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名:170害人精

    半夜三點半左右,外面的風聲在咆哮,王冉是被風聲給刮醒的,他們家后面只有幾棵樹,除此之外就沒別的了,這是小區的最后一棟樓,所占的位置還是蠻不錯的,樹隨著風在搖,搖的她心驚膽戰的,今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夏天的時候那雷閃的,從來沒有這樣過,現在又開始刮這么大的風。

    王冉醒了就睡不著了,隱隱也是有些害怕,女人嘛。

    一看時間三點半左右,抓過來手機看了一眼,風敲在玻璃上的聲音,外面本來天就黑了,也看不出來到底刮風刮成什么樣,聽的人心里發寒,拿著手機差一點就給他打過去電話了,自己終究還是忍住了,他值班呢,要是擔心自己,反倒是給他添亂。

    “看什么呢?”陶林玉看了一眼簡寧,簡寧笑笑搖搖頭,外面刮這么大的風,就怕她會害怕啊,電話還不敢打,他回不去,一旦打了這個電話,只會讓她更加恐懼的。

    值班的護士就說沒見過這么刮風的,是不是龍卷風啊。

    “這明天要是這樣,那可好了,這天不正常!

    王冉四點爬起來的,實在睡不著,那外面的聲音反正也睡不著,不如早點起來了,冰箱里有昨天買好的菜,想著他不喜歡吃油膩的,把雞跟排骨扔進鍋子里飛水,然后煮上調上小火,材料該放的都放齊全了,自己躺在床上看書,其實還是有3gnovel.cn看最快更新點困的,畢竟這才幾點啊。

    六點鐘,風聲終于被壓下去了,王冉覺得自己終于能喘一口氣了,不然這樣上班,她都懷疑自己會不會被風給吹飛。

    把鍋子里的肉撈出來,分盤子裝好然后把湯過濾,自己洗臉梳頭發準備上班。

    冬天的六點半天還是有些黑的,王冉拉拉自己大姨的領子,可能是受刮風的影響,天氣有些涼,一出門就感覺冰碴往臉上打一樣,朝著公車站出發。

    “媽,你看什么呢?”徐秋華才起床,頂著一頭的亂發,看著婆婆一直往外看。

    “王冉上班了吧……”王媽媽嘟囔了一句。

    孩子成家好也不好,明明沒有什么事兒,但是心里總是掛著她,畢竟不在自己的身邊了,也不能隨時的看到,簡寧昨天好像是值班,那半夜的時候風刮成那樣,王冉能不能害怕?

    要給簡寧打電話,徐秋華看了婆婆一眼:“媽,他這時候才要準備下班,也許開會呢,別給他打了!

    王媽媽想想也是,今天也沒做什么菜,放下電話。

    “王焱啊,趕緊起床吃飯了……”

    這孩子昨天晚上就說要吃土豆燉牛蹄筋,王媽媽早早就起來做了,王焱一聽說有自己喜歡吃的,起來的可快了。

    王超最近好像工作有點不順利,事業這東西也就是這樣吧,自己風光過一次,眼看著就要拿下來一次大單子,結果因為張靖饒那熊孩子,王超很想努力表現自己,但總是覺得好像沒有機遇一樣,就沒有他可以發揮的地方。

    “合計什么呢?”徐秋華推了丈夫一下。

    “媽,我想跳槽!蓖醭粗鯆寢屨f著,自己低頭吃了一口飯。

    這想法早就有了,心里總覺得王冉拒絕了張遼,張遼是不是心里就對自己有什么想法?這幾次就都是這樣的,機會都給別人了,王超心里挺不服氣的,他現在也就是坐在這個位置上,沒啥實權。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王媽媽擰著眉頭,她就討厭聽見這樣的話,一個地方干的好好的,你說你從畢業就在這家公司待著來的,雖然說人挪活,那現在這工作可不好找啊,如果工作換好了還行,那要是換壞了呢?換工作得慎重。

    “不是干的好好的……”

    徐秋華替王超說話了:“媽,你是不知道,張遼好像對王超有點意見似的,那當初把事情弄黃的也不是我們,是他們老張家出人才啊,養那么一個熊孩子……”

    “我也不懂這些,媽還是覺得穩妥一點的好,你自己看著辦吧!

