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342 娘家婆家的較量

342 娘家婆家的較量

    “那你現在回來說這些,你想怎么辦?”王媽媽看著孫子。

    孩子一張開就不像是小時候,說什么是什么,自己主意也正了,你就是想伸手管,人家還覺得你管得寬。

    “那我媽去人家家里這么鬧騰,不得給道歉嗎?”

    王媽媽嘆口氣,她當人家奶奶的去給孫媳婦兒道歉?她就是去了,對方敢接受嗎?叫她一個老太太去給道歉,也虧得孫子能說出來這樣的話,王媽媽想,自己真是沒白養這孩子一場,真行,親孫子啊,還沒怎么樣呢,胳膊肘就拐到人家家里去了。

    “你媽做出來的,要是讓道歉就讓你媽自己去,我是不能去,我畢竟是你奶奶,沒有奶奶上門給晚輩道歉的!

    王媽媽的腰板挺得很直,李波這丫頭她喜歡不喜歡,那是真喜歡,臉蛋好看,也會來事兒說話也漂亮,現在因為王焱說這些,印象大打折扣。

    王焱從自己奶奶者流突破不了,只能給王冉去電話,這孩子也是有意思,徐秋華干出來的事情,他不找徐秋華,知道徐秋華再去也只是會把事情給辦砸鍋了,前前后后都對自己姑姑說明白了,錯就都是在自己媽這方,人家李波家一點錯就都沒有,現在李波懷孕,他想結婚。

    王冉聽半天就沒聽明白,她是覺得自己嫂子這事兒干的,有點沖動,有什么話你都好說,孩子將來真結婚了,你說鬧成這樣對你有什么好處?做事情之前都不動自己大腦,但是怎么樣王冉都沒想出來,王焱竟然是想叫她去給李波家道歉。

    王焱不肯直接說,轉來轉去的,不停的用話在點自己姑姑,最后王冉開竅了,這話算是聽明白了,王冉都沒合計王焱能干出來這事兒,你心疼李波也好,怎么樣都好,你不能拿著別人的面皮去賠償啊。

    這孩子……

    前段時間還覺得王焱出息的夠嗆,現在來看,王冉心里對李波馬上就有想法了,正常人的思維,自己家的人就都是好的,沒有李波出現之前,王焱方方面面都算是不錯,李波一出現,你看王焱這孩子提出來的要求,這是正常人能說出來的話嗎?

    王冉沒答應,在電話里直接就拒絕了,王焱晚上下班之后特意開車過去的王冉家里,買的東西。

    簡寧在家呢,王冉沒回來。

    “這不是買東西不買東西的事兒!焙唽幘徒o王焱講這個道理,姑姑畢竟只是姑姑,雖說是你的家里人,可你有父母在,你結婚這事兒原本你爸媽就都不同意,你姑要是上門去賠禮道歉,把你爸媽的面子置于何地?

    王焱覺得挺不能理解的,畢竟姑父姑姑當初也是家里人干涉,不同意他們在一起,姑父應該能理解自己才對,王焱看著簡寧,張張嘴就說了,說李波的難處,李波的不容易,簡寧是喜歡王冉,喜歡王冉的時候也是站在王冉的立場上,可事兒跟事兒又有不同,現在聽王焱說話,簡寧多一句勸的話都沒有在繼續說。

    孩子喜歡這女孩子,你再說其他的也沒用,已經被麻痹住了,說什么都不管用了,正常你爸身體有毛病,你能不能去難為你奶奶跟你姑姑?你親媽還活著,怎么也輪不到你親姑姑出面,簡寧的面上是不顯山不露水的,多余的話也不講,對著王焱還是那樣,送著孩子出門。

    王冉回來的晚,十點多簡寧打電話,王冉人還沒有往回走。

    “我去接你嗎?”

