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436 農村小媳婦24(加工廠)

436 農村小媳婦24(加工廠)

    小贏贏躺在床上踢著小腿,黑黑的眼珠子跟著媽媽在轉,伸著小手送到嘴邊咬上一口,然后瞇著眼睛笑了。

    今天要帶孩子們去打預防針,說實話麗娟每覺得到了這一天她都特別難受,小孩子打針就一定會哭,一個哭還好哄,兩個一起哭真的就是讓她抓瞎了。

    麗娟是抱著一個背著一個,小的裹在后面背著,抱兩個她實在抱不動,加上那樣手也不方便,很容易摔了孩子,后面的孩子也要時不時的注意一下。

    “一一最乖了,我們家一一怎么就這么體諒媽媽呢!

    麗娟只能不停的去夸小女兒,大的不省心小的要是在不省心她這日子就可以想象了。

    把孩子們帶到醫院,護士每次看見方麗娟都覺得刷新了自己對女人的認識。

    生孩子自己捧著肚子拎個包就來醫院了,生完孩子第二天就出去買東西吃,這個女人太過于堅強了,命運也實在挺可憐的,就沒看見過她有娘家人或者婆家人跟著,也從來沒有見過她丈夫,不知道是不是有內情呀。

    有時候誰都覺得活的挺痛苦的,看見這樣的方麗娟只會覺得自己還是幸福的,真的挺幸福了。

    “來拉!

    麗娟和護士也比較熟悉了,帶著兩個孩子進去,果然贏贏打針就嚎上了,這情況在麗娟的預計當中,原本老大就有點嬌氣,令麗娟沒想到是一一也哭了,這次哭的很兇,張著手就要找麗娟,孩子受委屈了第一個找的就是自己媽媽,可贏贏不給,摟著麗娟的脖子努力攀在麗娟的身上嚎,小的那個對著麗娟伸著手。

    誰都覺得生了雙胞胎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對方麗娟來說就是難心。

    平時因為贏贏老鬧,她放在贏贏身上的注意力就比較多,現在小的哭,麗娟只能去抱小的,她不能叫女兒感覺,啊,原來我很小的時候媽媽就不太喜歡我。

    “那個麻煩你幫我抱下孩子……”麗娟想讓護士先幫她抱一下贏贏,贏贏不肯離開麗娟的身上,踢著小腿,麗娟狠狠心到底還是把大女兒交給護士了,自己接過來老二。

    平時她就不怎么抱老二,人說會哭的孩子有奶吃,這話還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一一媽媽抱……”

    大的哭小的也哭,哭聲震天。

    好不容易兩個都給收拾好了,回去這又犯難了,來的時候是抱著贏贏來的,回去麗娟是想抱抱,可贏贏能干嗎?

    現在兩個就都哭,你不抱誰都不行,兩個一起抱這很危險,手上一點富余的位置都沒有。

    麗娟也很頭疼,第一次也是憎恨簡昊陽,人到底去哪里了?為什么就一點信兒都不肯給自己呢?

    抱兩孩子不現實,兩個孩子都會動,麗娟只能把贏贏背在后面,贏贏一看媽媽不抱自己了,就扯著嗓門喊。

    “贏贏媽媽告訴你,你要是喊你就可勁兒喊!

    麗娟眼眶里都是眼淚,整不了兩個孩子,小的也哭,哭的跟小貓似的,麗娟抱著一一,抽空自己伸出手拍拍后面的贏贏,每次去醫院就跟打仗似的,好不容易回到家,孩子也哭累了,嗓子也哭啞了。

    麗娟咬咬牙狠狠心,孩子從小就這么不聽話肯定不行。

    “贏贏媽媽跟你說過了,你要是不聽話你就繼續哭!

