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395  楚先生楚太太的甜蜜生活(5)

395  楚先生楚太太的甜蜜生活(5)

    “你就不怕你家楚教授被別的女人看上?”

    關于這樣的問題,簡晞彤聽過很多次,出軌這種事情如果這個人就是這樣的,你就是做了預防措施也是白搭,主要全憑男人的良心和道德品質,這是你想預防就能預防得住的嗎?

    在同事來看,這楚離完全就是一個好先生的最佳代言詞,什么叫好先生?

    其實并不是只有簡承宇那樣的男人才會叫人著迷,簡承宇看著是好,可惜那就是王子,一般的女人高不可攀,她們就是見都見不到的,那還有什么夢可做,可楚離是活生生的就擺在眼前的,自己有本事,對著老婆又好,事業也是一點一點干上來的,越來越好,前途光明,沒有意外的話,恐怕這輩子誰嫁給他,誰就是享福。

    “愿意拿就拿走被,他哪里好?從來都不會送我,讓接我也不行,我抱大腿也沒用!睍勍恼f著。

    同事笑:“你就算了吧,你家楚先生每天累的跟什么似的,還讓人去接你,你干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

    “我出差回來難道不算?”

    “你是出去玩了,不是出差了,謝謝!

    晞彤覺得自己特別的空虛寂寞冷,所有朋友,認識的人都站在楚離的一側,哎,不知道是楚離太得人心了,還是他太會裝了,這是一件非常叫人頭疼的事情。

    晞彤跟楚離約好看電影,這個電影怎么看呢?

    楚離沒時間,是真的沒時間,家里房子裝修這些錢拿出來,已經七七八八的都把他給掏空了,一個男人的身上可以沒錢,但是怎么能讓老婆的手里沒錢呢,男人先是事業而后才是家庭,楚離讓晞彤自己先去,然后告訴他都演了什么,自己這頭沒忙完,順帶著往晞彤自己出去吃頓飯。

    晞彤回家的時候,這位老先生還沒到家呢。

    晞彤洗完澡正準備睡覺,楚離回來了。

    頂著一張滿是滄桑的臉就回來了,晞彤倒不是嫌棄,只是覺得你明明還這樣年輕,其實不用那么拼的,依著她來說,什么剛剛好夠用就好,不是一定非追求多好的生活。

    這點晞彤不能明白楚離,楚離出生在那樣的家庭里,自己本人也是有追求,成家了,老婆也是找自己合心意的,無論是為了家還是為了誰,他都必須去拼,趁著年輕,其實說累也說不上,就是每天時間被占用得緊緊的,自己沒有其他消遣的時間而已,可他沒有消遣時間,他老婆有啊,這樣不就行了。

    “老公, 你累不累呀?”

    楚離坐在床上,搖搖頭,哪里會累,累也不會喊出來,照比著以前,現在覺得幸福的多。

    晞彤看著自己老公那張臉,你看她抱怨是抱怨,其實最心疼楚離的人就是她簡晞彤,誰的老公誰心疼這話是正確的。

    早上很早他就走了,連一個擁抱都沒給她,晞彤嘆口氣。

    楚離和晞彤結婚周年,晞彤早就扔腦后面了,在單位悠悠閑閑的過,每天也不忙,吃著撐不死的公司,反正就是混日子被,有時候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真是太沒有上進心了。

    桌子上擺著一些零零碎碎的東西,晞彤不會把自己跟楚離的照片擺在桌子上,目前也沒有孩子,桌子上擺的就是自己跟父母的合影,其他都是一些看著玩的,雖然這么大的人了,可玩心還是很重。

    同事滑動著椅子過來。

    “我說晚上去打網球?”

    同事還沒談戀愛呢,有大把的時間每天可以消遣,晞彤點點頭,打網球也好,自己晚上也沒有節目。

    約好了,兩個人也去打了,不過打幾拍晞彤的胳膊扭了。

    “你說說你還能干什么?打個球還能把胳膊扭了,真服了!

