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105  全能男人

    喬蕓走了沒兩步,你說自己才來舅舅家吃飯,舅媽就加班?是躲自己躲出去了吧?

    喬蕓覺得自己親姨媽親舅舅都在身邊,自己身后是非常有人的,哪怕就是親姨媽親舅舅家沒人,那還有候補的大姨呢。

    典韋是絲毫面子都沒有給夏侯令,你能做你就自己做,不能做你就買著吃,反正我是絕對不給你做的。

    天天在娘家帶著女兒,那待遇猶如女皇,自己媽都包了,家務活都不用干了,要怎么得瑟就怎么得瑟。

    “芳芳啊,趕緊來吃飯!

    芳芳的姥姥就喜歡這個外孫女,主要是自己給帶大的,小時候竟放她身邊了,那沒有辦法,誰叫夏侯芳命不好,自己投胎晚了,喬蕓父母那時候已經過世了,外婆把喬蕓接到身邊,那喬蕓真是千嬌萬貴的,碰一下你都也許能給碰出來事情,外婆不給典韋帶孩子啊。

    “姥姥,你怎么就知道我今天就饞紅燒肉了?”夏侯芳吐著舌頭,坐下身就開吃,典韋摸摸女兒的頭發,那誰家的孩子好也沒有自己家的好。

    典韋她媽還是給夏侯芳說了,那離家出走能隨便就做出來的嘛?你要是有個好歹的,你叫你媽媽怎么活?

    夏侯芳一聽這個自己嘟著嘴:“你還是先問問我媽都做了什么吧,弄的我到現在看見王冉都心虛,本來端午節想去蹭飯的,我都沒好意思,怕看見未來姐夫我不知道說什么!

    典韋媽想想,問夏侯芳:“那這件事情是你媽做主要這樣做的?”

    夏侯芳一想,那肯定就是她奶的事兒,別說她不孝順,她就覺得自己奶奶怎么就那樣呢?就為了一個喬蕓,喬蕓有什么好的?假惺惺的要死,自己要是男人就是世界上沒有女人了,也不要她,除了會哭會干什么?

    夏侯芳就在桌子上抱怨。

    “她每次一哭起來的時候我就想戳瞎她的眼睛,把她眼珠子給摳出來然后當玻璃球玩……”

    “芳芳……”典韋喊了一聲,這什么孩子?這邊吃飯呢,這就說上這么惡心的話了?

    夏侯芳對著典韋笑笑,耍賤,自己媽還是不能得罪的,畢竟零用錢取決于她媽的態度。

    夏侯芳這一天并沒有等太久,端午的時候是說叫王冉請,可是王冉人沒在啊,出差回來想起來這事兒了,他們去的那地方之前下過幾次冰雹,你說這個天也有點不正常,果實大部分結出來的都特別少,好在接下來天氣緩了回來,當果農就是這樣,看著老天爺的賞賜吃飯。

    “芳芳,放學沒呢?”

    王冉坐在車上,拿著自己的包翻東西,簡寧擰擰眉頭,自己把她的包撐開,王冉對著他笑笑,找了半天,還是沒有找到錢包,錢包呢?

    錢包……

    完了。

    肯定是丟了。

    “放了啊,今天放學的早,姐想請我吃飯?”夏侯芳厚臉皮地問著,自己問完就傻笑了出來。

    她也覺得自己臉皮挺厚的,可那是親姐啊,不是干的,自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黑自己姐,那就是應該的。

    王冉閉閉眼睛,到底是在哪里丟的?

    “錢包丟了?”簡寧比著口型看著王冉,王冉對著他點點頭,丟錢包本來就不是一件什么值得高興的事情,神情頗有些哀怨,簡寧笑笑把自己的皮夾子拿出來放到她的手心里,那意思還有自己的呢。

    “姐現在跟簡寧哥過去接你,想吃什么?”

    夏侯芳嗷一聲就從床上起身了:“真請我吃飯呀?那我可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從床上跳下去自己美滋滋的扭著小腰,對著鏡子:“你怎么就那么美麗呢?這是誰家的孩子,誰生的你啊,太美了,晃瞎我的狗眼了……”

    “說什么呢?這孩子一個人瘋瘋癲癲的……”典韋無奈的搖頭,這什么孩子?

