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104  能躲就躲

    “買這些吃有什么用?你們也得買點能用得上的!毙烨锶A看著兒子手里的東西有點不高興。

    你什么時候看見過她吃零食?都快要結婚了,不說你差錢還是不差錢,那有錢你留著用針尖上是不是?

    王冉就當自己沒聽見,你愿意怎么說“小說領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你就說被,我就當沒聽見。

    方瑞珠懷孕了,是的,懷孕了。

    她自己都沒有想到,怎么就會懷孕了呢?看著測孕的紙,瞪著眼睛。

    “你好沒好?出來啊,我等著進去呢!

    方瑞珠的男朋友在外面敲著門,方瑞珠打開衛生間的門,臉色有點慘白,她男朋友推了她一把,嘴里罵了一句:“站著茅坑不拉屎!

    方瑞珠在自己男朋友要進去的時候開口了:“我……我懷孕了!

    懷孕了?

    我靠,怎么就玩出來人命了?

    你說他多少還是有些喜歡方瑞珠的,畢竟有個二十四孝保姆,每天免費陪著自己睡,免費給自己收拾屋子,他有什么不滿意的?

    問題跟她結婚,自己是不是就有點虧?

    方瑞珠是不想打胎的,她也沒有這個準備,既然懷孕了,那就準備結婚被,方瑞珠的男朋友從衛生間里出來,自己給母親去了一個電話。

    “她現在懷孕了怎么辦?”

    男朋友的母親嚴肅了起來:“懷孕了先生吧,生完在說!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節方瑞珠聽著自己男朋友的話有些傻眼,什么叫先生?不結婚先生嗎?這是為什么?現在肚子也沒有大起來。

    “你別問我,你去問我媽去,別煩人了行不行,我要睡覺!蹦信笥淹浦饺鹬槟眠^來她的包照著她身上一扔,就把人往外推。

    “那我現在怎么辦?”方瑞珠哭的稀里嘩啦的,她不結婚就生孩子這算是怎么回事兒?哪怕婚禮現在不辦,登記也行啊。

    董梅一聽這個消息嚇了一跳,不過馬上心里涌上來的念頭就是,她不是找到了一個特別條件好的男朋友嗎?不是總去單位得瑟嘛,那現在好了,肚子被人搞大了都沒有人認賬,董梅的內心矛盾的很,一半覺得過癮的很,一半覺得也替方瑞珠可憐,畢竟一個女孩子,打胎總不是好事兒的。

    “你有沒有跟他媽媽談談?”善良終究戰勝了邪惡,董梅抱著方瑞珠的肩頭。

    方瑞珠這未來婆婆看不上她就是因為她跟她男朋友要了不少的東西,可以說就是等價交換,這個等價交換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她兒子負責出錢,方瑞珠負責給她兒子帶來歡樂順便做床板,那她兒子都是花錢的,如果你懷孕了,孩子生下來,他們家是完全有條件給養大的,你生唄,但是跟你結婚,你就不要想了,你這樣的不合格。

    方瑞珠抓著董梅的衣袖:“董梅,我不敢,我要是去了他家,他媽不待見我怎么辦?他媽都從來沒有見過我……”

    董梅:……

    你這談的叫什么戀愛?你都跟人家睡了,家里去多少次了,孩子都弄出來了,結果你說你沒有見過他媽媽?

    “你給王冉打電話,王冉主意多!

    董梅覺得這事兒自己就不跟著攙和了,方瑞珠最后是好是壞都跟自己沒有多大的關系,這事兒她不好勸的,一個女人一輩子的最要一步也許就是現在了。

    方瑞珠給王冉打了電話過去,王冉人寫東西呢,把眼睛上的眼鏡拿下來放到一邊,接起來電話。

    “喂……”

    方瑞珠就開始哭,說自己懷孕了,對方不想跟自己結婚,想讓她生孩子,問王冉能不能給自己出出主意。

    “珠珠啊,對不起,我這邊還有點事情,這個我覺得你還是跟家人說說吧!

