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做早飯,出去吃!焙唽幏艘幌律頁е掀,不做早餐的話至少還能多睡半個小時,即便睡不著,就瞇著也是好的。

    王冉努力往老公的懷里鉆鉆,輕拍著他的手。

    兩個人起床梳洗,簡寧起來的快,他自然先進去,王冉還得收拾屋子里,疊被子,自己疊好被子他也從衛生間出來了,簡寧負責收拾屋子,王冉進去洗臉,她是從來不化妝,也沒有那個技術,簡單的往臉上擦點東西也就得了。

    “我來吧……”

    簡寧不是覺得王冉辛苦,而是他覺得被人收拾屋子就收拾不干凈,一定要自己上手,他才能放心,有潔癖的男人傷不起。

    拿著東西從小區走出去,對面就是小吃部。

    “你吃幾根油條?”王冉看著簡寧問。

    “四根!

    “挺能吃啊!蓖跞秸{侃了一句,能吃四根呢?不怕膩?

    簡寧低聲說著:“早上嘛,得吃飽了!

    他吃豆腐腦她喝豆漿,十分鐘之內搞定,然后徒步回去取車,簡寧順路送她到單位。

    王冉結婚他們倆是沒怎么忙,可給王媽媽忙的,家里還剩了好多的煙酒糖,這糖也就算了,煙呢給王冉幾個叔叔,畢竟人家那么幫忙,按照王媽媽的意思酒就拿去退了,花了那些錢呢。

    王奶奶說要給就煙酒都給了,你別摳摳戚戚的,難道就差那么一點了?

    徐秋華一聽奶奶的話,您老人家可真大方,敢情不是花你的錢,說的那么輕松,送酒可以送別的啊,為什么要送這樣的?你知道多少錢不?

    徐秋華就給王冉算了一筆賬,當時她就勸婆婆,那有來花一百的,那也給他們喝好酒?賺不到錢啊,可王超跟婆婆都說她是小心眼,什么叫小心眼?人家辦喜事兒是為了賺錢,你們家辦喜事兒就是為了賠錢?有癮?

    有那錢,自己一家人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不好嘛?

    這接的錢,王媽媽歸攏歸攏就打算給女兒了,想當初王超他們結婚,收的錢自己也給了,以后來往還是她跟王爸爸走。

    徐秋華又有意見。

    “你怎么意見那么多?”王媽媽看了兒媳婦一眼。

    這就是見錢眼開,要是叫她看見一點錢,那眼睛里就看不見別的了。

    徐秋華說的義正言辭的,本來就是嘛。

    “這錢給王冉了,以后也是你跟我爸往回走,王冉跟簡寧能走嘛?”

    王奶奶起身就準備出去遛彎了,聽徐秋華說話耳朵疼,王奶奶一直都覺得這婆媳是一路貨色,包括王媽媽在內,都是眼皮子短的很,你你不是心疼錢嘛,你看老天爺的安排,就給你找了一個更加心疼錢的兒媳婦,幫著你一起。

    王媽媽有些話不愿意跟徐秋華說的太明白,但是現在這就是挑上這點錢了。

    自己轉過來身體看著徐秋華。

    “秋華啊,你當初跟王超結婚,接的錢媽也都給你了吧?我跟你爸一毛錢都沒留著,王超是兒子,吃住都在一起,走來往的話,花兩份我也從來沒跟你們要過錢……”

    這除了家里的親戚,他們倆是自己花錢了,鄰居之類的,那都是王媽媽去走來往然后花兩份的錢,這秋華怎么就能算計王冉這點錢呢?

    徐秋華不服氣,當然不服氣了,她結婚那時候才接多少錢?