    就不能老實一會兒。

    夏侯芳翻了半天也覺得自己沒有合適的衣服穿,見未來姐夫,這是正式見面啊,自己應該莊重,可惜了要是有什么晚禮服之類的就好了,問題她沒有這些啊。

    “典韋女士,你應該為夏侯芳小姐準備一些晚禮服,這樣她在重要的場合就不會抓瞎了!

    典韋沒好氣的拿著手里的靠墊照著女兒就砸了過去,夏侯芳接了一個正著,典韋她媽吊著的那口氣終于喘了出來,哪里就有媽媽還跟女兒這么鬧的,真是胡鬧。

    夏侯芳張著大嘴晃著自己的舌頭。

    “收回去,這像是什么樣子,多難看,同學找你吃飯?”

    他們同學那活動那個多啊,今天這個有事兒明天那個有事兒的,其實說白了就是拿著父母的錢想方設法的糟踐,糟踐沒了心里也就踏實了。

    “這次不是,我王冉姐,說是要請我吃飯,我走了!

    典韋嘲笑自己,你看看你做的事情?你女兒就跟王冉好,結果你還出手黑了王冉一把,這是王冉不知道,要是知道了心里說不定就怎么恨自己跟芳芳呢。

    王冉跟簡寧才要開車過去,王亮來電話了,提要求,沒別的意思,就是點名自己要蹭飯。

    “你要是不介意那你就來,請我妹妹吃飯!

    王亮笑,念高中的妹妹,穿短裙的妹妹?

    王冉翻著白眼:“她穿運動服,不穿短裙,別把你看的某些東西加諸在我家芳芳的頭上!

    王亮就不明白了,自己看什么了?他不過就是當時腦子里閃過韓國的那些制服而已,他看什么了?

    反問王冉:“是你自己看了吧!

    王冉懶得跟他爭辯,這邊王亮打車過來,從出租車上跳下來,跑過來敲著車玻璃,等王冉降下車窗:“趕緊的,給我十塊錢,沒零錢,司機等著呢!

    這就是混熟了。

    王冉從簡寧的錢包里找了一張二十塊的放到王亮的手里,王亮跑了過去又跑了回來,一頭是汗的上了車,帶上車門。

    “這錢得加倍還啊!

    王冉打趣的說著。

    “行啊,沒問題,你說話我照辦小意思!

    幾個人等了沒有多久,夏侯芳就從樓上跑下來了,扎著兩個辮子,真是青春逼人啊,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年紀小一樣,蹦蹦噠噠的看著一邊的車,覺得就是這個了,她姐說的是黑色的,跑過來,王冉推開車門。

    “這車看著不錯啊!

    至少外形挺酷的,夏侯芳打開后車門,王亮跟她打了一聲招呼:“海,小美女!

    這小美女不錯啊,清爽型的。

    夏侯芳還一愣呢,這是誰?不是請自己吃飯嘛?不過她個性本就是比較活潑,自己打開車門上去碰一聲關上車門。

    “走吧,出發!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節比了一個前進的動作,夏侯芳就發現某人的視線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好像探測器一樣,她挑著杏眼看著王亮,小姑娘一臉的恰北北:“看我干什么?沒見過美女?”

    王亮覺得自己好像很久都沒有看過這類型的了,太清純了,清純一看就是學生妹,叫他都有點懷念當年當學生的感覺了。

    “美女?我看看,我看看,這天怎么突然黑了……”王亮就降下車窗探出頭,然后妝模作樣的搖搖頭:“原來是有人在吹牛啊,長成這樣自己也好意思號稱自己是美女?”

    夏侯芳用鼻子冷哼著:“覺得天黑,那是因為你眼睛上帶著一個黑色的墨鏡,叔叔!

    王亮看著王冉:“你妹妹叫我叔叔,那你是不是也得喊我一聲叔叔?”