    王冉是不攙和這樣的事情的,不是說她冷漠,同事之間越是知道的越多,對彼此越沒有好處,到時候你管好了管壞了,這并不是你自己妹妹,你一定要管。

    “王冉……”

    方瑞珠哭著喊著的,王冉還是把電話給掛了。

    “王冉不管?”董梅就笑,她閃的還真快呢,沒看出來,不過自己也倒霉,你說她攤上這樣的事兒。

    方瑞珠不吃不喝的,一會兒這里疼一會兒那里疼的,你說她現在懷孕,董梅不能趕她走,加上自己跟她關系不錯,現在要突然變臉子也不好,可是就讓她這么一直待下去,什么時候是頭?自己家還有丈夫跟兒子呢,再說她懷孕了來自己家里總歸是不好的。

    王冉動了一下自己的眼鏡,這是她爸買給她上網用的,怕她傷眼鏡,轉了一轉。

    “冉啊,吃西瓜!

    王媽媽端著盤子就推門進來了,自己坐在床上,合計趁著這個功夫跟女兒說說話,以前也是這樣的。

    王冉起身走過來,王媽媽看著女兒的臉:“怎么了?”

    王冉就跟自己媽說了,王媽媽也是這意思,不該你伸手管的你別管太多了:“不是媽心狠啊,這事兒人家是一家,將來成不成的,你在中間攙和,最后容易就埋怨你!

    王冉嘆口氣,所以才為難啊,她要是管了,自己就是事兒媽,不管的話,好像有些冷血。

    明天就是周一還不知道怎么去單位見方瑞珠呢,王冉這顧慮沒有太久,周一上班叫她收拾東西現在就去青島出差,一行人十二個,單位有車送,王冉這邊上車就走了,跟家里簡寧都是打個電話交代一聲。

    林瀟瀟拎著包進了辦公室,自己是最早到的,不過她長記性了,自己不會在上網買東西的,省得叫那些小人鉆了空子。

    方瑞珠昨天一天就都在董梅家來的,她自己沒有主意,覺得魂兒都沒有了,必須要董梅給出出主意,這給董梅煩的,這是你家的事情好吧?

    董梅老公睡覺的時候就說話了,你弄家里這么一個女的,你想干什么?

    早上董梅給方瑞珠準備的早點,兩個人一齊上班的,方瑞珠就說自己今天也不想回去,她是在這邊租的房子住。

    “珠珠啊,我是沒有意見,可是我家里還有丈夫呢,他這個人……”

    這時候董梅就萬分感謝自己老公的不講理,她老公在辦公室鬧過啊,你看因為王冉借自己錢,他都鬧騰半天呢,更加別說方瑞珠住在自己家了。

    方瑞珠一聽,覺得自己在偌大的城市里就連一個朋友都沒有。

    中午吃飯想來想去還是想起來王冉了,畢竟她們是一起入所里的,給王冉不停的打電話,王冉回了一條短信,說是自己在車上呢,方瑞珠去了衛生間接著打電話,王冉沒辦法只能接。

    “……王冉,你說我應該怎么辦?”

    王冉聽她講了一個小時,自己的頭都有些疼,全車上都是所里的人,這事兒畢竟說出去不好聽,你說叫別人聽見了成什么了?她又不能說,然后方瑞珠這邊總是問她,王冉應該怎么辦?

    “你給家里打個電話吧……”

    “不行,我媽血壓高,我爸身體也不好,在給他們氣著了……”

    “王冉男朋友?”

    坐在前面的同事回頭看著她問了一句,王冉笑的有些尷尬,這邊王奶奶想著給孫女去個電話,王媽媽說了,王冉出差了王奶奶合計自己交代交代,結果電話就一直打不通。

    “這簡寧可真夠能打的了,這都一個多小時了,還不掛電話,怎么現在電話費不要錢?”

