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379  娘家婆家

    徐秋華這回并不是做戲而是真的上手揍王爽,一個小丫頭看見什么都是好的,這哪里行,雖然她自己也是這副德行,可孩子年紀小啊。

    孩子狼哇哇的叫喊,王冉攔了一把,這是在自己家,能看著孩子被打嘛。

    “爽啊,你聽姑奶奶說,不能隨便拿別人家的東西,這是不好的行為……”

    徐秋華覺得王冉只是說是沒用的,對付小孩兒就得上手去削,削完了她也就記住了。

    王爽回家就跟自己爸爸告狀,說姑奶奶打她了,沒敢說是自己奶奶打的,因為說了,大體好像明白自己爸爸跟自己奶奶的關系,最后不會包容她。

    王焱一聽,覺得不太可能啊,自己姑姑干嘛打王爽。

    “媽,我姑打王爽了?”

    徐秋華鼻子都要氣冒煙了,這算是什么孩子?回家就告狀,你姑奶奶壓根碰都沒有碰過你一下,怎么就變成打你了?

    “王焱你得揍這孩子啊,瞎告狀,你姑根本就沒碰過她,你給打她……”

    王焱冷著面孔,把女兒扯過來:“你姑奶奶打你了?”

    王爽馬上就嚇哭了,王焱自己是經歷過這樣的小時候的,耐著性子,其實他根本就沒有多少的耐心。

    “爸爸問你話呢,我不打你,你說!

    王爽就咬準了說王冉打過她,要不是徐秋華跟著去了,并且親眼看見了,今天弄不好就真的像是王爽說的,她說什么別人不就信了。

    徐秋華氣的跳腳,這叫什么孩子?

    “就是她媽本性不好……”

    王焱不耐煩:“媽,你夠了!

    王焱讓孩子出去玩,其實追根究底的原因還是在自己母親身上。

    “媽,你平時做什么,能不能避著孩子一點?”

    徐秋華跟兒子又干起來了,因為王焱冤枉她,她什么時候做什么了?怎么就孩子像她了?

    徐秋華好個哭鬧,當著王爸爸王媽媽就鬧,一定要讓王焱給她賠禮道歉,王媽媽家里待不下,人王爸爸轉身就出去干活了,惹不起還躲不起啊,王媽媽也得出去避難去,她不可能管這事兒的,王焱有些話沒說錯。

    王焱冷眼看著徐秋華瞎胡鬧。

    “媽,你到底想怎么樣?這是你親孫女,你就不能對著她用點心嗎?”

    怎么說徐秋華就是說不明白,王焱也是死心了,自己媽教不出來什么好孩子,去了三嬸家,跟王媽媽說的,以后讓王媽媽多照顧著王爽一點,他現在肯定就沒有這個能力照顧孩子,加上將來結婚那怎么說都是后媽,要是自己不在的時候,虐待王爽,他上哪里知道去。

    等王焱離開了,王媽媽就對著三嬸說:“王焱這孩子最近懂事不少,他爸沒了之后人就變了……”

    覺得成長了不少。

    三嬸就說爸爸都沒了,成了家里的頂梁柱,他不頂起來能怎么辦。

    徐秋華給自己大哥打電話,叫自己大哥給自己做主,說王焱熊她,那徐秋華大哥一聽能干嘛,王焱這孩子就是不懂事。

    你說大晚上的就來家里了,王焱對象今天睡家里,沒睡在一起,這不經常過來做客嘛,眼看著婚期都訂了,都是一家人了,姑娘的家里人也沒有說什么,這就是正常的程序,你說人未婚妻還在家里呢,當大舅的指著王焱的鼻子就好一通罵。

    “你對你媽孝順,你眼里還有你媽了沒有?”