    晞彤撅著嘴,誰知道會這樣,你以為她愿意?好像網球就跟她犯寸似的,打一次出一次的事情。

    只能去吃飯,吃著飯呢,楚先生的短信進來了。

    “在哪里呢?”

    晞彤拿著手機,回了一條跟朋友吃飯呢。

    “不想回來跟我吃?”

    這就證明楚離是有時間了陪她了,晞彤收收筷子看著同事,睫毛一眨一眨的。

    “我有點不舒服,想先回家。、”

    “你哪里不舒服了?”同事怕她胳膊有什么事兒。

    晞彤說胳膊有點不太對勁,自己還是得先去看看醫生去,這么一弄,弄的同事有點怕,畢竟是陪著自己出來玩的,想要陪著晞彤去醫院,晞彤能叫她陪嘛,這么一陪豈不是露餡了。

    “沒事兒,沒事兒,我自己去看就好!

    找了個由頭,自己一路顛兒回家里。

    楚離買的蛋糕,因為怕浪費,好吧,楚先生就買了一塊,買了幾盆盆栽,當然還有最后壓軸的禮物。

    “我老公可真是節儉……”呵呵……

    晞彤看著桌子上擺的幾盆盆栽,哎,有得收自己就應該高興的,還愁什么。

    楚離看著晞彤:“你去房間里,把我的包拿出來!

    晞彤踩著拖鞋,依言走進去,找到楚離的包然后拿了出來,楚離讓她打開,晞彤大概就明白了,這是有禮物要送給自己?真難得。

    打開包,往里面繼續翻著,翻到一個盒子,打開。

    楚離跟晞彤才結婚的時候,因為那時候在念書,屬于閃婚,說實在的他一開始都沒敢信,也沒敢碰她,誰知道這人會不會馬上反悔之類的,人家有錢能拿著感情來玩,他不能,楚離對感情很認真。

    結婚的時候沒錢給她買戒指,晞彤也沒有用自己的錢買過,她想尊重丈夫,后來他攢下一點錢,買了一個銀的,說實話挺糗的,現在還哪里有人帶這樣的,就是鉑金白金的才多少錢,可那時候楚離舍不得錢,他手里也沒太多的錢,不是不能買,買了這個也許其他方面就會陷入窘境,再后來慢慢給晞彤換了一個18K的,一直到那個戒指之后就再也沒有了。

    楚離不認為一個戒指能代表什么,女人手上的戒指大了這不能說明她就是幸福的,也是某天看同事顯擺丈夫送的周年禮物,楚離好像有點明白了,不在于東西,而是在于送東西的人。

    “跟我結婚委屈你了!

    晞彤明白了,今天楚先生是要走感性路線。

    沒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日子怎么樣都是過,她沒有太被難為過,你想家里給錢,哥哥嫂子都給錢,她手里根本不缺錢,無非就是才結婚的時候住的環境不是像人家那么好,即便這樣他們的起點也是高于一些年輕人的。

    晞彤活到現在這么大,可以用順風順水來形容,沒吃過苦,唯一吃苦的事情就是嫁給楚離,因為嫁給他所以才拉低了自己的生活標準,不過也還好,有的吃,有的住。

    “所以你覺得你娶了我,你心里覺得萬分榮幸?”

    楚離點點頭,是這樣的沒錯。

    晞彤伸著手,楚離抓著戒指,晞彤瞇著眼睛,這套路不對啊。

    不是應該單膝下跪的?

    原本的場景多美好,就因為一個單膝下跪,楚離翻兒了。

    他不喜歡那樣,他喜歡這個女人,愿意把所有都給她,但是他不太喜歡那種表面形式的,什么接吻呀,什么跪地之類的,接吻那就是應該在臥房的,好的,就當他是生活環境的原因吧。

    楚離出了臥室以外是絕對不會跟晞彤膩的,晞彤多次努力,曾經就想在廚房勾引他,可惜沒勾引上,人家壓根就是不上當。

    同事之間,女人之間嘛,什么都會聊,人家是各種地方全部都試了試,輪到晞彤除了床上就是床上。

    “你一點誠意都沒……”晞彤嘆氣。

    “我的誠意絕對不在這個上面,其他的都行!