    王冉說自己沒經歷過,她不知道能說什么。

    “那要是你男朋友將來跟你這么說呢?”

    王冉其實已經隱隱猜到了一點,但是這話不好說,抿著唇不吭聲。

    董梅下班人就溜了,她實在怕了方瑞珠了,你說以前怎么就沒發現她是這樣的人呢?

    林瀟瀟給王冉發短信,叫王冉幫著自己買點特產回來,王冉回答的也挺爽快的。

    “辦公室的氣氛有些不對啊,方瑞珠好像有什么事兒,你不知道是什么不?”

    王冉回了一句,自己都在去外地的車上了,辦公室都沒進呢,能知道什么啊,林瀟瀟想想也是。

    *

    “媽,你怎么來了?”

    外婆就當著王媽媽哭了,說喬蕓那天跟自己發脾氣,就說她沒有父母照顧,成績也不好。

    “你是沒有聽見啊,那個孩子簡直就是在挖我的心,我對她還要怎么樣?因為她沒有父母,我對別的孩子都差勁兒,你看王冉現在就不跟我親,就連人到樓下了都不肯上去吃個飯!

    這話聽的王媽媽的胃有點疼,是這樣的嗎?

    不是因為她先開口跟自己要喬蕓的首飾的?

    外婆抹著眼淚,她心里也怪王媽媽,當初喬蕓父母沒了的時候,她也想過要把喬蕓送到王媽媽家來養的,當然這是下下之策,那前面還有夏侯蘭跟夏侯令呢,當然是親姨媽跟親舅舅排前面了,但是那你當大姨的你也應該吭一聲?

    喬蕓要是在老王家長大,弄不好現在還一切就都順利了呢。

    “當初我就應該狠心把孩子送你們家來……”

    王媽媽的話音中已經帶了怒氣,“媽可別說這樣的話,我也承受不住,我自己有兒子有女兒,我家就兩個孩子,我怎么給別人養孩子?再說一個那小蘭是親姨媽,我不是親的……”

    “你說這話就是埋汰我這個老太太呢……”

    外婆一下子拍著自己的胸口,她今天就是氣兒不順了,就是過來要找王媽媽說道說道的,這東西你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誰叫你叫夏侯真了?你要是叫劉真李真,我找都不帶找你的。

    外面有人敲門,王媽媽踩著拖鞋去開門。

    “王冉這孩子怎么回事兒?打手機一直占線,你給她打電話呢?”

    王媽媽踩著拖鞋跑到電話那邊打了過去,這時候王冉還被方瑞珠糾纏個沒完沒了呢。

    “占線,好像是跟誰通話呢,單位吧,王冉不會跟別人聊天的!

    王冉的電話費都是她媽給交,最長的通話都不會超過十分鐘,你要說發短信什么的,那現在談戀愛了,不一樣了。

    王奶奶一進門,就看見外婆哭呢,自己手里拿著草帽扇來扇去的。

    “媽,你這是自己過來的?”

    “沒,老三順路送我過來了,他晚上過來接我,送貨去了!蓖跄棠掏锩孀,外婆老臉上還掛著眼淚呢。

    “親家來了啊!蓖跄棠炭诓粦牡暮傲艘痪,哎呦,這都哭上了,哭給誰看的?

    你老頭子也沒在身邊,哭的這么慘,誰安慰你?

    王奶奶看不上外婆這種,覺得她假模假式的,這樣的最沒意思了。

    “小真給媽找跟冰棍,這個天熱死人了,把空調開上,太熱了,喘不過來氣兒!

    王媽媽就笑,說那把房間里的空調開上吧,不然直接吹容易感冒,給自己婆婆找了一根冰棍,外婆就等著王奶奶自動消失,偏偏王奶奶就跟沒事兒人一樣往沙發上一坐。

    外婆繼續說:“你們兩口子都會教育孩子,說什么里外的,誰敢說我就打她的嘴去!

