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399  命運論

    傭人就沒見過嘴巴這么好的孕婦,什么都能吃,簡直就是胃口大開。

    若暉也表示了淡淡的憂傷,她其實是想做個無助的孕婦來的。

    接到某店的邀請,參加新品發布會,姚若暉在家里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去湊湊熱鬧,來的明星還蠻多的,到底是大牌子不愁沒人捧場,主辦方要弄一個什么紅毯儀式,若暉就擔心自己太過于美麗了,然后把前面后面的明星都給比下去了。

    前面的女人出現的時候,現場的喊聲哭聲都震破天了,若暉翻著白眼,至于嗎?

    那自己要是出去了,還不得鬧翻天呀?

    她跟朋友走上紅毯兩旁鴉雀無聲,那些所謂的粉絲都該干嘛就干嘛呢,有些盼著后面會不會有更大的腕兒,有些則是低頭整理照片,還有的看了若暉一眼就將視線從她的身上移開了。

    若暉的朋友大聲的說著:“是不是粉絲的聲音太大?我現在耳朵好像出了一點問題,什么都聽不見……”

    這就一定是聲音太大,大家喊的,喊的她暫時聽不見了。

    若暉比著口型:“你說什么,我聽不見……”

    這兩個人自己玩的還挺開心的,吃吃喝喝的然后叫司機開車送自己回家。

    進門就看著簡承宇在看財經新聞,看見沒,人好不容易在家了,寧愿看電視也不愿意看她,不然為什么不給她打電話?

    “好玩嗎?”

    若暉笑:“好玩,都把我給喊暫時失聰了!

    呸!

    不要臉,哪里是喊你的,明明你走紅毯的時候很安靜。

    簡承宇反正是被姚若暉給折騰的夠嗆,兒媳婦懷孕,王冉是一定要過來的。

    姚若暉全程就滿臉的嬌羞狀,弄的王冉有點人在戲外,這是干什么?

    怎么看著好像不好意思似的?

    等聽見姚若暉說話,王冉差點沒噴出去了。

    “媽,你看看你兒子,把我肚子給弄大了……”

    王冉原本就是最正經不過的性格,她有可能會陪著若暉發瘋嗎?答案就是不會的。

    這不是廢話嘛,結了婚肚子大好像也是正常,哪里有問題?

    若暉那是真嬌氣,就沒有干過一點的活,從小長這么大,是真的用錢堆起來的,她懂得花錢的時候沒人攔著她花,銀行戶頭里就有數不完可以隨便花的錢,王冉呢,成長環境跟兒媳婦不一樣,暫時接觸,住幾天她行,如果住的時間長,她肯定會翻臉的。

    沒有共同語言,看著還來氣,王冉至多只待三天,然后就回家,過一段在過來,其實用不上她什么,家里有傭人。

    姚若暉躺在床上,光溜溜的大腿夾著涼被,自己翻身從床上坐起身。

    難得自己開車出去兜風。

    簡承宇晚上有個宴會,姚若暉晚上有事兒就沒出來,他自己去的。

    這樣的場合里難免就會有些長得漂亮精致帶著別有目的的女人,好像這個世界上最多的就是女人,走到哪里都能看見各種各樣各種風情的。

    “你好呀簡先生!

    對面的女人對著簡承宇點點頭。

    既然奔著打招呼來,心里就是有數的,其實有錢的這些男人有幾個真是干凈的?女人想拴住他們就太難了。

    簡承宇承認眼前的女人很漂亮,不差若暉多少,當然是不是刀子開出來的,這個他不是很清楚,畢竟他不是搞這個專業的。

    這個女的很是懂得什么叫做若即若離。

    在會場轉了一圈,姚若暉的電話就跟了進來,說自己回家了。

    “談完事情早點回來!

    在電話里狠狠香了他一口,其實對男人對女人都是一樣的,外面的誘惑太大,自己是固定的,被他娶到家里來了,男人不都期盼著家里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簡承宇是有些不放心若暉,準備就離開了,剛才打招呼的女人從里面跟了出來。

    “能送我一程嗎?”