    贏贏嗓子啞了自己還在抽搭呢,其實小孩子也懂誰會對她好,看人下菜碟你要是對我好呢,我就故意熊你,知道你不會放著我不管。

    麗娟精疲力盡的,真是沒有一點的力氣,胳膊現在還發麻呢,抱著孩子去趟醫院老遠了,車也不是那么方便,各種困難你就想吧。

    好在的是刑月把中午飯給做了,刑月挺可憐麗娟的,覺得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不易。

    刑月的婆婆給買的魚,燉的魚湯,刑月說自己得回家吃飯了。

    “鍋里有魚湯,你多吃點,還有豬蹄子!

    喂孩子的女人就得吃這些,吃的多補的多。

    麗娟撐著頭,一臉的疲倦。

    “刑姐客氣的話我就不說了……”

    刑月點頭,有什么好說的,大家都這樣的情分,刑月和丈夫回家吃飯,刑月的婆婆在家里做飯呢,嘴里哼著小曲,兒子掙錢多,兒媳婦也掙錢,他們家現在條件那可真是好,說出去你知道多有面子,誰家能掙這些錢。

    “回來了,洗洗手趕緊吃飯!

    家里富余的錢多了起來,伙食直接就漲了上去,畢竟兒子干的是體力活。

    “你累不累?”看著兒子就問。

    刑月的丈夫也不說,男人干點活哪里有什么累不累的,就算是累了,說出來不是叫別人笑話嘛。

    刑月就說方麗娟抱著兩孩子去醫院帶孩子扎針,刑月婆婆就納悶,怎么就沒聽說方麗君有婆婆或者媽呢?

    “她媽或者婆婆呢?丈夫呢?”

    刑月搖頭:“這些我們都不知道,也不問,媽要是見到麗娟也別問!

    當婆婆的點頭:“我哪里能那么嘴碎,我就是私下問問你們,這女人多可憐,八成是被騙了!

    麗娟躺在床上,吃過飯就很想睡一覺,可不能睡,家里一攤子的事情,還有店里的,忙的團團轉,今天小的先吃的,大的就不夠了,贏贏吃不到就扯著嗓門又開始叫喚,你說孩子原來就哭一路了,在哭嗓子還能好嘛,麗娟不是不心疼,那她有什么辦法?她現在就恨不得一個人當一百個人用了,也得給她留條活路吧?

    眼睛一閉只能當看不見,家里有打碎的米粉,麗娟試著給女兒泡了一點點,用湯匙喂,孩子吃了兩口就不要了,還是想喝奶。

    小的那個已經睡了,大的不睡,麗娟就抱著吧,這頭來電話,她一邊接電話一邊哄女兒。

    這時候就得開始做,如果不做,等夏天來了就來不及了,她買這么多的貨全部都要屯在手里了。

    方麗娟就不能去想事情,一想自己就頭皮發麻。

    等下午三個人都來了,麗娟就說,如果有親戚也會做活可以領著來,現在她需要加人,當然錢就不是現在這價格,按件計算,當然有些不合理,但是她也不能拿著錢到處去撒。

    麗娟跟她們三個人說了一下,要說還是人吳娜夠聰明,說什么一下子就能掌握住,第一條就比較靠近麗娟說的樣式,方麗娟自己這是做過,所以很嫻熟,吳娜這是第一次做啊。

    刑月改了幾次,只有林芳比較笨,林芳做東西有些毛毛躁躁的。

    林芳回到家就想著,自己有那么多的親戚,這會干縫紉機的活人不少。

    麗娟現在頭疼,東西都拿回家叫她們去做,不是自己不放心,而是你說拿回家人家要是不小心弄臟了或者弄壞了,能叫誰賠?讓賠也沒有合同,不給賠怎么辦?

    她真是虧不起。

    想著覺得還是得去找加工廠,市面上的加工廠倒是不少,可家里的孩子……

    這一天天的一個兩個的都等著她管呢。

    麗娟實在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自己跟刑月說說,她也看出來了刑月耐心不錯。

    刑月一愣:“說這么客氣干什么,趕緊去吧,我給看著,什么時候回來都行!

