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401 楚先生楚太太的幸福生活(1)

401 楚先生楚太太的幸福生活(1)

    楚離收到家里來信的時候,簡晞彤已經回到學校了,跟以往一樣,還是那樣的溫和,有點二有點歡脫有點能感染著別人繼續快樂。址記得去掉◎哦 親速度上更新等著你哦() 百度搜索  就可以了哦!

    楚離的弟弟就說,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女生,一個人跑到家里來,走了那么老遠的路,母親把她背回來的時候明明都要哭了,自己卻強忍著,眼圈紅紅的,他們走那些路不會覺得累,可對一個生活在城里的姑娘而言,這簡直就是地獄。

    學校男籃比賽,要求女生拉拉隊贊助,晞彤很有幸成為其中的一員。

    半場休息,輪到拉拉隊上場了,晞彤記得是音樂響起來自己就跳,誰知道這才是前奏而已,她自己手里拿著東西先跳起來了,跳了幾下覺得好像有點不對。

    “我靠,簡晞彤你這個二貨,還沒到呢……”

    看臺上大部分的觀眾都笑了出來,因為是在本校比賽嘛,本校生居多,實在覺得那個畫面有些違和,一個少女突然就歡脫起來,還是比較搞笑的。

    晞彤的臉都能煎雞蛋了。

    “我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音盲……”

    同學恨不得噴她一臉的狗血。

    結束之后還有人念叨著簡晞彤出的糗,覺得這女生太有意思了。

    晞彤跟同學打完網球回來,兩個人一身的汗,閑說著話,一前一后簡晞彤的腳還沒有邁進樓里,樓上一盆水潑了下來。

    這盆水就跟瀑布一樣,把她淋了一個底朝天。

    真可憐,恐怕明天她穿了什么顏色的內褲,全學校的人都知道了。

    晞彤用手擦擦臉上的水,果然一身濕噠噠的,同學從里面躥出來。

    “誰呀……”

    指著上面就開始喊,大白天的這是作死呢?

    晞彤進了寢室,同學扔過來一條毛巾。

    “幸好是水,要是一盆硫酸……”

    “打住,打住,您老這是希望我被潑硫酸呢?”簡晞彤沒好氣的說著。

    被水潑的那一秒可真是通體的涼爽,不過涼爽之后……

    晚上自己跟蟲子似的裹著被子,身上有點發燙,她就知道自己要生病了,可惜來不及了,半夜燒的有些扛不住,從床上爬起來,自己燒的實在東南西北有些不分。

    上床覺得有人在扯自己,這是做夢,這絕對就是做夢。

    臨睡之前自己才看了一個鬼片,不要來找她呀。

    晞彤努力的拽啊拽啊,上床就是不肯醒過來,這個時間要去哪里找藥吃?

    回到床上,牙齒一直發抖,冷的厲害。

    用被子包裹住自己,還是不行,還是會覺得冷。

    早上大家都爬起來洗漱,只有簡晞彤依舊還縮在被子里,等上床掀開她被子的時候被她嚇了一跳,這是怎么了?好像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

    “晞彤……”伸出手拍拍晞彤的臉。

    “有沒有感冒藥,給我吃兩片……”

    簡晞彤依舊還是覺得冷,手臂抱著身體,吃了藥身上還是頭重腳輕,倒是上床覺得有點不放心。

    “去醫院看看吧!

    校園里反正就有醫院,也不會浪費多遠。

    晞彤抖著身體起身,穿衣服的時候手都是抖的,她覺得自己就要凍死了。

    往醫院去,走了沒多遠,看見楚離騎著車經過,上床喊了一聲。

    晞彤現在這樣,自己走肯定是走不過去的。

    “楚離……”

    簡單的跟楚離說了兩句,楚離推著車子過來,晞彤有些不好意思,勉強擠出來一個笑容,她是想笑的更好看一點的,可現在明顯面部表情不給力,笑就跟哭一樣。

    “上來吧……”

    晞彤坐不住,需要別人來固定她,身體搖晃個不停,楚離看著這樣也不是個事兒,就這么遠,騎上車的話兩三分也就到了,跟上床說好自己先帶著簡晞彤過去。

    迷迷糊糊當中,自己抱著他的腰身,頭輕輕的靠在他的后背上,這是簡晞彤覺得最快樂的時間,只是覺得甜。

    楚離下車看著她:“能不能走?”