    晞彤挽著楚離的胳膊,笑的跟小狐貍似的:“那今天在客廳的沙發上吧……”

    那一次還是因為自己鬧了半天,求了半天,起先還是因為有個懲罰在內,他覺得不好意思。

    楚離黑著臉,想起來那次在沙發了,對于一個老古板,這些無疑就等于是要了他的命,特別冷酷無情的轉身就回房間了。

    晞彤看著房門,自己悠悠嘆口氣,自己以后可千萬不要生兒子,不然的話,就這樣的遺傳基因,她兒子將來一定找不到老婆的,像是自己這樣清純可愛的女人哪里去找。

    楚離早上上班離開,晞彤很早就醒了,自己無聊的發呆,上班還有一會兒時間呢,坐起身坐在床上念經,念了幾句,大喊一聲:“我要遁入空門!

    簡晞彤在網上買了發套,買了木魚,全部的工具都準備好了,白天上班還是挺正常的,等到晚上回到家,自己蹲在墻根就敲上木魚了,她決定出家了。

    楚離今天回來的早,怕她昨天生氣,單膝下跪這事兒,在他這里行不通的,男兒膝下有黃金,上跪天下跪父母,沒有對著妻子下跪的,這個是絕對不行的,要什么他都給,只有這一點不行。

    買了她喜歡吃的烤鴨,進家門,聽著好像有木魚的聲音,木魚?

    楚離納悶,自己家也沒有這種東西,哪里來的木魚?

    進了客廳,定眼這么一看,哎呦喂。

    可真是他老婆,都玩出來花樣了。

    楚離氣的眼皮直抽抽,她頭上戴的那個是什么玩意兒?

    “晞彤……”

    “施主,請不要打斷我修行,我要出家了……”

    楚離笑了出來,行,出家是吧?

    出家人需要四大皆空。

    楚離把鴨子拿出來裝在盤子里,然后自己悠悠閑閑的吃上飯了,原本是想回來陪著她吃飯的,結果人家遁入空門了,你說這事兒鬧的,只能自己吃了,吃個飯吃了三十分鐘。

    這都是楚離最大的極限了,平時吃飯只要給他五分鐘就好,他吃飯很快,因為念書時候養成的,那時候分分鐘自己都要賺錢,哪里有時間慢慢吃飯。

    晞彤就覺得餓,出家人也會感覺餓的,把頭套取下來,先吃口飯再說。

    就這樣還犟呢,說自己不吃肉,就吃素。

    “嗯,家里沒菜,你就吃點米飯吧!

    晞彤:……

    這是親老公嗎?

    是巴不得她趕緊出家是不是?

    晞彤一邊吃飯一邊用眼睛瞄楚離的那邊,看看他手邊的在看看自己這邊的,完全就沒胃口了,吃不下去。

    晚上睡覺,她說自己一個修行的人,怎么可以跟男人同床呢,她就等著楚離生氣,他生氣了,自己就不鬧了,可惜人楚離不但沒生氣還特別的體諒。

    “這是應該的,師傅怎么能跟我一起睡呢,我從今天開始睡客房!

    晞彤睡不著啊。

    平時摟習慣了,現在床邊突然沒人了,抓心撓干的,大晚上睡不著覺,只能起來敲木魚。

    楚離戴著眼鏡聽著很有節奏感的木魚聲,你還別說,聽著聽著好像就習慣了,還挺好聽的。

    沒有嬌妻來蹂躪他,楚離的日子不知道多好過,你知道白天忙工作,晚上必須回家忙老婆,其實也挺辛苦的,特別他老婆每當要出門的時候或者他出差的時候就一定會提前發春,這身體也是扛不住的,現在好了,什么煩惱都解決了。

    楚離覺得這樣的日子簡直就是神仙過的,不需要哄老婆,她也不會出墻就是了。

    晞彤哀怨的跟什么似的,最近楚離完全就是無視她啊,雖然修行這是自己說出來的。

    敲木魚好像就敲習慣了,在公司中午吃完飯,自己順手就把木魚給拿了出來,然后敲上了。

    同事們:……

    這是要四大皆空?

