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428 農村小媳婦16(小算計)

428 農村小媳婦16(小算計)

    于妍妍其實很好哄,心思比較一根筋,若暉說什么就是什么。

    “要不然干脆到了晚上你就給他吃安眠藥!

    能說出來這話的人肯定就不是親媽,偏偏這話就是親媽說出口的,若暉心里真的這樣想?

    才不是呢,若暉就隨便說說,她就不信于妍妍會真的去喂簡自揚吃安眠藥,隨便一說,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就好。

    果然于妍妍的表情跟吃了耗子藥一樣的難看,每天都喂,早晚給喂死了。

    想說婆婆吧,你自己是當母親的,這是你親兒子你就不能上點心?可婆婆說到底也是個女人,兒子都大了,怎么去說?指手畫腳的說。,你不能每天都睡你老婆,這是錯誤的?于妍妍想想頭就大,如果她媽要是這么跟她說,她一定會羞憤的跳樓去。

    于妍妍指責不了若暉,也只能指責自己了。

    晚上一個人睡在小屋子里,原本那些天休息的就特別好,可一想起來簡自揚頭又大了。

    簡自揚從公司離開,回到家沒看見人,勾勾唇,笑了。

    拿著電話給于妍妍發短信:“家里的剪刀放在哪里了?”

    于妍妍是好半天才睡著的,聽著短信的動靜,自己扯過來手機,嚇的一激靈,他要剪刀干什么?她似乎馬上就能想到血紅血紅的一片,想起來簡自揚念書的時候,那是真的自殘啊,說往手上飛刀子那就真飛,好像肉不是他的一樣,也根本不會疼。

    嚇的一身都是冷汗。

    “你干什么去?”

    于妍妍的媽媽聽見動靜,起身披著衣服看著女兒慌里慌張的,衣服都沒穿好,身上還穿著睡衣呢。

    “媽,我先回家一下,回來再說……”

    簡自揚眼前擺著紅酒,點著蠟燭,看,氣氛多好。

    如果忽略桌子上的那把刀也許就更加好了,聽見開門動靜,唇邊終于有了動靜,拿著刀往自己的手腕上一放,不給他們出點血,就沒人會把他當回事兒。

    于妍妍進門,眼前一暈。

    “我求你了,別這樣了……”

    簡自揚的手腕上血很少,這是她來的急,還沒有弄出來大動靜,皮膚也才劃開一點,薄薄的一層那看著也挺滲人,于妍妍坐在地上抱著他的腿就開始哭,她真的不禁嚇,別嚇她了。

    簡自揚起身,似乎有些迷惘,她為什么要回來。

    “你回家吧,明天我們就去離婚!

    于妍妍敢嗎?

    前腳說跟她離婚,后腳就敢去死,他要是真死了,她得天天做惡夢,于妍妍放聲痛哭,這輩子怎么就那么倒霉攤上這么一個神經病呢!

    “不離了,我離不開你……”

    于妍妍抽抽搭搭的說著,自己趕緊找東西給他包,然后給醫生打電話,醫生來的很快,一看這架勢,簡自揚的手腕上都是傷痕,都是陳年的,這誰都勸不了,做過心理輔導可惜不見效果,好不容易娶了老婆安靜了安靜,這又開始了。

    醫生也是常年給他看病,就勸于妍妍,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他都這樣了,你就對他好一點吧,哎……”

    于妍妍捂著嘴小聲哭,怕里面的人聽見了,現在就不能刺激他的情緒,于妍妍想明白了,想通了,她明天就去醫院配藥。

    咬著拳頭,不知道能不能有叫女人興奮起來的藥,他不能天天吃安眠藥那就自己吃吧。

    咬著牙一臉豁出去的樣子,老醫生差點沒死在門口,這都是什么奇葩夫妻?

    妍妍蹲在地上,簡自揚手腕上的傷已經看不見了,他就坐在臥室里,臥室里的窗子大開著,外面的風呼呼吹了進來,窗簾被吹的一直飄啊飄的,屋子里沒有開燈,看著特別的黑。

    “我送你回去!