    有時候她回來的晚簡寧也去接,她的事兒就多,今天開會明天弄學生的,后天本市外市的轉,不是講課就是工作又有人邀請去參加一些活動,這些活動王冉都是能取消就取消,實在沒有精力,女人上了年紀,身體不如男人來的好,王超這例子就擺在前面,簡寧是怕王冉也生病,格外的注意王冉的身體,怕她累怕她生病怕她生氣,一般自己很少惹王冉!安挥,一會兒就回去了!

    簡寧在家里客廳就拿著遙控器,王冉說回來,他就等著,等人回來了自己在睡,從來就都是這樣,當然了王冉說不回來,簡寧就不會等了,將近十一點,王冉是別人給專程送到家門口的,看著她進了小區,人家車子才調頭,王冉從電梯里出來,開門進家。

    簡寧就把王焱來的目地都說了。

    “叫我去給女孩子家里道歉嘛?”

    王冉覺得詫異,這孩子腦子里在想些什么?

    這還沒有結婚呢,你家里就先低頭,雖然這事兒你媽做的不對,你越過你媽來找我,我要是真的給你辦了,你媽回頭怨恨不怨恨我?王冉有點失望,王焱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想的能說出來這樣的話?

    “男孩子嘛,有喜歡的人,女的在背后在一拉攏!

    老媽親還是老婆親,這問題似乎有些難解,到底誰親,那得看這個兒子最后的決定。

    王冉靠在沙發上:“這李波啊,有手腕!

    王冉就扔了這么一句,也懶得在這事兒上面在浪費心思了,她都說過王焱了,結果王焱還能來找自己,姑姑就是用在這個地方的嘛?可一個孩子你跟他較真,又有些跌了身份,算了,愛誰管就誰管吧。王冉進了衛生間去洗澡,簡單的沖了一下,進去沒人跟自己說話,一冷靜下來,想想王焱的話,就有點來火。

    從里面出來,換了睡衣,簡寧在床上等著呢,手里拿了一本書,他等著王冉上床就把書放在一邊,這就是養成的習慣。

    王冉往臉上拍拍乳液,她自己用的東西從來都不用自己操心,都是簡寧買的,這些年這傳統簡寧就堅持了下來,知道她自己不在乎,什么牌子好,什么效果好,簡寧估計比王冉了解的都清楚。

    簡寧自己往里面動動,王冉掀開被子上了床,往簡寧的方向挪挪,簡寧給王冉的枕頭放到一個合適的高度,自己一側的臺燈關了,王冉躺在丈夫的胳膊里,就想冷笑。

    “你說他怎么能想得出來叫我去李波家?他媽把李波家給罵成那樣,我當姑姑的去了,這是叫我給人家道歉嘛?”

    簡寧坐起身體。

    “孩子大了,誰都管不了,人家是夫妻,外人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王冉擺手,還是算了吧,真是懶得操心,省得把自己給氣死,也不是自己兒子,真犯不上。

    簡寧看著王冉睡著了自己才睡,她這陣子心臟說是有點不舒服,簡寧就怕她有病。

    早上起來,王冉就說心跳有些加快,簡寧商量。

    “咱們先去醫院做個檢查,檢查完了,我送你去單位!

    這是好說歹說,他親自上陣,把王冉給送到醫院,自己陪著進去檢查的,確定她身體是沒有毛病這才把心給放回到肚子里,簡承宇也是聽說自己媽早上身體不太好,飛了過來,之前沒跟王冉說。

    簡寧下午有會,王冉跟兒子出去吃飯,就說王焱這事兒。

    “媽,你生氣就是多余的!