    王媽媽一看外婆這么說,自己淡了淡口氣。

    “媽,你今天來……”

    “喬蕓啊太不叫我省心了,我就合計,我也沒教好這個孩子,你看你能不能替我管兩天?”

    外婆夏侯蘭單位要出去旅游,夏侯蘭孝敬啊,就讓爹媽都去,這樣一來,那就沒人照顧喬蕓了,喬蕓扔家里她不放心,得饒了這么大的一個圈子,結果就是為了叫王媽媽給喬蕓做飯。

    王奶奶聽了就不干了,自己用眼神上下打量著外婆,外婆看回去。

    “親家這么看我干什么?”

    王奶奶做恍然大悟狀:“沒,就是看你今天挺好看的,這個美啊,這喬蕓也不是一歲兩歲的孩子,自己不會下樓去買飯吃?還用得著你辛辛苦苦的跑這么老遠來交代小真,你說小真這就是脾氣好,你換了王冉她嫂子試試看?親的還沒顧上呢,還管那些干的啊……”

    王奶奶砸吧砸吧嘴,這冰棍挺甜啊。

    “老姐姐你說這話我就不樂意聽了,那喬蕓這孩子我就從來沒有離開過……”

    “那就別離開,別去了,這不就成了?王冉她爸媽出去的時候,那我們家王冉要么吃單位的食堂,要么就自己買回來吃,那家里還有嫂子呢,都不麻煩,這還是親的!

    外婆覺得自己跟王奶奶說話很掉價,彼此也沒什么共同語言。

    拉著王媽媽的手:“媽,也沒有別的意思,你就叫喬蕓晚上過來吃頓飯!

    王冉出差了,要是簡寧過來,喬蕓在出現在家里,不管怎么說,先混個面熟,外婆覺得看來看去還是簡寧好,簡寧這個孩子心善,要是你說他心軟了呢?

    王奶奶哈笑了一聲。

    “你要是沒有這個錢,那我給你出了,不就是幾頓飯錢,小意思,我請孩子吃了!

    王媽媽看著自己后媽跟婆婆過招,她是一句話插不上,她現在要是出聲那就是炮灰,她婆婆一貫看不上她這個后媽的。

    “小真啊……”外婆對著王媽媽進攻,王媽媽撐撐頭,她現在就想裝不在。

    “小真我還沒說你呢,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王奶奶突然發飆,你說把王媽媽給罵的這叫一個莫名其妙的,她老人家的暴脾氣,王媽媽也不敢頂嘴啊,被罵的莫名其妙自己也得忍著。

    “你就告啦啦文學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訴你,少給我管別人家的閑事,自己家的活都干完了沒?孩子她爸就一直在下面干活,你當老婆的就當看不見?你又不是后娶的老婆,你又不是地主家的女兒,你裝什么裝?連活都不能干了?還吃飯呢,我告訴你,我今天不滿意,這個飯誰就都別吃了……”

    王奶奶明面上罵著王媽媽,實際上就罵外婆呢,外婆不傻,自己能聽出來,自己裝出來一臉的好奇:“這說的好像不是小真,說的是我啊!

    王奶奶心想,罵的就是你,但是也不能撕破臉,當下笑:“親家你可別多心啊,我說小真呢,這王冉出差啊親閨女都顧不上了,還要去照顧什么喬蕓,我看她就是閑的,你聽見過幾個出嫁的女兒還這么掛著娘家的?親媽也就算了,親外甥女也就算了,小真沒嫁人之前跟喬蕓她媽關系不怎么好吧?我聽說喬蕓她媽還打過小真呢……”

    這事兒還真有過,還是王媽媽親口說的,那時候講也沒別的意思,就說喬蕓她媽有點不講道理,人不是漂亮嘛,喬蕓她媽真是好看,夏侯蘭就挺好看的,但是五個夏侯蘭不如一個夏侯梅,可見夏侯梅那真是美,但是可能也是因為人家自己本身長得漂亮,脾氣也大,不光欺負王媽媽就連夏侯蘭一起欺負,姑娘家家的。

    王媽媽那時候上班自己就攢錢買了一塊布,你知道那時候布也是要用布票買的,挺麻煩的,結果夏侯梅就非說那塊布是她的,其實一樣的布,她的不知道放哪里去了,就跟王媽媽動手了。

    外婆一聽,心里咯噔一下子,怎么又說到這里來了?