    可也講不過王媽媽,人家就是向著女兒,自己能有什么辦法,有點不高興的起身就回房間了。

    王冉這接錢接的多,主要是因為家里人花的多,就這么一個侄女,好不容易結婚了,你說得多花點不?可是退一步說,下面那些小的都還沒結婚呢,以后王冉這不也得花回去嘛,王媽媽覺得徐秋華這個賬就沒算明白,你光看見進的錢了,就沒看見出去的錢。

    進來的錢是一炮,你感覺很多,出去的錢一點一點的撕扯,會更多呢。

    簡寧單位同事花的錢沒走賬,當時就都給簡寧了,簡寧一早就跟王冉說了,想要給她,王冉說叫他自己留著。

    夫妻兩個人都上班,拿著算是不少的工資,現在這日子確實過的不錯,簡寧是在生活的范圍之內,自己能給王冉買點好的東西就買點,他自己就喜歡穿好一點的衣服,王冉舍不得,就自己掏錢給買。

    王冉結婚的時候朱珠也跟著王凌來了,這給朱珠羨慕的,簡直就是童話啊,自己結婚也能這樣就好了。

    王凌你看著悶聲不響的,也有自己的主意,跟著三叔干,誰都知道那是他三伯啊怎么樣的也得給點面子,就是王凌干活不行,人家也不會太說他,誰叫三叔有面子了。

    王凌呢,干活也不錯,可就三叔聽見的看見的,他就真不會干活。

    活擺在哪里,你就看著他瞎干半天就干不到點子上,而且這孩子的個性說不好是怎么回事兒,你問他,他就一個沒有十個沒有的,然后心里自己瞎嘀咕。

    別人給面子給多了,難免自己的自信就膨脹了起來,工程隊里有個人就說自己有個女兒,挺漂亮的。

    “王凌你要是做我女婿,那我可是高攀了!

    王凌就有那心思了。

    那人的孩子來過這里看她爸爸,小姑娘長得特別好,現在還念大學呢,眼看著就畢業了,王凌自己沒念上大學,總是覺得自己有些遺憾,就特別想找個學歷高的,朱珠當然就不行了。

    一開始跟朱珠處,心里就高興的不得了,畢竟有女人能喜歡自己,但是隨著現在地位的改變,覺得朱珠就配不上自己了,但是王凌沒跟朱珠明說。

    那人真不是開玩笑的,就看上王凌了,這孩子爸爸沒了,媽媽改嫁了,跟著他三伯父干,你說就住在他三伯父家,將來結婚人家能不管嘛?只要他自己肯上進點,將來肯定沒問題。

    沒提前打招呼就把王凌的人給領回家了,他女兒今天都說好了會回來,要回家里改善伙食。

    老嚴的老婆有點胖,一開始以為這就是老嚴一起干活的被,干那活肯定曬的黑啊,對著王凌還挺客氣的,等老嚴跟自己老婆就把王凌的情況給說了,老嚴老婆的臉立馬呱嗒就摔地上了。

    不是她高要求,她閨女長得好看,個子又高,找什么樣的找不到就找個這樣的?

    “你腦子被驢給踢了吧?我女兒大學畢業找個沒念大學的?”

    老嚴叫自己老婆小聲點,就說三叔家怎么有錢,老嚴他老婆不聽這些,也不是他自己爸爸有錢,一個叔叔就在管你,能管多少?老嚴老婆的宗旨就是,咱們不算計別人,嫁閨女那是大事兒。

    王凌在桌子上對著老嚴他女兒就挺殷勤的,那姑娘也不是傻子,還沒從學校畢業呢,有點心高氣傲,你算是什么東西啊,你就追我?看你張那樣,王凌上趕子給人夾菜,老嚴閨女一筷子就給敲一邊去了。

    “若若你干什么呢?”老嚴也沒辦法,女兒這就是不愿意啊。

    嚴若本來還想給王凌留點面子的,看見他這張臉就想吐,你以為你是富二代?就是富二代也得看她愿意不愿意,長成這樣不是你的錯,可是想攀高枝就是你的錯,你身上哪里就能跟我配對了?你哪里配?

