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婚前婚后之大齡剩女 > 287 平淡生活

    “人在哪兒呢?”

    “往家走呢,怎么了?”

    電話里簡寧說晚上跟陶林玉夫妻一起吃個晚飯,王冉回了一句,好像應該是沒問題,她現在就準備回家了,最近時間也是比較空閑。

    簡寧跟陶林玉合伙的時候衛城有點擔心,現在分開干了,友情就保留了下來,衛城是真拿簡寧當朋友看,朋友之間就是平時要多多聯系關系的,衛城今天主要是有事兒想求簡寧,家里有個親戚懷孕了,衛城是想讓簡寧對著上心點。

    王冉平時私下話并不多,可跟陶林玉也是熟悉,簡寧跟王冉在陶林玉的面前又變成了另外的一種,兩個人都能互相打趣。

    “我看簡寧是一點都沒變!

    王冉笑:“有的人天生就是招人恨的,再過兩年我肯定看著比他老!弊约簱u搖頭,翻著小白眼。

    這樣的模樣就算是家里人都很少見,簡寧也難得話多了起來,跟衛城聊了半天,這并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簡寧他們醫院做的就是比公立醫院收費高些詳細化的服務。

    醫院收費是要比公立醫院收費的貴,但是比服務的話,私人醫院更細致一些,他們醫院才開始沒有多久,算是一個新醫院跟和睦家那種出名的是比不起,可也有一定屬于自己的優勢,和睦家剖腹就要十萬,簡寧的醫院剖腹收的也不過才四萬,聘請的又都是很多有資歷的醫生,全程幾乎算得上是一對一的服務。

    兩邊商談好,衛城高高興興的跟陶林玉走了,王冉挽著丈夫的手臂,喝了一點酒想要醒醒酒,也沒開車來,就打算走回去,反正不太遠,走回家里也就三十分鐘,好久沒有走路了,成天的坐車,都快忘記自己還有兩條腿了。

    “衛城人不錯!

    家里親戚生孩子還得他幫著跑前跑后的,簡寧今天難得高興也喝了兩杯,紅酒這東西后反勁兒。

    “我是沒機會了,我懷孕那時候也沒趕上!

    王冉覺得多可惜,要是院長是自己丈夫,自己在丈夫的醫院生孩子,會是一件難忘的事情,簡寧摟著王冉的腰,兩個人過馬路:“那時候也是沒想到啊,誰能想到會做這個呢,要不你在生一個!

    開玩笑打趣兒王冉,說完自己也覺得好笑,真的不能生了,生完誰帶?他是沒有這個時間在從頭把一個孩子給抱大,王冉就更加沒有時間,就這么一個孩子他們倆都帶不好呢,簡寧不太喜歡要很多的孩子,就這一個,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他的身上剛剛好,就這樣鬧鬧還總說爸媽不管他呢。

    想起來兒子,簡寧也嘆口氣,一個小孩子活的這么辛苦,他不是不能明白兒子的不快樂,放在自己面前叫自己選,他就希望兒子能高高興興的,不管將來是有本事沒本事的,自己現在盡量就把錢給他賺足了,等他長大不會因為這個事情受憋,留學回來然后找份工作,找個老婆,只要孩子不變壞,這一生似乎都能看得到軌跡,這樣就挺好的,可孩子的爺爺……

    兩個人也是閑說話,簡寧問王冉。

    “要不然將來讓兒子也去學搞科研?”

    王冉搖頭,也許是因為自己經歷過,所以她不愿意叫孩子從事自己從事過的職業,她會覺得很辛苦,雖然她喜歡,她跟簡寧的想法總是相同,不想要一個什么了不起的企業家兒子,就是想要個普普通通的孩子,念完高中出國留學,留學回來找份差不多的工作,家里有點小閑錢,能足夠他豐衣足食的生活,娶個他自己喜歡的女人,然后幸福的過一輩子,可現在孩子的道路就不是父母能說了算的。

    “你會愿意叫你兒子去當醫生嘛?”