    王媽媽在開口果然態度就堅決了許多。

    “媽,我給喬蕓出這個飯錢,你說她來我家也不是很方便……”潛臺詞,外婆家離夏侯蘭夏侯令家都近,去誰家不能去?

    外婆站起身:“那行,就當我白來了!

    “親家可別這么說話,什么叫白來?”

    “那不然呢?我現在走也不行嗎?”

    “不是不行,話得說清楚,我這個老太太就最恨別人把話說的不清不楚的,我聽小真說,你跟她要喬蕓結婚的首飾?”

    外婆就覺得這小真到底是怎么回事兒?你娘家的事兒,你怎么就跟婆婆說呢?

    這還真不是王媽媽說的,王冉也就是那么隨口說了一句,王奶奶就記住了。

    “親家啊,我們家喬蕓你也知道,命挺苦的,這孩子爸媽去的早,從小就我跟她外公給拉扯到的,我跟她外公能有多少錢?那要是結婚你說她們當長輩的是不是就應該給準備點什么?”

    王奶奶捂著嘴笑:“那是應該的,不過最大的長輩給就行了,小真算是哪門子的長輩,喬蕓上初中她花錢了,上高中她花錢了,上大學依舊花錢了,念大學好像還給出過學費,那結婚還得管結婚,以后有了孩子還得負責出尿不濕的錢,順便她男人要是買車什么的,我看老大媳婦兒還得給你們家喬蕓負責出汽油是不是?將來喬蕓有孩子,她也跑不了,孩子的孩子……”

    “話不是這么說的,誰家親戚之間就不能照顧一點?”

    王奶奶就等著這句話呢,好你個沒皮沒臉的,我給你面子,你不要,往下扒是不是?那行,我現在就不給你臉。

    “照顧,哎呀,都不是我挑你親家,你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是后的外婆?對我們家冉冉那就就是要一門沒一門,孩子念初高中那要是伸手要錢,人家主動給的不算,自己伸手要的,那人格就是有問題!

    外婆的臉色氣的一紅,她是主動跟王媽媽要的,因為喬蕓念書要用錢啊。

    “我也不是光對王冉這樣,你看我家孫女我都是一樣的對待……”

    “可別說一樣,一樣不一樣你心里清楚,我不清楚,就說王冉上大學吧,王冉辦親家家里好像是一個人都沒有來?我記得當時就典韋事后給補的錢……”

    王奶奶記的清楚呢,因為她當時就在王媽媽家里住著呢。

    “如果我是給人家當外婆的,我就一準會對這個孩子,不管真心假意叫別人看著也心暖,可是您家不這么干啊,那是一有事兒相求的時候王冉就是外孫女了,沒有事兒相求那就是陌生人,陌生人都不如,我就說說我孫女傻不傻,自從上班,禮物沒少給你家買吧?沒少往你家拎東西吧?我這話扯謊不?要是扯謊了,你跟我對峙對峙,我就跟她說啊,我說冉啊,你親奶奶都沒吃上呢……”

    “你親奶奶小時候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給抱大的,你外婆可沒有抱過啊,我們家王冉心好,跟我說那是她外婆,你聽聽?從小到大她從你手里接過幾毛錢?還是我記錯了,其實你經常給?”

    外婆的臉訕訕的。

    “你給喬蕓伸手要首飾,我這個當奶奶的今天我也不要臉一把,我們家王冉這婚期都定了,喬蕓還沒對象呢吧?那是不是王冉先結婚呢?當外婆的你打算給買點什么?”

