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354 家庭分解圖

    “瞧上趙易涼了?”嚴創吊兒郎當的說著,端正身體,不是他跟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態度去勸若暉,趙易涼這樣的男人不適合若暉,若暉認真了,只會自己受傷。

    “你們倒是眾志成城,每個人都來勸我,我不是個孩子,是不是做什么值錢都要像你們交代?”

    蔣娟給的火氣她不能發泄在蔣娟的身上,矛盾轉移,嚴創就撞了上來,他倒霉叫他給碰上了,若暉說出口之后也沒有料到自己竟然會氣成這個樣子,這不是平時的她,能叫她生氣的事情多了去了,嚴創倒是沒覺得意外,她不發脾氣那才怪呢。

    “你就不想想,我們為什么說你們不合適?不是有真的不合適的理由,誰會這樣說?若暉是朋友我勸你離他遠一些,他非常愛他的前妻,他們兩個人雖然離婚了,不是你能插進去的!

    若暉拿著外套轉身就離開了,顯然是沒把嚴創的話放在心上。

    隋濤倒是聽說了,這件事兒怎么看呢,作為一個父親,若暉從小生活的這種環境,他是不建議若暉跟趙易涼有任何的接觸的,一句話,就是不合適,不如嚴創這個人來的包容,認識了那么久,他們兩個人的感情又那樣的好,他搞不懂的是,以前不是在一起挺好的,那為什么分手呢?

    姚若暉要到了趙易涼的電話,但是他能接到電話的次數太少,每每自己打過去,接聽的總是別人,最后他也從來沒有打回來過,犟上了,姚若暉第一次去了那邊,見識到了自己從來沒有看見過的東西。

    軍區上面是不能通車的,因為路不好,據說現在都已經是修過的,過去的時候又碰見了來演出的官兵,全部的人都是靠著雙腿在一步一步行走,極個別的因為有反應只能被馬馱著,因為他們要準備很多的東西,這是人力沒法企及的,姚若暉沒吃過苦,從小生出來,錦衣玉食這樣說并不過分,沒有吃過一天的苦,之前準備很不充分,腳上穿的鞋子很磨腳,走了一段距離之后腳上長出來了很多的水泡,連續走了一個小時,竟然還沒有抵達目的地,前方的都是文藝兵自然不可能與她同行,倒是有幾個人對她挺感興趣的,覺得這樣的人,穿成這樣的人跑到這里來是做什么?每個人的眼里都帶著好奇。

    其實她對所謂的兵沒有太多的好感,盡管自己舅舅舅媽都是兵,沒有太多的感觸,走在前面的那些人,落下來了幾個人就是因為其中的一個人生病,昨天晚上據說已經這樣了,可今天他堅持要上去,走了不久渾身已經虛脫了,大家就勸他坐在馬上。

    若暉覺得有意思。

    “不要命的這樣來表現,是為了博得首長的注意嗎?”

    那是一個年級并不太大的小戰士,整張臉瞬間憋得通紅,他覺得這是對自己人格的一種侮辱,你知道的守在這里的冰很苦,環境又不好,平時沒有太多的娛樂活動,他們只能這樣進入到軍區里為大家帶來一絲的愉快,可被眼前這樣的俗人這樣講。

    他惡狠狠的瞪了姚若暉一眼,只有你們這樣的人才會認為,這是為了在某個人面前留下印象才這樣的干。

    領隊的女人是個特別和善的人,很會唱歌,走著走著,自己就高聲唱了起來,應該是經常表演的,張口就來,聲音嘹亮。

    她對若暉倒是沒有那樣的抵觸。

    “你來這里干什么呀,小姑娘!

    小姑娘?自己嗎?若暉自嘲的翹翹唇角,她還能被稱為小姑娘嗎?

