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女人的心不好猜

    王冉最近脾氣有點暴躁,工作開始慢慢的上手,自己忙了起來,是之前她大多數的精力都花在家庭上了,因為她準備要孩子,但是現在要不成,簡寧的工作一直就很忙,她自己的工作也積壓了起來,現在就變成了大家同樣都在工作,但是她還要回家做飯。

    累了一天,自己在基地轉一天累的半死,從基地回家哪怕單位有車送,這也得前后將近兩小時花在路上,以前五點保準到家,現在到家就七點,冬天的天又黑的早,七點到家做完飯忙活忙活就將近九點了,覺得休息時間不夠。

    做姑娘的時候,因為家里有父母有嫂子,飯幾乎都不用她來做,之前結婚的時候因為她的腿發生了那樣的問題,別人盡量都在幫忙,好了之后單位工作又不忙,但是現在呢,就全部的問題都堆積到一塊。

    你叫簡寧做飯,燙一碗青菜或者煮份清湯他就可以吃得飽飽的,但是王冉口重,她吃不了那樣的飯菜,吃不飽就覺得更加的累,這就演變成了,自己無論他在家不在家,晚飯就固定是她做。

    做飯他要是能吃的多也行,偏偏簡寧最近工作也是積壓了一身,天天值班就沒有休息的時候,人比過去怎么說呢?

    以前王冉生病,簡寧是沒有辦法,苦誰就苦自己,沒時間就擠出來時間陪著她每天早上去廣場去這里去那里,但是現在王冉好了,他不可能永遠都那樣生活的,給家里的時間就變得很少,自己睡覺的時間加多,大部分回家就都是在休息,這就是一個過渡。

    你體會過他的好,完美現在直接進化成了這種,難免心里就會有些微的一些波瀾。

    簡寧吃東西一般就是選擇清淡,最近累所以連帶著胃口也不好,無論你怎么做,他就吃的不多,體重跟著一直下降。

    王冉是自己頂著壓力頂著累回家給他做,人家吃兩口扔筷子就回去休息了,兩人這周末回娘家,王媽媽就看著簡寧。

    “這是在家里沒吃好?怎么瘦成這樣了?王冉犯懶了是不是?”

    王冉是王媽媽的女兒,當丈母娘的不說女兒難道會去說女婿嘛?王媽媽自己就隨口一句,誰知道就這么一句惹馬蜂窩了。

    在娘家王冉是沒怎么樣,回到家,簡寧洗完澡就要睡覺,他明天白班,身體運轉好像還沒有運轉回來,身體才貼到床上,王冉的腿輕輕碰了他的大腿一下,這就是有一定的暗示了。

    他們倆這都將近兩個星期沒夫妻生活了,并不是她想,要生孩子總得有點身體的配合吧?不然她一個光努力有什么用?

    簡寧拍拍她的手,他想換到自己休息的時候,至少這樣會提高質量。

    “有點累……”

    體諒了你一個多星期你還累?就你一個人累嘛?

    王冉生氣自己又不說,掀開被子自己抱著枕頭就去書房睡了,簡寧有些發懵,自己說什么了?他好像什么都沒說啊,坐起身撓撓頭,他真的是什么都沒說啊,就非得今天?

    那就今天被,他也不是不行,他就是有點累。

    踩著拖鞋走出臥房,要推書房的門,結果從里面鎖上了,簡寧耗了一把頭發自己好耐性的敲了一下門:“王冉,開門!

    有什么話你可以對我說,沒有必要冷戰,你說一定要今天,我不會不配合的,你看你生這個氣就沒用,我不就合計等過兩天的過了這個勁兒不是質量更高嘛,他的出發點還是好的。

    王冉拉過被子蒙過頭。

    “王冉……”

    王冉就不吭聲,看樣子她還是遺傳到她爸的個性了,任由你怎么說我就是當沒聽見。

    簡寧是不了解,把王爸爸的個性可比王冉肉的多,王媽媽有時候恨的,自己哭的跟什么似的,結果人家跟沒事兒人一樣,好像壓根就弄不懂你在生什么氣,就是知道你生什么氣,反正我就是一句話都沒有,我保持沉默,你哭破了天,我也這樣淡定。

    早上王冉起床做飯,六點半就得出家門,早上五點爬起來給他做面條。

    他一直瘦,當老婆的不會看不見,覺得營養方面得加強,你看著就是一碗很清湯的水煮面條,她燉湯就得燉好幾個小時,一邊睡一邊燉湯,你說她這個覺能睡好嗎?