    簡承宇坐在車里,面無表情的翹翹唇:“不能!

    女人:……

    遇上總裁就不是這個情節的,怎么被串改了?

    司機忍著才能沒有偷笑出來,女人覺得有點下不來臺,撩了撩自己的長發,轉身又走了回去。

    姚若暉等他回來的時候已經睡著了,不得不說肚子里的小惡魔就是他爹派來整她的,每天到八點眼睛就睜不開,以前最喜歡聽搖滾的聲音,現在聽見就想吐,去那樣的場合孩子不給力,坐不住,回到家怎么聽就愣是沒事兒,八點就上床睡覺,請問還能有什么人愿意跟她玩兒?

    若暉睡的很香,簡承宇推門進來,就看著老婆一張笑臉側著躺在枕頭上,輕輕的喘息著,伸出手蹲在床邊看了她一會兒,若暉動動嘴,好像是夢見什么東西了,嘴一直動個不停。

    承宇撐著頭就想笑,真這么愛吃?在夢里都想著吃呢?

    哪里是夢見吃的了,若暉牙疼,右側的一顆大牙難受的厲害,還不是疼就是酸,說不出來的感覺,整宿都沒有睡好,早上起床的時候難得自己老公還在床上呢,翻過身體,單手撐著頭就看著他的臉,伸出手指在他的鼻尖上劃過。

    怎么看都是一臉的刻薄相,小時候明明長得挺可愛的,越大越不可愛了。

    這話說的,好像她看見過簡承宇小時候似的。

    簡承宇動了動,連人帶被的抱進懷里。

    不怪人姚若暉有驕傲狂傲的本錢,說生就生,三年給生了兩個兒子,她的使命也就算是結束了,剩下的時間就屬于自己的,怎么玩有個丈夫在身后做支撐,你看著外表簡承宇是一年一年對著她好像冷淡下來,年輕的時候不管怎么說對著她當面還有一些溫情呢,上了年紀,那就真是沒有了,你能感受得出來他愛你,但是他死活不肯表達出來,總是拉著一張老臉,做什么事情開口就是先數落你,但是護你護的最厲害的就是他。

    沒有簡承宇的話,姚若暉得被人挑理成什么樣?有老公在前面沖鋒陷陣,就是這點好,我老公就是老大,我只需要討他一個人的高興,其余的人你們怎么看我不要緊。

    *

    晞彤六歲的時候第一次嘗試洗衣服,因為孩子是簡寧給帶大的,簡寧本身又干凈的厲害,晞彤從小就特愛干凈,養成的習慣衣服脫下來就要疊在一邊,疊整齊了,襪子也要熨,這孩子比她爸還有點龜毛,簡寧這一看這不行啊,一個女孩子干凈過分了,這會讓人覺得不太舒服的,糾正女兒,不能什么都熨。

    某處大山里的孩子,背著高高的架子每天要走十五里的地將這些大樹背回家,背回家做什么?當然是為了生活。

    當簡晞彤吃盡了所有的美味,有時候也會嫌棄不夠好吃的時候,他們吃飯能看見大米他們都會高興很久,這個村里很貧窮,以窮在全國是出了名的,貧困縣貧困鄉。

    當簡晞彤跟著爸爸的身后,坐著她爸爸那軟軟的舒舒服服的高級轎車的時候,山里有個孩子在山上打架子,六根木頭,比他高出來那么多的高大木頭,肩膀上墊著一些破布,放學回家,就出來做這個,回到家天色已經黑了。

    家里只有一人那么高,屋子里什么都沒有,一下雨外面下大雨,屋內下小雨。

    這個地方是以窮出了名的,祖祖輩輩都是這樣過,沒有幾個人走出過這個大山,讀書對他們來說,那是一種奢侈品,因為讀書就要走出去很遠,每天天不亮要背著書包翻過一個又一個的山頭,家里沒有條件,午飯隨便吃口咸菜疙瘩吃點苞米面糊糊,甚至有些不吃。