    麗娟拿著自己的包就趕緊出去了,就算是找到了還得談價錢呢,價錢不合算的話,人家也不見得能給做。

    吳娜看著刑月就笑:“哎呀,現在麗娟跟你可真好!

    刑月也不回話,你愛怎么想你就怎么想,我也沒有做虧心的事情,我干嘛怕你說,愿意嫉妒你就去嫉妒被,干我什么事情。

    方麗娟這就找了好幾家去談,最后都是因為價格談不攏,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人家都快下班了,叫方麗娟明天再來。

    “你看我出來一趟不容易,今天就先打個樣子行嗎、”

    方麗娟得確定工人能不能做出來她想要的樣子,對方搖頭,這馬上就下班了,再說現在手里都有活呢,就算是要打樣也得等幾天之后的,得排隊,畢竟方麗娟不是先來的。

    吳娜林芳都下班了,刑月照看著兩孩子呢,叫丈夫先回家。

    “你跟媽說一聲,我可能會晚點……”

    刑月的丈夫回到家,果然刑月婆婆就問了,不過聽說給老板帶孩子呢,也沒有廢話。

    “你一會兒給刑月送點東西吃,天天干活也挺累的!

    人人都覺得刑月挺幸運的,其實主要還是在刑月自己會和婆婆相處,說實話不是親媽肯定有隔閡,就算是親媽還有總打架總吵嘴的呢,你對婆婆要求就不能過高了,刑月從來不管婆婆的私房錢會給誰花,她丈夫是唯一的兒子,兒子和女兒放在一起,肯定是兒子著重,你當兒媳婦的原本就是外人,你在插手去管,難保婆婆不會覺得你管的忒多,干脆就什么話都不說,有的吃我就吃,有的喝我就喝,家里的事情她一概不參與,其實主要也是刑月摸準了自己婆婆的脾氣,她婆婆人并不荒唐,這樣大家相處就會愉快的。

    刑月的丈夫給刑月送,順帶著讓母親炒了一個雞蛋給方麗娟準備的。

    “剛啊,你等會兒……”

    刑月婆婆給方麗娟煮了五十個雞蛋,反正也沒有什么別的好吃的,這東西還方便,一天吃幾個,不是正喂孩子嘛,要她說這就是因為月子沒有坐好,不然的話,就是喂三個都能喂的。

    她年輕的時候那小身板更瘦,七十多斤那幾個孩子她不也養了。

    方麗娟果然人還沒回來呢,刑月把贏贏放在床上,孩子已經睡了。

    “也是夠小娟喝一壺的,你都不知道贏贏很鬧騰!

    方麗娟八點進門的,走回來的,沒有車啊,去的時候騎自行車,可掉鏈子了,她自己又不會修,只能走回來,一進門才覺得自己又活了回來,掙點錢真是不太容易。

    “真是麻煩你們夫妻倆了!

    “別這么說,我們也拿錢了!

    刑月說的就是實話,就沖方麗娟給她丈夫的錢,別說給帶一天,帶十天她都行。

    麗娟這就顧不上孩子了,她倒是可以停下來就這么領著兩個孩子過,可她不能這樣做,家里孩子們沒父親,將來長大哪個方面不是用錢?麗娟舅舅想給孩子一個好的未來,那就得現在拼,誰不愿意每天待在家里陪著孩子,誰愿意出去吹風去?這里跑哪里跑的?

    方麗娟那褲子打樣,她跑了五六個工廠,有的干脆就不給她做,人家說了,這東西一看就賣不出去,市面上沒有啊,這太不靠譜了,將來你虧本了你就不能給他們結算,到時候他們跟工人也沒有辦法交代。

    麗娟是自己單干,不像是人家固定合作關系的,最后結算尾款也行,要么就是一口氣把錢都給了,要么就是不給做。

    就算是打樣出來的,麗娟也不滿意,覺得做工太差,一看就沒上心。

    一個女人身后沒有一個男人支撐,走出來人家都小看你。

    麗娟來來回回的跑,家里孩子顧不上,你說到時見要吃奶,可麗娟人還在外面呢,刑月沒辦法,她家是住平房,刑月就跟婆婆商量,要不然他們買頭羊吧,養牛是肯定養不了的,畢竟地方有限。

    可養羊這也難啊,現在上哪里去找青草去?沒有青草,羊要吃些什么?

