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你媽心里都在想什么,做人就不能如此不要臉,你沒有付出過一分一毫現在就想收回報,趁早給我打住,你也好你媽也好,從今以后別去找孩子,要是讓我知道了……”

    吳國太父親也不知道自己能威脅出來什么。址記得去掉◎哦 親速度上更新等著你哦() 百度搜索  就可以了哦!

    給自己留點臉面吧,讓孩子高瞧他們一眼吧。

    *

    “這孩子現在可真出息了,自己能走到今天,不易啊……”侯林夸著秦聰。

    他雖然是繼父可也沒有難為過秦聰,就是對秦聰沒有親生女兒親罷了這也不是罪,現在秦聰好了,他也替秦聰高興。

    喬蕓也覺得有面子,兒子沒有一個健全的家庭最后能沖到這個地步,真是萬幸了。

    候文惠從外面回來,拉著臉子,明顯就是聽見父母說話了。

    她從小就尖,凡事還喜歡掙上風,現在一說前面的哥哥多有本事,不就側面說她沒本事嘛。

    候文惠不喜歡聽自己媽夸秦聰,秦聰再好也不是你養出來的,秦聰在本事跟你也一毛錢的關系都沒有。

    咣當一聲就把門給摔上了,喬蕓指著大門:“你看看你女兒,我說什么了?就這樣?”

    這叫什么孩子?以后說話還得當著她的面小心被?她是媽還是文惠是媽?

    侯林寵女兒寵的厲害,覺得這也不算是什么事兒,孩子還沒長大呢,長大就好了。

    候文惠現在談戀愛,用娘家的錢往男的身上搭,沒辦法啊,男的摳不肯往她身上花錢,她又喜歡人家。

    這男的長得可真是帥,要說候文惠有什么像喬蕓的,那就是母女倆眼光一樣,都喜歡好看的。

    男的又高又帥的,原本人家不愿意,看著她就覺得煩,跟猴子似的上跳下串的,后來還是他媽勸的,候文惠在怎么樣能一心向著你,她家條件好啊。

    你看候文惠開什么車,平時用錢怎么花的。

    男的不給她花錢,她就得用自己的錢往自己身上花,回到家在說這個錢是自己男朋友花出來的。

    喬蕓自己吃過這樣的虧,覺得好看的男人都靠不住,當然了也有靠得住的,首先你得看看自己的條件,你條件要是特別的好,人家至少還有可圖你的地方,文惠是要什么沒什么,長相方面也沒多好看,人家能看上她什么?無非就是錢被。

    喬蕓就為這個女人操碎了心,她但凡有第二個孩子,她一準不管候文惠。

    孩子小的時候她沒顧得上,等孩子長大了個性也就長成了,想去改變孩子都難。

    沒有心眼,還傻。

    女孩子攤上這兩點那就完。

    喬蕓掀開被子上床,侯林已經要睡了,迷迷糊糊的,喬蕓就推侯林。

    “你女兒那邊現在看著也沒有要分手的架勢!

    侯林打著哈氣,不分手就不分手被,不分手將來就結婚,這不是挺好的。

    “你就別管她了,她自己能負責自己!

    喬蕓坐起身,滿臉的怒火:“她能負責自己?她怎么負責?讓人騙?”

    喬蕓徹底發飆了,自己經歷過的再讓孩子經歷一次?男人什么都不可怕,就是窮太可怕了,一個沒錢的男人看上你,就絕對有問題。

    侯林忘了喬蕓前夫吳國太這事兒了,你說也不怪人侯林,他上哪里認識吳國太去,不認識自然就談不上知道喬蕓的那段過去,覺得喬蕓有點毛病,就為了這么一點事兒發脾氣,至于嗎?

    自己不說話了總行了吧?

    候文惠男朋友從她手里劃拉錢一點都不心軟,喬蕓當初遇上吳國太,至少吳國太還是個好人,候文惠現在遇到的這就是個騙子。

    偏偏她自己被迷住了,什么都分不清楚。

    兩個人要是好的蜜里調油倒也能解釋得過去,可偏偏人家男方對她不冷不熱的,她還剃頭挑子一頭熱。

    中午接到的電話,說是她男朋友被抓了起來審查,要求候文惠配合調查,把錢全部都轉移到警方提供的賬號里,候文惠一聽有點著急,人怎么樣了?