    王焱個性也是不行,有點急,跟自己大舅就掐了起來,弄到最后王焱就撂下狠話了,我沒有這個舅舅,以后咱們也別走,一刀兩斷,當大舅的賞了王焱一記耳光。

    徐秋華這回可開心了,她兒子徹底跟他姥姥家決裂了。

    王焱當時那樣子都要還手了,還是人家未婚妻把王焱給拽住了。

    “你聽我的嗎?你要是聽我的,你就先進去行嗎”

    王焱這是聽了自己準老婆的話,怎么樣也得給點面子,不然叫人家女方看著成什么了,就進去了。

    準兒媳心里就想著,自己這婆婆得多不靠譜,干的這個事情就是缺心眼,你跟王焱是親母子,你們兩個人怎么打最后都能和好如初,母子沒有隔夜仇,但是大舅的關系又差了一層,一旦關系出現裂痕,以后還能走了嗎?這肯定就是不能走的。

    人王爸爸王媽媽都在家里呢,就聽著大舅罵王焱,當老人家的是什么心情?

    王媽媽找三嬸就說,想讓徐秋華回娘家,她實在有點受不了了,你說秋華這說不定什么時候就炸鍋了,得哭鬧一場,你說老人聽著小輩這樣哭,他們心臟受不了的。

    “這話你可別說,到底是自己兒媳婦,你要是這樣說,不就是趕她出門了嘛……”

    王超活著其實什么問題都沒有,一旦王超人沒了,婆媳也好什么都好,關系就開始出現裂痕,這是人之常事。

    王焱的房子早早就買了下來,給人姑娘買的新車,首飾都買齊了,因為王焱是二婚人家姑娘是頭婚,老王家這次沒少的下血本,能給買的都給買了,可以說,這姑娘其實是占便宜的,除了王焱婚史有點瑕疵,剩下就都挺好的。

    兩家人客客氣氣的見面,客客氣氣的商量,酒店酒席就全部都訂好了,王媽媽覺得這錢她是寧愿給徐秋華也不能給孫媳婦,其實給徐秋華當時要給了,徐秋華推了,在后來王媽媽心里也發生了一些想法,就像是王超臨死之前想的問題,老婆是好,是過了一輩子,對著他千好萬好,可老婆重要兒子重要?

    王超沒有了,徐秋華這個年紀會不會再婚?

    這錢是姓王的,要是徐秋華存著一點別的心思,把錢怎么樣了,到時候王媽媽就是去哭也哭不出來啊,王媽媽不花錢喜歡攢錢,但是大部分錢放在銀行里就是看著玩的,她是輕易不會拿出來用的,你看她現在跟王爸爸的年紀,每天還掙錢呢,這些都是給孫子掙的就是了。

    她的思想就是過去老派人的思想,錢是好不容易得來的,可不能亂花。

    新媳婦那就更加不可能給了,這說不定會有什么變化呢,王博那老婆那就是教訓,知人知面不知心,誰知道你背后會干什么事兒啊。

    新媳婦知道家里有錢,人家也沒有提過,心里有數,首先自己多大年紀,爺爺奶奶多大年紀,比誰活得長也是自己獲勝呀,再說她結婚就是為了好好過的,沒打算離婚,那干嘛現在就想這些,最后這還不都是自己的。

    王超沒有了,約束徐秋華的人就沒了,徐秋華現在可以放開手腳的去干了,自己愿意干什么就干。

    過去王超活著,總限制徐秋華,徐秋華的想法就跟王超同步,覺得給娘家錢那可不行,現在徐秋華覺得她既然手里有錢,給娘家一點也沒有什么,她搭娘家也沒有人看見。

    有免費給錢的人存在,娘家的人自然就是高興的,以前覺得女兒的心思都在老王家呢,現在才是回來了。

    一家人坐在一起開會。

    “你婆婆也不是個什么好東西……”

    徐秋華就說,自己跟王焱掐起來的時候王媽媽躲了,王爸爸出去了,這些事兒一念叨,還有王媽媽說給錢了,說了好幾次,可人沒有動靜。

    什么事兒都架不住有人攛掇,你徐秋華自己去想自己婆家人你還不會覺得他們有什么其他的目地,可是放在徐秋華家人的眼中,王超死了,老王家的兒子沒了,兒媳婦可不是親生的。

    “錢還是得要到自己的手里才穩妥!