    晞彤有些尷尬的收起來,怎么就那么順手呢?

    你還別說,她現在每晚睡覺,耳邊都是木魚聲,不敲總覺得好像忘記干了什么事情一樣。

    晚上睡的很不踏實,晞彤覺得哪里怪怪的,她從來就沒有這樣過,心里很是不安,起來好幾次,家里門窗也都關上了,到底是哪里出問題了呢?

    十一點多,接到電話,說是楚離進醫院了。

    累的。

    晞彤趕到醫院的時候站在門口沒敢進去,她也說不好自己為什么會害怕,好在楚離的情況不是很嚴重,就是勞累過度,送他來的人都嚇死了。

    “你可得注意休息!

    “沒感覺累!背x虛弱的說著。

    事實上他真就沒覺得累,不知道怎么回事兒就躺下了。

    “通知你老婆了!

    楚離覺得頭疼,要是晞彤知道了,跟自己肯定就沒完。

    晞彤站在門口,不肯進去,楚離的同事準備出去在打一通電話,你看他也是要回家的,怎么楚太太這么半天都沒來?

    一出門正好就碰上了,同事讓晞彤進來,晞彤不肯。

    “晞彤……”楚離喊了一聲。

    晞彤就站在門口,好不容易被同事給勸進去了,身上還穿著睡衣呢,一看就是急急忙忙的跑出來的,小臉顏色有些不好看,同事一看他們夫妻這樣,自己就趕緊走人吧,把地方留給人家。

    “晞彤我沒事兒額……”楚離試著笑笑。

    其實真的就沒事兒,他一點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也沒有覺得累,這就是突發狀況,可能是哪里出了問題。

    晞彤低垂著頭,楚離試著去拉她的手,小手冰涼涼的,也不像是平常那么有溫度,一句話不肯對他說,坐了沒有三分鐘,掉眼淚了。

    楚離不怕簡晞彤鬧,就怕她哭。

    “到底是怎么了?我沒事兒,就是他們大驚小怪的……”

    你怎么跟她說,她就是不回應你,壓根一點聲音都沒有,把楚離給弄的,火急火燎的,醫院這邊讓他觀察一個晚上就能出院,第二天就出院了,楚離覺得身體沒問題,要上班,晞彤一大早的蹲在陽臺上,抱著腿,那小樣兒看著太可憐了。

    “我不去了,我請假行嗎?”

    這勉強晞彤才給了一點好臉色看,她也跟著請假在家里照顧他。

    楚離上班已經習慣了,習慣了忙碌,突然在家里休息,雖然有妻子照顧,可不是那么回事兒,他又不是起不來床了,喝口水妻子都給送到手邊,這樣楚離自己也不習慣。

    上衛生間她得攙扶,自己又不是殘疾。

    撐過上午,有人來電話,問他身體怎么樣了,你看事情還蠻多的,楚離就打算跟晞彤商量,你看他已經好了。

    “我下午要不然去學校一趟吧……”

    話音才落,老婆又跑陽臺上蹲著去了,弄的楚離沒招沒招的,休息吧,休息到她認為夠了為止,等在上班的時候已經是七天之后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他生了多大的病呢,這幾天在家里哪里是他休息,他就是陪著老婆放松,晞彤好像確實嚇到了,偶爾半夜自己坐起身就茫然的看著四周,楚離都要被她給嚇死了。

    就是生個小病,結果她這樣……

    同事調侃,休養的怎么樣,楚離苦笑,還能怎么樣,腰上長了一圈的肉,他老婆每天都弄的特別豐盛,你別說她不會干這些,短短幾天之間,廚藝簡直就是有了飛一樣的進步,什么都會做了。

    這段晞彤粘他粘的厲害,每天中午打電話,晚上打電話,確定他的身體狀況,有時候跟同事在一起,同事就很納悶,楚離這是生了什么大病,老婆這么緊張?