    他常年都穿襯衫,襯衫的袖口可以完美的蓋住傷口,這樣誰就都看不見了。

    “我不走了,這里是我家!

    簡自揚推開于妍妍的手。

    “不,這里是我自己的家!

    于妍妍一個晚上就愣是沒敢睡,守著他,怕他在一個想不開,自己抱著腿,時不時看看他,早上的時候實在沒撐住,就倒下睡了,她睡了之后簡自揚就醒了。

    于妍妍的工作辭掉了,她現在的精神狀態就完全沒有辦法去上班。

    家里有個活精神病,每天就得盯著他。

    苗苗那邊,于妍妍親自去的醫院,苗苗看見她情緒很激動。

    “我知道你覺得我配不上他,我自己也這樣覺得……”

    妍妍嘆口氣,前前后后都講給苗苗聽,如果你真是愛他,想讓他活,你就松手吧,一旦我對你產生一點猜忌,因為這事兒鬧出來,簡自揚絕對敢死的。

    苗苗根本就不信,于妍妍是把自己看的地位太高了吧?

    于妍妍站起身:“我原本是希望有人能把他從我身邊拉走,我跟他在一起說實話有點痛苦,可惜你沒這個機會了,我舍不得他死,不能看著他死,那我就只能試著去愛他,我希望你以后能過的舒心快樂,再次的感激你救了我丈夫,金錢上我們不會虧待你!

    苗苗張著嘴,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金錢上?

    她的后背被弄成這樣,她僅僅是為了錢嗎?不是愛一個男人,她根本就不會這樣做。

    苗苗給若暉打電話,她知道若暉挺喜歡她的,她想從若暉的這邊下手。

    若暉的回答很干脆,苗苗現在沒有一點的機會,因為簡自揚本身確實有病。

    苗苗從來沒有那樣的喜歡一個男人,甚至愿意為了他去死,她以為這就是大愛,原來卻不是的,原來愛情真的會叫人變得跟瘋子一樣,她想拼命的去接近簡自揚,可事實上,離開于妍妍的簡自揚也許就活不成,可悲的自己就連一點的機會都沒有。

    苗苗說想見見若暉。

    若暉按照約定來醫院了,表示這是自己最后一次來醫院。

    “其實每個女孩子都會被這樣的男人吸引……”多金又帥氣,掌管著一個公司,那種感覺很棒,她只是個低層次的小女孩兒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男人,被迷住了,眼睛里就全部都是他,沒敢做過那樣的夢,是于妍妍的退出她以為自己終于有了機會。

    苗苗壓抑著心里的痛苦,勉強笑著。

    “愛一個人不是希望他能快樂嘛,我要回家了,回家治療,我討厭醫院的味道……”

    苗苗的治療需要長久的進行下去,她的后背現在根本就不能看,若暉看著小姑娘臉上的堅強,她想如果是男人的話,會不會因為對她的愧疚就跟她在一起呢?人心都是肉做的。

    事情沒有牽扯的更加深,苗苗轉身很是瀟灑的離開。

    于妍妍每天睡到九點起床,然后收拾家里,家里不需要阿姨,她沒有事情可做,收拾完家里然后去公司陪丈夫吃飯,家里列了一張單子,一個星期,同房三次,一三五!

    雖然這樣寫,可目前的效果似乎不是很明顯,簡自揚照舊,把每天當成一三五,妍妍苦笑著,她是真的很需要一點藥。

    醫生看看于妍妍,心里重重嘆氣,這女的已經瘋了吧?

    “懷孕是講究科學依據的,并不是同房的次數多就一定會懷孕……”

    這還要開藥了,她丈夫不會被嚇到嗎?