    依著簡承宇看,誰的生活誰做主,就算是姑姑,你也不能替王焱做主,干脆就別管,王焱要是結婚該給什么給什么。

    王冉看了兒子一眼,她到底是掛著娘家的,就這么一個侄子,好不好的,也得掛著,特別現在自己大哥是這種情況之下。

    “你大哥原本有個房子,那房子就是你爸之前買的,不過房間有些小,畢竟將來要是跟你大舅大舅媽住一起,就擠點……”

    家里要換房子,簡寧是早有這個意思,簡寧屬于喜歡享受類型的,看了多少次房子,現在的房子好是好,可是不夠安靜,他就喜歡比較偏然后比較安靜的地方,也不喜歡有電梯的高層樓房,家里也是有這個條件了,當初簡寧看的就是別墅,跟王冉商量過,家里的錢都在她的手里,簡寧用錢從來都是要找王冉。

    要不人家怎么說王冉有福氣呢,找了一個丈夫,從來不管她,要什么給買什么,全部的錢都給她管,從來不過問,你是給娘家了還是自己花了,簡寧不問。

    我給你了,我就放心,我絕對不懷疑。

    王冉是合計,這樣的,自己家反正都是要換房子,這房子給王焱,當然不白給,意思意思的給點錢,也就給了,吃虧她是姑姑,那沒有辦法,誰讓你就這么一個侄子了,當姑姑得有樣兒是不是。

    簡承宇也聽明白自己媽說的這話了,王冉為什么要跟兒子說這事兒,簡承宇已經大了,家里的事兒有些瞞不住,你要是不跟孩子講,將來孩子心里會不會有意見,你看我媽房子說給別人就給別人,那些就都是我的財產,王冉以后還想叫兒子跟王焱好好的走,王焱要是有點困難什么的,自己兒子能幫忙盡量還是拉扯一把,畢竟都是親戚。

    人活著嘛,難免就會有這個心思的。

    簡承宇直接道:“那就直接給吧,不要錢了!

    “那可不行!蓖跞綋u頭,她不是差那點錢,但是她差徐秋華這個人,自己嫂子什么樣自己還能不了解嘛,你就是把自己全部的錢都給了王焱,自己嫂子這樣的都不帶感激的,弄不好還會覺得你家有錢,你這是沒有地方可以扔了,給我那我就收著被。

    簡承宇搖頭,他不愿意聽這些話,家里自己媽怎么安排就怎么是。他沒有意見。

    王焱跟徐秋華這就僵上了,徐秋華拒絕給李波道歉,王焱就不跟徐秋華說話,徐秋華現在也不跟自己兒子說話,都瞞著王超,王焱跟李波保證的,以后自己媽絕對不敢。

    “你回去吧,你說什么都沒用,這樣沒有辦法處下去!

    李波這孩子拿捏,沒想打孩子,可是也不想就這樣饒了王焱,你媽來我家鬧騰成這樣,至少得來道個歉吧?到現在就連人影都沒有看見,什么意思?可王焱不提,李波就不肯松嘴,你媽過來道歉,一切就算是完,不道歉,那咱們就沒完。

    王焱跟李波媽媽求情,李波她媽怕事情鬧的太大,最后自己沒有辦法收場,自己的態度就先軟了下來。

    “你放心,這孩子我不會叫她打,我自己的孩子,難道我當媽的能不顧及她的身體,不過王焱啊,你媽就真的太過分了……”

    李波家就捏著這口氣,想結婚行不行,行,叫你媽徐秋華過來道歉,那些話就不是人說的。

    徐秋華就死活不肯過來,王媽媽則是躲了,沒有當奶奶的給來道歉的,王焱回家就冰著一張臉,王爸爸不吭聲啊,他不說自己孫子,當爺爺的沒有簡耀東那個范兒,現在王焱就管不住了,給自己家人臉色看,王媽媽是背著哭。

    這是三嬸晚上過來坐坐,看著王焱下班跟誰就都不打招呼,三嬸還覺得納悶呢,這孩子在單位干的挺好的,怎么現在人事兒不懂?這是什么規矩,家里有人,不開口說話?

    王媽媽跟三嬸就說了,說王焱作自己,叫自己去給李波家道歉,三嬸一聽,當場就翻了。

    “王焱啊,你出來,我有話跟你說!

    三嬸叫王焱坐自己對面,三嬸就覺得王媽媽過于軟,該有脾氣的時候你就必須有脾氣,這是你孫子不是你祖宗,別說罵了,打兩下誰能說別的?