    “你家晞彤可真好,我老婆從來都是對我不聞不問的……”

    過了蜜月期了,誰還關心誰啊,他上次喝酒喝多了進醫院,老婆來醫院扔了一句,怎么沒喝死你啊,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同事羨慕的拍拍楚離的肩膀,家里有此賢妻,你真幸福啊。

    楚離有苦說不出。

    晚上下班,到家,晞彤已經開始做飯了。

    “我做,你出去……”楚離把晞彤腰上的圍裙拿下來,系在自己的腰上,家里一貫都是自己做飯的,她突然這么一上手,他還有點不習慣。

    晞彤從后面摟上楚離的腰身。

    “晞彤你要是這樣,我就沒有辦法工作了,男人養家本就是天經地義的……”

    “可你生病了……”

    “我沒有生病,那天只是有點不舒服,你也看見了,我身體很健康……”

    楚離試著跟她講道理,自己的體檢報告她也看見了,上面寫的很是清楚,他身體非常健康,那天只是意外。

    “別擔心了好不好?”

    晞彤跟自己大哥告狀。

    “你都沒看見,都進醫院了,還玩命的工作,哥,他要是死了,我就成寡婦了……”

    簡承宇:……

    沒有聽見過這樣詛咒自己的人,簡承宇心里翻著白眼,你老公是個男人,他不努力工作,他能干什么?

    在簡承宇的角度,恨不得楚離每天一天全部的時間都用來工作,這樣就不會回家了,不回家自然就看不見他妹妹,這樣他心里就覺得爽快了,是的,沒錯。

    如珠如寶的看著她長大了,悄然無聲的就嫁人了,弄的他心里空落落的。

    簡承宇倒是希望楚離早點沒,這樣的話,他妹妹還是他妹妹。

    姚若暉嗤笑:“晞彤攤上你這種哥哥,估計上輩子也沒做什么好事兒,妹控啊!

    簡承宇板著臉,臉上也看不見點笑容,若暉原本沒生氣,可被他這么一弄,徹底發飆了,你對你妹妹是一千一萬個好,你妹妹嫁人你就覺得難受,還詛咒人家丈夫早死,那是不是你心里也盼著我早點死呢?

    “問你話呢!

    姚若暉一發飆那就不是三言兩語能說得清的事情了,鬧起來那絕對是晞彤比不了的。

    承宇起身就想走,若暉拽了他一把,他自己也沒有防備,你說突然被她這么一扯,整個人就摔地上了,簡承宇黑著臉從地上爬起來,若暉訕訕的擺手,她不是故意的,誰知道他這么容易就摔倒。

    “你還沒回答我呢,你也盼著我早點死是不是?”

    若暉給兒子打電話,叫兒子來看自己最后一眼,大的那個人在國外呢,小的這個來倒是來了,進家門一直保持沉默。

    “媽,這就要走了……”

    小兒子卡巴卡巴眼睛,嗯,要走了,又去哪里度假嗎?

    若暉氣不打一處來,這是自己生的嗎?

    “你聽見沒有,你媽我就要死了……”

    若暉中氣十足的喊著。

    小兒子掏掏耳朵:“我聽見了,媽,你就放心吧,你就是死了,我把你原地復活……”

    姚若暉:……

    晞彤參加同事的滿月宴,因為白天要上班,只能晚上過去,回家的時候有點晚,自己也是有點害怕,司機把她送到門口,晞彤走了幾步,拿著電話就想打給自己老公,合計合計,他也許都睡下了,就這么兩步遠,自己也不會有事兒的。

    提心吊膽的穿過一條小路,突然跑出來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晞彤喊了一聲,穩定穩定,看清前面的就是一只貓。

    走大路的話,需要五六分鐘,前面修路,車子也進不去,走小路的話,就這么一條,穿過去就直接到小區了,她就貪圖近了,誰知道會有只貓突然跑出來嚇唬她。

    捂著胸口,眼淚都要飛出來了,一路小跑,進了小區,小臉還有點發白呢,小區的保安還覺得奇怪,問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看見一只貓!