    晞彤點頭,楚離直接就把晞彤給抱了起來,走什么走呀,人現在就是軟的,邁著步子都覺得天旋地轉。

    晞彤揪著楚離的前襟:“楚離,我好喜歡你呀……”自己說著說著呵呵笑了出來。

    挺傻的。

    怎么開始的沒人知道,也沒有人發現,兩個人就在一起了,簡晞彤的性子是跟誰都能笑得出來,除了鬧了孫小雅孫磊那么一出,剩下暫時她的人緣還算是不錯的,楚離即便很忙晞彤也顯得很高興。

    他就是跟她講一句話,晞彤也是高興的。

    偶爾會去聽他聽過的課程,晚上有時間的時候自己來回走在他可能騎過的路線,原來愛情就是這樣的,你只要看著他的側臉,在風中聞見屬于他身體淡淡的氣味你就會開心。

    楚離更多的時間用在打工上,晞彤無須這樣做,良好的出身良好的家世,長到這么大,自己根本就沒打過工,也無須為生活所擔心。

    楚離騰出來時間,每天晚上會給簡晞彤打一通電話,人就在她宿舍樓的下面公共電話亭,雖然她看不見自己,但是他就站在這里,到了八點,那通電話一定就是楚離打過來的。

    簡晞彤跟楚離出去吃飯,她就想努力把自己最好的那一面展現給他看,怎么說身上的優良傳統得讓楚離看見,結果天不遂人愿。

    晞彤不知道自己吃什么吃壞了肚子,肚子一直叫個不停,糗死了,這樣也就算了,偏偏肚子一個勁兒塞一個勁兒的疼,疼的她額頭直冒冷汗,雙腿發顫,她現在只想找個衛生間趕緊解決一下。

    可身邊站著楚離,自己好不容易才跟他在一起的,第一次約會,叫他陪著自己去衛生間?

    不要,絕對不要。

    忍著。

    好好的一張美人臉,桃花臉慢慢忍成了關公臉其次是包公臉最后變成了紙扎人臉,一會兒一個色兒,晞彤的牙齒輕輕抖著,她……

    實在有些忍不住了,馬上就要決堤了,怎么辦?

    楚離剛剛就發現她的臉色怪怪的,不過女生原本事情就多,如果是身體不方便人家不見得會方便跟他說,自己盡量走在前面,這樣她不會覺得尷尬,楚離邁著大步子,他很少會跟人這樣出來吃飯,因為他手里的每一分每一毛的錢都是好的,都是辛苦賺來的。

    后面的小手抖啊抖的,伸了好幾次愣是沒抓住前面的人,走的實在太快了。

    晞彤覺得在這么下去,她今天一定就會在這里揚名,然后明天社會新聞上就會播出,這樣是不行的。

    小手抓住前面楚離的衣袖,楚離的衣服洗的有些泛白,有些舊,晞彤閉著眼睛,怎么辦?

    一步都走不動了,不能挪動步子,可衛生間在哪里呀?

    “怎么了?”

    “我……想上衛生間……”

    晞彤進了衛生間,雙手捂著臉,完了,他心里會怎么想自己?