    三嬸也冷著臉:“你這還沒結婚呢,心就向著丈母娘那邊……”

    “我不是像著誰,我媽做的這個事情就是不錯……”

    “你媽錯了,你奶奶也有錯?你開得了這個口?我就懷疑你是怎么干上去的,王焱你自己媽的錯叫你奶奶去承擔,你怎么那么會想事情呢?你奶奶欠你的?我還真就沒有見過你這樣的孩子,還挺會牽連的,你奶奶這個年紀去人家家里給一個晚輩道歉?誰說的?誰提出來的?李波提出來的?要是她提出來的,我這里就告訴你,這樣的姑娘不能要,心眼不好!

    三嬸徹底火大了,這句話到底是誰提出來的?如果真是這個姑娘提出來,就算是長得一朵花似的也沒用,心思不正,這樣的以后娶回來,你就瞧著看掐架吧,特別是徐秋華這樣的個性,不能容忍,王超這個身體,三天兩頭的婆媳干架,王超上火不上火?

    王焱有些訕訕的。

    “不是她說的,她沒有說這樣的話……”

    “不是她說的就是你說的!比龐鸫驍嗤蹯偷脑挘骸澳阌心X子沒有?你有腦子你能說出來這樣的話?你自己是誰家的人,你姓什么我看你都要不記得了,你可真出息啊,你媽沒有白生你,這還沒怎么樣呢,就讓她受點委屈,現在就不行了?你去你爸面前你跟你爸說去,叫你爸去給人家父母道歉去……”

    三嬸沒有給王焱好臉色,三嬸對自己兒子也是這樣的,你講理你才能指望家里人跟你講理,你這樣胡攪蠻纏的,你還指望家里人怎么對待你?

    王焱有些下不來臺,倒是沒有再說什么,不過那以后看見三嬸就不開口說話了,記仇了,是不是李波從中間挑,這沒人知道,因為也沒有人看見。

    反正見面 也不開口,三嬸也知道這孩子是對自己有意見,就因為她說了那些話,可自己不后悔,這孩子糊涂,老婆沒娶進門,就偏向著老婆了。

    李波家一看這姓王的壓根就不來道歉,李波這肚子還能等嘛?

    不能等怎么辦?那只能退讓一步了,對著王焱更加好,哄著王焱,李波媽媽當面就說了,愿意這樣做,就是心疼王焱,要是往死了里逼自己的孩子,李波出點什么事兒,自己將來也后悔。

    “阿姨就這么一個女兒,她要是真的說句不好聽的,當時想不開我到時候在后悔,我買不到后悔藥,我成全你們,就你媽那么罵阿姨不要臉,養不出來好閨女,阿姨認了,你好好對待李波,阿姨就覺得值得了……”

    李波跟她媽是抱頭痛哭,你說王焱心里能好受嘛?

    這邊就要結婚,徐秋華也攔不住,加上女方肚子大了,早晚就都得辦,沒辦法不能攔著了,徐秋華覺得憋氣,房子就不想給兒子,跟王超商量好的,先借給兒子住,將來給不給你,到時候在說,其實只要用腦子認真的想想,徐秋華就這么一個兒子,她的房子不給王焱能給誰?給簡承宇她還不得肉疼死了?

    王媽媽說別這么干,孩子結一次婚,叫孩子高高興興的。

    “把房子給他!

    徐秋華坐著沒吭聲,就是不吐這個口,這邊李波的意思呢,李波現在跟徐秋華過不去,誰讓徐秋華跑去她家罵了她媽,舊房子她不愿意住,給就給新的,男孩子結婚有幾個不買新房子的?要是條件不好實在講不了,王焱家沒有這個條件嗎?

    李波要房子,王焱這就回來跟自己奶奶說。

    “那個房子有點舊了,現在都不是這樣的格局……”

    王媽媽一聽這話,就明白是李波在背后講什么了,架不住自己孫子就愿意去聽啊,你爸媽養你一輩子啊,現在還沒怎么樣呢,就投降到人家那一邊了,丈母娘比親爹媽都好,那你能怎么辦。

    “王焱啊,你爸現在身體不好,處處都要用錢,你爸從之前到現在一共就花了28萬,你自己算算,刨出去報銷的錢剩下就都要我們自己拿,這還不算以后呢,家里有多少錢?”