    連續兩個小時的路程,她已經絕望了,堅持不下去了,可就憑借著一股子的韌勁兒咬著牙撐著,前方的人回頭看看她,她身上什么都沒有帶,嘴唇已經開始嚴重的爆皮,女人遞給她一個水壺,然后轉身又跟上了隊伍。

    走著走著的過程當中,很多人身體出現不適,連續走了兩個小時的路程,據說還有兩個小時,若暉一聽這個數字只覺得絕望,怎么會有這么遠的路?既然這么遠,平時軍區里的人都是怎么上去的?難道都是這樣步行?在發展的今天竟然會有這么離譜的事情發生?要不要這么夸張?修路為什么就不能修平坦能叫車輛通過的道路呢?

    一腦門子的問號。

    休息過程,就聽見后方在休息的文藝兵開始熱烈的鼓掌,然后人群里發出了很大的聲響,遇上了訓練的兵,他們身上背著東西,全速在前進,這樣的路對他們來講似乎就變成了平常,所經過的地方,全部的文藝兵鼓掌致敬,跟姚若暉搭話的那個女人伸出手去握著戰士的手。

    那是一種并不太或者說跟自己想象當中的莊嚴是不同的,姚若暉記得很清楚,姚弄璋死的時候,那樣長的一對,整整齊齊的站立在哪里,齊刷刷的敬禮,然后蔣娟回了一個禮,蔣娟那個時候若暉認為是最帥的,她那樣的哀傷,失去了丈夫可她表現的卻那樣的堅定,有時候軍人的形象就是這樣高大起來的,如果只是訓練的兵跑過去,她也不會覺得有什么,甚至在自己的心里一點反響都擊打不起來,相反的恰恰就是因為文藝兵里面善談的那位,她所做的每一點都是因為發自自己的內心,可能她是真的覺得自己當兵當的很光榮。

    有時候覺得一些什么生死大義,什么偉大不偉大的距離自己很遠,她的生活不接觸這些,現在卻覺得真的偉大,付出的太多。

    終于抵達到了上面,人家有地方可以睡,姚若暉卻沒有,她以為這里是度假地嗎?難道旁邊還會安排一個賓館給她入?完全傻眼了,現在天色已經不是很早了,她在走下去的話,一旦迷路,她就有可能會掛在這里,這不是往嚴重了說。

    很糟糕的一天,她有些鬧不清自己到底為什么要來這里,腦子抽掉了嗎?

    趙易涼聽說是有人來找自己,他以為是林曼,家里人不會來這里,除了林曼不可能會有外來人的,當他看見站在門口,他說自己不太記得姚若暉的那張臉了,可此時她的形象又突然清晰了起來。

    “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姚若暉蹲在地上,極其不雅觀的坐著,要什么雅觀她已經馬上就要去見馬克思了,為什么要住這么高的地方、難道在下面隨便找個地方不能住嗎?

    身體疲倦,身上帶著絲絲的倦意可眼眸依舊閃亮,唇往兩邊牽扯。

    “趙易涼,我想跟你結婚!

    這是姚若暉人生的轉折,她從來沒有愛上過任何的男人,可她莫名的就戀愛了,莫名的這樣喜歡著一個男人,這樣跑到萬里之外的地方尋找他,她這一次做的事件比哪一次都要瘋狂,甚至有可能這個男人壓根就是忘記了她。

    趙易涼看見她不遠萬里來到這里,說不感動那是不可能,可……

    他們并不認識,哪里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他只是感動她的行為卻不愛她,也不想娶她。

    趙易涼把姚若暉安頓好,告訴她明天可以跟著別人一起下去,不要在這里停留,她這樣的身份叫大家都很難做。

    趙易涼轉身想出去,基于人道的精神,她現在的樣子根本是走不下去的,不能看著她在外面過一夜吧。

    姚若暉起身攔在門前,不讓他走。

    “我說我想跟你結婚!币蛔忠痪涞恼f著。

    她不是開玩笑,這一次來就是為了這樣的目地。

    “我們不認識的!

    “接觸接觸自然就認識了,不是嗎?”

