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

    “乖女兒怎么了?”王媽媽看著貼過來的女兒,拍拍女兒的屁股,她的女兒啊,她的女兒哦,怎么能這么可愛呢!

    現在天氣很熱,王冉就穿了一身的短衣短褲披散著頭發雙手抱著母親的脖子,將臉貼在媽媽的臉上,撒嬌,王媽媽拍拍女兒的臉,給她把黏在臉上的頭發絲整理整理。

    “我跟你爸商量了,考研吧!

    簡心的媽媽回到家里,坐在沙發上,簡心給她媽拎著拖鞋,伸手去抱自己媽媽的腰身。

    “我可愛的媽媽,你累了吧?”

    簡心媽媽不解氣的捏捏女兒的臉,就是因為她,這個寶貝蛋,自己才會被一個孩子數落,這口氣她怎么也咽不下去。

    “媽,王冉說什么了?你就當沒有聽到吧,她現在心里不痛快,到底是我搶了她的……”簡心咬咬唇,搶了一次還得記一輩子,倒霉。

    簡心媽媽尖著聲音冷笑著說:“你可憐人家,人家值得不值得你可憐?對了你跟偉宸什么時候去照婚紗照?”

    簡心說到這個就突然來了精神,從沙發上跳下去,踩著拖鞋蹬蹬蹬的往樓上去,沒一會兒又跑了下來。

    “媽,你贊助贊助我們吧!焙喰暮裰樒ど焓。

    家里樓上已經開始裝修了,她結婚就一定會是住在家里的,這是她爸媽早就答應好的。

    “你啊,我就是生了一個討債鬼!焙喰牡膵寢屔斐鍪滞恐蠹t指甲的手推了推嬉皮笑臉的女兒一下。

    簡心的眼睛一亮。

    “我就知道我媽對我好,舍不得叫我傷心!

    宗偉宸也算是攀上簡心家了,他每天來接簡心,簡心挑衣服化妝的時候就一個人坐在樓下,甚至有一次簡心就是為了測驗他的耐心,叫他等了足足兩個小時,宗偉宸愣是一句話都沒有,宗偉宸體貼,宗偉宸溫柔,宗偉宸宗偉宸……

    宗偉宸帶給簡心的是一種快樂,從身心到情緒,宗偉宸帶給王冉是一種傷心,從身體到精神。

    簡心的媽媽就是一個出爾反爾的真小人,她還是找上了王冉的家。

    王冉出去買資料了,徐秋華送兒子上學還沒有回來,家里就老兩口,今天有些忙,有打電話訂貨的,王冉的媽媽才喘一口氣,那邊有人來拉鹿,拍拍那頭鹿。

    “這鹿養的真好啊!

    王冉的爸爸點點頭看著車子離開,這邊才想進去,聽見后面的人問了一聲。

    “請問,這里是王冉的家嗎?”

    王冉家的地址是教務處找到的,簡心的媽媽等車子一開進來,這不就是農村?

    下了車覺得站在這塊土地上都是侮辱了自己,看著前面的男人帶著手套,穿的那是勞動服嗎?

    “請問,這里是王冉的家嗎?”

    王冉的爸爸轉過身看著對面穿著精致華麗的人,簡心的媽媽穿的是套裝,挎著一個手提袋,無名指上戴了一個藍寶石戒指,攏了攏頭發。

    “嗯,我是她爸爸,你找王冉?”

    “能家里說嗎?”

    簡心的媽媽雖然是這樣問,但是她已經邁開了步子就準備往前走了。

    簡心的媽媽看著王冉家的地板,自己站在門口,好半天都在猶豫,自己能拖鞋嗎?

    王冉的媽媽看著外面的女人,有些看不慣,要不是王冉爸爸說是來找王冉的。

    “請進來吧,地板早上才擦過的!

    簡心的媽媽坐在沙發上,背脊挺得直直的。

    “我是王冉同學簡心的媽媽,也是宗偉宸未來的岳母,我今天來是代替孩子們給你們家王冉送個信兒,我們家簡心就要跟偉宸結婚了,王冉似乎對偉宸還有些不能松手,年輕人談戀愛,我們家不追求偉宸的過去錯誤,他現在能喜歡心心就說明了一定的問題!

    王冉的爸爸就是這樣的脾氣,曾經王冉就說過,這輩子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一個跟爸爸一樣的男人,叫人有安全感,話不多但是那種感覺厚實厚重。

    王冉的媽媽忍不住就嗆了兩句。

    “我就搞不懂你這樣上門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們結婚跟我們家又有什么關系?什么叫過去的錯誤?宗偉宸也不見得就是什么好東西,我們家王冉也看不上他,既然沒什么好說的,那請吧,不送!

    簡心的媽媽起身,冷笑著,果然王冉的牙尖嘴利是隨了她媽媽,一樣的沒有教養,走下去穿上自己的鞋子,想了想轉過頭說著:“過幾天請柬好了,我會吩咐司機送過來的!

    說完完全就不等別人在說什么轉身就離開了,王冉媽媽捂著胸口。

    她女兒被人甩,現在還要被人上門這樣來侮辱,還有沒有天理了?

    “你是死人啊,女兒就被人那樣的欺負你一句話都沒有,你是啞巴了嗎?”

    王冉媽媽心口發賭就只能對著王冉的爸爸發脾氣,王冉爸爸還是那樣,他這人這輩子都是這樣的脾氣,不聲不響的,你指望他能罵簡心媽媽兩句?打兩下,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