    以前不忙的時候周末可以燉出來然后放進冰箱里凍上,想要的時候在拿出來煮面條,但是現在周末都很少休息,那就現在忙,她沒的選,把昨天買好的面條給扔進去,煮好了,自己簡單的梳洗完畢換了衣服就準備去單位了。

    “冉啊……”簡寧拽了她一把手,王冉那小眼神,特銳利,給簡寧瞪的有點害怕。

    “我現在就不想跟你說話!

    自己拿著包轉身就上班去了,簡寧苦笑,那面條他也沒怎么吃,沒胃口,現在就是不想吃東西,他也不知道王冉早早就起來燉湯了,他現在一看見床就睡的死沉死沉的,這樣精心燉的一碗湯就這樣浪費了。

    你說王冉自己早上都沒有吃飯,氣都氣飽了還掛著他呢,自己也覺得自己生氣都生的邪門,最近怎么有點易爆易怒的?難道自己也更年期了?雙手拍拍臉,下班回到家將近八點,單位的司機說好了,明天六點過來接她。

    “那行,慢點開啊!蓖跞礁緳C點點頭,司機擺擺手,里面還有三個人沒送到呢,住的近的還好,住的遠的在高新區那頭還得一個多小時,司機家是市內的,所以說干什么都不容易,他還得跑兩小時自己才能下班。

    上樓梯自己從包里拿出來鑰匙打開門進家門,在門口換了拖鞋,把包放在一邊,自己累的真心就不愿意做飯,家里有什么就吃點什么,沒有就當減肥了,她承認自己不勤快。

    進廚房準備找吃的,結果就看見桌子上的那碗面條了,全部的委屈跟憤怒都交織在了一起,把理智都給燒沒了。

    她大清早爬起來給他做這么一碗面條,人家就連吃都沒吃?

    簡寧下班回來的也是晚了,替同事值了三小時的班,誰家能沒有點事兒,都是能理解的是吧。

    自己看著家里亮著燈呢,外面天黑路滑的,空氣里夾雜著一陣一陣的冷風吹的人身上涼颼颼的,但是家里的那一盞小小的瞪,瞬間又把人的心給溫暖上了,快步往樓上走,自己拿著鑰匙開門。

    “你早上吃的什么?”王冉面無表情的問了一句。

    “吃了一個面包,怎么了?”簡寧壓根就不知道發生什么了。

    王冉點點頭,那碗面條她沒有吃,自己端著進了衛生間沖水就給沖掉了,自己把碗扔到洗手盆里,把坐便的蓋子拿下來自己坐在上面眼淚吧嗒吧嗒的掉。

    對他怎么好就沒用,你看人家寧愿吃面包,既然你愿意吃面包,你就吃個夠吧。

    怎么冷戰起來的,他壓根就不知道,甚至原因簡寧依舊歸納為昨天晚上發生不太愉快的那件事情,這本來是能叫雙方都覺得愉悅的事情,現在弄成這樣,他也覺得很遺憾。

    簡寧的態度是拿出來了,自己老早就洗完澡等著她,王冉洗完澡自己換了衣服定好鬧鐘,明天要起早,從衛生間出來直接就去書房了,簡寧一看,自己跟了過去。

    書房的床不太大,簡寧抱著枕頭就上去了,咱們因為什么吵架就解決被,你看多簡單的事兒。

    王冉感覺他上了床之后,自己坐起身看了他一眼。

    “你要在這里睡?”

    簡寧點點頭,她不是要在這里睡嗎?那自己不在這里睡還能去哪里睡?