    刑月抱著孩子回家,麗娟沒回來,孩子都餓的夠嗆了。

    “要不喝點迷糊糊?”

    刑月搖頭,迷糊糊哪里有營養啊,她記得后面有個女的才生完孩子是不是?不是說奶挺多的,能不能給喂一口?

    刑月這賣著臉皮,人家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倒是給喂了,就是覺得孩子可憐。

    “這媽媽也太不稱職了,孩子餓成這樣就不想辦法?”

    麗娟現在都已經顧不上了,自己一根神經,你說多少件牽扯著她,工廠這頭還沒忙活明白呢,那邊有個人來找麗娟,說是想從麗娟的手里進貨,當然所謂的進貨要的東西就多,麗娟提供不了,她原本就是手工作業,盧淑芬覺得這是賺錢的好機會,她就給答應下來了,結果害得麗娟又跑了一趟,心里也知道兩孩子到吃飯的時間了,方麗娟真可謂算是一根蠟燭幾頭燒。

    晚上麗娟累的半死,想馬上睡一覺吧,兩孩子還得洗澡,還得哄。

    自己一上火,得,現在想喂都喂不了了,孩子吃不到東西哭,麗娟也跟著著急上火的,她也跟著哭,可沒用啊,擦干眼淚自己就得去想辦法,事情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活著就得想辦法叫孩子們活著,刑月說買頭羊,麗娟就拖刑月的丈夫幫自己找找,孩子實在不能拖。

    這一段是麗娟最難過的日子,麗娟等孩子們都睡下了,抱著腿自己看著窗外哭。

    簡昊陽你到底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已經快要累死了,我都要撐不住了。

    麗娟有些感冒,早上就愣是沒有爬起來,吳娜她們來的時候看著她有些病怏怏的,都勸她休息休息,別這么拼,身體壞了就不值個了,可麗娟心里苦啊,人家都有男人可以依靠,她能依靠誰去,只能依靠自己了。

    帶著病撐著身體,好在刑月那邊很快就有信兒了,方麗娟也是沒辦法,刑月的婆婆挺好的,提出來她給照顧兩孩子,就幫忙看一眼被,但是照顧不好,方麗娟就別挑,孩子在家里難免會有磕了碰的時候。

    刑月一開始不同意,你想婆婆原本就帶她兒子,現在在帶兩個小的,這不現實啊,真出點什么事兒,誰都負責不起。

    刑月的丈夫是個好人,說別跟麗娟說給帶,她忙的時候就把孩子送自己家來吧。

    刑月婆婆挺會照顧孩子的,兩個孩子并排躺在一起,刑月的兒子稍稍大了一點,一開始孩子們也不習慣,總哭,后來就好了,就像是羊奶一開始都不喝,慢慢的餓的不行了,也就喝了,沒有的選擇啊。

    方麗娟這邊跑工廠,跑的頭暈腦熱的,終于找到了一家,不過價格比較高,也是第一次合作,麗娟咬咬牙,狠下心就決定做了,成不成就在此一舉了。

    晚上回到家,都下班了,家里沒人,孩子們在刑月婆家呢,麗娟真是想去接孩子,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她不可能不疼,但是方麗娟真的有點扛不住了,你知道肩膀上的壓力太重,已經快要壓垮她了,就想著躺五分鐘,結果睡過去了,一睜開眼睛都第二天了,方麗娟嚇了一跳,從來沒睡這么死過,自己睡的是好了,這不是給人添麻煩嘛,人家好心好意的幫她帶孩子,結果她還不知道分寸的不接孩子,叫人家心里怎么去想?