    急急忙忙的就把錢給轉過去了,好在她手里是沒有幾個錢,就幾千而已。

    那邊人得到錢,一看,這么兩個錢人家還看不上呢。

    “你不說她媽是大老板做生意的嗎?”

    男的眼珠子一轉,候文惠在接到所謂警方的電話,她也有細心的查過,查過電話號碼,這確實就是屬于公安局的,自己媽做這樣生意的,如果事情鬧大了,說不定會被抓起來呢。

    文惠急急忙忙的去找喬蕓,喬蕓一聽,鼻子差點沒氣歪了。

    就她那點腦容量都知道女兒被騙了,怎么她自己感覺不出來?

    “什么警察?警察有要錢的嗎?”指著女兒的鼻子:“你跟我說,是不是你男朋友跟你說的?”

    那小子她老早看著就不是什么好鳥。

    文惠不肯說,說不是,就警察找到自己了。

    喬蕓對著女兒噴了半天,那邊工廠要出貨,她得緊跟著,要不然質量方面怕不過關,這點錢看著賺的容易其實也挺辛苦,哪一步都要跟到位,喬蕓臨走之前狠狠數落了女兒,以為這樣候文惠總會被自己給罵醒的吧。

    結果這孩子,缺心眼就到了這種地步,回家就去找卡了,給侯林打電話。

    “爸,我們家的錢呢?”

    侯林不解,要錢干什么?

    侯林也沒有問詳細,女兒不讓問啊,他又慣著孩子,結果就說了,候文惠拿著錢就去銀行了,去銀行急急忙忙的就要轉錢,當時大堂的經理是有看出來一點門道。

    “這錢我勸您還是回家想想在給匯錢,公安辦事情沒有讓把家里的錢財轉移到他們賬戶上的,只會凍結!

    這是最基本的知識,賬戶凍結,誰都不能動了,何必要你的錢呢。

    你的錢轉移到別人的賬戶上,你送過去容易,在想弄回來那就難了。

    候文惠說自己沒有被騙,對方知道她家里這么多的信息,什么都知道,肯定就是在查她媽呢。

    這家攔著,她就換了一家,對方的大堂經理也是勸,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所有的大堂經理好像都約好了站大堂似的,沒事兒下來瞎轉悠,這給喬蕓氣的,干脆就回家在網上給轉了,錢轉走了她也就安心了。

    那邊人家收到錢,這個卡是用別人的身份證辦的,從大街上花了八十塊借了一下身份證辦的卡,錢要怎么取出來呢?

    “你確定她不會報警?”

    要是報警事情就鬧大了。

    候文惠這錢給出去,侯林沒說候文惠沒說,喬蕓就被蒙在鼓里,等著自己想要用錢的時候,家里的錢呢?

    喬蕓去了一趟銀行,回來拉著臉子,他又把錢搭誰了?

    今天下午就得付余款,你說她手里現在的錢不夠,記得家里是有的,才回來拿。

    給侯林打電話,侯林說之前孩子問了,喬蕓都要氣瘋了,這個該死的孩子。

    候文惠原本花錢就大手大腳的,喬蕓沒有懷疑其他的,自己給女兒打電話,候文惠特別神秘的告訴喬蕓,警察找上門了。

    喬蕓差點沒被自己女兒直接氣死。

    “你見過這樣的SB嗎?我怎么生出來你的呢,你的大腦就都是擺設是不是?”

    喬蕓真是要瘋了,給人家打電話,壓根就打不通,現在錢呢?

    只能報警了,報警警察就說了,估計是上當受騙了,這個所謂的估計還是安慰他們的。

    侯林沉著臉子,候文惠還覺得自己沒錯呢,說對方就是關機了,晚上人家也總要休息的吧。

    喬蕓血壓都飆升上來了,在跟這孩子講下去,她就非得跳樓不可了,什么話都聽不進去,就被人家給洗腦了。

    侯林問女兒:“是那個小子告訴你的嗎?”

