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167  有的生活叫幸福

167  有的生活叫幸福

    簡寧進門,站在門口沒有動。

    王冉把菜端上桌,自己開始沒有注意到,探出頭一看,怎么還不進來?

    “你看什么呢?”

    簡寧狐疑的看著門口,覺得衣柜有些太小了,過去買是沒感覺到小,問題現在兩個人的衣服越來越多,自己換了拖鞋,踩著拖鞋進門去換衣服。

    “明天正好我休息,去看看衣柜吧,在買兩個?”

    王冉擰著眉頭,她就發現這人有一點小問題,總喜歡買東西,應該來說,一般都是女的,講究買點這個買點那個,她家是完全就掉過來了,那衣服堆的,都穿不過來。

    “衣服太多了,先別買了,買這么多我們也穿不過來,放著就過時了!

    王冉雖然是說,可是感覺作用不大,他就喜歡穿,喜歡衣服,這個毛病你板不過來他,王冉這邊說,兩個人吃完飯出去轉轉,回來也就睡了,早上才要做早飯,那邊王媽媽來了。

    說是王爸爸人就在樓下等著呢,專程給女兒女婿送早餐來的。

    王冉做菜也就會做那么幾道啊,到底不如她媽老練,王媽媽就想,成天就那么幾道菜吃來吃去的多沒意思啊,自己早上醒了也沒事兒干。

    “簡寧啊,媽給你爆炒的卷心菜,趕緊嘗嘗,這個是素的……”

    “媽,你叫我爸上來一起吃啊……”簡寧在衛生間里喊了一聲。

    “不了,我跟你爸要上料去!

    這是帶著任務出門的,鹿也得有吃的啊,買回來自己在配一些,這是王爸爸自己養鹿這些年摸索出來的,是不能告訴別人的,獨門配方。

    王媽媽笑呵呵的拎著自己的布兜子就下樓了,王冉人在廚房推開窗子。

    “媽,你以后別大早上的來回跑!

    他們也不是吃不飽,來回折騰,不累?

    王媽媽擺手叫王冉回去吧,外面賊涼的,她不是順路嘛,就順便給送過來了,不然自己不能專程的過來。

    王冉上班,簡寧開車回家,上樓待了能有不到一個小時又開車出去了,去商場他這選手的,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東西都撿好的買,他是不看價格的,他喜歡,東西好就行。

    換言之,簡寧從來不買便宜貨,他覺得一分錢一分貨,好的東西就是放個幾年的,依舊能看,無論是材料還是做工,千變萬化不離其中。

    買了兩個衣柜,花了兩萬,自己添了地址叫人往家里送,你說攢的那點錢,這又要見底了。

    簡寧跟王冉兩個人的工資加在一塊兒放在現在來說,就真的不少,按照這個標準一年到頭攢個十幾萬的那就是小意思,應該有的,但是從王冉上班開始,兩個人手里好像就攢了不到兩萬塊錢,這兩萬塊錢是不準備動的,就放著了,現掙現花。

    對王媽媽還有徐秋華來說,這就是敗家,你錢都花身上了,你能美嘛?有什么用啊,以后你老了,不能穿了,那些就都是碎布片子,還能往身上扔錢?差不多就得了被。

    王冉一開始也是算計這些,現在是被簡寧給拐帶的,自己說不過他,也不愿意因為這些事兒吵架,在一個能掙那花了也就花了被,人家掙錢還不許人家花嘛。

    他們兩的生活現在真是一點負擔沒有,他沒有所謂的要給他家錢,王冉也不存在偷偷摸摸的搭娘家錢,就等于兩個人吃飽全家不餓,就是王冉愿意給王媽媽錢,王媽媽也看不上那點,人家老兩口還能賺錢呢,只要女兒姑爺好好的過,別打架別吵嘴,王媽媽就心滿意足了,這就比給她幾十萬的都叫她高興。

    女婿是貴客,就充分的體驗在了王媽媽的身上,那拿著簡寧可不得了,對著要怎么好就怎么好,打個比方,家里能隨便吃,沒菜大家也都對付了,可簡寧說要來,那王媽媽必定的是要去市場。

