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347  會做

    王爸爸的生日前后都是李波跑的,不得不承認的是李波辦事情很有章法,俗話說人都不完美,如果個性在稍稍好那么一些,這個人就更加好了。

    王媽媽對這個孫媳婦兒原本的態度就是敬而遠之,能動手打婆婆把婆婆騎在身下的人能是什么好玩意?王焱就從處這個對象開始他都變成什么樣了,老人都是認為自己家的人都是好的,能把王焱帶壞的人只能是李波,李波屬于外來者,自家所有的不好就都來自李波的一方。

    一大早去了酒店,菜是前兩天就已經訂好的,問了家里,家里就說讓她做主,她也直接做主了到底有跟那些人出來吃飯的經驗方方面面都給照顧到,老人家嘛牙口不太好,硬一些的不方便吃,還有姑姑這懷孕呢,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該注意就得注意,公公那邊生病更是有些東西吃不得。

    “你開車過去把蛋糕取回來!崩畈ńo王焱打電話叫他去拿蛋糕,王焱在單位這個時間基本就是沒有什么事情可忙的,除非領導用車,不然的話偷懶一會兒沒人管,自己開車出去去了蛋糕店,換做徐秋華來做這件事兒,徐秋華一定就會買一個差不多或者說稍稍便宜一點的蛋糕,花的那可是自己的錢,李波人橫有心機但是這方面看得開,什么叫舍得?所謂舍得就是有舍才有得,你舍出去了你才會得到,就想是自己媽說的那些話,老王家就這么一個男孫,別人看著再好最后財產也不能給了別人,最后留給的還是王焱,自己現在花出去未來得到的就是更多,這個賬目得看你要怎么算,算計眼前就不招人喜歡了。

    王焱還沒有開到地方,李波又來電話。

    “蛋糕取到了嘛?”

    “你當我會飛是不是?”王焱來火了,這他才從單位出來,才開了不到五分鐘就問他是不是取到了,他就是飛被也得給點緩沖的時間啊,還是當他是超人呢?一有氣說話就沖,李波一聽王焱嘰歪了,自己趕緊安撫了兩句,她心里清楚該怎么去將王焱的這個火氣去掉,經過多少次的實驗,不是已經證明這一點了。

    “你現在別去拿蛋糕,我去,你回家把爺爺奶奶接上!

    “你到底想讓我干什么?我到底干什么,你先說好了!蓖蹯蛯④囃T诼愤,他現在不開了,等她確定了自己在開,你看現在發火就特別霸氣,李波在電話里說了前后不到幾句話,立馬就捋順毛了,任勞任怨的回家去接王爸爸王媽媽去了。

    李波打車去的酒店,定的是三層的蛋糕,自己給王超打電話:“爸,你們現在出發了嘛?”

    為什么沒有讓王焱去接徐秋華王超兩口子,李波嘴上說的漂亮,那徐秋華去自己家鬧,大鬧了一場,她心里能不記恨嘛?女人大方的少,這樣的事情更是記一輩子的,別看現在讓他們結婚了,徐秋華就算是徹底把她給得罪了,別說這輩子就是下輩子也沒用,家里那兩個更老,哪里有不接爺爺奶奶反而去接爸爸媽媽的,別人就是挑理她也能找到借口。

    王超說已經準備出去了。

    “我跟你媽用不用買點什么?”

    “不用不用,爸東西我跟王焱我倆就都買好了,什么都不需要,你們只要平平安安的過來就行!

    王焱回家去接王爸爸王媽媽,王媽媽之前跟三嬸通過氣,王媽媽的意思就是說大家一起吃頓飯,可三嬸不干,她又不是沒有吃過飯,還差那么一頓飯了?她是沒吃過還是怎么著,王焱懂事不懂事三嬸不管,她搭理不搭理那就是自己的事情了。

    王焱開著車把二老接了出來,直接送到地方,李波已經取完蛋糕回來了,在門口等著呢,會說的孩子永遠會說,說的話一套接著一套的,不管怎么樣,你耳朵聽的疼也好怎么都好,王媽媽其實心里是愿意聽這些話的,側面來說至少能說明李波的心里是有這個家的,當奶奶的盼望什么?盼望的從來就不是孫子能有多出息,而是一家人高高興興的在一起。

    王媽媽從進門嘴就沒合上過,王冉這是李波提前一天去家里請的,這個面子王冉肯定會給,就是出門的時候有點反應,簡寧原本的意思是不想叫她來,來回折騰,身體也受不了,平時就算了,現在特殊情況那就得特殊對待。

    “我要是不去,那別人就更得問,之前就知道我住院了,你說別人要是問我,我得怎么說?”