    “爸你們都什么意思?就非得說是他好像要騙我們家錢似的……”

    什么叫好像?壓根就是。

    侯林現在也覺察到問題的嚴重性了,女兒這是一點心都沒有,你家現在還有被人騙的,將來騙光了,你怎么辦?你讓你爸媽都要飯去?

    小女兒這德行的,難免侯林也會上火,喬蕓原本跟過去就不同了,掙的錢多了,氣勢就起來了,老想壓住侯林,男人一被壓,他就不舒服,在怎么樣他都是男的,也希望女的能來理解自己,能來照顧照顧自己,多關心關心他。

    侯林現在掙錢能力不如喬蕓了,他又沒有其他的愛好,總體而言其實侯林算是個好男人,家里現在這么有錢,從來就沒有過花花心眼,不是沒有看上他的人,這個世界只要你手里有那么兩個錢,誘惑就會變得多了起來,侯林是不喜歡亂搞男女關系,但是在家庭里,地位嚴重下降。

    過去喬蕓沒本事,依附男人,對侯林肯定就不是現在的態度,后期喬蕓起來了,感覺自己就不一樣了,她賺的錢,買房子買車買什么都寫她的名字,這侯林不是心里就特別的舒服,可夫妻過日子,要是計較的太多,那日子不就完了,侯林上面還有兩個姐呢,成天也是挑喬蕓,有錢就變了一樣,誰都不放在眼里。

    侯林沒有別的喜好,現在也就喝點小酒,喝上酒了才能放松自己。

    喝完了,喝大了才覺得自己是活著的,能被人尊重的。

    候文惠這事兒,喬蕓氣的夠嗆,同樣侯林也都要氣死了,可回頭喬蕓就罵侯林。

    “你照照鏡子看看你這個德行,女兒讓你管成這樣,你還會干點什么?賺錢你不行,把孩子帶好總行了吧,這你也做不到,你告訴我,你還能干點什么?”

    侯林憋氣啊,孩子小時候那是喬蕓帶的,后期雖然他帶,可他帶的時候孩子沒這樣啊。

    家里鬧的是雞飛狗跳的,喬蕓來脾氣,別說丈夫,婆婆也一樣的給擺臉色,你們倆還打算吃晚飯呢?都給我餓著吧,錢都沒有了,還有那么大的心思吃飯啊。

    當丈夫的不說話,當婆婆的躲在房間里哭,誰讓兒媳婦現在本事了賺錢了,說數落兩句,你就得聽著。

    侯林心疼自己媽,出去給買的吃的,合計背著喬蕓偷偷給自己送進去吃,這就得了被,結果喬蕓撞上了,在客廳就發生口角了,把飯菜都給砸了。

    “別吵了,我不吃,阿蕓啊都是媽錯,媽就不應該吃,我錯……”

    侯林他媽又是哭又是喊的,直接上巴掌去打自己的臉。

    得是什么樣的兒媳婦能把自己的婆婆給欺壓到了這樣的地步?

    喬蕓還沒覺得自己錯了,她現在就有道理。

    侯林喝點酒,讓候文惠跟她男朋友黃了,候文惠頂嘴。

    “我自己的事情輪不到你們來管,我愿意怎么過就怎么過,我喜歡他,我干嘛要跟他分手……”

    “混賬東西!焙盍忠话驼凭统榱诉^去,干嘛跟他分手?這小子就脫不掉嫌疑,就是他合伙別人詐騙的家里。

    候文惠捂著臉就跑了,她瞞父母很多的事情,跟那個男的早就同居了,不過回家沒說而已,知道自己媽看不上人家,侯林打完了女兒自己繼續在客廳喝,喝了將近小一瓶,自己搖搖晃晃的起身,房門關著呢,喬蕓睡覺了。

    說是明天還得去外地跟著進程,她累不累,那就肯定是的。

    如果喬蕓在累的時候對著丈夫能放下來自己的態度,別把自己當成神一樣,她家的氣氛是不會變成這樣的,喬蕓的脾氣是隨著錢賺的越多越大,現在就是壓不住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這個家就她說了算。

    侯林一腳踢開門,迷迷糊糊的走到床前。

    “媽,救命啊……”

    真是往死了里打喬蕓,這拳頭一旦揮上了就控制不住了,侯林覺得自己很憋氣,被老婆瞧不起,我讓你瞧不起我,我讓你瞧不起我。

    一拳緊跟著一拳,侯林他媽不是沒聽見,可不想管。

    這樣的兒媳婦打也就打了,她干什么出去攔著,你見過這樣惡毒的兒媳婦嗎?