    醫生哪里知道于妍妍的苦處,于妍妍從醫院失魂落魄的去了公司,簡自揚知道她去過醫院,可他不想要孩子,沒打算生,他不喜歡小孩子,雖然愧對妍妍,但是他沒打算叫她生。

    吃著飯呢,妍妍重重嘆口氣。

    ‘

    “我要是不能生可怎么辦?”

    認真的看著簡自揚的眼睛,娶老婆總得有點實處用吧,現在若暉不說話,以后呢?

    于妍妍都可以想象到自己悲催的未來了,什么時候老天爺直接給她一個孩子就好了。

    “我不喜歡小孩兒!焙喿該P淡淡的開口。

    “那是因為你還沒有做爸爸,早晚你看著別人家的孩子,你就明白了,小朋友多可愛,就像是云朵一樣的可愛!

    于妍妍吃過飯進去休息了一會兒,他繼續工作。

    下午司機送著她回娘家,母親陪著她去商場買些東西,妍妍說現在自己也成了家庭主婦了,你看沒有工作,每天逛商場。

    “我考上師范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真的很了不起,分配到學校,我覺得自己很走運!

    那份工作 別人是不會明白對她肯定的意義的,從小到大其實并沒有太多的人夸過她,自己的路自己走出來,欣然的接受別人的夸贊,她有份不錯的工作,有份不錯的收入,可現在一切都沒了,她需要依靠別人去生活,然后某一天他愛上別人,自己就收拾東西滾蛋走人。

    這種感覺很不好,很讓她覺得不穩定。

    “那你為什么要辭職呢?你事先都沒有跟我商量……”

    當媽媽的也是埋怨,不叫你們離婚,但是也沒叫你辭職啊,這是兩碼事兒。

    “我在他身邊,他才會覺得安心……”

    于妍妍比簡自揚大上幾歲,原本她就不是靠美貌取得勝利的,你知道女人上了年紀比男人老的快,加上她原本就大,現在于妍妍就落了下乘,兩個人站在一起,她自己就能感覺出來,很悲劇的感覺,丈夫那樣的年輕,越是大一點,越是那種感覺約好,而她呢?眼角開始出現細細的細紋,她用了很貴很貴的眼霜,然后竟然還是這樣,一點效果都沒有。

    陪著簡自揚去參加晚宴,于妍妍去補妝,偶然聽見別人在議論自己。

    “聽說好像比簡自揚大……”

    “你猜是不是有什么本事?”

    “那誰知道了,有些女人就是有本事被,在小姑娘當中能殺出來一條血路,不是個簡單的人,身上肯定有著秘密,也許那個比較好……”兩個女人無聊的說著。

    于妍妍推開門,從里面出來。

    “我可以親自告訴你們,我沒什么高超的技巧……”

    那兩個女人的臉色有些不是很好看,你看說人壞話,還被抓住了,這有點悲催。

    于妍妍看看鏡子里自己的臉,她也很懷疑,簡自揚喜歡她哪里?

    從里面出來,沒走幾步,被人撈近懷里。

    “你進去了十分鐘!

    妍妍無奈:“總要補妝的!

    “你不化妝也好看!

    于妍妍捏捏他的手臂,陪著他往前走,于妍妍不是很喜歡跟別人交談,可跟在他的身邊又不能做啞巴,時不時的就要笑,簡自揚走到哪里就領著她,手挽手,看起來恩愛無比。

    妍妍對著鏡子卸妝,簡自揚拍拍自己的一邊,于妍妍搖頭。

    “今天星期二,我們說好的!

    簡自揚的臉很臭。

    醫生說就算是治療,他愿意配合的話,這也是長久的,不是短時間就能看見效果的,而且簡自揚自己本身是一點病人的自覺都沒有,該睡老婆還是一樣的睡,兩個人就跟老鷹捉小雞似的,于妍妍兩下三下就被他給抓住了。

    “你總是這樣,你怎么跟我說的?我昨天后半夜三點才睡覺,你是不是想逼死我?”

    于妍莫名的就發飆了,不管不顧的喊著,說好的他永遠不能兌現,總得給她休息點的時間吧?