    “我選擇男朋友條件也不高,家庭條件我不看,本人要有一米八,至少也不能是難看的……”說完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王凌。

    王凌個子不高,模樣就是一般人,也沒那么難看,但是到了嚴若這嘴里,這話音兒好像就有點變了味道。

    王凌就是不能被激,他自認自己條件挺好的,現在叫人這么一通埋汰。

    回到家里,自己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了,三嬸敲了半天的門喊他吃飯。

    “王凌啊,你出來吃飯啊!

    里面就沒動靜,三叔就看不慣這小子這樣,你是死是活你得應一聲,長輩跟你說話呢,你跟誰耍脾氣呢?再說他們并不是王凌的父母啊,一個伯母伯父照顧孩子到今天就算是不錯了,三叔隱隱有點要發火,三嬸拽了一把。

    你都知道孩子就是這德行的,何必跟他一樣呢。

    王凌沒一會兒就出來了,低著頭,垂頭喪氣的。

    “我想買車……”

    這輩子三叔從來就沒有嘲笑過晚輩,但是王凌的舉動,他就恨不得一個耳光抽死他,現在還不清醒是不是?

    他們是他的親生爹媽嘛?要的這么理所當然的。

    三嬸就跑二嬸家去了,進門就開始數落王凌,人家當著三叔面不說,跟妯娌有什么不能說的,媳婦兒不都是外來人嘛。

    “這孩子那時候我是看大哥大嫂家就實在沒有辦法養了,我跟老三把他給接過來,你說供吃喝這些就不說了,畢竟不是外人,他爸爸沒了,當伯伯伯母的應該做這些,今天開口就要車!

    那三嬸能不埋汰王凌,你王凌是什么?你要車找你媽要去啊,你跟你叔叔伯伯要什么?誰欠你的?

    “我就沒見過這么不懂事的孩子,我憑什么給他買車啊……”

    三叔吃飯呢,三叔跟三嬸也挺奇怪的,家里有錢肯定是不少,但是你看著他家的生活你就完全想不到這是一家很有錢的人,桌子上的菜,大蔥拌豆腐一個白菜豆腐,對吃的不講究,對穿的也不講究,三叔抿了一小口酒,酒可能有點辣,王媽媽把剩下的一箱子白酒就都給三叔送過來了,三叔不是好這口嘛,但是喜歡喝酒不會過量,一天就晚上能抿一小口。

    抬眼看著王凌:“你再說一次?”

    王凌垂著頭自己就開口了,三叔拿著筷子照著王凌的臉就扔過去了。

    “你有心沒有心?王凌啊,你三伯母還在,你就提這樣的要求,你是不是缺心眼啊你?”

    三叔氣不打一處來,他們倆都是姓王的都是老王家的,你說叔叔關心侄子這沒什么,真是想要,他也不是差這個錢是不,但是你這孩子腦子有點毛病啊,你三伯母跟你有什么關系?你當著她說,我能給你買嘛?

    在一個,這要車,怎么就要的那么理直氣壯呢?

    “你媽叫你跟我要車的?”

    這話還真就是四嬸教王凌的,說是三叔家那么有錢,給侄子買輛車怎么了,有輛車到時候王凌上下班也方便。

    三叔一個月給王凌三千塊錢的工資,也不知道他到底要方便什么。

    王凌也沒躲,就挨著三叔的打了,心里認為自己媽說的話那就是對的,你養我,你給我買車那不是應該的?你跟我爸爸是兄弟,我爸沒了,你家這么有錢,給我花點怎么了?

    怎么就不行呢?

    我要是念大學,你還得花學費呢,現在我不念,我不是幫你省錢了。

    二嬸這邊就勸三嬸,也是覺得王凌這孩子不能管。

    “他現在自己有手有腳的,趕緊叫他搬回去他自己家吧,省得心里合計,可能你要占他什么便宜……”

    二嬸實話實說,誰規定侄子就得叔叔伯伯養了,那現在這社會,親爹媽還不管呢,更加不要說差一層的關系了,再說這孩子就不招人喜歡,你寄住在別人家,還算計人家的錢?