    一個村兒里竟然文盲占了九層,會認字在這里是一件相當了不起的事情。

    有些人渴望文化,可惜文化兩個字就像是一些少女看那些大牌的奢侈品一樣,你也只能過過眼癮,前人遺留下來的問題,這些孩子又有什么樣的能力去解決呢,貧窮落后,這里就是另外的世界,一個你從來沒有在腦海里出現過的世界。

    晞彤一路成長為了一個小淑女,看見誰都喜歡笑,脾氣很好,慢了慢了,沒什么脾氣,誰說兩句都行,性子很好,很健談很開朗,跟誰都能說到一起去,即便家里條件這樣的好,不會顯得嬌氣,同學都很喜歡她。

    簡晞彤是真正的天之寵兒,年紀與大哥相差的太多,也就比大哥的孩子大了那么一點,哥哥嫂嫂都拿她當親生女兒來看。

    在簡晞彤的世界里,她沒有見過所謂的貧窮。

    女孩子情竇初開的年紀,也會默默喜歡一個男孩兒。

    楚離的小學初中乃至高中大學念的一路非常辛苦,不同于大城市的那些孩子,他付出的總要很多很多。

    小時候上學每天天不亮就背著全是補丁的書包走很遠很遠的山路,因為這里實在太窮了,很少老師愿意來到這里,老師是支援過來的,所有的學生都特別的尊敬老師,可這里太窮了,第一個老師生了重病之后沒有拖很久就離開了這個人世,老師離開的時候楚離記得很清楚,那是他第一次見到拖拉機,一種會跑的所謂的車。

    老師躺在拖拉機上面,身上蓋著很厚的被子,她的臉是那樣的灰敗,伸出手,全部的學生都哭了,說是全部其實也才二十幾個學生,祖祖輩輩都是文盲,在這里文盲也就不稀奇了,念書那是要花錢的,哪里有錢來干這個呢。

    老師抓住楚離的手。

    “一定要讀書,讀書你才能從這里走出去,讀書你才能改變你的人生,楚離你去看看北京吧……”

    老師最后的眼睛里閃過一道光,楚離知道北京是首都,可惜他距離首都的差距太遠了,楚離是個特別聰明的小孩兒,可惜家里的條件實在是……

    上有姐,下有弟,全家都張著嘴等著吃飯,吃不飽。

    在這個世界上也存在著一些吃不飽的孩子,他每天都在餓肚子,上山去尋找一些能吃的東西,有一種東西叫做橡子,橡子很澀,吃進嘴里很難吃,可只有吃了你才會覺得飽,楚離的本子那是一件稀罕物,他平時舍不得在上面寫字,都是蹲在地上用石頭隨便的在地上寫著,在地上寫完就可以擦掉,但是本子不能。

    楚離勉強念完了小學,有的人家支持孩子念書也不過是為了不讓孩子當個文盲,初中成了楚離面前最大的難關,他們村兒并沒有初中,如果要念,每天凌晨三點就要上路,走上五個小時才會到學校,同樣放學之后他依然要行走五個小時才能到家。

    不是這里的人不想念書,實在是因為念書的代價太大了,路沒有修,這里沒有那些大城市里的交通工具,他們甚至很多人一輩子沒有見過大汽車是長成什么樣子的。

    楚離的母親便是這深深大山里的一員,普通平庸,沒有人走出過這座大山,因為山的外面是些什么他們都不清楚。

    “媽給你多納了幾層鞋底,這樣就不怕了……”

    楚離有位很善良的母親,就像是許許多多的母親一樣,期盼著兒子能出息,人可以貧窮,但是精神不能貧窮,她希望孩子認字,認識越來越多的字,然后回來一個字一個字的念給她聽。

    她的名字是兒子教的,魏槐花,以前只是知道怎么讀,卻不會寫。

    楚離清楚家里的條件只能這樣,上面的姐姐很早就嫁了人,姐夫家也同樣的貧窮,住在這里的沒有有錢人,看天吃飯說的就是他們,下面的弟弟因為他要念書也只能在家里干活,生病的母親,這樣困難的家庭。