    拽著紙巾捂著臉,恨不得就這樣悶死自己算了。

    楚離站在外面,自己不由得笑了出來,他想現在里面的人一定就是糗透了。

    晞彤他們最后并沒有吃飯,她都要恨死自己了,哪里還有胃口吃飯,一路上自己加快腳步,就想馬上回學校,回到寢室然后用被子把自己給蒙起來,從今以后再也不要見人了。

    楚離快走了幾步,他個子本來就高,追上她,伸出手抓住晞彤的。

    晞彤的世界開花了,桃花朵朵都盛開了,什么顏色的都有。

    “我說,你這是發燒了?”上床伸出手摸摸晞彤的額頭。

    晞彤點點頭,沒錯,她是發騷了。

    楚離牽她的手了。

    楚離跟簡晞彤的交往似乎并沒有引起簡家強烈的反對,簡承宇不知道,簡寧的態度只要女兒喜歡,他不會反對,王冉倒是挺喜歡楚離的。

    晞彤膽子很大,求婚是她先開口的。

    兩個人領證了,從戀愛到領證一共才花了十天的時間,這十天的時間里還包括了她生病,帶著楚離見自己的父母。

    王冉哪里能想到這孩子的主意這么大,帶著楚離來家里她以為就是給他們看看,誰知道簡晞彤打的是結婚的主意。

    晞彤每天都覺得身上的力氣用不完,布置自己的小家,地方不大卻很溫馨。

    收拾完房間去接楚離,楚離有些無語的看著站在面前的小女生,他看向看看天空現在是什么顏色的。

    “接我?”

    “是呀,難道你永遠都不要跟我一起?”

    楚離:……

    楚離實在不太敢進那道門,雖然這是自己名正言順的老婆,可這老婆來的似乎有點突然,他現在大腦依舊在當機當中,自己怎么會同意跟她結婚呢?

    她胡鬧自己也跟著胡鬧。

    晞彤擺弄著自己的成果,一對的牙刷一對的毛巾還有一對的拖鞋,什么都是成雙入對的,看著就讓人心情愉悅。

    一會兒要……

    晞彤只是看過小說上面寫的,小說上面寫的很是美好,現實的話……

    會用上公主抱嗎?

    “你不洗澡嗎?”

    楚離:……

    “晞彤,我們兩個人坐下來談談……”

    “好!焙啎勍饝奶貏e爽快。

    相比較晞彤的興奮,楚離心里卻帶著擔憂,他搞不懂簡晞彤,一直沒有搞懂過,她是富家小姐,也許人家根本就不在乎這個,過的不合適,離婚就好,可他結婚就認為這是一輩子的事情,他能做的就是忠于自己的婚姻。

    “你喜歡我什么?”

    被人喜歡的感覺很好。

    簡晞彤認真的說著:“全部!

    “全部?”

    喜歡他比較土嗎?

    ……

    簡晞彤覺得生活原來也是可以這樣的愉快,每天睜開眼睛覺得自己很幸福,幸福的都要冒泡了,盡管這份幸,F在要被小心翼翼的壓著,不能叫別人知道。

    轉過身對上睡在自己身旁的那張臉,忍不住得意的笑了出來。

    楚離雖然沒有醒,下意識的就想轉身,身份上的變化,自己依舊有些不習慣,還很陌生。

    晞彤在楚離的唇上輕輕落了一吻,早上不是應該他來吻醒自己的嗎?

    楚離拒絕早上接吻,因為他覺得沒有刷牙一定會有味道,盡管變成了夫妻,可生活里有太多的不和諧。

    比如早上楚離洗澡的時候,簡晞彤也趕時間,她覺得兩個人是夫妻,彼此也見識過彼此的身體,這就不存在問題,自己推開門進去,坐在坐便上,楚離那邊手拽著雨布,臉蛋有些紅紅的。

    楚離換內褲的時候都是要找簡晞彤不在家的時候,今天趕巧了,他前腳才換,因為家里沒有別人,就沒有關上門,誰知道她會突然回來?

    晞彤擰開門,有些詫異的看著光著半個屁股的人,楚離咣當一聲關上了門,晞彤摸摸鼻子。

    白天從來沒有看過他的身體,屁股還挺翹的嘛。

    誰說男人沒有脾氣的?屁股事件,楚離有整整兩天沒有搭理晞彤。

    整整三年,他們結婚了三年,卻沒有一個人發現,一直到大學畢業,眼看著就要分配工作,王冉考慮女兒以后住的問題,想跟簡寧出錢給晞彤買套房子,晞彤老實交代了,自己跟楚離已經結婚整三年了。

    王冉為此有將近半個月沒有跟女兒說話,自己生的孩子,這么大的事情竟然敢瞞著她?

    膽子是不是太大了?

