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冉,我們倆就算了吧!

    男孩兒挺無力的說著,念書的時候想著有愛情就有一切,現在眼看著就要畢業了,學校分配的名額就那些,他也是沒有辦法。

    王冉今天興致沖沖的接到男朋友的電話,說是有話想跟她說,王冉心里有過所有女孩子會幻想的,難道他是要求婚?

    眼看著就要畢業了……

    溫度驟然降了下來,王冉猛地抬頭看著眼前的男孩兒,臉上的笑容紅潤都瞬間飛走了。

    “就這樣吧!

    男孩兒起身就要走,王冉在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上手去拉著男孩兒的手,眸子里飄起一層水霧,她不能接受這樣的分手啊,總要有個理由吧?

    “為什么?”

    男孩兒咬了咬牙,推開王冉的手就轉身離開了。

    *

    “你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現在是什么情況?簡心說你偷了她的實現成果!苯淌诳粗矍暗耐跞,在心中一再的嘆氣,他知道之前王冉跟男朋友鬧分手,可是這不足以構成她去剽竊別人東西的理由。

    他丟了多少人?

    拿著這份報告為她申請好的單位,上面卻一直壓著不放,之前他還納悶到底是為了什么,現在才鬧明白為什么科研組那邊壓著不放,這根本就是剽竊。

    簡心的報告正好比王冉早交了一個星期。

    王冉雖然也是納悶,她這個星期過的已經夠糟糕的了,老天爺似乎就跟她做對一樣,之前家里不同意她跟宗偉宸的事兒,王冉家里是養鹿的,條件自然要比一般的家庭好,她媽媽是覺得宗偉宸條件不是那么太好,王冉還可以再挑一挑的。

    先是宗偉宸提出來分手,然后校內傳的沸沸揚揚的,說是宗偉宸跟簡心走到一起了,王冉就是覺得自己死也得死一個明白,她不斷的給宗偉宸打電話,對方就是不接。

    王冉只是平聲地回答道:“這是我的成果,老師你應該知道我的!

    王冉相信,老師會相信自己,站在自己的一側的。

    王冉卻沒有想到,教授聽見了這句話反倒是火氣更盛。

    他就是因為太相信她了,所以才鬧出來這么大的笑話一場,簡心那邊宗偉宸已經出面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清楚了,學,F在的意思,就是把王冉的名額取消掉。

    “我就是太過于相信你了,覺得自己帶出來的學生,我相信你,結果呢?王冉你糊涂啊,你跟宗偉宸在怎么樣也不能拿這件事兒來開玩笑,你知道簡心要是報警的話……”

    簡心那邊的態度倒是挺溫和的。

    之前教授又找簡心談過話,王冉再怎么不好,畢竟是他帶出來的,這個孩子也真是有真材實料,這次只是因為感情的事情做錯了,他就托著一張老臉求簡心給王冉一條活路走。

    “教授,我本來也沒有怪王冉,我搶了宗偉宸這個是真的,是我對不起王冉,如果沒有送上去,也就算了,我沒想鬧這么大的,她愿意要我也就給了,我沒想到最后會弄到這個樣子,你放心,我不會追究王冉責任的!

    教授拍著桌子,痛心疾首,看著王冉一臉的失望,到了現在她還在說謊是嗎?

    王冉死活不承認,她自然要否認剽竊簡心的報告,這份報告是自己五個多月一筆一筆寫出來的,她付出多少的心血?

    “我沒有干過就是沒有干過!

    “那你怎么能證明這是屬于你的?”教授心里還是抱著一線的希望,如果真是有什么誤會的,或者是別人要害王冉,她拿出來證據,要不然以后王冉的路可就不好走了,剽竊的事情鬧出來可大可小。

    王冉發瘋了似的回到寢室里,她記得自己有備份的,同寢的也有看見過的,她要找證據證明自己是清白的。

    “小霞,你之前不是見過我一直在寫這份報告的?”

    一個寢室的同學,突然臉色變了變,然后抿著唇:“嗯,你幾個月之前就已經在寫了,我們都看見過的!

    “你能不能替我作證?”

    小霞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王冉已經跟大家都說好了,寢室的三個人臉色都有些怪。

    教授找她們談話,就是關于王冉的事情,三個人一口咬定了,根本就沒有看過王冉寫。

    “王冉跟宗偉宸分手,她就曾經說過一定不讓簡心好過的……”

    “教授,王冉其實也不見得就是故意的,她畢竟受傷了,簡心搶了她的男朋友這也是真的……”

    “王冉剽竊了簡心的報告,我之前有看過她偷偷摸摸的打什么,問她又不說,一個人神神秘秘的,然后之后回來就說教授你跟她保證了,畢業她會進農科院研究所!

