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嬸能嘮叨的人也只有五叔。

    “以前覺得張穎吧懂事聽話,現在看也不盡然了!边@玩意就是這么回事兒,不是親生的你指望人家真心誠意的對你不太現實,畢竟隔著一層呢,五嬸也不是要找茬,就是覺得吧,有些東西并不是你所看見的那樣。

    說張穎不好,她還真說不出來,過年過節的,兒媳婦禮節就都到,到日子就來電話,跟婆婆也能撒嬌,該買東西一點不手軟,說白了自己養大的兒子,一直握在自己的手心里,現在歸另外的一個人管了,多少就是有點不適應的,或者說以前徐瑤管王博錢的時候從來不吭聲,至少王博沒回來要錢,男人花點錢怎么了?站在媽媽的角度,別說有理由拿出去二十萬,就是沒有理由,那花也就花了,張穎怎么知道錢少了?肯定就去查了,叫五嬸覺得最不舒服的就是,錢是你掙的嗎?這里面有幾個錢是你掙的?

    五嬸倒是淡然,孩子結婚了愿意怎么過那就是他們的事兒了,你當媽的總伸手管,弄不好還讓孩子覺得你討厭,當婆婆的原本就站在一個尷尬的立場,不如不管,你就放開,他們過什么樣是什么樣。

    “要就說你們男人啊心大!蔽鍕饑@口氣。

    五叔才懶得聽呢,自己轉過身拉著被子就睡著了,他干一天活還挺累的,哪里有心情跟一個老娘們說來說去的,五嬸這心里就翻騰上了。

    張穎看著銀行的錢堵回來了,臉上就有笑容了,背著王博跟自己娘家媽就嘟囔。

    “前幾天說是同事借錢,借出去二十多萬,我說他這不又給要回來了!

    張穎她媽一聽也是嚇了一跳,同事之間哪里有借錢借二十萬的,五萬就算是多的,再多就不能借了,覺得女兒沒錯,要是人家不還了你怎么辦?你就要相信一個道理,凡是跟錢扯上關系的,最后就沒有能落好的。

    “你別總跟王博生氣……”

    張穎搖頭,她什么時候總跟他生氣了?

    當著娘家媽也是抱怨:“一天到晚的工作,好不容易說是陪我去產檢,寧愿睡覺也不管我,我都懶得跟他生氣了,我婆婆……算了不說了,到底不是親媽,能對著有多好,外人看著對我好像多熱情似的……”

    親生的,說兩句,哪怕就是給個冷臉子,過后自然就忘,還能一起親親熱熱的說話,可婆婆跟兒媳婦之間一旦出現問題,恐怕修補的速度就沒有那樣快,五嬸挑張穎對她好不好的同時張穎也在挑,她這頭懷孕,就沒有看見婆婆有什么動靜,你說倒是來家里看看自己啊,她婆婆就跟沒事兒人似的,她挺著肚子,還得自己老娘過來家里給收拾屋子。

    五嬸這人呢,最不喜歡干的就是家務,她愿意干大活,你看家里生意里外里她都跟著伸手幫一把,多累的活她都能干,但是細致入微的收拾家里打掃個衛生,偶爾一次還行,要是天長日久肯定她干不了,在一個五嬸也想了,張穎娘家媽住的近,就近就方便照顧了,誰知道張穎心里還挑婆婆對她不夠關心。

    張穎她媽瞪了女兒一眼:“你婆婆就夠好的了,沒住一起,不找你毛病,差不多就過去了,我不是天天給你收拾!

    “那能一樣嗎?合著我媽就是天生的保姆?”

    張穎心里還不舒服呢,她媽離得近就該死?誰沒有媽,誰不知道心疼?