    麗娟去刑月家接孩子,兩孩子老早就醒了,哇啦哇啦的說話呢,說些什么沒人能聽懂,幸好刑月她婆婆是喜歡孩子,逗著孩子。

    “你叫什么名字呀?你叫贏贏啊……”

    贏贏現在跟這奶奶也混熟了,扯著小嘴笑,一一米粒般的小牙支著哇啦哇啦的想要表達什么。

    刑月婆婆把方麗娟給迎進屋子里,這也是第一次見,覺得跟自己想象當中的不一樣,很年輕很漂亮,最直觀的感覺就是白,那種不健康的白,方麗娟渾身上下就寫滿了一個字,累。

    “真不好意思,我昨天睡過去了……”

    刑月婆婆笑:“沒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也喜歡這兩孩子,你不覺得我沒給好好帶就行……”

    刑月那婆婆也是會來事兒的人,家里做的飯菜邀請方麗娟一起吃,就說孩子也是帶不過來就送過來她幫著帶,只要麗娟不嫌棄就好,一起吃頓飯也混熟悉了,麗娟慢慢的總來,刑月婆婆就說,麗娟自己開火做飯多浪費時間,不嫌棄就來她家吃。

    “我有三個女兒,可都離我很遠,要不你認我當干媽吧……”

    當了孩子們的干奶奶照顧就比較方便了,麗娟也真的就認了。

    夜深人靜麗娟自己也想,親媽都指望不上,她也懶得跟自己親媽張嘴,張嘴估計也不成,她干脆就死了那條心不指望他們了,現在刑月的婆婆幫自己帶孩子也挺好的,麗娟回來就在刑月婆婆家吃。

    這后面有人買房子,這平房不太值錢,地方很大,刑月就跟麗娟商量,住樓上呢是好,可搬貨運貨真的很不方便很影響速度,加上地方還是不夠大,擺一些東西擺不下,像是這里的這家呢,天氣這不馬上就要轉熱了,到時候在院子里把縫紉機一擺,直接就能開工。

    刑月也是為了麗娟著想,盡量合理化的運動這地方和空間,樓上也還是你家,你愿意哪里住就哪里住。

    麗娟有些猶豫,手里的錢不多了,真要是在買,將來有個萬一的,手里沒錢她不安心啊。

    可覺得刑月說的也對,到底還是買了下來,刑月婆婆說這樣好,這樣還方便照顧了呢,這院那院的住著。

    四月份的時候,涼州已經暖了起來,有些年輕的姑娘們已經開始少穿了,涼州是個不錯的地方,冬暖夏涼的,方麗娟這頭趕貨,外面太陽特別的好,家里院子里都是趕工的,就聽見腳踩縫紉機的聲音。

    麗娟拿著一個小涼席然后上面鋪著被子,把贏贏和一一放在上面,她干活的時候也能順帶著看孩子,贏贏和一一現在也習慣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當中長大的,刑月婆婆經常給帶,兩孩子跟老太太關系也比較好,有時候老太太身體要是不好了,你說人家親孫子都不能帶了,麗娟還能叫幫著自己帶孩子嘛,去工廠驗貨也只能領著兩個孩子去,一開始總哭,后來哭著哭著就習慣了,就不哭了。

    “噗……”贏贏指著布揮舞著小手,麗娟把孩子抱好:“是布,布料……”

    糾正女兒的說法,然后回頭跟廠長說著話,廠長就說麗娟太敢干了,做出來這么多條,要是一旦賣不出去這就虧了,得虧多少錢啊,麗娟心里也是撲騰個不停,誰知道以后呢,賠不賠的現在也顧慮不上了。