    王冉現在就怕別人問,肚子早晚有鼓起來的一天,要是被別人撞上了,她真是丟不起這個人,簡寧不吭聲,說多了也都是廢話,這個階段早晚就都得挺過去,安慰不起作用。

    給她披著大衣,王冉跟著他下去,他去拿車,她從樓里出去自己站在小區門口等著,沒有多久簡寧開著車就繞了過來,推開車門,王冉上車,簡寧從后面拿過來一瓶水,遞給她一袋話梅。

    “不吃,也不渴!

    到了酒店,王媽媽就問了一句,聽說女兒住院了肯定會問,因為有王超這個先例在,王媽媽也是怕孩子如果生病了錯過了最佳治療的時間:“有病可得看,趁著輕還好治……”

    徐秋華比較道道趣,一直就很好奇王冉為什么住院,從來也沒有聽說過她有什么病,這次怎么這么嚴重?到底是哪里不舒服?

    “哪里覺得不舒服?”

    王超就討厭徐秋華這點,有病沒病跟你有什么關系?你管得了那么多嘛?你是會治病你還是能幫著人家減少疼痛?橫了徐秋華一眼,整個過程就都是李波在活動氣氛,從開始之前,叫王爸爸講兩句,王爸爸是那種能說會道的人嘛,后來是王媽媽勉強說了兩句,給你安排的一出接著一出的。

    “爺爺過生日,我跟王焱沒有別的表示,我這里就代表我們夫妻倆了祝爺爺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崩畈ㄖ苯痈闪吮永锏木,喝的是葡萄酒,多少喝一點也不影響孩子,王焱從包里掏出來一個大紅包,王媽媽一看,這是怎么個意思?還給他們紅包呢?

    “給你爺的?”

    王媽媽打趣王焱,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回頭錢。

    “他是什么都不會說,在家里總跟我說爺爺奶奶對他有多好,王焱總是講,這人就是嘴笨,當面就說不出來,錢不多,里面就五千塊錢,多少是我們倆的心思,爺爺給王焱花的錢肯定不止就這些,我們所表達的就是一個意思!

    王媽媽拿了過來看了一眼,還別說里面真裝錢了,能有多少大概的估計也就是五千左右,王媽媽心暖。

    你看寒心的快,李波這么一不救心回暖的也快,要么就說其實老人家特別的好哄,王媽媽推過去,她要孩子的錢干什么,自己也不是沒有錢花:“你們兩個好好的過,奶奶就心滿意足了,錢我跟你爺爺不缺,等缺的時候我們在跟你要!

    李波笑瞇瞇的又給推了回去。

    “奶,話不是那么說的,我們給的就是留著爺爺買件衣服買點好吃的,王焱從工作開始就沒往家里給過錢,孫子長大了給爺爺奶奶零花錢這是應當應分的,要是我們不給,人家外人就會說,你看著孩子多沒有良心,奶奶你寧愿叫別人說我們沒良心嘛?”

    “媽,說給你了,你就拿著,以后不夠花了是不是還能要?”徐秋華一看李波這德行,氣就不打一處來,你不是會說嘛會賣乖,我就讓你賣個夠,既然給了干嘛不要,得要,不僅要回頭就得花。

    徐秋華也不用腦子想想,那錢你都花了,回頭他們兩口子沒有錢花,你當媽的得不得在給零花錢,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就是這個意思。

    王媽媽看了徐秋華一眼,王超也說叫王媽媽收起來了,好不容易才收到孫子的回頭錢,一輩子可能就這么一次了。

    “那不能,我大孫子挺好的……”

    王冉挑挑眉頭,這回又挺好的了,之前不知道誰說不滿意,王媽媽那看著李波眼里就都是笑意,跟前段時間一對比,一個是天一個是地,討厭也是她,現在喜歡又是她,果然孫子還是親的好。