    字里間好不掩蓋對五嬸的抱怨,轉身跟自己回婆家,五嬸給張穎拿了幾盒海參,家里就這東西不缺,告訴她每天都吃,對大人孩子都好,五嬸挺高興的,你看兒媳婦回來了,里外里忙活著做飯。

    “媽,不用了,你看你還挺忙的,我來的時候就吃了!睆埛f拽著婆婆的手,兩個人親親熱熱的說話,張穎表面上能顧到的就覺得能照顧到了,五嬸心里在有意見,一看兒媳婦來了,小臉上就都是笑容,自己也滿意,五嬸對找這個兒媳婦心里可滿意的很,畢竟拿得出手,王博這老婆長得那叫一個漂亮。

    怎么樣日子都要過,大家都是想往好的方面發展,王博工作就是這性質了,張穎知道想賺的多,還想叫他時間多這就不現實,張穎跟三叔家的兒媳婦走的就不是太好,人嘛待在一起就難免有個比較,人家學歷比她高,又會來事兒,家里家外,哪怕就是王奶奶都是喜歡三嬸的兒媳婦多,王媽媽就更不用說了。

    這事兒還真不是王媽媽偏心,三叔這兒媳婦那小嘴,這個甜啊,就沒有她顧慮不到的事情,眼神好嘴巴勤快,看見誰都出聲,一說話就愿意笑,還會說話,能抓住你想說的往下說,你說王媽媽不就是王焱那么一孫子嘛,王焱人在外面,外孫子也在外面,三嬸的兒媳婦就領著自己孩子,她跟婆婆干活的時候就把孩子送到王媽媽家,人家小媳婦兒也會養孩子,孩子特聽話,大的還會幫忙照顧小的,聽話的孩子誰不喜歡,總是往前湊,跟三叔兒媳婦的感情自然就不一樣了,張穎看著就眼睛疼,覺得大伯母吧跟誰說話好像就都是那樣,可實際里并不是那樣的,對三嫂比較好。

    大家一起吃飯,這王奶奶現在這個年歲,可能有一天沒一天的,桌子上王媽媽吃山藥就叫三嬸的兒媳婦,知道她喜歡吃山藥,三嬸的兒媳婦就說王媽媽最疼她了,前幾天她從王冉家拿走了不少的衣服,今天身上穿的那件就是,是全新的。

    “給我姐打個電話吧!

    都到飯點了,看看王冉在哪里,要是能回來吃飯,就讓丈夫出去接一下,人是鐵飯是鋼,怎么樣也都得吃飯不是。

    王媽媽笑呵呵的:“她啊,一天忙什么我都不知道,沒去外地,不知道來不來!

    人家三嬸媳婦兒就給王冉去的電話,王冉說回不來,她張羅也知道王冉喜歡吃什么,隨意的說了一句:“那等晚上的,我給炒兩個菜,叫他給我姐送過去!

    這不就是當弟妹的關心姐姐嘛,人家兩家走的好,真有感情做到這個位置好像也并沒有什么錯,可張穎看著心里就發賭了,有這么一個會來事兒的,簡直就是小神仙啊,有她顧慮不到的事情嘛?敢情好人就都讓她給做了。

    看不慣三嬸兒媳婦這樣,覺得有點過于諂媚了。

    張穎跟王冉的關系一般般,結婚的時候王冉忙,沒趕上,當時也跟王博說了,王博那是弟弟,能理解的也沒往心里去,結婚不就是吃頓飯嘛,王冉這個性就不是天天能去別人串門的人,她加上工作能去別人聊天的機會就更加少,張穎自己端著,不肯主動走,她結婚大姑子缺席,就連一句解釋都沒有,隨后看見自己又是訕白白的,除非她賤,她才會送上門。

    “這衣服挺好看的,在哪里買的?”五嬸夸了一句,她也不經常出去,家里的衣服穿來穿去就那幾樣,大部分都是張穎給買的,孩子的心意肯定就是好的,可她不能明白老人的心思,五嬸覺得買的衣服有點不合自己心意,也不能開口說,人家是真心實意的,那你就收著 被。

    三嬸的兒媳婦笑:“我姐給的!

    張穎跟王博回家,上車譏諷了三嫂一句。

    “撿別人的衣服還揀出來癮了!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蓖醪┐塘艘痪。

    他就討厭自己老婆這樣,時不時就來這么一句,你看不慣你可以不看,這話說的,什么叫撿衣服穿?再說他姐的衣服不好的根本就不可能給人,就張穎查王博銀行戶頭的那一次,夫妻倆就憋著一股勁兒。

    張穎張張嘴,最后到底還是沒發泄出來,她深呼吸,告訴自己,別跟王博一樣的,他就是有毛病,神經病。

    回家摔門就回房間了,這事情就算是過去了,張穎一個月工資不到五千,工作也挺輕松的,按時上班按時下班,同事也難免會有個聚會的,大家都說帶丈夫,她就推。

    “不行不行,我家王博天天加班……”

    說的就是實話,同事也知道她老公似乎很忙,大家就開玩笑說:“不來就是不給你面子,要不然怎么都能替老婆圓了這個場!