    王媽媽添了一碗飯,她一般都能吃兩碗的,王焱今天出息了也吃了兩碗,牛蹄筋王媽媽怕不爛用高壓鍋壓了四十分鐘完全就入味兒了。

    簡寧到家,王冉沒有把小白菜給放進湯里,即便能保持住溫度,味道也變了,貼了一張便利貼,叫簡寧自己把青菜扔進去就好,滾一開小白菜熟了就可以盛出來了。

    簡寧吃完飯就睡了,一覺睡到下午四點,起床想過去接她,今天就不行了,家里也沒有收拾呢,還有衣服也沒洗。

    王冉到點下班,順路去買菜了,那小胳膊拎著好幾個袋子,自己在樓下遇上了幾個愛說話的阿姨,彼此打了一聲招呼,自己提著東西就進去了。

    韓醫生的媽人還沒有走呢,王冉從來不跟這老太太說話,她就是小心眼。

    韓醫生的媽跟別人說著:“一點禮貌都不懂,看見人也不知道打個招呼!

    *

    衛城人上班呢,又是林芬的電話,他已經把林芬的電話給拉黑了,但是林芬換卡了。

    “我這么說吧,我有家,你別想這些沒用的了,好好的跟你丈夫過日子!毙l城自認自己算是仁至義盡了,我沒有對你大小聲這已經是我的忍耐了,你還想怎么樣?

    偏偏林芬就跟著魔了一樣,她現在就認準了衛城。

    陶林玉黑著臉來醫院的,自己在里面換衣服,林芬推門就進去了,怎么開始的也沒人知道,反正兩個人就掐起來了,主要攻擊選手就是陶林玉,林芬是挨打那伙的。

    “我告訴你,別給臉不要臉!碧樟钟癜汛蠊拥目圩涌酆米约旱氖直戎址业哪,太他么的不要臉了。

    別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兒啊,以前她們兩個的關系很好,這是怎么了?

    醫生跟醫生打架,這說嚴重就嚴重,說輕就輕,主任都覺得無語了,這是閑的是吧?

    找陶林玉談話之前已經找林芬談過了,主任聽到的就是林芬挨打了,問她,她就說是誤會。

    “主任沒什么的,我倆就是說話一言不合就打起來了,沒事兒,陶林玉就是這個性你也知道的……”

    主任肯定要找陶林玉談的啊,你這樣動手畢竟是不好的,有什么問題你們可以私下解決,不能在醫院這樣的,要是叫病人看見了,這都成什么了?

    “因為什么?”

    陶林玉實在憋不住這口氣了,簡直欺人太甚了,沒完了是吧?自己給她留臉,她自己不要的,陶林玉就把前前后后都給說了,主任簡直聞所未聞,這是什么話?同事之間的,他覺得是不是有什么誤會的?林芬不至于去挖人家老公吧?

    看著也不像是這樣的人啊。

    陶林玉晚上去了林芬的家里,林芬老公在家呢,陶林玉也沒藏著掖著,自己開門見山,林芬老公根本就不信,覺得這是兩個女人之間發生什么了,然后陶林玉就是故意抹黑林芬,陶林玉是氣的胃都疼了。

    下班去了自己姐姐家,衛城又出差了,她姐正準備晚飯呢,陶林玉她姐是個美食專家,喜歡研究吃的,陶林玉她媽就住在她姐家的樓上,陶林玉的兒子晚上就跟著外婆睡,白天有時候是陶林玉她姐幫著給帶。

    “行了,跟那樣的人,你生氣也犯不上!