    回到家里,自己穩定穩定心情,原本沒想說,可楚離有本事套話,竟然把晞彤的話給套出去了,規定以后有大路絕對不能走小路,晚上回家晚了就給她打電話。

    “你這是什么同事,還晚上辦滿月宴!

    晞彤解釋,因為單位去的人沒幾個,大家都是帶錢,同事覺得不好意思嘛,就額外的請吃了一頓,人又多,就吃過頭了,等散局就這個點了。

    網上總是有測智商的問答,同事做了之后分享,晞彤偶然看見的,回到家,自己拿出來做了一次,覺得很不靠譜,這就是假的吧?

    她一直都覺得自己很聰明,雖然不上進。

    楚先生到家,兩個人吃飯,吃過飯晞彤看電視,可心思不在電視上,自己眼睛轉來轉去的,楚離說自己還有工作,起身就去書房了,等他忙完都快十二點了,晞彤還沒有睡呢。

    “你有沒有玩過智力測驗?”

    “那些都是騙小孩兒的!背x覺得不屑。

    所有的測智商的,他都覺得不靠譜。

    晞彤臉色有點黑,不靠譜?這說明她智商就更加不靠譜了被?

    扔著平板給他。

    “老公,你做做看!

    自己看扯過來被子,晞彤是不想看著楚離丟臉,她老板今天都測了,可惜……

    晞彤想起來老板哪張發青的臉,覺得還是要給丈夫留一些顏面的。

    楚離看著最后的得分,他就知道會這樣的。

    楚離刷新了一下,手指快速的點了點,找到晞彤測過的,看著上面的分數,自己不免有些頭痛,他現在都開始替自己未來的兒女擔心了,這媽媽的智商……

    “做完了嗎?”

    “有點難……”

    楚離慢吞吞的說著,晞彤怕他作弊,自己搶了過來,看了一眼,立馬關掉。

    “這個一點都不準,我老公這么聰明的人……”

    晞彤滿意的抱著楚離的胳膊就睡了,楚離第一次做,得到的是滿分,結論是天才,晞彤做出來之后系統給的評價就是……

    智力低下……

    楚離搖搖頭,關掉自己一側的臺燈,摟著老婆,家里有這么一個寶貝蛋他都頭疼,將來在生一個可怎么辦?

    不是沒人催他生,同事朋友看見也會問,畢竟結婚這么多年了,雖然他們結婚早,只是怕她辛苦,自己到時候又沒有時間陪她,孩子她自己能帶嗎?

    楚離同事要的二胎,他帶著晞彤去同事的家里,同事住的那個小區,全部都是老師,這一茬似乎就是生孩子的季節,家家戶戶都抱著孩子在外面曬陽光,小區里只要隨便一看,就能看見小孩兒的臉。

    楚離很喜歡孩子,他對自己侄女就特別的好,說話也有耐心,晞彤在家里跟別人說話,楚離的同事差不多她也都認識,幾個相交比較好的,她就更加熟悉了,楚離說是出去接個電話。

    他也是很喜歡小朋友,加上有認識的人,就上手去抱人家的孩子,大胖娃娃抱在懷里,你說他膽子也是真大,自己沒有孩子上手就能抱,平時哪里能看見他這樣的形象。

    “沒要個孩子!

    “暫時不考慮!

    同事也是納悶,楚離也結婚這么多年了,按道理來說應該要孩子的,誰知道人家家里的具體情況,問了似乎又不是很好,就沒有在深問,晞彤出來就看見樓下楚離抱著人家的孩子,陽光灑在頭頂,怎么看怎么覺得溫馨。

    以前沒發現他那么喜歡小孩兒的。

    你什么時候看見過楚離主動去親小孩兒臉的,反正晞彤是沒見過。

    從朋友家回來,晞彤在車上就問楚離。

    “你是不是特喜歡小小孩兒?”