    有人這樣說了一句,就是樂呵被,來不來的,你堅持說不能來,誰還能逼你?

    張穎也沒辦法,她結婚以后就應該跟同事吃個飯,可惜王博一直騰不出來時間,這就回家跟王博商量,王博十點到家的,到家家里沒有任何吃的,打電話叫外賣,張穎不讓他叫。

    “馬上就睡覺了,明天醒了在吃!

    王博這是忍著沒有發泄出來,他一個男的也不像是女的需要注意體型,吃不飽睡覺就都睡的不安穩,單位的晚飯六點開,忙到現在你說他餓不餓?不讓吃也就算了,想著趕緊睡,早上起來吃就得了,結果張穎墨跡他。

    “我跟同事都說好了,明天你……”張穎說著叫王博幾點幾點到什么酒店,大家一起吃頓飯。

    “我請不了假!蓖醪┳鹕,怎么事先沒跟他說?這事兒怎么樣也應該先提前打個招呼吧?他明天當天請假就肯定是請不下來的。

    王博看著張穎就覺得有點煩人,沒指望她能幫自己分擔什么,可她能不能別添亂?

    結婚的時候就挺好的,沒要孩子的時候也挺好的,可她一懷孕,整個人就好像都變了,不知道這是本性,還是原來的性格是本性,反正王博不是很喜歡。

    張穎順著王博的胸口:“你試試被,要是不行,那也沒有辦法了!

    王博出口氣,說明天自己問問的,兩個人就睡了,大半夜的張穎吐,從床上起來就吐地上了,她自己難受就沒有辦法收拾地面,誰都是父母心疼著出生的,王博還在床上睡覺呢,王博這人一到睡覺的時間他就昏迷狀態,除非是早上,他的神經能敏感一些,張穎就上手推王博,王博沒有動,她自己含著眼淚把地面給收拾干凈的,早上她媽過來給送早飯,兩個人都不做飯,都買著吃,平時這樣吃行,那現在張穎懷孕了還敢這么吃嗎?

    人家丈母娘進門也是抱怨,她早上去市場回來就著急給孩子們做飯,腳崴了,看見女兒就嘮叨了兩句,誰心里能永遠跟湖水表面似的那么平靜。

    “我養你就吃虧了,你看結婚跟沒結婚也沒分別,我還得天天侍候你,我天生就是老媽子命……”

    張穎這心里原本就不順氣,不說她懷孕了王博應該怎么樣,她怕自己半夜摔死了王博就都一點反應都沒有,他特別放心是不是?她以前自己也不是這樣,可懷孕之后要求確實多了,主要跟別人一比,王博算是個丈夫嗎?他付出過什么?

    “王博你給我起來……”

    張穎她媽一看自己女兒這樣,眼睛瞪得老大,這個死孩子,你要作死是不?你喊他干什么?

    自己上手去拽張穎,可張穎昨天晚上就是憋著一口氣,今天不發泄出去,她能瘋了,對著室內喊:“王博你起來,你要臉不要?我媽天天跟保姆似的侍候你……”

    “祖宗,祖宗啊!睆埛f她媽出手打張穎,你這個死孩子,什么話你就都能說,你還過不過了。

    王博醒了,披著衣服,當著岳母的面還笑嘻嘻的,有氣也不能跟岳母使不是,畢竟岳母對他不錯,王博就問張穎怎么了,張穎就抱怨,昨天晚上她吐了,推了王博半天,他就是沒有動靜。

    岳母嘆口氣:“王博啊,不是媽挑你,她現在這樣,你就上點心!

    王博笑呵呵的,表面上好像一切就都正常,都單位,男人之間也會聊天,說說自己老婆,說說自己岳母,講岳母的比較多,有些就說自己岳母就是攪屎棍子,在他們夫妻當中各種攪合。

    “我那岳母就是,看不上我,早晚我倆得離婚……”

    他不明白的是,你攪合能攪合出來什么?你女兒離婚了還能嫁給什么好樣的?

