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末王冉外公過大壽,之前已經來了幾次電話。

    說起來王媽媽的娘家也就是王冉的外公家還有些說道,王冉的親姥姥在生下王媽媽沒有多久就死了,病死的,那時候醫療條件也不行,王冉她外公就又另娶了,也就是說整個夏侯家,除了王冉她媽不是這個所謂外婆親生的之外,剩下人家都是一個媽一個肚皮出來的。

    王媽媽眉頭一皺,坐在桌子上,臉上不太好看,她要是好看了那才怪呢。

    王冉這個后外婆原來是地主的女兒,那時候不是打地主嘛,也嫁不出去就嫁給王冉她姥爺了,王媽媽是從小看到大的,小時候她這個后媽就喜歡美,喜歡穿漂亮的衣服,她爸就賣血然后給后老婆子買漂亮衣服穿。

    后外婆生了兩個女兒一個兒子,最小的女兒夏侯梅五年之前就死了,大女兒是財政局的,女婿也是財政局的副局長,小兒子呢是地稅局的,小兒媳婦人家也是地稅局的,就都是在單位自己處的,再看看王冉她媽,壓根就沒有工作過。

    那年代經濟都不好,她要是念書了,下面的兩個就別想了,能犧牲誰?誰叫她沒有親媽護著了,這不人家的孩子都念到書了,王冉她媽初中都沒有念完就不念了。

    人家兩家都有錢,過個生日幾千幾千的甩出去,王冉她媽這人吧覺得沒有意義,過生日就是全家聚在一起吃口飯就得了,結果沒人同意。

    “小真啊,你不能這樣啊,那你要是沒錢你就說話,我替你掏了!

    王冉的后外婆聽見女兒的聲音,對著女兒使眼色,覺得你愿意拿就拿,你別逼著人家也出,畢竟你跟你小弟都念大學了,小真確實家里也沒怎么管,人到就行。

    掛了電話,夏侯蘭不屑地撇撇嘴:“家里又不是沒有錢,整天摳搜的,我就要大辦,去最好的酒店,把人都請來陪著我爸樂呵,我爸養了我一回,我花幾個錢買他高興,我樂意!

    姜維到是沒怎么說話,夏侯蘭說什么他就推推眼鏡,靦腆的笑笑,點著頭,嘴里說著這是應該的,他們都表態了夏侯令自然也不能落后,典韋笑著看向夏侯蘭:“大姐說的也對,畢竟也不是年年都如此,應該的!

    他們辦的大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人來的多收回來的錢也就多。

    典韋心里清楚自己大姑姐心里的盤算,他們家孩子還沒有到結婚的年紀,大學也沒考上,指望什么把以前走出去的份子錢收回來?現在不就是頂好的機會。

    王冉她爸就說了一句:“算了,別人花多少我們就跟著花吧,本來你那就是后媽……”

    “那不行,人家都能收回來,我們家能有幾個人來?他們扔出去一萬能回來三四萬,我們家能嗎?王超這婚結完了,王冉遲遲沒有動靜,你說王冉可讓我怎么辦?那些人的眼神,個個都好像在說我姑娘就砸手里了!蓖鯆寢屪罱窠浻行┎缓,也是到了更年期就一點事兒就火大。

    王冉她爸不吭聲了。

    *

    “喂?”

    “王冉啊,我是外公,過幾天就是外公生日了,你記得跟你爸媽來!

    王冉耐心的聽完外公說完話掛上了電話,她跟所謂的外公一家人走的并不是太親,個中的緣由是什么都有。

    人與人相處其實也是要看緣分的。

    *

    “蕓蕓畢業了,工作你們就不能幫著看看?”

    外婆開口看著自己的兒子女兒的臉色,她所說的蕓蕓就是過世夏侯梅的女兒,喬蕓命也是夠不好的,父母單位出去旅游,結果全部都死車上了,奶奶家那邊壓根不要,就被她姥姥給領回來了。

    喬蕓聽著外婆的話,心里一陣一陣的暖意涌上來。

    夏侯蘭多有眼色啊,她不是不能幫,但是她不想幫,留著人情以后還要幫女兒鋪路呢,喬蕓是她親外甥女,可是再親也比不過自己的親生女兒啊。

    “媽,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們單位,能進來的就全部都是關系戶,能塞的位置都滿了,我是沒招了!

    夏侯令也趕緊搖頭:“我根本就說不上話,我到是想幫了!

    喬蕓唇角掛著笑容,低著頭手心里的汗卻全部都沒有了,心涼了。

    自己的親姨親舅舅都這樣,還能指望誰?

    外婆瞪著眼睛:“姜維呢,你這局長弄個人進去也不行嗎?”

    姜維就知道最后肯定要落到他的頭上,沒等說話呢,那邊夏侯蘭已經截口說著:“我的媽啊,你就饒了他吧,他親大哥叫把孩子弄進去他都沒有辦法,這不才落的一身埋怨,我們家老姜不是沒打聽,上面也說了,想進去不是不行,正式進編拿出來十萬!

    十萬?

    典韋心里笑笑,覺得夏侯蘭難怪能混到現在這個地步,你看人家沒說不幫,也能幫,你拿出來十萬就進編,十萬塊買還能買到多合適,問題你得有錢算,夏侯梅跟她丈夫死的時候就找了那么一點的錢,老太太手里是有,也不見得就能一股氣的拿出來十萬,再說了就是有,全部都拿了出來給外孫女,她就不想想自己的后路?

    喬蕓用指甲摳著自己的手,強忍著眼睛打算,勉強笑著。

    回到屋子里,撲到床上就好個哭,喬蕓的性格有些不好,可能是因為父母沒有了,又是住在外公外婆家,心眼小又喜歡多猜忌,跟紅樓夢里面的林妹妹有些相像,但是性格說的不好聽還不如林黛玉呢,她這樣回房間哭,哭的又是這樣的傷心,難道外面的人就聽不見?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