    楚離每天凌晨二點半就要起床,所謂的床也不過就是幾塊木板暫時搭建起來的,楚離喜歡夏天,因為夏天不會覺得冷,每到冬天他總是懷疑自己會不會凍死,因為村里很多人家的小孩兒就是這樣被凍死的。

    死掉的孩子不能埋,捆上之后就扔在山上,當他上山尋找食物的時候就總能看見漫山遍野的死孩子。

    饑餓、落后就是他們這里的代言詞。

    二點半背著書包穿著鞋子出門,然后默默的將鞋子放進書包里,一路光著腳翻過一座又一座的山,腳上早就狼狽不堪,窮人家的孩子這些都不算是什么,放學之后,其實大家都是相同的,能出來念書的,都是客服了重重的苦難,他們這里的孩子念書成績都很好,全部都很認真,退學的人越來越多,壓在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大。

    回到家,天色已經黑了,早上出來的早,母親總是起的很早,給他帶著一塊窩頭,中午楚離都不吃飯,很多孩子都是這樣的,老師會跟他們講外面的大世界,國家對貧困山區有一些扶持的政策,那些孩子吃上了很美味的午餐,有肉,有水果,所有的孩子眼睛都是那樣的真誠,他們餓怕了,只是不知道國家什么時候才能想到他們呢。

    念了初中,然后是高中,楚離的高中原本不想念的,家里的情況他清楚,就因為知道清楚,才會覺得慚愧,下面的弟弟整天起早貪黑的幫著母親干活,他當哥哥的卻……

    “媽,我不念了……”

    楚離是以第一的成績考上高中的,很多孩子都面臨相同的問題,他們不知道的是,外面很遠的地方,那個也許叫一線也許叫二線三線四線的城市里,很多家長惡狠狠的罵著孩子。

    “你知道貧困山區的孩子多希望得到念書的機會?”

    某些孩子也只是翻著白眼,誰愛念誰來念,反正他們就是不念,有些逃課有些打架有些在快樂的游戲人生。

    人就像是玩偶,從出生就被注定了命運,你的命運并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是掌握在老天爺的手中,運氣好點的,出生在大富之家,比如簡晞彤,運氣也算是不錯的,比如王爽,至少吃穿不愁,運氣不好的比如一些孩子,遇上這樣那樣的事情,有時候一些孩子也會抱怨,我的生活為什么就這么不如意呢?

    可照比著大山里的孩子,所有的孩子都是幸福的。

    楚離的母親永遠都是微笑著,盡管生活讓她這樣的貧苦,她的個性依舊堅強樂觀,那是她第一次出手打了兒子。

    多難得的念書機會,你說不念了?

    你知道當母親的心里有多難受?看著小兒子這么大一點,每天跟著干活,難道她就不心疼嗎?一路堅持走到了今天,她每天都在堅持與否定中度過,一面想讓孩子繼續念下去,他們楚家一輩子都沒有出過一個念過高中的人,一面不想讓孩子在念下去了,實在是因為沒錢,扶貧分配下來的也到底是少的,不然為什么大山里到現在依舊沒有辦法改變現在讀書難的問題。

    “你給我跪下……”

    母親哭了,從未當著楚離面前哭過的母親哭了,家里失去父親這個頂梁柱的時候他母親沒有哭,只是拽著三個孩子,咬著牙,大的帶著小的,一路將他們給養大了。

    這就是個普普通通的母親。

    楚離高中畢業又是以第一的成績考進了學校,那是一個楚離從來沒有見識過的世界,他土,說話的音調帶著濃重的大山里的味道。

    念了大學,擺在面前的問題越來越多,楚離一路咬著牙都扛了下來,走在校園里他永遠都是一道獨特的風景線,說到最土的人,杰出代表自然就是楚離了。

    楚離舍不得花錢,大學的學費是別人贊助的,當時念完高中他以為自己就要回家種地了,現實就是這樣的,他無力扭轉,最后還是一個電視臺的記者跑到了這里,楚離的努力的生活著,他從來不敢認真去看屬于這里人的臉,因為會從他們的臉上瞧見不屑。