    王博聽了心里嘆氣,他岳母倒是沒有那樣,不過也夠他喝一壺的了,誰自己的家愿意天天看著岳母進進出出的?他還需要自己的空間呢。

    張穎她二姨家的孩子在銀行工作,快年底了,銀行不是有額度嘛,這一年還沒有完成,就到處找朋友,叫朋友存錢,半年起當然利息會高一些,高也沒高出去多少,可不少也是錢啊。

    張穎她媽就跟女兒開口了。

    “你跟王博說一聲,就半年,你也當幫幫你姐了!

    張穎一合計,這事兒自己就能做主,沒跟王博說,背地里直接就把錢給存了,她是先提出來然后在存的,王博有手機通知,當時忙也沒顧上,晚上開車回家才想起來這事兒,合計張穎能說,結果張穎從頭到尾就沒有提過一句,你說王博心里能高興嗎?

    不管錢拿著干什么用了,你倒是吭一聲?他動錢就得交代?

    王博不想鬧的家庭不和睦,可心里不舒服,跟自己媽了說吧,他媽估計也得鬧心,正好給王冉打電話,就順便說了。

    王冉就勸,兩口子之間別計較的太多,她賬戶里的錢,動了簡寧也不會管啊,同樣簡寧也是,王冉覺得你要是想好好過,別彼此不相信對方,你交給她了,不就是信她了,王博就說以前徐瑤不這么干。

    “你打住,王博你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你不能總去想你前任是怎么樣的……”

    王博撓撓頭,他就是順嘴就說出來了,他不是想念徐瑤,只是徐瑤那時候確實把錢的方面做的挺透明的,干什么用了一是一二是二的跟他說,并且就都有記錄下來,王博記不住了自己去找,錢一對就能對上,都是從不信任慢慢積攢起來的。

    王博下班之后特意給張穎買了一些吃的,拎回家,張穎的臉色好看多了。

    兩口子好了沒有兩天,張穎她媽過生日,王博就說給買點禮物,買點好的,畢竟丈母娘那么照顧他不是,張穎就笑,說不用。

    “我媽什么就都有!

    王博就一定要給買,張穎壓不過自己陪著王博去的,王博給丈母娘買了一條紅寶石項鏈,多少就是那意思了,這東西還算是能戴得出去,王博也沒少砸錢,挺高興的一家人就坐在一起吃飯,然后第七天岳母穿了一件大衣,王博就說這大衣好看,他馬上就要上班了,打著哈氣,覺得這大衣老年人穿了正好,回頭叫張穎也給自己媽買一件。

    “那是,你眼光好,穿著可暖了!

    這是典型的低調款,貂毛就都在里面,外面就跟普通的羽絨服是一樣的,別小瞧這一件大衣,兩萬多呢,這是張穎給她媽買的,說是王博給的,張穎是給王博做面子,也覺得自己媽是辛苦,多給點怎么了,王博不也說了嘛,當時她逛街就買了,買完之后怕自己媽覺得貴不收,就說是王博給買的。

    王博從頭聽到尾,現在算是聽明白了,這是拿著他當借口,背著自己給她媽買大衣?

    不是買不行,事先為什么不說一句?要不是岳母說,他都不知道。

    王博開車到單位,領導找他說話,領導現在是閑的沒事兒就關心關心王博,王博就跟自己領導說這事兒了。

    “你呀,別想太多,女人就都是這樣的,誰家孩子不是老娘一手拉扯大的,給買點就買點,你就當沒看見吧!贝钅锛疫@似乎就成了慣例,領導家的老婆也是這樣的,不僅搭娘家呢,娘家的所有人就都管。

    王博苦笑:“我沒不讓她給她媽買,跟我說,難道我就能不同意?她媽過生日我特意跟她出去給買的禮物,她可以告訴我,她想買件好一點的大衣……”王博覺得心口挺堵的,張穎就是典型的口不應心,那天她怎么跟自己說的?說她媽不要?

    領導叫王博別把注意力都放在這事兒上面,工作要緊,等王博出去之后,自己就念叨著,王博這老婆找的,貌似就有點不合適,你看從王博結婚開始,他整個人情緒工作狀態就都不對。

    王博就這樣依舊沒有跟五嬸說,說了五嬸會怎么對張穎,自己瞞著吧,張穎大半夜說肚子疼,王博睡迷糊糊的被叫起來,他都要瘋了,這一到晚上不是吐就是想吃東西,要么就是肚子疼,折騰他好幾天了,王博就受不了這個,你說他自私說他什么都好,他真扛不住了,要是結婚就都這樣,還不如當光棍呢。

    坐起身自己擁著被子:“我求你了,你放過我行不行?”