    總體而言,簡寧要比徐秋華吃香,徐秋華畢竟是住在一起的,天天見,王媽媽也不至于不做菜,家里還有孩子呢。

    買完了家具,自己轉轉,看見專柜里有件衣服不錯,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

    專柜小姐臉上掛著甜美的笑容,不得不說帥哥還是人人愛的,笑容更加的好看,賞心悅目嘛。

    王冉沒有一件貂皮大衣,唯一買的那件呢,怎么說呢?在簡寧看來,那就是一場笑話,是她在淘寶買的,據說是拼接的,花了三千多,那哪里是貂皮啊,簡寧看的眼睛很疼,穿衣服買就買好的,好幾次都想給她扔了,可這是王冉自己花過最大價錢買的一件大衣了。

    簡寧給買的除外。

    “這是Prada的經典款,整體都是貂絨,穿著這個的話配衣服也比較好配,里面搭一條裙子或者正常的衣服都可以,只要不穿的臃腫這衣服很顯身材的,除了粉色同款的還有白色藍色,其實白色的話,這個我不建議買,因為容易臟,要經常清理,粉色跟藍色的話都很美!

    “分碼嗎?”簡寧伸手摸了一下。

    “分,最小碼是38,多高多胖?”

    簡寧自己經常給自己買衣服,所以王冉穿多大的碼,他比王冉都了解,其實說粉并不是那種很亮的粉色,顏色有些發沉,買的40的。

    拎著袋子開車回家,進了門第一件事兒就是找剪刀把商標減下去,袋子消滅掉,這樣到底是什么牌子,她也不知道。

    簡寧在這方面糊弄王冉很有一手,王冉心粗也不會檢查出來,沒有牌子的衣服多了去了,那不見得個個就都有牌子啊,所以也能理解,她哪里知道都是簡寧拿著剪刀都給剪沒的。

    太貴的衣服她會覺得不值得。

    晚上過去接她下班,簡寧說下個星期自己能休息兩天,想出門轉轉,就兩天的時間肯定不能走的太遠,王冉說那就去南京吧,現在旅游的人也應該很少。

    回到家看見那件衣服,衣柜也送過來了,王冉看著眼睛有點疼。

    “這衣柜多少錢?”

    她雖然不懂材料什么的,但是也知道這玩意便宜不到哪里去,他又瞎花錢了。

    “兩萬!

    王冉覺得鬧到跳的蹦蹦疼,雖然說掙的多,那也不能這么花?他是不是工作上有壓力,花錢在減壓呢?有壓力跟自己說啊,她還是免費的呢。

    “我們倆談談吧!

    簡寧一聽就知道小財迷又開始心疼錢了,自己使出殺手锏。

    “這個月例假過了沒?”

    這簡直就是自掘墳墓,王冉現在就對懷孕這事兒比較上心,說到懷孕錢都可以不算計了,你說這簡直就是倒霉,怎么也懷不上,自己換了兩家醫院檢查了,都說身體沒問題,沒問題為什么沒孩子?簡寧也檢查過,說是也沒問題。

    說起來就是一臉的沮喪,可能是真的想要孩子了,看見漂亮可愛的孩子,自己就特想上手掐一小把,你說怎么就那么可愛呢?

    “不著急,我們還年輕呢!焙唽帗е约豪掀诺募绨,說話輕聲細語的。

    “你當然不著急了,你身體又沒有問題,我生不出來,那就是我有問題……”

    簡寧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真是挖了一個坑把自己給活埋了,王冉屬于要做就得做的人,馬上就得干完這件事兒,不然放在心里就鬧心,這晚上折騰的,又是睡衣又是香水的,簡寧就嘆氣,她要是不折騰,他覺得挺好的,一折騰,那哪里是睡衣啊。

    不見得個個男人都喜歡這口啊,他不喜歡啊。

    不是說不穿了嘛?