    開始鋪貨,走量并不是很好,誰都覺得有些太貼身了,偶爾也就能賣出去一條兩條,這樣的情況方麗娟也似乎想到了。

    麗娟想辦法,可能想什么辦法,她又不能決定整個涼州的服裝走向。

    人又瘦了一圈,上火上的厲害。

    顧雨現在基本不怎么來麗娟家,孤男寡女的還是需要避嫌的,這次是知道方麗娟積壓了一批貨。

    顧雨看了半天,也覺得方麗娟太胡鬧了,這種東西有幾個人敢穿的?顏色太亮了。

    顧雨給張莉帶了一條,也沒說誰做的,是一條紅色的,那種亮亮的胭脂紅,張莉看見第一眼就喜歡上了,換上就不肯脫下來了。

    顧雨這一看,覺得還別說,只要有人敢嘗試的話那就行,紅色不見得誰都喜歡可總有結婚的人要穿紅色的褲子吧?

    圖個吉利也會買的,不如就將紅色的推到結婚的人群里。

    張莉穿出去幾個朋友就看好了,問張莉在哪里買的,張莉也不知道啊,回頭來問顧雨。

    顧雨說了,張莉倒是停頓了幾秒。

    “你就跟我說實話,我還能怎么樣?我至于嫉妒她嘛,簡昊陽就是個不著調的,人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幸好當時我沒追……”

    張莉說起來也挺覺得自己萬幸的,這樣的男人就應該拉出去千刀萬剮了,她可是知道方麗娟過的多苦的,可能人一旦沒有競爭的心了,心態就回歸到平靜之上了。

    張莉領著朋友去買了好幾條,這邊顧雨和秦川也是敢干,在大街中間搭個棚子,進行兜售,這都是義務的,白幫著做的。

    秦川說了,要求不高,讓方麗娟請他們吃一頓就行了。

    好半天沒人來買啊,人家就都是看,看完摸完就拉倒了,男人還不像是那人那么有耐心,秦川都要瘋了,這幫老娘們買不買?能不買上手摸什么摸,摸臟了你們賠?

    可人就是這么怪,你要摸你就摸深色的吧,可不,有些女人你就跟她說白色的容易臟,你要是不買就別摸,一堆人說要買,摸完就不買。

    秦川的腦子動的快,想著需要一個托。

    張莉還有吳娜、刑月這是輪番上陣,果然有人掏錢買,就有人心動了。

    秦川就不明白了,你看著別人買,你在買有什么意思?自己喜歡不是最重要的嘛?

    顧雨叫他媽幫著看看,能不能幫麗娟一把,擠壓了那么多的貨,不賣出去方麗娟這下死定了。

    顧雨他媽也是可憐麗娟,談生意的時候順帶著跟對方提了提,沒想到對方竟然真的就有那個意思。

    這是一個外地的老板,比涼州更加發達的地方,人家無聲無息的,定了一車貨拉走,一個月之后又跟方麗娟聯系說要補一批貨,麗娟問人家賣的怎么樣,對方也不肯明說,想來也是,人家要是說賺了吧,你就得漲價,做生意誰是傻子啊。

    麗娟現在終于不用擔心積壓貨的問題了。

    這褲子好像火起來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幾乎人人都穿,先是上平那邊傳過來的,涼州就跟風,覺得能穿一條這樣的褲子那就是流行,現在的女人都這樣穿啊。

    可憐方麗娟,褲子是她做的,也是先在涼州進行賣的,結果人人都以為這褲子是上平來的,你說涼州出產的人還不愿意要呢,這是什么心態麗娟也沒有時間去研究。

    去工廠盯貨,因為你不盯著那些工人就真的糊弄你,你知道出來十條褲子有五條都是不合格的,方麗娟沒辦法啊,孩子要么就放在刑月家,要么自己就帶著,走到哪里拎著包,里面裝著小涼席和墊子,就撲在地上讓孩子在地上爬,麗娟自己給孩子做的小蚊帳,可以折疊的,晚上就把兩個孩子扣在里面,孩子也覺得新奇,這樣防止孩子被蚊子咬,地上麗娟就厚厚的鋪,說實話贏贏和一一成長的環境真是沒有多好。

    挺苦的,你看麗娟賺錢,可沒時間把心思都放孩子的身上,孩子能吃別的,抓著就吃,也沒什么零嘴,一開始是方麗娟沒顧及上,后來人一看方麗娟都不給買零食,可能是不愿意叫孩子吃零食被,誰也不敢給喂。

    麗娟盯貨,贏贏和一一就在蚊帳里亂轉,爬啊爬的。

    “雞……”

    麗娟糾正女兒的讀音:“縫紉機!