    當嫂子的開口。

    她不是為了自己著想,而是想叫小姑子多一個心眼,畢竟王超死了,你不是老王家的人,你以為老王家對你還會怎么樣?人活著肯定就不會存在問題,人走了茶就涼了,這是一定的。

    老徐家的人只會幫老徐家的人。

    “你看王焱現在這態度,說不定他奶奶就在里面挑……要不然親生的兒子就這樣對你?”

    徐秋華她媽開口,你看王焱就能看得出來的,老王家現在就是瘋了,還不是怕錢落到自己女兒的手里,其實他們腦子里在想什么自己都清楚,不就是怕秋華在找人嘛。

    其實說到底,會發生這些想法,并且覺得要防備著別人,就都是錢鬧的,如果不存在這些所謂的動遷款,誰防備誰?

    錢是好東西,錢也是個禍害。

    徐秋華不吭聲,徐秋華她媽就來勁兒了。

    “王超病重那時候我就跟你說,這話由王超來開口最合適,可是你不聽啊,你還對著我發脾氣,秋華啊你就是沒腦子,你公公婆婆看著人沒有話,其實蔫吧壞,你看他們一聲不吭,肚子里的鬼主意特別的多!

    “說什么啊,王超那時候那樣……”

    “你心疼王超,人家心疼你了嘛……”

    這娘家就一百個人開始給徐秋華出主意,說這個錢應該怎么要,原本就是屬于兒媳婦的,你老太太憑什么把著不放。

    其實徐秋華她媽這話說的有點不對,動遷動的是老爺子老太太的地方,這錢怎么說也是老爺子老太太的,是他們愿意傳承那是他們愿意給的,不愿意給,其實當兒媳婦的似乎也說不出來其他的話。

    這邊徐秋華娘家人給出主意,晚上回家徐秋華就開始動了心思,想想一些話是有道理的,她雖然沒打算改嫁,可錢總應該到自己的手里吧,手里有了錢,對兒子才能形成約束。

    王媽媽給過徐秋華一些錢,不是很多,但也絕對不少,徐秋華現在聽娘家的話,她覺得自己跟娘家親了起來,怎么親?那就動錢被。

    開始搭娘家人,自己不是還有侄子呢,侄子也結婚了,徐秋華給錢,侄子肯定是說好話的,徐秋華這么一感覺,自己的位置就挺重要的,感覺當然不同,更加愿意往娘家給錢。

    徐秋華給錢,給東西,拿著王冉給的東西往娘家拎,你說王媽媽能不能看見?

    王媽媽說到底那是姓王的,你看要是徐秋華搭王冉那是又一樣的情況,要怎么說婆婆跟媽媽還是有些不同的呢。

    拿一次兩次王媽媽沒有話說,慢慢的次數多了起來,徐秋華的侄子動不動就來家里,徐秋華娘家的條件王媽媽還是知道的,不至于多差,但是也沒有多好,突然之間徐秋華 她侄子就買車了,錢從哪里來的?

    晚上王媽媽就睡不著覺。

    “你說,秋華是不是搭娘家?”

    每個當婆婆的其實都害怕兒媳婦搭娘家,因為這錢是屬于老王家的,不是你徐秋華個人賺來的,如果這錢是你徐秋華賺的,那王媽媽沒有任何的意見,現在你拿著我家的錢給你娘家做人情,王媽媽心里不痛快了。

    “睡吧!

    王爸爸是什么事兒都不想管。

    王媽媽睜著眼睛到天亮,王焱這邊買家具,找了自己姑父幫忙看,簡寧懂這些玩意,雖然不是專家,因為他自己本身喜歡,又喜歡享受總比其他人懂的多的,王焱找簡寧這是沒找錯。

    簡寧領著去買的,東西當然也不便宜,王焱自己舍不得。

    “一輩子能結幾次?”

    簡寧這話放在自己身上倒是能說得過去,放在王焱的身上,王焱這都第二次了。

    王焱咬咬牙,看著未婚妻,問她怎么樣,人未婚妻不能說好,這么貴的東西呢。

    “便宜點的就行!

