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閉嘴吧!蓖醭辉敢饴。

    徐秋華眼圈紅了,覺得自己幫著他也不對了。

    王冉啊挑吧,看她能嫁給什么樣的,自己就等著看了。

    姜饒周末的時候就突然來王冉家了,說是想看看鹿,他這么一來弄的王爸爸跟王媽媽都有些莫名其妙,走動的本來就是不多,就是多也是跟夏侯蘭,姜饒這是……

    姜饒這態度叫所有人看著都有點迷糊,也不說什么話,王媽媽自然得留他吃頓飯,王冉沒在家,姜饒看了一圈。

    “我姐沒在家?”

    王媽媽也沒有懷疑其他啊,主要根本就沒往那上想,你說正常人誰會往那上面去想?

    “嗯,去試驗園了,不是弄一個柿子的什么報告……”王媽媽對這些也不是很明白,反正一天就瞎忙被。

    姜饒一聽笑了:“我聽過呢,好像挺了不起的,將來弄不好就跟袁隆平先生似的……”

    王媽媽沒忍住被姜饒逗笑了,之前還沒看出來,這孩子嘴巴還挺甜的,甭管真話假話,這話她愿意聽,她女兒現在也只剩下這么一點的本事了。

    正準備吃飯呢,王冉背著包回來了,進門看了客廳里的人一愣。

    “姐,你回來了?”

    王冉的腳步微微一頓,點點頭:“才過來的?”

    桌子上姜饒就一直跟王冉說話,王媽媽等吃完飯的時候就問王爸爸:“這孩子是不是有什么事兒想要求王冉?”

    依著她看,就是這個意思了。

    家里來客人了,王冉也不能把姜饒給扔一邊,姜饒坐到晚上,莫名其妙的來莫名其妙的走了。

    夏侯蘭就覺得最近兒子有點不對,她兒子以前到點上班到點下班,哪里都不去,就沒有像是現在這樣過,周末就看不見人影,而且家里的東西動不動就少兩樣,這些東西她不差,問題給誰了?

    要睡覺的時候就推推姜維的胳膊,姜維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看了妻子一眼。

    “你說姜饒是不是談戀愛了?”

    姜維把手里的書放在一邊,在他看來兒子要是戀愛了這是好事兒。

    “你別管他了,他都多大了,也應該處對象了!

    夏侯蘭不是想管,她是不確定對方家里干什么的,總不能太差了吧?要不然自己可不干。

    姜維就說她操心的過頭了,八字還沒一撇呢。

    王冉她爸喜歡抽煙,不碰酒,姜饒家里的煙都是父母下屬或者求他們辦事兒的人給買的,都挺高級的,姜饒裝了五條,打車就直接過去了,他對王爸爸說就是自己喜歡鹿,覺得現在上班沒意思,想自己養鹿。

    王媽媽一聽當時就說了,盡量叫王爸爸把姜饒給勸回去。

    “要不然他媽知道了非跟我拼命不可,他媽本來就不是一個講理的人!

    王爸爸也是這樣覺得,可是孩子來了,你們能攆回去嗎?

    姜饒來家里的次數多,跟王冉的話自然也就多了起來,這是王冉的弟弟啊,王冉跟他說點什么,好像也很正常。

    逛街的時候看著那背心減價,想著姜饒這幾次給她爸拿的煙,王冉心里悠悠嘆口氣,在王冉看來,這就是姜饒想要拜師的禮物。

    姜饒接過背心并沒有言語,而是看了王冉一眼,有些意味深長。

    “這是給我買的?”

    “嗯,也不是什么好東西,百貨商場的減價貨!

    姜饒回家就把那背心給換上了,美滋滋的坐在桌子上吃飯,姜雯就覺得她哥這背心也挺好看的,自己歪著頭看了她哥的背心一眼:“挺好看的,自己買的?”

    “別人送的!

    夏侯蘭對著姜維挑挑眉頭,那意思你看你兒子的臉色。

    姜維笑笑不說話,到是姜雯說周末要去外婆家,姜饒就想起來上次去,喬蕓故意沒給開門,說了起來。

    “媽,你說說外婆吧,喬蕓就這樣,將來有她好果子吃的!

    說完話放下碗筷,起身就回房間了,夏侯蘭嚼著嘴里的菜,依著她看喬蕓也是小性,人紅樓夢里林妹妹小性,至少還有一個寶哥哥肯護著呢,你弄成這樣,誰護著你?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