    對簡寧來說,王冉變身的時候,他就深深有著一種無力感,好像看見大灰狼的感覺,大灰狼涂著口紅在對小兔子微笑,說來吧,我們友好的交流一下,他就怕這個。

    他一怕,他就身不由己。

    每次她都得挺,挺過十分鐘,覺得差不多了,然后就開始忐忑的算著日子,要是日子過了,自己就開始著急,這是不是懷孕了啊,要是到日子例假準備來臨,那臉就黑的跟鍋底似的,保證一整天的心情就不怎么太好。

    第一次十點左右結束了,簡寧就想著,隨著她去折騰吧,省得她心里老是亂想,自己也累夠嗆,大半夜的就感覺有人摸自己,伸出手拍拍她的手,純屬就是下意識的動作。

    那手挺邪惡的,越來越往下,簡寧覺得渾身一激靈。

    “老公……”

    簡寧都要哭了,他是個人啊,不是機器啊。

    早上耷拉著眼睛,熬夜不利于身體健康啊,吃飯的時候就有點分心,想說他吧,自己怕她難過,不說她吧,自己覺得難過啊。

    她簡直就是把自己當蘿卜使了,問題他不是蘿卜啊,不是隨時都保持一個狀態的,而且他白天要上班,這樣消耗體力,到了白天他真的覺得累。

    “老婆……”張張嘴。

    “嗯?”

    過了晚上這人就變正常了,簡寧對上王冉一本正經的臉,自己又實在說不出來那話,只能怎么想的自己又怎么給吞了,心里輕輕嘆口氣,算了吧,等她懷孕就好了。

    上班的時候在走廊撞上陶林玉了。

    “兩個人身體都健康,怎么就生不出來孩子呢?”

    陶林玉低聲笑著:“王冉著急了?”

    陶林玉看過很多的病人,其實有的就真是瞎著急,孩子也不是買菜,你著急就能有的,她也無能為力,自己總不能去安慰王冉吧,說你別著急,早晚會有的。

    對陶林玉來說,晚點生孩子,自己還羨慕不來呢,哪里就像是她現在,大兒子是有了,等于給別人生的,她媽她姐就成天圍著自己孩子轉,自己一把手都搭不上,她這工作就是這樣的,孩子生病了,姥姥跟大姨往醫院送,也不會來麻煩她,好在這是自己娘家給力,丈夫這回不說話了,有時候陶林玉就覺得男人挺自私的,你就上個班,掙點錢,你說你有多么愛那個孩子,那你怎么不管呢?你爸媽為什么不能來管孩子?要是沒她爸媽呢?

    可是這事兒吧,不能詳細的去想,不然就真的等著吵架了。

    你說在大學里真是海誓山盟過,那以前要多浪漫就有多浪漫,現在回家看著丈夫,看見他的臉就覺得煩,也許婚姻就都是這樣的吧,嘆口氣搖搖頭。

    “你覺得跟另外一個人一起生活累嘛?”

    簡寧覺得還好,他跟王冉又沒有孩子,兩個人隨便,想去哪里抬腳就走,王冉也不會管他,兩個人興趣愛好又相同,貌似沒有太沖突的地方,陶林玉一聽。

    “才結婚就是好啊,等個五年的,我等著你還跟我說一樣的話,我是個女的,我都厭煩了,每天看著他的臉我就想噴他,就想戳瞎他的眼睛……”

    “這樣太血腥了……”簡寧呵呵的說著。

    陶林玉說自己還有點事兒先去忙了。

    “回頭聊!

    簡寧可比以前有人氣兒多了,可能是因為結婚了,跟誰都能說上兩句,那以前在醫院那就是不食人間煙火,他是覺得自己也不會求別人,也不需要跟別人溝通,自己做好就成,現在被他丈母娘給拐帶的,身上有熱乎氣了。

    王媽媽就怕簡寧跟同事關系不夠好,這不有三叔家五叔家嘛,簡寧不愿意干的,王媽媽就會提醒,王媽媽也不是什么都管,你工作就得有點工作的狀態,跟同事把關系拉拉好,你看王冉生病的時候,你同事們都沒少操心。

    叫簡寧帶著關系好的去五叔家吃吃海鮮什么的,或者同事誰家要買什么,一個電話就成,五叔跟三叔都特別好說話,不光是對簡寧,誰都一樣的。

    中午打著哈氣,昨天晚上真沒睡好,大半夜的被自己老婆嚇的夠嗆。

    這邊呼機響,趕緊的起身往外走。

    今天醫院出現一件特別叫人氣憤的事兒,陶林玉說的嘴巴都要干了,就從來都沒見過這樣的男家屬,簡直太木了,你用榔頭去砸他,都不見血的,怎么砸都不見血,你說捉急不捉急?