    王媽媽拒不承認家里有錢,要是李波好樣的,有多少錢她也不會說,但是房子孩子既然提出來了,她肯定給買,一輩子就結這么一次,可是現在王焱叫人看不懂,王媽媽傷心,就說家里沒有錢,你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自己就相信了。

    王焱一聽自己奶奶這話,這不是編瞎話嗎?當初動遷,那時候自己還小可也聽說了有幾千萬那么多呢,這才多久時間啊,就花沒了?自己也沒有花錢的地方。

    可王焱沒有說出口,到底還算是有點理智的。

    王媽媽叫過來兒媳婦,就跟徐秋華說,家里有多少錢不允許告訴李波。

    “這孩子我不喜歡,心眼太多,太鬼了,有什么事兒她自己不出動,一切就都讓王焱來打前奏!

    王媽媽算是看明白了,孫子變成這樣就都是李波的事兒,李波會哄人,把王焱哄得服服帖帖的,一切就都聽李波的,李波成天幫著分析,要什么就跟王焱說,然后叫王焱回來說,要不然王焱能要新房子?

    手里是有錢,就是不給你買,有本事你們貸款買。

    老王家不肯給出錢買,幾乎意見就都是保持一致了,王媽媽跟李波當面談的,李波臉上笑盈盈的,看著就跟誰一點過都沒有,看見徐秋華就叫人,人家都說會咬人的狗不叫,要是李波今天來給徐秋華擺臉色看還好,可是人家沒有,全程都笑呵呵的。

    “奶,我就說他,王焱這脾氣就犟,不知道是不是像我叔,我說過他好幾次了,事情過去就得了被,我媽都不計較了……”

    王媽媽是你笑我就陪著笑,說來說去,說到房子上。

    “李波啊,奶奶手里沒有多少錢,這房子是肯定不能給買,家里有房子,面積也不小,你們要是住呢,裝修錢奶奶給掏了,要是不愿意住呢,你們倆年輕人有干勁兒,那就貸款買個房子……”

    李波臉上的笑容有些出現了裂痕,叫她跟王焱貸款買房子?

    這話是怎么說出來的?

    家里明明就有錢,就是不肯給拿,住在這里的人有誰不知道老王家賊有錢的?手里賺了至少千萬以上啊,現在錢不花,留到以后不值錢了,當紙片子扔嗎?

    李波到底是在社會上見過形形色色的人,雖然心里一萬個不高興,依舊在笑著。

    “奶奶你這話說的,我們自己就應該掏,哪能要你們的東西啊……”

    話是這樣說的,當面說的挺好吧,等著王焱送她回家,上了車,李波就說王媽媽背后有人給出主意。

    “我看著奶奶第一面沒見到你,我就可愿意了,我就覺得奶奶是個好人,沒什么心眼的好人,咱們結婚呢,我不沖你家條件,給房子我就能住,什么新的舊的,這不是你心疼我,要住個新房子,奶奶今天也說了,是不是就有人跟奶奶說什么了?”

    李波認真的看著王焱。

    “不是我爸媽就是我姑姑!

    家里就這么兩個人,不是他們還能是誰?還能跑出來誰?

    李波笑笑,攏攏自己的頭發,之前燙的頭發,發型配合這張臉越看越好看,自己也會收拾,圈著王焱的脖子:“對了,我們單位還有去泰國的旅游名額,才六千多塊錢,要是你爸媽愿意去,這個錢我掏了……”

    李波當著王焱的面也是有些話不肯說,回到家,就比較方便了。

    “他家怎么說的?”

    李波冷笑。

    “怎么說?說不給房子了,要讓我跟王焱貸款買,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家長,你們還都說王焱他奶奶性格好,可算了吧,老狐貍一個,心里特別的有主意,這不是我還沒進門呢,就給我警告了,我還就讓他們家買新房子,不是新的,我不去住!