    人家有錢給你一個當侄子的花?人家沒兒子?

    三嬸在二嬸家坐了一會兒,自己起身就回家了,回到家就看著地上扔的筷子,王凌不知道去哪里了,三叔是吃不下去了,自己坐著呢。

    三嬸看了一眼三叔:“王凌現在也掙錢了,那就讓他回他家去吧!

    王凌家有什么?不就是當初四叔留的一個破房子,三叔一聽,心里有點不得勁兒,那是自己的侄子,你說他爸走的早,那孩子現在也不算是大啊,就讓他回去自己過去?一個男孩子,衣服誰給洗,飯怎么吃?

    可是跟三嬸說不行,好像自己偏袒侄子似的,王凌說的這幾句話是有點找抽。

    三嬸沒管那套,她一個當伯母的,自己怕什么得罪人不得罪人的,她把孩子給養到現在也算是自己做善心了,早上起了一個大早,三叔等著吃飯呢,你說做飯的人沒了,真似的,這人跑哪里去了?

    王凌蔫了吧唧的起床了,三叔帶著王凌去喝羊湯了,也是跟孩子說說心里話,你這現在態度明擺著就不對啊。

    “你聽你媽的話,你就沒想過,你爸才死,你媽就改嫁,王凌啊,你自己張點心……”你看三叔這是好意,告訴王凌,就是親媽也分好的不好的,可王凌是真的把三叔的話當成耳旁風了,他媽就是再不好,那也比別人親。

    徐秋華才準備好早飯,這邊三嬸推門進來了,來跟王奶奶商量的,叫王凌自己回去單過。

    “媽,你也別說我這個當伯母的怎么樣,那孩子我養不了,張嘴就要車,以后要什么就說不定了……”

    三嬸一邊說一邊看著王奶奶,王媽媽沒吭聲,雖然心里認為孩子做的不對,可婆婆還沒發話呢。

    王奶奶就是再不喜歡王凌,那也是她孫子,這個孫子是一點本事都沒有,親爸人沒了,親媽媽還不是什么好東西,要是真叫孩子回去單過,你說他可怎么辦?

    王奶奶愿意叫王凌跟著老三一家過,不管怎么樣,不能對他差了,可是現在這孩子就缺心眼,三嬸就明明白白的說出來,她就是不想管了,她也沒有那個義務。

    王奶奶就被卡在橋上下不來了,她不能叫老三媳婦兒把心放寬點,孩子已經成年了,自己也說不出來這話。

    “不行,就來我們家吧……”王爸爸說了一句。

    到底是侄子,身上有血緣關系的。

    三嬸并不是要把孩子推到別人家去,而是現在這孩子一看就一點事兒不懂,誰家養不是一回事兒?他都那么大了,怎么就不能單過呢?

    “大哥,我不是那意思,養一個孩子,能花多少錢啊,我花得起,這昨天晚上吃飯,我喊了半天沒動靜,耷拉著一張臉也不知道是誰惹到他了,等好不容易從屋子里出來了,張嘴就跟我還有老三說,他要買車,他自己手里沒錢,這意思就是讓我們拿……”

    三嬸說的是痛快了,反正我不管你們怎么合計,這孩子我肯定是不能管了,愿意得罪誰就得罪誰。

    王奶奶早飯沒怎么吃,徐秋華一聽,這孩子還養?那不是有病嘛?

    “張嘴就要車,他以為那是他家吧,在我們家就騙錢……”

    王媽媽一眼橫過去,別抓著過去的事兒不放,這樣沒意思。

    王爸爸這胃口也不是很好,自己當大伯的,那孩子現在沒人管才這樣的,王爸爸想著不行就自己看著,送到自己家來,跟王媽媽進了屋子里一說,王媽媽有些為難。

    不是她心腸不好啊,可是你說秋華跟王凌兩個人之間,還有王超,那王超嘴上是沒說,心里膈應王凌。

    王奶奶當天就回三叔家了,自己把王凌叫到眼前來,王奶奶是說將來等她跟王爺爺死的,他們兩的房子別人就都別要了,因為別人的條件都挺好的,王凌爸爸也沒了,房子就給王凌了。

    “你現在也長大了,收拾收拾東西自己就回你家吧……”

    王凌傻眼了,回他哪個家?這是什么意思?就是要趕他走被?