    事情是這樣的,病人是巨大巧克力囊腫合并不孕,醫生的建議是,手術剔除掉囊腫,這樣病情解決了,你看又能提高生育能力,這不是一舉兩得的事情嘛,病人有病就得找到根由治病,這沒有什么可說的吧。

    結果醫生就跟家屬談了,病人自己本身的意愿是要接受手術的,你看醫生跟病人溝通的很好,這是為了她的身體好,結果這家屬就不干了。

    病人的婆婆張口就說了:“這手術不能做,要是做了,將來就更加不能生孩子了!

    老太太人就特別軸,她不管醫生說的是什么,自己有自己的想法,那地方能隨便動刀的?這本來就生不出來了,那動完刀就更加生不出來了,堅決不能讓做。

    看著兒子就下命令了:“你要是讓你媳婦兒做,你就等著給你媽收尸吧!

    這但凡是個有血性的男人,躺在床上的人是你老婆啊,這病情可大可小的,有的治為什么不治呢?趁早治這也是對病人的一種呵護,可是他就墨跡。

    他媽不同意啊,自己還聽媽媽的話,就覺得這手術不能做。

    啦啦文學更新最快llwx.net這邊見他不簽字,護士就只能找陶林玉來,陶林玉現在就在急診負責這份工作,協調,哪里有事兒她是哪里到,人過來了結果病例一看,這必須得動手術啊,問了患者,患者表示自己愿意動手術。

    “家屬簽字!

    這病人的丈夫不說話,也不說同意還是不同意,自己就跟木頭似的往原地一杵,反正你愿意說什么就什么,我聽沒聽你也不知道,就那么一站,陶林玉把厲害關系就都分析給他聽了,最后叫他簽字。

    “我簽不了!

    這不等于白說了嘛?

    “你老婆現在這身體就必須要動手術,怎么就不能簽字了?就算是將來不能生了,當然沒有這種可能的,動這個手術對她未來懷孕的機會也會提高很多,做手術是為了治病,不光是為了生育,她命都沒有了,還怎么給你生孩子?”

    陶林玉就跟家屬掰扯這件事情,可今天她遇見神人了,簡直太神了。

    無論你怎么說,我就這么一站,我就不簽,你說什么都沒用,說病人將來有可能會出現其他的病癥會要命的百度搜索本書名+小說領域看最快更新,他就跟沒聽見似的,陶林玉就這個憋氣啊,這叫什么?

    那是你老婆,不是你家的奴隸。

    無論醫生怎么叫他簽字,人就是不動,他媽還一直去找主任,說是要給病人辦出院,不在這里住了,說醫院就是坑他們。

    “你們醫院不就是為了賺錢,現在醫院就都這樣,一點小病進了醫院就是沒完沒了的花錢……”

    這老太太對醫院的成見很深啊,就說自己上次感冒住院,兩天一千多塊錢就花沒了。

    “這叫什么醫院吧?簡直就是搶錢的,你們怎么不去搶劫銀行啊……”

    醫生收費這塊,這不是醫生能負責的,醫療問題不單單是簡單的一加一就能解決的,是現在形勢就這樣,對陶林玉來說,她也極其的討厭現在這種環境,百度搜索本書名+第五文學看最快更新但是她改變不了,再說一個,現在說的不是這些啊,是病人得動手術。

    “收拾東西,我就不信了,我們要出院你們還能攔著,你們攔我就報警……”

    這丈夫就在哪里一站,他媽說話也不聽,就跟死了似的,你叫他動他也不動,叫他簽字也不簽,反正就是一站,一聲沒有,你心里害怕什么,你倒是說出來啊,可是他不。

    這老太太都鬧出花兒來了,弄的別的病人都圍在門口看。

    陶林玉一看,這不行啊,那女病人態度也挺淡定的,看著丈夫婆婆這樣也沒鬧,就拿著電話給自己娘家打電話了。

    “媽,我現在人在醫大二院,醫生說要動手術,你過來幫我簽下字……”

    說完掛上電話,自己把手機放在一邊,看了一眼婆婆看了一眼丈夫,揚揚手指著外面:“你們出去吧,等我動完手術的,離婚!