    楚離的母親弟弟很少會來找他,哪怕就是晞彤提出來過想要接老人家過來住,老人也是婉言拒絕,說習慣了家鄉的生活,換個地方她不太喜歡,楚離跟晞彤能做的就是固定每個月的給老家匯錢。

    “晞彤……”

    簡晞彤站住腳步,回頭看著孫小雅,前一段時間孫小雅孫磊的父親被查出來虧空問題,整個家現在處在飄搖的當中。

    孫小雅哭求簡晞彤幫著她爸爸求求情。

    晞彤嘆氣。

    “你爸虧的是我哥公司的錢,你覺得我會幫你嗎?”

    “晞彤你搶了我男朋友這樣還不夠嗎?”

    晞彤笑:“我以前是真的拿你來當朋友,可是你從來就沒有把我當朋友看過,孫小雅你跟楚離分手之后,我才跟楚離在一起的……”

    “楚離怎么會知道我跟別人的打賭?”

    孫小雅的心里一直對此耿耿于懷,她喜歡楚離,一直都很喜歡,簡晞彤不會就這樣勝利的,她不信男人不偷腥。

    “這個我想你應該去問別人,不應該來問我!

    孫家的事情,晞彤不想插手管,她也管不了,是非曲折,自己哥哥都會給他們一個交代。

    楚離開學術會的時候一直閉著眼睛,因為背對著領導的角落,別人也不會特別的關注他,閉著眼睛休息,昨天晚上……

    原本是沒有這樣的好興致的,吃過飯兩個人拉著手下去散步,回來的時候就準備睡了,結果……

    楚離的同事看了楚離一眼,年輕人縱欲也是幸福的一種體現,自己跟女朋友很久都沒有激情過了,除了在一起的前兩年,那之后就好像是左手摸右手。

    “昨天又睡的晚了?”

    家有嬌妻,感覺可真好。

    晞彤下班的時候楚離來接的,這兩年生活條件好多了,靠著自己也買了房子,手里有了小小的存款。

    回到家,晞彤需要負責的就是把米飯扔到電飯鍋里,她不會做菜,做菜呢又是楚離拿手戲。

    自己手里捧著一本書,坐在一邊,看著丈夫腰上系著圍裙,在廚房里忙碌。

    孫小雅跟楚離做了同事,孫小雅的心意一直就沒有變過,不僅沒邊,甚至變得更加的偏執,這個男人一早就是她發現的,她發現了楚離身上的美好,最后讓簡晞彤從自己的手里把人撬走了,她怎么會甘心?

    孫小雅的父親沒意外的坐牢了,大哥去了外地,剩下她與母親留在本城,對簡晞彤她能不恨嗎?

    明明就是簡晞彤一句話的事情,可晞彤卻不肯伸手。

    孫小雅手里端著杯子,看著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覺得差不多了,一二三……

    心中默念走了過去,里面的人推開,外面的孫小雅手里的杯子揚了自己一身的水,胸口的位置很快就浸濕了,滿滿的兩團兒顫了顫。

    “對不起……”

    楚離脫下來自己的衣服披在孫小雅的身上。

    雖然關系尷尬,可你將水弄到人家的身上,不能不管。

    孫小雅笑笑:“沒事兒沒事兒,不是故意的,誰知道這個時間趕的這么巧……”

    一個單位,難免就有上班下班碰面的時候,楚離下班,孫小雅蹭車,看著他的車開了出來,自己扭動著水蛇腰往前動了兩步……

    ……

    車子開過去了。

    孫小雅風中凌亂。

    這跟自己的預計不符,怎么會這樣呢?

    難道楚離是故意的?

    這可真冤枉楚離了,他還真就不是故意的,只是他太認真了,沒注意到孫小雅而已。

    用晞彤的話說,楚離是個特別認真的男人,他只能跟自己過,別人跟他結婚,一定會瘋的。

    換衣服要有固定的時間,打掃衛生也要有固定的時間,什么時間做什么事情在他的腦海里都是被固定的,就像是幾點要吃飯,一個星期要跟她跟上幾次的床,因為這個晞彤抗議過,可惜抗議無效。

    孫小雅在后面恨恨跺著腳。

    回到家里,等著老婆回來,晞彤晚上有同學會,楚離五點開始屁股有些坐不住,簡晞彤念的高中是所謂的貴族高中,想必有錢人一定很多,男女感情就是這樣的,相處久了,她會不會對自己感到厭煩?

