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203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203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簡寧,你說我應該怎么說你?”就是孩子個性的問題,這是有這方面的原因,她不喜歡這孩子,做事行事方法完全就是過于猶豫,對自己不夠狠,對其他人就更加說不上狠了,放著家里的生意不去做,當一個醫生,那叫自由嗎?那就傻。

    反正簡寧就是這個勁兒,他活到今天他個性早就已經注定了,這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你剃了他的骨頭,他只要剩一口氣,他是簡寧,那他就是簡寧。

    回到醫院,想起母親氣的,自己無奈的伸出手揉揉脖子,估計母親也是無奈了。

    “簡醫生……”

    簡寧順著聲音看過去,今年實習的醫生護士好像也不算是多,每年就都這樣的,護士他接觸的不算是太多,醫生相對來說就多了一點。

    陶琳琳買了一些吃的,其他醫生自己都已經送過了,她畢竟現在是實習階段,自己將來也想進個好地方,能殷勤的就殷勤一點。

    “趕緊拿回去,我不吃這些!

    陶琳琳不停的往簡寧手里送:“那就給你太太吃!

    扔下東西自己就跑了,陶琳琳上電梯看見韓醫生了,說實話醫院的醫生大夫她都覺得挺好的,唯一覺得不好的,就是眼前的這位了,輩分很高,進醫院也算是挺早的,現在醫院的骨干嘛,但是韓醫生說話總拉著一張臉,好像他說的別人就不能反駁似的,陶琳琳這樣的女生對韓醫生這樣的無感,恨不得躲遠一點。

    “韓醫生……”

    韓醫生點了點頭,目光倒是放在陶琳琳的身上了,今年實習的這些醫生里面,要說陶琳琳是最好看的一個,能歌善舞的,還開朗大家對她的印象都算是不錯的。

    “醫院還待得慣嗎?”韓醫生問了一句,陶琳琳心里巴不得他別對自己講話,這樣自己還能輕松一點,誰知道人家開口了,是前輩在跟你說話,你就不能不搭理,回了兩句。

    醫院幾天之后有個晚會,陶琳琳有節目,她就屬于喜歡這種活動的人,眼看著到一樓了沒等韓醫生再說什么,自己趕緊找了一個借口就跑了。

    有的人是天生有人緣,有的人則是天生的討人厭。

    陶琳琳跟同事吃飯的時候,她們幾個不是交情好嘛,就議論醫院的這些大夫。

    “那肯定是簡大夫最帥了,據說他女朋友當時出車禍傷的特別重,就那樣還不離不棄呢!

    道聽途中的,中間也是有人工添油加醋的成分,最后傳到她們耳朵里,簡寧那簡直就是成情圣了,這樣好那樣好的,對著王冉有多不離不棄的。

    “我也聽說了,說是他老婆家的條件很好!

    “美男和野獸啊!

    她們新來的,沒有見過王冉,只是聽別的醫生護士偶爾提,人家也沒有說王冉不好,就說模樣方面,簡醫生的太太絕對就不能算是美女,只是氣質好,這話說的就有些恭維,在現在這個社會上,大家就都知道,當你長得不美的時候,別人也只能夸你氣質好,要是氣質都夸不上,只能說你身體健康了,臉色好。

    陶琳琳笑笑,覺得她們挺三八的。

    韓醫生的老婆跟韓醫生不是一個班的,她早早就下班了,韓醫生晚上有幾臺手術,現在有些人就是奔著他來的,他輕易不怎么給人動手術,都是看院里怎么安排,一個傳一個的,到底好不好,其實外人覺得你只要給我們做好了,那技術就是可以的,就是好的。

    簡寧今天依舊是這命運,前半夜值班,已經送走兩病人了,在醫院不可能就沒有死亡。

    同值班的就問簡寧:“你在急診還得干多久?”

    人人都想逃出去,這破地方待夠了,休息也休息不好,而且還累。

    簡寧是個隨遇而安的人,看上面領導怎么安排,現在自己家里并沒有什么事情,所以他在哪里干,問題并不大。

    韓醫生從急診這邊接了一個病人,上了手術臺病人的血壓一下子就沒了,從里面出來通知家屬,家屬肯定是要哭的,他徑直就下樓了,沒有手術了,自己也累了一天,恨不得馬上就找個地兒躺在上面,狠狠的睡上一覺,可是現在不。

    進了急診,在門外對著里面敲了一下。

    “簡寧你出來一下!