    *

    “王冉……”董梅跟自己丈夫逛街撞上簡寧跟王冉了,自己熱情的打了一聲招呼,這夫妻倆簡直就無敵了。

    董梅是一心一意的想跳槽,但是覺得這里面是王冉做了什么,所以現在對方不肯接收自己。

    “找個地方一起吃個飯吧!倍窡崆榈恼f著,董梅老公也開口了,說不容易遇到。

    王冉托著簡寧的手動了一下:“不用了,我們還有事兒呢!

    王冉是那種我喜歡你,我就喜歡跟你接觸,不喜歡你,你做什么我都討厭,與其虛偽的說一些客套話,還不如現在就分道揚鑣,她跟董梅之間不是朋友的關系,也沒有必要一起吃飯。

    董梅兩口子出來給兒子買衣服了,王冉拉著簡寧就走了,董梅撇撇嘴,你看看她那小氣的樣兒,真是的,小家子氣。

    王冉跟簡寧在外面吃的,吃完飯就回家了,現在電視臺有個選秀的節目,簡寧是從來不看這些的,王冉起先也是不看,可是單位有個小丫頭簡直了,成天在她們的耳朵邊嘟囔,那人有多好有多好,王冉就好奇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呢,唱功確實了得。

    自己看的津津有味兒,簡寧在書房里看書。

    *

    “我X你奶奶……”王亮就差沒把電話給砸了,偉亮也不怕他罵,隨便罵。

    王亮現在人還單著呢,找沒找的也沒人知道,王亮媽媽就更加不清楚了,回來的次數不多,照比著以前是少了很多,知道他心里對自己有想法,可是別的事兒都能順著他,這件事絕對就不能。

    說出去都丟人啊。

    偉亮在一個婚姻網給王亮弄了一個征婚的,誰知道就真的有人上門了,這人也是神仙,竟然靠著偉亮寫的王亮的昵稱找到了他的QQ,加王亮好幾次了,是這么寫的。

    如果你結婚了你就別聯系我了,如果沒結婚你加我唄?

    這么一個三炮,就看了一眼簡單的介紹你就來加我了?你看上我什么了?王亮覺得這東西不是他的菜,覺得對方那女的挺SB的,有毛病被,花癡。

    因為這事兒跟偉亮弄的有點尷尬,其實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徐嬌蘭那事兒鬧的。

    偉亮如果不說,王亮什么毛病都沒有,可偉亮說了出來,他心里有根刺,是兄弟,可是最貼近的兄弟知道了不應該知道的,你說他心里能好受嗎?

    徐嬌蘭是個選手,跟王亮還在陸陸續“聽潮閣”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續的見面呢,她也沒處,自己就單著,當朋友似的,偶爾碰上會說一句話。

    昨天王亮跟朋友出去喝酒,這不就撞上了,徐嬌蘭當時人在外面抽煙呢。

    她抽煙的動作特別好看,手夾著一根長長的煙蒂,有些女人抽煙你會覺得風塵,覺得不夠好,可這些對于王亮來說都是能在接受的范圍之內,他的個性就決定了他的喜好。

    “你那朋友段偉亮沒跟你說?他說他朋友手里有我的照片,就當你幫我一次,叫他刪了吧!

    說完話自己把煙扔到地上,自己用腳尖抿滅就進包廂里面去了,她現在過的依舊是這樣生活,但是絕對不跟任何人發生任何的關系,到底是為什么在堅持,其實說白了,她就是不甘心。

    徐嬌蘭就鬧不明白了,如果不是因為段偉亮,自己跟王亮可能都結婚了,現在孩子都有了,如果結婚了在鬧出來這事兒,他不見得就能跟自己離婚吧?她不恨王亮她媽,她恨段偉亮。

    你當自己是什么東西,能隨隨便便的就決定別人的命運?有些話是不能亂說的,你為什么要說出來?你真是為了王亮好嗎?