    “媽……”王媽媽開口了,她家又不是沒有,叫外婆出什么?她不差這點東西。

    王奶奶知道王媽媽的心思,不就是覺得自己生活好了,她不占娘家便宜,可是架不住人家總想著你啊。

    “你給我閃一邊去,跟誰學的規矩,老人講話呢你就出口打斷我,你后媽教的你規矩?”

    無形中又是給了外婆一記耳光,孩子不懂事,這就是你教出來的,不可能是別人教的,她親媽老早就死了,死的沒影沒影的,家里就你這個一個女人,不是你教的誰教的?

    王媽媽的臉一僵,自己不吭聲了,她該說什么?婆婆這就對著她來了。

    王奶奶轉身對著外婆笑的這個燦爛啊。

    “這孩子你可沒教好,我家王冉我說話她就絕對不敢打斷我,哪怕她就是再著急的事情,你看著就是一個人的程度問題,王冉結婚你當外婆的打算給點什么?”

    外婆心里就琢磨著,這小真是真的不知道啊,還是她就在這里等著自己呢?

    跟她婆婆串通好了,就為了等自己這出呢?可是不對啊,她不知道自己今天會來的啊。

    外婆的聲音很是柔和:“我哪里有什么啊,你說我就連一份工作都沒有,我要是有錢我就什么都舍得給王冉,那王冉也是我外孫女,將來我要是老了,別人不養我,王冉還能養呢……”

    “不能夠啊!蓖跄棠塘ⅠR伸手打斷外婆的話,放屁呢,我還沒說叫我孫女養呢,你一個外姓人八竿子打不到的人,你憑什么叫她養?

    “這話說的,你有兒子有女兒的,再說還有老頭呢,就是沒有下面還有喬蕓,你不能慣著她的時候就想著她沒爸媽的,到真格的你就先把她給踢開了,喬蕓要是不養你,我第一個就站出來替你罵她,沒良心的東西,你看看你外婆對著你多好,不在家,哪怕明知道你親姨媽舅舅離的近,心里還算計著要把你送到你大姨這里來,能吃一口是一口啊,還算計著叫你大姨幫你出首飾錢呢,行,今天我就說句痛快話,為了替我孫女積攢福氣,這首飾我給出了!

    王媽媽要開口,王奶奶又說話了。

    外婆就覺得有點不對,有點不妙,可是自己還沒感覺出來呢,王奶奶就說了。

    “那現在人不都流行戴假的嘛,花上個五六百塊錢的我給她買一套……”

    外婆聽了這話,氣得臉色發白,真是要氣死她了。

    王奶奶美滋滋的叫王媽媽進去給自己拿荔枝:“我吃幾個就好,不然上火,這個天最容易上火了,我這身體不怎么好啊!蓖跄棠虋y模作樣的摸摸自己的心口,哎呀哎呀的,這給外婆都要氣爆了。

    她站起身,覺得血一下子就往頭頂沖了過去,眼前一片發黑。

    好你個老王太太啊,難怪人家都說你是資本主義出身的,你就會剝削啊。

    外婆氣的失去理智了,完全就忘記了,似乎她自己出身也是有那么一點不一樣。

    “你當長輩的就這么對晚輩,這就叫替王冉積攢福氣了?”

    外婆氣的自己渾身發抖,腳前一軟,差點就沒摔在地上,王媽媽要伸手扶,這邊王奶奶瞪了王媽媽一眼。

    “我胸口疼,趕緊給小簡打電話,我要去醫院做全身檢查……”

    王奶奶今天過來的另一個目地,就是叫老大媳婦兒陪自己去醫院做全身檢查,王奶奶這思想很是前衛的,她知道有病要提早預防,所以四個月全身檢查一次,她不怕浪費這個錢,身體健康就比什么都值得。

    要是有病就及早處理。

    王媽媽看了婆婆一眼:“媽,她要是氣出來一個好歹的……”

    “你媽我現在就氣出來好歹了,給她買的那都是便宜她,小丫頭片子跟老的那個騙子一樣……”

    王媽媽聽不下去了,這說的都是什么?都叫罵上了?

