順當,在等一等還是沒有人,小嘴一掀就開始要哭了。

    簡寧抱著兒子,兒子尿了,弄了他一身。

    “鬧鬧啊,怎么往爸爸的身上尿呢……”

    簡寧抱著孩子進了房間,把孩子的尿布拿下來,王媽媽跟著就進來了,簡寧拿著尿布就去衛生間了,投了一條毛巾再次進來遞給王媽媽,王媽媽接過來給孩子的屁股擦擦,換了一個尿布重新塞回去,孩子褲腰的位置王媽媽給做了一個小松緊,也不會叫孩子勒到,還能很好的夾住尿布,她知道現在孩子都用尿不濕了,不過在王媽媽這里那東西行不通,她不管那東西有多好,心里私認為什么東西就都沒有純棉的棉布好,哪怕就是費點勁,孩子好就行。

    王媽媽把鬧鬧從床上抱起來。

    “我們鬧鬧尿了沒有?屁股濕了沒?”

    王爸爸在客廳里坐著呢,王媽媽把孩子送到王爸爸的懷里,自己進衛生間準備給孩子洗尿布,簡寧一招就來了,洗完都曬上了。

    王媽媽站在門口,自己心里想著,這簡寧嘴上是沒說,可喜歡兒子啊。

    你就從他帶孩子來看,從王冉生完這孩子,王冉都有點不耐煩了,簡寧卻從來沒有過這種情緒,不是喜歡兒子是什么,這是幸好生了一個小子,要不然……

    王媽媽搖搖頭,幸好幸好啊。

    “都洗了?”

    “嗯,都洗完了!

    王冉吸取上次的教訓給簡寧打電話,抱怨說自己估計還得晚一點回家,單位有車送,先提前打個招呼,省得他到時候看見劉振剛了又以為自己是怎么了,她不坐車難道跑回來?

    “我得坐單位的車啊!

    簡寧動動嘴:“知道了,我沒那么小心眼!

    這邊掛了電話,拿著衣服就準備出去,從桌子上拿起來車鑰匙,王媽媽一看,這么晚了這是去哪里?

    “都快九點了……”

    “嗯,我去接王冉!

    這還不夠小心眼,嘴上說的可大方了,你看我根本就不在乎這件事情,然后一轉身就不是他了,各種別扭。

    劉振剛也知道王冉生孩子了,那心思就打消了,本來他就是打算找個能一起過日子的,不見得就是要拆散別人的家庭,你看大家做朋友,一起逛個街一個玩玩,不一定就非要怎么樣了,他是對著誰都挺客氣的,人就是那樣的性格,最近跟單位的一個女的走的比較近。

    這社會要求降低了,男女在一起,不像是過去,走的密集一點別人的口水就能噴死你,現在男男女女出去玩不是就挺正常的,這種呢,不叫搞破鞋,被稱之為朋友,處個朋友嘛。

    “王工……”

    王冉點點頭,自己就上車,屁股還沒坐穩呢,這邊簡寧電話就進來了,問王冉在哪里。

    王冉手撐著頭,千萬別告訴她,簡寧過來接她了?

    “你在哪里呢?”

    簡寧說在王冉單位門口呢,王冉嘆口氣,跟劉振剛說把自己送回單位就行,本來只要直接回家就行了,她車還在單位呢,簡寧還來接了。

    劉振剛心里也看出來是怎么回事兒了,覺得可能是因為自己對王工態度有點那個,所以叫她丈夫覺得不愉快了,這不就緊盯著看上人了,其實完全就沒有必要,女人就不是能看住的,不過自己多少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兒吧,搖搖頭。

    王冉從車上下來,拉上車門,對著同事擺擺手,無奈的走到簡寧面前。

    “不是說不小心眼嘛?”

    簡寧人家有理由,我哪里就小心眼了?我是怕你覺得黑,推開車門,王冉坐了進去,自己衣服也沒有換,沒來得及,靠在椅背上,抱著簡寧胳膊,不過馬上又躲開了,身上有點臟,都是灰。

    “抱著吧!