    不用他自殺了,自己轉身就去跳樓,她活不起了。

    自揚從來沒有見過妍妍發脾氣,還發這么大的脾氣,眼睛動了動,里面的東西就被別的情緒給取代了。

    “就一次!弊约号e手保證,今天就一次好了。

    于妍妍信他,那自己就是傻子。

    他說話不算話也不是一次兩次的,特別在這件事情上,她沒有對比過其他的男人,可他很容易就沖動起來,明明才結束沒多久,自動修復,然后接著來下一輪,醫生也有說,現在是年輕,本身心里有點問題,這是病,等以后的,也許就會開始出現一些問題。

    你想出現問題,他又不能像是現在這樣通過某種途徑發泄,那情緒上的失控只會越來越嚴重的。

    于妍妍握著拳頭。

    “你太自私了,你從來就不考慮我的心情,我的身體狀況,有本事你就殺了我,不然你就自己睡!

    咣當一聲甩上門,自己去客房睡了,臨睡之前把臥室的門窗戶全部都關緊,絕對不給他進來的機會,蓋上被子,敷著面膜,想過就得首先好好對待自己的這張臉,年齡差,年下可真是個問題。

    于妍妍想變年輕,這不靠譜,除非靠高科技,可那也不是爹媽給的臉了。

    簡自揚抽了一夜的煙,自己睡不著,敲了幾次房門,她都不給開。

    妍妍早上起來給他做早飯,看著簡自揚就蹲在門口,自己無語的看著蹲在地上的人,把他拽起來,在他臉上狠狠親了一口。

    “要這里!

    自揚比比自己的唇。

    妍妍只能給他,一股子的煙味兒,一巴掌拍來:“都是味道,閃一邊去!

    簡自揚趕緊的去洗漱,然后從里面出來,叫于妍妍聞聞,說已經沒味道了。

    “你在親我一下,我一夜都沒睡!

    于妍妍看著他可憐巴巴的樣子,自己勉強親了親,可這人就跟充電了似的,手腳那個迅速,她還沒反應過來呢,身上的衣服差不多也都被脫光了,于妍妍的臉都黑了,他抱著她就要回房間,今天星期三了。

    “你自己想好了,早上來,晚上就不能來,一天只能一次!

    她說到做到,既然今天是星期三,肯定會讓他吃肉,只有一次,你是打算早上急沖沖呢,還是打算晚上沒人的時候慢慢來,于妍妍就用話吊他,晚上可以來兩次呦!

    簡自揚郁悶了,他還是比較喜歡兩次!

    于妍妍送人出去,兩個人在門口舌吻,沒辦法,臉紅心跳也必須接受,要不然人就不走,等人離開了,于妍妍想想,咦,自己好像勝利了,她是怎么勝利的?

    經試驗證明,對付簡自揚玩硬的玩橫的通通不好使,玩軟的也不行,就得軟硬適中一邊哄一邊打,俗稱打一巴掌給個甜棗。

    妍妍中午準時到了公司,進門二話沒說,將辦公室的大門鎖上,然后坐在他的腿上摟著他吻,這呢,就是甜棗了。

    “我都想你了……”

    說的這話有點心虛,想才怪呢。

    看了一上午的動畫片,心情比較愉快。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自揚欣然的接受老婆送上的福利,不過親著親著,手又開始不老實了。

    于妍妍打掉他的手,狠狠瞪了他一眼。

    “趕緊吃飯!