    徐嬌蘭懂得男人的心,自己說了這話,王亮心里不膈應才怪呢,自己得不到,他也別想好。

    王亮在床上翻了一個身,早上八點半到單位的,最近有點懶散,經常遲到,不過他上班沒人要求他,他不來都沒人說,進了辦公室自己雙腳舉在桌子上蒙著衣服就睡了,昨天喝的太晚了。

    偉亮跟人打麻將呢,桌子上就有人說了。

    “我怎么聽別人說,王亮把徐嬌蘭給帶家里去了?”

    圈子里有點風吹草動的誰都能知道,不過現在沒人確認,只是聽到風聲了,這不就跟偉亮來確認來了。

    “誰他媽的說的?哪里聽來的?”偉亮一臉的憤怒,好像因為把自己兄弟跟徐嬌蘭掛在一起不滿的樣子:“那女人玩玩就得了,還真的能結婚,說這話的人腦子被屁崩了!贝蠹倚πσ簿瓦^了,徐嬌蘭那不是誰都跟的,你得有錢,你得出得起這個錢,朋友也是聽過,他們也玩女人,但是這種玩法就太貴了,雖然說人美,那也不值得那些錢啊。

    “我聽一哥們說,說他哥們玩過徐嬌蘭是跟別人一起的,就一個晚上不到一個小時扔出去五十萬啊!

    家里有錢是有錢,包一個女的才要多少錢?玩個小明星也不見得能用這么多錢啊,這女的還是有本事,能叫人愿意掏錢。

    他們不知道的是,徐嬌蘭不僅人美而且很有男人緣,她跟過的男人一般不會在外面說她什么的,就看走眼那么一次,就偉亮那不著調的朋友,出去到處說,別的男人發生過什么,自己不會拿這個來說,一是不想給自己找麻煩,二是這個女人確實挺好的,是個很好的玩伴。

    跟徐嬌蘭最近走的最近的一個男的,據說家里也挺有本事的,就被她給迷住了,天天來逮人,她壓根就不用去別的地方。

    “嬌蘭這樣就不好了,端大了可就沒意思了,你想要什么,你告訴我!

    李放追徐嬌蘭追的很辛苦,自己給她買衣服買包她是收了,但就對自己這個態度,他想要有點什么,她就不干,他就搞不明白了,自己要貌有貌的,要錢有錢,她怎么回事兒?

    徐嬌蘭只要一天沒確定王亮會放棄她,她是不會拿自己的未來開玩笑的,你給我買東西那是你自己自愿的,我沒有逼著你給我買。

    “我沒什么想要的!

    李放笑笑:“那結婚呢?”

    徐嬌蘭的睫毛沒動,結婚也不是跟你這樣的人結婚,不合適。

    *

    王亮請吃飯,王冉就打趣王亮,說他再不找就來不及了。

    王亮笑瞇瞇的:“不然你介紹一個給我唄?那我就遇不上合適的!

    “我哪里認識什么姑娘啊!

    偉亮嘴就欠:“網上不是有個姑娘在追你嗎?”

    本來就是一句玩笑話,你說王亮臉上的表情弄的皮笑肉不笑的,王冉好奇就問了一句:“網上還有姑娘追你呢?這么勇敢……”

    王亮表情有些不是那么回事兒了,王冉也看出來了,自己清清喉嚨,覺得還是別說話了,偉亮知道王亮這個勁兒,他就是故意的,你他媽的為了一個雞就跟我這樣是吧?他就不信邪了。

    “你別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你擺臉子給誰看的?我他媽的不欠你的……”

    偉亮說話有點糙,他平時接觸的人什么都有,自己有屬于自己的一攤事業,能拼到這個地步,雖說也有靠他老爹,但是已經不易了,偉亮也從受過別人氣,再說從小一起長大的,我這么做是為了誰?

    你他媽的簡直就是不識好歹。

    王亮拿著杯子,笑的挺燦爛的,杯子里的酒照著偉亮的臉就甩了過去。

    “你是沒欠我的,你是欠打……”

    這兩人心里都是有氣,就干起來了,簡寧從中間把王亮給抱開了,王亮那腳還踹偉亮呢。

    “這些年的哥們了,有話你不跟我說,你跟我媽說是什么意思?”