    “我說嗨你這個人,挺沒勁兒的,那你的意思簡寧哥也得叫你一聲叔叔被?簡寧哥的爸爸跟你是哥們?”

    夏侯芳本來就是一比喻,結果王亮一想,簡寧他爸跟自己當哥們?饒了他吧,他上輩子得做錯了多少事情才能受到這樣的懲罰啊,饒了他吧。這么一想,有了幾分尷尬,訕訕的笑著,不去搭夏侯芳的話。

    夏侯芳這姑娘是跟誰都能稱兄道弟的,她說要吃披薩,就喜歡吃這個,才進門,門口坐著兩個男生。

    “芳芳……”

    “好小子,你們怎么來這里吃飯,也沒叫我一個?”夏侯芳直接就過去了,王亮坐下身把自己手里的手包扔在桌子上,王冉點東西呢,簡寧看著他:“今天沒有事兒?”

    “別提了,晦氣,車子爆胎了!

    夏侯芳跟同學哈拉完了,自己回到位置上,雙手撐著臉看著簡寧,王冉就問她看什么。

    “看帥哥被,簡寧哥要是在我們班上,能晃瞎那些花癡的眼睛,真是帥啊,完美的藝術品……”

    這孩子口沒遮攔的,你說把簡寧給弄的滿臉紅,她就捧著臉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你,好像故意似的,王亮上手把小白癡的魂兒勾回來,夏侯芳就不干了。

    “你摟我干什么?我可告訴你,你別看著我思想前衛,其實誰碰到我的身體我就會嫁給誰的,離我遠一點聽見沒?”對著王亮這個兇啊,對著簡寧又像是春天里的太陽,瞇著眼睛:“簡寧哥,我姐好吧?其實我姐優點可多了,我給你數啊,她會做家務,會掙錢頭腦好……”

    王亮撐著眉心:“小八婆,你說完了沒?”

    夏侯芳用眼刀子飛王亮:“我說怎么哪里就都有你的事兒呢?別跟我裝熟悉啊!鞭D過頭對上王冉的視線:“姐,換個座位,我挨著簡寧哥坐,受不了跟一個叔叔輩的坐一起,都老的跟什么似的,還穿成這樣就出來了,丟人!

    王亮被氣的笑了出來,這孩子夠毒舌的了她,這話她都能昧著良心說出來?

    “簡寧哥我給你看看手掌算算命運被……”

    王亮沒憋住,差一點沒一口水都噴在了夏侯芳的臉上:“得,我算是服氣了,丫頭你是念書呢,還是研究這些玩意呢?”

    夏侯芳不管,自己妝模作樣的拿起來簡寧的手,真好啊,當醫生的手,果然這次自己見識到了!拌b定完畢!

    王亮噗一聲,吐血了,不不不,吐水了。

    如果他跟人家一樣噴出去水那樣至少還有一個美觀程度是不是?他是本來合計聽聽這黃毛丫頭有什么高見,結果還沒開始呢,她就結束了,這就比男人那個的都快,這水本來噴出去的時候是挺有力量的,最后可能是跟自己的想法帶著某種程度的聯系,就變成了在中間水打彎,就小口的都吐在桌子上了。

    哎呦這頓飯吃的,就看著他們倆吵嘴玩,王亮也不覺得丟人,自己就跟夏侯芳吵。

    *

    “你想想是不是落在哪里了?”王媽媽就合計錢包還能丟呢?

    王冉想不起來了,肯定是在包里丟的,如果拉鏈是開的她還能一準知道是小偷光臨,看起來這個小偷比較有禮貌,拿走她的錢包之后還把她的包拉鏈給拉上了,錢包丟了其實并不可怕,就是錢丟了,她也能安慰自己,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那丟都丟了,著急上火有什么用,可是不辦卡費勁兒啊,她的醫療保險卡還有一些別的,房屋基金加一起一堆,你跑去吧。

    果然就是補辦卡就是各種折騰,王媽媽要給王冉去辦,王冉說還是自己去吧,怕她媽辦不明白事情。四嬸總是來看王凌,母子倆在肯德基坐著呢,四嬸就告訴王凌。

    “你記著一點將來要是結婚了,跟你大伯要房子!