    王冉抱著枕頭就要起身,他要是在這里,那自己就走,簡寧到底是感覺出來不對了,自己扯著王冉的手:“冉啊,咱們有什么話攤開說行嗎?別生氣了,昨天我錯了……”

    王冉就覺得他是在小瞧人,他的意思是說,自己想,因為他沒給,所以她就鬧別扭是這樣嗎?

    是這樣的嗎?

    連吵架的問題在哪里,他都不知道,算了,沒有心情想要在繼續跟他說話。

    王冉這態度就這樣了,簡寧覺得無力,自己都說了,昨天是他態度有問題,想著女人哄哄就好,自己跟著她又去了臥室,結果王冉火大了,自己拿著東西就要往外走,夫妻怎么鬧在家里,在這道門里,簡寧都行,一看王冉要出去,自己一把拽住她的手。

    “你去哪里?”

    “我現在不想看見你可以嗎?”

    簡寧覺得沒話說,是不是結婚之后所有夫妻的日子就都是這樣的呢?他覺得不是問題的問題,在她的眼里這就是很大的問題,這么晚了她還能去哪里,明天不是還要去基地那邊嘛。

    “我去醫院睡!

    簡寧換好衣服自己就下樓了,打開車門上了車,車里面冷颼颼的,他坐了能有十分鐘,自己覺得特別無力,誰能告訴他,他到底哪里錯了?簡寧就是覺得迷惘,他沒覺得自己哪里做錯了啊。

    開車到醫院,人家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吵架了,不然你都下班了,怎么又回來睡覺了?不過還好沒人問。

    王冉自己在家,聽見他關門下樓的聲音,拿著簡寧的枕頭照著地上就砸了過去。

    其實關于男女吵架,有個專家給出的結論就是最為準確的,你就不能慣著她,不能心虛必須霸氣必須態度強硬,男的就按住女的,死死的摟住了,自己在道歉,隨便她捶兩下,抱怨兩句也就過去了,最好的做法并不是她說叫你滾,你就真的滾了。

    在醫院簡寧就休息不好,因為這職業,睡著了都擔心隨時隨地都會有病人送進來,哪怕今天沒有他什么事情。

    王冉這邊早上醒了,自己把小毛巾扔到冰箱里,沒一會兒拿出來敷在眼睛的下方,明顯就是哭過了,司機過來接她的時候還說呢,怎么看著就沒睡好呢,眼睛有點腫。

    “最近你們可真是辛苦了!

    王冉笑笑,對著同事又不能發飆,得拿出來自己最好的狀態,好在這一段大家都很忙,所以也不會有人認為她家庭是出問題了。

    徐秋華回娘家給王冉弄了一個偏方,她覺得王冉遲遲不懷孕這就是有點問題,小兩口不愿意說被,面子薄,肯定是誰有點什么毛病,不過她猜是王冉有毛病,不然按照自己婆婆的個性,沒有道理到現在還不催,她早就火上房了,這么淡定的原因就是自己女兒身體出身體了,所以她不能催。

    自己當嫂子的,也得搞好跟小姑子的關系,在一個徐秋華也是真關心王冉,她這結婚都這么久了,肚子一點動靜都沒,你說她都錯過了最佳懷孕的階段。

    “媽,這是偏方,你叫王冉試試,反正也不是什么藥之類的……”

    徐秋華知道哪些亂七八糟的不能吃,這就是食療,聽說別人有用好使的,這不自己才敢說的。

    王媽媽覺得這玩意有點不靠譜,但是徐秋華說的對啊,又不是藥,就是平時吃的東西,這也吃不壞,那就試試被。

    興致沖沖的給女兒打電話。

    “你嫂子弄了一個偏方,你以后每天晚上回家里媽給你做……”

    王冉心里的這把火終究還是沒有忍住,對著自己媽媽就鋪天蓋地的飛奔了過去,她都要難受死了,委屈死了,吃什么偏方?她是不能懷啊,還是她身體有缺陷?

    一個沒注意,語氣也沒有控制好,聲音就有些大。

    “媽,我求你了,你別給我壓力行嗎?我自己就挺難過的了,你就生怕我會忘記這件事情一樣,一直不斷的在我的心口上撒鹽,吃什么偏方啊……”反正說了一大通說王媽媽的話,王媽媽這一聽,自己動動嘴就特別想罵她,自己為她操心還錯了?