    堅決得離婚,在舍不得也得離,跟這樣的男人過還有什么意思?

    當婆婆的一聽,這個小賤人,這是要反了?

    嘴上就罵罵咧咧的,極其的不干凈。

    “你以為自己是仙女呢?離了我兒子,你能找到什么樣的?”

    陶林玉叫護士請著那丈夫跟婆婆出去,病人身體本來就不好,當下的社會就是這樣的,離婚女人很難,所謂的離婚女人想找個特別好的,除非這個人個人條件很好,或者經濟實力不錯,不然什么都一般的話,你是離婚的,人家男的就到處都挑你。

    大環境現在就是這樣,所以她婆婆敢有恃無恐,可想而知,真鬧離婚了,你能找什么樣的?找個高富帥?找個富二代?那是小說,不是現實。

    指著病人的鼻子就開罵,你看女病人這木頭老公,似乎有些傻眼,似乎也沒料到老婆竟然說要離婚,在他來看,這算是什么大事兒?自己把不也是為了她好,這真要以后生不出來孩子可怎么辦?

    這人的腦袋就是生銹了,命都沒了,還生個雞毛菜啊。

    一副打著我都是為了你好的表情,竟干一些傷害病人的事情,這樣的丈夫就好比,他說我有多愛你,然后不小心把菜刀就砍你脖子上了,不送你去醫院,還說我真的多愛你,痛哭流涕抱著老婆要生要死的,其實不就是怕負責任嘛,怕真的被抓起來認為他殺人了,愛你就要殺死你,說的就是這種人。

    女的看見他,還說什么?早就心灰意冷了,你愿意聽你媽的話,那你自己好好聽,以后你要是生病,你媽說不能治,你就等死,沒人會可憐你的。

    女方家里人來的很快,人家娘家媽不在乎那些,能不能生,孩子的命比較重要,護士給女病人換點滴。

    “你可要想好了,這離婚以后的路……”娘家媽也是得先告訴孩子,雖然這家人太不是人了,但是真離婚了,那以后的路也不見得就有多好走,護士都想喊了,自己過也比跟著這樣的男人過強啊。

    “想好了,就是一輩子找不到男人,我甘愿了!

    中午吃飯,幾個大夫就說這事兒,你見過這樣墨跡的男人嘛?

    那丈夫更加搞笑,躲著他丈母娘,原本可能這丈母娘還會為了女兒的以后想叫女兒就算了,能過就過被,離婚什么的要不得,那現在這真是心灰意冷了,你老婆這邊動手術,你跑的人影子都沒了。

    那姑娘動完手術在醫院休息了幾天就出院了,大家也淡淡就將這事兒給忘記了,急診室最不缺的就是故事,每天都有新鮮的故事發生,將近兩個星期之后,那姑娘來復查,笑呵呵的看著陶林玉,陶林玉就記住她了,因為那個木頭男人,印象太深刻了。

    “怎么樣?”

    “醫生其實是想八卦吧,我離婚了!

    離的沒有一絲的猶豫,隨便他有多好,自己就是不想要了,留著給更好的人享用去吧,要說離婚這事兒,當時挺狗血的,她丈夫竟然發飆了,蔫人出豹子,竟然對著她吼,吼她不能理解他的為難,吼她不懂得他的心,說他有多難受多難選擇,女的一聽就只是笑笑,說那些干什么,誰年輕的時候沒愛過幾個人渣,最主要的是自己看清了就好,離了你我一樣活。

    陶林玉就喜歡這樣的姑娘,夠決絕,不行就趕緊撤,別在原地磨磨唧唧的站著,你站著他也還那個德行,這件事兒就能看出來,這個男人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死活。

    簡寧跟王冉去南京玩了兩天,兩個人玩的高高興興的,他研究拍照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可心思就沒全部用在這上面,主要平時上班哪里有時間研究這個,著想的技術就不行。

    王冉每多一件衣服,徐秋華就得念叨一次。

    徐秋華那是真嫉妒,你看王冉這衣服買的,老是有新的,一方面心里嫉妒,一方面覺得太敗家了,衣服這東西夠穿就好,你老是買什么新的?她也想要新衣服,可最好是自己不花錢的,那就好了。

    王媽媽都不給自己女兒買衣服,就更加別說給徐秋華買衣服了,徐秋華對自己舍不得下手啊。

    “這有兩錢就這么得瑟,今天這里一趟,明天那里一趟的,你說攢起來多好!

