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喬蕓的眼睛哭得通紅通紅的,裝作沒有事情的坐起身,外婆走了過去心中也是無奈,女兒兒子有錢,也給她錢,但是人家都結婚生孩子過日子,錢不可能都給她這個媽啊,叫她拿出來十萬,別說十萬就是五萬都是勉勉強強的。

    “別哭了,你還小呢……”

    喬蕓盡量扯出來一個笑容,腦子里不知道怎么就想到王冉了,王冉畢業的時候也沒著急,最后怎么樣了?不是剩手里了,再怎么說王冉姐還有爸爸媽媽哥哥呢,自己有什么?

    外婆要是沒了,就真的剩她孤家寡人了,要是能有一份面子上有光的工作,是不是找對象就簡單的多了?

    “不小了,王冉姐不就是把自己給耽誤了!眴淌|無法掩飾自己臉上的惆悵,她要是到了二十九歲還嫁不出去可怎么辦?

    這么一想眼睛就更加紅了,女人年輕的就是這么幾年。

    外婆聽見喬蕓的話一愣,隨后半天也是覺得這話說的對也不對。

    自己拍拍喬蕓的后背,淡淡地說著:“改明兒我叫你姨你舅都上點心,王冉那是眼光高,覺得自己了不起,看不上一般的,自己把自己給耽誤的,你不一樣,你姨你舅都是在機關單位上班的,認識的人也多,放心,有外婆在呢!

    外婆覺得自己不是王冉的親外婆,所以有些話她不方便說,孩子在二十七歲眼看著就把年紀托大了,隨便找一個,差不多就結婚得了,挑什么挑?你自己要是天仙兒也成,條件好家世好樣貌好工作好的干什么找你?

    喬蕓低著頭吸吸鼻子對著外婆點點頭,抱著外婆的腰,她現在就只有外婆了。

    工作沒談成,那嫁人總可以吧?

    *

    王冉停下手,把電腦推離開自己的眼前,胸口覺得惡心,一陣一陣的往上反,她站起身,眼前黑了一下,自己也知道是因為休息少的原因,可是她不能在拖了,時間是有限的。

    躺在床上讓自己盡量的休息起來,從一點多躺到五點多還是沒有緩和過來。

    “王冉啊……”

    王媽媽推門進來,看著空蕩蕩的房間,這孩子哪里去了?

    看著大開著的窗戶,走過去把她的窗子給帶上,要不然一會兒就該進蚊子了,隨手就把王冉桌子上電腦的電源給關了,帶上門就出去了。

    王冉只覺得胸口似乎有一團的熱氣,說不上來的難受,腦子嗡嗡的響,睜開眼睛不能集中,手扶著司機椅背的后面。

    “師傅去最近的醫院!

    司機一看后面這人情況有些不好,臉色白的就跟一張白紙似的,腳下油門一踩,他也怕人在他的車上出事兒啊,出租車跐溜的停在醫院的大門口。

    “八塊錢!

    王冉從錢包里掏出來錢,面前塞給司機,司機找了她兩塊零錢就把車開走了。

    王冉覺得自己被曬的頭暈眼花,出租車上有冷氣吹,從車上一下來就鋪天蓋地的扯過來一張叫做悶熱的網罩在她的周身,身體本就是難受,現在一會兒熱一會兒冷的,后背一下子就濕透了,王冉扶著墻想緩和一下在往里面走。

    “簡醫生……”

    一個男人追了上去,臉上的表情有些著急,抓著簡寧的手:“簡醫生我母親怎么又吐了?這不是說明情況不好?”

    簡寧身上還穿著白色的大褂,看著眼前的人:“中醫本就是比西醫效果來的緩慢……”

    王冉喜歡聲音好聽的男人,以前她喜歡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一個人戴著耳機聽某電臺主持人的節目,只是因為他的聲音溫潤,后來某個半夜被母親抓到過一次,就說王冉不正常,要不然累了一天了,晚上不睡覺戴著耳機聽什么節目?你要是聽可以大大方方的聽,你戴著耳機臉上帶著笑容,不是神經病是什么?自那以后王冉就把這個毛病戒掉了。

    深呼吸一口氣向前走了一步,撞在了前面人的身上,王冉抬起頭,被太陽照射的時間太久,眼前白花花的一片,她都還沒有反應過來胃部一陣上反就吐了眼前人一身。

    “嘔……”

    簡寧的表情一直就是那樣的,站在那里被她抓著胳膊沒有躲,臉上沒有厭煩。

    “對對對不起……”王冉現在恨不得找個洞自己鉆進去。

    這個時節本就是空氣中都是粘稠的熱氣,現在好了,她這么一吐,這個味道……

    簡寧被她吐了一身,白色的大褂上已經臟了一片,味道確實不好聞。

    “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王冉抬起頭盡量想把焦距放在他的身上,簡寧扶著她,手指很是修長,賞心悅目之極,這個醫生的顏色很好。

    “對不起,我賠你錢吧!

    王冉有些亂糟糟的說著,今天可能是她這一年最糟糕的日子,出門的時候就沒有看黃歷,如果看了那上面一定就寫著,出門不宜。

    他的聲音很是溫潤在耳邊響起,緩緩的,就像是流水,會叫人覺得平靜;“沒關系的,拿去洗洗就好,你進去吧!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