    趙易涼覺得自己有些跟不上現在年輕人的思路,談戀愛談戀愛,沒有談過怎么能算是愛?他看著若暉,眼里沒有光有的只是正常的溫度:“姚小姐……”

    “你可以叫我若暉……”

    “若暉!壁w易涼妥協的開了口:“我們并不是你想象當中的那個樣子,你能來我很感動但同時你清楚嘛,你帶給了我負擔,你并不是我的誰,我卻要破例來安頓你,這對我來講已經算是難為,追求一個人呢,這樣的事情還是叫一個男人來做,女孩子就應該被疼被寵的!

    姚若暉笑:“你現在不是需要一個太太,我可以陪著你住在這里!

    她就是最合適的一個人選。

    趙易涼的臉色變了變,為什么女人能輕易的把這種事情說的這樣的簡單?就因為你一時腦熱的沖動,你隨意的好似決定了未來,你有認真的想過嗎?

    趙易涼不戀戰,你怎么想跟我無關。

    果然姚若暉接下來就再也沒有看見趙易涼,他顯然就是避開了,他不想見一個人若暉能有什么辦法,只能從他的母親入手,趙易涼的家總體而言跟蔣娟家有某種程度上的相似。

    姚若暉又得蔣娟母親的寵愛,這幾天每天過來表現,蔣娟的母親就說若暉穿衣服太不符合國情了,若暉這幾天倒是穿了幾件讓老太太覺得能看得順眼又看得順心的衣服。

    抱著老太太的胳膊:“奶奶,你就幫幫我吧,我真是走投無路了!

    蔣娟母親呵呵的笑:“哪里有女人追男人的?這樣就是追到手了,男人也不會覺得珍惜的,你們也不合適!

    若暉嘟嘴;“奶奶,我都跑過去找他了,結果他不見我……”

    蔣娟母親搖頭,這孩子做事情太沖動,你憑借著現在一點點的沖動能堅持下去,可軍婚需要的不僅是沖動更多的就是耐性付出,做不到這兩點,就千萬不要伸出手去禍害人。

    若暉纏啊纏的,蔣娟母親端正神色。

    “為什么想嫁軍人?”

    “不是想嫁給軍人,而是想嫁給趙易涼!

    “你知道當一個軍人妻子的……”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什么都能拋棄……”

    蔣娟母親道:“你說你什么都能拋棄,就沖著你這句話,我就不想幫這個忙,若暉呀,你要知道我們縱容你那是因為我跟你爺爺是把你當成親孫女一樣來疼的,在我們心里,你有什么不好我們都能包容的,我們是親人,對于外人來講,你自己說說看,你都是什么樣的風評,盡管趙易涼是離過婚的,他們家依舊不會看上你!

    姚若暉只覺得現在自己成了賠錢貨,什么時候開始,她的身上就掛了一塊牌子,那上面寫著賠本賺吆喝,她敢說今天自己走出這道門想要找個人來結婚,依舊會有很多人覺得激動的,那為什么趙易涼就不行?

    “奶奶,你幫幫我,我是認真的……”

    趙易涼的母親對林曼有很大的意見當著兒子卻從來不提,甚至就連自己的女兒都不清楚她心里的想法,林曼離婚的時候已經懷孕了,這是后來才發現的,有些慌。

    林曼雖然家庭不錯,母親早亡只剩下一個父親,又不是多親,出了事情之后她只能來找婆婆。

    林曼這樣的女人就仿佛菟絲花一樣,她是無時無刻的需要男人來照顧自己,來陪著自己,一開始跟趙易涼認識的時候兩個人很甜蜜,可惜過了蜜月期,他又調動了過去,這簡直就是林曼噩夢的開始,沒有女人會希望自己的一輩子就生活在那樣的環境里,她堅持了堅持,最后終于崩潰了,她求趙易涼放了自己。

    離婚之后就跟一個男人快速的走到了一起。

    “媽……”

    趙易涼的母親冰著一張臉,看看林曼:“我下午還有會議,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的話,你就長話短說!

    林曼看著自己的指甲,她現在要怎么辦?

    “媽,我懷孕了……”看著對面的前婆婆臉上沒有太大的變動,又加了一句:“是易涼的!

