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的人背對著王冉,王冉所看見的就是一個高大的背影,黑色的T恤,背后的圖案王冉認識,某個流行動畫非常受少女追捧的人物,流川楓,身材很好。

    “你怎么進來的?這里不是外人可以參觀的!蓖跞降拈_口,態度破有些冷淡。

    簡寧的身材,猛一眼看過去有些偏瘦,其實他一點都不瘦,身上很有肉,聽見后面有人說話,自己愣了一下,等轉過身看清后面的人猶豫了一下,反射性的就是露出職業笑容。

    王冉已經有些記不得簡寧了,但是簡寧稍稍整理了一下心情,他有時候會記住一些叫他印象很是深刻的病人,比如吐了自己一身的眼前的這位病人。

    簡寧有些不好意思,朋友說可以進來的,他當時就是一好奇,抱歉的看著王冉:“我現在就出去!

    王冉也沒有多余的廢話,自己蹲在地上,簡寧出去的時候回頭看了她一眼,覺得她身上穿著的白大褂,笑笑,好像就跟自己是一個職業的一樣。

    臉上帶著笑容從里面出來,朋友手里提著水回來,看著他出來還納悶呢:“怎么出來了?”

    “嗯,已經看過了,要是被人撞上也不好!彼卮鸬牡嗡宦,絲毫不說自己在里面碰上別人,還被別人質問了一句。

    朋友點點頭:“我跟你講,要是叫王工看見了就肯定沒完,我們所里的,倫才能她是這個!迸笥驯缺茸约旱拇竽粗,他們私下說所里的這些人,王冉就是屬于最耐看的一個,可惜,人有些冷冰冰的,不常笑,話也少,對于冰山美人他們是抱著只能觀看不可褻玩焉的態度來敬仰的。

    簡寧一邊回答著同學的話,聲音低沉,唇邊卻是帶著笑意。

    王工?

    應該就是里面的那個人了吧,看著是有些不好相處。

    王冉大部分的時間就是都跟自己的工作對象在交往,她喜歡它們,它們也應該喜歡她的,拿著夾子在記錄,詳細的觀察。

    晚上回家,王媽媽就冷著老臉,這次不是沖王冉了。

    “媽,怎么了?”

    徐秋華推推王冉的胳膊,壓低聲音啞著嗓子說道:“還能為了什么,就是為了你被,跟那個老太太又磕上了!

    徐秋華準備睡覺才要躺下,旁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她隨手接起來放在耳邊:“喂……”

    徐秋華掛斷電話光著腳就從從房間里跑到了婆婆的臥室,在外面敲了兩下門,王媽媽喊了一聲進,她都躺下了,把燈點開看著門口的方向。

    “怎么了?你一個人睡害怕?”

    這都是過去的笑話了,徐秋華當年結婚的時候,那時候反正也小,王超當時跟老板出國,徐秋華就是求王媽媽跟著她睡的。

    “不是,媽,吳國太他媽來電話了,說是問問我們家,看看兩家有沒有那個意思叫吳國太跟王冉在一起……”

    王媽媽愣怔了許久,王爸爸都坐了起來,認真的看著徐秋華的臉。

    “你再說一次?”

    徐秋華也覺得奇怪,以前是有聽過說吳國太處對象了,什么時候黃的?

    上次兩家弄的就挺擰的,徐秋華現在冷靜下來想想都覺得自己有些沖動,上次的事情自己就落了埋怨。

    “秋華啊,你先回去睡吧!

    王爸爸說了一聲,徐秋華從公公婆婆的房間里退出來,王媽媽這下不用睡了,把事情想了一遍,無非也就是吳國太沒跟別人談成被,記憶有些遠,不過那時候看著那孩子是不錯。

    王媽媽現在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方,只要是個男的,覺得差不多,就想讓王冉結婚。

    王爸爸倒是覺得之前鬧出來那么一出,對兩家來說是不是有點不好?

    王媽媽可沒有管那些事兒,照著她看來,吳國太就是不錯了,有工作有樣貌,你還挑什么?恨不得馬上就讓王冉跟吳國太結婚了,在女兒的房門上敲了一下,王冉還在電腦前工作呢,轉過身看著進門的母親:“媽,有事兒?”

    “嗯,你過來坐,我有話跟你說!

    王媽媽說著:“你得好好謝謝你嫂子,這人你也不陌生了,我覺得你們倆挺般配的,趕緊的在十月一之前還能結婚,酒水我們就擺在……”

    “媽……”王冉真的很不想跟母親吵架,一點都不想。

    且不說她跟吳國太家里發生過那樣的事情,就說普通的男女認識,現在已經八月末了,她媽說十月一結婚?

    王媽媽不管女兒說什么,這次是鐵了心了。

    “你也別跟我說那些沒用的,過去我都由著你了,你馬上就要三十了,王冉啊,你條件就擺在這里,你不是仙女啊,差不多就得了,左鄰右舍……”

    “那我是不是就得為別人的言論而活?因為別人說了,所以我要結婚,因為你們逼我,我就要嫁人?”

    王媽媽遲遲不語,半響哽咽的說著:“你總說我們逼你,可是你自己看,誰家好好的女孩子三十歲還不結婚?你是身體有毛病還是心里有疾病?我是你媽我不說,那別人說起來就難聽多了,你工作再好,沒有伴侶沒有孩子,那些都是白搭!

    王冉沉著臉看著自己腳上的拖鞋,不發一言。

    有時候母親的眼淚就是一種武器,她也想哭。

    不結婚怎么了?

    就為了結婚而結婚?隨便抓一個人就去結婚?生個孩子,就為了堵住別人的嘴巴?

    “你要是真有本事,你就領回來一個,你領回來一個,我們沒人逼你,你以為我跟你爸成天的愿意擔心你這點破事兒?要不然你就離開這個城市吧,我們看不見你,別人看不見你,就沒人說了!蓖鯆寢屛⑽⑻鹚沙诘难燮,她的眼眶里就都是眼淚,順著臉頰落下來,嘴巴上喋喋不休的說著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說的,她跟王爸爸怎么為難了,徐秋華幾歲就生孩子了,王冉只是站在角落里,永遠一聲不吭。

    都說生孩子是來討債的,現在來看,確實就是這樣。

    不是討債的是什么?

    母親的眼淚有時候叫王冉覺得心疼,疼的無以復加,有時候又讓王冉覺得厭煩,厭煩的恨不得拋棄這個世界躲到一個沒人會來打擾的空間。

    “你干什么去?”

    王媽媽從床上起身,伸出手想去抓王冉,但是卻被她給溜掉了,王冉穿著睡衣就直接沖了出去空氣當中多了幾分空寂,母親的目光如同大海,即將就要將她淹沒,那些被淡忘的話題總是反反復復的被提及,越來越多的從母親的口中喊出來,她終究是做不到可以跟社會相對抗。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