    教授的表情有些古怪,這些都是他答應王冉的,因為王冉確實優秀,他之前跑了很多的關系,利用自己的人脈想把王冉給送進去,覺得她會有所作為的,但是今天來看,自己就不應該對王冉說這樣的話,他是害了孩子啊。

    王冉說一個寢室的人都能為她證明,結果呢?

    三個人同時咬定,王冉根本就沒有在幾個月之前寫過那份報告,她要是寫的時候叫自己看過,或許……

    簡心那邊跟同學在走廊里慢悠悠的走著,對于這個結果她一早就想到了,她爸是這個學校的校長,勾著唇笑。

    要怪只能怪王冉過于優秀了,這份優秀不屬于她的,自己同樣畢業,同樣面臨分配,就因為父親是校長,自己才不能丟他的臉。

    “王冉,許教授找你!

    那邊王冉臉上終于有了那么一小抹的笑容,她想,總算還有點好事兒發生。

    她跟簡心之間并沒有交手過,甚至就是到現在,王冉都沒有搞明白,簡心從什么地方把自己的報告給交了上去?她怎么弄到的?

    王冉往教授的辦公室去,簡心也是被許教授給叫來的,兩個人在門外狹路相逢。

    王冉看著對面的簡心,情緒很復雜,她很想開口問,簡心為什么要這么干?

    簡心倒是撩了下頭發,在門上輕敲了一下。

    “不可能,不可能的……”王冉臉上都是灰白的顏色,一陣眩暈從腦子里炸開。

    怎么可能?自己的報告怎么就變成簡心的了?

    王冉覺得身體有些晃,她因為跟宗偉宸分手好幾天都沒有休息好了,沒有好好吃飯,加上出了這件事兒,她根本就休息不好。

    教授現在已經不想再聽王冉說任何的話了,校長那邊也發飆了,簡心是他女兒,自己終究還是不能……

    木然地坐在位置上,慢慢的說著學校的決定。

    “因為簡心同學幫著你求情,分配的事情取消,王冉……”

    王冉就站在原地,仿佛自己就聾掉了,她只能看著教授的嘴巴一動一動,一張一張的,說了些什么她聽不清,心沉到了海底,這樣不公平,明明是她的實驗成果,不公平。

    王冉歇斯底里,她鬧著,哭著,這樣對自己不公平。

    “我有人證的……”

    教授就很想一個耳光摑過去,強忍著憤怒開口:“她們三個人都說沒有看見過你寫,王冉你不要再鬧了,鬧下去只會叫你陷入更加難堪的位置!

    教授的態度變得冷漠,他覺得自己真的看錯人了。

    簡心的眼睛亮了亮,心中提著的那口氣也終于落地了,雖然跟自己的計劃是一樣的,但是她的心中還是有些擔心呢。

    王冉,這一局我勝利了,我贏了宗偉宸跟你的科研項目,怎么辦呢?

    我還搶了你的工作。

    對不起了噢!

    簡心吐了吐舌頭,她真的覺得很抱歉,可是誰叫她也很想進到那個單位去呢,抱歉了王冉。

    王冉從教授的辦公室出來,跌跌撞撞的,她跑回寢室,寢室里的人都躲了。

    三個人是收了簡心的錢,不能怪她們,她們家里條件都不怎么好,王冉家可比她們幾個家庭條件強多了,要是她沒有工作,家里也養得起。

    A同學嘆口氣。

    “我們這樣是不是有些對不起王冉?”

    其實那個答應簡心的時候她們心里是經過掙扎的,王冉平時跟她們那么好,錢是其次,簡心的爸爸已經幫她們安排工作了,雖然不是頂好的,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C同學最后幽幽說了句。

    “王冉那么優秀,就是沒有這次機會,她還會有下次機會的,我們要是不做,就沒有機會了!

    *

    “王冉跟簡心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怎么回事兒?這不是明擺著的,王冉跟著老許分配工作的風聲都放了出去,結果這個敏感的時候宗偉宸跟簡心走到一塊兒去了,用用你的豬腦子去想,能是為了什么?”

    “那王冉不是被害……”

    “人簡心的爸爸是校長,誰讓王冉沒有一個當校長的爸爸了,自認倒霉吧,不過點子可真不好,男朋友跟工作一起丟了……”

    王冉的朋友就勸她算了,不要這份工作就是了,你現在鬧的已經學校里各種傳聞都有。

    “王冉你的報告宗偉宸之前是不是看過?”

    王冉經人提醒,這才想起來,三個月之前宗偉宸找到自己,那時候他們倆的感情還很好。

    “王冉,王冉……你去哪里?”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