    有些男人就是天生不喜歡小孩兒的,比如她爺爺。

    晞彤對自己爺爺的印象很淡,因為她見過爺爺的次數,屈指可數,她沒被爺爺抱過,爺爺也沒有跟她說過一句話,晞彤知道家里發生過的餓事情,父母這些是不會瞞著她的,說恨吧,其實說不上,老人也有權力說喜歡誰,討厭誰。

    說覺得自己悲劇吧,好像又不是,她小時候是父親給抱大的,她是父親的老來女,父親對著她無比的好,一直到自己懂事她還記得父親經常抱著她呢,不慣著她,可她睡覺的時候父親永遠都會陪在身邊,從小到大她沒怎么生過病,簡直就是個健康寶寶,健康的不得了,別人都好奇,她是怎么長大的。

    對簡耀東的印象,晞彤覺得很淡薄,唯一記得住的就是,爺爺彌留的時候父母領著她去見爺爺,當時她不準許進門去看,因為她爺爺不喜歡女孩子,那是給晞彤最大的一回印象。

    爺爺死的時候父親沒有看見最后一眼,因為他不肯見,至于父親會不會覺得遺憾,晞彤想父親應該是覺得遺憾的。

    總體而言她爺爺是個很古怪的老頭,說一不二,說了就能辦出來。

    印象不深,見過的次數也太少,所以她也不是很了解那個老頭兒。

    晞彤收回自己的眼神,看著楚離,所以她不是很喜歡有錢的人,像是爺爺那樣就更加不是很喜歡了,如果讓她嫁給那樣的男人,她真的寧愿出家算了。

    晞彤背著楚離在備孕,回家跟母親有溝通過,王冉是說,她這個年紀沒有辦法幫著晞彤帶孩子。

    “我自己帶!

    晞彤已經想好了,自己的思想是成熟的,就像是她結婚的時候一樣,父母已經老了,她不會折騰父母,自己做力所能及的事情,這件事兒她覺得有把握,自己才會去做,自己的孩子,自己養大,并且付出關心。

    “媽,你懷我的時候感覺幸福嗎?”

    王冉摸著女兒的頭發,那時候說實在的,沒有太多的幸福感吧,都是覺得很丟人,畢竟那么大年紀了,要說幸福感,孩子的爸爸肯定能感受到的。

    “你比你哥哥吃香的多,因為你是老來女……”

    這點王冉覺得對兒子很虧欠,她一直努力想要做到公正,但是太難了,你要知道晞彤是她五十多歲才生的,感情上不一樣的,會更加的疼愛寵愛這個孩子。

    晞彤也知道自己得到的更多就是偏疼,從小就能感覺出來,爸媽還有哥哥都對她很好。

    “但愿我將來也能生個老來女!

    王冉笑笑的搖頭:“你以為五十多歲生個孩子就真的是什么得意洋洋的事情嗎?”

    “怎么會不得意洋洋呢,媽媽你不覺得你很幸福嗎?因為你生下了我,我這么聰明可愛又健康……”

    王冉點點女兒的臉,還真是厚臉皮呢。

    母女倆說著話,外面簡寧才散步回來,他生活的就是太有規律了。

    “老爸,我回來了……”

    簡寧看著女兒毛毛躁躁的樣子:“回來干什么了?”

    “回來看您了被!

    “今天楚離是沒在家吧!

    簡寧淡淡的說著。

    晞彤枝牙:“爸爸,你這樣就是冤枉我了,在我心里,頭一號男神就是你,其次才是楚離!

    簡寧換了拖鞋,晞彤跟在他的身后,她就納悶,自己爸爸到底吃了什么仙丹?看著越老越有味道,怎么叫人著迷呢?

    媽媽也真偉大,竟然敢嫁給這樣的人,她就不怕嗎?

