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187 所謂的高人一等的家庭

187 所謂的高人一等的家庭

    王奶奶難得跟徐秋華有這樣的默契,倒是嫉妒紅了外婆的眼睛,跟著徐秋華他們返回王媽媽家坐了沒有多久,起身就要跟外公離開了。

    “真啊,你下來送送媽,媽有幾句話想跟你說!

    外公得人攙扶著扶下樓,外婆就拉著王媽媽的手,自己哽咽了半天卻說不出來一句話。

    要怎么說叫她這個當大姨的照顧著喬蕓一點?現在她家有錢了,也不差那么兩個了。

    “真啊,你媽去的早,我來這家里了,就把你當成親生孩子了,你說咱們娘倆是不是就相處的挺好的?”外婆拍著王媽媽的手,那時候她嫁進來,你說家里就有這么一個孩子,雖然心里不喜歡,可她沒有難為過小真不是嗎?

    王媽媽一聽外婆說這些,確實從來沒有難為過她,別人吃什么自己也有什么,總體而言王媽媽是感激外婆的,要不然也不可能這么多年了跟一個后媽走的這么近。

    “媽知道提這要求你可能心里不得勁兒,可是小真啊,喬蕓那是你外甥女,是你妹妹的孩子啊,她媽去的早,就扔孩子自己在這世上,我能活多久?我要是死了誰管喬蕓?”苦苦拉著王媽媽的手求她。

    外婆心里就是惦記喬蕓,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切實際,她就想讓王媽媽把喬蕓當成親女兒似的疼,最好在能給喬蕓一點什么好處。

    王媽媽就鬧不明白,喬蕓有手有腳的,現在也結婚了,為什么就一定要別人來照顧她呢?她一個大姨,就算是里面沒有別的事情,也輪不到她來出手啊。

    外婆就說家里那邊前樓的鄰居。

    “那那孩子爸媽離婚的早,孩子就是他二姨給看大的,你說現在這家里的家用電器,甚至將來的房子,那就都能給孩子準備了,前幾天我還聽著說呢,他二姨花了四千多給買了一個現在最好的那個手機,還買了一個小平板!

    外婆就想,你看人家做姨媽的都能這樣,你怎么就不行?

    你叫王媽媽給外公外婆花錢,她絕對不帶吭聲的,你叫她給喬蕓花錢,也不是說不行,那喬蕓生孩子她就一準去花,但是你叫她往喬蕓的身上搭錢,那么抱歉的很,她沒有這個興致,有這個錢給孫子買給女兒買,干嘛要給喬蕓買。

    外婆墨跡了王媽媽半天,見著王媽媽就是不吭聲,咬著一口銀牙自己恨得半死。

    跟外公上了車就開始嘟囔。

    “小真現在了不起了,有錢了,也不把我這個媽放在眼睛里了,你說那么好的房子白給秋華的,咱們也不是想白要,賣三十萬的話,我們家也能買……”

    外婆打的就是這個心思,她手里是沒有這些錢,但是如果三十萬說那樣的房子賣給他們,她轉身就能在兒子女兒手里借出來錢。

    說到底還不是覺得王冉手里的錢一把一把的,你爸媽都有錢也不缺這么一個房子,可喬蕓缺啊。

    給兒子去了電話,夏侯令聽到消息的時候,自己心里就有點不得勁兒,過去吧老大家有錢是有錢,那也沒富成這樣,現在突然之間就有錢了,還是這么多錢,夏侯令就不愿意合計這事兒,要不然自己晚上就睡不著。

    兩個住在農村的人,你說能有今天,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不平衡,心里嚴重就失衡了。

    “我就合計,你說王冉這孩子,一點都不掛著她小妹,這蕓蕓嘴里還總念叨著王冉,她掛著人家,人家不搭理她啊……”

    夏侯令皺皺眉:“媽,你也別老合計別人家的東西……”

    外婆突然就生氣了,加大了聲音:“我怎么就合計別人家的東西了?親大姨手里有那些錢,搭外甥女點怎么了?也不是說沒有,幾千萬捏在手里,怎么花就都夠了……”

    夏侯令一聽,這不是不講理嘛,人家有錢就得搭喬蕓?這話從何說起啊。

    王奶奶住了一段時間,自己就要回去了,王冉這里再好到底還是王冉家不是自己家,在一個就跟鄰居那媽媽一樣的想法,這樓太冷清了,彼此見面就真的沒有開口問句好的,王奶奶也喜歡熱鬧一點的地方。

    王冉在床上動了動,眼看著就要到點上班了,自己不愿意起床,她現在懶的去自己媽家吃飯都不愿意過去,雖然就十分鐘的路程。

    “幾點了!