    簡寧搖頭,他不喜歡鬧鬧當醫生,也不希望兒子學醫。

    王冉吸吸鼻子,才從酒店出來還不覺得,走了一會兒吹冷了,自己攏攏大衣的領子。

    “我對著鬧鬧就有一種無力感!蓖跞叫跣踹哆兜恼f著兒子生活上的小細節,這么大的孩子不會疊衣服,甚至他在抗拒學這個事情,不會穿鞋帶,跟別人不交朋友,她是努力想試著改變兒子,可沒兩天等兒子回到他爺爺身邊又變成這樣了。

    于田田還是要二胎了,拖了一段時間,王一鳴現在也大了,自然這個是要在簡寧醫院生的,簡寧他們醫院是私人醫院,全部自費極少能有報銷的部分,當然也不是沒有,那種很揚名的企業,王亮就是好奇這孩子的性別,想來也是,他要二胎就是為了要個小子,不是說再生個女兒不好,可終究不是一樣的。

    “是兒子!

    于田田的人生可以就算是挺順利的,空曠了幾年在懷孕就是個兒子,先前生了一個女兒,女兒還聰明,那孩子完全就是個人精,看人說人話看鬼說鬼話,反正田田覺得孩子一點都不像是自己,王亮他媽老說跟王亮小時候特別像。

    王亮媽媽知道懷的是個兒子,自然也高興,要就說兒媳婦有福氣呢。

    嫁了一個好丈夫,還會生,先開花后結果了。

    “我奶奶好漂亮……”

    小人精又開始拍馬屁了,王亮喜歡這孩子就喜歡不過來的喜歡,跟同齡的小孩子站在一塊兒,王一鳴那就是個大孩子,手長腳長的,媽媽個子還算是高,爸爸的個子也就一般,可孩子會張,模樣像媽媽,小模樣可招人待見了,身體也像是她媽媽,一看將來就不能矮了,一張開就瘦了,這也是人家說,為什么娶老婆要娶漂亮好看的,對遺傳起著很關鍵的一點,王亮人不難看,老婆模樣再好,孩子就收益,簡寧是人帥可王冉就是個一般人,鬧鬧生出來模樣就不能算帥。

    “王一鳴,你把飯給我吃干凈了……”于田田對著女兒吼了一聲。

    這孩子不怕人,誰都不怕,小心思可多了,她眼睛一轉,就知道這孩子腦子開始轉了。

    王亮在一邊看電視呢,嘟囔了于田田兩句:“她吃不進去自然就不吃了,你說她干什么!

    王一鳴吐吐舌頭,對著媽媽搖搖小腦袋,那意思好像是在說,看見沒,爸爸給我撐腰了。

    王亮媽媽樂呵呵的抱起來孫女,說是帶她上樓找她爺爺去,等兩個人一走,王亮坐正身體:“行了行了,你把剩飯吃了吧!

    于田田差點沒噴王亮一頭的花露水,你怎么不吃?

    那孩子吃東西把蛋羹還有菜全部都攪到一起,她自己和稀泥似的,弄完了自己不吃,叫誰吃?

    田田也不愿意撿孩子的飯碗吃,她吃不進去,王亮就更加沒有這個愛好了,你看王亮疼女兒,他向來都是掛在嘴邊疼的,我嘴里念叨念叨我女兒多漂亮跟個小精靈似的,王一鳴小時候他就這樣,孩子大小便他跑的比誰都快。

    “我不吃,你要吃你吃!

    田田叫他過來吃飯,然后把王一鳴的碗推到王亮的面前,王亮看了好半天,嘆口氣,拿著湯匙往嘴里送:“你女兒太煩人了啊,弄成這樣還叫被人怎么吃,吃完這頓我以后都不想吃飯了!

    于田田不吭聲,是我女兒不是你女兒啊。

    王亮他媽下樓,飯還沒有吃呢,就孩子跟她爺爺先吃的,王亮就吃了一口,那飯就吃不進去了,推開。

    “不行不行,我看著怎么惡心呢?”

    王亮他媽拉著老臉:“小孩兒有幾個小時候不剩飯的,叫你吃飯跟吃毒藥似的,還惡心,你怎么不覺得自己惡心呢?”

