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311 請您不要傷害我

311 請您不要傷害我

    早上四點半單位的車到樓下,來接王博,昨天的工作還沒有做完,領導也是沒辦法,不得不趕不是他不讓員工休息,現在沒有辦法休息,王博把手機扔到被子里,可惜依舊在響,他已經要瘋了,他都連續三天沒有睡好了,坐起身恨恨的看著手機,手機好不容易不響了客廳里的座機跟催命的似的,王博掀開被子光著腳接起來電話。

    “車已經到樓下了!

    頭還暈乎乎的就到單位了,一車的人就沒有一個精神的,一個辦公室大部分全部都是高度近視,不僅近視貌似這段都有加深度數的情況。

    “老王有眼藥水沒!

    同事拍拍王博的桌邊問了一句,眼睛難受的厲害,睜不開,看著電腦還好,一離開電腦看著窗外就難受的緊,說實話加班加點的干他們真是拼出來血了,王博拉拉自己的抽屜,誰知道眼藥水叫誰給拿走了。

    “不知道哪里去了!

    七點大家去吃早餐,早餐給準備的很是豐富可以算得上應有盡有了,種類很是繁多,單位的領導也不是傻,想叫驢馬出力總要先給吃飽吧,幾個工程師胃口都不好,晚上吃的晚又吃過宵夜,睡的少起的早,根本就吃不進去東西,這個點不吃,到十點又會餓,等于是強逼著自己往下咽,福利待遇好有什么用,你得有命去花才行,工作就是這種緊張的進度,照比著前兩年現在的經濟肯定就是大幅度的跳水,不過他們還好,干的多得的多被,全公司上下今年分紅全部都翻一番,從上到下就沒有一個不累的,據說下面一般水平的,分紅拿到手都是六七萬這還不算上年終獎等各種獎金,王博他們這種就更加有可看性了。

    養家的男人不敢說累,活著就有壓力,怎么也得為老婆孩子打算,拼了老命的不停賺錢賺錢,不能對著領導抱怨,一句話都不敢說,甚至愿意這樣累,累說明效益好,說明有錢拿,當一個男人也不是一件輕松的事兒,是沒管孩子了,就差沒爪子全上然后去劃拉錢了,現在什么東西不要錢?他們也委屈呢,總說他們不管家,要怎么管家?一工作爹媽都快要忘記是誰了,還輔導孩子哪里有這個閑心,他們也想回家帶孩子,然后老婆各種牛逼,老婆能賺,他們就不用挨累了啊。

    王博壓根就沒下去,自己兩張椅子合到一起,披著衣服就躺下了,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吃過飯準時準點的開始工作,晚上十點多這還是領導好心,明白力氣得省著一點用,領導親自說要送王博,車開到王博眼前,降下車窗。

    “王博啊,上車,順路正好送你一程!

    領導跟員工之間也是需要溝通溝通的,作為領導來說,他希望手底下的員工就全部都能保持現在這種狀態,家里有事情他們千萬也不要參與進去,孩子生病了孩子的所有事情都有孩子的媽媽們去負責,男人賺錢養家,女人就負責家庭活動,自古以來就是這樣的,他希望王博結婚,并且希望王博感情順利,他盼望著所有男性員工都早點生完孩子早點收心,聽別人說的,說王博跟女朋友分手了。

    王博拎著電腦準備上車,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電腦就掉地上了。

    “小王啊,最近是不是就挺累的?”

    王博沒什么心思拍領導馬屁,要是平時自己還能說上兩句,現在全身心的都是累,不愿意開口,你想啊,人精神都沒了,還能舔著臉去夸領導去套近乎?反正他是做不到的。

    領導就想跟王博談談心,王博就是不往正題上說,兩個人驢唇不對馬嘴的說了半天。

    “女朋友不是處挺好的,男人啊該低氣的時候就低氣一點,女的也不容易不是嘛……”

    男性員工領導盼著早婚早育,女性員工老板這是恨不得你永遠別結婚別生孩子。

    王博被領導送到小區門口,自己從車上下來,領導開車就離開了,門口的保安認識王博:“這個點才下班啊,真是夠辛苦的了!