    一口氣憋在腦門就下不來,轉身就跑了,過了沒有兩小時,四嬸就哭著進來了,進門就開始嚎,說王凌沒爸爸了,現在大家都欺負她。

    三嬸一聽不干了,你說的這叫什么話?

    “我欺負他?你再說一次?你丈夫死了身體還沒涼呢,你就合計著改嫁的事兒,兒子你養了?你兒子是我們老王家的人給養的……”

    “你別說這些沒用的,王凌那時候都大了……”

    “大不大,你花過錢嗎?他現在怎么就賴死在我們家了?我跟老三欠他的?”

    四嬸有點說不過三嬸,她不占理啊,可是自己會耍無賴啊,反正就是老四人沒了,你們就欺負他兒子,家里這么有錢,多養個孩子怎么了?不就是怕給孩子花錢嘛。

    “當初說的好聽,說孩子結婚管,現在還沒結婚呢,就要給掃地出門了……”

    三嬸真是氣的肝都疼,自己好心好意的可憐王凌給養到現在,什么好都沒攤上這也就算了,結果還賴上自己家了?

    王奶奶眼睛瞟了一下四嬸,四嬸過去就怕這個婆婆,自己哭聲收斂了一些。

    “老四人都死了,有親媽活著,沒有道理叫伯伯養,現在也大了,能賺錢了,趕緊收拾東西!

    王奶奶不傻,看得出來,王凌這是有后背,他媽給撐著呢,成天給出餿主意,不就是打算在孩子的身上占點什么便宜嘛。

    *

    王媽媽給王冉打電話說王凌的事兒,聽的王冉一愣一愣的,怎么就發展成了現在這樣呢?

    自己拿著電話往外走,簡寧今天值班。

    “簡寧晚上不是值班嘛,你回家來!

    王冉坐車回家,跟自己媽還沒說兩句呢,就聽見王焱的哭聲了,孩子嗷嗷的哭,王冉聽不得這種聲音啊,自己推門一看,徐秋華收拾孩子呢,那手照著孩子的臉蛋子上去就是一擰,她可不是開玩笑的。

    “你考試的時候合計什么來的?”

    王焱那小臉都青了,自己躲,他媽掐的他好疼,王冉推門出去把孩子拉到懷里給領進屋子里了,王媽媽這一看,你說這叫什么吧?

    “又怎么了?”

    徐秋華一打孩子,王媽媽的心就一抽一抽的,你有話你跟他好好說,老是動手。

    徐秋華把王焱的卷子拍在桌子上,語文考了97分,100分是滿分,數學考了41分,語文還好說,這數學的分數似乎就……

    王冉覺得傷腦筋,你說小學成績就都這樣了,上初中高中可怎么辦?

    “我掐他我就都是輕的,媽你看看,小姑你看,就這成績將來還上大學呢?要飯去吧……”

    徐秋華數落起來自己兒子是毫不留情,把把王焱給埋汰的,這哪里就像是她兒子了,簡直就是冤家,王冉聽不下去,孩子沒考好,你好好說,你這么說孩子,你說將來他的信心在哪里?

    “你跟他好好說……”

    “我跟他說什么啊我?”徐秋華自己就氣哭了,這花著錢補課就學成這德行,從小就補課,你說錢少花了嘛?自己這命怎么就那么苦呢?