    簡寧咕噥了一聲,說快要到六點了,王冉坐起身,睡衣的膀子滑了下去,這邊的供暖簡直了,每天進家門就感覺進入了夏天,穿長袖的睡衣根本穿不住,蹭著拖鞋進了衛生間洗漱。

    “簡寧你起來然后去我媽家吃飯!

    簡寧這腰上是好不容易才長點肉,王媽媽沒當著簡寧說,就數落王冉,你做人家老婆的,老公你都養不胖,你還能做些什么,王冉也是委屈,簡寧以前的腰身都有點咯手,現在手感確實好了那么一點點。

    簡寧進去刷牙,王冉換了衣服,自己現在不走就來不及了。

    從衛生間的門口進去,自己勾著他脖子。

    “老公我走了!

    拿著東西急急忙忙的就離開了,簡寧一嘴的泡沫,自己漱口把口中的水吐了出去,搖搖頭笑著。

    *

    “陸凡,田田最近怎么沒來家里?你們倆吵架了?”陸凡的媽媽看著兒子問著,真是怪了,前一段還好好的,田田也總是來家里,這段怎么就消停了?

    陸凡手里的筷子停了一下。

    “沒有,她最近有點忙,要準備畢業,實習這邊……”

    “實習怎么了?要不要我跟你舅舅說一聲?”陸凡的媽媽出聲打斷兒子的話,陸凡的舅舅就是他們倆實習那家公司的經理,不管怎么樣還是能照顧到一些的,說句話還是有人會給面子的。

    陸凡搖搖頭。

    于田田早上去等公車,前陣子都是陸凡接送,陸凡這段也沒給她打電話,也沒找過她,什么意思田田差不多就都猜到了,這樣的結果只能說是自己自作自受,可要是給她一次機會的話,她肯定會好好的對陸凡的,以后不會那樣了。

    上了車,還好有座,自己坐下身就接到陸凡的電話了。

    “怎么不給我打電話呢?”

    他們倆之間好像又因為這通電話開始密集的接觸了起來,陸凡覺得自己挺小心眼的,誰沒有過去啊,那發生都發生了,雖然自己在意,也沒有辦法,得,就當自己沒聽見吧,就當她沒有說。

    陸凡可是田田媽媽心里的好女婿,這孩子什么都好。

    于田田的手機響了好幾次,她看著號碼生,自己就沒接,起身去了衛生間,手機還一直再響,回到位置同事看著她:“你不接?響半天了!

    田田狐疑,這到底是誰?打錯電話的話也不可能一直打呀,順手接了起來。

    “干什么呢?”

    不是王亮的聲音還能有誰,于田田對王亮的聲音敏感的很,長這么大自己就暗戀過這么一次人,還跟暗戀的人在一起了,雖然最后的結果不太美滿,于田田有些緊張,她就鬧不明白了,當初說的好好的,也分手了,纏著她干什么?

    她現在跟陸凡就都說了,王亮想威脅她,就沒門。

    “你別給我打電話了,過完年我畢業,我可能就要跟我男朋友結婚了!庇谔锾锟粗懛矎哪沁呑哌^來,自己慌慌忙忙的就把電話給掛了。

    她承認,自己愛陸凡不夠,喜歡陸凡?

    多少是有一點吧,爸媽都說陸凡好,朋友也都說陸凡好,陸凡對著她也是真的很好。

    “出去吃飯?”

    于田田拿著錢包跟著陸凡出去吃的飯,兩個人有說有笑的,陸凡買了一個錢包送給田田,這就是要把過去的那頁給翻過去了,田田沒收,她覺得只要關系沒有確定之前,她不會收任何人的禮物,吃飯不算。

    你可能說她這種骨氣要的挺另類的,但是她不要別人給的東西。

    陸凡有點傻眼,自己也不過就是送了她一個打特價的便宜貨,四百多塊的錢包,有什么不能收的?看著田田激動的小臉,陸凡就差點脫口問她,是不是因為以前的男朋友經常給她買東西,然后有把柄被人給握住了,所以那段才不能不跟自己坦白?