    是的,就是不屑。

    從自己能賺錢的第一天開始,他就在償還著那些捐給自己的善款,每一筆錢的來源他全部都記得清清楚楚的,就像是如母親所說的,人的生活可以貧窮,但是做人不能貧窮。

    楚離總是騎著他的那輛破自行車,后車廂上帶著一個小小的箱子,里面就裝著他的貨物。

    晞彤是偶然之間遇上這個人的,簡晞彤的世界里充滿了陽光和鮮花關愛,每個人都很喜歡她。

    “我要五個!睍勍l現自己沒有帶錢,這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可是她不會賴賬的,跟楚離打著包票。

    “師哥,我沒帶錢下來,一會兒我給你送去好不好?你是哪個系的?”

    楚離抿抿唇,沒有吭聲,意思就是要現在拿到錢,晞彤覺得這人真是太小氣了,就這么一點錢,難道她還會賴賬嗎?

    寢室的人穿著拖鞋跑下來,將錢遞給晞彤,用胳膊肘碰碰晞彤:“千萬別跟他說話,我們學校最怪的怪俠……”

    聽說來自某個山溝溝,據說讀書非常努力,反正老師很喜歡他們覺得土的掉渣了,你能想象,有人穿著膠鞋嗎?

    現代化的城市里,只有工人才會這樣的穿吧?

    女孩子們,很少會議論楚離,真的議論起來了也不過就是說他的土,他的鄉音,大家給起了一個外號,叫做土俠。

    土的掉渣的大俠。

    晞彤懵懵懂懂的,轉過身看著楚離,有點小生氣,上前拉過來楚離的手,晞彤成長的環境就是這樣的,她甚至不覺得這算是什么,拽開他的手掌心將錢拍在他的手心里。

    “我不是騙子哦!

    嘟著嘴踩著拖鞋轉身跟同學就回去了。

    楚離看著離開人的背影,那時候他還不懂得什么叫做香奈兒,更加不會明白她腳上一雙拖鞋的價格是多少。

    簡晞彤對楚離很有興趣,她總是偷偷的觀察他,因為沒有接觸過這樣的人,覺得他身上帶著一種神秘,一種神秘的面紗,可自己伸手又碰觸不到,她就想親手撩開他的那層面紗。

    他在學校不是做生意就是躲在寢室里不肯出來,據說楚離也有在打工。

    “我看你最近對土俠很有興趣?你別傻了,你知道這樣大山溝里出來的人身上會有多少毛病嗎?傻孩子別天真了,玩玩還成,談戀愛千萬不要找這樣的人!

    簡晞彤放假回家,對外她總是覺得很自豪,學校里的一棟教學樓是以她哥哥的名字命名的,所有同學都知道承宇樓說的就是簡晞彤家的承宇。

    出身擺在這里,無須隱瞞,瞞也瞞不住。

    她的父親很儒雅,母親是有名望的教授,晞彤打開門,對著里面喊了一聲。

    “老爸?”

    人呢?

    怎么沒有在家呢?

    明知道自己今天會回來的。

    身上的包扔到一邊,踩著腳上的鞋去了花園,果然父親就在花園里澆花,從后面摟住父親的腰身。

    “老爸,你親愛的老閨女回來了……”

    簡寧一貫就是寵著晞彤的,晞彤有什么都能跟自己爸爸講,包括對一個男人的興趣。

    “我覺得他很神秘……”

    從簡寧自己的心里出發,他希望孩子能找一個門當戶對的人結婚,然后幸福的生活,畢竟晞彤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的,那種她壓根就沒有接觸過的世界,簡寧覺得跟晞彤差的很遠。

    晞彤在路上碰上了楚離,楚離永遠好像只有一身衣服一樣,她張口。

    “楚離……”

    楚離記得簡晞彤,應該說如雷貫耳。

    寢室里的男生都在議論她,簡晞彤長得很好看,又會打扮,大家背后都夸簡晞彤天真可愛,明明有些動作放在成人的身上來做,看著就有點違和,可她并不會給人這樣的感覺,楚離知道那個世界距離自己太遙遠了。

    據說承宇樓的那位就是她哥哥,她家似乎也非常出名。

    天之驕子說的恐怕就是簡晞彤這樣的人了吧。

    “我叫簡晞彤!睍勍斐鍪,楚離沒有伸出手,他只是皺了皺眉頭。

    他的手很粗,楚離不愿意叫人瞧見自己的自卑。

    他不清楚,這樣的人跟自己完全沒有交集的人,為什么現在會攔住他說話?

