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089  幸福的夢

    一大早光線打在簡寧的臉上,自己翻了一個身手臂橫在臉上,有陽光就睡不著,自己坐起身拿過來手機看了一眼,不過才六點左右,簡單的梳洗完畢,拿著東西就下樓了。

    從地鐵里出來給王冉打了一個電話。

    “冉啊,電話……”王媽媽在廚房里聽著好像是誰的手機響,家里的手機音樂都是差不多的都是一個調調的,王爸爸王超王冉的手機都是一個牌子一個音樂,都是懶得弄。

    徐秋華揉著自己的脖子,睡落枕了。

    “媽,王冉衛生間呢!

    王媽媽叫徐秋華看著火,自己蹭著拖鞋進了王冉的房間,她的手機就在桌子上放著呢,拿起來快速返回身走到衛生間的門口。

    “王冉啊,你打開下門,媽把手機遞給你!

    王冉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開門啊。

    “媽,你接一下,就說我有點事兒,看看是誰!

    王媽媽接了起來:“喂……”

    “阿姨,我是簡寧,王冉還沒有上班呢吧?”

    王媽媽立馬臉上的笑容就多了起來,突然覺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對,自己想想,好像身上還穿著睡衣呢,就想下意識的回房間換,走了沒有兩步,拍拍自己的頭,這是她家啊,小簡人沒來,她慌什么?

    “王冉去外面了,馬上能回來,怎么了有急事?”

    這么早的打電話,王媽媽以為他是有什么事兒呢。

    “沒有,阿姨我一會兒過去送她上班!

    王媽媽掛上電話,自己看著電話感嘆了兩句:“現在的孩子啊,上班都用送?”

    才多遠啊,再說大白天的,大早上的難道還能有打劫的不成?

    徐秋華探出頭,挑著眉頭看著自己婆婆,擠擠眼睛:“是簡寧?”

    徐秋華覺得人年輕就是好,你看王冉其實年紀也不小了,那現在享受的待遇,你看看人家這戀愛怎么談的?就不說別的,就說簡寧花她身上的錢,雖然跟他的身份有些不相符,但是挺難得了,給自己婆婆又是玉鐲的又是吃的喝的,給王冉也沒少買啊。

    “王凌啊……”王媽媽喊王凌起床,這孩子就是每天起不來床,得有人喊。

    徐秋華看了一眼時間,這都幾點了?

    “遲到了吧?”

    王媽媽擺手,王凌今天八點上課,要模擬考試,他們不再本學?。

    “王凌趕緊起來……”

    王冉從衛生間出來,王媽媽探頭說著:“你電話我給你放桌子上了!

    王冉那手機也是幾年之前的款,對手機她研究的并不是很透徹,對這些也不上心,你說哪里有時間啊,每天這里一趟哪里一趟的,有這個時間她寧愿去書店多買兩本書自己看完拉倒。

    從桌子上拿起來電話,自己夾在耳朵旁,換著衣服。

    簡寧聽著那聲音好像就有點不對,沙沙作響,估計就是在換衣服,不過沒點明。

    “我一會兒就到了,早餐要不要我買給你?”

    最近不知道為什么,到點就醒,明明還是有些困吧,但就是睡不著了。

    “嗯?”王冉用嗓子出了一聲,這才想起來他說了什么:“不用,家里做飯了,你有沒有吃?我叫我媽給你帶出來一口?”王冉對著廚房喊了一聲,電話微微離開自己的耳旁,王凌在廚房吃飯呢,你說給王媽媽忙活的,這邊要準備爺爺奶奶的飯,還得先答對王凌上學,王凌走了還有王超王冉王焱,她就沒有可以休息的時候,徐秋華起來晚了,說也說過了,還能怎么樣?叫全家人都餓著肚子?

    “媽,簡寧一會兒過來,家里有沒有吃的?”

    “不用,我買一點就好!

    王媽媽也真是忙的有點暈頭轉向的,迷糊。

    “你跟小簡出去吃,你請他吃好吃的!