    不讓自己吃飯。

    喬蕓是死里逃生,這跑到夏侯令家,典韋這一看,在怎么樣你侯林不能出手打人啊。

    侯林睡到日曬三竿,昨天的事情現在腦子里就沒有印象,還是徹底清醒了這才后悔,他喝多了,喝多了才出手打人的。

    喬蕓能去哪里啊,就找典韋了。

    典韋就說侯林做的不對,沒本事的男人才打女人。

    喬蕓覺得自己就算是花錢,這錢沒白花,親戚就是這樣的,等真的有事情了,有個避風港給她遮風,她就是后悔以前沒有好好走動,得罪了那么多的人,后期自己想要花錢買親情,卻買不到了。

    侯林當著典韋的面就哭了,把喬蕓在家里做的一切就都說了,說他沒本事那些也就算了,不讓婆婆吃飯,讓婆婆也餓著。

    典韋這一聽,心里罵著娘,喬蕓缺心眼不缺心眼?

    你們教育孩子跟孩子的奶奶發生什么關系?老太太是無辜的,這就平白無故的躺槍,你以為你挨打的時候老太太沒聽見?她是眼睛不好使,耳朵還是好使的,為什么不出來拉架?還不算你平時做人太過于失敗了。

    侯林沒接走喬蕓,等他走了,典韋就跟喬蕓說。

    “不怪侯林打你,我要是個男的,我也出手打你,你熊誰都行,你不能這樣對你婆婆,還有你現在這態度,你是不想過了?”

    “我怎么就不想過了,我給家里賺錢,什么不是我買的……”

    典韋點著喬蕓的臉:“就你現在說話的這個態度,我看你就是不想過了!

    別總標榜著自己做出來多少,別總計較你賺了多少錢,夫妻是一體,有強就肯定有弱,這樣計較下去,你不就是覺得對方一分錢沒掙到嗎,對方沒本事嘛,你不僅瞧不起人家你還踐踏人家的自尊。

    喬蕓說自己沒有。

    “你沒有?你有沒有認真的回味回味自己說過的話?”

    典韋覺得錢是個好東西,同時錢也是壞東西。

    自己女兒家就是最經典的代表,夏侯芳什么都不做的,就是全職主婦,張梁賺錢賺的那么多,家里所有的一切不都是人張梁賺的,但是張梁的心態就很好,從來不會當著芳芳說這些。

    他負責賺錢養家了,芳芳負責養孩子了,芳芳婆婆為什么對她好?

    主要芳芳也是尊敬自己婆婆了,那婆婆在里面就會充當一種很好的角色,張梁要是晚回來,不需要芳芳去問,當婆婆的直接會問兒子,你為什么會這么晚回來,下次得早點回來。

    “喬蕓啊,你個性有問題,你承認不?”

    喬蕓覺得自己這階段挺好的,怎么還有問題?

    典韋笑笑,這過去是過于自卑,現在是過于自大了。

    侯林這幾次上門,終于把喬蕓給請走了,可喬蕓說話自己依舊不注意分寸,該說就說,她是記得典韋的話,可自己控制不住,嘴巴一癢就直接開口嘲諷了,說完侯林就喝悶酒,喝完酒就往死了里打她,幾次三番喬蕓終于扛不住了。

    也不能次次都找典韋,丟人都要丟死了。

    喬蕓心眼轉的也是快,老這么打人她也受不了,干脆就騙丈夫離婚,說現在手頭的房子太多,國家政策不是發生改變了嘛,要是離婚的話,這樣就不影響,要不俺還得扔出去一大筆的錢,侯林是知道現在有政策上的改變的,到底是沒懷疑過喬蕓,辦了離婚手續了。

    等辦完了手續,喬蕓的骨氣又硬了起來。

    “我警告你侯林,你要是在碰我一下,我們倆就沒的回頭了!