    王博牽牽唇角,回到家,一室冷冷清清的,人到了特定的年紀,就不是父母能管得住的范圍,更多的是傾向于跟伴侶說說自己工作上的事情,發泄發泄自己的牢騷,哪怕父母就是在關心,總是少了那些什么,王博坐在沙發上,吃了多少天的外賣了,想換樣吃點,這個時間了,還哪里有什么可吃的,除了泡面就是各種快餐,吃的他想吐。

    五嬸給王博來電話,還是說叫王博看對象的事兒,王博從來沒有對他媽發過太大的脾氣,這次真的控制不住了。,

    “我見?我用什么時間去見?我哪里有時間?我一天恨不得全部的時間都在工作,媽我好累啊,我回到家還得去見另外的一個女人,還得去培養感情,我哪里找時間?要不然你就直接把人給送家里來吧,我掛了!

    五嬸覺得這孩子說的是什么話啊,誰家好好的姑娘跟你處都沒處呢,就直接上門了?像話嘛?這說的是人話嘛?這不就是難為自己呢嘛。

    自己也被孩子氣的夠嗆,不過王博說自己累了,五嬸晚上就睡不著了,翻來覆去的,當媽的就沒有不關心兒子的。

    “要不然不干了?”

    五叔翻身,覺得自己老婆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當初都是有簽協議的,你看現在給的工資獎金什么都高,越是這樣你要是離開了,賠償的越是多,簽幾年五叔不知道,不過恐怕不會簽的少了就是了。

    王博覺得心里煩悶,只能去找徐瑤吐槽,控訴徐瑤。

    “就沒見過你這樣的女人,你耍完人就跑了,一點責任感就都沒有,當初是誰主動的?”

    徐瑤有看見,不過只當自己沒看見,她也不是圣母,明知道他媽不喜歡自己,還上趕子送上去給人湊,她就想活的自在一點,多為自己考慮一點,想工作的時候就多做一點,不想工作的時候就少做一點,待在家里看看沒有營養的電視劇,吃點小零食,日子怎么精彩怎么過被。

    王博這一拳就是打在棉花上了,徐瑤不是為了嚇他,她是一個活的很自私的女人,沒有人就不自私,她想要的就是舒心,當我覺得這個對我有利,我會主動出手去爭,當我知道這條路行不通的時候,她不會墨跡,會轉身馬上走人。

    徐青鬧著要出國,可現在出國手續哪里就是那么好辦的,徐瑤不管,她父母則是輪番上陣轟炸,就是要徐瑤為徐青的掙錢夢買單,徐瑤自然不會掏這個錢,堅持自己沒有,她父母除了罵她也沒有別的辦法,不過有親戚可以借,又找到舅媽家,舅媽覺得無語。

    “借錢?”

    過去借錢就總不還,還躲人,典型的玩臉皮的,遇上這樣的小姑子你也沒有辦法,你總不能報警或者抓花你的臉吧,這不可恨,可恨的是她繼續賣弄著自己的臉皮,舅媽現在就想,你說徐瑤真是他們兩口子的孩子?看著可一點不像呢,人家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徐瑤這是基因突變吧。

    “又要借錢干什么?”

    徐瑤媽就說了,徐青想出國掙錢,舅媽撇著嘴:“你就以為國外的錢那么好賺?不是我說徐青,他做什么就都沒有長性,干個兩三天就不干了,工作不是挺好的?怎么就不做了!

    徐瑤媽撇嘴:“好什么啊,一個月就那點錢,養孩子就都不夠!