    她可王媽媽負責的多,簡直她成了王冉她媽,王媽媽以前也嘟囔,可花錢出去玩跟誰出去的?也沒跟外人啊,還不是帶著王冉去的,王爸爸就叫王媽媽都別管,孩子結婚了,你叫孩子過自己的生活就得了,多少例子都說明了,小夫妻過生活,跟著攙和的人太多,最后就給孩子惹出來事兒。

    王冉下班順路去取照片,拍了不少,不過水平實在有限,拿回家里,她家有好幾本影集,她生病的時候都拍過一些照片,那時候覺得心情挺不好的,生病有什么好拍的。

    這都是她能坐起來之后給拍的,簡寧覺得怎么樣也都是一種生活,他們倆共同熬過來的生活,王冉回到家,簡寧今天值班,自己晚上就可以隨便對付一下了,喝了一瓶酸奶,決定減肥,就不吃了。

    自己把照片放在床上,一張一張去看,還請別人幫他們照了一些合照,兩個人看起來就特別幸福,臉上總是有笑容,王冉把照片往影集上面貼,他們家的影集一頁只能放三張照片,這都是她買的,覺得這樣好看,自己閑的沒事兒就從頭到尾的翻翻看,結婚的時候還拍了很多。

    當時簡寧不是哭了嘛,這被王亮跟偉亮給取笑的,說一個大男人你能哭出來,你也真是本事了,王冉用手摸著照片,唇角的笑容還在持續。

    早上她出家門的時候,他還沒下班呢,簡寧準備下班的時候,開車出門到正門口正好陶林玉也出來,對著他擺擺手,正好就順路了,就讓他送自己一程被。

    都是同事的,占把便宜。

    “送我一段啊!

    簡寧笑笑,這也沒什么,可是在純潔的友誼放在有些人的眼中,這是不是就代表陶林玉跟簡寧有什么事兒了?

    醫院最近就有這風聲,說是有人看見兩個人一起下班的,有人就說不能,那同事下班,送一下算是什么啊,也都有家,誰能干這事兒啊,有個醫生是才進醫院實習的,跟韓大夫好,吃飯的時候就說了兩句。

    “我是看見陶林玉在拐彎等他的!

    要是坐順風車一早就一起過去取車不就得了,韓醫生別有深意的笑笑,就越是同事之間才越是容易有事兒呢,接觸的時間長,這結婚吧時間長了感情就淡了。

    你說這事兒弄的,陶林玉還比簡寧大幾歲呢。

    簡寧到家,王冉上班呢,自己把家里都收拾了一通,臟衣服都洗洗,一個男的喜歡洗衣服這也挺少見的,他也不是說就喜歡洗衣服,而是覺得王冉洗的沒有自己干凈。

    簡單舉個例子,簡寧有很多爽白色的襪子,他的襪子是一點黃的都不能有,正常我們所了解的知識,那人的腳有的會出汗,出汗襪子就容易變黃,他是早上穿著走了,晚上回來自己就給洗了。

    信不過別人洗的衣服,所以現在家里王冉也不洗衣服了,你說她前腳洗完了,后腳他覺得不干凈,人還不說話,自己拿著衣服在重洗,既然這樣還不如一開始就讓他洗呢。

    王冉負責做飯,收拾家跟洗衣服歸簡寧管,兩個人若是說平分家務的話,還是王冉占便宜,洗碗筷本來也是她的活,可她自己總說,怕手粗,只要她撒撒嬌,簡寧就任勞任怨的進去洗碗了。

    完美男人?