    護士長才給病人打完藥回來,就看著韓醫生好像在訓斥簡醫生,自己覺得這樣走過去,那不是有點傷簡醫生面子了嘛,心里也奇怪,韓醫生怎么做出來的?他跟簡醫生算是平齊的吧?

    韓醫生就說簡寧給檢查的時候沒有檢查細致,這樣的病人推上手術臺就是浪費他的時間,他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但愿下次你別在浪費我的時間!

    老韓現在心里有主意,簡寧是個不會網上攀爬的人,醫院給過他很多的機會,可是他就不干啊,自己玩特立獨行,那現在好了,醫院就已經放棄他了,他有名聲嗎?病人來醫院看病找的是自己,他簡寧算是什么?

    老韓一路走回去,想著簡寧的樣子,你老婆娘家條件就是再好,也沒用的,他們家也不能給你弄座醫院吧。

    陶琳琳今天晚上也是值班,聽護士長說的。

    “我過去看著韓醫生對著簡醫生噴呢,我就合計別過去了,給簡醫生留點面子,你還別說,真是人善被人欺!

    陶琳琳有點餓,到樓下的超市買了幾袋的餅干,自己順手拎上樓,正好路過簡寧的辦公室,想起來護士長說的話,自己推開門從袋子里面掏出來一袋餅干就扔他桌子上了。

    后半夜就比較忙,好在沒有在死人了,忙了一圈,回到辦公室,就想喝口水,不停的說話,他嗓子都要冒煙了,桌子上放著一袋餅干,這是誰放這里的?他根本不吃這些東西的,自己無奈的放在一邊,誰要是餓了,可以拿著吃。

    早上到點下班,開車回家,拎著鑰匙上樓,王冉已經上班去了,他一睡就是一上午,中午要是能醒就起來吃口飯,不能醒就繼續睡。

    王冉下班先去了一趟超市,買了一點菜,然后開車回家,簡寧還在睡覺呢。

    “你還沒起呢?”對著臥室就喊了一句,里面沒有動靜,王冉推開門把菜放在腳邊,踩著拖鞋走了進去。

    “簡寧……”

    “嗯,頭有點熱!焙唽幋蛄艘粋哈氣,自己瞇著眼看著她,眼眶下面一層青色,這都多久沒有休息好了。

    “吃藥了沒?”

    “沒呢!

    王冉趕緊的找藥給他吃,別看他是醫生,現在王冉算是看明白了,醫生回家之后可能就都是這種狀態的,他們自己對這些都不怎么在乎,能挺就挺過去了,實在扛不住,爬起來吃兩片藥,然后大被子一蒙,睡一夜就好了。

    *

    吳國太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飯,他媽給兒子夾了兩筷子菜,吳國太他爸就嘟囔。

    “你說好好的孩子我們也看不成……”

    心里多多少少是怪外婆的,怪喬蕓肯定就是怪不上了,畢竟喬蕓那丫頭沒什么主意,到現在吳國太他爸都認為這婚離的有點過于匆忙,你說兩家人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有什么話都說出來,你有什么不滿你就提,中間還夾著一個孩子,離婚了對孩子多不好,孩子才這么大,你喬蕓也沒工作,何必呢?

    “他們家就她外婆事兒多,要是沒那老太太不至于!眳菄麐尳乐炖锏拿琢。

    事實上就是這樣的,要不是那個老太婆,兩孩子至于離婚嗎?

    你說哪里有攛掇孩子離婚的長輩?喬蕓就是離婚了,能找到什么樣好的?你就不想想呢,為了她好,你都不應該叫她離婚的。

    “不行,你就拎著點東西……”吳國太他爸看著自己老婆,吳國太他媽趕緊擺手:“她家這輩子我就都不想去了,我就等著看喬蕓這日子能過成什么樣的,她不是堅持離婚嘛,自己沒工作,沒房子,住在外婆家,等她外婆一死,那房子能是給她的?做夢去吧,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兒!