    有路過的人也會偶爾好奇的看上一眼。

    晞彤哈哈干笑著,因為還真沒有碰上過這樣的,自己的手都伸了出去,對方卻一點面子都不肯給,真是有點下不來臺啊,哈哈……

    清清喉嚨。

    “就是做個自我介紹!

    楚離覺得她很怪,自己轉身就離開了,晞彤被扔在原地,無語看著天空。

    她在胡言亂語說些什么啊,她想表達的明明就不是這個的,握拳滿臉面條寬眼淚。

    楚離放假的時候回了家,下了火車又坐汽車,坐完汽車又坐黑車,然后步行幾個小時終于回到了那個黑暗簡陋的家里,從那個繁華的大城市回到這樣的地方,他竟然只會覺得安心。

    弟弟已經長大了,也結婚了,農村的孩子結婚比較早,孩子也有了。

    楚離很喜歡弟弟家的小孩兒,他弟弟有張淳樸的臉,他想,早晚有一天自己會將母親接出這座大山的。

    弟弟坐在地上吃著飯,憨厚的笑著:“真的就有那么繁華嗎?”

    楚離拿出來自己唯一在校園里拍的一張照片,母親攥在手里是摸了又摸,摸了又摸。

    從大山里走出去的孩子談何容易,孩子能走到今天真是不易,真是不易。

    弟弟站起身,卻不敢伸手去碰哪張照片,自己的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使勁的擦著,然后朝拜一般的接過來自己哥哥的照片,他不會嫉妒,只有高興,一個勁兒的傻笑,那是他哥。

    這里的人也不會有勾心斗角,什么哥哥念書了,他卻種地了,沒有這樣的改變,弟妹也是一個很好的女人,話很少,干活是把能手。

    “看見沒,這照片上的人是俺哥……”

    每年的學校獎金里面都會有屬于楚離的一份,簡晞彤總是覺得摸不透他。

    最近學校里鬧出來一段新聞,其實不過就是女生之間的玩笑,打賭一百塊。

    賭注就是楚離。

    隔壁寢室的孫小雅堵住楚離,眼睛笑得彎彎的。

    “楚離我喜歡你……”

    孫小雅跟楚離在一起的新聞就像是長了翅膀一樣的傳了出來,其實楚離很好看,只是不會打扮,身上的土氣太重,簡晞彤從家里回來之后才知道這個新聞的,不知道黯然了多久。

    原本自己先出手就好了,現在變成了孫小雅的。

    孫小雅借著打賭的機會,把楚離追到手了,孫小雅很清楚楚離身上的價值,誰沒有土過?

    校園里經常能看見楚離載著孫小雅經過的身影,每每簡晞彤看見,都覺得羨慕。

    父母相愛了一輩子,很少吵架,幾乎她從小到大就沒有見過父母爭吵,在這樣的氛圍里成長,晞彤一直都以為自己將來也會遇上一個如父親相同的人,她是遇上了,可惜現在有人追了。

    只是希望他能幸福。

    關于孫小雅的新聞層出不窮,今天誰又追求了她,她竟然拒絕了。

    一個寢室也都是說孫小雅瘋了,有那么好的你不去選,你選楚離?