    反正離婚都離了,她是沒打算復婚。

    侯林有點發懵,不過因為喬蕓手里捏著一個把柄,他盡量就開始戒酒,喬蕓說話是帶刺兒的,她自己沒覺得,說出來的話就跟刀子一樣的剜別人的心。

    候文惠這就是管不住了,誰管都不行,不管用呀,不聽話,你看著小時候可聰明了,什么好像都懂的樣子,長大就長歪了,喬蕓不從自己身上找問題,怪就怪侯林。

    侯林成天這么被喬蕓怪,看著女兒這樣,自己也管不了,感覺離喬蕓越來越遠了。

    這根本就不是他們結婚時候的那個人了,現在喬蕓變了,變了很多。

    有錢了,會打扮了,有點壓制不住自己的狂。

    *

    “我要拉臭臭!

    若暉領著晞彤去公園玩,這就是簡承宇這個倒霉的,把他們給送過來了,他自己說是有事兒就跑了。

    姚若暉穿著高跟鞋,你說領著一個孩子,孩子還走的太慢,她只能緩和下來配合晞彤的腳步,走了沒一會兒,晞彤就要上大號。

    上完了平時都是有人幫自己擦的,就撅著屁股等著姚若暉給擦,姚若暉看著孩子那屁股,自己一臉的不情愿,旁邊有個家長也是帶孩子拉臭臭的,就笑姚若暉。

    “這有什么好嫌棄的!

    沒當媽的人跟當了媽的人就是不一樣,當媽的人在嫌棄孩子要上廁所,你就得給擦吧,沒當媽的,因為她沒接觸過,她覺得有點太那個了……

    若暉上手給晞彤擦干凈了,提上來孩子的褲子。

    孩子一看父母沒跟在身邊,就找人抱,讓姚若暉抱著自己,姚若暉不給抱也不行,你說她踩著高跟鞋,自己走是挺方便的,抱著一個孩子,這完全就都是災難了,累的滿頭滿身都是汗水,頭發也吹變形了,懷里抱著孩子,她手也不能亂動,哪里還顧得上發型,簡晞彤還睡了,姚若暉恨不得對著孩子噴,要睡覺回家睡多好,是你鬧著要出來玩的,就玩這么一會兒就睡著了?

    這是個非常糟糕的經歷,姚若暉的胳膊抱不住孩子,孩子一直下滑,她得時不時用腿頂住孩子,然后重新抱,胳膊好像也不是自己的了,想打電話,完全沒有手可以動。

    這么大點的孩子看著多輕啊,抱起來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兒,她都想哭了。

    蹲在地上就把晞彤放在腿上,抖著手給王冉打電話,讓王冉來救她。

    王冉打車過來這也需要一段時間啊,就問簡承宇呢,若暉這回真是崩潰了。

    “他說他有事情,把我們扔在這里他就走了……”

    王冉沒擔心姚若暉,她是擔心晞彤,把自己女兒交給姚若暉她一點都不放心,問明了位置馬上就往外趕,心里還把兒子給埋怨死了,你要是忙,你別帶著孩子出去,你說你干的這個事兒。

    姚若暉看著懷里睡的紅撲撲的那張臉,她多少次都想把簡晞彤給喊醒了,自己心里再不愿意可到底還是沒叫醒孩子,胳膊在疼到底也把孩子給抱出來了,王冉來接的時候,簡晞彤拽著姚若暉的手,一大一小蹲在路邊玩呢,若暉不知道在說什么,晞彤咯咯的在笑。