    外婆以為怎么王媽媽也得追出來送送自己的,結果呢?王媽媽壓根就沒出來,王奶奶說胸口疼,哪里都疼,她也不敢耽擱啊,沒一會兒兩口子就把王奶奶給送醫院去了。

    “奶奶……”簡寧從外面推門進來。

    王奶奶對著簡寧笑笑:“我什么事情就都沒有,嚇唬王冉她媽的,她個性太糟糕了,傻乎乎的!

    簡寧無奈地搖搖頭,那阿姨都擔心成什么樣了,就怕她是真的有病,做了全身檢查,說老太太身體好著呢,王奶奶就跟身邊的那些病人科普。

    “這個全身檢查啊,你看著好像一次把錢都扔進去有點吃虧,其實一點都不虧,你有個好身體不是就比什么都強?要是有病早點治療省多少錢?”

    這個呢,就看當事人怎么想,有的人覺得我身體沒問題,我一次扔進去那么多錢啥都沒檢查出來,我虧啊,有的干脆就不體檢,那都是看老天爺的。

    簡寧跟王奶奶前后出來,有的需要明天看。

    “奶奶,我馬上就下班了,我請你去吃自助餐?”

    “好啊!蓖跄棠绦π。

    簡寧下班換了衣服,領著王爸爸王媽媽還有王奶奶一起去的,王奶奶的手機響,她的手機也不是太好的,就一般的小靈通,是之前王冉淘汰的,她覺得扔了也是浪費是不是,自己就學著接打電話然后就留身邊了。

    “我跟小簡吃自助餐呢!

    是三叔來的電話,問老太太人呢,他這回來接,人就沒了。

    王奶奶胃口好,王媽媽就覺得來這里有點吃虧,因為吃不回來,王爸爸就悶聲不吭的光吃東西。

    “一個人多少錢?我得看看我能吃回來不!

    王奶奶搖搖頭:“你家阿姨也就這水平了,小簡啊,你覺得奶奶這樣生活對不對?”

    “對啊,我還羨慕奶奶呢,我老的時候能這樣我就滿足了!

    簡寧說的實話,他確實很喜歡王奶奶的個性,有什么說什么,活得瀟灑不管兒女怎么認為,自己活的是滿足了,人一輩子不長,活的就是一個順心。

    “奶奶,你會用刀叉嗎?”

    王奶奶來興趣了,以前王冉都是叫她用筷子,中國人嘛還是習慣用筷子,簡寧也不會覺得煩,自己一遍一遍的教,王奶奶覺得這個有意思。

    “現在不都是有那個把照片給大家看的嗎?”

    簡寧愣了一秒,笑笑:“微博?”

    王奶奶對這個還真不了解,說叫簡寧跟自己拍張照片,然后給王冉發過去。

    王冉才進招待所的門,滿手都是土,進去洗了一下,外面有人喊她。

    “王工,出來吃飯了!

    他們都是要準備出去吃的,這里的人負責招待,王冉對著外面喊了一聲:“來了,我洗個手,換件衣服!

    從褲兜里掏出來手機看了一眼,自己一樂,站住腳,真是沒有想到,王奶奶像模像樣的拿著刀叉切肉呢。

    出去帶著一臉的笑。

    “笑什么呢?男朋友給發什么了?”

    王冉第一次拿著自己的手機,把里面的內容給對方看:“我奶奶,今年都快八十了,耳朵不聾眼睛不花,身體特別好……”

    王冉顯擺上了,對方一愣,主要是沒見過王冉這樣,這孩子,怎么說呢?