    林曼想把這個孩子給生下來,這樣趙易涼就有了牽掛,總算是兩個人好了一場的見證,曾經她也幸福的想著自己什么時候會懷孕,可惜那時候就是沒有,現在終于來了,卻在這樣的情況下。

    趙易涼的母親眼睛就像是刀子一樣的飛射了過去,林曼不敢對上前婆婆的眼睛,她打從心眼里的害怕這個人。

    “我想我需要提醒你一個問題,你現在已經有了未婚夫,你打算為前夫生一個孩子?”

    不要以為她不清楚林曼心里的想法,她就是想托著自己的兒子,把自己的兒子作為她的彼岸來?,一旦有了什么變故,至少有這個孩子的存在,她就可以利用孩子母親的身份回到兒子的身邊,可是這個女人的腦子十年如一日的里面裝的就都是豆腐渣,她總是把別人當成傻子,她就沒有想過,這個孩子趙易涼想不想要?她現在的未婚夫會同意她為趙易涼生個孩子嗎?

    趙家同樣也不需要這樣血統不純正的孩子。

    “走吧!薄白呷ツ睦?”

    趙易涼的母親親眼看著林曼被送進了手術室,她就像是一位母親一般的對著林曼進行諄諄教導,來告訴她,她要留下這個孩子可能會面對的種種,可能性,還有趙家的態度,趙家已經不會在接受林曼回頭,林曼是個女人總要為自己考慮考慮的。

    等林曼手術確定已經做上了,趙易涼的母親轉身離開,結果并不重要,這樣的女人沒有資格站在兒子的身邊。

    林曼被人從里面攙扶出來,她覺得很痛,媽呢?找了半天卻沒有發現趙易涼母親的蹤影,自己去問護士,護士說那位早就已經走了,林曼站在原地有些茫然,或許自己就是做錯了,現在已經不能回頭。

    趙易涼的母親見過姚若暉,原本是不太喜歡這樣的孩子,覺得風評不是很好,名聲更加的不好,姚若暉的那點心思她也明白,接觸接觸之后倒是覺得如果她能下定決定陪著自己兒子的話,這樣來看,這是一件雙贏的事情。

    趙易涼的姐姐打開門,手里提著一個保溫桶,林曼就住在她外面的房子里,沒有辦法,她小產總需要休養的,對未婚夫總是要有個交代的,林曼從醫院出來之后就聯系上了趙易涼的姐姐,她作為一個外人沒有資格對這件事情指手畫腳,只覺得有些可惜了,如果這個孩子留下來,或許兩個人還能有一些的轉機,現在是徹底絕了所有的后路。

    林曼有些虛弱,準備起床。

    “姐……”

    “你躺著吧!

    趙易涼的姐姐在這里陪了林曼挺久,一直到她再次睡著,自己開車回了娘家,她搞不懂母親之前那么喜歡林曼,把林曼當成親生女兒一般,為什么會鼓勵林曼去打胎呢?或者說母親為什么脅迫林曼去做這件事情?

    趙易涼的母親端坐在沙發上,看著女兒。

    “我有拿著刀去逼迫她嗎?如果沒有的話,你說的這個觀點不成立的,孩子不打了留著,你準備叫你弟弟在受到第二次的傷害嗎?你以為林曼會回頭嗎?他們試了這么多年,最后怎么樣?還不是離婚收場,你動動自己的腦子!

    “我就是覺得挺可惜的,他們那么相愛……”

    “這樣的愛還是少來一些比較好!

    “媽,你真是看上姚若暉了?姚若暉還比不上林曼呢,雖然我跟她算得上是朋友,你是不知道她過去的生活,她什么都敢做的,林曼的個性很弱,姚若暉則是很強,你相信她說的話?她今天結婚明天就有可能給趙易涼戴綠帽子的,姚靜業你總記得吧?”