    說好不用他接的,結果晞彤散場的時候,自己覺得那輛車眼熟,走了過去,果然坐在里面的人是他,敲敲車窗。

    “不是說不讓你來接嗎?”

    楚離撒謊很有一套:“正好來附近送個朋友,他才離開!

    晞彤點點頭,不疑有他,在晞彤的心里楚離是個不會撒謊的男人,其實晞彤不知道的是,任何男人都是撒謊的高手,天生的,男人女人都是相同。

    將包放在腿上,車子路過路邊藥店的時候,晞彤拍拍自己的頭。

    “家里的套子好像沒了!

    夫妻兩個人一前一后進了藥店,楚離是一身的正氣,那晞彤身上帶著的就是猥瑣,自己看看這樣的覺得很好,那樣的也很好,什么熒光什么螺旋,超薄,貌似都不錯。

    “一樣來一盒!

    晞彤很是大方的土豪了一把。

    售貨員看看眼前的兩個人,這兩人從進來她就感覺怪怪的,哪里怪?

    男的好像不是這女的正牌老公,看著到像是情人,有點躲躲閃閃的,女的這么豪放,試問有幾個會跟丈夫一起來買這個玩意的?還每樣都要,這一看就是偷情。

    “熒光的不好,超薄的不安全……”

    楚離出聲,晞彤接住他的話:“男人不都是喜歡超薄的?”

    店員:……

    這兩位能不能不要當著她這么純潔的人面前來探討這樣叫人羞射的問題?

    “我喜歡沒有的……”

    晞彤:……

    店員:……

    晞彤在心里贊嘆著,自己老公真是帥啊,真是腹黑呀,說的自己啞口無言的,怎么就那么聰明呢?

    店員心里想著:真是禽獸啊,這樣的話也能說的出來,因為是別人的老婆所以不需要負責嗎?

    晞彤洗澡,自己將衣服放在外面,順便為了省水,每次都是兩個人一齊洗,誰讓楚離娶了自己這個好太太呢。

    “老公……”

    探出頭喊了一聲,楚離拉開門,兩個人一起洗澡能好好洗嗎?

    簡晞彤原本就不是一個老實的人,用手撫摸著自己丈夫的胸肌,眼冒桃花,果然好貨色就要提早留住,不然今天說不定禍害他的女人就變成誰了。

    “你的手干嘛呢?”

    楚先生的聲音有些沙啞,楚太太嘿嘿傻笑著,然后一路向下,澆在楚先生身上的水滴順著腹肌向下滑去,剛剛明明就占據浴室另一頭的楚太太沒有影子了,從楚先生的胸肌掃描過去,沒有發現人的蹤跡。

    楚先生的呼吸有些發重,溺愛的看著某一處,手摸在楚太太的發絲上。

    從浴室出來,晞彤擦著頭發,喜歡長發,但是她不喜歡吹頭發,吹頭發很浪費時間,每每這都是楚先生的工作。

    說說今天都跟同學談論了一些什么,其次就是別人夸她氣色真好,楚先生笑笑。

    “你都一點不擔心我被別人騙走……”

    晞彤指控,她就沒見過自己家的先生發很大的脾氣,嫂子每每都跟自己說,她哥脾氣怎么怎么不好,晞彤現在明白了,這就是赤果果的曬幸福。

    “你不會的!

    楚先生對此特別的有信心。

    晞彤迷迷糊糊的睡著了,楚離的手摟在她的細腰上,腿夾著她的,晞彤的手機響了響,楚離拿了起來,上面有一條短信跟了進來。

    早上楚離叫晞彤起床吃飯,晞彤死賴在床上,伸著手想要楚離抱,楚離連人帶被子的將她抱了起來,吃飯的時候楚離說自己學校發生一件特別有意思的事情。

    “什么事兒?”

    “男女之間就那么一點事兒被!

    楚離頗有些不屑的說著,等晞彤看見自己手機上幾乎相同的短信,她惡寒了一把,果斷刪除,覺得跟同學之間實在沒有必要走動,女生之間也就算了,男生實在沒有這個必要。

    楚離從學校離開的比較晚,他回家必經過一段路,開著車前面的人突然跑了出來,嚇了楚離一跳。

    孫小雅的衣服被扯的亂七八糟的,自己哭個不停。

    “你不用管我,我沒事兒……”

    楚離絕塵而去。

    孫小雅:……

    孫小雅要瘋了,我靠,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遇上這樣的事情,我說不用你管我,你就真的不管了?太沒有人性了吧?