    他們一群人都四十歲以上了,有的接近五十歲,那王冉這個年紀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孩子,挺穩重的一個孩子,現在俏皮的說,好像有一樣不得了的東西在炫耀一樣。

    認認真真的看過去一眼,呦,這老太太可精神,你看看那刀叉拿的。

    吃飯的時候大家還說呢。

    “這老太太一看就精神,身子骨真好,都八十了還這么硬朗呢?”

    “快要八十了……”

    *

    “典韋啊,媽跟你說件事兒,我跟你爸不是要跟小蘭的單位去外地玩兩天,喬蕓你看自己在家,晚上就過去你家里吃一頓,早上叫她買行不行?”

    典韋人在單位接到的電話,她說呢,自己眼皮子跳了一整天,總覺得好像有什么事兒要發生,原來就在這里等著自己呢。

    “媽……”

    “典韋啊……”

    典韋跟同事擺擺手,那意思叫同事喊自己,同事反映也是快就喊了一聲,走過來擠眉弄眼的:“科長叫你了,趕緊的過去,還打電話……”

    “媽,我先不跟你說了,這邊忙呢!

    典韋掛了電話,同事就笑:“誰的電話?我看著你就連謊話都說上了?”

    典韋整理著自己的桌子。

    “我婆婆!

    “你婆婆?”

    同事一愣,同事家里有惡婆婆啊,可是從來沒有聽說典韋家里有惡婆婆,她一直也沒有說過她婆婆不好,這是怎么了?

    典韋神秘一笑,家里的事情犯不著拿到單位來說,到點下班,夏侯令來接典韋的,典韋上了車帶上車門!皨,給你打電話了沒?”

    那是夏侯令的親媽,他肯定是不能反駁的老太太話已經說了,他就只能照辦。

    典韋就知道自己不接這個電話,她那婆婆也有辦法,不過不要緊。

    “說了,不過我趕著開會就沒有聽全……”

    夏侯令說的可簡單了。

    “我媽就說讓喬蕓過來吃一頓晚飯,晚飯我們一家三口總是要吃的吧?”

    典韋挑挑眉頭,你是真心一點都不可憐你老婆啊,就喬蕓那樣的,我還給她做飯?

    看到自己就跟啞巴似的,自己給她做什么飯?手里沒有錢?怎么就喬蕓是親孩子,別人家的孩子都是撿來的是不是?

    典韋也不是挑理,問題你說你當奶奶的,你對芳芳有什么樣?

    小時候芳芳穿的那都是姥姥做的衣服,有你當奶奶的什么事兒?叫典韋給誰做飯都行,但是喬蕓就萬萬不行,她家夏侯芳哪怕自己就是在忙,寧愿叫孩子在外面吃也沒有叫孩子去她奶奶吃過一口飯,過年過節不算。

    “怎么了?怎么這個臉色?”

    典韋笑笑,也沒說什么,晚上睡覺也好好的,結果外婆外公走人了,夏侯令晚上領著喬蕓回家了,典韋人就沒回來。

    典韋下班直接就回娘家了。

    “你就把他們那么給扔家里了?”

    “不然呢?我給喬蕓當老媽子?憑什么?”

    典韋給女兒打電話,叫她放學來姥姥家,先別回家了,夏侯芳做題呢,做的有點雞皮酸臉的。

    “我自己有家干嘛不回去?”

    “怎么跟媽媽說話的?你喬蕓姐要去我們家吃飯,你奶奶要叫我給她做,你回去還是不回去?”

    夏侯芳一笑:“那自然不回去了,告訴姥姥,晚上我要吃紅燒肉……”

    夏侯令哪里會做什么啊,自己看著家里沒有人就猜到是怎么個情況了,但是當著孩子不能說,省得孩子往心里去,也是賭氣。

    “走,舅舅帶你下飯店去……”

    “我舅媽呢?”

    “她?加班了……”

    ------題外話------

    差一點就忘記掛了,幸好早上起床還想得起來,我恐怕要得老年癡呆癥了,哎·····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