    王冉搖搖頭:“身上有灰,沾你一身!

    簡寧空出來一只手把王冉又摟了過來:“沒事兒!

    開車往家里去,街燈閃爍,王冉抱著丈夫的胳膊頭靠在上面,她現在還沒吃飯呢,肚子餓不說,還困。

    到家里鬧鬧都已經睡了,在門口準備換鞋,彎腰都懶得彎把鞋子扔在一邊,知道他就能收了,直接回房間往床上一躺,簡寧撿起來王冉的鞋收了起來,自己踩著拖鞋推開臥室的房門,還沒進去呢,王媽媽從臥室里探出頭。

    “回來了!

    “嗯,媽你睡吧!

    王媽媽帶上門又回去了,簡寧進了臥室,王冉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給倒杯水被,有點渴!

    一點就不愿意動,就想這樣就睡了,可是她還沒吃飯呢,也沒洗澡呢。

    簡寧拉開門走出去倒了一杯水又端了回來,送到她的身邊,她躺著就沒有辦法喝。

    “起來喝嘛?”

    王冉從床上爬起來,自己耗了兩把頭發,努力仰著頭看著他,把臉往他身上蹭。

    “我臉上也有灰,可是我想蹭!

    她是蹭了之后才跟簡寧說這些話,簡寧也沒有動,任由她蹭,自己一只手撫摸著妻子的頭發,另外的一只手端著水杯,王冉用腦門頂住老公的肚子,撞了撞才伸手去抓杯子。

    “不想洗澡了,好累!

    一口氣都喝了下去,然后把杯子遞給他,簡寧拉著王冉的手把人給拽起來。

    “那刷個牙就準備睡吧!

    王冉往牙刷上擠上牙膏,眼睛就有點睜不開,簡寧也是沒刷牙呢,自己在一邊刷,鏡子里兩個人一齊刷著牙,簡寧伸手撓了撓腹部,有點癢癢,好像過敏了,記得晚上也沒有吃什么啊。

    他的小動作王冉就都看見了,自己漱口把嘴里的水吐出去,扯過來一邊的毛巾擦了擦嘴。

    “怎么了?”

    “好像過敏了,有點癢癢!

    簡寧拿過來一邊的漱口杯自己吐掉嘴里的牙膏沫,王冉叫他站好,自己拉他的褲子,果然是紅了一小片,就腹部的位置,別的位置就沒有,被什么給咬了?不會吧。

    她站著沒有辦法看,就只能蹲在地上,簡寧叉著腿站著,王冉拽著他的睡褲跟內褲,自己的頭貼在他的小腹上,這邊王媽媽出來,聽見他們倆說話了,想問問王冉吃晚飯不了,這個點回來應該是吃過了,不過還是打算問一句。

    一出來就看見這么震爆的一幕,簡寧背對著王媽媽,王冉地上蹲著呢,手里拽著簡寧的褲子,王媽媽覺得眼睛有點疼,這兩個死孩子,你說干什么呢,干什么也回房間啊,在衛生間就……

    回了房間,想著明天得說說王冉,你家里不是只有你們倆個,做什么就得注意著一點,現在還有孩子了,更加不能這樣啊,叫孩子看見了,你解釋就都解釋不清的。

    王冉從地上站起身,把簡寧的睡褲跟內褲往上給提提。

    “你晚上吃什么了?”

    簡寧搖頭,好像沒吃什么啊,一前一后的就回房間了,王媽媽這邊一直想著要說女兒,結果早上起床就給往腦后面去了。

    “簡寧……”陶林玉叫住簡寧。

    兩個人并肩走著,診所那邊上軌道上的就很快,本來這事兒就是陶林玉先提起來的,陶林玉覺得叫簡寧先從醫院撤出來似乎對簡寧有點不公平。

    “還是我先吧!