    跟他說,難道他就沒有大腦?那他何必帶徐嬌蘭回家呢?現在弄的他媽也跟著不開心,偉亮就高興了?王亮覺得段偉亮就是有毛病,老是認為他自己做的就都是為別人好,誰用得著他為了好了?

    “我跟你說?你那大腦里面裝的就都是大糞我跟你說什么?我說你那妞兒千人騎萬人睡的,你能愿意聽嗎……”

    王冉的嘴巴都能塞進去一個雞蛋了,心里特別懊悔,早知道這樣剛才就不問了,你說自己太缺心眼了,簡寧不說就肯定是有原因的被,現在好了,她知道了,王亮又是一個要面的人,以后可怎么見面啊。

    “王八蛋……”王亮掙脫簡寧的鉗制照著偉亮就過去了,從身板上來說,王亮肯定打不過偉亮,王亮才一百多點,偉亮那可是將近一百七的體重啊,偉亮也沒慣他那脾氣,咣咣幾電炮,他還憋氣呢。

    王亮扯著自己的衣服都走到門口了,又轉回身,自己拿著錢包從里面唰唰唰掏出來兩千塊錢就扔盤子里了,自己轉身就走了。

    “就他這德行,我都想替他媽教育他……”偉亮也是沒出完這口氣呢。

    這兩人就都掛彩了,感情的事兒不是說你想放手就馬上能放手的,理智是理智,感情是感情,特別當這個女人有心計的時候,時不時勾搭你一下,那徐嬌蘭現在就是這態度,她還在努力著。

    王冉跟簡寧回家,想想就覺得挺那個的,那樣的女人怎么能愛上呢?

    在王冉看來就是不可能的,從自己的角度出發,這都成什么了?或者她思想有些保守,揉揉脖子,自己還是別想了,她不能應付這么復雜的問題,太難解了。

    王亮腫著一張臉就回家了,他爸今天回來的早,這就看見了,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通罵。

    每家大人表示的方法都不同,簡寧他爸是平時盡量的滿足簡寧,一旦這個孩子脫離自己的范圍之內了,不聽他的話,他就立馬把這個人就像是程序一樣的刪除,并且是不可挽回的,王亮他爸呢,表達感情的方式有些特別,從來不當著孩子的面夸孩子,別人一夸他兒子怎么好怎么好,嘴上是說這孩子不過就是靠自己,那心里也是引以為豪的。

    覺得自己兒子已經很不一般了。

    “你這是跟誰打架了?出息的你,成天就吃喝玩樂,你自己靠著雙手賺什么了?要是沒有這個家,你狗屁都不是,你看看你自己穿的都是什么玩意?你是舞男?”

    王亮他爸就看不得兒子的穿衣打扮,他接受不了。

    王亮他媽一聽自己丈夫的聲音立馬就從樓上下來了,這肯定是小祖宗回來了,下來一看,這臉怎么弄的?

    “誰打你了?”

    王亮他媽就特別護犢子,我兒子我打我罵怎么都行,但是外人不能碰。

    “沒事兒……”王亮動動唇角,是有點疼,偉亮這也是恨極了自己,下這么重的手,他們打是打,打完還是一樣的好,自己拎著衣服就上樓了,可王亮他爸這還沒有完呢。

    “就你養出來這么不著調的兒子,你看看他穿的是什么?每天出去跟人喝酒,怎么沒喝死他呢?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小混混呢,不就是靠著家里有點錢……”這就開始批評上老婆了。

    “行了吧,孩子被人打那樣,你還有心情說他!蓖趿翄層行┎淮娮约赫煞,踩著拖鞋就跟了上去。

    “他要是被打死了,我還得謝謝那人,省得我成天跟他賭氣……”

    王亮媽媽推開門,兒子就那么躺下了,走過來坐在床上:“你倒是換件衣服啊,那臉就這樣了?誰打的?跟誰發生沖突了?”