    王凌坐下來他媽就開始說這個話,王凌眉頭一揚:“我自己還有親媽呢,叫人家給我準備什么房子?”

    四嬸這就給兒子說,她說的就都是歪理,姓王的差不多都有錢這個不假,但那個錢并不是王爺爺王奶奶給的,而是他們自己拼出來的,五叔家跟三叔家最為有錢,四嬸就算計著:“我走的時候你奶奶什么都沒有叫我帶走,房子我留下了,那將來房子要動遷,那就都是你的錢兒子,你聽媽的話,等真動遷了,錢放在媽媽的手里,媽也不會坑你!

    王凌不說話了,四嬸這是聽到風聲了,說是那邊有可能會動遷,要是知道會動遷她就在等等了,那房子你看不起眼,問題現在房價多貴?一天一個價,就跟飛似的,她要是晚點走,那錢就都是自己的。

    “你大伯家里養鹿有錢,你三叔養水果,你三叔家一顆櫻桃樹就出七百斤的櫻桃,就他家里那些樹,櫻桃熟了就這么幾天進賬就得三四萬……”

    這些是四嬸早就知道的,老三家有錢,可是老三家原來也是農民啊,好好的就發成這樣,不是老爺子老太太背后偷偷給了,你信嗎?什么叫靠著自己憤怒啊,那她跟老四倆就沒奮斗過?

    那還不是窮的這個可憐,雖然不至于要飯,那錢沒有人家多啊。

    老五家就更不用說了,那一年說不定進賬幾百萬呢。

    王凌聽著有點不高興,別人再有錢那也是別人的,跟自己有什么關系,他就求自己能發揮好點,然后考個好大學離開這里他就算是人生圓滿了,將來娶一個不錯的老婆。

    四嬸看出來自己兒子犯傻了,那是他大爺,他們身上流著一樣的血,那自己把他生下來,媽媽就肯定要比大爺親啊。

    “王凌啊,你記著媽媽的話,沒有人可以為你生為你死,這個世界上就是你老婆都做不到的,只有你媽我!

    四嬸跟王凌吃完東西自己就回去了,她現在是給人做后媽,你還別說,對現任丈夫的孩子比對王凌都好,那是一定的,王凌她都沒要,現在給那兩個孩子又是做飯又是洗衣服的,要說四嬸嫁的這個男人對她也算是不錯了,孩子都改口叫媽了。

    “我聽說你家那邊好像是要動遷?你離開的時候房子是怎么說的?”

    得,這還有外人惦記上這房子了。

    四嬸就說自己問王凌了,好像沒信兒:“他是我兒子,肯定能聽我的,你也放心,將來錢到了我手里,孩子們都叫我媽我不能虧待他們的,別的不說,房子我給出了……”

    二不二?

    你跟人登記才多久?人家才叫了你幾聲媽啊,你就把人房子給解決了,既然你這么豪爽,你怎么就沒想著把你親生兒子接到身邊呢?

    王凌的襪子一脫拎著就往衛生間去,這還是沒養成習慣,不想自己洗,扔到盆里自己就翻身回屋子里了,王冉打開門上衛生間,自己看著盆里的襪子,她就想給洗了,可是這已經都多少次了?

    她跟王凌婉轉的也說過,這孩子是不是有點心太粗了?

    百度搜索“第五文學 ”看最新章節自己給洗不是不行,她是做姐姐的,可是以后呢?

    王冉在門上敲了一下,王凌抬起頭,他最近壓力大,視力一直降個不停而且覺得自己有些跟不上了,王凌看著王冉進來,自己就先開口了:“姐,我好像有點跟不上,光是靠學校的補課還是不行!

    王凌說的很是困難,他現在就需要在請老師來幫著他講講,要是靠自己學肯定不行的。

    王冉點點頭:“行,我去找找看,王凌啊,姐跟你說過了,襪子自己隨手就洗了,家里你看你大伯跟伯母一天還得干活……”

    王凌打了兩個噴嚏,好像有點著涼,也沒往心里去,就洗一雙襪子,大伯母還能累死?