    張穎這哭的成淚人兒了,她是真的肚子疼,王博現在什么意思?自己爬著給自己媽打電話,王博這才發現不對勁兒,打電話叫120可張穎就是不讓他碰,跟瘋了似的。

    “你滾……”

    又是喊又是叫的,張穎娘家媽先趕來的,進門惡狠狠的瞪了王博一眼,抱著女兒試著安慰女兒,告訴張穎沒事兒,張穎說自己肚子疼,原本就疼,現在被王博給氣的,更疼了,他以為自己是裝的是吧?

    小臉煞白煞白的。

    “媽,我過不了了,我早晚就得死在他手里……”

    “別瞎說!

    張穎進了醫院,她這情況也沒什么,可她自己覺得不行,醫生就勸她盡量放輕松,別什么都想,張穎她媽叫王博去走廊。

    “王博啊,她說肚子疼,你怎么能不信呢?”

    張穎她媽都覺得不可思議,這是你老婆,肚子里的就是你的孩子,做丈夫的不是應該妻子一難受,馬上就去醫院的?你這簡直就是比冷血還嚴重呢,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兒?想不想過了?

    王博沒有不信,他就是被折騰的有點煩,天天晚上都有事兒,誰扛得?他每天對著電腦超過十二個小時,你知道他也是有承受底線的,他真的怕別人來煩他,怕死了。

    王博一張嘴也解釋不清,不僅丈母娘說他,就連五嬸也說,說王博粗心大意的,叫他對張穎多上點心。

    王博都要瘋了,真的要瘋了,去找王冉抱怨。

    “我一天到晚的上班,回家還得侍候一個,姐,我不想過了,我想離婚!

    王冉一聽腦仁疼,你老婆現在懷孕呢,就為了這點小事兒你就離婚?這成什么了,誰才結婚的時候沒有一點摩擦,這事兒說到底張穎也不算是錯,女人需要別人關心,她都能想到,張穎這就等于自己生活,好不容易晚上盼到王博回來了,叫他干點什么,王博肯定又是不愿意了,王博的個性她還能不了解嘛。

    王博抓著頭發:“我過不下去了……”

    王博不回家,睡單位,有家不回,他害怕回家就看見張穎的眼神,害怕丈母娘又在背后勸他,王博就特別怕對上丈母娘那種一副我都是為了你好的樣子,有什么話都不敢說,好像自己回頭就能虐待張穎似的,明明對他不滿,還得裝著笑,笑又笑不出來。

    王博心里是不想過了,自己的錢自己就要把握在手里,錢是錢,情是情,在單位打電話問張穎,自己那錢她用哪里去了,張穎一聽就傻眼了,你的錢?你現在跟我說你的錢?我們倆是兩口子,什么是你的錢?

    張穎找五嬸抱怨,五嬸一聽,質問王博。

    “你想干什么?”

    五嬸就看著王博不是好折騰,結婚才多久,你就這樣,你什么意思?不想過了、

    張穎找五嬸告狀,王博就更不回家了,他一不回家,張穎懷孕想的就多,就覺得外面是不是有人了?要不是有人,你怎么突然就跟我算的這么清楚了?越是這么想,她就越沒有辦法冷靜下來,王博這岳母就總找他談話,談一次王博就對張穎的感情冷淡一點,談一次就厭煩妻子一點,在岳母的心里,就她女兒辛苦。

    張穎這都小十天沒有看見王博了,他就繃著不肯回家,這算是怎么回事兒?

    自己把錢就全部都還回去了,你不是覺得我坑你錢了嗎?你也不用那么小心眼。

    “我告訴你王博,我家不是沒有錢,你的這點錢我還沒看上!睉嵟膾焐想娫,等掛完電話自己冷靜下來也覺得自己鬧的過了,原本就是身體不舒服,怎么鬧著鬧著就要成離婚了?張穎也沒想真離婚,她媽又勸,說你要是離婚了,你還能找到什么好的,對著王博就寬容一點吧。

    “夫妻生活就是這樣的,大家彼此都退讓退讓!