    那你把簡寧花錢的那個勁兒拿出來,就外人看,他們兩個人對著賺錢,還都不少,那家里得有多少的錢?可事實上,他們倆手里的存款就少的可憐,說出去都沒人信。

    事實證明,一個男人千般好萬般好,那他就總有不好的一個地方,不過外人看不見而已,外人看見的就是他如何對老婆,他如何舍得給老婆買衣服,優點放大,缺點縮小。

    晚上王冉拎著菜回家,做菜真的很傷腦筋,她又不是廚子,每天合計做這個,哎呀想起來前兩天才知道,做這個,他又不喜歡吃。

    簡寧跟她瞎說話,就說起來了自己下班的時候順路送陶林玉了,也不是專程說的,就聊天聊到這地方了。

    簡寧跟陶林玉的關系不錯,這邊兩家家屬也都挺熟悉的,陶林玉在王冉五叔家里那邊給自己爸媽還有公公婆婆買了一些海參,不是占到便宜了嘛,跟自己丈夫就合計請簡寧兩口子吃一頓。

    “陶姐太客氣了……”

    陶林玉的丈夫其實人很好的,又斯文又風雅,王冉對這個姐夫的評價很高的,可陶林玉說那是偶爾一打眼看是那樣的,跟他生活就知道了,這人就長了一張會說別人的嘴,他自己什么都沒錯。

    “不是吧……”

    “還不是,我有時候就都想跟他離婚了……”陶林玉也不至于自爆家丑,大概的說了一句,王冉聽了也就笑笑,自己也不往心里去,聽完一笑就當沒聽見,陶林玉她兒子挺可愛的,王冉就逗著孩子玩。

    吃完飯兩個人看了一場電影,陶林玉說她可沒有那個閑心,回家還得侍候祖宗去呢,好不容易休息一天的,老夫老妻了,也沒看電影那個興趣,看什么在電腦上就都能看了,她現在也懶得看那些東西。

    有這個時間還不如看看病例呢。

    簡寧買了一小桶的爆米花,王冉沒吃了,等散場了還剩一多半呢,她就抱怨說自己本來也不喜歡吃。

    “下次別買了!

    看電影買這些不就是為了應景嘛,夫妻倆回去順路去了一趟超市,家里有些東西沒了,得補上,他負責推車,她負責挑,自己一樣一樣的往推車里扔,真真是貨比三家,這個牌子照著那個牌子貴了兩毛錢,自己也算計,簡寧買貴的東西王冉不管,王冉算計哪個牌子更加便宜簡寧也不管,買透明皂在原地就站了將近八分鐘,王冉是把所有的牌子都看看,然后在比較,有的時候也不是什么便宜就買,也得分牌子的,好用貴了也沒辦法啊。

    增白皂,洗內衣的,透明皂這買的是五花八門的,超市有新鮮切的三文魚,簡寧就想起來徐秋華給自己打電話那次了,這玩意也不便宜,他伸手撈了五盒扔在車里。

    “買這么多?我們也吃不了,就不新鮮了……”

    簡寧呵呵笑著,他推著車,王冉在前面結賬,她就負責刷卡,簡寧負責把東西裝起來,一前一后的從超市離開,王冉拿著購物小票自己還得算算,省得到時候兌不上了,居家過日子嘛,總要仔細一些的為好。

    往地下停車場去,簡寧上了車,王冉帶上車門,從超市停車場出來,王冉就發現,這好像不是回家的路?怎么有點像是回自己娘家的路呢?

    簡寧叫王冉把裝三文魚的袋子拿進去,給徐秋華四盒,他們倆留一盒就得了,都是親戚,那是親嫂子,你看喜歡吃,自己也有這個能力,吃就吃吧。

    簡寧不愿意記著徐秋華的不好,他就記著徐秋華的好,王冉剛進醫院的時候,徐秋華也是跑前跑后的,作為一個嫂子而言,她已經不錯了。

    王冉沒忍。骸鞍ミ,我老公可真是一個好男人呢……”

    簡寧叫她趕緊進去,然后出來還得回家呢,天都黑了。

    王冉進門,王媽媽一看女兒回來了,肯定要她進來啊。

    “簡寧呢……”

    王冉也沒換鞋,馬上就要走,還換什么鞋啊,說簡寧在外面呢,把袋子遞給王媽媽。

    “你們吃,那媽我先回去了……”

    王媽媽你說也沒穿件暖和的衣服就跟出來了,簡寧降下車窗跟丈母娘說了兩句。

    “那你小心點開啊,簡寧慢點開啊……”

    王媽媽看著車走的,自己往家回,鄰居出去買豆腐了,這就撞上了。

    “王冉這是才回來?”