    這就是所謂的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人前說人話,背后說鬼話,母女兩個人之間的私房話外界是聽不到的,心里就是認為這樣,要姚若暉不如要林曼。

    趙易涼的母親看著女兒,她為什么就搞不懂這個問題呢,林曼再好,趙家也不會要她了,當她哭著求趙易涼,讓趙易涼離婚的時候她已經沒有了資格,她影響了趙易涼多少的事情?知道是現在這樣,當初她就不會同意他們結婚,自己到底還是看走了眼。

    *

    肖可靜留校倒是有不少的人酸嘴,人就是這樣,吃不到的就是酸的,靠男朋友,可誰讓人家找了一個有錢的男朋友呢,有本事自己也找啊,不是找不到嘛,這能怪誰。

    簡承宇領著肖可靜去了醫院,肖可靜特別買的鮮花,她覺得老人家生病買些花什么的,可以叫病房的氣息更好一點,省得都是藥味兒,這也算是自己的表現,這就是見家長了。

    肖可靜跟隨著簡承宇步入了病房,簡耀東沒有休息,在看書的樣子,簡寧的母親坐在一邊,看著進來的人,簡寧母親臉上閃過一抹不虞,不是很高興,事先為什么沒有通知?領來的人又是誰?

    “爺爺奶奶,我女朋友肖可靜……”

    肖可靜才開口:“爺……”

    “都坐吧,簡先生的身體不是很好,估計不能陪你們聊很久!焙唽幠赣H這樣說著,肖可靜聽著覺得很奇怪,自己的老婆喊自己為簡先生是只有她覺得奇怪嗎?

    簡耀東的臉色看起來挺平常的,肖可靜忐忑的那顆心算是落地了,覺得真是,不見得所有的有錢人家就都是用鼻梁去看人的,你看承宇的家這樣的好,沒有人對自己有意見。

    簡耀東就是發脾氣也得看對著誰發脾氣,放下手里的書,就要躺下了,肖可靜站起身,人家都要休息了,難道還能繼續逗留嗎?

    簡承宇送著她上了車,叫司機送她回去,肖可靜拽著他的手,為什么要現在回去?有什么話講嘛?不能當著自己的面來說?

    “你先回去吧!背杏钍栈刈约旱氖。

    一進門,對面果盤就砸了過來,砸得當當正,額頭上馬上就鼓起來一個包,簡寧母親沒有吭聲,這孩子辦的事情這次是真的出問題了,就他那個女朋友根本就拿不上臺面,有那么多好的給你選擇,你就偏偏選擇了這么樣的一個,跟你爸爸就是一樣的。

    簡耀東看著孫子。

    “她不行,馬上分手!

    鬧鬧只是淡定的走到爺爺的床前,為爺爺蓋蓋被子。

    “爺爺我自己的感情生活,我自己有分寸?”

    “有什么分寸?難道你的眼睛就是歪的?不是看上了一個蕩婦就是看上了一個這樣不入流的女人!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會看著辦,爺爺你的身體并不是很好,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簡耀東陰沉的看著自己養出來的孩子,倒是有他的幾分風范,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鎮定自如的跟自己說話,到了最后依舊在維持自己的利益,他能容了王冉卻容不了肖可靜。

    “你把東西給他!

    簡寧的母親將手里的東西遞過去,簡承宇沒有看,雖然接了,簡寧母親幽幽嘆口氣,為什么這父子兩個人就這樣的不聽話呢?

    “她家里的層次不夠,找老婆首先就一條,腦子要足夠的聰明,她除了會依附你,不會別的!

    王冉某些方面,簡寧母親得承認,腦子算得上比較正常的,眼前鬧鬧領過來的這一位,腦子則差多了,這樣的就是倒貼也絕對不要,還有她的家里那樣的窮,這樣的女孩子是萬萬要不得的,你們生活在兩種水平,有什么共同語言可談?就是現在沒有問題,不代表以后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

    綜合所有,她并不同意,甚至覺得這個女孩子還不如王冉。

    “我做的事情不需要別人來同意,我的目標是把公司做到最大,當然爺爺也可以用公司來威脅我,除了我我不認為誰有資格坐在這樣的位置上,同理沒有了這個公司,我照舊可以,不然的話,我就是一個廢物!