    沒進門就跟人家要貴的東西,這說不過去的。

    “買吧,姑父說好那就行!

    王焱相信簡寧的目光,自己姑父買東西都是有分寸的,雖然貴,但一定是最好的。

    買這么一圈的家具下來,花出去不老少的錢,王媽媽是肉痛,但是疼完也就完了,自己先開口說給孫子買好的,不能臨陣退縮啊,咬咬牙都給買了,徐秋華這邊看著王焱買的那個桌子,覺得特別的好,因為娘家的侄子過來幫著王焱干活,真是沒少出力氣,眼睛看著那桌子就有點動不了的架勢,徐秋華看明白了,那人家幫著你干這么多的活,給點好處也是應該的是吧。

    就又給自己侄子定了一個桌子,王焱看見了。

    王焱跟自己未婚妻都看見了,她未婚妻沒吭聲,這是準婆婆搭娘家錢,她能說出來什么。

    王焱就有點不高興,也不是什么便宜的東西,他一開始都不想買了,因為太貴了,自己媽就這么大方的給人買了。

    徐秋華是這么合計的,錢放在銀行里這些年利息有多少,她花點算是什么。

    這事兒王焱看在眼里,嘴上沒說,心里很有意見。

    徐秋華晚上跟王媽媽談話,就說到這個錢的事兒。

    “媽你以前說給我,我也不想要,我知道王超擔心什么,不就是怕我再婚,我不會的……”徐秋華先打感情牌,王媽媽聽了也是很感動,這些年婆媳關系不是作假的,但是緊跟著下去,徐秋華就說到關鍵的上面了:“這錢呢,王超死之前有話,說讓交到我手里替孩子們保管,媽你說王博過去的那個老婆……”

    徐秋華不知道王超能背著她背后來這么一手,王超死之前是等于說把自己的意愿跟自己家人都講清楚了。

    讓徐秋華好好生活,要什么給買什么,但是錢絕對不能給徐秋華,得防備著她,就是怕徐秋華將來被誰給糊弄把錢都糟踐了,王超的出發點,首先他是真的了解徐秋華是個什么樣的人,耳根子很軟,有個人經常訓斥她,她就聽進去了在一個王超不太喜歡徐秋華跟她娘家走的過近,說實在的,誰不喜歡錢?

    徐秋華娘家要是有花不完的錢,王超肯定不會這樣擔心的,但是徐秋華娘家條件沒有那么好,徐秋華手里又握著一筆錢,你說別人動心不動心?

    所以王超死之前留下來這樣的話,王媽媽不是從兒子口里聽說的,這是王冉講的。

    王冉是王媽媽的女兒,這話她不可能不跟自己媽說,說的時候是替自己嫂子有點不平,不管怎么說,徐秋華對王超那是真一百個好。

    今天徐秋華說王超生前有話,說錢讓她保管,王媽媽這表情就有點復雜了。

    這不是撒謊嘛?

    王超臨死之前說的話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王媽媽當時就特別想問問徐秋華,誰交你說這些話的?

    自己兒媳婦她了解,徐秋華是個沒有多少心眼子的人,這樣的話,她自己編不出來,那也就是別人在背后教的,背后的人是誰?

    怎么能拿王超來當引子呢?

    王媽媽就想質問徐秋華,可自己忍住了。

    等王焱下班,就跟孫子說了。

    “你媽現在不知道受誰蠱惑,說你爸死之前留下的話,讓把錢都交給她管……”

    “奶,這錢不能給我媽……”

    王焱自己就說了,錢絕對不能給徐秋華,他不同意。

    王焱不是不孝順,可現在有個問題,他姥姥家那邊的人都跟瘋了似的,你看看這一天天的就恨不得都住在這里了,圖什么?徐秋華肯定就是給好處了。

    王媽媽嘆氣:“錢多就是禍害啊!

    這錢王媽媽沒打算留,把女兒叫回家里來,王冉還是想讓給到徐秋華的手里,王媽媽現在也是不同意。

    “你嫂子你是沒看見,現在能當家做主了,往娘家搭錢搭的特別厲害!