    王冉點點頭也行。

    “我們倆出去吃吧,睡好了嗎?就過來接我?”

    “睡好了,早安!

    “早安!

    王冉掛上電話,家里的人實在太多了,王凌這邊吃沒有兩口就準備上學了,王媽媽叫住他,從自己兜里掏出來一百,不是沒有更多,但是孩子給錢給多了就怕他亂花。

    “王凌啊,別亂花啊!

    王媽媽的本意就是告訴他買自己需要的,別什么亂糟糟的都買,現在不是有些孩子喜歡上網吧什么的嘛,不是不讓你去,問題你現在這都準備考試了,你得分得清輕重。

    王凌低著頭不接手不說話,就跟木頭似的往那里一立。

    “跟你說話呢沒聽見?給你錢就拿著,不要給我!毙烨锶A的語氣有些發沖,你說家里多一個人多多少的事情做?早上都忙活不開。

    王凌聽了徐秋華的話,自己從王媽媽的手里接過錢轉身連聲謝都沒有,就走了。

    徐秋華看著那孩子這樣就抱怨。

    “媽,你說這樣可不行啊,不說我們家養他指望他能怎么樣……”

    “行了!

    王媽媽瞪了徐秋華一眼,孩子還沒出去呢,瞎說什么?

    王媽媽心里是可憐王凌的,她想努力對王凌好,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節但是她真沒有辦法把全部的心思都放王凌身上,你說就王冉一天讓她操了多少心?便秘她得管,腸胃不好自己也得管,每天看著王冉就真的跟看眼珠子似的,這么對王冉,自然就沒有精力分給別人了,也不是說對王凌就不好,王爸爸又是那樣的個性,輕易沒有一句話,就從王凌搬過來住,王凌跟王爸爸說話的次數,兩根手指頭數得過來。

    王超跟王冉都知道自己爸爸是什么個性,跟王爸爸打招呼,王凌不。

    王凌打車去學校的,自己下車給了司機錢,司機找了他很多零錢,學校旁邊有一家肯德基,進去自己吃飽了出來。

    “王冉,你過來……”

    王冉把頭發弄好,踩著拖鞋進了母親的房間,王媽媽瞧瞧地問了一句,問她還便秘不便秘了。

    “好多了!

    說話功夫簡寧就來了,哎呦身上襯衫的這個顏色這個好看,水藍藍的,看的王媽媽的心情瞬間就好了起來,一大早的煩躁就都一掃而光,人一站在哪里,身高高就是好啊。

    “阿姨早啊!

    王媽媽站在門口跟簡寧說了兩句,王冉穿上鞋,簡寧伸手接過來她的包。

    “媽,那我走了!

    “阿姨,我們先走了!

    王媽媽又交代了兩句,讓王冉陪著簡寧吃完飯在叫他走,這邊王爸爸回來了,喊王媽媽干活來了,他自己干不過來了,下面有過來拉鹿的,一個人根本就忙活不開,還有別的要賣。

    “我馬上下去……”

    簡寧問王媽媽需不需要他幫忙,王媽媽揮手叫他們趕緊走。

    “這些年了,我都干習慣了,不干活我才覺得渾身癢癢呢!

    王媽媽覺得有點可惜,自己沒有看見他們倆離開,你說多般配?

    簡直就是一道風景線,這時候自己倒是感謝當初自己那一沖動,幸好是去醫院找了,不然自己后悔一輩子啊,有時候真是,不能把面子看的過重,面子值錢還是女兒的幸福值錢?

    王冉跟簡寧兩個人一左一右的走著,王冉說自己的鞋帶開了,蹲下身去系,簡寧就陪在一邊,有鄰居正好往上去,不得不承認這小王冉這對象處的是好,兩個人站在一起簡直般配極了。

    王爸爸這邊今天卷里的鹿差不多就都賣了,就剩下幾個,給王媽媽忙活的,就連王爺爺都親自上手去干活了,王超上班也幫不上忙。

    “爸,你趕緊回去,不用你,叫他們自己就行……”

    王媽媽合計老爺子都這個年紀了,你在給累到了,老爺子來兒子家是享福的,不是來干活的。

    王爺爺還挺硬朗的,笑笑:“行了,我就幫把手累不著,你干你自己的去吧,我還沒老成那樣!