    “你別站著說話不腰疼,敢情不是你孩子,學習好不好你也不用操心,我這是為了他好……”

    徐秋華有些嘰歪了,覺得王冉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兒,不是你孩子,你當然說話輕飄飄的,這孩子考成這樣不收拾他,他下次能長記性?還有媽也是的,總是慣著孩子,孩子都讓她們給慣壞了。

    王冉張著嘴,覺得嫂子這就是不講理了,那你打他就能給打好了?

    王媽媽領著孫子回了房間,王焱就說后背疼,王媽媽一看這肯定就是孩子的媽媽給打的啊,后背一塊青一塊紫的。

    “那考試的題不會?”

    王媽媽狐疑的問著孫子,那你說考出來這種成績,也難怪他媽生氣,這徐秋華雖然人有點不著調,但是對自己兒子那真是上心,天天陪著去補課,王焱補課她也跟著學,回家然后陪著兒子學,考成這樣,這不是刺激她嘛。

    王焱一抽一抽的:“會,可考試的時候就不會!

    這孩子就被他媽給嚇出來毛病了,一上考場就發懵,自己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媽會削他,這一次徐秋華打的這么重還有一個原因,王焱自己偷偷的改分數,想蒙混過去,結果被徐秋華給發現了,這孩子這么大點就學會撒謊了,前面有王凌的例子,那徐秋華能不發飆嘛?

    王冉都沒攔住,徐秋華進了王媽媽的房間,手里就拿著雞毛撣子就往孩子的身上抽,你說王媽媽不可能看著孫子被抽的,自己就得攔著,好幾下都抽王媽媽的身上了。

    “媽,你啟開,就他這樣的現在不管將來就翻天了……”

    王冉把徐秋華手里的雞毛撣子搶下來,這是干什么啊。

    “王焱啊,你跟姑姑說,你為什么要騙你媽?”

    孩子就不吭聲,徐秋華坐在沙發上喘著粗氣:“行,你別說,你等你爸回來的,我看你爸怎么收拾你……”

    徐秋華這打的就算是輕的了,要是被王超知道了,跑不了孩子的好。

    王冉把孩子拉過來,那要是打就能把孩子打出息了,自己肯定不攔著,王焱就往自己姑姑懷里縮,可問題王冉不能一直在娘家啊,王冉怎么跟徐秋華說,先別跟自己哥哥說這事兒,那徐秋華答應好好的,等王超一進門就說了。

    “你快去看看你的好兒子吧,糊弄我都糊弄成這樣了,當我是傻子,這還自己要該分數騙我呢,這是我去問了老師……”

    王焱的哭聲嗷嗷的,王超那是下死手,這邊王媽媽自己也沒沒招了,鞋都沒穿,就那么跑下去把王爸爸給找回來了,王冉頭發亂七八糟的,自己攔不住啊,攔得住一個,你說嫂子還跟著,說必須得打,那孩子給打的,臉上都是巴掌印。

    “別打了……”王媽媽拍著大腿,這該死的孩子,怎么就不聽話呢。

    王爸爸進來,王超自己歇口氣,叫王焱在電視機前面站著。

    “你要敢動一下……”王超扔開手里的拖鞋,那意思你要是敢動,我就敢你。

    “怎么回事兒?”

    徐秋華就跟王爸爸說,這孩子不能不打,不打都不像是樣子了,王冉說自己教。

    徐秋華看了一眼王冉,你話是說的好聽,你馬上就可能會要孩子,你生了孩子,到時候我兒子怎么辦,你這不是耽誤他嗎?

    “行行,叫王冉管兩天……”

    可徐秋華不干,自己跟著都這樣了,要是不跟著,那王冉是心疼王焱,這點自己不否認,可是她慣著孩子,你要是愿意跟孩子講平等,等你自己有孩子的,我自己家的孩子我自己管,不用你教。

    王爸爸坐在沙發上,王超也是憋氣,你說自己腦子還挺靈的,怎么生出來的孩子腦子就比豬都笨呢?

    王冉看著王焱那臉被他爸給抽的。

    “我管!