    張穎他媽找到五嬸,五嬸跟著去的王博單位,王博怕丟人,不愿意在單位說,五嬸也知道王博在乎什么,逼著王博表態了,說是晚上就回家了。

    “兒子啊,媽不是想難為你,可你都結婚了,你不能這樣啊,就因為吵架就要離婚?”

    王博聽不進去,叫自己媽走了,這工作就不順心,他最近注意力不集中總是出錯,上面領導說了他好幾次,都擺臉色看了,領導就是這樣的,你干的好呢,他愿意給與你長輩的關心照顧,大致方面能過得去的他就睜一只的都叫你過去,可工作不行的話,你還有什么仰仗?

    王博坐下來跟張穎談,他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說的。

    “我也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跟我搞對象的時候你就知道我是這樣的工作環境,我壓力很大,每天對著電腦,天長日久的我也郁悶,我每天都加班你不是沒看見,回到家你總要求這個要求那個,張穎啊,我不是情圣……”王博就可著自己的缺點說,可能有那種特別會浪漫的男人,特別會討女人心,他不行啊,他真不行,什么晚上想吃什么叫他出去買,這種在王博來看,他不覺得是浪漫,他只覺得是折磨,你想吃,你下班的時候你就買好了,你不能指望一個丈夫加班回來,然后開著車滿大街的給你找東西吃去,你這是虐待我。

    張穎不吭聲。

    “還有錢動了你為什么不能跟我說呢?之前我動錢,你是怎么跟我說的?”

    張穎覺得王博算計的太清楚,夫妻之間哪里有這樣過日子的?我動了你的錢?不是兩個人的錢嘛,這話太傷她了,張穎也反駁:“你一天到晚的忙,你說我從我懷孕你管過我一次沒有?人家去產檢都有丈夫陪,我呢?我半夜吐了你睡的不省人事,叫你也沒用,我挺著肚子我得去擦地,早上你就從來沒有過一次給我買早餐,一次都沒有,我說肚子疼,正常的男人聽見懷孕的老婆這樣說,應該會害怕吧?我在你的眼睛里沒有看見……”這點是張穎最不能理解的。

    王博可以累,他累的不行了,就想睡覺,可那時候自己叫他,說自己肚子疼,他依舊還是迷糊,這是人嗎?

    現在就是你的道德出了問題,往小了說這是你不小心,往大了說就是你根本沒往心里去,你沒把我當成是個貴重的物品看,你覺得我完全就沒有問題的不是嗎?

    反正說開了也是誰都不讓誰,王博原本就特別想問問張穎她媽的那件大衣的事兒,可倒了嘴邊,到底還是咽了回去,行,他就忍了。

    日子好像還是正常一樣的過,王博盡量努力,張穎要是產檢了,他請假,自然十次有九次是請不下來的,張穎也努力配合王博的腳步,她晚上就是想吃什么了,也不說了,自己忍著,實在不行就自己出去買去,別用人家,省得人家滿腹的抱怨。

    兩個人現在還真是相敬如賓,張穎現在就覺得自己最大的錯誤,就是要了這孩子,真的她后悔。

    沒有這孩子,不管是離婚還是怎么樣的,她都有的選擇,女人結婚就是一道分水嶺,叫她離婚吧,她不甘心,不離婚吧她又覺得自己吃虧,有的話跟自己媽都不說了,說了能有什么用、她媽就一個勁兒的叫她跟王博過。

    孩子到了五個多月的時候說是胎心停跳了,張穎也不知道自己是松了一口氣還是憋了一口氣,反正心情挺復雜的,也是真傷心,最最傷心的估計就是兩家的老人了,張穎她媽不知道怎么感冒了,天天去吊水就這樣還沒好,五嬸也沒好到哪里去,臉色不太好,張穎重新上班,王博依舊忙,張穎喜歡跟人聊天,網上接觸的人也是挺多的,聊著聊著就難免有聊順心的,她現在的丈夫就是一個擺設,沒有女人不喜歡被人疼的,網友有約著張穎見面,張穎拒絕了,到底還是沒有跨越過那道底線。

    張穎對五嬸就特別好,里外里的能上手的就都幫,也許是因為婆婆是站在她這邊的,比以前更加熱情,五嬸就覺得王博有點不懂事,可自己的兒子在不好也是好的,她不是不知道王博的想法,心里念著徐瑤是吧?