    以前就沒看見過她娘家侄子開車,現在車都有了,哪里來的錢買的?

    別跟她說買彩票中獎了,這不可能的。

    王冉一聽,自己回到家問簡寧,簡寧說那要是這樣的話,那就干脆都給王焱,早晚都要交到他手里的,孩子好也好,不好也罷,這都是造化。

    王媽媽聽女婿的話,幾個人把王焱單獨留在家里,當著王焱的面就說了,王焱是說不要,王冉勸孩子把話聽完。

    簡寧親自陪著去銀行,把錢都給了王焱,當然這些不會瞞著徐秋華,做完了在告訴徐秋華。

    王媽媽說了,你要是不怕你兒媳婦知道,你就說出來,將來兒媳婦真的有別的心思了,離婚在鬧一個分財產,你就把自己兒子給坑死了,這是簡寧想出來的,用王焱來牽制徐秋華。

    你要是心疼王焱,你就不能爭,錢給你跟給你兒子有什么分別?

    不是不給你,你早晚也都是要給孩子的,現在不是就到了孩子的手里嘛。

    徐秋華覺得這情況有點不對,怎么躍過自己直接給孩子了呢?但是鬧,自己鬧不出來。

    王焱結婚這沒少花錢,這就是為了給新娘子做臉,誰讓人家是一婚了,誰讓人家條件不錯了,新娘子該不說,方方面面人家都挺懂事的,絕對不會找茬,跟誰家的關系都維持的挺好的,在結婚之前提著禮物跟王焱每家去的,自己結婚親戚來花錢,人家不是應該就花這個錢的,人家不欠他們的,禮節做到了,她就問心無愧。

    這邊酒席還沒有撤呢,徐秋華就開始給自己侄子裝東西,又是酒又是煙的,這都是好玩意啊,自己哥哥也抽煙,拿回家抽被。

    你說王媽媽看著來氣不?

    這些東西是他們家能買得起,為了叫王焱這婚看起來有面子點,之前結的那次沒大辦啊,東西都是找好的來,你知道在煙酒上面花費有多少不?原本王媽媽是打算如果剩了,就退回去,現在徐秋華就好像這些東西都不要錢似的。

    你往你娘家搭,王媽媽看著肉疼啊,她這個觀念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過來的。

    王媽媽就嘟囔,跟自己女兒嘟囔。

    “你看看你嫂子,現在就恨不得把整個家都給她娘家搬走了……”

    王冉就勸,這么高興的日子,別因為這么點的小事兒傷神,愿意拿就拿吧。

    徐秋華這邊劃拉東西,她不是劃拉一點半點的,整箱整箱的就讓自己侄子搬走,人兒媳婦看見了不吭聲,徐秋華讓兒媳婦也給她娘家拿點東西,兒媳婦笑笑!

    “不用了,我爸他們不喝酒,也不會抽煙!

    男人有幾個不會抽煙喝酒的,這就是推辭。

    真要是給的話,也不會挑現在這樣的關頭,你看看奶奶那邊臉色都變了幾次了,自己婆婆就跟沒看見似的,這是老王家辦喜事兒,不是老徐家辦喜事兒,沒有這樣做事情的。

    人兒媳婦現在算是看出來了,徐秋華這樣的,能安安穩穩的過到今天,還真是不容易啊。

    酒席完畢,原本煙酒就是按照多出來的準備的,結果人沒多,煙酒都沒了,王媽媽徹底就火大了。

    這邊提供煙酒的呢,跟三叔認識,人家老板就說,有人拿著那天的煙酒來退,退的價格還比較低,推了好幾萬塊錢。

    “我看著挺眼熟的,有點像是那天幫著王焱忙活的那個人啊……”

    人家這個老板是沖著三叔來吃這個喜酒的,給東西也是給最好的,按照自己進貨的價格給的,現在這樣……

    三叔聽了能不能跟王媽媽講、

    王媽媽就都要氣死了,你用你婆家的錢去貼娘家?