    王冉本來是要跟簡寧吃飯的,他說自己一會兒有事情,就這樣把她送到她所里門口,簡寧把手里的包交給她。

    “晚上四點半我過來接你!

    這個四點半不是指到這里,他四點半出門的話,到這邊就差不多了。

    王冉點頭,接過包。

    “慢點走啊!

    簡寧打車直接又回到了王冉家,徐秋華在屋子里洗碗呢,他們家大門白天幾乎都不鎖,村里兒的人來,直接就拉門了,聽見敲門聲,這就知道肯定不是村里兒的人。

    “誰?”

    推開門,看著走了又回來的人,還納悶呢,簡寧怎么又回來了?什么東西落下了?

    “王冉什么東西沒拿?”

    簡寧問王冉家的鹿場在哪里,徐秋華張著嘴巴,真是越來越看不懂這個人了,他家真有錢嗎?

    怎么就看著這么不像呢?有錢人都這樣生活的?她就是沒看過也聽說過啊,不是這樣的啊。

    那些活王超輕易都不干,因為覺得累,王超就曾經跟他爸媽說過,說不讓他們養鹿了,賺不了幾個錢多累啊,到了這個年紀就應該享福了,王媽媽要是刺激兒子的話,她可以直接說,幾個錢?你爸養這些鹿把你跟你妹妹大學供畢業了,現在供你們生活,什么叫幾個錢?他們是忙習慣了,不干活真是累。

    這鹿是拉走了,不過里面得清理清理,不然下一波鹿進來就收拾不上了,那里面的味道自然就不能好。

    徐秋華把人給領去了,王媽媽一看簡寧,就是簡寧愿意干,她也不能叫他干,這還沒結婚呢,就讓人孩子干活,沒有這樣的,那自己都成什么人了?

    “阿姨,家里有沒有我能穿的鞋?”

    簡寧看看自己的鞋,他要是穿進去,這鞋就穿不出來了。

    王媽媽不讓干,倒是王爺爺說叫簡寧回去換雙鞋,簡寧的腳就跟王爸爸的差不多。

    “爸……”王媽媽心里有點埋怨,這還沒結婚呢,怎么就能讓人干這個?再說多臟啊,你說那里面都是糞便,這個天就別說什么蒼蠅滿天飛了。

    王媽媽覺得這個小簡啊,可能是稍微有潔癖,你看他穿的東西就能看出來。

    王媽媽細心的觀察過,簡寧的襪子永遠都是白色的,脫了鞋那襪子都是雪白雪白的,連點印子都沒有,衣服幾乎也都是淺色的。

    王爺爺發話了,沒結婚怎么了?沒結婚就不能幫著干活?

    王媽媽領著簡寧上去,找王爸爸的鞋,王媽媽只覺得頭有點疼。

    “真的孩子,你就在這里,不用你干活……”王媽媽越是想越是覺得爺爺的話不靠譜,你說人家是醫生啊,不是干這個的。

    “阿姨,真沒事兒……”

    簡寧換了鞋就下去了,這爺三干的是這個熱火朝天,王爺爺這老頭是自己累了就休息,他都這個年紀了,還能有幾年好活頭了?年輕人叫他們多干一點。

    “小簡啊,來一根?”王爺爺把手里的煙遞了過去,簡寧擺擺手,對著王爺爺笑笑:“爺爺,我不會!

    王爺爺瞟了簡寧一眼,是真不會啊,還是裝不會?

    “爺們連個煙都不會抽?”

    王爸爸自己也在一邊休息一會兒抽根煙,簡寧繼續干,額頭上全是汗珠子,后背都濕透了,王爸爸這嘴上是什么話都不說,可是眼睛都看著呢,至少現在來說,簡寧是各個方面都及格了,主要是有這樣的一個問題啊,他太好了。

    太好了就證明一個問題,有可能他是裝出來的。

    王媽媽下來給端了一盤的水果,王爺爺就笑了。

    “吃水果了小簡!