    孫小雅暗藏著得意,你們不懂得楚離的價值,早晚有一天他會讓你們所有人都驚艷的,孫小雅如此的有著自信。

    孫小雅生病,同寢的人弄不動她,有人去找楚離,楚離抱著她從樓上下來,一瞬間女寢就炸鍋了,盡管他土,可是絲毫不影響他此刻白馬一樣的形象。

    簡晞彤跟孫小雅的關系不錯,孫小雅的大哥也是在同一所學校里,只是比他們大兩級,孫小雅喜歡簡晞彤,就是希望簡晞彤能成為她嫂子。

    晞彤出身好,條件好,很有教養,能追到這樣的女孩子,自己哥這輩子就不愁了。

    晞彤無論誰來追究都是搖頭,她覺得自己還不到談戀愛的年紀。

    簡晞彤變得有些沉默,寧愿沉醉在書本的世界里,也不愿意在去跟同學接觸,回到家也是安靜了起來。

    “這孩子,最近看著怎么有點怪呢?失戀了?”

    王冉倒是沒覺得有什么,孩子到了年紀談戀愛這是一件在正常無比不過的事情,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不過現在女兒的情緒有些不對。

    晞彤不說,簡寧自然不會說。

    晞彤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學業上,學校里漂亮的女生比比皆是,當你愿意沉默下去,漸漸關注你的人也會少了起來,簡晞彤就是最佳的例子,總是安安靜靜的一個人走,一個人念書,一個人吃飯,她的世界里別人走不進去。

    簡承宇來學校,難得晞彤當導游陪著哥哥在路上散散步,他們學校比較出名的就是這條路,走出來多少對的名人情侶。

    簡承宇所是哥哥,其實更像是簡晞彤的爸爸,管她比較嚴格,晞彤跟簡寧是朋友,什么都可以說,跟自己哥哥卻不是這樣的。

    承宇看著她悶悶不樂的。

    “你跟同學鬧不愉快了?”

    晞彤搖搖頭,就是戀愛還沒開始呢,就結束了,暗戀也不是什么值得宣揚的事情,難道還滿世界的宣揚自己暗戀別人的男朋友?

    捂臉,太丟人了。

    少女的心思總是變化多端的,今天也許不開心明天就開心了,簡承宇沒有多問。

    孫小雅昨天沒有回寢室,回來的時候楚離跟在她的身后,兩個人表情似乎都有些不太好。

    晞彤正好要回樓上,在路上撞見的,她是從后面回來,打了一聲招呼。

    “談戀愛呢?”

    一句調侃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晞彤覺得納悶,這是怎么了?

    楚離繃著一張臉,孫小雅似乎哭過了,晞彤在好奇也不能停頓腳步,自己上了樓,進了宿舍因為正好她的床是挨著窗邊,依靠在窗前向下看著。

    楚離沒有說話,孫小雅一直在哭。

    “楚離你應該知道,我很喜歡你,全學校的女生沒有一個人說你不土……”孫小雅半響開口。

    頂著別人異樣的眼光選擇跟他在一起,不足以說明她的愛嗎?

    “你打過那個賭,并且拿了別人的一百塊是吧?”

    楚離只想知道最后的答案。

    孫小雅緊緊咬住下唇:“是,我是有拿……”可那個跟這個是兩碼事,是不同的,沒有影響的。

    楚離轉身要走,孫小雅撲了上去,沒人知道他們兩個人到底是怎么談的,反正最后楚離似乎跟孫小雅分手了,孫小雅哭了幾天,每次出門都是紅著眼睛。

    簡晞彤躺在床上,睜著眼睛看著房頂,她知道自己不應該這樣幸災樂禍,可抑制不住心中的興奮情緒。

    分手了真好。

    真好。

    另一方面又覺得自己過于卑鄙,孫小雅跟她關系不錯,怎么能背后覺得暗爽呢?

    晞彤回家,在門口換了鞋,父親正在看書,簡寧在看一些原版的古資料,手里拿著放大鏡,書上的漢字很小。

    來過簡晞彤家里的人沒有不被簡寧的藏書量驚呆的,他很喜歡書,自己喜歡收藏喜歡看。

    “爸,你覺得我算得上是一個好人嗎?”