    簡自揚就等著晚上的這頓大餐了,于妍妍就泡論壇,論壇上是什么樣的女人都有,別管是白蓮花還是綠茶婊的,誰對男人都有一套,于妍妍看著精明,可這方面很迷糊,正式的戀愛都沒談過兩次,能有什么經驗。

    大部分的女人就都說一點,男人需要哄,需要夸。

    晚上簡自揚進家門,于妍妍陪著他高高興興的吃了飯,看了影片,簡自揚有點不耐煩,前奏太長。

    就好像是某國的片子,正常片子到后面才能看見,前面都是過渡,要那些沒用,要就要真槍實彈的。

    強忍著看完片子,簡自揚也成功的把肉吃到嘴里了,于妍妍多了解他,前前后后撐死也就兩分鐘,立馬自己又讓自己興奮了起來,簡自揚也學尖了,我不出去,這樣就不算是重新開始。

    他就慢慢的等著自己恢復,于妍妍自己滾到一邊,他就成功的被甩出去了。

    “你答應我的!焙喿該P的臉有些扭曲,是她早上說可以兩次的。

    “剩一下可以明天早上來,我睡的這么晚,明天起不來,不然明天中午我能不去陪你嗎?”

    于妍妍討價還價,真丟人,因為這種事兒還得打商量,幼稚不幼稚呀!

    簡自揚磨牙,就要硬上,于妍妍跟死魚似的躺下。

    “你來吧,反正你也從來沒在乎過我的感受,我現在還疼呢,你繼續……”

    說著眼睛一閉,簡自揚恨得牙根都癢癢了,這樣就算了,摟著睡總不犯法吧?結果她得寸進尺,提出來要分房睡,說他睡覺動靜太大,耽誤她,她聽見一點動靜就睡不著。

    醫生說能分房還是盡量分房,別讓他看見你,這樣至少也能起一點的效果。

    于妍妍沖過澡,自己躺在床上,扯過來被子,如果拋出去這一項,她真的覺得自己的生活太美好了。

    早上簡自揚準時準點的出現在于妍妍的房門口,她說的今天早上可以還來的。

    于妍妍著急做飯。

    “我不吃了!

    “你不吃我吃,先記賬,以后還!

    先記上再說,以后什么時候還,這就不一定了,不還誰能說什么?欠錢的必須還,欠這個的誰規定必須還的?沒道德就沒道德,她就沒道德怎么了?

    若暉給妍妍打電話,說是給她一樣東西,于妍妍拎回家,放進機子里一看,自己的臉開始發燒,于妍妍看不了這玩意兒,看一眼就覺得惡心想吐,掰碎了直接就給扔了,想起來自己都覺得恐懼,若暉美滋滋的在家里,覺得多看片子多學習,肯定就會起到飛一樣的進展的。

    當天晚上,簡自揚才脫衣服,妍妍想起來片子里男人的那玩意,你說她也倒霉,快進就正好快進到最不堪的那一幕,想起來用手掐著脖子,太惡心了,哇一下子的都吐床上了。

    嚴格要求簡自揚上半身怎么樣她就不管了,下半身絕對不能讓她看見,她看見就覺得惡心,想吐。

    簡自揚很想摔東西,誰能來告訴他,這東西能美容嗎?

    怎么能叫人看著比較順眼,就喜歡上它呢?

    *

    麗娟是每天不閑著,這里跑哪里跑的,最近風風火火的在研究自己的事業問題,昊陽倒是給出力了。

    張德江的老婆盧淑芬沒有工作,但是知道那兩口子有錢賺,張德江回來總說,方麗娟怎么能干怎么能干,盧淑芬就想讓方麗娟幫自己一把。

    你看大家都是外鄉人,盧淑芬日子也不好過,她想想,還是決定自己也去鞋帽廠。

    跟麗娟一說,麗娟也不是多上眼皮的人,介紹一個人去廠里,行不行的自己也就是說句話,就跟頭兒說了,頭兒也是說現在缺人,不過掙錢多少就得看手腳的速度了。

    盧淑芬把孩子交給婆婆,婆婆一開始說不給帶,這還是張德江徹底發飆了,他媽這才消停的給帶。

    盧淑芬干活特別的慢,以前沒接觸過,干活還不立整,一樣的活到了她的手里,怎么樣的看著就窩窩囊囊的,頭兒最后也是要檢查的,就退回去讓她重新做,盧淑芬回不了家,家里婆婆就肯定會有說法的,幫你帶孩子了,你現在干脆還不回家了?