    “姐,你先出去吧,我還復習呢!

    王冉眉間緊蹙。

    周末徐秋華帶著王焱回來蹭飯,王超跟老板出差了,徐秋華纏著王媽媽,死活就要搬回來,說房子就是空著她也要搬回來,一臉的討好。

    “媽,我真錯了,我真知道錯了!

    王媽媽沒好氣,你說這人沒皮沒臉的,她都說不行了,每個周末就回來墨跡她,她說的話她聽不懂?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我說不行就不行……”

    “媽,王焱都營養不良了……”徐秋華一直白話著,你老太太不心疼我,總要心疼自己的兒子孫子吧?王媽媽果然就動搖了,王冉換了衣服出來,王媽媽一愣,不是說不出去了,徐秋華開口問了:“小姑,你這是要去哪里?”

    “王凌說有點跟不上,我想看看給他找個老師一對一補一段試試看!

    徐秋華臉色就變了,吸吸鼻子,有些甕聲甕氣的:“小姑,你給王焱花錢那是因為王焱是你親侄子,你給王凌花錢算是怎么回事兒?現在一對一你知道要花多少錢?”

    王冉看著徐秋華:“他也是我弟弟啊!

    徐秋華不說話了,這要是王凌自己提出來的,那王凌可真有本事,自己媽都不管他,還敢提這個要求?

    徐秋華到底還是搬回來住了,王媽媽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看著王焱,畢竟孫子是自己的,你說就徐秋華這個勁兒,孩子早上也許就吃不到飯,晚上被接的晚。

    孩子之間雖然不比這個,但是你想人家都走了,你媽遲遲不來接你,孩子心理上也是會有些變化的,王焱就跟王媽媽說過,說自己班上的一個男孩子可可憐了,他爸媽都離婚了,幼兒園還給王媽媽打過來電話過,叫王媽媽去接王焱。

    徐秋華一搬回來又立馬開始勤勞了,她至少能裝三天,三天之后就回原樣了,王奶奶知道就跟三嬸說。

    “就你嫂子這樣,不欺負她就怪了,秋華這是命好啊,攤上這么一個軟柿子婆婆,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三嬸呵呵笑:“媽,你可別這么說,到底是兒子,還是要在身邊的,我看秋華也就貪點便宜,人不壞!

    “貪點便宜?老太太還活著呢,就算計上老太太的錢了,這叫貪點便宜?”

    三嬸趕緊轉移話題,說三叔就想買個機器,承包地鐵這活兒,王奶奶一聽,臉上少有的出現了猶豫不決。

    “這個賺錢是挺好,但是你也知道,跟政府做生意這個生意不好做!

    本來就是,你做果園你的東西賣出去至多也就一段時間錢就回來了,下次這個人要是不給你錢,你也可以不賣給他,除非你的生意不好,需要受他的鉗制,但是修地鐵就不同了,花出去的錢,到時候在要,就不那么好要了。

    王奶奶沒當過官,沒做過公務員,國家的這點事兒她不懂,但是她了解人心。

    “你們家現在這規模就不錯了,你要是聽我的,就好好合計合計,跟他們做生意并不是那么好做的!

    三叔三嬸手里有點錢,你說兒子還沒畢業呢,沒娶老婆,就是娶老婆能用幾個錢?錢沒有地方用啊,還是別人給三叔出的主意,三嬸倒是覺得干不干都行。

    “我是勸過他,但是我看著他的樣子是想干!

    王奶奶少不得得叮囑:“我們家上面可沒有關系啊,一旦這個錢要不回來,你們想過嘛?”

    三嬸覺得不可能吧,那你說政府修地鐵還能拖欠他們這么一點錢?

    三嬸跟三叔還是干了,甚至車每天拉著簡易房子全城跑,到地方就把簡易房卸下去然后讓工人休息,王奶奶說什么了?

    不算是前期三叔跟三嬸怎么把錢投進去的,就單說現在上面欠他們家的,一個巴掌,五百萬。

    你要?