    自己是為了誰?

    行,她做錯了,她就是多事兒,她就是沒事兒找事兒。

    “媽……”王冉后知后覺的感覺出來自己語氣不好,可那一把火燒了上來她也控制不住,母女倆弄的有點不歡而散。

    王媽媽擦著眼淚,人年紀大了,就是容易掉淚疙瘩,自己為了她掏心掏肺的,她就是這么回報自己的?

    說自己無聊是不是?

    徐秋華這一看,就趕緊勸。

    “媽,王冉不是那意思……”

    “她不是那意思是什么意思啊,她生病的時候我為了她就差點沒上火上死了,結果現在跟我說,要我別管,行,我不管了,我是為了誰啊……”王媽媽還覺得委屈呢。

    這是嫁出去了,翅膀就硬了。

    徐秋華理解王冉的心情,你想想,從結婚就沒信兒,結果一直有人催,那身體在有點毛病,不就是越聽越上火嘛。

    王媽媽回了屋子里躺著,等王爸爸回來吃飯,自己就嘟囔,說以后不管王冉了。

    “*誰操心誰操心,我懶得管她!

    王爸爸不吭聲就喝自己的湯吃自己的飯,等王媽媽回了房間里,徐秋華對著老公公就說了,把整件事情都說了,徐秋華還是站在王冉這邊的,王爸爸覺得你愿意怎么樣就怎么樣被,你就非插手管那么多,孩子都大了,也不是小孩兒了。

    晚上王超回來,徐秋華就跟丈夫說。

    “好像在電話就生氣了,給媽說哭了……”

    王超這脾氣就上來了,立馬給王冉打電話,叫王冉回家跟王媽媽道歉。

    “你現在是結婚了就放肆了是吧?你趕緊給我回來,別說你嫁了,媽生了你,你還敢把媽給弄哭了?你有理?”

    王超覺得這是王冉不懂事,老人家不就關心那些,你就當沒聽見不就完了,你氣她干什么?媽這一段身體本來就不好。

    王冉人還在基地沒回來呢,接到自己大哥的電話,一聽又是什么都沒有問,上來就劈頭蓋臉的罵她,她是小孩兒嘛?

    “你人在哪里呢?”

    王超這就要過去教訓王冉了,徐秋華扯著王超的胳膊,強硬的搶過來電話。

    “小姑啊,你哥有病,別搭理他啊……”說完趕緊就把電話給掛了,看著王超的臉:“你這是干什么?王冉都結婚了,你還想打她?我早知道我就不跟你說了,弄的好像我在中間攪合似的,要是小姑知道是我說的,心里恨不恨我?”

    徐秋華有時候看王超做事情的方法也很是無奈,老是容易激動。

    家里還有王爸爸震著呢,王超不敢就真的殺到王冉單位去揍她,那樣王爸爸肯定翻臉。

    簡寧今天休息,大清早自己就起床下樓去買的早餐,買回來,自己態度也特別誠懇,叫她起床,王冉睜睜眼睛把鬧鐘從旁邊拿了過來看了一眼,自己起身就要下床,簡寧把早餐干脆就端了過來。

    “不生氣了啊,你這樣生氣,我也摸不到頭緒,到今天我都不知道你因為什么氣成這樣了……”

    王冉的臉色有些發僵,簡寧做了一個抱歉的動作。

    王冉就跟他在床上掰扯掰扯這件事兒,自己為什么生氣的,說出來問問他,自己應該生氣不?

    原來關鍵在于那碗面條,還有平時她有點累又讓她做飯了是吧?

    這都不是問題,只要你能說出來,真不算是什么問題的,咱們攤開了說,好好解決就是了。

    “我錯了……”簡寧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

    王冉瞥了他一眼:“你說我燉了好幾個小時的湯被你這樣對待,我應該生氣嘛?”