    吳國太他爸見自己老婆這個態度,也沒辦法了,第二天中午自己偷偷去的,買了一點吃的,就上門了。

    “喬蕓啊……”

    一邊敲門一邊喊,屋子里喬蕓帶孩子呢,生活吧就永遠都要比你想的殘酷一百倍,自己沒有經濟來源,外公外婆又沒有退休金,每個月都是靠著兒女給,人家給外婆是應當的,給自己算是應當的嗎?孩子的胃口現在越來越大,什么不需要花錢?一個月三桶奶粉,弄的喬蕓都不敢再說進口的奶粉好了,他們壓根就吃不起。

    小孩子的衣服褲子鞋子就沒便宜的,她自己手又不巧,外婆也不會做,上面更加沒有誰穿過能給她兒子接著穿的,她兒子這是第一個啊,想要找工作,出去也找過了,現實就是一個絞肉機,你搭進去了,就都成肉餡了,一點活口都不給你留。

    看學歷,她學歷也不算是怎么好,想找好工作根本就找不到的,自己也沒有關系沒有門路,就跟瞎子似的到處摸索,要不然當服務員?自己念完大學去當服務員?這是不是就過于諷刺了?喬蕓想想就都是一把心酸的眼淚。

    孩子還太小,她也不能扔著孩子不管,孩子醒她跟著醒,孩子睡她跟著睡,指望外婆就不能指望的太多,一兩個小時還成,時間久了,外婆也哄不住孩子。

    今天出去給孩子買衣服,順路就去找工作了,有一家還算是可以的,是商場里賣衣服的,上下午倒班,但是有一點不允許坐著,全程就是站立服務,要是上一天班的話,一個月怎么也都有三千多工資的,要是半天的話,也將近兩千,學歷要求中專以上,喬蕓就特別想試試,她現在看見一毛錢都覺得這是好錢。

    打開門,就聽見孩子一直在哭,自己鑰匙都沒拔下來就進去了,孩子在地上呢,這把喬蕓給心疼的。

    孩子哭的啊,這滿臉都是眼淚瓣子,好像是從床上摔下來的,那么大點的小孩兒怎么可能看不住呢?就敢扔一個孩子自己在屋子里?外婆呢?

    喬蕓強忍著眼淚把孩子給抱起來,孩子的腦袋可能是摔倒了,后面起了一個大包,她就一直給孩子揉,外婆從門外進來,她才送外公下去,合計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孩子也睡覺呢。

    “蕓蕓回來了!

    “外婆他才多大啊,你就把他一個人給扔在家里,我回來的時候孩子就在地上躺著呢……”喬蕓是氣的都要發瘋了,這孩子摔下來,脖子都還沒長成呢,要是摔斷了,這不是沒有可能的,到時候誰來賠?自己出去的時候還問外婆了,今天是不是沒事兒了,是她自己說的,就不打算出去了。

    外婆一看孩子,那摔的地方挺明顯的,自己也是解釋。

    “你外公就非鬧著要下樓,我也沒辦法,我看著孩子在睡覺呢……”

    喬蕓不聽這些,自己抱著孩子就回房間了,還真是誰的孩子誰疼,心里特別怪外婆,沒有這樣當老人的,答應自己好好的,結果就是做不到,特別恨。

    外婆一看喬蕓這態度,自己也氣哭了,你說這死孩子,她什么意思?自己給帶孩子還有錯了?那能怪自己嗎?就走開那么一會兒,你說這孩子原本睡好好的,誰知道他自己又醒了?

    然后喬蕓還給自己來這么一手,不就是怪自己嗎?

    就去江昊姑姑家里坐著去了。

    “哎呦,這可是稀客啊,趕緊進來!编徖镟従拥,就是發生過什么齷蹉,那這一頁翻過去也就算了,問題不大,江昊姑姑給外婆倒了一杯水。

    “這是怎么了,氣成這樣了?”

    外婆就哭,說喬蕓不懂事,江昊姑姑這一聽,這你也有錯啊,那孩子多小,你就敢扔他自己在屋子里,咱說一句不好聽的,要是倒霉的話,孩子就摔死了,你去哪里給人找個兒子去?心太粗了。

    不過勸架不能這樣勸,不然不就是火上澆油了嘛,得說好聽的。

    “喬蕓啊,就是心疼孩子,當媽了嗎,咱當媽的時候不也覺得孩子就是全世界了嘛……”大家都試著理解一下對方,這就好了。

    正說話呢,有敲門的,江昊姑姑還納悶呢,這今天是怎么了?家里還人來不斷了,自己出去推門,一開門,給自己都嚇一跳。

    “趕緊進,趕緊進,今天回來的?”

    外面站著江昊跟大美呢,手里拎了不少的東西,姑姑一看,這在廣州那邊待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回來了?

    江昊跟大美進去。

    “回來接爸媽過去住兩天!