    有些意興闌珊的收了錢包,不要就算了,你想想明明覺得就是一張白紙,到最后你才發現那上面什么色彩都有,你就是想把它當成白紙,這事兒也挺尷尬的。

    于田田沒有發現陸凡的不對勁。

    王亮拿著電話,雙腳從桌子上拿下來,反了你個丫頭片子了。

    就是甩,也不是別人甩他。

    開車直接就殺到于田田的單位門口了,你不是不怕嘛,那行,我們就往大了鬧,誰丟人誰知道。

    于田田從里面慢吞吞的出來,陸凡說是去拿車了,一會兒過來接她,跟同事擺擺手,這邊王亮慢悠悠的開著車,開到臺階下面,自己降下車窗。

    “上車!

    于田田臉都白了,陸凡隨時都能過來,要是被他看見了,自己就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好不容易兩個人才好了那么一點。

    “你就非得這樣嘛?我們倆之間吃虧那也是我,你有什么不甘心的?”于田田火大了,逼人也沒有這么逼的,她的命不值錢被?就是王亮有錢也不能這么干啊。

    他們倆已經明確的分過手了,已經分開了。

    王亮翹翹唇,就喜歡她生氣這勁兒,就喜歡這調調,就偏好這口。

    “別廢話,趕緊上車!弊约和崎_車門。

    于田田從上面走下來,她就不上車,王亮也火大了,從車里出來,兩個人當面就掐上了,王亮就沒發現這丫頭的小嘴挺厲啊,合著過去就跟自己裝呢是吧?氣的自己肝也跟著顫。

    陸凡開車過來就看見前面那兩人好像在起爭執,自己喊了一句。

    “田田……”

    于田田眼淚都出來了,哀求的看著王亮:“求你了!

    她真的不想跟他在糾纏在一起了,她太累了,剛分手那時候,她差點都死了,因為覺得難過,幾天幾天的不吃飯,整個人都脫型的厲害,她對王亮沒有抵抗力,如果王亮這么一直纏著她,她早晚都會投降的。

    她對著這個男人就沒什么自尊,明知道這是火坑,她也會義無反顧的跳進去,別跟她玩了,她真玩不起了。

    他去找那個能玩的前女友吧。

    田田現在就是想跟陸凡結婚,她還有寡義廉恥,結婚了那就不會在跟王亮有什么了。

    王亮愣了一下,沒見過這樣可憐巴巴的于田田,不過他就不松手,誰能把他怎么樣?有話就得當面的講清楚,他媽的就因為那點破事兒至于嗎?

    田田往陸凡車那邊走,王亮伸出手用力扯了她一把,于田田就被王亮扯回到了他的懷里。

    “于田田……”陸凡從車里摔門就出來了,看著眼前的兩個人,什么意思?自己也愿意叫過去過去了,她現在這是做什么?

    田田想把自己的手從王亮的手里掙脫開,要是有人沒下班,自己就完了,這單位自己還能待嗎?

    陸凡是被王亮給刺激的,怎么說眼前的人也算是他女朋友吧,就是跟他上的床是吧?

    “你誰?”

    王亮眼睛直接就對上了陸凡的:“前男友!

    陸凡被王亮氣的笑了出來:“你也說了是前男友,那你現在能放手嗎?我們倆要回家了!

    王亮的動作有些粗魯,直接把田田就推到了陸凡的懷里,他惡意的一笑:“回家?你們倆住一起?你確定?這個女的當時追我,我們認識沒兩天就上床了,她大腿上有一小塊的胎記……”

    “王八蛋……”

    于田田站在中間,看著那兩個男人打成一團,王亮從來就沒有愛過她,如果愛,怎么會這樣說呢?

    自己閉著眼睛,睜開往路邊去,伸手打車回家。

    實習單位這邊就不去了,壓根沒有臉去,晚上一直哭一直哭的,她爸媽肯定是要問的。

    “田田你出來,你爸爸問你怎么了!

    當家長的看著女兒這樣能不著急嘛,就肯定是要問的,田田從屋子里出來,當著自己爸媽就全部都說了,好半天屋子里安安靜靜的,她爸只是嘆氣,自己站起身拿著衣服就下樓了,是自己沒本事,沒給女兒一個好環境,就是怕她喜歡上別人的好條件,結果沒想到……

    于田田她媽第一次伸手打了自己孩子,孩子長這么大她就沒有伸過一次手,因為田田很懂事。

    “你知道人家現在為什么就敢這么對你嗎?那就因為你沒有把自己的位置放正確了,你不自愛……”

    “媽,我錯了……”

    “你是錯了,你這樣你還要嫁給陸凡?”