    “應該,太應該了,這樣冉啊你看我們倆工作現在就都有點忙,天天做也太費時間了,我們條件還算是不錯,你不用管我,就管好你自己,周末你休息了在做,你看這樣行嗎?”

    簡寧是真的想要解決問題,他自己吃的方面很容易解決,不行就在醫院吃,以前也都是那么過的。

    “醫院做的到底是沒家里好……”

    她不就差這個嘛,合計他得吃點好的,要不然經常熬夜的人。

    “別,我吃了那些年了,也挺好的是吧……”

    王冉抿抿嘴,臉上也有點要見太陽的意思了,簡寧摟著王冉的肩膀,知道她喜歡吃拌飯,你說大早上的自己去找拌飯多不容易不?

    “以后你心里有話要對我說,或者你有脾氣你就發,別噎著藏著行嗎?”

    王冉別開頭,簡寧嘆口氣,吵架真是一個力氣活啊。

    雨過天晴,王冉趁著中午吃口飯的功夫給王媽媽打電話,王媽媽是早就過了那個勁兒了,不過還得酸女兒兩句。

    “你給討人厭的打什么電話,我多無聊啊,閑的沒事兒就好像盯著你生活一樣,叫你有壓力……”

    王冉一陣汗顏,怎么還帶記仇的?

    “媽,我錯了,我那天心情不好……”巴拉巴拉說著自己跟簡寧冷戰了,王媽媽一聽心里心疼女兒,可是你說誰家的女人不這樣?那就都得做飯啊,除非你遇上的是廚子或者本身就喜*做飯的男人,不然這飯鍋就得背一輩子的,又聽王冉說要買著吃,王媽媽這是堅決反對的。

    “外面買的再好營養也沒有家里的飯菜好,你看飯店做的菜味道是好,可里面填了多少東西?你跟簡寧又都是需要高營養的,這樣不行你們倆就回來吃……”

    這是更加麻煩的辦法,王冉自然不會這么干的。

    母女是沒有隔夜仇的,前一秒恨的要死,哭的嘩啦啦的,后一秒又好的跟一個人似的。

    王冉雖然沒有說這次冷戰跟上次她晚上給了信號有關,但是簡寧覺得自己得調整調整,是有點問題了,本來就是件挺美好的事情嘛。

    晚上關了燈,你說氣氛什么都挺好的,他人還沒從她身上下去呢,王冉來了這么一句。

    “你把枕頭給我……”

    簡寧抓著自己的枕頭遞給她,就不用想了,干什么自己還不清楚嘛?這就跟著魔了似的,然后她還得挺五分鐘呢,簡寧前一次就給她科普過,覺得這樣不科學,要是精子跟卵子遇到就是遇到了,哪里還需要你這樣的?可是說了也白說,看來當醫生有些時候他也是太過于較真了,想著到時候她在跟自己說別的,還是忍住沒說。

    他洗完了,這人還在床上躺著呢,簡寧看著她都覺得累得慌。

    “行了,去洗吧……”

    王冉夾著腿,自己走了一步就回頭問他:“你說這次幾率高不?”

    簡寧都想求了,趕緊讓她懷孕吧,這么下去自己都得瘋了。

    他是覺得很荒唐,他一個醫生,學醫的,王冉現在這狀態自己就治不了,怎么跟她說就沒用,那該懷的時候就有了被,著急有什么用啊,再說現在都忙,在緩緩不是更好嘛。

    隱隱有一種蛋疼的感覺,自動忽略結束之后她做的動作,這還是挺美好的。

    *

    喬蕓這肚子是跟吹氣似的大,吳國太脾氣也大,自己回家了就再也沒回來,這都眼看著要一個星期了,他走的第一天喬蕓就有些撐不住了,兩個人一起生活久了,就分不開了,半夜動動身邊都沒有腿可以叫自己碰觸到,喬蕓就有點心慌。

    可外婆就賭這口氣,這都眼看著快七天了,喬蕓憋不住了,背著外婆就給吳國太打電話了。

    “今天回來嘛?”