    舅媽心里暗想,這怨誰?念書的時候徐青不好好念,上了大學就更加是混日子,說實話他這個學歷恐怕人家拿著中專證的就都比他的含金量高,不是她小瞧徐青,徐青跟徐瑤根本就不像是姐弟倆,屬于吃什么都不夠那伙的,做什么都沒有真本事。

    “我跟你哥現在手里也沒有多少了……”

    徐瑤她媽堵著氣回到家:“你舅媽現在就是看不起我們家,你可得爭點氣啊,別被人瞧不起……”

    徐瑤她媽覺得這就是機會,行不行就看這一次了,到處借錢,當初給徐瑤借錢出國,兩口子那都是堵著氣,被孩子給逼的,覺得徐瑤這種孩子就應該天打雷劈,直接劈死,你見過有跟父母這樣鬧騰的嘛?誰家孩子就都出國了?就你了不起,那時候滿肚子的怨氣,覺得女兒就是白眼狼,現在借錢是帶著滿心的希望,覺得兒子出去回來就真的成了,肯定就有了。

    徐青想要錢,需要錢,他老婆逛淘寶的時候就說:“哎呀,這人中了一千多萬,一個二十多歲的姑娘……”

    兩口子就是感慨,你看人家這命運,有個姑娘在淘寶一家海外店花了一千多買了一瓶海藍之謎的眼霜,老板就贈送了一張價值兩塊錢的彩票,誰知道就是那張彩票叫這姑娘中獎了,徐青的發財美夢好像突然之間就找到了突破口,天天的買彩票,從兩塊錢起開始買,然后加注,越來越多,這個夢他不信能碎掉。

    徐瑤父母為了這個兒子就真的是拼了,家里不是還有房子嘛,人家兒媳婦一聽就不干了。

    “爸媽拿房子做抵押肯定不行,我也不同意!

    開玩笑,沒錢至少還有一個房子,她跟孩子將來還能有依靠,叫這兩個老的這么弄下去,將來房子沒了,自己怎么辦?她就是太過于了解丈夫了,知道他八成成不了他想象當中那樣的,靠刷盤子發家?這又不是做夢也不是故事,要是徐瑤愿意出錢,她樂得接受,誰叫姐姐有錢了呢,她手里有花不完的錢,給弟弟花點怎么了,動房子,別想,門就都沒有。

    徐青每天待在家里,他抽煙還抽得厲害,十塊錢一盒的煙一天要抽兩盒,晚上要是玩游戲呢,抽的就更加厲害了,他媽背著他嘟囔,可不當面說,這一個月下去開銷可就多了起來,玩游戲還喜歡買裝備,自己喜歡自己的號更加強一點,伸手就要錢,現在等于一家三口一齊啃老,小的那個就沒有辦法,畢竟那么大點,徐瑤爸媽現在這日子過的就精彩極了,你說買車貸款還沒還完呢,兒子工作不干了,兒媳婦今天買點這個明天買點那個,叫她回娘家去要點錢,人家兒媳婦直接就開口,她是嫁人,不是招女婿。

    徐瑤她爸也沒有辦法,只能在出去打工,自己賺點是點被,徐瑤她媽直接跑浴池給人搓澡去了,別小看搓澡這活,一個月搓下來數目很是客觀呢,就是對身體不好,容易得風濕之類的病情,她現在還能管這些,掙錢要緊啊。

    今天洗澡的人就比較多,從里面出來就差點躺在地上了,里面的空氣太悶,拿著電話給徐瑤打,徐瑤根本就不接。

    “聽說你女兒在國外呢?”

    徐瑤她媽這就找到知音了,跟一起干活的人就講自己這個女兒。

    “誰都管不了她啊,就沒見過這么心狠的孩子,跟狼似的,你對她多好就換不回來,以前高中畢業就嚷著要出國念書,逼著我跟她爸出去借錢啊,我跟她爸就差沒直接上吊吊死了,沒辦法啊,怕她死,只能給她借,現在人家學成回來了,原本以為我們老兩口能借上一點光吧,結果工作了工資是多少瞞著我們,瞞得死死的,一個月好幾萬好幾萬的賺從來不跟我們講,怕我們算計她,自己用名牌進出星級大酒店,家里父母都要去要飯了,她弟弟這畢業了就沒找到好工作,你說求她當姐姐的幫忙,眼睛一閉,打電話也不接啊,我只能出來打工,我到了這個年紀,還受這個累,我這個命啊……”徐瑤媽越講越覺得自己委屈。

    那些出來干活的多少都是因為家里有壓力的,兒子結婚,兒媳婦生孩子你說哪里不用錢?當老人的就真的能眼睜睜的看著不管?想管的話,搭上一份工資還不夠呢,就只能在賺一份,一聽說老徐家的閨女是這個樣的,大家就都抱不平了。

    “天打五雷轟啊,就這樣的孩子狼心狗肺的,你當初怎么就沒掐死她?”