    其實不太喜歡這個準嫂子的,王冉推車門下去。

    若暉休息了兩天就愣是沒緩過來,胳膊跟廢了似的,當著王冉的面也說了,自己累的夠嗆,王冉聽完心里搖搖頭,哎。

    將來他們要是有了孩子,這就請保姆吧,他們夫妻倆能帶那才怪呢。

    若暉在廚房里榨果汁,想著小孩兒可能會喜歡喝,給簡晞彤帶了一杯。

    簡晞彤弄的小臉上沾上了一點,若暉伸手去給晞彤擦,其實姚若暉是有指甲的,一個不注意就能摳到孩子的臉,你說她什么都不會干,好像還有點冤枉她,那么長的指甲碰到孩子的臉上,愣是一點沒傷到孩子,給擦的干干凈凈的。

    結婚的那天,天氣不太好,姚若暉這個郁悶,一點多就醒了,結果陰天,她結婚啊,結果這樣的天氣。

    王冉看看外面的天氣也覺得有點太悲劇了,一直都是大晴天,你說非要今天趕上陰天了。

    當新娘子就都是幸福的,姚若暉也不例外,睡不著。

    程序肯定就是這么一套了,不過該高興還是會高興,只有男方的父母,女方的父母若暉沒請,依著她自己說話,親媽都沒有了,讓后媽來暫代母親的位置,她覺得對母親而言不公平,姚靜業畢竟給了她生命,她能還的也就是這么一點。

    若望端著茶杯叫若暉漱口,姐妹倆笑嘻嘻的在一邊說話。

    若望就調侃自己姐,終于還是嫁出去了。

    這邊伴娘用的估計是史上年紀最小的一個,簡晞彤。

    小姑娘穿的可漂亮了,可這個年紀會不會出差錯,沒人知道啊。

    簡承宇那邊系上領結,一臉的喜氣洋洋,當媽的看在心里,真是什么滋味兒都有,不同意不同意,最后到底還是結婚了,今天以后就更加名正言順了。

    以后高興不高興也得接受姚若暉叫自己一聲媽。

    你要說王冉這輩子有什么遺憾,估計就是這個兒媳婦得的有點不順心,要是在能順她的心意一點,她就更加滿足了。

    把那些都暫時拋開,進了臥室的房門,給兒子領子上的領結正一正。

    “我兒子真帥……”

    能把白色穿得這樣有感覺的,估計也就只有她兒子了,這是當母親的一種自豪,打從心眼里油然而生的自豪感。

    “以后就長大了,高高興興的過日子!

    當母親的陪著孩子也只能走到這里了,剩下的話其實不說他都懂。

    以前看著兒子跟姚若暉同居吧,感觸還不大,這一結婚倒是勾的她很想哭。

    王冉心里不情愿啊。

    車隊出發,一路上車燈不停的閃,全速前進,頭車在跟新娘子那邊聯系,在天亮之前要把新娘子接回家里,路上一道特別美好的風景線,各式各樣的車齊速前進。

    簡寧拍拍王冉的肩,王冉對著丈夫試著笑笑。

    她在心里給自己做心里建設,千萬一會兒新娘子接了回來,自己別哭出來就好,她現在的心情就特別想大哭一場。

    簡承宇下車,你看他的臉你就能看得出來他高興的勁兒,嘴巴都合不上了,一直在笑。

    屋子里的伴娘,姚若暉的各種狐朋狗友在樓上就看見下面的車隊了。

    “姐妹們,搶親的來了,關門,趕緊關門……”

    樓下的大門開著,樓上的門緊緊關著,樓上才是重地。

    姚若暉坐在里面,自己悠閑的吃湯圓呢,若望就沒看見過這么沒心沒肺的新娘子,你馬上就跟人走了,你就一點留戀的都沒有?你還有心思吃東西?

    “挺好吃的,在來一碗!

    若望搶過若暉手里的小碗,送了若暉一個大大的白眼球。

    “就知道吃,請你給我擺出來一點留戀的神情成不?”

    若暉用手推推自己的睫毛。

    “我結婚我高興都來不及,我為什么要留戀?”

    簡承宇被夾在人群中間,平時大家也逗不到他,好不容易今天抓到機會了,這些伴娘是絕對的能出幺蛾子,時間還來得及一定不會這么輕易就讓他們把新娘子給接走的。

    門欠著一個縫,外面的伴郎團就要往里面沖,簡承宇擺擺手。

    “怎么樣才能叫我接走新娘子?”