    語氣很是低氣,這就是一開始做下的病根,她在吳國太面前就沒硬氣過,吳國太不太想跟她講話,自己媽腳上的燙傷現在還能看出來呢,那幾天是怎么挺過去的?一直吃止疼片,敢情是沒燙在她的腳上。

    “不回去,回去干什么?什么離婚你跟我說……”

    “你這是干什么?當時不就是吵架……”

    這無關吵架什么事兒,你不是就覺得我沒本事嘛,那你找有本事的去,誰攔著你了?你以前交的對象都有本事,那你就去找啊,趕緊的去。

    喬蕓是好話說盡了,人吳國太就是不回來,這個月開完工資直接都給自己媽了,以前還做的挺隱蔽的,畢竟還有外婆那一道關卡呢,現在吳國太就是這態度,你愿意過就過,不過咱們就離,我錢就給我媽管了,你能怎么樣吧。

    喬蕓跑到婆婆家給婆婆親自道歉去了,吳國太他媽就趁機提要求。

    “本來你們小兩口之間的事兒,媽不應該管,可蕓蕓啊,不是吵架就什么話都能說,你過去交了幾個有錢的男朋友這事兒拿出來說你覺得有往臉上貼金的功效嘛?恰恰相反的,在我們當家長的眼里,只會覺得你歷史太豐富了,你私生活有問題,你明白嗎?”

    吳國太他媽板著臉。

    “我這個婆婆對你們怎么樣?你說要房子,別管怎么樣,國太這房子還是買了,將來要是賣,也能賣不少錢,有什么是我沒給你們的?我們家是沒有錢,但是能給的我都給了,你說見紅了,我這一鍋的油就全部都澆在我的腳上了……”

    “媽,對不起,我那天確實有點害怕……”

    吳國太他媽擺手:“媽,也是想讓你們倆過好,你說現在你倆跟著老人過,那錢是不是就亂花了?媽幫你們攢著,以后用錢你可以跟我要,這不是挺好的……”

    喬蕓現在人低氣啊,也沒辦法,那就是自己婆婆說什么是什么了。

    吳國太回到家,對著外婆還能算是有個笑臉,外婆以為這小子是被自己給制住了,那就差不多得了。

    “她一個孕婦,你別什么都跟她斤斤計較的……”

    吳國太也不吭聲。

    吳國太的工資都給他媽了,外加還房貸,你說還剩什么錢?零花錢他媽每個月就給二百,夠干嘛的?喬蕓自己不掙錢,想買點什么就得跟外婆伸手要。

    好在這夏侯蘭跟夏侯令是給他們媽錢,夏侯蘭是就怕自己媽吃虧,背著也是老偷偷給,外婆怎么花她也不太心疼,但是干不正經的事兒,她一般會翻臉,給喬蕓花,知道了也會生氣的。

    喬蕓手里沒錢,外婆不是不知道。

    “他工資給你了?”

    喬蕓覺得自己是有苦難言,那自己送上門了,婆婆那么說了,她能怎么辦?就只能點頭被,不然真離婚?現在這社會,女的多不值錢啊,帶著一個孩子就更加不值錢了,離婚肯定不能走的,再說也沒有到那個地步。

    只能心虛的騙外婆,說孩子要出生還得用不少的錢的,自己就攢起來了,外婆一聽,也是,他們兩個手里緊吧緊的也沒什么錢,自己拿出來兩千塊錢給喬蕓。

    “別委屈你自己!

    喬蕓也是一個選手,你外婆現在活著,她能給你錢,你花的是心安理得的,一旦你外婆沒了,老公又沒本事賺錢,婆家摳的要死,你說她就不合計合計將來要怎么辦。

    她是好老婆的代表,自己轉身就給了吳國太一千五,男人在外面用錢,你說到時候干點什么,人家都有錢,你掏不出來那就多丟人,她對吳國太這是真*,寧愿自己花少點。

    外婆是沒錢了就跟兒子女兒張手,她以前心疼兒子女兒,但是知道他們都不差錢,那單位就都有油水,現在喬蕓沒這個條件,窮啊,沒辦法,那就只能搜刮兒女的錢來貼外孫女。

    夏侯蘭接到自己媽的電話,外婆跟夏侯蘭說借錢。

    “媽,我不是才給你拿一千塊錢嘛?花這么快?”