    徐秋華回娘家吃飯,回來,王媽媽王焱就都在屋子里坐著呢,新媳婦沒來,人家趕緊就躲了,這樣的場合,她一個兒媳婦來算是怎么回事兒。

    “我問你,你哥家的那個孩子,把煙酒都給賣了,你知道不?”

    徐秋華一愣,等鬧明白了事情,自己心里也是怨恨,你看看這孩子,你不是缺心眼嘛,你把你姑還給賣了,心里這么想,嘴上不能這么說。

    要不然自己娘家人成什么了,王媽媽一聽徐秋華說出口的話,就馬上明白了,什么都別說了,這就是因為王超死了。

    新媳婦對爺爺奶奶特別好,每個周末都得回家里一趟,不管怎么樣,王媽媽干活她是肯定在一邊搭把手,次次回來不空手,陪著王媽媽說話,自己婆婆那邊也正常說話,但跟自己婆婆不會掏心窩。

    新媳婦兒心里清楚,自己婆婆轉身就能把她給賣了。

    徐秋華覺得自己現在舒心了,你看兒子娶了一個叫她比較滿意的老婆。

    “你今天沒有事兒吧,跟我出去一趟!

    新媳婦也沒合計別的,婆婆叫一起出去,那就出去被,還以為是去誰家串門,最后才知道,徐秋華把她給領哪里去了。

    徐秋華帶著自己的新兒媳婦去人李波家了,你說李波媽能干不?

    徐秋華嘴欠,李波媽現在也不是吃素的,既然都離婚了,你家干嘛還這樣?

    李波媽跟徐秋華就掐了起來,你說兩個半百的人打成這樣多難看啊,回家王焱還給自己老婆訓了,覺得她就是沒事兒找事兒,新媳婦沒回嘴,這時候跟王焱解釋他也不能聽,你說自己不就是被婆婆給坑的吧,心里對這個婆婆就有意見了。

    徐秋華領著侄子媳婦兒跟自己兒媳婦一起出去買衣服,給自己兒媳婦怎么買的就給人家媳婦兒怎么買的,兒媳婦嘴上沒說,回家就跟王焱說了,王焱就氣不打一處來,覺得自己媽現在是不是就瘋了?

    有這樣花錢的嘛?

    新媳婦這就屬于是聰明的女人,自己給娘家買什么都讓王焱看見,走明面清清楚楚的,對王焱那也叫一個真好,家里家外人家都是能手,王焱能對人家不好嘛。

    徐秋華娘家的侄子,看著自己姑姑現在這么大方,也是知道姑父死了,你看這回不就能借到光兒了嘛。

    跟徐秋華借錢,說是自己想換房子,現在住的房子就太小了。

    “你爸媽手里沒有啊、”

    動大錢其實徐秋華也是舍不得,可架不住侄子會說,到底徐秋華還是給掏錢了,王焱呢,是合計自己媽傻,哪一天在被人家給騙光了錢,就跟徐秋華找借口,想要把徐秋華的錢都暫時放在自己手里保管,結果徐秋華錢沒了、

    錢沒有了,王焱肯定就是要問的,錢哪里去了?

    徐秋華就老實說了。

    “有借條嘛?”

    徐秋華瞪著兒子,兒子現在怎么這樣呢,你自己家人還寫什么借條。

    勸王焱:“你爸現在沒有了,我們就得跟你姥姥家人好,你說這個世界上還能有誰為你付出一切啊……”

    王焱可不能聽這話,他從小到大都是爺爺奶奶給帶大的,姥姥姥爺付出什么了?現在弄個要跟姥姥姥爺家好。

    王焱說話徐秋華也不愛聽,這孩子這不是混賬嘛,你姥姥姥爺哪里不好了?你還要防備他們。

    母子倆現在就僵持上了,王焱回家沒跟自己媳婦兒說,新媳婦兒是看出來了,八成又跟自己那婆婆吵架了,錢怎么樣的她說了不算,自己也懶得去管,該怎么做人就怎么做,這樣就好了。