    王媽媽收了,王爸爸原本就是話少,在桌子上也沒有什么話講,他跟誰一輩子就都這樣,話沒有兩句,大部分都是聽著別人說,自己親生的兒女都這樣更加別說什么孫子孫媳婦了,王超生病不能喝酒,想要多活一段時間就不能亂來,徐秋華看得緊,老爺子過生日不喝酒哪里有那個意思,李波就說,一家派出來一個代表,李波這樣說有自己的理由,那要是喝酒,姑姑得喝酒不?可現在王冉就喝不了酒啊,姑姑既然沒有宣布就說明她是不想公開,人家不想公開的事情你一個晚輩多嘴說出來了,那就是反效果,一家派出來一個代表,你說姑父能不能叫姑姑喝?自己這個人情也賣了,事情也做的非常的到位,這就成。

    “我是不能喝了,你跟你嫂子喝兩杯!

    王超跟王冉低聲說著,兄妹倆挨著坐著,王超一輩子掌控欲都很強,喜歡別人聽自己的話,對于這個妹妹不是說不疼,但是他就是這樣的人,自己的老婆身上有很多的不足王超也清楚,可過了一輩子了,說心里話,老婆要比妹妹親,畢竟老婆是躺在同一張床上的,徐秋華給他生兒育女,他生重病的時候也是老婆忙前忙后的跟著,妹妹是比不了的,所以現在王冉跟徐秋華生分,王超就是想強硬的壓制王冉,叫王冉先跟徐秋華低頭,徐秋華在怎么說她都是嫂子,沒有嫂子給小姑子賠禮道歉的。

    王冉一聽王超說的這話,叫她跟徐秋華喝酒?別說她現在不能喝,她就是能喝她也不跟徐秋華喝,怎么回事兒她自己想去吧。

    就單說之前王焱說結婚,她準備給房子,給那是情意不給那是本分,你有什么好挑理的?她就這么一個侄子,除了王焱有別人嗎?你看看嫂子這樣,還怕自己不給她兒子房子,吵架也得為孩子著想,還帶著孩子上門來要了,說什么她就應該給王焱,王焱工作怎么回事兒她心里不清楚嗎?

    “王冉你給你嫂子倒一杯……”王超發話。

    李波就覺得自己公公蠢貨一個,姑姑那表情你還看不出來她心里所想?要是賣你面子的話,早在你說第一句的時候人家就給反映了,李波就是那么恨徐秋華,依舊笑呵呵的起身,拿著酒瓶給徐秋華滿上。

    “我得敬我媽一杯,過去我不懂事,媽你原諒我吧!

    徐秋華被架在這個位置上,全家人都看著呢,她不能說不原諒,可被兒媳婦給按在地上打了,徐秋華這輩子也不會忘記,典型的皮笑肉不笑,她怎么可能笑得出來,沒動那杯子,人家李波自己就干了,王焱有點看不下去了,雖然說喝兩杯沒什么影響那也不能一直喝,自己倒了一杯,當著全家人的面。

    “過去我不懂事,爺爺奶奶,爸媽還有我姑姑姑父,我那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王焱這時候是不知道做戲的成分大還是真的就開始感慨上了,說的滿臉都是眼淚,王媽媽一看孫子哭了,自己也跟著哭了,跟王焱說,過去那就是過去的,王冉的心比自己想象當中的有點硬,你說一點沒有軟化那不現實,小時候看著長大的,她沒結婚的時候那就拿著王焱當兒子看的,走到哪里領到哪里,要什么給買什么。

    “王冉怎么一杯都不喝呢?身體還是不舒服?你哪里不舒服?”徐秋華這又來了。

    “沒事兒,她有點感冒!焙唽幗恿艘痪,她不說自己肯定不會提前提這個事情。

    李波的手藏在桌子上敲了敲王焱的大腿,別有深意的跟丈夫對視了一眼,那意思你姑姑挺有意思的,這事兒是能瞞得住的嗎?早晚就得都說,不說是為了什么啊,覺得丟人嗎?現在知道丟人,早干嘛去了,不是都準備留下來了嘛,那還矯情個什么勁兒啊。

    “喝完姜湯嗎?”

    “嫂子你不用忙,我什么都不用!