    她說管就一定能管了。

    自己領著王焱就回家了,徐秋華這邊跟王超蹦跶,那孩子王冉說管就讓她領走?她要是那么*管的話,自己從今以后都不管了。

    王超沒好氣的看著徐秋華:“你說你一天不上班,就連個孩子都照顧不好?”

    徐秋華還憋氣呢,她天天陪著就都這樣了。

    早上喊王焱起床吃飯,孩子睡的有點發懵,眼睛都腫了,小臉也有點腫,王冉給王焱盛粥。

    “王焱啊,你跟姑姑說,是不是那些題都不會?”

    王冉這是給自己找了一點活干,沒辦法啊,她不管那嫂子那種教育方法,什么孩子都給管費了,好在簡寧這脾氣是什么話都沒有,多一個孩子也不妨礙他們什么。

    到點接王焱放學,簡寧把車停在樓下,自己這記性。

    “姑父,你怎么了?”王焱看了簡寧一眼,自己姑父臉上的表情能被成為懊惱不?

    簡寧把王焱的書包送后面拿出來。

    “你姑姑叫我買透明皂,給忘記了!

    領著孩子上樓,家里王冉已經做好飯了,王焱挺能吃的,一會兒吃完飯休息一會兒就得送孩子去補習,徐秋華這嘴上說不管了,還是給王冉打電話了,那孩子的功課不能耽誤了,不然跟不上,補都這個熊德行呢,不補豈不是更糟糕。

    吃完飯兩人領著孩子去超市,王焱負責推車,王焱就覺得跟姑姑姑父生活很好,想買啥就買啥,不像是自己媽,這個不給買,那個不給買的。

    王冉跟簡寧在后面跟著。

    “我看他們打孩子,我都跟著疼,那么大一點,就往臉上打,你說打習慣了,將來孩子還能怕你嘛?”

    簡寧笑笑沒吭聲,送王焱去補課,然后再接,接回家里,簡寧就跟王焱兩人在地上寫作業,王焱真是小動作不斷,寫著寫著自己就想看電視,要么就玩一會兒,就一根筆他就能玩半天。

    “王焱啊……”

    “姑父你說……”

    簡寧領著孩子學,適當的夸夸,可是效果不是很好,這孩子有點不怕人了,除了怕他爸媽誰都不怕,你說什么我都笑嘻嘻的,反正我該玩還是玩我的,這給王冉愁的。

    書本上看的那些放到孩子的身上就不好使,什么鼓勵啊,你鼓勵他,他就真的很高興,完了還是那樣。

    真是不養孩子,你不知道其中的艱辛。

    王冉覺得自己都要散架子了,帶上臥室的門,自己上了床,簡寧笑笑。

    “寫完了?”

    “嗯,這一邊玩一邊寫,我看見了就寫,我看不見就不寫……”

    自己爬上床,簡寧摟著自己老婆拍拍她肩膀,王冉只覺得頭疼,這樣下去,問題不是辦法啊,可是好辦法,自己又想不出來。

    徐秋華翻來翻去的就是睡不著,這熊孩子,王冉能看好嘛?

    王焱這孩子有點皮實,你就得兇他,一般人鎮不住。

    王超翻個身:“你還睡不睡了!

    睡什么?

    徐秋華是心燥,就為這孩子自己差點都沒愁白頭發了,說什么都沒用,你說自己給老師又是買這又是買那的,自己圖什么?還不就是為了能讓老師對孩子好一點,多照顧一點,然后孩子學習能往上拉拉。

    自己也睡不著,干脆就跑客廳里坐著去了。

    王媽媽就聽見有哭聲兒,你說大半夜的,這就挺嚇人的是不是?

    自己推開門,徐秋華就跟婆婆抱怨:“那王焱這腦子就隨我了?我可比他聰明多了……”

    王媽媽聽的啼笑皆非的,你現在還有心情說笑話呢?