    “媽,真沒事兒,摔的,走路沒注意……”

    這話就是純屬騙小孩兒的話了,你走路得怎么走才能摔成這樣?

    “你就沒省心的時候……”

    王亮他爸靠在床頭,看著妻子從兒子的房間回來,明著是在看報紙,王亮鬧這事兒他也不見得就真的一點消息沒聽見,當時第一次聽說的時候就恨不得自己沒生過他,可真是出息啊,想活剮了他的心就都有,可是那一段王亮沒怎么回家,他看不見兒子就只能對著老婆撒氣,她能不知道嗎?

    兒子是從來有什么話就都跟她講的,看見妻子就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孩子被你給養成這樣,你有很大的責任,慢慢的工作也是多,這孩子干脆就見不到面,一個月之后孩子回家了,他的那點氣也就消了,只要分了那就算了。

    孩子這都有逆反的心里,你越是告訴他這件事兒不能做,他就越是要做,小時候他不就是這樣的,你根本管不了,那上面有爺爺奶奶姥姥姥爺都疼,自己打他一下,那四個老的恨不得就把自己給吃了。

    “他這都多大了?這輩子就打算單著了?這時候你倒是不著急了?”說話的時候看了王亮媽媽一眼。

    王亮他媽也是發愁,別人給他介紹姑娘吧,這個死孩子他倒是去看,可就沒成的,她現在心里也有點叫不準啊,那個狐貍精一看就是心機多的,她在勾搭王亮一點,你說本來孩子就動心了,被人賣了還得替人數錢呢。

    發展到現在,她就挺感激兒子了,至少沒不管不顧的跟那樣的一個女的結婚,真要是結了,她也真活不成了。

    門都出不去了,能被人笑話死,這東西就是你以為瞞得緊,其實傳播的特別快,就是現在沒人知道,一個人知道就等于全世界都知道了,人家會在背后怎么說她家?

    “老劉今天跟我說,他閨女這才大學畢業,叫亮亮看看?”

    王亮媽媽有些動心,其(百度搜索本書名+第五文學 看最快更新)實她現在真不在乎什么門當戶對了,只要兒子趕緊結婚,趕緊生孩子,找個女的趕緊把他給拴住了,叫那個小妖精死心,她就滿足了。

    “好看嗎?”

    當媽的盡管再不愿意承認,那這熊孩子就是看著外表給人下菜碟的,自己能怎么辦?

    “怎么就那么庸俗呢?”王亮他爸把報紙往旁邊放了過去,跟她說話這么費勁兒呢,你選兒媳婦首先是選這個人的人品,上來就問好看嗎?

    王亮他爸還學著王亮媽媽說話,覺得這些個女人啊,太俗。

    王亮她媽無奈,俗就俗被,那不好看沒用啊,你是沒看見你兒子上個交的,她瞧不上徐嬌蘭是瞧不上,但是徐嬌蘭這模樣絕對算得上是頂尖的,可惜再漂亮也沒用,不自愛。

    “什么學校畢業的?”

    王亮他爸早上下樓吃飯,對著兒子虎著臉。

    “我跟你劉叔叔都講好了,他家的孩子才大學畢業,你倆見個面,要是能行就處處看,不行也做個朋友,怎么說兩家關系也算是不錯!

    王亮掰著自己手里包子的皮一下一下的,他爸看著兒子這舉動就火了。

    “我跟你說話,你聽見了沒有?”

    老爺子隱隱就要發火,王亮上高中有一段就這德行的,你跟他說什么,他就當聽不見,那一年給他媽熬的,沒辦法啊,兩邊受氣,說兒子自己心疼,老公發火自己還得承受。

    “你爸跟你說話呢……”

    “知道了!蓖趿劣行┎荒蜔┑恼f著,扔開手里的包子起身就離開了。

    王亮他爸最看不上兒子的就是這個浪費勁兒,吃頓飯不知道花出去多少錢,他自己掙到幾個錢?那盤子里的包子被他給掰的,氣不打一處來,指著王亮的盤子。

    “把那個包子拿過來給我吃!辈怀跃屠速M了。

    王亮他媽對老公也挺無語的,這人可能上輩子就受過窮,別人稍微浪費一點他就看不得。

    “你啊,別總是說他,都不是小孩子了,也有自尊心!