    你過去要,人家就跟你哭窮,沒錢啊,你來一次,給你個十萬二十萬的,反正你指望全部都要回去,那不現實,你又不能停手不干,這給三嬸氣的,早知道就聽老太太的話了,她當著老太太還不敢說,王奶奶一問,她就睜眼說瞎話,說不欠自己錢,都給了。

    她敢說欠嘛?

    老太太當初就說,你知道那個錢你能要回來?那時候三嬸覺得這錢好像來的還是挺容易的,現在知道了,也懵了也沒有辦法了。

    王奶奶提前輪到王媽媽家了,老太太就跟王奶奶當成笑話的一樣說。

    “我問,就跟我沒有啊,她那個臉色難道看著就像是沒有的?自己的碗有多大就吃多大的飯,非要往死里撐,那現在好了?”

    王奶奶可不一點不可憐三叔三嬸,這錢不至于欠黃你的,肯定早晚都要給你,但是能拖多久這就不好說了,特別你要是遇上上面負責任換班,那就倒霉了,你就跑去吧。

    這邊你不能停手,那邊你還得繼續砸錢,然后錢要不回來。

    “媽,不能的,我問王超了,王超說錢不可能打水漂的……”就是看回來的時間長短而已,只要能拖得起。

    這也是三叔和三嬸還不至于發瘋的原因,他們家還算是比較有錢,能抗住,水果這邊真是一年不少出啊,那邊拖著他也能拖起,就一次一次過去要被,就是麻煩了一點。

    “該,活大概,養自己的水果就完了!

    這就是貪心惹的貨,所以叫你現在很麻煩,王媽媽聽了笑了出來。

    “你別笑,也說你呢!

    王媽媽心里想著自己家可沒有老三老五那么本事,王爸爸也就會養鹿,自己家養鹿進也就是那些,從來不多,因為進多了,就容易叫鹿生病,地方就那么大,該養多少是多少,而且王爸爸這個譜很有。

    晚上簡寧來家里吃的飯,王奶奶親自下廚做的,雜醬面。

    黃瓜絲、黃生米、肉絲豆瓣醬混合,王奶奶就負責做,剩下收拾殘局的活那都是王媽媽跟徐秋華的,徐秋華心里就嘆氣,不是應該在三嬸家住一段時間的嘛?怎么就提前回來了?

    二嬸的媽好了沒有一段時間,都沒有發現幾點沒的,人就去了。

    這給二嬸哭的,結果老人辦喪事的時候兄妹幾個還打起來了,弟妹說老太太給二嬸留東西了,二嬸真是哭都哭不出來,還在人沒了她改盡的義務自己都盡了,從今以后自己就只當沒有這些親人。

    可是他們還不放過二嬸,二嬸條件比他們好那是事實。

    “我媽都留給你什么了,你認了不就完了?媽手指上頭的戒指呢?”

    二嬸娘家媽身上的耳環跟戒指就都是當初二嬸出錢給買的,二嬸是想著,老太太人都沒了,這些東西她也不愿意給別人,自己也不想要,就打算到時候下葬直接扔里面,別人也不知道就這么地了,結果就因為這點東西就打起來了。

    人家兩個弟妹那眼睛尖的,早就算計上了,這是屬于兒子的。

    二嬸的姐也急眼了,怎么又是你們兒子的,分家產的時候她當女兒的就一毛錢都沒有分到,二嬸看著眼前的一群人,打的這個火熱,自己老娘人沒了,你們不說哭一哭,把你們不管怎么樣都給拉扯大了吧?

    難道就真的一點懷念的心情都沒有?

    這事兒鬧過去了,他們說不讓放進去,二嬸第一次發飆。

    “東西我買的,錢我花的,我說扔進去就扔進去,你們有本事就等媽埋完土的你們在給挖出來!

    這說的賊滲人的,誰能干那個事情?這都是有說道的,萬一影響自己的將來怎么辦?

    這又開始說賬,兄弟開口說過去的人情來往都是老太太走,要求把所有的賬寫一起,然后兒子平分,這簡直就是笑話啊,幾個兒子兒媳婦抱成團,因為他們這邊就沒什么人,但是二嬸家不同啊,能接兩三萬呢吧,都是沖著她來的。

    二叔在屋子里嘆氣,脾氣也是老好,要不然早就打起來了。

    “二叔,怎么嘆氣呢?”