    很很有耐性的蹲在地上,一遍又一遍的重復,兩孩子說話比較晚,麗娟也沒著急,這家工廠的廠長對方麗娟都要佩服死了,領著孩子,監工的時候直接就把孩子領來往地上一放。

    贏贏板著自己的小腳丫子,麗娟對著女兒笑笑。

    女兒們后半夜睡熟了,麗娟把她們挪動桌子上去,省得地上涼,自己繼續熬夜等貨。

    方麗娟就是賣了一個先機,提價格是肯定要提的,畢竟賣的很好,其他人也現在也紛紛仿照起來,不管用料是怎么樣的,有些人是不懂,覺得能穿就行,這里面的競爭也是大了,麗娟的話很實惠,我用料在這里放著呢,你想讓我壓低價格這不太靠譜。

    供銷商一開始和麗娟合作的很愉快,可麗娟一提價格這合作就似乎發生了一點不太愉快的,幾次談下來,供銷商也說了,這次合作完可能就沒有下次了,他也是為了賺錢,追求更大的利益,麗娟也不氣。

    誰都有選擇,你有了別的選擇我尊重你就是了。

    供銷商看著方麗娟這樣就有點惱火,想當初你擠壓著貨,沒人敢要,是我雪中送炭,結果你現在還跟我漲價?

    大家都是商人,追求的肯定就是最大的利益,方麗娟也不能避免,她覺得自己做的一切已經算是對得起良心了,第二批貨她已經狠狠的壓了價格,她才賺多少,第三批這是最后的一批,你知道她為這褲子操心了多少個日子?還不能叫她賺一筆?

    麗娟現在倒是有點炙手可熱的情況,誰都知道方麗娟賺大錢了,這才是真正的大錢,化妝品那些無非就是小打小鬧。

    麗娟進腰包的錢,一天就是輪千算的,荷包一下子就鼓了起來。

    家里還是那樣,刑月的婆婆中午給做一頓,因為加工,你得給人吃飽了才好叫人干活呀,麗娟也深深懂得這個道理,林芳都已經干瘋了,全是錢啊,地上都是錢,只要你能挨累你能受苦你就能賺到錢,林芳現在一天就睡五個小時,其他的時間全部用來做活,一個月兩個月還好,時間一長她也有點受不了,好在這次活結束了,短時間之內估計沒什么工可以趕。

    你說林芳為什么發瘋?

    林芳上個月拿了一百多塊錢,普通的上班一族,二三十一個月就算是多的,林芳賺了一百,你說她眼睛紅不紅?

    林芳現在在家里的地位那是水漲船高,就是她婆婆出去說,都可有面子了,過去瞧不上這兒媳婦,現在天天捧著,不一起住啊,有時候林芳和丈夫領著孩子回婆家,給買點糕點,哪怕錢就不給婆婆,婆婆也覺得有面子。

    以前是老兒媳婦吃香,自然林芳能賺錢之后,林芳力壓老弟妹一下子就成了婆婆眼里的紅人。

    “我家大兒媳婦啊,那是個好手,一個月就賺一百塊錢啊!

    住在這條巷子里的人就沒聽說過誰能賺上一百塊,這是做什么工作的?雜能賺那么多的錢?

    林芳的老弟妹晚上跟丈夫來了嫂子家,你說林芳和她丈夫結婚這些年,老弟弟和老弟妹從來就沒上家門過,瞧不起嘛。

    人窮就志短,誰都瞧不上你,覺得你窮貼上你就能傳染窮病似的。

    “嫂子,你在家呢!