    簡耀東看著孫子離開,臉色很不爽,可心底就喜歡孫子的這個勁兒,很狂妄,這個事情就只有他能辦,別人都不可以,他天生就是帶著這種信念在生存下去的。

    “需不需要我找那個女孩子的家里談談?”

    “何必為了那樣的人拉低自己的層次,有什么好跟他們可談的,他們還不配!

    簡寧母親點頭,是這樣的,灰姑娘遇上了王子,總會很激動的,可是擺在灰姑娘面前的就絕對不僅僅是幸?鞓返纳,人除了生活還有一些其他的對生命來說同樣的重要。

    肖可靜在簡耀東的心里也僅僅就是一個不配的位置,甚至不屑于對這樣的人下手,就連一句否決他覺得說出了都是侮辱了自己。

    簡寧母親給王冉打電話,就說孩子的事情。

    “你當母親的我不知道你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你耽誤了一個還覺得不夠,現在還要繼續在耽誤一個是嗎?你是他媽媽,你說的話他總是要聽的!

    王冉不回答,孩子的事情她作為母親可不可以插手,可以,但是她想尊重孩子的選擇,適合不適合,他自己來判斷,有些時候孩子就是因為你做家長的反對才更加的激進。

    掛了電話,自己坐在一邊,肚子現在已經藏不住了,已經開始有同事陸續的關心,甚至包括上面的一些領導都送了問候,人家不見得就真的是有別的想法,但是王冉聽見了心里總覺得怪怪的,那種怪異沒有辦法遮掩,畢竟在這個年紀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很尷尬。

    學校那邊,她是客座教授,王冉現在就是不想去了,省得丟人,可學校的領導態度那樣的真誠,自己不去吧好像又帶著一絲逃避的意思。

    王冉的幾個學生很有意思,對這樣的事情只是抱著覺得很高興的態度。

    “并不是誰都可以在這個年紀懷孕的,老師你應該覺得高興的,這就是神的恩賜!

    王冉心里苦笑,這種恩賜對她來講……想著想著不敢說出口,一旦真的懷孕了有些話是不敢隨便亂說的,你可以說她就是迷信,冥冥之中一切就都是有定數的。

    自己既然想把孩子生出來,就不能抱著一種埋怨的心態。

    王冉的身體情況就算是比較合作的,偶爾會有些挑嘴,想起來什么了就想吃,大部分簡寧全部都能滿足,只要她在床上動一動,他下意識的反應就是穿好衣服準備出去給她買吃的。

    整個人身體就是胖不起來,倒是這肚子漲得很快,當母親并非是第一次,心里的感受卻跟第一次不大相同。

    “孩子發育的很好!

    王冉從床上起身,原本是不想知道孩子性別的,但自己心里希望生的是個女孩子,兒子已經生過了。

    “現在能看出來孩子的性別嘛?”

    醫生有告訴王冉,告訴的放心,無論肚子里的孩子性別是什么,他們都會要這個孩子,王冉緩緩穿上衣服,現在彎腰就有些難了,人上了年紀其實所有的系統就全部都在走下坡路,這一胎嘴上不說,卻懷的很辛苦,有時候吃東西也不敢亂吃。

    簡寧開完會掐著時間過來的,可惜還是晚了一步,她已經準備要回去了,說是下午要出差,要去外地。

    “情況挺好的?”

    王冉點頭,如果自身的情況不好,她就會休息在家里了,現在什么都沒有肚子里的這個重要啊,抱住了她才能保住自己呀。

    簡寧就是這點好,他不會勉強,不會說你現在這樣的情況不能亂跑,不能出去,不能怎么樣。

    “我有問醫生孩子的性別!

    簡寧挑眉,她怎么會對這個突然感興趣了?之前不是說的好好的,要保留到孩子出生的嘛?

    對他來講,是兒子是女兒都可以的,他只是期盼著屬于自己的孩子降生,到了這把年紀,一個新生的小生命出現在他的生命里。

    “是個女孩兒!