    徐秋華打王焱她不心疼啊,這是她兒子,她要比王媽媽跟王冉都心疼,可不打不行啊。

    “就這樣,將來可怎么辦啊……”

    “考不上就不念,不念大學還能沒出路了……”

    徐秋華可不干,現在不上大學多叫別人笑話啊,死活也得上,這是唯一的出路,你說誰讓家里沒本事了,那現在有點錢,將來錢要是貶值了,你說自己可怎么辦?

    “王冉是沒當媽,她就覺得我打孩子,我這個媽媽怎么就那么壞,我打他我是為了誰好?這么大點的年紀就想著糊弄人了,這不是就是跟王凌學的……”

    王媽媽瞇著眼睛,怎么說著說著就往別的地方扯呢?

    王焱還是給接回來了,這孩子現在看見他媽就跟老鼠看見了貓似的,怕的很,你說怕吧,你就努力學習被,他偏不,徐秋華是帶著去醫院檢查,是不是有多動癥什么的,那上課不集中注意力不行啊。

    王媽媽也覺得這不行,這樣下去早晚就都是問題,你說孩子一天跟誰在一起的時間最多?

    家里鄰居有個人的女兒是當教師的,王媽媽就跟那人說好了,說要給王焱轉學,遠就遠一點吧,只要能對孩子好就行。

    王媽媽這出手就不能少了,家里不是還有王冉結婚剩的煙嘛,本來是留給王爸爸抽的,現在也得了,覺得王爸爸也抽不出來這么好的煙,他是只要能有個東西冒煙就行了。

    給那老師送了十條中華。

    “阿姨,你別客氣,你跟我媽都是這些年的鄰居了……”人家嘴上就肯定是要客氣的。

    你說現在學生家長為什么要給老師送禮?圖的不就是這個,圖你老師能對孩子好點,現在的孩子念書的時候老師說的話比誰都大,家長的話可以不聽,但是老師的話一定會聽的。

    這邊說的妥妥的,這才上小學,因為學校遠,徐秋華現在也不能貪睡了,沒那個條件啊,王超不送,王超也懶,天天送兒子去學校,他還嫌費勁兒呢,徐秋華怎么說就不行,第一天也沒跟王爸爸說,自己騎著自行車送王焱去的。

    將近四十分鐘的路程啊,中間那還有大坡,徐秋華就覺得甭管自己付出什么,只要這孩子你將來有出息,我不指望你對我有多孝順,你只要別到時候說小時候爸媽怎么就不管我呢,那就行。

    王媽媽下去喊王爸爸這回來就要送王焱去學校,你說徐秋華帶著人走了,王媽媽覺得這人,你說平時也沒這么著急啊。

    徐秋華也認識對方啊,兩個人就說話。

    “老師那就拜托你了,這孩子我是打也打了,真管不了了……”

    徐秋華從來是在錢的面前低氣,別的方面她沒對別人低氣過,現在為了兒子,對方比她小那么多,那有什么辦法啊,好話都說盡了。

    這也許是錢花到位了,也許是真的老師的媽媽發話了,老師對著王焱挺照顧的,總是點名王焱,在考試,這成績就慢慢好了一點。

    王媽媽嘆口氣,這總算是解決了,王冉就覺得現在教一個孩子就這么難了?

    你面對老師收禮的時候,一千個一萬個家長心里都在罵,可最后為什么依然在心甘情愿的給老師繼續送禮?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當你老師照顧這個孩子的時候,他的成績就真的是隨著老師的高看而高走,就單說王焱吧,上課老師就盯著他,不給他走神的機會,男孩子腦子本來就好使,下課的時候老師夸兩句,給個干部當當,有事兒沒事兒找找他,孩子心里就覺得自己是被重視的。

    孩子自己是沒感覺出來,給他媽都累成什么樣了?因為現在一家就這么一個孩子,你不能不操心他,沒有家長就盼著孩子將來長大對自己如何如何孝順,或者自己能靠著孩子住在別墅,沒人會這樣想,就是期望他將來能生活獨立,別人有的他也能有,這樣當家長的就算是盡到義務了。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