    晞彤最近看了一本小說,覺得小說寫的真是好呀。

    貧困的灰姑娘遇上了總裁大人,然后相親相愛,這位總裁大人怎么看怎么讓人覺得溫和。

    對這一類的書籍,楚離保持著自己的觀點,小說就是為了搞笑而來的。

    “你看……”晞彤覺得這一段寫的真是美好,楚離拿過來晞彤手里的書看了一眼,然后又遞回到她的手里。

    無非就是少女賣身,總裁掏錢嘛,老掉牙的梗。

    “老公……”

    晞彤想要演繹一段此情此景。

    “拿著吧……”

    晞彤兩眼水汪汪的看著眼前的總裁:“我還不起……”

    “不用你還……”這總裁可真是個**,每天不上班,難道就為了觀察百姓生活是不是很辛苦?

    請問酒店客房的大門都是開著的嗎?

    “不不不,我一定是要還的……”

    晞彤說著。

    楚離邪魅一笑:“真的要還?”

    晞彤羞澀的低下頭,接下來恐怕就是要重頭戲了吧。

    “那好,明天我幫你介紹客人,你還吧……”

    晞彤:……

    這梗怎么有點怪怪呢?

    “你應該要看上我才對的!

    楚離撇唇:“我為什么一定要看上你?”

    這沒有道理,就應該這樣發展的,就應該愛上她的。

    楚離伸出手揉揉自己老婆的發絲:“好了,睡覺之前看看就好,何必認真呢!

    晞彤:……

    晞彤穿了一身的薄紗,今晚的目地就是為了推倒老公,自己蒙著被子然后躺在里面,就只等待著楚離上床。

    楚離硬項規定,一個星期上床一次,據說是為了大家身體都好,簡晞彤表示嚴重不滿,雖然經常他們的影響指標總是超。

    楚離掀開被子,自己從一側上床,手固定的摸像老婆,晞彤暗暗發笑,摸到了吧?

    她就不信了……

    “下次別穿這么少,你半夜睡覺總踢被子,會感冒的……”

    晞彤表示面條寬眼淚,嫁給一個頗為嚴肅的丈夫,生活怎么就這么無趣呢?

    晞彤跟若暉抱怨,自己的老公就像是木頭一樣,此時兩根木頭就坐在一起,簡承宇不看楚離,楚離不看簡承宇。

    大舅哥跟妹夫的關系不是很好。

    簡晞彤跟楚離偷偷結婚的事情,王冉只是生了多半個月的氣,簡承宇氣的第一次對妹妹動手,幸好當時楚離拉得快,手沒有打到晞彤的臉上,可楚離對大舅哥表示強烈的不滿。

    姚若暉說著晞彤,其實過日子就都是這樣的,順便抱怨。

    “你看我跟你哥,你哥每天都是冷冰冰的……”

    晞彤眼睛恨不得噴血,她現在好像站起身然后掐住嫂子的脖子,這么多年,她嫂子就負責風華絕代,你看她跟簡承宇拍的所有照片你就能看得出來,姚若暉沒帶過孩子,她也不會帶孩子,這樣的人說她丈夫對她不好,你能信嗎?

    “嫂子……”晞彤按住若暉的手。

    若暉有些不明白,突然之間怎么會這么鄭重其事呢。

    “曬恩愛,死的快……”

    *

    “好久沒看見晞彤了,你們兩還沒有要孩子?”

    楚離有些疏離的看著孫小雅,笑笑:“暫時沒有這個計劃!

    “晞彤身體不好嗎?”

    楚離繼續微笑:“我想多霸占她兩年……”

    孫小雅恨不得咬碎自己的牙齒,這個答案多么的不要臉啊,怎么可以為了你要多霸占她兩年,你就不讓她懷孕,她不懷孕自己怎么有機會?