    “冉啊,工作忙不忙?”

    二叔看著王冉,叫王冉趕緊坐,王冉也聽見外面打了,到了這一步就真挺可悲的,二嬸在醫院花錢搶救自己老娘的時候,這些人就不知道都躲到哪里去了,現在人沒了,他們還算計上了。

    三嬸看不過去。

    “差不多就得了,別給臉不要臉,東西那就是你的?這錢是我們妯娌花的,個不要臉的,你們也敢伸手!

    “親家小嬸兒這話你說的就不對了,怎么我們不能算?那過去錢就要都是老太太花出去的,今天是老太太死了,大家是沖著誰來的?”

    三嬸真佩服,你這口才不當外交官白瞎了,你要是出去應戰你肯定合適,不是你的都說成你的了。

    “我肯定是沖著我二嫂的面子來的,我不是沖大姨娘來的……”

    二嬸哭的都哭不出來聲兒了,她是一百個一千個一萬個真真的傷心啊,除了她還有誰哭?大家都算計錢呢,好在二嬸這是有兩個厲害的妯娌,五嬸跟三嬸就聯手了,個不要臉的這些人,還敢來上門鬧?

    沒錢窮的是不是?

    這打的罵的就成了一片,王冉勸著二嬸別上火。

    “冉啊,你看見沒,人走茶涼啊,誰會想念你啊,都恨不得盼著你早點死呢……”

    王冉拍拍二嬸的手,因為鬧的太難看了,根本就沒有挺靈三天直接第二天早上就出殯了,二嬸都哭暈了,那個女兒就連一滴眼淚都沒有,人家的目的性很是明確,我能掙,我就掙一把,我掙不到我也不算是白來了是不是。

    二嬸躺在炕上,自己有些上火了,王冉跟簡寧進來,二嬸趕緊就坐了起身。

    “小簡來了啊!鄙ぷ泳透畦屗频,她真不愿意起來,可是沒辦法,到底是王冉對象。

    “二嬸,你頭是不是有點發熱?”

    簡寧給二嬸拿了一些藥,兩個人回去,在車上王媽媽就嘆氣,誰都有生老病死的一天。

    “阿姨,明天我跟你去爬山吧!

    王媽媽看著簡寧,就她跟簡寧兩個人?

    王冉明天要上班,王爸爸是肯定出去不了的,家里有活啊,簡寧跟王媽媽就約好了,早上王冉提早起來的,給自己媽跟奶奶灌了兩瓶水,王奶奶是精神抖擻的。

    王冉把手里的水瓶交給簡寧,低聲交代著,畢竟奶奶都這個年紀了,完事還是要小心的。

    “晚上一起吃飯吧!

    王冉覺得他們爬山就爬一天,這個不太現實吧,哪里就有這么大的山啊。

    簡寧開著車載著王媽媽跟王奶奶就奔著目的地去了,爬山用了一個多小時,從山上下來吃了一點飯,然后帶著她們去魯迅美術學院轉了轉。

    魯迅美院那邊修的還是比較漂亮的。

    “奶奶,你喜歡吃豆沙包嘛?”

    從里面溜達一圈出來,扶著老太太上車的時候,輕聲問了一句,簡寧的神色有些倦意,但目光沉靜的很,王奶奶在他的臉上也找不到什么。

    “豆沙包?”

    簡寧帶著兩個老太太去的民族村,那邊有一家特別出名的做豆沙包的,用的就是最原始的那種鍋,她家是不外送的,有個小媳婦兒就在外面燒火呢,王奶奶坐在椅子上就能看見外面,這地方可是不錯,她沒來過。

    王媽媽跟王奶奶吃的都比較香,晚上又加上王冉一行人去烤的肉吃。

    徐秋華飯菜都做好了,喊公公上來吃飯,王爸爸說自己還沒干完活呢,叫她自己先吃,喊王焱吃,王焱說他要等他姑姑回來,估計能給他帶好吃的,王超也不回來吃,整個家就自己吃飯。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徐秋華就聽著鐘表鬧心的聲音,他們到底是去哪里了?