    麗娟見盧淑芬坐都坐不住,自己幫她,后來盧淑芬就哭,說婆婆是個特別厲害的。

    “那你先走吧,我今天頂你!丙惥暝臼呛靡,你看她家里有孩子,自己累點就累點,可第二天就不對勁了,盧淑芬到點就要下班,跟方麗娟打招呼。

    “娟兒你幫我做一下,我得回家看孩子做飯去……”

    方麗娟是什么脾氣?

    一次就算了,看你可憐。

    “那你就別做了!丙惥贽D身帶著帽子就走了,把盧淑芬給扔在原地了,盧淑芬都傻眼了,怎么不幫自己了?她家里確實有困難啊,委委屈屈的自己做著活,晚上回家,看著婆婆的冷臉子,她原本就不是手太巧的女人,以前做的都是地里的活,從來也不會做針線活,現在又是在鞋帽廠,盧淑芬覺得很痛苦。

    鞋帽廠有些人知道方麗娟會制粉,也有人買過,說效果多好多好的,別的同事花兩塊錢就買了一盒,是在外面買的,也很白,就是時時刻刻的都需要補妝,可粉補一次和補幾次有什么分別,幾個同事就別有用心的說方麗娟心太黑,為了賺錢,你看別人賣的粉也是一樣的。

    麗娟不知道別人的粉是怎么做出來的,再說工廠出來的東西和手工的也不同,她做粉很浪費時間,加上材料的話,確實給的足足的,問心無愧。

    方麗娟被人堵在更衣間里,盧淑芬正在換衣服呢,一看這形勢立馬就跑了。

    “看見了沒,你領進來的人跟你就這樣,可見你做人也沒多成功!

    麗娟早就知道盧淑芬是個什么樣的人,也沒打算深交。

    “我勸你們最好別動手!

    幾個女的不懷好意的看著方麗娟,怎么現在知道怕了?大家當初問,你看看她那個樣子死活不肯說的。

    有些人就喜歡挑刺然后找茬,非讓方麗娟承認她就是土鱉,是個臭外鄉人。

    方麗娟這脾氣上來,幾個人根本按不住她,她是什么出身?

    跟男人都能對打的,幾個女人就能想難為她了、

    全部都打倒在地。

    “我這人有一就說一,我賣不了那么便宜,你們覺得我的貴就別在我這里買,我靠自己的本事賺錢,別人也別眼紅!

    麗娟從里面出來,盧淑芬就往前湊,想要解釋,滿臉的表情很是尷尬。

    麗娟沒搭理她,那幾個人看方麗娟欺負不了,自然就把手伸到盧淑芬的身上了,盧淑芬這個倒霉,誰讓她不是涼州本地人了,被欺負了自己也不敢吭聲,指望方麗娟來救自己,可方麗娟就跟沒看見似的。

    晚上帶著一臉的青青紫紫的就回家了。

    當婆婆的看著兒媳婦這臉色,就問。

    “你怎么弄的?還跟人打架了?”

    盧淑芬就哭了出來。

    “涼州人都瞧不起外鄉人……”

    張德江聽過老婆哭,就找昊陽,試著跟昊陽說說,你看淑芬跟嫂子在一個單位,就拜托嫂子給照顧照顧。

    麗娟跟昊陽之間沒秘密。

    “這個啊,娟兒跟我說過……”

    他們都在食堂呢,好幾個熟人就坐在一起,張德江突然這么說,不知道的還以為方麗娟多不是東西呢。

    “那幾個人把娟兒堵在更衣間里,你老婆當時就跑了,娟兒也說了她跟盧淑芬不熟,我家娟兒就是力氣壯,扛大米自己一個人就能扛四樓去……”

    簡昊陽說的有點跑題,反正給自己媳婦兒一通夸,有力氣啊,自己都比不上啊,最后得出來結論,要是那幾個女的能難為住方麗娟那才怪了,話說的清清楚楚的,我老婆被難為的時候你老婆跑了,跑掉了,現在你老婆被難為,怎么還指望著,我老婆去營救?