    大美這命,不得不說,她跟江昊那房子買的,買完之后就一路飆升,現在房價都成什么樣了,完全是賺到了,江昊自己一直找機會,他的心思其實有些不安穩,一直就是想往更好的公司去,但是不會空白自己,工作先坐著,到底還是被他給蹦跶出去了,這小子也是有點本事,要不然也不敢這樣,找了一份相當不錯的工作,工資又高,大美也上班,但是大美的那工資就不能看了,好在江昊能力強,岳父岳母現在就都跟他們一起生活,江昊爸媽不愿意過去啊,說那邊根本就沒親戚,死活就不去,旅游還行,定居就死活不干,說等自己走不動的在過去。

    江昊這人沒什么可說的,都是大美說了算,他也弄不過大美。

    走在街上反正回頭率是挺高的,畢竟老婆那么漂亮,他太丑了,大美有些同事也見過江昊,當面沒有辦法說,背著大美就說,人大美那才叫聰明呢,反正上了床關燈不都是一樣的,男人有能力賺錢養家,這才是主要的。

    “來就來吧,你看看你們還買這些東西!

    姑姑就一直問生活的怎么樣,外婆就坐在一邊,她也沒打算回家,一是跟喬蕓還生氣呢,二是自己現在也沒有什么別的地方去。

    大美是做了一手漂亮的表面功夫,有沒有把公公婆婆當成親爹媽,這個別人不知道,但是過年過節自己絕對給公婆打電話打錢,他們要是忙回不來,錢一定到,要是能回來也還是給錢,這個錢絕對不需要江昊掏,她主動就給了。

    大美聰明就是聰明在這里,她丈夫賺的多,自己爸媽都在身邊,說實話她不讓江昊給他爹媽錢,這不是找打仗嗎,人家自己本事,靠著自己賺錢的,自己憑什么就去管?做人家的媳婦,該管的管,不該管的就絕對不要去管,江昊說給他家里一萬,大美絕對不會提你給八千吧,錢是你自己的,你說了就算,你說給多少,我立馬就給打。

    她公公婆婆接觸大美的時間也不長,畢竟兒子兒媳婦都在外地,就沖大美這個爽利勁兒,沒有公婆不喜歡的,自己培養兒子成才了,那爹媽就不能跟著借著一點光?

    江昊一個月差不多能有將近四萬的工資,自己外面也能劃拉錢,工資四萬多就全部都是給大美的,剩下自己在外面賺的,他不跟大美說有多少,大美也從來不問,反正不會少就是了。

    大美自己媽還說過女兒呢。

    “他靠腦子吃飯,那外面掙錢一個月少少不也得有一萬兩萬的,你就不管?”

    男人手里錢要是多了,心思就容易花,當岳母的那是完全的站在自己女兒的立場上,你一個月給他五六千那就夠花了。

    大美對著自己媽笑,你把他兜里的錢都給收拾干凈了,他是給你了,心里有怨言沒?

    人家辛辛苦苦上班賺來的,工資都給家里,兜里揣的是外快,不能要的,甚至張口就都不要,大美不信江昊能在外面怎么胡來,兩個人的條件就在這里擺著呢,江昊弄不過她,什么都聽她的,這樣就行,自己很滿意。

    在回來之前,江昊打電話跟自己爸媽就說了,手里有點錢,給他們拿五萬,叫他們出國溜達一圈,大美當時生氣了,但是生氣不是因為說要給五萬,而是這個錢一直都是由自己來給的,你給多少我不管,但是我是你太太,你必須給我這個面子,由我的手里交給你父母,兩個人談了談,大美腦子沒有江昊聰明,但是邏輯很強,說的江昊服服帖帖的,承認自己是沒有考慮周全,這次回來,江昊就讓大美給的。

    有些男人,你就不能看的太緊,想要馬兒跑的遠,糧草就必須充沛,摳摳搜搜的最后受連累的就一準是自己個兒。

    大美看著外婆打了一聲招呼,外婆有些不待見大美,覺得這孩子缺心眼,你就找什么樣的你找不到,你就找個這么難看的,再來就是這不喬蕓都離婚了,你說人家過的好好的,她心里能不生氣嘛。

    典型的別人就不能比自己過的好,要是過的好,就容易得紅眼病。

    坐了一會兒被大美給刺激的,大美本身就是美人,自己也會穿,那一身給你穿的,脖子上有項鏈,手上有手鏈還有戒指,本來這些就都挺平常的,可外婆心里就不由自主的拿著喬蕓跟人家比啊,這還是喬蕓不要的呢,結果最后呢?叫人撿上便宜了。

    打開門回到家里,喬蕓給兒子喂完奶,拍著孩子打算哄孩子睡覺呢。

    看見外婆進來,也一聲沒有,心里還恨呢,這么做就是不對,怎么樣也不能把孩子自己給扔家里,這口氣她還沒過去呢。

    大美看見過外婆,覺得好像有點老了似的。

    “是對面的那個奶奶吧,好像老了挺多的!