    你說這都快九點了,怎么還沒回來呢?

    王奶奶今天可真吃高興了,一條龍服務啊,下車的時候扶扶自己頭上的帽子,問著簡寧:“就真那么好看?”

    簡寧點著頭,說真的特別合適奶奶的氣質,王奶奶拎著小包就進去了,王媽媽叫簡寧開車慢點。

    “今天是不是特別累?”王冉狗腿的雙手按著他的肩膀,自己踮著腳按的頗為吃力,得用力才能叫他覺得舒緩嘛。

    簡寧瞇著眼睛。

    “有那么一點!

    “那小人給你按摩,你好好享受就行了……”

    王爸爸看著前面那兩人,自己咳了一聲,那兩人立馬就分開了。

    “進來坐啊!

    “叔叔那我就回去了,時間太晚了,王冉也得睡覺!

    王爸爸很納悶,自己臉上寫什么了?他們有話那就說嘛,干嘛自己一上來,他們就要散了?有話可以盡情說的。

    徐秋華一看,這都快十點了,人才回來,去哪里了?

    王奶奶回了自己的房間,王媽媽也回了自己的房間,兩個人都得換衣服,今天溜達的也挺累,去了好多的地方,王媽媽給王焱帶了兩個豆沙包,不過有些涼了不好吃。

    “王焱睡了沒?”

    王媽媽帶上自己房間的門,看著徐秋華問著。

    徐秋華就有些抱怨,這孩子現在就一點都不聽話,說不吃飯就不吃飯。

    “媽,王焱說要等你回來吃,這不你不回來他就不吃,我怎么說也不行,一直餓到現在!

    王媽媽看著這個時間,在把孩子叫起來在折騰,還是算了吧,看了王爸爸一眼。

    “你吃了沒有呢?”

    “我沒吃呢!

    王媽媽給王爸爸熱飯,還別說簡寧這孩子挺好的,她才知道自己吃過的東西就太少了,原來有那么多的東西都那么好吃,以前有好多自己聽都沒有聽說過的,今天真是過足了嘴癮了。

    王冉拍拍簡寧的臉,自己收回手。

    “那我進去了,你路上慢點開,晚上好好休息!

    簡寧點點頭,看著她進去自己才離開,上了車發動車子就回家了,王冉打開門,簡寧給王爸爸跟王焱徐秋華都準備了,有些不方便帶回來的那就沒有辦法了,王焱本來睡覺呢,結果聽見有人說話,自己就醒了。

    “我們吃的可比這個好吃多了,當時端出來熱乎乎的……”

    王媽媽跟王奶奶一搭一唱的,徐秋華吃著一開始覺得味道是不錯,那現在就覺得這胃口不見得有多好了,不就是豆沙包嘛?幾塊錢一個?撐死五塊錢一個,至于嗎?

    “那媽下次我也領你出去吃!

    王媽媽沒好氣的笑了出來:“領我出去一回就帶著我去吃豆沙包?”

    徐秋華心想,你看,剛才說好吃的也是你,現在說不好吃的又是你。

    王媽媽躺在床上就跟王爸爸嘟囔:“王冉嫁人我是真不舍不得啊,不過嫁給簡寧我真是覺得是我女兒高攀了……”

    王爸爸都已經睡了,王媽媽徹底精神了,回來的路上自己還困過,現在徹底清醒了,吃東西的時候簡寧對奶奶就那個好啊,這不是能裝出來的,一個人能對老人有這個愛心,心腸一定就是好的。

    簡寧洗完澡都準備睡了,看見王冉發的短信。

    親愛的,我要是沒有遇見你,我要怎么辦呢?弄不好我就要去當尼姑了,這么可愛的大兔子去當尼姑,你覺得是不是暴殄天物?小兔子晚安,好眠。

    他只是拿著手機靜靜的重復看了幾次,眸子直直的看著自己的手機屏幕。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