    糊涂啊,你不是要毀了人家嘛,陸凡對你哪點不好了?就沖著他對你的好,你就不應該跟他處。

    陸凡接到田田媽媽的電話,自己還沒回家呢,正好要開車過來,也是想跟田田說清楚,他真的是沒辦法了,沒有辦法就把這事兒全部都給忘記了,分了得了。

    田田的媽媽就跟陸凡道歉,說自己沒有把孩子給教好,她這么一說,陸凡的話就說不出口了。

    “陸凡啊,阿姨知道你都挺好的,你放心田田也不會嫁給那樣的人,人家也看不上我們家田田,她缺心眼被人甩了,你們倆呢,阿姨別的話就不說了,以后你要是有時間愿意來家里玩你就來玩,你跟田田以后就當親兄妹處!

    于田田她媽這話說的是句句都打田田的臉,可是女兒是自己的,現在鬧的陸凡又知道這事兒了,有幾個男人能真的心里不在乎的?就算是陸凡說他不在乎,田田媽媽也絕對不會讓女兒去跟陸凡繼續處。

    這事兒以后翻騰起來,他們家田田就得被壓得死死的,結婚絕對不能處在這樣的條件下。

    陸凡苦笑著,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就成這樣了。

    “他家在哪里,你告訴我!

    于田田媽媽穿好了衣服,看著于田田冷冰冰的問著,于田田搖頭,她根本就不知道,這給她媽氣的,人家家里在哪里你都不知道,怎么就養出來這么一個缺心眼的?

    “你打給你同學問!

    于田田給方淼打了過去,方淼就問怎么了。

    “怎么了?好好的問他家的地址!

    于田田壓低聲音:“我媽一定要我問……”

    “你得攔住了,這要是你媽過去鬧,你不知道王亮他媽的嘴可刁了……”

    方淼怕田田媽媽送上門被人羞辱,王亮他媽你看著現在樂呵呵的,她要是想數落一個人,能把你埋汰到地里面去。

    田田抱著自己媽媽的胳膊:“媽,我錯了,我以后不敢了,你別去了!

    于田田媽媽用大力的甩開女兒,到現在她就還沒弄明白這點破事兒呢?人家纏上她,她自己能解決嗎?

    自己可真是丟人啊,女兒被別人占便宜,最后還得自己上門去求。

    保姆聽見門鈴聲,自己打開門就看著外面的人,這人臉很生。

    “你找誰?”自己挺客氣的就問了一句。

    于田田媽媽的臉色有些發僵:“這是王亮家吧?”

    是叫這名吧。

    保姆點頭:“這里是王亮家!

    “我能見見他父母嗎?”

    于田田是被她媽給扯進來的,她不想見王亮的父母,于田田媽媽坐在沙發上,瞪了女兒一眼:“你坐下!

    王亮媽媽有些納悶,帶著姑娘來找自己的?王亮把誰肚子給搞大了?

    王亮他爸這是才下班,進家門就撞上了,于田田媽媽的話說的很清楚,我閨女惹上不能惹的人,我們家沒有管教好女兒,但是你們兒子便宜也占了,得饒人處且饒人,這么纏著就沒意思了。

    王亮他媽聽的有點迷糊。

    “你先打住一下,等我緩緩……”

    王亮他媽看著于田田:“姑娘,你能把話跟阿姨講講清楚嗎?”

    于田田看著王亮他媽,自己也是帶著破釜沉舟的心思,只要王亮他媽沒看上自己,他估計也就不能鬧了。

    “阿姨,我求你了你說說他吧……”

    于田田自己站在窗子前就看著樓下,她從王亮家回來之后就沒有下過樓,現在這臉也出不去家門,臉都腫了起來,到家門一關,她媽就開始飛巴掌了。

    “你錯了沒?”

    “我錯了!

    于田田她媽這巴掌飛的,自己進了臥室就躺下了。

    王亮他爸指著電話:“給他打電話,現在就叫他回來,馬上!