    老天算是厚待他們兩個人了,先是有兒后來送女,這輩子王冉給簡寧湊了一個好字出來。

    簡寧很想送她過去,可惜下午的話自己還有些事情要做,不能推掉的事情,只能囑咐她如果覺得身體不舒服的話,一定要張口,或者給自己來電話,她也是大人了,自己沒有必要多交代,送著她上的車,等車子開走了,自己才回到院內。

    王冉在車上給王媽媽去的電話,王媽媽很開心,老王家就是缺女孩子。

    李波懷孕說是肚子里懷的是個女孩兒,王媽媽老早禮物就給準備好了,別人家不稀罕女孩兒他們家稀罕,誰生女孩兒誰地位高。

    “你自己可要注意身體,畢竟跟年輕人沒的比……”

    王冉點頭。

    王超跟徐秋華周末過來,王媽媽在桌子上就把王冉的事兒說了。

    “倒是挺成全的,我就合計他們倆缺個女兒,沒想到就真的懷了一個女兒!

    徐秋華聽著心里賊怪異的,自己孫女都要出來了,小姑子生女兒,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啊,給王超夾菜,王超是嘴上不說,心里挺高興的,王超也喜歡小孩兒,自己現在特喜歡孩子。

    他現在因為身體的原因不能上班,每天待在家里也是無所事事。

    “要不然孩子生出來了,我給帶!

    徐秋華手里的筷子差點驚訝到了地上,這說的是什么話?什么叫你給帶?人家親爸親媽都活著呢,再說你孫女也要出生了,你真喜歡,你就帶你孫女去吧。

    王媽媽可沒接茬,這不現實,首先簡寧就不能干。

    這不是搶孩子嘛。

    “就你多事兒,你愿意帶,等李波生完了你給帶!毙烨锶A看了丈夫一眼,真是搞不懂他心里怎么想的,想一出是一出的。

    “他的孩子我可不給帶!

    王超馬上跟了一句。

    這原本就是家里閑說話,誰知道怎么說著說著就被李波給聽見了,站在李波的角度這么一聽,自己未來的親孫女竟然還有沒有一個外甥女來的親?

    李波敷著面膜,手往臉上拍了拍,懷孕皮膚變得有些不怎么太好。

    “你爸可真有意思,親孫女不給帶,去帶人家的孩子,怎么想的?”

    王焱不吭聲,誰知道怎么想的了,愿意給帶就帶,不愿意給帶那就拉倒。

    李波數落了兩句自己的老公公,公公婆婆就都是一樣的,辦不出來明白事情,平白無故的就讓人生氣。就說嘴上說說也不能這樣干呀,絲毫不考慮自己聽見了會不會覺得難受,真是的。

    王焱不吭聲,李波這口怨氣也發泄不出去,做完面膜就下樓了,娘家離的近就是這點好,今天他們兩個人沒下來吃,下面做飯沒有做特別好吃的,就讓他們在自己家吃了。

    “王焱吃飯了沒?”

    丈母娘心疼女婿,李波說吃完了。

    “我公公我都不知道他腦子里面想些什么東西!

    李波她媽不管這些,她事先就說過的,外孫女她給帶,生下來她全部都給包了,不用徐秋華伸一只手指頭,你想看孩子的時候你就過來看,或者叫李波抱過去給你們看,她最大的樂趣就是帶孩子,帶女兒的下一代。

    “你有我跟你爸給你帶孩子,你還有什么可抱怨的?你出去打聽打聽,有幾個娘家媽給帶孩子的!

    李波覺得自己媽就是小氣,不就是給帶個孩子,她現在還沒生呢,將來還不怎么回事兒呢,弄不好生完婆婆就搶去帶了呢。

    “挺多的,自己的親媽不心疼女兒的人太少!