    李波給王爸爸王媽媽切蛋糕,順便給王冉切了一塊,王冉看見奶油就覺得膩,自己動著叉子就抿了一口就不吃了,盤子里還剩那么大的一塊,自己還沒跟簡寧開口呢,簡寧直接拿著她的盤子自己接過去就給吃了,一口跟著一口的,王媽媽一看簡寧喜歡吃蛋糕?

    “簡寧啊,喜歡吃就多吃一點,還有這些呢,你說李波這孩子,買個一層的就夠了,買個這么大的,放著就不好吃了,王焱給你姑父在切一塊……”

    “我吃一口就行,過生日吃口蛋糕就是那意思!焙唽帩M嘴里就都是蛋糕的味道,他從來不吃這個東西,以前兒子過生日他輕易都很少碰,這次為了老婆真是豁出去了,抓著杯子喝著水往下壓,這塊都不知道怎么吃的,還繼續吃?饒了他吧。

    “王焱,給你姑父在切一塊!蓖鯆寢尳袑O子切。

    簡寧苦笑,難道就沒人看出來他是真的不喜歡吃嗎?他不是客氣啊。

    王冉就笑,誰讓你不直接說你不喜歡吃了。

    “別切了,你給李波,你姑父不太喜歡吃蛋糕!

    王冉不喝飲料,簡寧叫服務員給倒白開水,徐秋華跟了一句,她也不讓王超喝,吃的那些藥一般來講醫生都不叫病人喝那些東西,李波事先買好的水果,已經叫人去切了,她出加工費,就知道這些菜在怎么清淡,姑姑吃了也會覺得膩,懷孕的人跟平常人的胃口就是有點不同。

    水果盤端上來,王冉看著橙子就覺得清涼,自己多吃了兩塊,簡寧拿著叉子往她的盤子里夾。

    王媽媽多看了兩眼,嘴上是沒說,可心里有點別的想法,以前簡寧是說對王冉好,可也沒好成這樣啊,吃東西就都得人給夾,是不是生什么重病了就沒敢告訴自己?王媽媽這頓飯吃的是喜憂半摻,高興的是孫媳婦這回好像被雷給劈了過來似的,一下子就變成明白人了,憂的是女兒這眼下是什么情況?

    吃完飯王焱得送王爸爸王媽媽回去,王媽媽就拽著王冉到一邊說話。

    “你因為什么住院的?”

    “小病!

    “你可別瞞我,王冉我可告訴你,你現在告訴我,我還能經受得住,你哥這樣我都有心里準備了,你別怕媽承受不住,你跟我講,身體哪里不舒服?”老太太說說話眼睛就紅了,眼看著就要哭,王冉嘆口氣。

    “媽,我真是沒事兒,就是感冒有點嚴重,抵抗力差了一點!

    “沒騙我?”

    “我騙你干什么啊,騙你能有錢拿嗎?”

    王媽媽這才把心落在地上,在車上跟女兒擺擺手,那意思她要回家了,你看李波討好王冉她卻不肯討好三嬸,跟王冉說的好好的,要給三奶奶去道歉,這事兒原本就是他們做的不對,一轉頭,把王爸爸王媽媽送到家就直接開車回去了,去都沒說去三嬸家,王媽媽一高興也就忘了這事兒。

    王冉上電梯,簡寧就一個勁兒的問她惡心不惡心,她原本倒是沒惡心,純屬是被他給問惡心的,就是什么好話來回的問也叫人覺得膩歪啊。

    “你有癮是不是?你覺得我不惡心你不舒服是嗎?”

    咣當當開口就是一句,簡寧張著嘴看著王冉,好半天合上嘴巴,他這是得罪誰了?出電梯門,兩個人一前一后的進家里,他的鞋子好脫,自己換了鞋把她的拖鞋給放在地上,也不知道她這是發的哪門子的邪火,在給引爆了,自己躲著一點就是了,拖鞋給放好自己就去掛衣服了,王冉在房間里休息,簡寧這就來活了,脫下來的衣服能洗的全部都過水,他穿的衣服幾乎就都是一天一洗,你就沒遇見過這么勤快干凈的人,王冉的也不管她讓不讓洗,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都給洗了,家里家外全部擦,擦三四次,確保地上一根頭發就都沒有了,自己直直腰,這才要休息。