    對于王爺爺跟王爸爸來說,在這種環境吃西瓜怎么了?很正常啊,他們這兩代就是這么走過來的,簡寧一直笑,說自己不渴就一直干活,一直到干完活這西瓜也沒有吃一口,過了很久很久之后,王媽媽的腦子突然一閃,就想明白這個原因了,人家是什么樣的孩子啊,能在糞圈里面吃西瓜嗎?

    王媽媽留簡寧吃飯,本來中午簡寧要是不來,王媽媽就隨便做了,煮點高粱米弄點黃瓜蘸大醬陪著一些小白菜就那么吃了被,簡寧在,就不能這么吃,做了兩個熱菜。

    “簡寧啊,是不是吃不慣高粱米?”

    不瞞你說,簡寧長到這么大,第一次吃所謂的高粱米,沒吃過,吃的可香了,就是不香當著未來老丈母娘也得香。

    “你進王冉房間里休息會兒吧,看把你給累的!

    簡寧推開王冉房間的門,自己走進去,里面東西挺多,照片什么的也多,看得出來王冉的家庭氣氛非常好,簡寧站在柜子前面看了好半天,王媽媽端著水果進來。

    “小簡愿意吃什么就吃,別客氣啊,要不要喝水?”

    王媽媽就生怕慢待了人家,一會兒問這個一會兒問那個的,簡寧笑笑的回答,王媽媽一看他看王冉照片呢,自己就把王冉從小到大的照片都給拿出來了,足足有七八個影集。

    那時候不比現在,什么手機能照相,那時候哪里有什么手機啊,就是傻瓜相機,他們家買這個相機的時候攢了好幾個月的錢,那時候王冉學跳舞,王爸爸就非鬧著要買,因為說要給女兒留一些回憶。

    結果就跳了那么兩天就不跳了,說腿疼。

    王媽媽拿著空調的遙控器給上,把門帶上自己就從里面出來了,廚房王爸爸跟王爺爺還吃呢,王爺爺主要喝酒,所以吃的有點慢。

    “爸,你真是的,你說怎么能叫他干那活兒呢?人家是當醫生的……”

    王爺爺一點不在乎,當醫生的怎么了?當醫生的就不能鏟糞了?

    他天生就是干這活兒的人?

    抿了一口白酒,收了杯子,一天就三杯,多一點不喝。

    “這孩子我看著是行,脾氣真是好啊,就知道埋頭干活……”

    王爺爺表揚了一句,不過就是有點悶啊,你說那么半天就沒有說跟自己聊會兒天的時候,沒有,就知道干活。

    簡寧看著影集,王冉從不大點開始,小時候還沒有現在好看呢,跟小土豆似的,不知道怎么腦海里就浮現這個詞兒了,自己歪在床上一頁一頁的翻著,王爸爸背著女兒,王媽媽那時候頭發還吹的特別高,那個年代就流行那行,男的女的都流行把頭發吹起來。

    王爸爸似乎在拿著什么給王冉,王冉拉著小臉不高興了,臉上還有淚珠呢。

    簡寧的手無意識的在影集上抹了兩下,自己反應過來眨著眼睛,這是影集啊。

    好像特別委屈了,哭了。

    慢慢長大了,那頭發亂七八糟的,簡寧是看出來了,王冉小時候走的是搖滾派,至少在上初中以前沒有什么形象可言,小時候就更加別提了,那就是一個小瘋子,小臉糟踐的這個黑啊,不知道的還以為在地上打滾過呢,那頭發這形象好像有點像李逵。

    簡寧沒忍住就笑了出來,他撐著頭,王冉啊王冉,你的形象在我的心里就都毀了。

    王媽媽聽見屋子里有笑聲,推開門,簡寧站起身。

    “沒事兒你坐,我還合計你叫我呢!