    張德江面子上有些訕訕的。

    “我聽說你老婆也買了一盒粉……”

    是買的別人手里的粉,然后說比方麗娟手里的好用多了,因為盧淑芬跟方麗娟認識,又是這樣的關系,誰都以為方麗娟會給盧淑芬東西用,這樣的人,方麗娟值得幫嗎?

    昊陽冷笑著,你們兩口子都拿別人當傻子看呢?

    張德江怎么都下不來臺,顧雨看著簡昊陽,這是誰說他老婆一句,他就跟誰對著來啊。

    麗娟晚上烙餅,一點點的油然后貼上餅,里面放一點紅糖,烙得硬邦邦的很脆,然后配一點刺槐做湯,刺槐這就是路上摘的,不要錢還能做湯,回到家換了衣服,簡昊陽上樓,麗娟飯菜就上桌,支起來小桌子然后給他端上來。

    一個男人,進家門就有飯吃,這還是無比幸福的,特別是對于簡昊陽這種什么都不會做的人來說。

    “娟兒,你干什么去?”

    “我把你衣服洗了!

    “先吃飯!

    麗娟說也就是幾分鐘的事情,這時候天熱,衣服掛一個晚上肯定就干,趕緊洗了,三把兩把就搓了出來。

    昊陽慢慢的吃,等著麗娟上桌。

    “我真找了一個好媳婦!

    麗娟喝了一口湯,她真沒覺得自己有什么突出的地方。

    “誰家女人不是這樣,丈夫是用來疼的,我丈夫讀書也累……”

    這話昊陽樂意聽,就是徐家的他也愿意聽。

    吃過飯兩個人牽著手下樓溜達溜達,回來麗娟弄自己的東西,昊陽看書,到點拉燈睡覺,昊陽要碰,麗娟就主動一點,夫妻感情也在于這樣培養,麗娟順著他的后背,把丈夫當成兒子一樣的去疼。

    聰明的女人會疼人,把丈夫疼好了,自己自然是有好處的。

    麗娟早上沒起來,偶爾也會睡過頭,昨天干活真是有點累了,最近鞋帽廠加班加點的,一整天都沒怎么休息過,完了回來還陪丈夫,昊陽躡手躡腳的起來,他是不會做飯,可會熱飯。

    一家人,老婆付出辛苦,他也不是無動于衷。

    你看昊陽想著給麗娟做這樣那樣的家具,有錢都給老婆,這不是疼是什么?

    穿著背心,自己踩著拖鞋帶上門,也知道要小聲一點,省得吵醒老婆,這邊洗臉水給打好,看著飯要好了,叫麗娟起床。

    “幾點了?”

    方麗娟一激靈,怎么都這么晚了?

    睡過頭了。

    昊陽把水盆端到她的眼前。

    “洗把臉,我把昨天的餅蒸上了,對付吃一口!

    哎呦,對付吃一口,這樣的話能從簡昊陽的嘴里說出來?

    一個這么挑嘴的人竟然會說,早上我們就對付吃點吧。

    麗娟有點不習慣他侍候自己,叫他把盆放一邊,可昊陽不,麗娟洗完臉刷完牙,他端著水給麗娟洗腳,麗娟就躲。

    “早上我洗什么腳,昨天晚上我洗了!

    昊陽摸摸鼻子,不是水多了嘛,那就順帶著洗了被,麗娟說不洗,一大早的原本就是起來晚了,還哪里有心思洗腳,可這人跟粘豆包似的,端著盆就跟著她,麗娟一回身,你說他也沒有準備,一盆水都撞自己身上了,簡昊陽的臉就有點黑。

    麗娟那多尖,一看他表情變了,立馬踮著腳往他懷里鉆。

    “我知道你對我好,可我得馬上上班,你看我衣服都濕了……”