    簡寧心疼王冉不?那是真心的心疼,但是依舊保持這個傳統,家里的飯菜依舊還是她來做,王冉要是不舒服呢,不愿意動,實在不給做,他就下去買,買回來兩個人吃,王冉在房間里躺了一會兒,自己跟兒子打了一通電話,到現在就愣是沒敢跟兒子說,簡寧要說她不讓,還是決定由自己來開這個口,她說吧到現在依舊張不開這個嘴,自己從屋子里踩著拖鞋進廚房開始準備飯菜。

    正常上班依舊去,以往這人一天通常也就是一通電話,她說忙的話基本就不打,現在每天打,不打也發短信,問來問去就是那些話。

    誰先發現王冉不對勁的,徐秋華。

    徐秋華眼睛特別的尖,她就發現情況有點不對,打電話叫他們倆回來吃飯吧,十次有九次說忙回不來,那兩口子是忙,回來的那一次她就發現簡寧的眼睛都是盯在王冉的飯碗里的,王冉吃東西這個樣子……

    徐秋華沒管那套,在桌子上就問了出來。

    “你不是懷孕了吧!

    徐秋華不是肯定而是以開玩笑的口吻問出來的,因為看著像不代表那就是,畢竟王冉都這個年紀了,有點不靠譜,王媽媽一聽徐秋華說自己也嚇了一跳,心里還念叨徐秋華不會說話,瞎開什么玩笑。

    王冉沒吭聲,簡寧也愣住了,沒合計徐秋華眼睛就這么的尖,他們兩個人一沉默,全家幾乎就都知道這事兒了,王媽媽不知道自己應該給出來一種什么樣的表情,要是早幾年這絕對那就是好事兒,現在……現在來說好像也不是壞事兒。

    徐秋華沒想到自己一語中的,竟然真的懷孕了,你說她上不上下不下的,架在半空,心里有點難受。

    過的好的才會這樣啊,她倒是想懷孕了,自己現在都多大的年紀了?她也沒有這機會,又想起來自己曾經流掉的那個孩子,看王冉就心里有點不舒服,她知道誰都不能怪,也沒有人謀害她,可人就是這樣的動物,心里不舒服。

    王媽媽怕徐秋華在問,自己就打斷這個話題,跟女兒聊起來別的,總算是把這個話題給岔開了,一直到王冉走,王冉都想了,王媽媽肯定得跟她說點什么,結果沒有,一句多余的話都沒有,讓他們倆注意開,轉身就回家了,越是這樣越是叫王冉臉上發燙。

    王媽媽進了屋子里,徐秋華拉著老臉坐在椅子上。

    “你說話也不看著點!

    女兒這個年紀懷孕,你說她能跟年輕時候一樣嗎、當嫂子的就是想到了你可以偷偷私下問,你怎么在孩子面前就問出來了?

    王媽媽問李波知道不知道,李波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姑也沒有跟我說,不過能生就是福氣,這個年紀能生出來那就更是福氣了,證明我姑身體好!

    王媽媽愛聽這話,就這么一個女兒,女兒跟兒子還不同,認識她的誰不說王冉嫁的好?簡寧這小子是怎么看怎么好,自己也算是看得挺準的,脾氣多好,王冉從來就沒受過氣,就是這鬧鬧……

    王媽媽不想了,那是人家老簡家的孩子,自己犯不上去操心,自己要是想孩子呢,就給打個電話,老人太喜歡挑理也不招兒女待見。

    徐秋華看著李波那樣子可不像是才知道的,她就敢說,李波一早就知道,不過當別人是傻子,你說這兒媳婦娶的就跟自己對著干。

    李波回家就跟自己媽說自己婆婆。

    “媽你是沒有看見,我婆婆那臉色那個精彩,我就納悶了,人家懷孕不懷孕跟她有什么關系?這也嫉妒?搞笑不搞笑!币荒樀牟恍,覺得徐秋華這個人就是怪。

    李波她媽看了女兒一眼:“你讓王焱聽到了!