    王媽媽坐在簡寧一邊,她也忙完了,剩下就讓徐秋華收拾就行了,自己給簡寧講,王冉上小學得的第一個獎狀第一朵小紅花,挨老師第一次罵,她全部都記得清清楚楚的,王冉你別看著不聲不響的,性子倔的很。

    要是誰冤枉她,小脾氣可厲害了。

    “上小學三年級吧,我給她買了一些橡皮跟本子,我就忘記給扔哪里去了,合計是她都給禍害了,我就說她啊,不聽話,跟我整整兩天沒有說話,不搭理我!

    王媽媽有時候想起來,也覺得孩子還是小時候好玩,那時候至少會經常抱著她跟她說悄悄話,長大了,距離就好像拉開了,有什么問題也不跟她講,也是他們單位的事兒自己也不懂。

    簡寧就說:“王冉跟叔叔的照片好像很多!

    王媽媽指著一本影集,那都是王冉初高中得獎拍的。

    “這是數學奧林比克競賽,全區第三名,我跟她爸爸過去的,跟她爸爸拍的……”

    王媽媽說到自己女兒的時候她自己可能沒有留意,那真是一種無言的幸福感,做父母的永遠都會替兒女覺得自豪的,覺得自己家的姑娘怎么就那么好呢?

    “上初中,她自己說將來會去香港發展,她爸爸就陪著她練習廣東話……”

    一看就是暑假的樣子,那時候王超也不是現在的發型,有點土,穿著短褲手里拿著西瓜,好像是念高中了吧,看著就特別青澀。

    “我們家王冉啊,不敢說就比公主過的好,但是她能享受到的,真是別人家孩子怎么追都追不上的……”

    他們家養的哪里是女兒?簡直就是王爸爸的小情人。

    那時候去新華書店買書多貴啊,外面有都是盜版的,王冉就喜歡買書,一買就停不下手,王爸爸就慣著她啊,給錢,放暑假像是現在王媽媽擔心王凌會亂花錢,王爸爸就從來沒有這樣擔心過王冉。

    王冉上初中王爸爸就幾百一千的給,王超那時候連二百都沒有摸過什么樣,就差別到了這個地步。

    “你出來一下!

    王爸爸推開門叫了王媽媽一聲,好像是有話要說,王媽媽帶上門就出去了,王爸爸的衣服壞了,叫王媽媽給縫上。

    簡寧看著王冉的書柜里大大小小的獎狀獎杯,就連小學的三好學生證,還有幼兒園的大紅花表,王爸爸王媽媽都給留著呢。

    簡寧的手撐著自己的眼睛,王冉啊,王冉你說你爸媽這么疼你,你叫我怎么超越他們呢?

    王冉哪里知道家里的事情,自己還上班呢。

    董梅老公那么一鬧,王冉跟董梅的關系都尷尬死了,董梅欠林瀟瀟的錢到現在也沒有還上,因為還王冉錢夫妻倆干的夠嗆,現在她要是說還林瀟瀟錢,那就真的沒完沒了了。

    林瀟瀟可不慣董梅這個脾氣,你借錢了還錢就是天經地義,當初就這么說好的。

    “董梅,我明天要用錢,你要是手里有錢的話,就給我……”

    董梅的表情特別的尷尬,她兜里哪里有錢?

    董梅跟方瑞珠在外面摸摸搜搜的,沒一會兒董梅還了林瀟瀟兩千塊錢,林瀟瀟就知道這錢肯定是方瑞珠的。

    董梅下班她老公過來單位接的,畢竟有車了,不一樣了,孩子就在后面坐著。

    孩子看得出來特別的高興,擺著小手,董梅這時候心里的怨氣好像也消了一點,買了還是有用,既然買了想那么多也來不及了,不如不想。

    “那我就先走了,送你們一程?”

    王冉擺擺手,林瀟瀟是壓根看不上董梅這樣,不就是一輛破車,得瑟什么?

    她林瀟瀟要是想坐,什么車坐不上?