    晚上孫小雅一定要買點東西去看看晞彤,兩個人前后上了樓,晞彤已經到家了。

    “晞彤,好久不見了!

    簡晞彤是有點沒鬧明白,這個人怎么會來,但是來了就是客人。

    “是啊,好久沒見……”

    正吃著飯,孫小雅說了一句:“我哥為了你到現在都還沒有結婚……”

    簡晞彤:“因為當初那場鬧?不是吧,都過去這么久了,還耿耿于懷?男人的心眼也太小了,下次找個情投意合的,別人家不知道的情況下就求婚,那不翻臉才怪呢……”

    晞彤說完夾了一筷子的菜。

    孫小雅恨不得撓花眼前人的臉,她說的明明就是哥哥暗戀簡晞彤到現在還單身,怎么話被她一繞……

    呵呵笑著,強擠出笑容。

    “楚離在學校很受女生歡迎的……”

    “暗戀他的都是不要臉的狐貍精……”

    孫小雅:……

    楚離將一塊魚肉夾到老婆的碗里:“多吃一塊肉!

    好好的補補。

    晞彤嘿嘿笑著,看著楚離:“老公,我沒有說錯吧?”

    楚離贊賞的點點頭,孫小雅恨不得吞了自己滿口的牙齒,怎么會有這么不要臉的一對夫妻?

    孫小雅看著晞彤在廚房洗碗筷,這里是簡晞彤和楚離的家,孫小雅覺得渾身冒血,要是有一天她跟楚離在簡晞彤的床上……

    想到這樣的場面,孫小雅只覺得解氣,真希望這一刻快快來到。

    “楚離,我家里發生一點事兒,可我手里的錢不夠,你能借給我一些嗎?”

    楚離挑著眉頭,借錢?

    “需要多少……”

    孫小雅笑笑,滿臉的感激:“你放心我一定會還給你的,我一定還,就是還不起……”

    楚離對著廚房喊了一聲:“老婆,她跟你借錢,說一定會還給你的……”

    孫小雅:……

    孫小雅已經要被楚離給逼瘋了,她就不信自己從楚離的身上找不到破開的關卡。

    “我前一段給他看了一本書……”晞彤巴拉巴拉的說著故事情節,她還真不是有心的,不過有心的人聽見,有些坐不住,屁股下面好像張釘了一樣,坐立不安。

    “你看看這個人,他竟然說,那就直接接客賣身還錢給他就好,這個來錢最快……”

    孫小雅:……

    孫小雅狼狽離開這里,晞彤被她弄的有些莫名其妙,看著楚離問:“她怎么了、”

    楚離笑笑:“也許是賣身準備還錢了……”

    簡晞彤的嫂子是個頭號的大米蟲,簡晞彤就是個小號的米蟲,雖然自己也會掙錢,自己掙的錢也就是勉強看看,丈夫掙的錢才能被稱為是錢,每個周末,當丈夫的得盡責領著家里的寶貝老婆去電影院看卡通片。

    你沒有看錯,是卡通片。

    滿影院的都是孩子,幾歲到幾歲不等,有些是因為孩子太小,母親只能陪著來,怕孩子走丟了,一群孩子當中,坐著兩個成年人,其中的一位不以為恥,吃著爆米花,身邊的男士穿著跟她一樣的情侶裝。

    幾個孩子的媽媽感嘆世風日下,屬于小朋友的空間,你們也要來插一腳。

    晞彤很喜歡動畫片,因為她覺得自己的智商不夠,撐死也就勉強能看看動畫片了,通俗易懂,躺在沙發上自己踢著腿,楚離還沒有下班,她在等老公回來給她做飯。

    楚離到家,開門進屋子,換鞋然后看著自己老婆躺在沙發上。

    “起來準備吃飯,買了現成的!

    晞彤悶悶地說:“老公,你老婆餓死了……”

    楚離:……

    面對尸體應該做些什么呢?

    “好看嗎?”