    李波說沒事兒,衛生間的密封性挺好的,他在里面上哪里聽,再說自己不就是說了這一句,李波一回家就跟自己媽講婆婆的各種笑話。

    第二天王焱送領導去外省,李波說晚上有點事情要晚回來一點,李波她媽一開始是不知道,等到晚上女兒到點還沒下班就急了,讓李波她爸去接。

    “你在哪里呢,下班還不回家?”

    李波說自己在外面吃飯呢,有人請她吃飯。

    旁邊坐著的不是通過王焱認識的那幾個還能是誰,李波壓低聲音,總算是把自己媽給糊弄過來了,她自己想想也是認為這些人扔掉了有些可惜,畢竟都是大人物,就那天那個人才那樣,別人不是這樣的。

    “那天你看看給你嚇到了,他就是那樣的人,平時我們跟他接觸也是很少,給你嚇到了,那之后在怎么聯系你,你就是不出來!

    李波笑笑。

    那時候出來吃飯,這些酒店的經理就都認識她,你以為那天王爸爸過生日,李波為什么去那個酒店?沒有關系的人進去吃飯該什么價格就是什么價格,人李波來的次數多,經理看見她一口一個姐喊著,價格便宜不說,面子還提升上來了,順帶著酒店還會贈送她兩瓶酒。

    李波跟人家吃飯到八點多,沒敢讓人送,這要是回家被自己媽給堵住了,那就完。

    誰曾想就是這樣,回家的時候她媽聽見上面開門的聲音立馬就跑了上來,她鞋還沒換完呢,她上來的時候李波她爸就攔,說孩子心里什么都明白,你當媽的就別跟著攙和過頭了,在起反作用。

    “你啊你,就你這個覺悟,你女兒到時候被人給拐跑了你都不知道,你自己養的孩子你心里不清楚她是什么個性嗎?我告訴你,她接觸一天兩天她不會動心,接觸久了,大人物跟王焱一對比誰有本事?王焱混的再好不也是給領導開車的而已,你想叫你女兒給你找個比你年紀都大的人喊你爸爸?你能聽我不能聽!

    沉著臉進了室內,李波心里也有點煩,這一天天的,就跟看賊似的。

    “你去哪里了?”

    “跟朋友去吃飯了!

    “哪個朋友,家里電話是多少,你告訴我!

    李波嘰歪,這是干什么?她是犯人嗎?自己還沒有人身自由了,去哪里還得交代?王焱還沒這樣過問呢,自己媽到底是想干些什么?母女倆在上面就吵了起來,只有親媽才會這樣說自己的孩子,因為是親的,你看當時怎么吵架,可能都要動刀了,過后該怎么樣還是怎么樣,誰叫身上流著相同的血緣了。

    “你覺得自己做的對是不是?我給王焱打個電話,我問問他?問問他讓不讓你出去跟那些人吃飯?”

    李波氣急敗壞:“你打,你自己問,你看看他會不會說我,他有我會教人嗎?”

    “那是他傻,他慣著你,李波我告訴你,你跟人家結交,人家憑什么幫你,你老姨的事兒你是一點教訓就都沒有吸取到是不是?你以為你可聰明了,別人都是笨蛋,誰都能被你玩在鼓掌之間,人一生總有失策的時候知道嗎?真到了那種時候你就是后悔都來不及了,咱們就是平常的人家,媽都個你說過多少次了,那樣的人不是你能接觸的,你家什么事情都沒有,你接觸他們干什么?你爸是要殺人還是準備要撞死人?”

    李波無語,哪里有這樣說話的,這個社會,不認識人走到哪里能走得通?現用人先教,你覺得靠譜嗎?

    那李波她媽就看著,晚上下班就去接,上班自己送,李波一看這樣也不行,怎么跟她說就是說不通,那邊一吃飯就找她,你說她就是出去吃兩口飯,也不用她掏錢也不用她管什么的,平白無故的白吃,這還不讓,一生氣干脆也不去了,一次兩次的推下去,那之后找她的人就少了起來。

    李波老姨就跟李波她媽說。

    “你就是傻,那么好的關系,你知道不,將來這王焱工作上需要調動那些人就能給使勁兒!