    姑姑笑笑:“喬蕓離婚了,婆家不行!

    他們鄰居住著,怎么樣的也不能說喬蕓不好,那男方家就太過分了,這樣的婆婆,你說人心就都是肉做的,你把孩子拆散了,你最后就能落什么好?想不明白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家里這些亂套事兒,能不操心嘛,人一操心那就完,肯定顯得老。

    大美笑笑,自己坐在沙發上,江昊坐在她手邊,姑姑看著他們倆能過成這樣心里就滿足了,實事求是的說,江昊這長相,有點對不起民眾了,大美能嫁給他,過到現在,自己也放心了,那經常跟嫂子通電話,嫂子就說這兒媳婦懂事,禮節就從來不會落過,而且總給買衣服,就是親生女兒也不見得能做到這個地步。

    許是距離遠吧,這樣美就拉出來了,不管怎么樣,能和和氣氣的,這樣就不錯了。

    “沒要孩子?”

    大美笑著搖頭:“他工作忙,合計明年的,反正我爸媽也都在,生了孩子他們能給照顧!

    當初婆家人愿意叫兒子跟丈人丈母娘一起住,就是考慮到這點了,江昊他媽不喜歡干家務更加不喜歡帶孩子,所以她干脆也不去,就讓岳父岳母住過去,不就是吃點孩子的,做父母的還能叫孩子吃虧啊,這將來有了孩子,岳父岳母就得管,說到底這就平衡了。

    外婆看著喬蕓就嘟囔上了。

    “江昊回來了,你當初就說人長得臭,現在看人生活吧,據說一個月拿好幾萬工資呢,還不算是額外掙的,你就傻吧……”

    對這事兒,外婆心里的怨恨已久,你就找了一個好看的能怎么樣?現在知道吃虧了吧?離婚了帶著一個孩子,還是一個兒子,將來有你過的。

    喬蕓臉子立馬就掉下去了,江昊跟自己有什么關系?自己錯過他就一點都不后悔,那樣的人睡覺一睜眼就能把自己給嚇瘋,她有什么好后悔的?在一個喬蕓就特別恨外婆這點,動不動就拿誰誰誰過的好來跟自己比,她現在是過的不好,可日子是自己的,總跟那些過的好比什么?

    她比得起嗎?自己都放開了,外婆還一再的提醒自己。

    就像是簡寧,她的意思就是說,當初你要是把簡寧搶到手了,王冉的日子那現在就是你的,可說這些有用嗎?能改變什么?時能叫時光倒回還是能怎么樣?不能怎么樣說了干嘛,給人添堵?

    “你看,我一說你,你就不愿意,你不愿意吧,這一個月孩子吃奶粉得花多少錢?你說你舅媽能沒有怨言?”

    “以后我自己養孩子,不用你們管!眴淌|這話說的就可硬氣了,自己憋著眼淚,看著懷里的孩子,自己低下頭親親兒子的小臉,再苦她也能堅持下去。

    外婆下樓去找外公的功夫,吳國太他爸人就來了。

    “喬蕓啊……”

    喬蕓就不知道這個門自己是不是應該給打開,畢竟公公那時候對她也沒有別的,走到門口,透過門眼看出去,吳國太他爸買了不少的東西,還在等著呢,喬蕓沒忍心,自己還是把門給打開了。

    自己也沒叫人,現在怎么叫?

    “你在家呢,我過來看看你,給你買了一點吃的!