    真是的,沒見過世面。

    簡寧從她家里出來,過來接王冉,正好就遇上了,董梅她老公這樣也不能直接走,從車里下來,看了簡寧一眼,董梅她老公個子高,站在簡寧身邊覺得有壓力,自己錯開一步。

    “我是董梅的老公!

    簡寧伸出手:“王冉是我女朋友!

    請注意他們的用詞,董梅的老公開頭說的是他是董梅的誰,簡寧說的是王冉是他的誰。

    董梅老公心里挺詫異的,王冉真是沒看出來呢,喜歡好看的?

    “做什么工作的?”

    董梅過去拉她老公,董梅老公覺得大家都應該認識認識是吧。

    “醫生……”

    “現在醫生收入挺多的吧,收紅包一個月能也能收好幾千吧!

    簡寧只是笑沒有說話,董梅覺得有點丟人,董梅老公覺得就是這么回事兒,他說的實事求是,難道不是這樣?現在醫生都賺大發了,心腸多黑啊,就上次他兒子看個病,那就給說的,孩子病的不輕,就是一普通感冒,愣是叫他們花了好幾千。

    他現在還不容易逮到一個醫生,你們現百度搜索“第五文學 ”看最新章節在怎么就只認錢?

    林瀟瀟翻著白眼,董梅她老公是憤青?

    董梅好不容易上車走人了,林瀟瀟閃的更快,省得刺激自己的眼睛,不如不看。

    王冉看看簡寧,用手撐撐自己的眉心,誰知道董梅她老公會說這些?

    簡寧是完全沒往心里去,拉著王冉的手,本來他是要幫王冉提包的,王冉覺得這樣不好看。

    “我自己拎就行!

    兩個人順便就去逛街了,正好她今天下班的還算是早,一路走走停停的,商場現在關門都晚,簡寧買了一雙運動鞋外加兩件襯衫,他去的就是固定一家,那售貨員顯然也是認識他了。

    王冉看著樣子,覺得模特身上的粉色好看,指指這個。

    簡寧有些尷尬,這樣的顏色他沒有穿過,覺得不合適,對著王冉搖搖頭,他能選擇的還是藍色白色或者傳統的黑色。

    王冉比劃了一下:“我覺得粉色很好看!彼龍猿。

    這個顏色多好看啊。

    他微笑不過還是固執的搖頭。

    “藍色白色黑色一樣一件!

    王冉攤攤手,好吧他不能接受,這個人看著脾氣好,其實也蠻固執的,不只是王冉就連售貨員都曾經對簡寧說過,他穿那個粉色一定就特別好看的,配一條差不多的西裝褲子,他個子本來就高,氣質好。

    簡寧首先想的是,他是一個醫生,他不需要好看,只需要正常嚴肅嚴謹。

    拿出來自己的錢包刷了卡,王冉伸手去接過來袋子,簡寧把卡放回去,又把袋子接了過來。

    “有沒有什么想買的?”

    王冉幾乎就是后知后覺的反應出來的,他這就是要給自己買東西了,開玩笑,自己掙錢了,用人家買什么,不能老是叫他隨便的花錢啊。

    “沒有!

    拉著手經過一家店門前,簡寧站住腳步,王冉回過身看他,他用下巴比比里面,王冉看過去,不解。

    簡寧拉了王冉一把就給拉進去了,兩個人就站在那個模特的前面,也不說買。

    “買給你好不好?”一副商量的口吻,沒有經過她同意自己就買,他理解中王冉的脾氣一定就不會穿的,這跟她鞋帶壞了自己給她買雙鞋意義不同。

    王冉搖頭,這里的東西多貴啊,她可不要。

    她就是能買得起也不要,犯不上,就是一件衣服而已。

    簡寧拽拽她的手,還是喜歡。

    “不然你買給你妹妹穿?”王冉笑笑的說著。

    拉著簡寧,硬把人從里面給拉出來的,晃著拉著他的手,兩個人在一樓減價的地方買了幾雙拖鞋還有一些日用品,都是打折還挺好的,王冉買東西不是便宜就一定買,她心里會有一個算計,這東西她有需要,而且還得耐用。

    那個煙缸就特別漂亮,有一套碗碟就特別好看,但是價格太給力了,要三千多,王冉有點肉痛。

    那售貨員看著他們也是真心想買的。

    “小姐我們家在樓上!笔圬泦T比比,今天就是促銷了,她沒有必要騙人,平時六千多呢,就剩這么一套了。

    王冉喜歡買書,還有一個愛好,喜歡買碗碟,不過好看的太貴,通常就是看看。

    她自己可能都沒有發現,她托著簡寧買這些東西,是不是就是再為以后準備了?為以后自己結婚用準備呢?