    李波她媽惡狠狠的看著自己妹妹,從小娘家人就都說她傻,不會處人自己妹妹會處人,如果就是這樣處人的話她還是寧愿自己不會,也不是賣笑的,現在看著是沒有任何的損失,人家吃吃喝喝的,拉你一個女的坐在位置上,你不是作陪是什么?她養女兒可不是為了干這個的,再說王焱家里條件那么好,有什么不滿足的。

    誰跟李波她媽溝通就是溝通不了,她誰的話都不聽,她認定了一條道自己就必須一路走到黑,走到沒有回頭路。

    李波媽也跟王焱談,叫王焱管著李波一點,別太隨她的意愿了,女孩子長得好就容易出事兒,你自己不注意一點,別人就容易掛心,你說王焱這傻袍子,丈母娘跟他說的就都是掏心窩子的話,跟他媽之間怎么樣不說,那畢竟是兩個家庭之間的矛盾,再說徐秋華當初得罪過人家,王焱可好,回頭洗完澡自己躺在床上,李波給他按摩,王焱就都給突突出去了,李波一聽,心里就這個氣,這不回頭就跟自己媽好個蹦跶,一連一個星期都沒有說話,吃飯也不下去,就自己在家里做,或者買,不讓出去吃,她自己還喜歡吃,沒有辦法就只能自己研究,天天在家里研究做菜,有時候出去吃飯,就問王焱是不是自己做的更加的好吃。

    王焱是給面子,老婆一百個好,哪里都好,哪哪都好,他在這么一夸,李波就更加喜歡做了。

    *

    喬蕓有錢了最希望的就是跟所有人好好的走動,可現在夏侯蘭不搭理她,當然喬蕓送東西的話,夏侯蘭收著,東西收下人滾蛋,夏侯蘭恨喬蕓恨的是牙根癢癢,外婆怎么死的?夏侯蘭就把賬算在了喬蕓的身上,你有多少錢我不羨慕,你也別往我眼前湊,全家唯一能搭理喬蕓的就是典韋跟王媽媽,王媽媽這人呢是心軟,你要是上我家的大門,我不會攆你出去,她覺得那樣干了,丟人,典韋呢是覺得喬蕓既然條件好了,接觸接觸也沒什么壞處,喬蕓可喜歡給典韋買東西了,因為來了,典韋有時候留她吃飯,她有什么娘家人?自己爸媽早就沒了,外婆也死了,后悔的就是如果外婆多活兩年,看著她現在這樣,有時候喬蕓想起來也哭,今年就是想給外婆換個墓地。

    有錢了說話就有底氣了,跟夏侯令提出來,她想給買個,換個更大更好的,省得外婆在下面住的憋屈。

    “你這話就不要提,你再有錢那是你的,你是姓喬的,你外婆是我們家的人,我買的再小這是兒子給買的!

    夏侯令對喬蕓多少也就那樣被,走動是走動,可跟當初沒的比,喬蕓心里也是發苦,你看看人家親戚那么多,一走起來天天一起吃個飯什么的,過年過節多熱鬧,你在看自己家,冷冷清清的。

    “我就是合計,外婆活著的時候沒有享受到……”

    夏侯令起身看看喬蕓,算是你有良心,還掛念著你外婆,可人死都死了,她活著的時候就壓根沒有占到你一點的便宜,跟著你就受苦受累了,現在人沒有了,在下面,你在做表面形式能有什么用,這就是做給活人看的,夏侯令不同意的另一點就是,他要是真同意了,夏侯蘭得抓花他的臉,他姐絕對就敢的。

    典韋無意當中跟夏侯蘭提起來的這件事兒,其實也就是想說,喬蕓現在都改好了,大家該走就走。

    夏侯蘭照著典韋就是兩句,這把典韋給噎的,差點沒直接給噎死了。

    “你看著人家現在有錢了就往上貼,我告訴你典韋,我媽的事兒還輪不到你來做主!