    外婆就說外公這一直吃藥也沒斷過,家里什么不需要錢啊。

    “你跟我爸怎么花都行……”

    夏侯蘭下班的時候去提款機取了五千直接就拍到自己媽面前了,她是真的不差錢,姜饒人家小兩口就結婚這么久,手里有十多萬的存款了,到底有個有底氣的娘家就是不錯。

    夏侯蘭因為這個對齊娜也很好,誰叫人娘家給力了。

    外婆一聽,又是嘆氣:“喬蕓結婚就是沒選好,要怪就怪王冉,她跟吳國太結婚不就完了……”

    那現在這日子就不是喬蕓過的了,外婆越是想越是氣,要不是王冉喬蕓怎么會認識吳國太,外婆就壓根忘記了,那是喬蕓在銀行勾搭的吳國太跟王冉有一毛錢的關系嘛?果然是看你順眼,沒邊的事情都能推到你身上去,王冉是躺著也中槍。

    夏侯蘭越是夸齊娜,外婆就越憋氣,那娘家再好,你就愿意叫兒媳婦跟娘家親?

    “你怎么有點缺心眼呢,兒子是你的,叫他跟老丈母娘親,以后就被勾搭走了……”

    可夏侯蘭心大,這丈母娘也沒說要害死兒子,又是搭錢又是搭時間的,成天換著樣的給孩子們做飯吃,自己還操心什么?外婆是心眼小,算計的是,將來齊娜要是生孩子了,她跟娘家親,孩子就會跟外婆家親。

    “操心的太多了……”

    “齊娜還沒懷孕呢……”

    外婆問了一句,結婚久了不要孩子,一般長輩開口問的就是這句話,表示對你生活的關心。

    “現在準備要呢,今年應該能要上!

    外婆笑笑,笑的別有深意,笑的夏侯蘭就有點納悶,她媽這是干什么?

    “媽,你笑什么呢?”

    外婆嘴上沒說,心里想的卻是,這王冉結婚也挺久了吧,現在不是走的挺好的嘛,那怎么還沒要孩子呢?你看喬蕓這肚子大的,王冉別不是不能生吧?

    外婆就覺得肯定是,不然一點動靜就都沒有?

    這就是一種心態,你看我們喬蕓過的不夠好,可架不住有我搭啊,那日子也是不錯的,你王冉是條件很好,你看兩人都賺的多,可架不住沒孩子啊,這都多大年紀了?越大就越容易生不出來。

    夏侯芳這補課就一直沒有斷過,花錢也真是不少,把家里都要給掏空了,幸好夏侯令跟典韋是能賺,還有老本,這才能撐下去,典韋真心覺得,現在養一個孩子,自己都覺得要死了,在養一個,自己能瘋,絕對的能瘋。

    “媽,你干什么去?”夏侯芳在屋子里聽見她媽穿鞋的動靜就探出頭問了一句。

    “你好好做你的卷子,一會兒回來我檢查啊,給你奶送餃子……”

    夏侯芳有些嘰歪,典韋不愿意讓孩子攙和這些事情,畢竟她只是一個小孩子,有時候心眼太小也不見得就有多好。

    “送給我奶,要是她跟我爺都吃了,我也不說什么了,家里還有兩個討債鬼,憑什么我媽給他們包餃子吃?”

    夏侯芳心疼典韋,就恨喬蕓,你是沒張手還是沒張腳?我媽送的你好意思吃不?

    按照芳芳的意思,就給送三十個,爺爺奶奶一人十五個就搞定了,那典韋能那么送嘛,外甥女明知道懷孕,還不給帶。

    喬蕓就喜歡吃典韋包的餃子,典韋提前打的電話,她晚飯就沒吃,就等著呢,吳國太下班她就告訴吳國太先別吃飯,等餃子。

    典韋把餃子送過來,自己蒸了兩鍋拎著上樓,外婆接過去,喬蕓從頭到尾,你說你吃人家的餃子,你應不應該說句感謝的話?可這人就一聲沒有,這夫妻倆個性就特別像,吳國太眼里也沒有人,看見誰了,就恨不得躲著,能不開口就絕對不開口,人在臥室里玩游戲,典韋不是來了嘛,堅決不出屋子,喬蕓就典韋進門叫了一聲舅媽,然后端著盤子就進去吃了。

    吳國太一個男的,正是能吃的時候,自己就干掉兩盤子,喬蕓這懷孕,胃口也是大了,也挺能吃的。

    典韋沒有坐多大一會兒,自己起身就走了,下樓的時候覺得特別無語,她是保姆?她做這些都是應該的?