    她自己是沒有想到,不過顯然身邊的那個人是想到了。

    王冉把那碗碟拿在手里,真心的喜歡,怎么看就怎么喜歡,可是吃個飯買這么高級的東西好像有些浪費。

    拉著簡寧的手,依依不舍的回頭,心里矛盾的很,那售貨員也沒攔著,你今天不買,明日又是原價,她沒有必要勸的,合適不合適你經常逛街你心里就比誰都清楚。

    簡寧笑:“喜歡就買嘛,千金難買心頭好!

    王冉哼了一聲,他們兩的手雙手十指交纏,王冉活動活動自己挽著他手的那只手:“要三千多呢,多貴啊,就是一套碗碟花這么多的錢,好像有點敗家……”

    她不知道是在說服自己還是在說服簡寧。

    簡寧的拿手提著袋子:“雖然錢多點,但是這種東西也不用一直買,兩三年也許就都是它,你喜歡它看著它的時候自然也會高興,家里來人的時候拿出來用,也還是挺有面子的!

    王冉那腳是越是越沉,走不動了。

    “不然我買送給你?”

    王冉挑著眉頭,自己又不是買不起。

    轉身回去,松開簡寧的手,自己叫售貨員開票。

    “開吧!

    那售貨員給包了好幾層,這樣的東西就是怕碰,包不好碰一下就可能有損壞,損壞了是用還能用,不過多可惜啊,那么漂亮的東西。

    買了東西直接送到他家里去了,王冉就是想都沒想,就這么做的,自己換完鞋,簡寧穿上鞋就跟下來了。

    “你在家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你別送了,你送完我,我還得送你!

    這樣送來送去的,要送到什么年月?

    簡寧好脾氣的還是送了,送著她進地鐵站的,王冉背著包,對著他擺手,他就站在外面,單手放在褲兜里,可能這陣經過的人就沒有太高的,鶴立雞群的感覺。

    王冉沿著樓梯就下去了,簡寧一直站了能有六七分鐘,確定她都可能走了,自己才慢慢的回身往回去。

    電話響,拿了起來,是王亮打過來的。

    “偉亮請吃飯,趕緊的來……”

    *

    晚上十點多,王家。

    “王凌你給我站住……”

    王媽媽喊了一聲,王凌頭都沒有回,就跑了,王媽媽氣的自己也頭發暈,叫王超過去追。

    徐秋華在客廳里哭呢,這事兒鬧的,徐秋華洗澡,自己門沒有鎖,要是家里的人的話,聽聽聲音就知道了,誰知道王凌怎么回事兒啊,就拉開門就進去了,結果你說弄的,徐秋華就說王凌是故意的。

    “你還有臉哭呢……”

    怎么不哭?

    徐秋華覺得自己委屈大了,她脫得光溜溜的,你說叫王凌給看了,就是小孩兒也不行啊,現在這孩子心里想什么,你知道?有多齷蹉你又知道?現在男孩子本來就有些躁動的,喜歡看那些片子的……

    徐秋華收拾東西就準備回娘家了,要么自己走,要么王凌走。

    王媽媽一個頭兩個大,你說那不發生都發生了,現在怎么辦?你洗澡你不把門鎖上,王凌在家里也不知道,你說發生都發生了。

    徐秋華沒有辦法理解,也不能去理解,十九歲的孩子了,不是小孩子,他心理生理已經都成熟了,自己想起來就覺得惡心的要命。

    “秋華啊,本來就是一個意外,媽知道你心里難受……”

    徐秋華不停,要是王冉洗澡被看了,你能現在這個態度?