    里面的伴娘齊聲喊著,婚禮必備的一套,紅包呀。

    “紅包拿來……”

    簡承宇伸手,后面的伴郎把手里的紅包都遞了過來,他轉過身把紅包遞到門口,馬上伴娘伸手搶了過去,門被關上了。

    “還要怎么樣呀?”

    他今天就做好要被整的打算了。

    伴娘回手把紅包遞了出去,開始出難題,想要接新娘不是不行。

    “麻煩新郎轉一圈表達表達對我們若暉的愛意……”里面遞出來一個本子,讓簡承宇在小區里得到大家的簽名。

    你說他們這一大伙的人進來,小區里肯定就不會安靜的。

    簡承宇領著伴郎團轉身就真的去,今天所有的一切他能配合的全部都盡量做到,一個女人一輩子也就這么一次。

    深呼吸一口氣,回頭,果然那邊陽臺上伴娘們都在探著頭看著呢,看看他是不是會按照她們所的那樣做。

    “麻煩你開下門,今天我結婚……”

    簡承宇將紅包遞了過去,對方說了一句恭喜,在本上特別配合的寫了名字。

    高興的事兒,其實沒有人會故意刁難,很快就拿著一個本子又轉了回來。

    里面的伴娘嘻嘻哈哈的笑著,真是有夠誠心的了,也不怕吵到別人了,她們玩是玩,畢竟還是有時間限制的。

    “快快快,要是做不到,我們就關門了……”

    一水的男人在走廊里全部俯臥撐,笑的里面的伴娘團前仰后翻的。

    “好了,到時間了……”

    大家起哄。

    “吻一個……”

    結果兩個新人是絕對的給面子,當著所有的人沒有避忌的就吻一塊去了,若暉笑著,簡承宇眼睛里有屬于她的倒影,一閃一閃的。

    把新娘子接回來,新娘子要給婆婆敬茶。

    若暉換了褂裙,前方擺著兩個大紅色的蒲團,老王家的長輩都坐在前面,簡家沒有人來,也就不拘姓王的是不是正親了。

    若暉敬茶,給姥姥姥爺,然后是公公婆婆。

    徐秋華原本合計能有自己的位置,在怎么說她也是舅媽啊,可是人沒安排,她自己想往錢湊,被王焱給拽住了。

    “敬茶呢,你拽我干什么!

    王焱都無語了,人家娶兒媳婦你一個舅媽往錢湊上去干什么?你受得起嗎?

    “姥爺喝茶……”

    王爸爸笑的眼睛都看不見了,接過去喝了,王媽媽也是一樣的,拉著若暉的手,不停的摸著,怎么樣都覺得好,也給了紅包。

    “爸喝茶……”

    簡寧喝了,點頭笑笑,輪到王冉,姚若暉是真的看出來她婆婆眼睛里的不情愿。

    王冉就覺得自己沒有辦法開心起來,她做不到。

    不是她掃興,而是今天坐在這樣的場合里,她覺得委屈。

    覺得自己兒子找個什么樣的都能找到,最后竟然……

    若暉看得出來,別人倒是不一定能發現,畢竟兒子結婚了,當母親的也有會覺得高興激動的說不出來話的。

    “媽,以后我會好好給您當兒媳婦的,媽,請您放心把承宇交給我,我會照顧他一輩子的……”

    逼得王冉沒有辦法,不得不接這杯茶,人家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王冉接了,喝了一口,拿著一個大紅包交到若暉的手上。

    “以后請媽媽多指點我,嫁進門我會努力開枝散葉的……”

    這話若暉原本不想說,她怕生孩子破壞自己的身材,對簡耀東那樣說的時候,大部分都是因為賭氣,今天當著王冉說,這話卻是真誠的,沒有辦法,婆婆的不喜歡她感受得出來,既然嫁給了簡承宇,就得跟公公婆婆的關系弄好了。

    能保證的就是這樣了,作為一個合格的好兒媳婦,進門開枝散葉,這是她唯一能給保證的。

    王冉笑了笑,聽了這話,到底是心里舒服了一點。

    姚若暉是真的給跪著敬的茶,遙想當初,姚靜業就愣是死活沒給隋濤他媽敬那一杯茶,被隋濤他媽記掛了一輩子。

    等天亮然后去酒店,屋子里人也是多,若暉喊王冉,王冉以為她叫自己有什么事兒。

    若暉就坐在床上,這是屬于她跟簡承宇的新婚床。

    “媽,你坐!