    你看婆婆在她走的時候說的那句話。

    外婆不是會做人嘛,拉著典韋的手:“你說還包餃子多辛苦,還給我們送,典韋啊,媽心里特別感激你啊……”前一句典韋聽著好像是那么回事兒,后一句就有一點不對了:“這蕓蕓吧就喜歡吃餃子,你爸現在身體也不是太好,我也沒時間包……”

    什么叫沒時間包,外婆不太喜歡干活,以前外公好好的時候這些都是外公做的,包那么多人吃的餃子能有躺在床上休息一會兒來的舒服?

    典韋在心里罵著婆婆,就你能養出來這樣的外孫女,你什么德行,她就什么德行。

    自己一扭頭就回家了,夏侯令是個孝順的兒子啊,老是操心外婆外公吃不好,就一直讓典韋周末就給包餃子送過去,典韋就鬧不明白男人了,你愿意孝順,你自己去包啊,你動動嘴就算是孝順了?

    那是我對你媽孝順還是你對著你媽孝順?

    “包羊肉洋蔥餡的吧,我媽*吃……”夏侯令坐在沙發上看著報紙,輕飄飄的就說了出來,夏侯芳在屋子里,自己就特別想抽自己爸的臉,你愿意做,你自己去做嘛。

    “我沒空!钡漤f衣服已經換好了,夏侯令看著有點懵,這是要去哪里?

    “親戚家孩子結婚,我去吃喜酒……”

    典韋出去了,夏侯令給老婆打電話問典韋什么時候能吃好,你說這邊他就買好材料了,就等著典韋回來包呢,芳芳也是壞,本身跟奶奶家感情不好,就給她媽發短信,告訴自己媽,別回來那么早。

    眼看著都一點多了,夏侯令給典韋打電話,典韋沒接,他有點著急了,自己把材料都整理整理,收拾收拾用袋子都裝好就拿著車鑰匙出去了,臨走的時候還告訴芳芳在家里學習。

    夏侯芳以為自己爸就這樣給奶奶拎去了被,覺得自己的計謀成功了。

    夏侯令可能拎著半成品去他媽家嘛?直接開車去王媽媽家了,這就是成慣例了,之前是不走,那現在消氣了,覺得也不是什么大事兒,再說鬧的是徐秋華,不是王媽媽。

    這人很奇怪,有用得著你的地方,你就是他大姐了,不然你就是狗屁。

    夏侯令來的時候徐秋華沒在家,周末王焱也補課啊,自己陪著孩子去補課了,王媽媽自己在家呢。

    “姐,你在家呢?”

    王媽媽聽見喊聲,那你說人都提著東西上門了,她總不能給趕走吧?

    不就是包幾個餃子嘛,那就包被。

    “王冉怎么還沒要孩子呢?這都高齡產婦了……”夏侯令隨意的問了一句。

    王媽媽笑笑:“嗯,他們不著急,我倒是著急,我著急沒用啊……”

    “你得說她,你看喬蕓這孩子在幾個月就生了……”

    王媽媽但笑不語,她跟王爸爸就都是忠厚老實的人,王爸爸干完活從下面上來,那小舅子來家里了,不管怎么說,你也得給準備一頓好吃的飯菜啊,夏侯令吃完飯一抹嘴,王媽媽把餃子就都給他裝上了。

    “姐你留點吧,給王焱吃!

    王媽媽留什么留?一共就兩鍋的材料,一鍋才幾個餃子?

    “不用,我家里冰箱里都是,拿走吧……”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