    典韋也是郁悶,自己說什么了?她是好心好意,想著一家人沒結仇。

    夏侯蘭家現在過的還不如喬蕓好,她跟姜維從工作退下來就等于沒有油水可以撈了,兒子結婚是沒用她掏太多的錢,可姜雯結婚夏侯蘭砸了不少的錢,手里的那點余錢就都砸到姜雯的身上了,要是說兩個人的退休工資也是夠花,可姜雯這些年要孩子,扔醫院多少錢?今天治明天不治的,做媽的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小兩口才能有多少的積蓄,你看對姜雯就是在有意見那畢竟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心里掛記的很。

    姜雯看著自己身邊的朋友一個接著一個的生,有的人家要二胎,她心里什么感受?不治了吧看著人家還眼饞,治吧,治療一段時間心就焦躁,最讓她生氣的就是,根本就是她自己焦躁,人家小鄒一點不著急,小皺也是倒霉,遇上姜雯這樣不講理的,你說想要孩子吧,她就說你看不上她了,叫你趁著年輕趕緊換個人娶,那樣還能生出來一個半個的孩子,這話講的,一個孩子倒是很好理解,半個孩子是什么意思?小皺要說自己不想要孩子,她就說小皺虛偽,這些年沒有孩子,看著人家的孩子都老大了,你就不眼饞?你騙誰呢?

    小皺也學尖了,姜雯打算不治療的時候自己就躲得遠遠的,惹不起總躲得起吧,抱著這種理念,他是躲姜雯躲的特別的快,撒丫子就顛了比兔子都迅速,叫姜雯抓不到人。

    “我同事說叫我去北京中醫院看看!

    “那就看被!

    姜雯第二句沒說出來,小皺就不見人影了,他不管這些,你愿意治療我就出錢,你不愿意治療你愿意吃什么我就給你買,反正就是不跟你起正面的沖突,盡量忍讓,不能忍了,自己弄一瓶冰水,咕嘟咕嘟的喝下去,什么火都沒了,他可憐姜雯,這些年沒孩子,都要把姜雯給折騰瘋了。

    姜雯去北京中醫院抓了十副中藥,合計先喝喝看,如果不行的話,試試試管,最后什么都不行了,那就只能認命了。

    這藥她還沒開始喝呢,懷孕了。

    姜雯是哭著從里面出來的,你知道不能懷孕的滋味兒,老婆婆在背后給她下了多少的絆子,就勸小皺跟她離婚?光是她聽見都多少次了?姜雯一直忍著不能說,說了婆婆真的撕破臉,逼著她離婚,她到時候怎么辦?只能裝作不知道,可這些年過的很苦,雖然是兩個人掙錢,今天跑醫院明天跑醫院的,什么醫院都去過,根本留不下錢。

    家里的這點錢看病就都花了,婆家娘家的錢沒少用一點效果看不出來,你說她不鬧心嗎?晚上躺在床上睡不著覺,一點一點的青春就都熬光了,年輕的時候有個孩子,現在孩子都能上初中了,人家鄰居問,這些年看著你們也沒有孩子肯定會好奇的,姜雯跟鄰居幾乎就不怎么說話,就小皺,他畢竟是在這個地方住了那些年,看見人哪里能不說話,一說話,人家一問,小皺就說不愿意要,鄰居難道還看不出來什么,什么叫不愿意要啊,估計夫妻倆就誰身上有毛病被,他跟鄰居說一次話,回家姜雯就翻。

    給小皺打電話,姜雯現在的性格變得越來越怪,今天竟然一反常態的捏著嗓子說話,小皺干活呢,一聽老婆這動靜,合計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你好好說話,怎么了?我媽又給你打電話了?”

    他已經做好心里準備了,哭吧罵吧開始吧,就是別對著他太客氣,這樣他心里有點摸不到底,覺得害怕。

    “老公,我懷孕了……”

    小皺呵呵干笑著,這是干什么?拿這個開玩笑做什么啊,受什么刺激了?你說家里這老太太也是的,時不時就得把這點破事兒拿出來說說,何必呢,他都認命了。

    “要不晚上你回家扯我頭發,我現在就挺忙的,身邊還有同事!

    小皺有些難以說出口,同事在那頭一會兒一挑眉的,姜雯的聲音馬上恢復正常:“你晚上哪里都別去,按時回家!

    跟他說也等于白說,他壓根就不信啊,他怎么是盼著沒孩子是吧?怎么地?跟別人在外面生了?

    小皺撂下電話,同事賊眉鼠眼的擠著眉頭:“不是你老婆吧!

    小皺苦笑,果然就誤會了,姜雯給他打電話,就從來沒這樣說過話,人家不誤解才怪呢,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外面跟別人怎么了呢,誤會害死人啊。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