    于田田就是不吭聲,吃自己的飯,她算是把生活給摸透了,老公喜歡玩,你管不住你也只能隨著他去,不隨著他去能怎么辦?除非你能把他給管住,她就沒有這樣的本事,在這個婚姻里她是占下風的,跟王亮硬碰硬自己沒有好處拿的,退一步,我不管你去哪里玩,你得告訴我,你去了哪里,這樣我也不會打擾你,你喝酒也好跳舞也罷,隨你自己的便,我高興了我就跟你去,我不高興我就不去,自己的工資自己全部花掉,于田田從來不會攢錢,更加不會弄什么私房錢。

    月月光。

    工資到手一個月能有四千多,全部都花,買買衣服買買吃的,出去吃個飯,給公婆娘家爸媽買點穿的,生活費也不用她來操心,王亮全部負責,自己活得開開心心的,看中什么了,自己的錢不夠,做小哄他兩句也就到手了,活明白了,生活其實就特別簡單,只是以前自己把生活想的過于復雜,婆婆你不要把她當成是你的親媽,婆婆就是婆婆,再好的婆婆都算,你尊敬著她,不跟她嗆聲也就完了,彼此好過。

    比如她婆婆就希望她生二胎,雖然之前沒要,可于田田老早就放話了,她是打算生二胎的,你知道她為了生二胎她損失掉的是什么嘛?在工作上,向來女人就容易吃虧,要孩子升職就變得困難了,原本于田田是有機會升副處長的,就差一個考試了,結果孩子來了,她不可能打了,要孩子跟做個好兒媳婦哪個比較重要?

    她已經選擇出來了,這道選擇題是有解的,就看當事人如何看。

    于田田同一個辦公室的一個同事,今年都三十四了還沒有要孩子,估計這兩年也不能要,想往上干,就鐵定不能要孩子,這回于田田缺席了,機會留給人家了,大家都是女人,私下也會聊聊天。

    同事就問田田,放棄升職真的不后悔嘛?

    田田嘴里不說,心里卻透亮,后悔什么、

    現在少有女的能有她嫁的這么好的,丈夫工作好,能賺錢,婆家本事大,從來不會伸手跟他們要錢,只會給他們錢,攤上這樣的家庭,自己有什么?要工作然后跟婆家別著干,她也不是什么女強人類型的女人,拼什么?拼一輩子能得到什么?副處長?就是叫她當正的處長她也不見得就有多少的歡樂,還不如老老實實的把孩子生了,完成了婆婆的心愿,她這個兒媳婦也算是盡孝了。

    取舍有時候就是這么簡單的,別人一個月拿著六七千的工資怎么了?她一個月四千多,加上王亮給的,一個月就是往一萬了以上花,王亮從來不會管她,在花錢方面王亮是真的不在乎,你就是一個月干進去十萬,只要不是月月十萬他就不會有意見,可能人條件好就真的不在乎這個,于田田一年要去三四次的香港,每回都是跟表姐去,次次都是王亮給表姐報銷飛機票錢,這樣的老公你還要怎么樣?

    當然王亮也不是最好的,他就是愛玩啊,不顧家,凡事有好就有壞,單看你要怎么樣的去理解。

    于田田去醫院檢查身體,身體好的很,她現在去醫院檢查都不叫王亮了,以前叫過最后他不是跟自己嘰歪了嘛,男人跟女人不同,女人會覺得那個時刻很神圣,可放到王亮的身上,他只會覺得厭煩,于田田都能想出來,自己要是給他打電話叫他陪著自己來,他能是什么態度,肯定說你也不是沒有生過,干脆就自立自強,她也不是不能走,打車就來了。

    有簡寧打過招呼,于田田自然會很方便,做完檢查回單位,一天上上班,她這個班就是一個白拿錢的,自己也不需要干什么費力的事情,清閑的很。

    *

    王媽媽說過一次芳芳懷孕了,五嬸就有點不是滋味兒,這個不是滋味兒并不是因為芳芳嫁人懷孕了,而是因為王博跟徐瑤還沒打算結婚,就更加不要說徐瑤懷孕了。

    徐瑤跟王博也同居挺久了吧,要是懷孕早就懷上了,沒動靜就說明兩個人在避孕呢。

    五嬸著急,她想抱孫子啊,雖然她不能給帶,可是心里還是盼著王博趕緊有后。

    王博呢,自己工作天天忙的跟什么似的,一年到頭刨出去星期六不用上班,剩下每天差不多都要加班,他覺得自己都快要變成一個工作機器了,干的時候不愿意干覺得厭煩,不干的時候又覺得好像少了一點什么,要孩子?他自己都照顧不過來自己呢,明年結婚、

    王博早就跟徐瑤把這事兒往后推了,現在覺得結婚太早了,都住一起了,跟結婚有什么分別,早結晚結都是那樣,何必著急,生孩子兩個人就是一致同意,到三十歲再說吧,現在不生。

    徐瑤自己工作就挺忙的,當然工資很可觀,日子好過,這樣的日子過的太舒服了,生個孩子出來,誰給帶?