    王超拽住王凌的手。

    “給我回去,屁大點事兒就知道跑,你去哪里?”

    王超心里不郁悶?徐秋華那是他老婆,他還得追出來,他是可憐王凌,可是這孩子你說,里面有水聲你就沒聽見?

    王凌哭的鼻涕都下來了,他真是沒聽見,學習壓力大,每天怎么過的自己都不知道,那衛生間的門又沒有鎖,都這個時間了,誰知道她會去洗澡啊,他根本就沒看清什么,徐秋華就拿著東西砸了過來,砸的他頭現在還暈呢。

    王凌跑是因為徐秋華說的話真的太臟了,說他是故意偷看的。

    王超看著他這樣,只覺得腦仁疼,一個男孩子,動不動就哭。

    “王凌啊,你聽哥跟你說,你是個男孩子啊,跟女的不同,別遇上一點事兒就哭,哭有什么用?有問題就解決問題,就像是你嫂子說你在桌子上吃飯,你怎么就不能在桌子上好好吃飽了?都是自己家里人,你是害怕我還是害怕我媽?自己平時干凈著點,內衣勤換,內褲就自己順手洗了……”

    王超也不愿意說這話,老早他內褲就自己洗了,更加別提說嫂子給洗了。

    王超這是好說好商量的跟王凌說,把人摟回去,叫他回房間,徐秋華還鬧著要回娘家呢。

    “行了,鬧什么鬧,還覺得不夠丟人是不是?”

    徐秋華哭的滿臉都是眼淚,自己是他老婆啊,現在被人給看了。

    “王凌這都十九了……”

    王超拽過來被子就睡了,自己心里也是膈應的半死“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可是他能打王凌還是能怎么樣?

    本來對王凌挺好的,因為這事兒對王凌的話是越來越少,王凌也知道大哥估計心里對自己有看法,學習本來就有點跟不上了,他媽還來找了。

    “王凌……”

    “你大伯對你好不好?”

    四嬸又嫁了,那男的有兒有女的,不過家里動遷了,手里有幾個錢,也是愿意,四嬸到了人家家里總算是能把腰給直起來了,現在的生活跟過去就不同,就又想起來兒子了。

    拿出來五百塊錢給了王凌。

    王凌低著頭不說話。

    “你倒是說話啊……”四嬸有點著急,難道他們對孩子不好?

    王凌就把自己不是故意看到徐秋華的事兒說了出來,這給四嬸氣的,王凌一個小孩子就是看見什么能作數嗎?還用往心里去嗎?再說孩子都說他根本就沒有看見什么,徐秋華這是什么意思?

    “你大伯母是個什么意思?”

    大嫂這人平時看著還挺好的,難道都是裝出來的?

    王凌不說話,悶聲不吭,他媽看著他這樣,心里能不懷疑嘛,可是把他帶過去,她現在嫁這家光孩子就三,那丫頭跟自己不對付,她在領著一個兒子,實在不好弄,王凌她肯定不能帶。

    “王凌啊,你聽媽的話,等你將來考上大學的一切就好了,再說你現在是投奔你爺爺奶奶,你害怕她干什么?”

    四嬸領著兒子出去吃的飯,拍著兒子的頭,告訴他抬起頭來,又不是小偷干什么總是低著頭。

    “兒子啊,媽現在有媽的難處,不能接你!

    到底是自己媽,哪怕就是她曾經不要他了,那王凌心里還是媽親,跟他媽是什么都說了,無非就是說徐秋華老是挑他的毛病,大伯根本不跟自己講話。

    “不講話?”四嬸挑眉。

    “嗯,從我到他們家好像說話的次數一只手數得過來!

    ------題外話------

    有月票滴我拿著小布口袋等著膩,不知道我的讀者里面有沒有要參加中高考滴,不用給思思面子,好好發揮哈,就超水平滴發揮哈···(╯3╰)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