    李波她媽嘖嘖了兩聲,這養女兒啊,就是心向外,你對著她多好,看見沒,人家都覺得這是應當應分的,這就是潑出去的水,老話講的就太過于正確了。

    李波洋洋得意,誰叫你們就生我一個了,不對著我好,還能對著誰好。

    徐秋華是跟王超事先說好,王冉的孩子你不用合計,人家壓根不能給你。

    “也就是你,總說那樣沒有邊際的話,你幸虧是沒當著你妹妹的面說出來,要是真的說了你就不想想她什么感受?人家兩個人的孩子,用得著你上手嘛?”

    多此一舉啊。

    王超梗著脖子。

    “白天簡寧要上班,王冉總是這里那里的,哪里有時間帶孩子?”

    “那爸媽總有時間的吧,有爸媽需要你嘛?你會帶孩子啊!

    徐秋華心里有話沒敢說,你現在得了這樣的病,你說就借給王冉一萬個膽子,她也不敢拿著孩子來開玩笑啊,王超就是做事情不切實際,不過這話徐秋華是一定不會說的,丈夫心情好,病情才會好,真的刺激到了他,那后果是自己不敢去想的。

    “別王冉了,你就一天給我找工作吧,我侍候你一個我都侍候不過來,我跟王焱就這么說的,他生孩子我給錢,但是指望我給帶,我沒時間!

    徐秋華所有的心思就都放在王超的身上,別說親孫女,就是親孫子也得靠邊站,哪里有多余的心思弄這些啊,每天提心吊膽的。

    徐秋華現在儼然就成了一個養生專家,吃什么對身體好,對王超的病情有緩解,怎么能叫王超多活兩年,買菜的時候自己去新華書店找到這樣病的書去看看,什么都看,比自己念書的時候都勤奮。

    她人生最大的志向,就是希望,如果真的有一天丈夫要不行了,就算是王超癱瘓在床上,她侍候他,只要有一口氣在,她就滿足,自己多累她都不會抱怨,就只有這么一點不算是要求的要求。

    王超一聽,他心里是知道徐秋華辛苦的,有時候他發脾氣,徐秋華一聲不吭,自己都承受下來了,不管怎么樣,老婆是自己娶的,覺得很知足,確實這樣的老婆不好找,他這輩子其實挺幸福的。

    王焱跟李波回來吃飯,徐秋華這人呢,給錢那就給被,她不,她想讓李波開口來求自己,跟她伸手要這個錢,李波呢是看出來婆婆有這個意思,她就是不開口,錢是一定要的,可是叫我對你屈服你就不要想,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讓王焱要。

    兩個人花的大,加上馬上有孩子了,什么都買。

    “你老婆讓你跟我張嘴要錢的?”

    王焱說沒有。

    “什么沒有,就是她的意思,我是看出來了,不好的事情她全部都不做,她比猴兒就都尖,當別人都是傻子,錢我有,但是我不能給你,叫她跟我來說!

    徐秋華還記著呢,李波可是騎在她的身上把自己給打了,這口氣早晚她就要找回來。

    “媽,你能不能別難為我,你知道我夾在中間有多難受嘛?”

    “那你知道你媽我,被兒媳婦打了,我有多難受嗎?你要是我兒子,當初你就應該提出來離婚,不跟她過,可是你呢?”

    ------題外話------

    我有看到大家的意見,對若暉的對承宇的乃至對整本書的意見,若暉的形象可能有很多人并不覺得贊同,對她有些討厭厭惡乃至覺得她不夠爭氣,甚至覺得姚若暉我給了那么多的機會,我可比對肖可靜對你更加的厚愛,你太讓我失望了,厭惡她的同時似乎又抱著一點期望她改變的想法,寫她的時候我就知道會有爭議也看見了爭議確實這樣的大,看了留言我刪掉了原來沒有題外話的章節換成了現在有題外話的這章,就像是前輩說的,作為一個作者你不能不跟自己的讀者去溝通你要知道你在哪里出現了問題,盡量加快腳步越過但是這部分又是需要的,頂著壓力我去把留言看了,認認真真的看了盡管我沒回復,如大家所說,若暉是個渣女但是我希望這個渣女會有一點的改變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