    吳國太他爸就覺得事情不至于走到今天,大家坐下來好好說,咱不照大人的面,就沖孩子,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好。

    “爸知道你委屈了,可是喬蕓啊,爸說這話就沒有別的意思,你別多心啊,你年紀輕輕的這才生了孩子,爸知道你要是找,就很容易,可是咱們為了孩子好,你說他現在才這么大點的,這從小就在一個單親的環境里,在一個,離婚的女人帶著一個孩子,鄰居都看著……”

    喬蕓低著頭就是不吭聲,但是公公說的這些,她就都有感覺,背后說自己的很多,她也沒有辦法在乎。

    吳國太他爸這次過來就是為了求和的。

    “國太呢,他要是有什么不好的,我替你說他,當時他回來也說了,不是故意的,就是動過過大就碰到你了,你們結婚這么久,他動過手嗎?加上兩個人心里就都有怨氣,這不才鬧成今天這局面的……”

    喬蕓一聽,這話不完全是這樣的,自己跟吳國太因為什么干成這樣的?

    “不說別人,就說我媽,孩子沒生她就一直在念叨孫子怎么好怎么好,我也納悶,我生的就是孫子也不是孫女啊,怎么生下來就只動嘴呢?爸,我坐月子晚上她就睡的比我都沉,孩子根本就不給管,孩子的尿癤子就全部都攢在一起洗,我說她兩句,她就說我,我每天就抱著孩子,叫國太幫我搭把手,結果國太呢?他說他明天要上班,上班了不起嗎?這就是我自己的孩子嗎?”

    喬蕓現在說起來,心里的委屈還一大通呢,就沒遇見過這樣的婆婆,結婚那就不說了,你說他們家出什么了?哪怕條件不好,可是你有體力你出點體力,幫著自己晚上帶帶,她不就是熬不了夜嘛,孩子沒人抱還哭。

    吳國太爸爸一直點頭,表示喬蕓說的對。

    “回家我就說你媽,蕓蕓啊,爸就特意過來給你道歉的,咱能不能合計在緩一步,為了孩子,將來要是他們娘倆表現不好,咱再說分手的事兒行不行?”

    喬蕓仰著脖子,死活就不能退這一步。

    “爸你這是干什么啊……”喬蕓伸手去扯自己老公公,叫老人給自己下跪,這都成什么了。

    “你就答應爸吧,你們倆過的也不算是有什么太大的矛盾,蕓蕓啊,爸代替他們倆給你道歉了行不行……”

    喬蕓就是怎么扯,公公就是不起來,最后自己還是答應了,她當初就是堵那一口氣。

    吳國太他爸高高興興離開的,想著明天領著兒子來,多給喬蕓買點東西,咱們以后就看行動,他們倆要是不像話,自己就上手了,想的是挺美好的。

    外婆跟外公回來了,喬蕓跟外婆也是賭氣,覺得外婆現就是認為自己不行了,老拿別人來跟自己比,要是復婚了,她寧愿住到開發區去,也不再外婆這里住了。

    自己就當著外婆提了。

    “我公公剛才你下去的時候來了,勸我跟吳國太復婚……”

    喬蕓說的挺中肯的,對方人家也是拿出來態度了,她的意愿也是想要復婚,結果外婆一聽就炸鍋了。

    “復婚?你還沒傻夠是不是?人家耍你就沒耍夠,他說你就信?他要是說話好使,怎么之前沒管?現在離婚了來這套了,喬蕓啊,你就張點心吧,復婚干什么?就是養孩子,我們自己家也能養,用不著他們家來弄這一套!

    喬蕓不吭聲,外婆狐疑的看著她的臉,她這是還心動了?

    “你要是復婚你就是缺心眼,吳國太這工作干不上去,他媽又是那個樣的,你回去能有什么好日子過?”

    外婆是強轟亂炸的,反正是不能答應叫喬蕓跟吳國太復婚,這事兒就提都不能提,回頭才是傻呢,那就是火坑你絕對不能跳進去。

    喬蕓的個性就是個面團,別人態度一硬起來,她就考慮的東西多,自己也是合計,要是回頭在過不好那回頭干什么?想起來吳國太的舉動,想起來自己前婆婆家,就那條件,自己回去也沒有多大的用處,外婆又可著不好的說,就把吳國太家里給踩死了,說一定起不來。

    吳國太他爸回家就說了。

    “我去蕓蕓哪里了!

    他就這么當著自己老婆跟兒子說的,過去他不發脾氣就不代表他沒有,而是自己沒有什么好發脾氣的,但是現在是為了孫子,也把吳國太給說的夠嗆,自己兒子什么毛病他還能不清楚。

    “你就把心思給我放在地上,你長得好看有什么用?你過四十歲你還能剩下什么?還離婚,你家里什么條件你就不知道?”