    王亮他爸瞪著眼睛:“他還有自尊心?”

    話是這樣說,自己心里也挺不是滋味兒的,那他從來跟孩子就是這樣的,想改也改不了啊。

    王亮他爸終于見到老劉閨女的,一起吃飯嘛,看那孩子怎么看就怎么順眼,挺秀氣的不算是漂亮,可娶老婆娶的又不是漂亮,自己覺得挺滿意的。

    “王叔叔喝水!

    王亮接到他媽的追命電話,說是叫他晚上回家吃飯,家里有客人,王亮不用想就知道了,肯定是那劉叔叔家的閨女要來被,這都什么世紀了,還弄這樣的事情。

    “看看吧!

    “你別看看……”王亮他媽的聲音很是高亢,在電話里就喊起來了,他要是今天晚上不回來,那他爸你看著吧,肯定會翻天的。

    “知道了知道了……”

    晚上就忘記這事兒了,也許是故意給忘記的,跟朋友出去喝酒了,王亮他媽這頓飯早就準備好了,她想著兒子也不至于不回來,行不行的那就是看看,也沒決定就非要讓你們結婚,自己中午也跟他說了。

    人女孩子六點就來家里了,等到七點半,還沒看見王亮的影子呢,王亮他爸覺得自己有點被打臉的感覺,叫王亮他媽給王亮打電話。

    “你給他打電話……”

    這老早就打過一次,通是通了,可沒人接啊,這又打還是沒人接。

    王亮自己有酒量,但是輕易不會喝多,他就是喜歡看著別人喝多,里面鬧了半天,自己出來透個氣抽個煙。

    “借個火!毙鞁商m靠在墻上,是的,今天他們是一起喝的,不過王亮來的時候事先不知道。

    徐嬌蘭就知道他忘不了自己,很簡單的道理,那么多地方能喝酒,他最后就選擇這里說明什么?他如果對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了,不來這里就是了。

    王亮用眼睛撩了她一眼,自己沒動,徐嬌蘭鼓著腮幫子笑笑,好像有點生氣的樣子,從王亮身上就把他手機給拿走了。

    “不借是吧?那這個就不還你了……”徐嬌蘭揚揚手里的手機,自己挑著眉頭看著他。

    王亮冷笑了一聲,自己轉身推門又進去了,喝完就直接回自己的公寓了,想著明天買個手機順便買張卡去。

    徐嬌蘭看著手里的東西,覺得無語,他是真不打算要了?

    自己挺好奇的,他有沒有把自己的名字刪除呢?

    拿著手機坐在床上就開始找,沒有?

    身體覺得有點發冷,找著找著,最后在黑名單里找到自己了,勾著唇笑笑,她就知道一定會有自己名字的。

    “王亮啊王亮……”自己把手機扔到一邊,想著明天找個機會給他送過去。

    王亮早上才醒,他爸就殺過來了,進門就開始罵他。

    “爸,我給忘了,對不起啊對不起……”

    “你能記住什么?天天喝成這熊樣兒……”

    王亮雖然是天天喝,可自己喝進去的不多,十次也只有那么一兩次自己才會喝,他如果自己不愿意喝,別人是不能勉強他的。

    發了好大一通脾氣,老爺子人是走了,王亮覺得累,到單位,下午出去辦事了,有人打電話,調侃王亮。

    “你女朋友來單位找你了,真是漂亮啊,還藏著掖著的……”

    徐嬌蘭身材好,臉蛋好,自己又會打扮,會穿衣服,一般的男人看見她第一眼都會覺得這女人很美,有些就會問,自己怎么就找不到這樣的,沒人不喜歡美女的,雖然說俗,但是心靈美誰能看到?心靈再美,你外表不給力,帶出去不能加分。