    “是有點不像是樣子了,父母給了你生命,那給父母怎么了?給多少就是應該的,現在的年輕人,什么叫禮義廉恥就通通都不知道了,一個一個的只知道啃老……”

    “就是,你去告她,找媒體,我就不信她還不管你們……”

    “找什么媒體啊,弄臭了她,我跟她爸能高興?那到底是自己的女兒,我也就跟你們抱怨抱怨……”

    徐瑤她媽一個月賺了七千多,可胳膊腿就都出毛病了,人就整天暈暈乎乎的,頭腦不夠清楚,玩大命的給兒子掙錢,她這一掙錢徐青身上的壓力就減小了,原來自己媽還能這樣賺錢呢,他也沒看見,不就是搓澡嘛能有多累。

    *

    “王焱啊,你回家行不行?”徐秋華在電話里說著小話。

    去了王冉家,王冉也沒怎么管?不就扔著孩子一個人在家,就是有鬧鬧也沒有用啊,鬧鬧一個不大點的屁小孩子,懂什么?

    王焱無聲息的看著地板,他就是不想回家,自己說不好那種感覺,姑父試著跟他談過,他不是不知道父母有多辛苦,不是不知道自己父母也對他傷心,但是就是過不了那個勁兒,回到那個家,他就喘息不上來,覺得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

    王焱還記得,自己回家兩天,去語言學校,他媽是怎么干的,天天跟著他,監視他,說白了就是不相信他,那種感覺很不好。

    王焱沒有跟簡寧說的就是,當王超伸手打他的時候,他就想還手,當時一股氣沖到頭頂,他都有心想殺了王超,真是有那種憎恨的心情,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混蛋,但是確實存在這種想法的,不愿意跟姑父說就是因為怕姑父瞧不起他。

    徐秋華掛了電話,這孩子就是怎么說都不回家,自己收拾收拾屋子,然后直接奔商場去了,給王焱買了幾件衣服,給送過去。

    鬧鬧在睡大覺,他整天就都是處于昏迷的狀態,王焱在客廳里看電視。

    昨天姑父把鬧鬧的鞋子給刷了,王焱順便幫著收了回來,擺在一邊,鬧鬧不會穿鞋帶,王焱雖然會,不代表他就喜歡干這個呀,年紀使然自己就當沒有看見,放在一邊打算叫鬧鬧醒了之后他自己穿。

    徐秋華上門,王焱推開門。

    “媽……”

    “嗯,吃飯了沒?”

    王焱說還沒有呢,等著鬧鬧醒了一起出去吃,徐秋華這臉子就好不是顏色,這都幾點了還沒叫孩子吃上飯呢?

    “你姑呢?”

    “不知道啊,昨天晚上沒看見!

    王冉昨天回來的晚,她回來的時候王焱都睡了,早上又早早走的,徐秋華翻冰箱看看里面都有什么菜,自己在廚房忙活著,甭管這誰家的廚房,不能叫兒子餓著肚子啊。

    “你去叫鬧鬧起來吃飯,這都幾點了?十二點還在睡覺呢?”

    這孩子都懶成什么樣了?

    王焱叫鬧鬧,鬧鬧一點知覺都沒有,王焱想著姑父,這就是看著的學會了,簡寧喊自己兒子,從來不會大喊大叫的,先是摸摸孩子的屁股然后拍拍各種給捏按摩,叫他起床,特別有耐心,就是叫足三十分鐘他都不會生氣的,王焱脾氣不好,這點應該是隨了王超,你別看他表面不發火,火氣就全部都聚集在心里,等憋不下去了,他就干大事兒了。

    因為有簡寧做著樣子,自己上手先是扯開鬧鬧身上的被子,去扯鬧鬧的胳膊。

    “起來吃飯了!