    王媽媽一臉的笑意,出嫁的女兒拼的是什么?不就是誰女兒嫁的好了,過的幸福了,外加女兒孝順不孝順了,這王冉這些就全部都占到了,別管過去生活的容易不容易,你看現在就不停的往她媽的臉上貼金,要多少有多少。

    “啊,我女婿在超市買了一點三文魚,說可新鮮了就給我送回來了……”

    王媽媽話音里有些得瑟,能不得瑟嘛。

    回到家里,她其實不太喜歡吃這些玩意,徐秋華算是開戒了,晚上吃的這個香,吃了人家的嘴就短了,又開始表揚簡寧,說簡寧真是好啊,脾氣好,哪里都好,這是王冉的福氣。

    王媽媽沒好氣的看著兒媳婦,她怎么風總是亂吹?能不能有個定向呢?

    這樣的事兒就舉不勝舉,簡寧這人也挺大方的,掛著王爸爸可能少點,對王媽媽那真是一個叫好,有時間了也會帶著王奶奶王媽媽出去吃一頓,姑爺能做到這地步,那就是萬千丈母娘的心頭肉啊。

    昨天晚上說好的,要帶著王媽媽還有王奶奶去吃農家菜,吃慣大魚大肉也得適當的吃一些粗糧不是。

    徐秋華這就要跟著去,反正多一個人也吃不窮。

    “你還真好意思!蓖鯆寢屝呛堑拇蛉ば烨锶A,說這話沒別的意思,就是打趣她。

    徐秋華嘿嘿笑著:“怎么說,我也是嫂子不是,那親嫂子!

    王奶奶昨天三叔給送過來的,簡寧今天休息,過來接人,去的地方有些遠,城郊,大鍋燉的豆角骨頭然后在大鍋的旁邊貼的苞米面的餅子,王奶奶就好口,那以前不都是吃這些的,哪里就像是現在人這么幸福,想吃白面大米就天天吃。

    “媽,你能咬動不?”王媽媽給婆婆夾著骨頭。

    王奶奶這牙口就挺好的,就是有掉的牙早早也都補了,現在年紀大了,不能鑲牙了,那也是滿口牙。

    “簡寧上班累不累?”

    簡寧呵呵笑著,他不太喜歡吃這些,就吃那一盤拌菜,徐秋華就發現這妹夫,真是不會享受生活,你看簡寧的飲食,清淡的很,動不動就吃那些淡了吧唧的東西,養生也不是這樣養的啊。

    “還行,能應付得過來!

    徐秋華一邊吃一邊看著簡寧說:“能應付過來,你跟王冉可得上點心了,王冉這應該要孩子了……”

    王冉遲遲不懷孕,她自己又沒有說過,王媽媽開始著急,后來想著可能是簡寧覺得王冉身體不合適被,那現在都恢復成這樣了,應該能要孩子了,是應該提上日程了。

    這婆媳倆難怪是一家的,想問題都是一樣的,徐秋華也是覺得是簡寧沒想讓王冉生,那現在年紀就真大了,在大一大養個孩子,那都照顧不過來,還是趁著現在趕緊生,你看媽也硬是,奶奶也在呢,到時候不行,自己還能搭把手不是。

    ------題外話------

    說件事當媽媽的注意一下哈,早上被朋友叫去勸架,她跟她女兒兩人就對上了,家里來了客人女兒15歲了,她媽抱著不能說別人的孩子態度就把自己閨女給罵了起因就是電腦的插銷叫小妹妹給拔掉了,她媽媽喊自己孩子出來給那個孩子弄上說話有點不客氣頗有些指責說是這孩子給拔掉的意味,孩子就不干了,她媽媽也難過解釋了難道我不說自己的孩子去說別人的孩子?孩子就堅持自己媽要給自己道歉,當媽的認為就沒有當家長的能給孩子道歉的,事兒呢不大好好說的話就是一句話的事兒,可孩子覺得我沒錯你就不能說我,家長是抱著我是你媽,別說說你就是打你都是應該的態度,孩子當時拿著錢就跑了,媽媽哭孩子哭,兩人都傷心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