    李波她媽把手里的香蕉遞給女兒。

    “王焱送你回來的?”

    李波點頭,接過來香蕉,她現在懷孕,每天需要補充營養,家里給買,王焱自己也給買,一個月不少花錢,王焱那對李波真是沒的說的,就是王焱那個家……

    李波媽媽嘆口氣:“他們家就是沒看上我們家,算了吧,不給就不給吧,早晚那些就都是你們的,我們也沒算計他家什么,要不然就貸款買個房子,我跟你爸手里還有點錢……”

    李波瞪大眼珠子。

    “媽,你傻?王焱他爺爺奶奶那時候動遷,我聽王焱說能有上千萬!边@不是王焱故意說給李波聽的,就是李波會套話,她是什么樣的人啊,成天在外面賣保險,嘴皮子腦子就都不是白給的,要不然能讓被人心甘情愿的把錢從兜里掏出來給自己掙提成嗎?王焱是挺尖挺靈的,但是一遇上李波,這不行了,主要也是王焱沒有防備李波。

    “他姑姑家嗷嗷有錢,姑父是開醫院的!

    李波不自己出面去跟老爺子老太太提要求,就跟王焱說,還不是直接提出來,迂回的跟王焱聊天,笑呵呵的就說出來了,李波越懂事,王焱這心里的火就越旺,有誰結婚不給買新房子的?家里條件不好講不了了。

    王焱現在就這樣,誰看不出來他什么毛?

    三嬸自然不說,人家三嬸現在就不上門了,你拉著臉擺給人家看,人家為什么要看你臉色?你一個晚輩對長輩就這樣子,你還指望這長輩怎么對待你?

    五嬸回家這回也有閑話說了,都是家里的事兒,閑的沒事兒是不是就當成下飯料給說了?

    徐瑤跟王博領著孩子回來,五嬸可不就笑話了。

    “你看養孫子最后養成了祖宗,這孫媳婦兒還沒進門呢,就開始算計上了,這算盤這個精,誰眼睛都不是瞎的,要不是女的在背后攛掇,那王焱以前是個不錯的孩子!

    五叔也是嘆氣,怎么就有這樣的孩子呢?太傷人心了,什么東西將來不都是你的?

    王博跟徐瑤就保持沉默,跟他們不相干的事情就不多嘴,徐瑤這點本分特別好,你家的事情我聽了轉身我就忘,類似于這些話在我的嘴里肯定就找不到,她不說別人的閑話。

    五嬸覺得一個女的能興一個家,也能禍害一個家,現在這李波那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禍害,難怪家里人要反對,就不應該讓結婚,不然以后你看著吧。

    兩家人遲早就都要見面的,徐秋華不出面,說一切都交給王焱自己處理,日期定在哪一天她都不管,在哪里辦,實在不行就讓王焱將來準岳父家負責大頭都行,或者讓王焱住到人家女方的家里去,徐秋華都不管。

    徐秋華就坐在椅子上說這些話,手里拿著存折,給了不到十萬塊錢,那房子你愿意住,你就住,原本就是打算給你的,你要是不住呢,這些拿回去給你老丈母娘給誰都好,我不管,你結婚一次,也別說當媽的沒給錢,十萬塊錢,不少了。

    徐秋華這態度拿出來之后,王焱哭了,王焱都多久沒有對著徐秋華掉過眼淚了,親兒子哭,徐秋華心里難受,叫她拿出來錢給兒子買房子,她真是咽不下這口氣,越是看李波就越是覺得不痛快。

    “媽,我就結這么一次婚……”

    徐秋華差點就舉手投降了,王媽媽這回是真的被傷透心了,在兒媳婦開口之前先打斷了徐秋華的話。

    “你也別哭,靠自己總會得到自己想要的,家里要是沒有你也這樣了,我顧得了你爸我就顧不了你!