    王亮他媽這胸口也是才平復下去,自己的兒子就是再不好那都是好的,你帶著女兒找上門什么意思?我家王亮就能纏著你家閨女了?多出色的人物?她還以為多了不起呢。

    保姆看了王亮他媽一眼,王亮他爸徹底火大了。

    “給他打電話!笔掷锏谋诱罩匕寰驮伊讼氯。

    他這輩子第一次這么丟人,叫人女方媽媽領著孩子來家里,求王亮手里要真是有什么片子那就刪了,一字一句的打在他的臉上,這巴掌挨的,啪啪啪的。

    王亮人在家呢,不愿意動。

    “你爸叫你現在馬上回家!

    拿著車鑰匙晃晃噠噠的從外面進來,進門人都沒站穩呢,老爺子拿著東西就抽過來了,王亮壓根就沒反應過來,直面就被抽到臉上了。

    “你可真本事啊,還學上人家弄什么艷照門了被?”

    他在外面再混,自己都懶得管,只要不鬧到他的眼前來那就行,你說先前找那么一個女的,萬人睡啊,這回好,干脆就玩上威脅了,你要是有本事,你就別被人找上家門來,現在可好,人家媽媽領著女兒來的。

    “你干嘛呀你?”王亮捂著臉看著自己爸,皮帶這玩意抽在臉上還能有好嗎?

    王亮他媽就擋在兒子的身前,這是干什么啊,有話就好好說。

    “老王你先聽聽兒子說的!

    你也不能就聽人家片面的話就給兒子定罪了吧?那兩方的話都要聽聽的。

    “行,我聽聽他還能說出來什么!

    “怎么回事兒?”王亮看著他媽就問。

    “有個叫于田田的你認識嗎?”王亮他媽問出口,看著兒子這反應心里就叫糟,你說這敗家的孩子啊,你處對象有這么處的嗎?你還拍人家的照片,都分手了,還去拿照片威脅人家,要真是鬧上派出所,那自己的臉就都丟光了,背著王亮他爸掐了兒子一把,對著兒子擠擠眼睛,那意思,就是認識,你現在也得說不認識,剩下的媽媽就幫你擺平了。

    “認識!

    王亮他媽閉著眼睛,這個死孩子。

    “我問你,你給人家拍照片了?”

    “拍了!蓖趿辆突沓鋈チ,合著鬧他家里來了是吧?

    “老王……”王亮他媽護著兒子,結果被丈夫抽了一下子。

    “你給我啟開,你養的真就是個好兒子啊,好的事兒他不干,壞事兒就總跑不了……”

    家里都要鬧翻天了,王亮他爸今天就拿出來陽剛了,誰說什么都不行,在敢護著他,我連你一起抽。

    王亮他媽就坐在一邊哭,自己兒子啊,看著兒子被抽,她能不哭嗎,自己也不敢上手,只能給保姆使眼色,叫保姆給自己爸媽趕緊去打電話,王亮是一聲不吭,有本事你就抽死我,沒本事抽死我,你就得服我。

    他爸這被王亮的態度給氣的,你要是說句軟話,說他錯了,也不是不能解決,給點錢什么的,那女孩子家里條件不是不行嘛,結果王亮就硬撐,他爸這臺階下不來。

    好在他外公外婆來的快,兩個老人就護犢子護的厲害。

    “你現在可本事了,打孩子一個來一個來的!

    王亮外婆把外孫子護在懷里,想打亮亮就先把她給打死吧,她倒要看看這當爸爸的有多威風,怎么在外面有氣沒有地方撒是不是?回家拿孩子來出氣。

    “你問問他,他都干了一些什么?人家媽都找上門了……”

    這事兒往大了說,那就是王亮有些玩陰的了,往小了說那就是小兩口鬧別扭被,你說有幾對情侶沒吵過架的?至于說拍照片,那現在年輕人就好這口,也沒有散播出去,放在家里,就他自己個兒知道了,能怎么樣?

    這算是大問題嗎?還動皮帶來抽孩子。

    “你坐下!蓖馄趴戳艘谎弁鈱O子,這小臉都抽著了,這哪里是親爸啊,看了自己女兒一眼:“王亮別是你在外面生的吧!

    王亮他媽一聽有點懵,這說的是什么話?自己媽這是老糊涂了?

    王亮他爸是聽出來了,自己不吭聲。

    “我以為不是他親生兒子呢,怎么不打死呢?打死了就都消停了,有本事就拿菜刀立馬給剁了,用皮帶給抽成這樣血糊糊的有意思嗎?真要是真想打,我攔也攔不住,你就把他給廢了,現在立馬的!