    或者自己媽媽就是個女戰士。

    簡寧給女兒讀書,她小時候就是這樣的,父親讀書的時候她總是安安靜靜的坐在一邊,或者已經睡了,晞彤印象最深的就是小時候她睡覺永遠不會害怕,因為耳邊永遠都有父親的聲音,有時候做了噩夢,只要自己哼哼一聲,父親的大手馬上就會拍在她的身上,看著父親對自己比誰都嚴格,可對著她是最最包容的,最最心疼自己的就是父親。

    “爸,你恨我爺爺嗎?”

    簡寧從書本上抬頭看著女兒,而后很久放下書,他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簡耀東留給簡寧的最后依舊是傷痛,那么多年過去了,最后留給他的依舊是個殘缺的結局。

    簡耀東彌留之前曾經見過簡寧,父子兩個人就在醫院的病房里,簡寧一句話都沒有說,簡耀東說這輩子他最大的遺憾就是生了簡寧,他曾經說過自己一輩子都不會見他,現在他打破這個慣例了,見了簡寧,就是為了告訴他,請他在自己死后不要出現在他的葬禮上,因為那樣他會走的不安心。

    當父親的親口告訴兒子,你不能出席我的葬禮,因為看見你,你會影響我的情緒。

    后來簡耀東沒了,簡承宇是當家人,他說想請父親來,別人有意見也是沒用的,可簡寧沒有上去,他只是站在下面,很遙遠的看著。

    不是不遺憾,這種遺憾甚至是永遠都不能彌補的。

    女兒離開的時候,簡寧自己待在書房里,他這一輩子自己一直都覺得很幸福,娶了一個自己喜歡的老婆,平平常常的過了一輩子,有兒有女,他沒覺得自己委屈過,哪怕有那么多的人替他抱怨,覺得王冉這里不好,哪里不好,哪里都配不上他,可最后陪著簡寧白頭到老的人依舊是王冉。

    年輕的時候感情慢慢加深,他想也許他會死在王冉的身后,不為了別的,只是不想自己提前走然后把悲痛留給她,她先走了自己能送著她離開,這輩子也不枉做了一場夫妻,做夫妻有今生沒來世的,在父親的問題上,他后悔,無比的后悔。

    其實老了,人心里的感情會慢慢加深了起來,什么都翻過去了,父親耿耿于懷的就是他當初的選擇,簡寧想,如果當初自己愿意低個頭,或許最后就不是這樣的結局了,遺憾。

    王冉懂他的遺憾,簡耀東過世,簡寧三天沒怎么吃飯,那時候整個人狀態也不是很好,那種委屈他又沒有辦法跟別人講,活到這個年齡,自己竟然還會感覺到委屈,即便委屈,他對父親所做的他沒辦法后悔。

    是妻子把他當成孩子一樣的摟在懷里,是妻子陪著他上去,很多能說能做的,他做不出來,都是妻子替他完成的,他還有什么可覺得遺憾的呢?

    最大的遺憾,就是這輩子,他沒有能早點遇上王冉。

    王冉生病,最著急的人肯定不是兒子也不是女兒,是那個躺在她身邊幾十年的男人,這樣的一個男人,給了她愛,給了她忠誠,給了她全部,簡寧害怕王冉生病,每次王冉生病他都是徹夜的照顧。

    王冉給女兒打電話,告訴女兒應該注意一些什么,簡寧從書房出來,她一直也沒有進去打擾他。

    這點簡寧也很佩服,她就好像知道他什么時候會情緒低落,從來不會強意的去勸,不會打擾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說什么呢?”

    “晞彤說想要孩子,我提醒她一些注意的事情……”王冉淡淡的說著。

    她的頭發也花白了,看著就像是個奶奶級別的人物,年輕時候的王冉其實就不是特別的美麗,很多人都奇怪,簡寧當時的條件那么好,為什么就能瞧得上王冉呢,實在相差太多,除了運氣以外,可能這就是所謂的緣分吧。

    冥冥之中早就注定的。

    簡寧聽了笑笑:“她自己還是一個孩子呢……”

    王冉點頭,可不是,女兒要是真的生了孩子,就可預見了,家里一定會雞飛狗跳的,夫妻兩個人相視一笑,同時搖搖頭,他們都不太看好女兒。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