    徐秋華一聽王媽媽的話,自己也收聲了,她也沒有辦法,畢竟婆婆都決定了。

    王媽媽這回心特別的硬,你說什么就都不行,我說不給你們買就不給買,給你們房子你們不要,還提出來要求要新房子,新房子舊房子怎么了?不是一樣的住,將來家里的錢不都是你們倆的?

    王焱不吭聲,就哭,王爸爸嘆口氣自己也不愿意看著孫子這樣,調頭就出去了,王超是壓根就不知道,老王家現在就是這意思,你李波家里不是愿意嘛?你們家有錢,就你們家出錢給辦,你們家都管吧,將來女婿倒插門也行,人就給你們家,你們家敢要,老王家就敢扔,你別看就這么一個孫子。

    李波娘家媽也看明白老王家的意思了,你們不就覺得我不敢嗎?

    當著王焱的面。

    “媽樓上還有個房子,原本合計你們倆條件好,犯不上住單間,現在是特殊時期,王焱啊你家里也是不愿意,這樣,房子就住我們家的,你家要是給出裝修錢呢,這錢是長輩給的,你就拿著,要是不愿意給呢,阿姨也沒有二話,咱們手里有多少的錢就辦多大的事情,阿姨給你們辦,放心!

    李波家里的態度就非常主動,愿意叫女兒女婿都住過去,跟王焱也說了,你爸身體不好,該你接送你得接送,你不能不管,不管的話,那就是混蛋,你爸媽生你一場,在生氣也不能那樣。

    王焱回家就跟徐秋華說了,房子住李波家的。

    “家里是沒有給你房子還是怎么樣?你就愿意做上門女婿是不是?”徐秋華來火了,家里不是沒給你房子,住自己家的舊房子跟住人家的舊房子,有分別嗎?

    “你們是想給了,給我一個房子就讓我感恩你們一輩子,我不住,我寧愿出去住露天地去!

    王冉這才要進門,就聽見王焱喊的這句話了,你說把王冉給噎的,差點沒噎死王冉。

    “那行,你就別住,她家給你房子你就過去,要是不給呢,你們倆或者是貸款或者自己出錢買,沒人攔著!蓖跞皆捜釉谀睦锞突貋砹,原本是好心好意合計侄子結婚了,這邊房子早晚都要處理的,便宜別人不如便宜自己家人,她家的東西用的特別的小心,簡寧用什么東西多少年都不帶變樣的,就他自己的衣服不穿了留到現在也是干干凈凈的,可孩子不懂事啊。

    王焱看了一眼,沒合計自己姑姑能來,眼下也知道自己是過分了,他不就是生氣就把心里的話給喊出來了,其實并不是那個意思。

    王冉是真的就打算袖手旁觀不管了,簡寧那邊動作很快,他是看上了自己就得搬家,原本用過的都不要了,享受型的,手里再有點錢,簽下來抽出來時間去買家具,眼光還好呢,便宜的他看不上,買的東西也能保值,那以前結婚買的家具到現在還是那樣,用的很精心,現在拿出來別人看看也會覺得是值錢的。

    簡寧有事兒就給王冉打電話,像是家里搬家這種事情大部分她都是不管,管也管不明白,主意都是簡寧拿,買什么擺什么,家里要怎么裝修,全部都是簡寧一個人說了算。

    王冉跟王媽媽能不說嗎?原本房子打算給王焱,可孩子不懂事,她就是寧愿扔了也不給王焱。

    王媽媽的嘴還不算是緊,回頭就跟徐秋華說了,徐秋華現在合計的不是跟李波過得去過不去,王冉那房子買的時候自己是知道的,花了那么多的錢,心里有點怨恨老太太你怎么就不給留下呢?這不是說要給王焱的嘛,孩子在怎么樣你先把房子給扣住。

    在醫院陪著王超打針的時候給王焱去的電話。

    “你晚上帶著李波去你姑姑家一趟,原本你姑姑是說他們的房子要給你們倆……”