    要是準婆婆說,生下來孩子他們給帶,那徐瑤立馬就敢生,可準婆婆之前就放過話,家里事情太多了,她肯定是照顧不過來的,就希望徐瑤媽媽出力,徐瑤自己媽媽是什么樣子,她就是太清楚了,她要么就不生,生了絕對不給自己媽帶。

    王博明天要出差,他就嘮叨,自己厭倦這種生活,看著是去上海了吧,好像很輕松一樣,可從家里到飛機場,上飛機下飛機然后奔著目的地過去,開完會回家,除了折騰就是折騰,還玩?哪里有時間去玩?就是有時間他也恨不得睡覺。

    大部分的時間王博全部用來睡覺了,以前星期六還能出去踢踢球,現在人懶的很,周六窩在家里一睡就能睡到下午一點,起床了自己瞎轉悠轉悠又到晚上了,第二天又要上班了,各種苦逼。

    徐瑤給他收拾行李,這個人就是老爺,什么都不會做的,徐瑤一件一件的將衣服都放進去,不敢給他多裝,就怕他覺得東西帶的太多了。

    “你們圣誕有什么節目?”

    徐瑤搖頭:“好像沒說有什么節目,要是早下班就出去看場電影,吃頓好的,要是下班不早的話,那也只能這樣了,加班的話,那就只能在單位隨便吃點!

    王博搖頭,怎么現代人活的就都這么苦逼呢,成天不是上班就是上班。

    他好像還沒有跟徐瑤一起去別的城市待過呢,啊,想起來好像是有過一次一起去北京的經歷,可那時候也沒看上她,哪里有這個心情玩啊。

    “要不來上海找我?哥哥請你吃好吃的!蓖醪⿲χ飕幷UQ劬。

    他就都是說真格的,要是徐瑤真來的話,他真請,多少頓都請。

    “估計沒戲!

    徐瑤先出口拒絕了,王博早上去的飛機場,徐瑤喊他起床的時候發了好大的脾氣,徐瑤現在聽著他喊,就只當小狗狗叫喚了,這人有嚴重的起床氣,要是沒有睡好就擺臉色給人看,可他的飛機在早上啊,不起來就趕不上了。

    徐瑤到單位,王博飛機落地給她發了一條短信,說自己已經到酒店了,酒店的環境不錯,在哪里哪里,然后就沒消息了,發了兩條微信給徐瑤,徐瑤這邊化妝呢,有個會要開,大老板回來了,大老板一貫就是要求比較多,要求女性員工必須化妝,把手機放在化妝臺上。

    “圣誕怎么過?”

    徐瑤笑笑:“過什么啊,我們家的那位去上海了,根本就不在本地!

    同事嘆口氣:“多好啊,還能出差,我倒是希望他能出差,他們公司天天就都加班……”同事的男朋友是在軟件園工作,一年到頭幾乎天天加班,加班要是工資高也算了,偏偏工資就那么一點,同事心里就覺得有點不舒服,一個月六七千夠干嘛使的啊,她隨隨便便買個包就得上萬,就自己男朋友那點錢,都給她都不夠花,兩個人又是租房子,前一段男朋友說要去開發區租房子,是啊,去開發區方便他了,自己上班呢?

    徐瑤就勸:“以后就好了,才工作時間長有資歷了,到時候跳槽也比較容易,別不滿足,誰開始工作都是有難過的一段!

    同事撇嘴,她知道徐瑤的男朋友是在中遠工作的,自己家有個親戚就是中遠下屬單位的,別說上面就是一般的員工一年到頭分紅劃拉劃拉都有四萬多,還不算是工資,徐瑤找男朋友能找這種程度的嘛?那條件肯定就更加的好,自己相比較徐瑤也不差什么,你說干嘛就找這樣的男朋友?她早就想分手,就是有點舍不得這些年的感情。