    在他還沒有發脾氣之前,先將人拿下來,絕對不讓他發火,更不能讓他帶著火走,不然就不好哄了。

    這點時間得,都浪費在他的身上了,摸摸昊陽的臉,說兩句暖心的話,表示一下自己多激動,要是他晚上還能給自己洗,她這輩子就沒遺憾了。

    男人得夸啊。

    簡昊陽這臉算是擺平了,心情愉快的就去學校了,晚上早早回家,做好水,就等著老婆進門就給洗腳呢。

    方麗娟鞋帽廠今天檢查,好幾個同事的箱子里發現了口罩布,這就是打算私自拿回家的,誰知道那么倒霉就被發現了,耽誤好一會兒,下班的時間就耽擱了,盧淑芬一直往麗娟這邊看。

    盧淑芬真是覺得一塊錢的粉餅和五塊錢的粉餅沒有差別,她也見過別人用方麗娟家五塊錢的,看起來就是盒子漂亮點被,農村人不行糊弄人的,這方麗娟可夠狠的。

    賺點錢不就得了,再說這時候好人家的孩子都上班,誰會去做生意?做生意的那都是下九流的,玩資本主義這都是不好的。

    麗娟麻利的換衣服,盧淑芬看著又來氣了,下班你就穿著衣服直接回家被,還換什么?

    麗娟趕緊往家里跑,回到家不給簡昊陽開口的機會,就說自己今天累壞了。

    “你早上說給我洗腳,還當真嗎?”

    昊陽一個大男人說出來的話不會收回去的,原本有點小脾氣等半天沒等回來,可麗娟一進門就先埋怨一通,他反倒是不好開口了,坐好了水就蹲在地上給用大手去洗她的腳丫子。

    沒什么臟不臟的,你對我好,我自然就對你好。

    夫妻是一體的。

    麗娟就覺得感慨,她這輩子還沒見過男人給女人洗腳呢,她還沒活 一輩子呢,就體驗過了?

    自己是不是很幸福?

    “你干什么呢?”昊陽看著麗娟低著頭,她不會哭了吧?

    麗娟吸吸鼻子。

    “我現在就是死了,我也滿足了……”

    真的滿足了,原本女的就沒什么地位,一個丈夫能做到這個程度,怎么樣都值得了,哪怕他不能干活,哪怕他只會用嘴,方麗娟也覺得值得了。

    盧淑芬回到家里,家里已經亂套了,家里家里一點樣子沒有,工作工作上不順心,就沒有一件和心思的事情,她想回老家種地去,至少溫飽不愁,涼州這里她實在有些適應不了。

    張德江也是想讓父母和妻子帶著孩子回去,在涼州他壓力也很大,公公呢,也覺得來涼州之后,生活過的很不好,吃飽都成問題,可婆婆就一個勁兒的不回去,她好不容易回來的,她說死也不回去。

    母子倆在外面閑說話,張德江就說起來簡昊陽的老婆了。

    “一樣都是老婆,人家家里給打理的,干干凈凈的……”

    張德江就說簡昊陽的那個房子張什么樣,里面都擺了一些什么,張德江他媽聽著就心動,按道理來說,他家才應該這樣呢。

    “他老婆很能干?”

    她瞧不上自己兒媳婦也不是一天半天的,老早就想換了,可兒子似乎沒有找到更好的,聽張德江一說,就動了心思。

    張德江苦笑。

    “根本不能比,人家也是農村來的,淑芬也是,可完全不能比……”

    張德江他媽嘆氣。

    “涼州這些年也是變了,我知道你們都埋怨我,覺得我應該回去,可德江啊,涼州是媽的根,我不能走,你說那個方麗娟會做粉,你知道怎么做的嗎?”

    張德江搖頭,這還是從顧雨身上的味道得知的,問顧雨用的是什么,顧雨無意當中說的,說是簡昊陽老婆親手做的。

    張德江他媽眼珠子一轉。

    “你可得跟昊陽打好關系啊,淑芬不懂事,那天我去會會這個麗娟……”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