    鬧鬧被王焱轉了兩三下,直接頭就朝下橫在床上,就這樣還不肯醒呢,王焱就坐在床邊給他按著肩膀。

    “吃飯了,有你喜歡吃的雞腿……”

    鬧鬧瞇著眼睛就是不醒,王焱又是拍又是哄的,好半天人坐起來了吧。

    “你先去洗個手!

    他出去自己盛飯,順便將鬧鬧的那一份給盛出來,徐秋華看著就覺得很是心酸,自己兒子以前都不會主動干這些,你看跑他姑姑家里來了,還得幫著他姑姑照顧小崽子。

    王焱回到臥室,鬧鬧果然又蒙著被子在睡覺呢。

    “簡承宇……”

    鬧鬧看著桌子上的東西,笑笑,果然是有他喜歡吃的,他很能吃,身體看著稍微有點圓,可身上實際是沒什么肉的,特別的瘦,王焱坐在另外一邊,兩個人沒有聲息的吃著飯。

    “你跟媽回去吧,嗯?”

    總待在這里不是那么回事兒啊。

    王焱胃口還是那樣,沒改善的太好。

    王超上班,同事就說孩子現在叛逆,說自己都管不了。

    “那是我祖宗啊,說不能說,打不能打,我真不知道應該怎么辦了,就一點不懂事,你指望他自己來心疼你,估計這輩子就不可能了,你說我這當爸爸的……”

    王超起身沒有繼續往下聽,他自己孩子都沒管教好呢,里面的同事抹了一把眼淚。

    “他媽就天天不上班的跟著他,就往網吧去,誰都攔不住,你稍微沒注意到,他就鉆進去了,為了他工作都不要了,跟他說,孩子還犯渾,說那是他媽自愿不要工作的,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大家也都是在勸,說孩子還小,現在還不懂事,慢慢就好了。

    王超點了一根煙,他知道自己的缺點,活的有點自我,徐秋華順著他,父母也不跟他一樣的,他橫慣了,說白了就是大男子主義,這種個性說想改,真就不是三天兩天的。

    徐秋華晚上回家就跟王超說,王冉不給王焱做飯。

    “我去的時候都快中午了,孩子早飯還沒吃上呢,最可恨的是……”

    徐秋華說著下午發生的事兒。

    她原本想著,畢竟自己孩子待在人家家里,自己力所能及的為小姑子干點什么被,她能做的就是給收拾收拾衛生,可簡寧家實在太干凈了,地上就連根頭發絲都沒有。

    “你把鞋帶穿上!

    鬧鬧有一雙紅色的小鞋,他就喜歡穿這雙鞋,王焱也是知道,因為長時間相處,就告訴他鞋子干了,他只要把鞋帶穿上就好,下午他們倆打算去博物館逛逛的。

    鬧鬧理所應當的攤手:“我不會!

    他沒有學過穿鞋帶,這活他也從來沒有接手過,不會覺得也沒有什么的,他就是不會的呀。

    王焱張著嘴,好半天自己拿著他的那雙鞋自己坐在沙發上就開始給穿上鞋帶了,叫鬧鬧過來看:“挺簡單的,你看一眼就會!

    “那也不會!濒[鬧就不看,他心思根本就不在這上面。

    王焱覺得其實有時候看著一個人聰明,可能他就是生活白癡,比如眼前的這位,會玩高雅的鋼琴,會彈吉他會打架子鼓好像他不會的就太少,成績還好,可惜生活方面就是一個無能兒,王焱想起來某天鬧鬧叫自己幫著他把手機充電,王焱也不是故意去看鬧鬧手機的,那手機上面標的都是什么?

    餃子館,中國料理,西餐,日本菜,法國菜通通就都是這些,就一吃貨。

    襪子沒有洗過,衣服不會疊,鞋帶不會穿然后自己還特別的理直氣壯,說自己就不會干這些。

    徐秋華當媽的,自己的孩子自己的鞋帶他穿過幾次?

    “不是我挑王冉,她也沒時間管孩子,簡寧也忙,咱們把孩子接回來吧,鬧鬧什么都不會做,鞋帶王焱給穿的,就連聲謝謝都沒有,我給他做飯,對著我一句感激的話也沒啊,低著頭就知道吃,不是說他禮貌特別好嗎?上桌子連續吃了三碗米飯,菜都給吃的光光的……”

    徐秋華越說越不待見,覺得這一點禮貌就都沒有。

    “接回來,你管還是我管?”