    老弟妹笑呵呵的,人家是真正的能屈能伸,嫂子現在賺這些,大家都是一家人,你要是能介紹我進去,我賺多了,我們不是一家人嘛,將來我也會感激你的。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老弟妹這態度放在這里,過去都是我的錯,你說是我沒把嫂子放在眼里,我輕狂了。

    林芳這人真就沒什么壞心眼,弟妹態度都拿了出來,她自然就接受了,把自己弟妹給介紹到麗娟家里工作了,在家里肯定要比在工廠舒服的,林芳就是知道這點才沒有叫老弟妹去工廠,麗娟看了一下,是個干活的人,手腳也很利索。

    林芳現在在婆家非常有地位,老弟妹能屈能伸啊,這才工作上,不能輕狂,對著大嫂那真是呵護有加,總表揚,出去也表揚,表揚這事兒吧,就是看你會不會做,當面夸那沒意思,你得叫夸獎的話從別人的嘴里說出去,然后傳到當事人的耳朵當中,這樣你就成功了,絕對也比你當面夸事半功倍。

    吳娜見林芳介紹人進來干的挺好的,自己也活心思了,主要是看著林芳和她弟妹兩個人挺合的,兩個人一起上班下班,說說笑笑的多好,總比一個人來的強,吳娜也就起心思了。

    吳娜是想介紹自己妹妹來,可惜她妹妹不會做縫紉的活,其他的似乎也不用人,吳娜的婆婆知道這錢好賺,就求吳娜把她女兒給介紹來,吳娜自己不太愿意,小姑子太懶了。

    干這活要的就是勤快,可架不住婆婆總說,吳娜還是給方麗娟介紹來了。

    麗娟想著林芳這弟妹確實不錯,干活什么的都行,都是認識人,這樣自己也放心,麗娟在外面跑,你說吳娜的這小姑子,在家里可就精彩了。

    人懶不說還饞,刑月的婆婆中午給做的小雞燉土豆,麗娟走之前交代的,讓好好給大家中午吃一頓,麗娟手里有錢了,也不會太摳,覺得大家都是姐妹似的。

    吳娜這小姑子呢叫畢月娥,還沒結婚呢,沒出嫁難免娘家媽就會對著好點,平時在家里也不怎么經常干活,人來的第一天沒見她干多少活吧,中午吃飯可能吃了。

    吃了兩碗水泡高粱米,鍋里的雞肉幾乎就都被她給吃了,你吃自己的那份自然不會有人說話,可你筷子在鍋里挑挑揀揀的,弄的所有人就都不高興,偏她自己是個不自覺的,刑月就沒什么胃口了,哪里有這樣吃飯的?簡直就一點教養都沒有。然后吃東西吧唧嘴,吧唧就吧唧嘴,嘴還漏,吃東西一個勁兒的往下掉,吧唧嘴的不光光是她一個人,可大家聽著她這動靜,都自覺的收斂收斂,實在不好聽呀,這位拿著筷子在鍋里翻來攪去的找雞肉呢,在家里也真是平時都吃不上一頓肉,這不解饞了。

    吳娜沒好氣的踹了小姑子一腳。

    畢月娥知道嫂子的意思,可好不容易吃頓肉,憑什么不多吃啊,吃飽了算,怕別人笑話干什么,別人能給她飯吃呀,愿意笑話就笑話去被。

    畢月娥心里就這樣想的,林芳和弟妹嘴上沒說,眼神交流了一下,就這貨誰將來娶了誰倒霉。林芳這弟妹干活那真是速度,比林芳快多了,按道理林芳會生氣吧,可她會做人,哄著林芳,林芳身上就全部都是優點,沒有不好的地方,這樣的嘴一哄,林芳也就忘記計較了。

    “真是丟人,這么大的姑娘了,一點分寸都沒有,你看一上午干什么活了,就渾水摸魚來的!

    林芳弟妹笑:“咱們可別多這個嘴,到開工資就知道了,何必惹別人不愉快呢!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