    徐瑤新買了一個包,這包是王博刷卡給買的,是個女人就都希望自己能擁有一個好的包包,徐瑤那天也是半開玩笑,王博要是給買呢,那就買,不給買自己掏錢買被,她也不是買不起,就指著櫥柜里的那個包包說好看,先看了一款限量版的,二十好幾萬呢,王博就覺得這些女的太敗家了,買個破包就二十多萬?有拿錢換輛車多好,男人跟女人的思維永遠就不在一條路上,徐瑤不至于就這么敗家,她就相中22800那款了,王博覺得徐瑤就挺好的,你看就沒看那個貴的,要個兩萬多的也不算是過分不是,那就買吧,他是不懂包,就刷卡給買了,徐瑤一背這包,單位同事就有點炸鍋,問她是不是自己買的,徐瑤笑說是男朋友買的。

    同事也有叫自己男朋友給買過,可兩萬多啊,她男朋友不吃不喝也得五六個月才能買起,這樣一做比較,心里怪怪的,反正不怎么高興就是了。

    徐瑤開完會,微信響,點開不是王博能是誰,王博是喜歡報告自己行蹤一樣,吃飯拍個照片,去哪里了拍個照片,他的行動徐瑤推算就都能推算出來,王博是挺悶的,什么都不太喜歡,不會玩,也沒時間玩,有空閑時間就睡覺,可這樣的男人行蹤特別好查,不需要你開口,一切明明白白的擺在你眼前,甚至徐瑤覺得要是有女人去勾引王博,可能對他來說女人不如睡眠來的重要。

    王博才準備睡,被同事給敲門敲醒的,一直砸門,他不耐煩的起身,開了好幾個小時的會,他都要累死了,砸門干什么?黑著一張臉,推開門。

    同事說要給女朋友買衣服去,王博搖頭。

    “你給你女朋友買衣服拉上我干什么?我不去!

    同事就說你也有女朋友一塊兒買了被,王博搖頭:“我出門還得掛著她,有完沒完,愿意買自己就出去買去,慣的她……”

    在朋友面前他就可硬氣了。

    徐瑤訂的晚上的機票,便宜的機票就都賣光了,她只能買頭等艙,多花出去不少的錢,可過節就想一起過,下飛機排隊好半天才打到車,上車那司機帶著她繞遠,估計是欺負徐瑤,覺得是外地人,不明白路,徐瑤也是到處總走的人,雖然不知道路,可查酒店路線的時候那上面有寫,她打給酒店的時候也詢問過,說是打車的話二百左右是肯定會到的,那司機就轉啊轉的,徐瑤看著這條路不對,好像是帶著她從一側過去然后又返回來的,等于饒了一圈。

    “師傅你要是這樣的話,我可要打電話投訴了……”

    車子前面有投訴的號碼,徐瑤也不是能吃虧的人,該多遠就是多遠,你要是這樣欺負我,那可不行,我雖然是外地人可我腦子不是擺設。

    那司機師傅有些生氣,覺得徐瑤侮辱了他一樣,“你這小姑娘怎么這樣講話呢?我怎么就繞遠了?”

    徐瑤笑:“我記得剛才是從橋的另一側拐進去的,我們現在又轉了出去,你可以調頭按照反方向去走,我敢說不到五分鐘我們就能回到剛才經過的那家酒店,您說是不是?這段路我是不熟悉,現在沒有堵車,我聯系過酒店,到酒店也就是二百多塊,我要是沒說錯的話,現在就連一半的路程我們都沒有走到,這已經一百多塊了!

    那司機就沒遇上過這樣精明的女人,他是繞遠了,可有幾個司機不繞遠的?繞一點怎么了?怎么就她眼睛精明呢?

    徐瑤拿著自己的手機:“您是按照正常的路線走呢,還是要我打電話投訴,這上面可是寫得清清楚楚的你的姓名還有車號?”

    那司機也是火大了,覺得遇上了一個三八,要趕徐瑤下車,徐瑤也沒有說不下,可車費別指望她給,想算她錢的話可以,開回去,從這里到機場是多少錢她給多少錢,走的冤枉路別指望她來給,沒門,她是有錢,可也不當冤大頭。

    兩個人就吵了起來,徐瑤拿著電話到底還是投訴了,可投訴不能馬上見效果,司機氣急敗壞的,徐瑤干脆就報警,要錢不是不行,等警察來。

    “你這小姑娘,不要太精明了!

    司機上車甩上車門就走了,徐瑤站在路邊,王博微信又有動靜了,晚飯沒有吃,說是有點感冒不愿意動,白天的時候在會場估計是穿的少了吧,打車還是蠻好打的,給她送到地方,錢按照她算的是差不多,徐瑤拖著行李上了電梯,自己給王博打電話。

    王博快要死了,沒有帶藥,也沒有跟同事說,渾身都難受,反正這趟出門就是很不順利,他很心煩,至于煩什么他不清楚。

    聽著電話響,自己抓起來手機:“感冒了有沒有吃藥?”