    給她夾著魚塊,簡晞彤愛吃魚,可討厭魚刺,自己不會剃,出門吃飯如果桌子上有魚,她最恨的就是不能把楚離當成小叮當一樣的帶在包里。

    “好看!弊约撼灾,眼睛還往外面敲,楚離沒好氣的敲敲她的頭,吃個飯也不安靜。

    周末的家庭聚餐日,桌子上楚離毫無節操的給自己老婆剃著魚刺,看的簡承宇眼睛抽抽,你就是對她好,女人不能慣的,嘴上這樣說,心里這樣想,可慣姚若暉慣的最厲害的不就是他本尊?

    吃過飯,幾個人打牌,晞彤的牌品太差,輸了還不認賬。

    “老公救命啊……”

    楚離雖然不會玩牌,但是他會算牌,腦子轉的快,桌子上打出去的都是什么牌,下面應該有什么牌,誰打出來的是什么樣的牌,剩下的牌誰的手里會有,晞彤負責觀戰順帶著夸獎自己老公。

    楚離一贏錢,晞彤抱著楚離大大的香。

    簡承宇那邊咬牙,自己當女兒看著長大一樣的妹妹,現在就摟著別人親個沒完,心里挺不爽快的。

    晞彤就恨不得貼到楚離的懷里,她就說了有她老公在,萬事無憂。

    老公萬歲!

    簡承宇扔下手里的牌:“怎么就坐連個坐的樣子都沒有?說話那么小白?”

    直面就把晞彤給批評了,晞彤郁悶,她坐在她老公的腿上這還錯了,那她要是坐在別人老公的腿上,別人能干嗎?

    滿腦子里畫圈。

    “老公,我嫂子好看不?”

    晞彤一直都覺得自己嫂子很好看,上了年紀也是好看的,能跟她嫂子相媲美的人太少。

    男人跟女人看待美的角度又不完全一樣,晞彤只是想聽聽楚先生的意見。

    楚離一直沒有太注意過嫂子張什么樣,晞彤一說,他努力用腦子一回想,還別說,真就不記得了,他說自己不記得了,晞彤又不信。

    “我才知道我老公就是個小騙子……”

    每周都會見面的,你怎么會不記得呢?

    再說嫂子那么的好看,男生對好看的女人都是會有很深印象的,騙人的。

    “真的!

    晞彤不信:“那我跟你媽媽誰更加好看?”

    楚離直言:“我媽……”

    晞彤:……

    好吧,她不需要問下去了,她家老公壓根就沒有審美的眼光。

    結婚幾年,簡晞彤最值得驕傲的事情,那就是,以前念大學的時候誰看見楚離都說楚離很土,可楚離跟她在一起之后,楚離身上的土氣就慢慢褪掉了,這總有自己的功勞吧?

    看看她老公的身材,腰是腰,屁股是屁股,屁股很翹的。

    人家說屁股翹的男人,其實都是悶騷,悶騷的代表比如楚離。

    沒結婚的時候,楚離的身體不太好,這是跟她結婚之后,娶了一個好老婆身材才會越來越好的,越是想,越是對自己深深的滿意,他上輩子一定是燒了很多的高香,所以這輩子才會遇上自己。

    “老公你上輩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兒……”楚離笑笑,靜靜的開著車:“你上輩子難道是沒有做好事兒嗎?不然身材為什么就一定沒有變化呢……”

    簡晞彤躺槍。

    書上說,女人的身上就是男人開發出來的,雖然她老公都是按時開發,但是她這座山就跟死了一樣,一點反應沒有,在一起時候什么樣,現在依舊還是什么樣,絲毫變化沒有。

    “你要知道,女人還是沒胸沒屁股的好……”晞彤開始講歪理,什么胸部大會感覺累,又不能弄個托板把胸拖著。

    “你知道拎著兩個球狀物體走那么遠的路,多累嗎?這完全就是不合理的,所以由此結論,其實沒胸沒屁股的才是主流……”

    楚離認真的點點頭:“我老婆是沒胸沒屁股……”

    簡晞彤:……晞彤看著自己的手機,好像手機出了問題一樣,楚離看過去一眼。

    “老公,你打我的手機試試……”

    楚離撥打了出去,一切正常,馬上就通了,正想掛機的時候,晞彤接起來了電話,對著楚離的眼睛,笑的跟偷吃到了油的小老鼠一樣。

    “老公你就這樣思念我嘛,明明我就坐在你的身旁……”

    楚離:……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