    老太太一吭聲,王亮他爸更加沒聲了,他不怎么怕自己爸媽,就怕岳父岳母。

    王亮外公外婆那就都是搞科研的,這一輩子也算是沒白活,家里的保姆,房子這就都是國家給的,兩個人現在拿到手的工資,可能二十個年輕人捆在一起都沒老兩口拿的多,王亮外婆就這么一個缺點,把王亮看的跟眼珠子似的,你動一下,她就跟你沒完,從小孩子怎么鬧怎么你不懂事,只要他外婆在,王亮他爸就不敢吭聲。

    老太太是非觀非常正,但是輪到自己外孫子上,是非觀就沒了。

    能幫外孫子解決的,她就是豁出去臉,她也得保住這個孩子。

    現在這事兒不嚴重。

    “我就問你,你是個什么意思?”

    王亮扯開自己脖子上的領帶,什么意思,他也不清楚,滑稽嗎?

    說出來自己也覺得挺滑稽的,鬧的動靜這么大,并不是非于田田不娶的,可能就是因為占有欲,自己的東西突然就變成別人的了,可是結婚的話,他沒有準備,就像是之前自己說的話那樣,行不行得處。

    王亮不吭聲,他外婆還能不知道外孫子心里想什么,這就是沒打算認真,想跟人家玩,可惜人家媽媽知道了,不讓閨女跟你玩了。

    王亮他媽是反對的,肯定要反對的。

    于田田她媽帶著孩子來家里說的就很清楚,于田田跟王亮分手就跟別人處了,王亮就是因為這個才去威脅于田田的,那誰知道她跟別人睡了沒睡啊,就是為了萬一,也不要這樣的女的。

    兒媳婦娶進門,至少得差不多吧。

    “你先閉嘴!蓖馄抛ブ趿恋氖郑骸傲涟,這回不是外婆不幫你,你就連點態度都沒有,你要是今天說你們打算結婚,外婆立馬就去把那姑娘給你擺平了!

    王亮還是沒有聲兒,結婚還是覺得太早了。

    家里這事兒就算是壓下去了,外婆問的急了,王亮才說根本沒拍,就是為了嚇唬她,有他這句話那就好辦了。

    外婆叫司機開車把自己送到于田田家的,于田田家的地址也是跟方淼要的,一開始方淼不給,老太太堅持要,方淼她媽就對女兒發火了。

    “你們就為了拍馬屁,什么事兒干不出來啊……”

    外婆叫司機在樓下等自己,王亮媽媽陪著她上去的,有人敲門,田田捂著臉過來開門的,外婆一打眼一看,這孩子被打的挺嚴重的,估計家里也是鬧大了吧。

    王亮媽一愣,來家里的時候臉沒這樣啊,這得是打成什么樣了?孩子都要打成豬頭了。

    “你是田田吧!

    于田田的媽媽聽見有人說話,自己從臥室里走出來,冷著眼看著眼前的人。

    外婆就伸出手拉著于田田的手,自己回頭看著王亮的媽媽:“你下去等我!

    王亮媽媽就著急,說什么自己不能聽啊,可是自己媽眼睛一立,她也害怕啊,自己就趕緊出門了。

    于田田媽媽叫女兒給人家客人倒水。

    “這家布置的就挺溫馨的!蓖馄诺f了一句,于田田把手里的水杯放下了,外婆就真的拿起來喝了一口:“水也好!

    于田田她媽臉色很不好。

    “田田啊外婆是來跟你道歉的,我們這孩子從小就能玩,是個混世魔王,別人也說不了他,他爸媽加管不了,可能你現在還不能理解這種感受,只要是事關他呀,外婆就是拼了命也不能叫被人說他,這次是他不對,可是我們家王亮這孩子沒長性,在家里我問他了,他說當時就是因為生氣才順嘴胡謅的,他要是說他想娶你呢,外婆就是豁出去這張臉皮,我也得來求你們家原諒他,可是孩子沒說……”

    于田田的臉慘白慘白的,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

    “他玩興重,你是個好姑娘,你不能陪他玩,他現在就是叫上這個勁兒了,你別搭理他,等過一段時間那就好了,之前他處個女朋友,不怕你媽笑話,那女的就特別能玩,跟一群男的上床,就這他還非得要娶,鬧的他爹媽為他上火上的夠嗆……”

    于田田她媽聽到這里也就夠了,本來自己家也沒打算高攀人家家,是孩子不爭氣,貪慕虛榮了,現在聽著外婆這些話,她可真是把自己的自尊往地里踩啊,前女友是個雞?