    徐瑤那邊很安靜,似乎沒有什么聲音,王博以為她是在家里呢,懶洋洋的:“別提了,反正倒霉,吃什么藥啊,睡一覺悶一天就好了!

    徐瑤按門鈴,王博低罵了一聲,又是誰?煩人不煩人啊。

    “我去開門,等會兒啊!

    等打開房門看著站在外面的人,有幾秒腦子短路,她怎么過來了?

    王博郁悶的心情算是得到緩解了,這座城市徐瑤雖然也不算是了解,可說到底是比王博了解的多,王博去的城市也不少,可惜他永遠都在迷茫的狀態當中,他去哪里都是開會出差,不會出去玩更加不會認路,下飛機就打車,下高鐵就打車,反正單位是報銷的,工作一完離開酒店離開這個城市,他最為熟悉的可能就是住了幾晚的酒店。

    徐瑤跟前臺要的感冒藥遞給王博杯子,帶著他出去轉了轉,過節的日子里,永遠不缺乏人群,到處都是人,坐地鐵兩個人按照打聽的走,王博不愿意走路,說打車就好。

    “別坐地鐵了,太費勁兒了,要是沒有坐還得站著,我這感冒呢!

    嬌氣的少爺。

    徐瑤到底還是陪著他打車去的外灘,別的地方自己也不算是熟悉,吃了一頓飯買了幾樣東西,又吃了兩份關東煮,回到酒店床上滾一圈,王博因為生病身體有些發熱,即便吃藥了,藥效也沒有這么快就能看見效果,他的身體發熱那就是全部所有的器官都跟著發熱,有點不一樣的感覺,她能清楚的感覺到,那個溫度跟平時不一樣的。

    滾完床單他睡覺了,徐瑤抱出來備用被給他壓上,他現在需要的就是出汗,自己還有工作沒完成呢,披著衣服坐在椅子上盤著腿敲著鍵盤,王博早上蔫了吧唧的,徐瑤也蔫了,也感冒了。

    兩個人是一班航班,可王博是跟同事一起的,徐瑤 戴著墨鏡人坐在后面一窩,別人也注意不到她,畢竟是出差,要是叫領導看見他還帶著女朋友過來,這樣不好,雖然并不是他給帶來的。

    徐瑤感冒了好幾天,她身體不如王博恢復的那樣好,迷迷糊糊的,眼睛都睜不開,也沒有胃口,什么都吃不進去,就靠著面包和牛奶勉強活了,上班的時候覺得痛不欲生。

    徐瑤把罪名歸結到了王博的身上,如果不是他一定要跟自己滾床單,她會變成這樣嘛?

    王博心里也覺得過意不去,你看就來找自己一個晚上,就變成這樣了,做飯他肯定就是不行,煮粥他都不會,這位大少爺只會買,家里的飯盒外賣盒子扔了一桌子,徐瑤生病自己也不愿意動,根本就不想收拾,王博是多臟多亂他都能當沒有看見,男人嘛。

    徐瑤強撐著去上班,眼皮都睜不開,王博今天是下班回來的早,六點多就到市內了,自己沒直接回家而是奔著商場去的,他還能記住徐瑤買的那個包的牌子,王博看了半天,女人這東西他真不會買,電話響,自己接起來:“媽,什么事兒?”

    “你在哪里呢?還沒下班?”

    “下班了,買點東西,怎么了?”

    五嬸就是問問兒子最近生活怎么樣,吃的好不好,有沒有生病,王博回答自己挺好的,他也決口不提自己給徐瑤要買禮物的事兒,掛了電話叫柜臺的小姐開票。

    “我先看看吧!

    王博轉了一圈,原本是看中一副耳釘,后來覺得這東西好像看徐瑤有很多,項鏈沒怎么看她戴過,自己到處都走走,最后相中一款鑰匙的吊墜,看起來就特別好看,價格也很給力,一萬七千多,這哪里就是配飾。

    “這款賣的特別好的,尹恩惠是有戴過的,想你電視劇先生有沒有看見過……”

    想什么你啊,王博討厭棒子劇,一個電視劇他都懶得看,只看歌唱類的節目,還是放了放松心情。

    刷卡,女人總說刷卡的男人很帥,是挺帥的。

    晚上徐瑤加班,九點多才進家門,鼻頭紅紅的,鼻涕多,總要用面巾紙不停的吸,鼻子就變成這樣了,明明吃藥了卻感覺是越來越重,回到家一秒鐘的眼皮都不想睜開,太難過了。

    “給你買了份圣誕禮物,你看看喜歡不喜歡!