    “那他們兩口子管什么了?”徐秋華對著王超大小聲,所有人都認為簡寧會教孩子,簡寧會教的話,孩子就睡覺一直睡到十二點?簡寧會教就讓孩子跟沒吃過飯似的?

    王焱跟鬧鬧從博物館出來,小兄弟倆往簡寧醫院去,簡寧下午有時間,正好陪著他們倆去看牙,簡寧換著身上的衣服,簡承宇喜歡穿西裝褲挽著褲腳,格子小西裝褲挽著褲腿。

    “這是院長的兒子?”

    鬧鬧一出現叫一群女人炸開鍋了,這孩子長得一點都不像是院長啊。像他媽媽嗎、

    王焱覺得自己現在就好像被人群觀的猴子,不能怪王焱這樣想,鬧鬧平時不來醫院的,就是王冉因為現在醫院這些就都沒有幾個見過的,院長又早早說自己結婚了,老婆孩子很神秘,難免大家就都會多關注一點,越是神秘,人家就越是好奇。

    這孩子像是院長的兒子?這么大了?

    看著就根本不像嘛。

    簡寧領著孩子兩個孩子去停車場,遇上了熟悉的人打一聲招呼。

    “這是您兒子?”

    “是啊,鬧鬧王焱喊人!

    王焱先進去看牙的,簡寧跟兒子坐在外面等,陶林玉這邊效益還算是不錯,光靠著一個牙科就足夠了。

    “幾點睡醒的?”簡寧摸摸兒子的頭,這小子看著就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鬧鬧比了比手指,父子倆感情不錯。

    看完牙送他們倆去電影城。

    “票已經買好了,想吃什么你們就自己買,我先回醫院,晚上帶你們去吃飯,行不行?”

    簡寧說話的時候手就一直沒離開他兒子的頭,王焱點點頭,鬧鬧跟著王焱就進場了,兩個大小伙子坐在里面看電影有些怪異,散場往醫院回走,簡寧晚上領著兩個孩子去吃日本料理。

    “簡先生里面請!

    核對過訂餐人的名字,這邊服務員帶領著他們往里面走,簡寧把自己的大衣掛了起來,地上放著一個小座椅墊,鬧鬧從來就是會吃,能吃的一個選手,王焱開始有點不習慣,現在也接受了。

    “我媽沒下班嗎?”

    “我給你媽打個電話!

    簡寧起身拿著電話走到外面,王冉說自己在往回走的路上,估計幾分鐘之后就到了。

    王冉進門,簡寧伸手去接她的大衣,她看了一眼那兩個在吃的小孩兒:“有那么好吃嗎?”

    王焱笑:“開始不習慣,慢慢就好了!

    王焱跟自己姑姑比較有話題,主要姑姑不是自己父母,沒有那種壓迫感,他不愛學習的大部分原因就是自己的腦子真的不夠用,討厭學習,看見書本就鬧心,就想睡覺,父母呢則不明白這些,一個勁兒的逼著他要努力學習,王焱只覺得痛不欲生,可姑姑不,從來不會逼著他去看書,不會逼著他學成什么樣,可以給他一個相對的立場,把他當成大孩子,叫他自己來做主。

    “鬧鬧你把媽媽的包遞給媽媽!蓖跞礁鷥鹤诱f著,鬧鬧起身去把王冉掛起來的包遞到母親的手里,自己坐下身盤著腿就繼續吃,王焱相對就斯文一些了,可能孩子也是有點放不開,王冉接起來電話,自己走到一邊去說話,簡寧管著兩個臭小子。

    “我就覺得自己腦子笨,不夠用,學不好!毙烨锶A經常對王焱說的就是,兒子啊,這樣的社會,你不靠自己你靠誰?除了你爹媽誰還能管你?是,家里有錢,可這些錢花完就沒有了。

    原本徐秋華想的事情很簡單,家里終于不缺錢花了,她可以叫兒子活得順心點,但是想法跟實際舉動就相差太多,誰都不能控制自己的想法,還是想讓孩子好好去學習,一個學生不好好學習能干什么?等著坐吃山空嗎?