    該做什么做什么。

    正常上下班,不跟王焱要這個要那個的,王媽媽看著心里也覺得舒坦。

    李波這是聽自己媽說的,前婆婆來自己家里鬧了,這給李波氣的,她爸媽就那天回去收拾東西撞上了,人李波本事,現在手里好幾套房子,能哄得住人,你老王家再有錢,可畢竟沒有給到她手里叫她隨便花,但是她現在哄得住那個老頭兒,你看她過的是什么生活,叫自己爹媽都吃香喝辣的。

    李波原本就不是個能忍氣吞聲的人,開著車直接就殺到王媽媽家了。

    李波收拾的特漂亮,比王焱的新媳婦穿的還時髦呢,身材又好,看著一點都不像是生過孩子的人,自己會收拾看著到真是有點意思了,李波就讓徐秋華出來。

    “我要是你我就絕對不會上人家的大門,真當自己是個好東西呢……”

    徐秋華看不上李波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你跟個老頭兒你有什么好顯擺的?

    李波不屑的笑:“我就是個好東西,我就跟老頭兒也比跟你兒子強,我告訴你,少惹我爸媽……”

    李波指著徐秋華的鼻子開罵,徐秋華不敢上手,她被李波打過,知道李波有力氣,你看著她挺瘦的,可身上有力氣的很,徐秋華遇上厲害的,其實自己也慫。

    李波罵完了覺得出氣了,領著王爽就出去買東西了。

    徐秋華進門看著新媳婦兒就來氣。

    “你怎么不出去呢?”

    新媳婦心里合計,你惹的人然后讓我解決?她出去干什么?

    真的打起來了,王焱回來還得給她來勁兒,再說她跟李波之間又沒有什么深仇大恨的。

    王爽被她媽給帶走了,出去三個小時,李波沒少給孩子買東西,你看李波是有點不著調,可李波沒告訴孩子去恨后媽。

    “你聽人家的話知道不知道?要是誰打你了,你就告訴你爸!

    給自己女兒特別的舍得花錢,反正現在腰包里也是有,王爽這到底還是跟親媽比較親的,回家徐秋華就套孩子的話,孩子絲毫沒有隱瞞,一字一句的都說了出來,徐秋華扁扁嘴,還算是可以吧,沒說別人壞話。

    李波現在犯不上說誰的壞話,她想要的生活自己也過上了,跟的那個男人,一個月至少給她三萬的零花錢,房子自己是從他的手里哄出來一套又一套的,都變成她自己的名字,開的車是自己新買的,在朋友面前特別的有面子,就沒有她辦不到的大事情,每天接觸到的人也都是挺了不起的,她有什么不滿足的?

    李波會哄人,有那么多的老頭子在外面養女人也沒見過就給房給車了,可李波能要出來。

    男人到了她的手里就發麻,能給哄住了,自己說什么就是什么,背著他老婆很多錢都直接流向了李波的包里。

    雖然現在是退休的,可架不住老局長的兒子干上來了,這兒子估計也不是個什么好餅,管李波叫小媽,天天跟著一起吃飯,人家就沒拿這回事兒當回事兒,只要自己父母不離婚,母親享受該有的,自己父親辛苦了一輩子,找個女人玩玩怎么了。

    不就是花點錢嘛,他幾個小時的進賬也不只是這些啊。

    人家兒子的態度就是放縱的,不管的,李波就拼命劃拉錢,李波不是不想孩子,可想孩子也沒用,自己沒有辦法帶孩子,她跟父母都沒有辦法住在一起。

    因為人經常過來,你說叫父母給撞上了,自己父母心里什么感受?