    她現在深深的對著自己的人品表示懷疑。

    當父親的放下手里的書,看著女兒,他早已頭發花白,可身上的儒雅氣息越來越濃,簡寧跟王冉走在一起,很多人都會認為也許簡寧是王冉的弟弟,越是上了年紀簡寧的優勢越大,就像是很多的夫妻那樣,他們早早一起出門散步,一同去買菜回家做飯,然后偶爾說上幾句話,幾十年的感情,這份叫做感情的東西越來越濃。

    “我喜歡的那個男生,就是那個楚離他跟孫小雅分手了,我竟然會覺得高興……”

    晞彤耷拉著頭,其實她真餓不想那樣去想的,可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那種高興得情緒。

    孫小雅約晞彤一起去看學校的演奏會,孫小雅一路上都在訴說自己對楚離的愛。

    “他現在即便跟我分手,我不怪他,早晚有一天我們還是會在一起的,你說是嗎晞彤?”

    簡晞彤很想搖頭,可最后只是點了點頭。

    簡晞彤有意識的遠離孫小雅,因為每一次孫小雅跟她在一起的話題永遠圍繞著楚離,永遠在表達著她有多么的喜歡楚離,晞彤很想告訴打斷她的話,告訴她自己也喜歡楚離,可晞彤沒有勇氣。

    孫小雅對著晞彤擺擺手。

    “簡晞彤不是吧,我哪里得罪你了嗎?怎么好像在躲我……”

    “沒有……”晞彤干巴巴的說著。

    “那你最近怎么不來找我?還說沒有,難道我哪里惹你生氣了?”孫小雅上前挽住晞彤的胳膊,晞彤試著推開孫小雅,馬上就要考試了,她只是玩的時間少了一點。

    孫小雅翻著白眼:“你就算是考不好,你哥哥也不會說什么,難道你家里還會要求你一定學習怎么樣?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孫小雅看著身旁的人笑笑說道:“你不知道吧,承宇樓的那個承宇就是晞彤的哥哥,她跟她哥哥年紀相差很多呢……”

    簡晞彤蹙著眉頭,她不太喜歡自己的私事兒從孫小雅的嘴里說出去,盡管別人都已經清楚這些事情。

    孫小雅依舊來找晞彤,不管晞彤是什么樣的臉色,晞彤請文苑幫自己一個忙。

    “你就說我跟你約好了好嗎?”

    文苑不理解:“你有交朋友的權力,你可以對她說你不喜歡她,為什么要躲著她?”

    站在文苑的角度很不明白晞彤的做法,不喜歡孫小雅就直接告訴她咯,何必躲呢。

    簡晞彤覺得自己的心里藏著一絲不能叫別人看見的齷蹉。

    晞彤洗完頭發端著水盆從浴室那邊往宿舍走,聽見有人喊她,孫小雅滿頭是汗的追了上來。

    “簡晞彤你喜歡楚離是不是?”

    晴天霹靂。

    簡晞彤很想說不,但是她說不出口。

    孫小雅覺得可笑,枉她跟晞彤是朋友,最后朋友愛上了她的男朋友。

    “別人說我根本就沒有信,原來是真的……”

    晞彤看著孫小雅,孫小雅的情緒有些激動:“你明知道我哥喜歡你……”

    “我說過了,我不喜歡他,他喜歡我,我就一定要喜歡他嗎?”

    孫小雅第一次見識到簡晞彤的嘴厲,以前大家都說晞彤是最最沒有脾氣的,永遠樂呵呵的,簡晞彤不可能會跟人翻臉。

    *

    “找我有事兒嗎?”楚離面無表情的看著攔住自己去路的人。

    孫小雅笑笑,試著叫自己笑的自然些。

    “楚離,我來告訴你,你要小心晞彤,簡晞彤近期一定會對你表白的……”

    楚離皺著眉頭,看著有些語無倫次的孫小雅,孫小雅顧不得其他,她得不到的一定不能讓簡晞彤得到,她只能是自己哥哥的,她哥哥最后也一定會娶了晞彤來當自己的嫂子。

    “晞彤替我抱不平,因為你甩了我,所以她決定要幫我出氣,楚離你應該知道的,我不會讓她那么做的,但是她……”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