    你現在就說給她買套別墅,徐瑤都沒有心情高興,她頭就都要難過死了,叫王博出去工作去,別來打擾她,她很煩。

    王博不會做飯,會煮紅糖水,那姜片給你切的,一整塊姜就切了三半扔了進去,然后紅糖能倒進去半袋,也不知道他做的這個是干什么用的,徐瑤說叫他不要打擾自己,可人家就偏偏愿意獻勤,跟蒼蠅似的。

    “起來喝口紅糖水,我網上查的!

    徐瑤被他給推起來喝了一口,自己差點沒想用磚頭砸死自己,這是給人喝的嘛?又辣又甜,那個甜度就不是一般的,喝完都得得糖尿病,自己原本就想休息,他還沒完沒了的,王博要是上來這個墨跡的勁兒,也是夠人喝一壺的。

    “你都喝了,別嫌辣,對感冒可好使了!

    “我不喝,你自己喝吧!

    王博氣的跳腳,我堂堂工程師特意給你熬的紅糖水,你當我就閑的沒有地方可以忙了是不是?特意給你做的,一點面子就都不給,太不像話了。

    王博就是想讓徐瑤喝,徐瑤推開推去的躲,最后都灑地上了。

    王博拿著毛巾扔在地上:“你看吧,生個病就耍脾氣,還把我辛辛苦苦給你熬的紅糖水給倒地上了,這我燉了能有三十分鐘呢!

    徐瑤說呢,難怪那么甜,敢情是把水都要給弄干了,他是打死賣糖的了。

    自己原本就生病,有些脆弱,你看看他還在不停的氣人,徐瑤閉著眼睛,覺得以后盡量少生病,這人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變成話嘮了。

    “我真是太勤快了,還擦地呢!

    王博沾沾自喜,最可恨的是他自己把抹布拍了下來,扔到網上,配了一句。

    “絕世好男人,回到家我還要給女朋友做飯擦地!

    他同事好幾個都有留言的,沒看出來啊,下面就刷刷留言,調侃的有,取笑的也有,徐瑤睡了一覺,早上起床,你說才好一點,看著滿桌子上就都是垃圾袋,各種盒子,他就算是不能整理,吃完東西把袋子都裝起來然后拿著扔掉,這很難嘛?全部都留在桌子上,這些東西留著就會升值嗎?

    徐瑤收拾干凈了桌子,自己才想起來他有說送了自己一個禮物,回到房間里,看見那一抹經常所看見的藍色,總算是覺得平衡了一下,據說這個牌子的藍色是一種鳥蛋的顏色,徐瑤戴著去了公司,都是愛美的年紀。

    “真的假的?做的跟真的好像,別告訴我,你買的真的!

    同事上手一直抓啊抓的,覺得徐瑤沒這么傻吧,雖然賺的多可買一個飾品而已花那些錢是不是有點太敗家了,徐瑤就笑:“假的!

    同事心領神會的點頭,你看她就說嘛。

    昨天她已經正式跟男朋友提了兩句,兩個人吵了一架,男朋友覺得她物質,可現在有幾個女人不物質的?就說公司里,看看人家都用什么牌子的化妝品,都拿什么包,進出都開車的,自己有什么?她賺的都比男朋友多,男的不求你有多大的本事,可至少也得比老婆本事吧?

    偏他自己覺得自己良好,從來不努力,看著就讓人覺得眼睛疼。

    “你家那位有沒有合適的同事,介紹介紹我們認識?”

    徐瑤一愣,不過馬上就明白了,同事對著徐瑤笑笑:“你也別覺得我物質,結婚跟談戀愛不同,總得找個條件差不多的,我跟他談了這些年的戀愛,感情早就平淡了,每次分手都是覺得難受,可在難受我也不想下去了,否則就是耽誤自己,耽誤他!

    女人是絕對不能在結婚這件事情上犯傻的,不然就是自己坑自己。

    與其難過一輩子,不如就難過一段。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历史