    那老頭兒天天去接外孫子,回家吃完飯,有時候晚上過來,但是不在這里睡,必須回家睡,借著引子就跑出來了。

    這么大的年紀,能頂什么用。

    大部分也就是擺著看了,李波跟了他沒覺得自己吃多少的虧,他呀,也就是中看不中用,自己現在在他身上劃拉錢,以后找年輕的,把人拽進屋子里,老頭兒攥著李波的胸脯,李波長得那真是好看啊,就是不能用,看著也體面啊。

    倒是想折騰她,可惜就一分鐘的事兒,這就完了,李波還得有耐性的哄著人家,給人家擦,說人家真本事,這樣的話估計一般的女人也是說不出口的。

    王焱這邊不打算讓李波見孩子,畢竟這個媽不著調,徐秋華也是這意思,能不讓見就別見。

    徐秋華這陣子可能是因為王媽媽抵觸情緒很大,稍稍收斂了一些,但是她侄子那真的是,一天恨不得來家里十趟八趟的,用王媽媽的話說,給好處,誰不愛來,誰給她好處,她也天天去。

    “奶奶,你忙呢!

    王媽媽有點愛答不理的,果然見人走的時候把家里的取暖器給拎走了,這東西肯定就不值什么錢,放在家里也是用不上的,可王媽媽還是舍不得,家里的大棗這是簡寧買給二老吃的,王媽媽自己都沒舍得吃,就看著人家孩子拎著兩箱走的,等王媽媽在去找,家里沒有了。

    “秋華啊,家里的棗都沒有了?”

    徐秋華從房間里出來,大蘿卜臉不紅不白的。

    “沒有了啊,我一會兒給簡寧打通電話,讓他在買一點過來……”

    反正都是被人送給簡寧的,他不吃也都放壞了。

    “秋華你是不是就做的太過分了?”

    王媽媽來勁兒了。

    徐秋華一愣,這怎么還數落上自己了?

    王媽媽劈頭蓋臉的,這回沒有給徐秋華留面子,你真是不像了,越來越不像了,家里有什么都敢劃拉是不是?

    “那是簡寧給我買的,你就轉身送人了?”送之前有沒有問過她?有沒有征求過她的意見?

    徐秋華這是聽出來了,老太太是舍不得了你說都是自家人吃了,有什么舍不得的。

    “媽,那不是簡寧買的,是別人送他的,不花錢來的,你要是喜歡吃,在讓簡寧送不就得了……”

    徐秋華壓根沒往心里去,這算是什么事兒啊。

    不能算是事兒。

    “你別跟我說其他的,我就說你有沒有問過我,我的東西你就給送人?”

    這就來脾氣了,徐秋華臉子也是不好看,我就是送人了你當婆婆的就不能好好說嘛,一定跟我發脾氣,你什么意思?

    就這么點的東西,你要是喜歡吃,我掏錢給你買不就得了,至于這樣嘛?

    王媽媽說一句,徐秋華頂一句,給王媽媽還氣的夠嗆。

    徐秋華人轉身就真的給簡寧去電話了。

    “家里的棗都吃完了,媽今天跟我來勁兒了,說沒有了,你在哪里買的,我去買!

    簡寧聽的有點蒙,這是因為什么?

    簡寧能讓徐秋華去買嘛?自己親自開車去給買的,送到王媽媽家,王媽媽看到女婿來了原本挺高興,等知道了為什么來的,火氣就壓不住了,好你個徐秋華,我是這個意思嘛?

    你拿著我的東西給你娘家人,還講一些事實而非的話。

    簡寧覺得不就是兩箱棗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貴重的東西,犯不上這樣生氣。

    “那你是不知道,你嫂子現在就跟瘋了差不多,這個家早晚得讓她給掏空了……”

    人家侄子回家就說老王家的那個奶奶表情不太高興。

    徐秋華她媽也來勁兒了,我養的女兒,拿點東西給我吃,你有什么不愿意的?

    怎么就這么不講理呢?

    “她給你擺臉色看了、”

    “那倒是沒有,就是表情不太甘愿……”

    徐秋華的媽說著:“你姑父現在人沒了,老王家就生怕搭我們一點東西了,你看著吧,以后有的折騰了,這老太太就是蔫吧壞,以前兒子在,這沒有辦法表現出來,以后就有的瞧了……”每次去都跟看賊似的,就讓你生氣,氣死你算了,老蔫吧壞太太。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