    家長沒錯,孩子也沒有錯,可家長把壓力轉嫁到了孩子的身上,他學不好哪怕自己用了心依舊學不好,他就是討厭學習這件事兒,他就是吃不進去,王焱聽著徐秋華經常嘴上掛著羨慕這個羨慕那個,羨慕人家能養出來好成績的孩子,這不就是說他不行嘛。

    簡寧摸摸王焱的頭:“盡力就好,你心里想的話就不能跟你爸爸媽媽說說?”

    王焱想,如果自己爸爸媽媽是姑姑姑父自己一定會愿意去學習的,可惜不是,當著父母他不可能把心里的話就全部都說出來,從小沒有那樣的氣氛,就是跟姑父有些話能說,有些話他依舊是藏在心里的。

    王焱就怕別人提他離家出走的事情,很怕很怕,這就是他心底的一道傷口,甚至看新聞聽見別人說話,刮倒一點邊他就會馬上離開,因為不能聽。

    對于鬧鬧來說,這樣的話無非就是安慰,他爺爺說的好,沒有盡力,什么叫盡力?能做好的事情就必須付出全部的力氣做好。

    徐秋華跟王冉這量子就是結下了,當嫂子的沒有辦法理解小姑子的做法,徐秋華不主動王冉也不吭聲,兩個人就僵在原地了,王媽媽倒是想勸,可勸過一回沒有效果,兒媳婦兒媳婦有自己的心思,女兒有女兒的心思,王爸爸又不讓她管,要是依著王媽媽的意思,王冉主動說個話也就算了,家和萬事興,秋華怎么說都是嫂子,她既然不能跟你哥離婚,弄成現在這樣,你哥夾在中間也是為難,可王爸爸不讓,不是說王爸爸偏著誰,孩子都長大了,心里都有主意了,隨他們去吧。

    王冉起身要走,把手機扔到包里,自己過去拿大衣:“我得過去一趟,兒子媽媽不能陪你了!蓖跞接行┍傅目戳唆[鬧一眼,鬧鬧沒有多大的反應,習慣了,點點頭,王冉跟徐秋華別扭,可心里還是掛著自己哥,給王超打電話,叫王超過來跟簡寧一起吃,順便看看孩子,什么感情都是在與培養的。

    王超來徐秋華就肯定跟著來,王超現在心里說實話他有點怕見王焱,就一個孩子,你看別人家的孩子都順順利利的就長大了,自己就攤上不省心的了,教吧,自己教不了,對著他就沒有辦法下手,說不知道從何說,打吧,他現在真是肝顫,就王焱這孩子在打下去,估計他不瘋了自己也得瘋了,王超打的最后一次,就從那以后自己就板著脾氣,他試著叫自己寬容一點,甭管著對著誰,生氣的時候自己出去轉兩圈,有事兒說事兒,生氣也沒用,可成效不是太大,生出來就是這樣的脾氣,改不掉了。

    坐下身,徐秋華開始裝的很好,能把所有情緒都壓下去,陪著孩子吃飯,王焱今天胃口似乎開了,跟鬧鬧倆進攻刺身,王超來了自然就要在點的,簡寧把點餐權交給那兩個孩子,王焱有哥哥樣兒,鬧鬧負責吃。

    “金槍魚刺身、黑魚刺身……”自己點著然后小聲的問著鬧鬧,鬧鬧就是個吃貨,叫完人就負責低頭悶著吃:“醋拌赤貝、水果天羅婦、雞蛋鰻魚卷、飛魚籽壽司、鰻魚手卷、金槍魚壽司、馬哈魚壽司……”

    “點那么多吃的過來嗎?”在徐秋華之前,王超就準備開口了,他覺得孩子這做法就有點不合體面,你姑父掏錢你就這樣花?想開口,被簡寧給按了一下,王超就忍著沒出聲,在王超的心里,王焱是他兒子,還是小孩子什么就都需要大人來做主,他懂什么?簡寧按住了王超卻按住徐秋華,徐秋華就數落王焱:“錢不是這么花的,你才多大啊花錢就大手大腳的……”