    同事一看,就對著徐嬌蘭獻殷勤了,美女嘛。

    徐嬌蘭笑笑,她可沒說自己是王亮女朋友,是他們猜的。

    王亮覺得挺沒意思的,他跟徐嬌蘭在一起,最大的原因是他們兩個都喜歡玩,也能玩到一起去,徐嬌蘭這姑娘也挺會看別人心事的,就如同徐嬌蘭明白王亮忘不了她一樣,王亮也一樣明白,她現在等的是什么,以退為進又是什么。

    真的決定放開了,她換個工作就是了,每每跟自己曖昧不清的,為的是什么,還用猜嗎?

    有時候也覺得意興闌珊的,喜歡她的時候,她鬧個脾氣就都覺得怎么就那么可愛呢?說起來還是自己犯賤,還留戀什么?

    掏出來一根煙,道理他都明白,自己能跟自己說一百樣不帶重復的,可問題這樣就能說服自己了?

    徐嬌蘭等了兩個小時,都沒有等到王亮出現,自己把王亮的手機扔在他的桌子上就離開了,同事還納悶呢,一個大男人你跟女的叫什么勁兒啊,差不多就得了被,都來單位找你了,這一看就是吵架了。

    徐嬌蘭好像就從王亮的生活里消失了,王亮得相親,他老爹同事的女兒,沒辦法,必須要應付。

    這姑娘都絕了,一個二本大學畢業的,家里條件是好,那爸爸就是當官的被,看著挺做作的,吃東西明擺著就是在壓抑自己,好看?就是一個低下等姿色,穿的衣服根本不合適她,不是牌子貨就是好東西,有些人能穿出來精髓,有些卻穿不出來。

    明擺著眼前的人就是不懂,對他爸媽說話可恭敬了,可王亮就覺得這人挺虛偽的。

    “我聽我爸說,你工作也不錯啊……”

    王亮呵呵笑著不開口說話,態度就表明了,他就是不樂意。

    他爸現在是不是認為什么棗都能往他的盤子里送?他不挑的?

    等那姑娘人走了,王亮他爸這臉子又撂下來了,跟兒子就起正面沖突了,他就搞不明白年輕人心里到底都在想什么。

    “你想找個什么樣的,你說出來我聽聽!

    王亮他媽覺得頭疼,這姑娘自己看著還行,就是模樣不怎么漂亮,挺有夫妻像的,再說感情這東西,你得接觸接觸,培養了才叫感情啊。

    所以她不發表意見,在一個,丈夫就是愿意這孩子,她沒有反對的道理啊。

    “就那模樣,我找這樣的?”王亮詫異的看著自己爸爸。

    “你有什么?你告訴我,你有什么?你挑人家?你是個子高你還是長得老好看了?”

    王亮他爸也火了,兒子身高不太高,才一米七四,模樣也不是說就老帥了,他什么突出?

    “你什么突出?”

    王亮起身,要是這么談話,那就談不下去了:“我什么都不突出,我腰間盤突出行了吧!

    “你就知道好看的,好看有什么用?你知道人家過去都是干什么的?你一個人丟臉還不夠,還得帶著我跟你媽是不是?我這不打聽這些事兒的就都知道了,你說別人能不知道嗎?你還想怎么樣啊……”王亮他爸提起來這事兒就一肚子的火,拿著桌子上的茶具照著王亮的腦袋就砸了過去,這是人家姑娘送的,那姑娘喜歡研究茶,王亮他爸是喜歡喝茶。

    王亮他媽喊了一聲,這就真砸到孩子的后腦上去了,你說那里面還有熱水呢,燙出來一個好歹,誰負責?

    “你都知道什么了?那你說說看啊……”王亮就跟他爸叫這個勁兒。

    王亮他媽沒合計,這事兒還是沒瞞住,到底還是漏了,這個死女人就是害人精啊。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