    簡寧搖頭,醫院送她出去,她現在就說要走,似乎有點不講道義,自己是盼著能出去,畢竟年紀大了,總熬夜自己也熬不起,在一個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他就想能多陪就多陪一點。

    陶琳琳這分配的一直就有點不滿意,可自己身后也沒有人,這么下去,自己這輩子不就都交代了,想活動可實在苦于認識的人有限,看著前面簡寧跟陶林玉并肩走著,陶琳琳就不明白了,醫院傳簡醫生跟陶林玉曖昧的,這話她也沒少聽說,可那兩個人就好像真的一點都不在乎似的。

    “簡醫生陶醫生……”

    陶林玉跟陶琳琳打了一聲招呼,自己拍拍簡寧的肩膀就先進電梯了。

    王冉的手機響,說是快遞到了,叫她出去接,王冉出去這邊快遞就在門口等著呢,簽了字自己就拎進辦公室了,是在網上買的那些送過來了。

    進了辦公室就收起來了,這東西不能叫人看見了,看見就有點不好了。

    晚上王媽媽說要回家住一個晚上,明天在回來。

    “王焱好像感冒了,說是想我了,我得回去看看!

    王媽媽走,王爸爸就得跟著,王焱跟鬧鬧就是手心跟手背,哪一個王媽媽都愛,一聽大孫子哭著要找自己,立馬就上火了,得馬上回去看看。

    王焱就是小病,可太久沒有看見奶奶了,他從出生就是他奶帶的,在電話里一哭,這給王媽媽哭的心就都碎了,回家進門,徐秋華就說根本沒那么嚴重。

    “這孩子跟女孩兒似的,生個病哭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打的,我也沒看見,我要是看見了就不能讓他打……”

    徐秋華還怕公婆回來呢,回來不走了她逍遙的日子不就結束了,王焱躺在床上,王媽媽進進出出的。

    鬧鬧睡了一直也沒有醒,把孩子放到小床里去,自己把白天收到的包裹就拿了出來,以前的話,叫王冉看這些東西她就都臉紅,現在可能是真的跟生完孩子有關系,買的睡衣是透明的薄綠色,全部都是透明的,反正挺好看的,還有一套波點的,自己在鏡子前面比比,跑衛生間換上了才要脫,這邊鬧鬧叫了兩聲,王冉就沒顧得上脫,伸手抓了一件睡袍就批外面了。

    鬧鬧醒了就開始找媽媽,一看媽媽在家呢,笑的眼睛就都沒了,王冉抱著大兒子,鬧鬧雖然現在不吃媽媽的奶了,但是小動作就不斷,那小手王冉一抱著他,就自動自覺的奔著媽媽的糧倉去了,自己用小嘴供啊供的,尋摸著就過去了,王冉推開兒子的頭。

    簡寧打開門,自己在門口換鞋。

    “爸媽呢?”

    沒聽見老人的動靜,王冉說王焱生病了,在電話里說想奶奶了,媽就回去了,簡寧點點頭,王冉把飯菜端上桌。

    “你先吃吧!

    沒辦法兩個人一起吃,孩子都醒了,就得有人看著,簡寧回房間抱著兒子,他兒子看見爸爸回來了也是很熱情,用自己的口水襲擊了簡寧滿臉都是。

    “你快出去吃飯,我也餓了!

    王冉催促丈夫快點吃,他吃完了自己才能吃呀,簡寧要接孩子,王冉沒給,早晚的事兒,誰都得吃,還不如你先吃了呢,抱著鬧鬧就在一邊散步,鬧鬧的腦袋一直就往媽媽的胸部拱,王冉扒拉了兩次,孩子憋著小臉,那意思你要是在扒拉我,我就不高興了,王冉親親兒子的臉,孩子的頭在過來的時候又給推開了,孩子嗷一聲就哭了。

    簡寧起身,接過來兒子,說自己吃完了,抱著兒子就回房間了。

    “媽媽欺負鬧鬧了是不是!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