    這要是說,能說的事情就太多了,吳國太這工作怎么就干不上去?想要好好過,就得拿出來自己的態度,吳國太他爸這回就是走強硬路線,誰敢破壞他孫子的未來,他就跟誰干。

    “你把手里的錢明天都提出來,就給他們倆,以后國太的工資你少管!

    這就是要放權了,屬于你們的錢,也用不著他媽來幫著攢,人家也有手有腳的,自己也能行。

    吳國太他媽動動嘴,就喬蕓那樣的,她能攢錢?

    “不能攢那就花了,也沒花外人身上,你少管,還有家里還有多少錢?”

    吳國太他媽看著兒子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逗留著呢,她一貫就都說家里沒錢的,吳國太現在也是納悶,他媽還攢別的錢了?不是一直都說家里沒錢嗎?

    “哪里有啊……”

    “到底有多少?”

    吳國太他媽翻著白眼:“三萬!

    “你別騙我!

    “六萬,你要干什么?孩子買房子還掏出去那些呢,還哪里有了,我們倆也沒有退休的工資,將來要生點病孩子不管,我們就等著死?”

    吳國太他爸擺手,別總拿病來當借口,你什么時候有?再說不是買醫療保險了,有病國家還能給報銷一部分呢。

    “你都提出來,明天給喬蕓!

    “不給!

    “叫你給你就給,怎么這個家我說了就不算?”

    “你愿意給你就自己給,把錢都都給她,你也不是不知道她花錢大手大腳的,我不干!

    說完就要起身,吳國太覺得要是不給那就算了被,不給錢就不回來,那還復婚干什么。

    “你坐下!

    吳國太他爸這回真是發狠了,蔫人出豹子,越是這樣的人一發飆,那平時厲害的就都怕,吳國太他媽一下子就老實了。

    “我跟你媽不跟你們要錢,以后你們自己過好自己的日子就成,孩子你媽也不愿意帶孩子,那我們一個月搭你們一千塊錢!

    吳國太他媽都不想活了,這是干什么?還一個月給一千塊錢?他們倆的錢就是天上刮風刮下來的?從早忙到晚一個月就賺這么幾個錢,他一張嘴就一個月給一千,干什么?不過了?

    “爸,不用……”

    “說給你,到時候收著就行,別什么事兒就都指望人家外婆家,我跟你媽搬去開發區住,你們倆住回來,別住人家房子!

    吳國太他爸既然想管了,那就要管到底了,吳國太他媽氣的,自己實在是一句都聽不下去了,父子倆坐在沙發上,當老子的就看著兒子。

    “咱們家也沒有本事能給你什么,凡事都要靠著自己,國太啊,你說一個單位干著,你到現在工資就漲不上去,你就沒問問自己原因?”

    吳國太不認為自己有什么不好的。那都是單位領導的問題,不就是自己沒上禮的原因嘛,他還就是不給買,不慣他們那個脾氣,他憑著自己本事考上的,為什么要對別人低三下四的?他哪里有問題?

    這邊家里整頓的也挺好,都說好了,早上甚至吳國太他媽想跑都沒跑成,老頭子就押著她去銀行把錢提出來的,就是要給喬蕓了,他們只有這些能力,但是最后喬蕓能過成什么樣,那就看她自己了,沒人能在這上面幫助她,要是自己家動遷了,得了幾千萬,那不會不給他們的,可實際上家里條件就擺在這里。

    *

    “這孩子都要氣死我了,昨天她公公來了,給跪下了,就心軟要復婚了……”外婆跟夏侯蘭說著。

    夏侯蘭覺得這樣還復婚呢?那你當初要那個硬氣離婚干什么?不是自己家的事兒她真是不愛管,別說是外甥女了,就是親侄女,她還是外人呢。

    “媽,你別攔著,過好過不好那都是喬蕓自己選的,咱再說她這個年紀,不可能就不找,這個條件領著一個孩子,找誰好找?找個退休的老干部?”

    外婆鼻子差點沒氣歪了,那退休的老干部年齡得多大了?豈不是都要跟自己持平了,那是找丈夫還是找爺爺玩呢?覺得女兒說話太難聽了,那怎么就找不到?

    “女的有什么不好找的,她已經聽話了,你們少跟著攙和!

    夏侯蘭掛上電話,心里想著,自己跟著攙和什么了?這老太太可真是的,不是你打電話告訴我,我哪里能知道去?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