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跟喬蕓都是一臉贊同的表情,姜饒現在算是看明白了,合著一家子的腦殘。

    不是他愿意這么說自己外公外婆,人家都說了,這是保密的不能說,就一個勁兒的問,就真的那么好奇嗎?

    好奇就自己考去。

    “我姐都說了不能說……”

    “姜饒你閉嘴,你姐沒那么說!蓖馄趴戳送跞揭谎,這就是把王冉把路上逼呢。

    王冉的神情就要一直那樣不急不躁,穩穩當當,沒生氣也沒激動。

    “王焱啊,姑姑問你,老師有沒有告訴過你要說話算話?”

    那邊王焱也不明白發生什么了,就往自己姑姑懷里鉆,探出腦袋,大眼睛圓溜溜的看著眼前的人,走的其實真的是有點生,王焱都記不住眼前的人都是誰,王焱怯怯地說了一句,因為覺得屋子里都是陌生的人,孩子有些認生害怕。

    “老師說答應的事兒就不能反悔,不然就是小狗!

    外公外婆這回臉色的顏色可就好看了,喬蕓一臉的凄涼無助,看著王冉:“我也不能跟姐搶什么,就是想知道知道,純粹就是好奇,姐你也犯不上就拿這話來說外公外婆,本來就是我好奇……”

    王冉覺得真心精彩啊,她說什么了?

    怎么就扯到自己說外公外婆了?

    她這都沒說什么呢,就被潑了一身的墨水,她還敢說?

    本來王冉跟喬蕓沒什么恩怨,喬蕓個性好不好的跟她沒有關系,畢竟不是養在她家里的,畢竟也不是她妹妹,但是今天她說的這個話好像就是沖著自己來的。

    王冉的心情現在可沒有那么好了,既然人不要臉,自己就別給人留情面了。

    “喬蕓你這話說的,我什么時候說外公外婆了?你告訴我,我什么時候說的?你問我的時候我跟你講的清清楚楚,別人的工資你就這么覺得好奇嗎?我已經說不能說,還要托著外公來問,怎么你是沒成年的孩子?”

    王冉的臉子掉了下來,在外面工作這些年也是什么樣的人都遇上過,她不見得就永遠都是好脾氣,要不然當初王亮也不會跟簡寧說王冉有那樣的評價。

    外公的嘴唇動了動,還沒有出聲呢,喬蕓就不干了,眼圈恨得通紅。

    “你剛才說的,我都聽見了,大家都聽見了,不是你說外公外婆是小狗的?”

    “你確定你讀過書?你確定這話是從我的嘴巴里說出去的?喬蕓以前我總覺得我一個當姐姐的跟妹妹較真兒有些犯不上,你說你也不搶我什么,你能搶走我什么?你就好奇,不能好奇的事兒你還好奇個沒完?我得罪過你嗎?要不然今天你這是什么意思?上次我來,敲門你不給開門……”

    “蕓蕓上次是睡著了……”外婆堪堪解釋了一句。

    王冉現在態度強硬了起來,外婆反到是沒有辦法開口了,畢竟自己現在要是向著喬蕓,這就做的太過于明顯了。

    “睡沒睡著只有她心里清楚,是,我們都體諒她沒有父母了,可是喬蕓啊,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你最慘的,是不是別人就都這樣了?外公過壽,你自己先走了,外公外婆質問我你去哪里了,我是你的保姆嗎?”

    喬蕓說不過王冉,王冉說你能搶我什么的時候喬蕓就想起來了那個相親的人,是啊,她就是連那么一個男人都沒有搶過,自己轉身就跑回房間了,撲在床上就是一通哭,自己揪著心臟的位置,她都要難受死了。

    王冉這下說的爽快了,忍不住了。

    “外公外婆喬蕓也都大學畢業了,不是什么年紀小,接受過正統的教育,有什么不滿就開口跟我說,要是我得罪她了,我少來就是!蓖跞侥闷饋碜约旱陌,拉著王焱的手,這就是要走,外公臉上卻一點表示都沒有,那意思走就走被,外婆趕緊就起身了,鬧這么一出,要是王冉走了不就證明了是被喬蕓給擠兌走的,陪著笑臉拉著王冉的手:“冉啊,不跟她生氣啊,她小不懂事,都是我給慣的,就是好奇,不能說就不說被,沒什么大不了的,趕緊的,你外公給你做的魚……”

    王焱不知道大人們都在表達什么意思,但是有句話他聽清了,自己喊出來特別大聲,清晰。

    “我姑姑不喜歡吃魚!

    外婆這回臉上的笑容再也繃不住了,一旁的姜饒就忍著笑,覺得看的真是痛快。

    等晚上自己回到家,就跟他媽從頭到尾的說了,夏侯蘭一聽,姜饒自然什么都是向著王冉說的,到了夏侯蘭的耳朵里那些沒有必要牽扯出來的就都省略了。

    姜維就嘆口氣:“你們家的這個喬蕓,看著吧,將來就是一個麻煩!

    這樣的女人,誰看見誰煩,反正他是一點好感都沒有,想當初喬蕓爸媽沒有的時候老太太那意思就是給他們送過來跟姜饒,姜雯一起養,幸好是沒答應。

    “我就鬧不明白,人家的工資就那么感興趣?當時你們是沒有看見她那個不講理的樣子,還問王冉姐說王冉姐罵外公外婆了,這瞎話叫她給說的,當我是聾子啊,還是當我是瞎子?”

    夏侯蘭瞪了兒子一眼:“你以后少跟王冉攙和,買衣服叫誰不能陪著去,你非找她!

    這邊給姜饒說了一通,她媽來電話了,外婆就在電話里抱怨:“我現在就是年紀大了,誰都能小瞧我一把,說給臉色看就給臉色看……”

    夏侯蘭也發愁,今天要不是姜饒回來說了,她就一準一個電話打過去找王冉問了。

    “媽啊,人家的工資你們就追著問干什么?知道了能變成你們的?喬蕓好奇你們就跟著好奇?都說有保密的合同了……”夏侯蘭自己某些方面覺得特別能理解,她就討厭別人跟偵探似的,什么都要過問。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