    這聲媽,王冉沒辦法不接,已經成為事實了。

    “媽,我知道我自身有很多的缺點,你心里覺得不甘愿,有點想哭,有點覺得后悔,可是媽,我會改的,我會努力改的,我不敢說我一定會做到什么樣,但是我會盡力的……”

    若暉很有政略方針的對著王冉說了一通,王冉的心思瞞不過姚若暉,同樣的,王冉的心眼沒有姚若暉轉的快。

    姚若暉為什么能得到那些多不屬于應該對她好的人付出,那就是她自己本身有點本事。

    今天原本又是這樣的場合,對著王冉保證了,自己以后肯定會好好的過日子,其實會不會好好過日子,婆婆看不見,因為他們不跟婆婆同住,你叫她做飯,她哪里會做,叫她收拾屋子,這不是開玩笑嘛,一切先答應下來再說,問題都出在哪里,若暉心里都清楚,就看她愿不愿意去正視。

    說好聽的誰都會,可說到點子上不是誰都行的。

    她行。

    拉著婆婆的手,將自己的臉摩挲著。

    “我從小就沒有媽……”

    王冉這一聽,心里也會軟化的,今天兒媳婦算是各種退讓了,那杯茶她舉起來的時候王冉是真的沒接,細心的人是能看得出來的,可姚若暉沒發脾氣沒發飆的,笑呵呵的就把場面給圓過去了,不僅圓過去,甚至人家還說了,是因為我身上有所不足,媽媽才會舍不得放心把你兒子交到我手上。

    婆媳兩個人在屋子里說的挺好的,徐秋華就贊嘆著。

    “看見沒,若暉這小丫頭多懂事!

    在徐秋華來看,你家簡承宇現在能找到這樣的老婆,你就高興去吧。

    承宇除了有兩個錢還有什么啊,你看人姑娘,多通情達理,這就是你們家的福氣。

    “剛才就你拉著我,要不然也會給我敬茶的……”

    徐秋華埋怨王焱。

    王焱被氣的笑了出來。

    “我爺我奶那是長輩,沒有辦法,來都來了肯定是要給敬茶的,姑姑姑父人家是正牌父母,你算是哪門子的親戚啊!

    徐秋華一抬脖子。

    “知道不,古代是娘親舅大,你爸沒有了,當然就我最大了……”

    王焱搖搖頭,自己媽可真是,還就喜歡湊熱鬧,他們家那邊哪里有兒媳婦給跪下敬茶的,現在都沒有這樣的說道,跪下給你一個舅媽敬茶,就算是人家敬了,你好意思喝嗎、

    你要是喝了,是不是得出點血?

    若暉今天表現的特別好,王冉說什么就是什么,跟婆婆一點不起刺兒,這是昨天簡承宇打電話說的。

    “我媽身體不太好……”

    若暉聽明白了,這是在告訴自己,別氣到他媽了,可真是一個孝順兒子呢。

    “我們倆結婚,我能氣到你媽什么?”

    簡承宇先是表示了一下自己對未來的擔憂,如果明天自己媽要是撂臉子了,自己老婆緊跟著撂臉子,他這婚禮就精彩了,他沒有強制性要求若暉一定要怎么做,就是訴苦表示一下自己的擔心,你要是心疼你老公我,你就為了我退讓兩步。

    若暉還能不明白他的意思,簡直就是多余。

    “你放心,明天我大喜,我保證樂呵呵的一天,你媽說什么就是什么,不僅這樣,我還會哄著我婆婆,我過門要是婆婆擺臉色給我看,難受的也是我!

    若暉給承宇面子,她把場面做足,說跪就跪,婆婆不接杯,自己上手握住婆婆的手,大家都是女人,我知道媽媽你心里在擔心什么,場面我給圓了回來,并且我保證我的態度。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