    現在金錢的面前,還說什么生氣不生氣的,生氣那是自己家的矛盾,東西先劃拉到手,到時候給不給王焱,那是她徐秋華說了算。

    王焱跟李波就說了,李波當時聽完面上沒有表情,心里樂開花了,她現在就知道了,自己絕對能拿捏住王焱。

    老王家就這么一個孫子啊,沒有第二個,雖然有個外孫子,可人家有錢不缺這么一點,怎么掙都掙不到王焱的頭上,徐秋華就是對自己在怎么樣不滿意,將來只能有這個兒子給養老,說其他的就都是白搭。

    李波人家心里就有主意了,在跟徐秋華碰上,人家就打算退讓一步了,這樣既顯得我懂事知道分寸我又得到實際的利益了。

    晚上兩個人就過去了,王冉回家才準備吃口飯,她也不愿意動,簡寧還沒回來自己就想對付一口就算了,簡寧說晚上不回來吃了。

    “李波來了,進來坐!

    李波對著王冉很有話說,這丫頭眼睛一轉那就不是一般人,心眼子太多,你就聽李波說話你就知道王焱玩不過她,這女孩子太鬼了,說話辦事面面俱到的。

    “阿姨跟我過不去,我不看在誰的面子上,我就心疼王焱,我是小輩長輩就是難為了,忍忍就過去了,再說阿姨也沒有說錯,我自己確實有做的不對的地方!

    徐秋華去李波家那一痛鬧,正常的女孩子能說自己錯嗎?可李波就說自己錯了,不但清楚的表明自己哪里做錯了,甚至話語里隱含著一絲別的指控的意思,她錯,那徐秋華豈不是更錯?

    王焱呢,現在也話少,坐下身就沒有話可以說,總覺得姑姑把自己給看透了。

    王冉怎么樣也得給侄子面子,跟李波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外面有人敲門,王冉踩著拖鞋出去開口,看著兒子拎著箱子站在門口。

    “你怎么回來了?給你爸打電話了嗎?”

    這是李波第一次看見簡承宇的面。

    “我爸說買房子了讓我回來看看,我就回來了!

    他回來就從來都沒拎過箱子,這突突然的,王冉心里擔心孩子是不是有什么事兒,接過手,簡承宇換了鞋。

    “這你得叫姐……”

    “喊嫂子就行!蓖蹯筒辶艘痪。

    王冉對著兒子笑笑,王焱都讓喊嫂子了,那就喊嫂子被。

    簡承宇叫了一句,自己在客廳里陪著坐了一會兒,李波倒是想跟簡承宇說話,她覺得自己的知識面很廣,見識的也多,企業文化是隨手就來,偏偏眼前的這個呢,是真的被當成繼承人來培養的,簡承宇不搭話,因為聽著李波說的東西覺得啼笑皆非的,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個樣子的,要是這樣的話,誰都不用做企業了,三言兩語能說的清,你現在就不是現在的位置了。

    李波見承宇不說話,以為自己說的對,更加賣力的說,王焱碰了李波一下,李波馬上就反應過來了,不往這上面在提了。

    “別笑話嫂子啊,我跟你開玩笑呢,我接觸的都是我們公司這種!

    王冉坐在一邊就尷尬,李波會說,可惜自己兒子就是不搭話。

    “你進去把衣服給換了!

    王冉合計人來都來了,那就出去吃一頓吧。

    簡承宇一進門,王焱動了。

    “我媽說姑你這個房子要給我……”

    王冉這回也沒著急,挑著眼皮看了一眼自己侄子,李波臉上倒顯得有些好像不知道的意思,王冉對李波又下了評價,其實就是一個晚輩,這個李波一開始他們都覺得會拉王焱的后腿,現在看,這丫頭不是一般的有心思,誰拖誰的后腿還不一定呢。

    ------題外話------

    大家雙節快樂

    /*20:3移動,3g版閱讀頁底部橫幅*/varcpro_id="u1439360";

    上一章

    |

    目錄

    |

    閱讀設置

    |

    下一章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