    “這樣的,我也不好留您了,我現在就特別想抽她,當著您的面我也不好下手,您老就先回去吧,話的意思我們家已經明白了!

    外婆見對方家里已經懂了,自己也就不用坐了,起身就下去了。

    于田田她媽咣當一聲帶上門,揪著女兒的頭發,那巴掌就跟刀片子似的往女兒的臉上落。

    “你覺得你媽這輩子就沒丟過人是不是?叫人上門這樣來羞辱,你是不是就喜歡錢?覺得爸媽沒有能力給你錢花?”

    于田田抱著她媽的腰就開始哭,她根本就不是看上他的錢了,從來就不是看上他的錢了。

    “媽,我錯了……”

    于田田她爸進門就看著妻子那手都沒什么力氣了,還在扇女兒耳光呢,自己上手去攔了一下。

    “你跟你爸說,那男的前女友是什么玩意?”

    于田田她爸聽見那個字,自己也松手了。

    “田田啊,你覺得爸媽給你丟臉了是不是?”

    孩子怎么就變成這樣了?貪慕虛榮啊。

    于田田的委屈沒有地方可以發泄,她媽眼里的絕望自己看的一清二楚的,爸爸的責怪,所有人都認為她是為了錢,從王亮外婆離開七點到九點,于田田她媽整整打了于田田兩個小時,打到最后自己就攤在地上一點力氣沒有,除了哭就是哭,她爸就在一邊好像眼圈也泛著淚光,這樓隔音又不好,丟人丟的不是一點半點的。

    她爸媽都回房間里了,于田田這孩子就從來沒想過去死,你說死了多痛苦,活著多好啊,她天生就挺樂觀的,家里條件不好,也沒覺得有什么,那誰的出身都不是自己能選擇的。

    鬧了這么一天,自己也累了,坐下身對著鏡子梳梳頭發,洗了一把臉,臉一碰水疼的厲害,怎么就那么疼呢?

    家里陽臺上有一瓶敵敵畏,于田田看了好半天,她不想死,可是現在活著也沒什么意思,自己擰開蓋子,那味道好難聞啊,好嗆鼻子啊……

    “田田你干什么呢?”

    于田田她爸到底是掛著女兒,怕女兒想不開,結果一出來就看見了,他是說孩子不好,沒想著叫孩子去尋死啊,自己就這么一個女兒。

    “爸,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你這就是要我跟你媽的命啊……”

    “田田啊……”

    于田田她媽就開始喊,喊的這么大動靜,她爸跑樓上去找鄰居,樓上鄰居有車,鄰居這就穿著秋褲呢跑了下來,外褲都沒套一條。

    “趕緊的往醫院送啊……”

    喝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于田田她爸就抱著孩子,這邊她媽都哭的不行了,早知道自己就不打她了,在后悔這世界上也沒有賣后悔藥的。

    簡寧值班,他認識于田田啊,可不認識于田田的爸媽。

    于田田她媽一邊哭一邊說孩子是喝了敵敵畏。

    這樣的就見的太多了,太多想不開尋死的。

    簡寧好不容易停下來,送來的挺及時的,就沒什么太大的問題,可運氣不見得每次都這么好的,給王亮去了一個電話。

    “我心情不好,先掛了……”

    “你之前帶來見我跟王冉的那女孩子喝敵敵畏在醫院呢……”

    王亮那邊電話就沒動靜了,電話好像扔了,簡寧慢慢的收了線。

    于田田她媽拽著女兒的手:“媽以后都不說了,你跟他斷了,他們家態度你也看見了是不是?”

    要不是被王亮外婆那么刺激一下,她不至于就說出來那些狠話,誰的臉面愿意踩在地下?

    于田田點著頭,她不會在做夢了,人長大了就得學著現實,愛情到底是個什么樣的玩意?談個戀愛竟然最后都成了一種奢侈,她現在明白了,自己是跟自己談了一場戀愛,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愛。

    “媽以后都不說了,你好好的!

    方淼冷笑著:“你在乎是吧?你追她的時候我有沒有跟你說過,田田以前處過對象?”

    方淼覺得男人都不是好東西,就算是自己沒明說,難道他猜不到?

    陸凡今天回家里睡的,拿著衣服急匆匆的就要往外走,他媽披著衣服。

    “陸凡,你哪里去?這大晚上的?”

    “媽,你先睡吧……”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