    這點五嬸就錯怪王博跟徐瑤了,徐瑤是真的沒有想過回頭,人家有自己的日子,有兒子有錢有瀟灑,不想結婚不想受氣,也忍不了氣,從王博還完錢,就再也沒有聯系過,王博呢也不是舍不得徐瑤,他都結婚了還舍不得什么啊,就是先入為主,就好像你之前吃到過一道菜,覺得很美味,然后在吃了一次,這次的廚師做的不如之前的那位,你難免就會說一句,這種說出來的話就是無心的,可是放在有些人的眼睛當中,這就成了罪過。

    這世界上那有那么多的此志不渝,那有那些的?菔癄。

    張穎自己有了私心,自己的錢自己攢著,不放到一起,跟王博算得清清楚楚的,生活費花王博的,買東西就都是用王博的錢,這個世界沒有傻子,誰都知道為自己謀一些福利。

    張穎她媽也不是感覺不到自己女兒的變化,總勸,叫她好好過日子。

    “你要是聽媽的話,你就相信媽,媽吃的鹽就比你吃的米都多了!

    張穎是這耳朵進那耳朵就出了,現在對王博也沒有太特別的感情,當初也不是談戀愛走到一起的,你說愛情在他們兩個中間就不存在,官方的見面,然后就結婚了之后在懷孕到現在分心,就這么一個過程,沒有誰離開誰就活不了的問題,特別是在張穎有了防備之心的情況下,她查了王博那筆錢的走向,都以為她是傻子呢是吧?

    “你有同事在日本嗎?”

    王博吃飯呢,就聽見張穎問了一句,自己下意識就回答:“沒有啊,我同事怎么會在日本!

    張穎給王博夾菜,這就對了,你沒有同事在日本,可是你卻把錢打到日本去了,你打給誰了?

    既然打出去了,那后來這個錢又是誰給的?

    張穎心里彎彎繞轉的很快,謹慎的看著王博,面上卻不動聲色,真是行啊,人家就是一直在耍自己,偏偏自己就看不透,誰說王博憨厚的?他渾身上下哪里就憨厚了?他就是黃鼠狼。

    張穎笑呵呵的給王博夾菜,王博合計了,不能離婚那就好好過吧,特別是在張穎現在這種情況下,他是對不起,當時他就合計到了,要不是自己不上心,孩子也不至于就胎心停跳了,還是自己占據的因素過多被,他是對不起的一方,沒愛情也能有愧疚是吧。

    借著這份愧疚也得好好過。

    張穎跟王博商量,說自己要做投資理財,王博是不太想做,他家就沒有幾個人相信這個東西,做投資理財你也是為了賺更多的錢,王博覺得錢這個東西夠花就好,真沒有必要特意的追求,有點打嗝,沒給準話。

    張穎現在就是在努力的轉移錢,準備好了到時候就會提出來離婚了,王博一個月掙多少錢她心里清楚,這房子自己是肯定要不上了,可結婚的時候她家也出這個錢了,怎么也得算清楚吧,她跟王博結婚一場,為他懷孕現在孩子沒了,他是不是就應該給自己一點經濟賠償?

    張穎私下詢問過,如果離婚自己能得到多少,得到的答案她很不滿意,她付出自己的身體,最后什么都撈不到?法律不肯給的,她就靠自己的手去搶去掙。

    張穎才不管五嬸對她好不好,那是五嬸自愿的,她可沒有求著婆婆對她好,再說都要鬧到離婚的份兒上了,誰跟誰親?五嬸要是知道了,掉過頭第一個對準的就是她的臉,兒子親兒媳婦親?她可不是小孩子了,當然要為自己著想著想了。

    張穎堅持要做投資,王博也攔不住她,王博上哪里就有這個心眼,合計張穎人家現在就是有外心了,王博有時候看著挺精的,有時候其實也挺缺心眼的,忙工作自己顧不上家里,張穎身上發生什么變化了,他根本就不清楚,也不怪人家張穎說王博,懷孕的時候你一點心思不往人家的身上放,孩子打了你依舊不往她身上放心思,這么明擺著變化,你就跟瞎子似的看不見。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