    王焱的好胃口一下子就沒了,自己低著頭也不點了,更加沒有剛才那點的興致勃勃,說實話他跟他爸媽從來不會來日本料理,因為爸媽都不喜歡吃這個,更加不會帶他來,就是因為知道他們沒有吃過,王焱想把自己認為好吃的點給父母嘗嘗,在徐秋華的眼里,這就是一種浪費。

    筷子放在桌子上就沒有動過了,王超是從頭看到尾的,看見了王焱剛才的高興到現在的灰頭土臉的,徐秋華說自己來點吧。

    “就吃他點的那些吧!

    徐秋華瞪王超,王超的眼神有點嚇人,徐秋華就怕王超啊,不怕別人啊,馬上就老實了,大人有大人的話要說,孩子有孩子的話題,王焱跟鬧鬧倆也有話說,不過鬧鬧的話少,喜歡笑,真的開心了就笑的沒心沒肺似的,王超盡量不提王焱的事情,往公事上談,往王冉的身上談,可徐秋華對于這些就都沒有太大的興趣,她熟知的范圍就是家庭這部分啊。

    “王焱出國手續能辦下來嗎?我聽說現在出國手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還有他英語學的也不行啊,平時考試都不及格,不會說出去怎么跟人溝通……”

    徐秋華說的就是實話,王焱這方面確實不行,可對于敏感的王焱來說,這話就無疑等于照著他受傷的傷口上又給了兩刀。

    “那邊也有語言學校,待時間長了自然就好了,大環境熟悉熟悉就好!焙唽幮πΓ骸棒[鬧英文也不是特別好!睉撜f鬧鬧這孩子怎么說呢,有點也處在叛逆期了,簡寧看見過鬧鬧給他爺爺的秘書回信,大概是把成績單發給人家,人家用英文他就用中文,人家用中文他就偏偏用英文,就好像跟人家過不去似的。

    “鬧鬧就挺不錯了,成績那么好,就算是成績不行,有個有錢的爺爺……”徐秋華這是放輕松了,又忘記自己前段是怎么擔心王超過于關心鬧鬧省得王焱不痛快的。

    簡寧沒吭聲,簡寧的意思就是讓這個話題直接跨越過去,王超也沒搭話,跟簡寧說著話,原本都已經轉移走了,徐秋華自己又提了起來。

    “王焱媽問你,就打你的那些人你都記得不?我得報警,我饒不了他們……”

    王焱的臉瞬間就變得煞白,全身的血液全部都凝注了,他就怕別人提這些事情,他做錯了現在知道要改了,能不能別在他的面前在提起來了?

    “怎么不說話?現在這些孩子啊,就不懂家長的心,為了你們都操碎了心,前天看電視節目,那孩子也是離家出走……”徐秋華眼圈隱隱有淚光,她說的很是感慨。

    簡寧看著鬧鬧:“你跟你哥先回家!

    鬧鬧起身扯了王焱一把,王焱坐在原地就沒動,他現在就想找抽,打吧,早晚打死他就拉倒了,真的,活著沒勁兒。

    這個勁兒上來了,他就是過不去了,他覺得活著沒有意思。

    鬧鬧又扯了一把,已經上力氣想把王焱給拖走,可王焱不動,一屁股坐在哪里,按照王超那暴脾氣,以前第一個舉動肯定就是上去輪王焱嘴巴子,這回竟然沒動,徐秋華哭了,滿臉都是眼淚。

    “你說說你多不懂事?我說你什么了?你就這樣……”

    王焱臉上的青筋全部都繃著,脖子上的尤為明顯整個人都在發抖,簡寧過去想推孩子出去,還沒上手呢,王焱嘩啦一聲就把桌子上的東西全部都推下去了,自己拿著盤子碟子往地上摔著,整個人情緒特別激動,王超被孩子掀翻的東西弄了一身,王超不是沒覺得手癢,真是想上去抽他了,可王超忍住了,他的手放在身邊攥緊拳頭,告訴自己,冷靜冷靜下來。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